忘心閣的門規,在古武界並不是什麼隱秘。

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敢鑽這個空子,忘心閣的弟子,一般不會參與什麼比斗,但是一旦參加,自身實力便不是普通天才可比。

當然,即便就算是你贏了,那麼接下來不是娶得美人歸,而是被一個美女無止盡的追殺。

所以至今,還沒有傳聞,說忘心閣的某位弟子因為比試失敗嫁給了對方。

上一屆華山論劍,仙子劍清玉可謂大殺四方,無論是鐵膽黑俠、多情公子還是銀筆書生全都敗在了她的手裡。

所有人都認為她會成為新一屆的論劍時,南宮絕忽然殺出,交手不過三回合就將仙子劍擊敗。

其餘的人,更是一劍挫敗!

由於南宮絕是生死門的弟子,加上出劍凌厲,從始至終都是冷麵對人,便有了無情劍的稱號。

年輕的武者之所以如此激動,是因為,現在這場比試決定不僅僅是輸贏,還有關仙子劍的歸宿和幸福。

與楚歌比試時的熱鬧不同,此時整個比試場地,出奇的安靜,沒有一個人說話。

只有兩劍交接的聲音,一黑一白兩個身影相互交錯。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放棄吧!」兩道身影分開之後,南宮絕看著清玉語氣平淡的說道。

清玉的額頭掛滿了汗珠,兩人並未對拼武技,只是簡單的劍招切磋,她便已經落了下乘。

在忘心閣她被譽為,除去創派祖師以外,最有天賦的弟子。

她身上背負著再耀師門的重任,這一戰她必須勝!

清玉沒有說話,再次提劍而上。

「叮!」

兩人交手數個回合之後。原本強勢的南宮絕,優勢竟然慢慢的下降,反而有些被壓制的趨勢。

南宮絕眼中帶著一絲詫異,「你竟然修鍊成了劍心?!」

「沒錯!」清玉說著又是一劍。

文人有文膽,劍客有劍心!

自古以來,劍術的最高境界便是人劍合一。

一旦擁有劍心,對於劍道的領悟便會飛速的成長,甚至就算是越級挑戰也不是不能。

擁有劍心不一定可以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但人劍合一者必有劍心!

南宮絕揮劍抵擋,道:「看來你的天賦的確極高。」

雖然有些震驚。但也不過是一瞬罷了。

即便清玉擁有劍心,南宮絕依舊毫不緊張。

絕對實力上的差距,就算擁有劍心結果也是相同。

清玉也明白自己和南宮絕的差距,這一次她來的目的,只是戰勝南宮絕,也沒有必要再保留什麼實力。

想到這兒,清玉深吸口氣,平復心情,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清玉不動。南宮絕也沒有再進攻。

不過很快南宮絕便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發現,清玉身上的罡氣在快速的凝聚,已經突破了地階中期的境界!

「新的劍技?」雖然感受到了此劍技的強大。但是南宮絕並未阻撓,反而覺得這一戰並非像想象中的那麼枯燥。

「快看!仙子的頭頂竟然出現了一個月亮!」

「好強的威力,難道這一次仙子劍真的能夠戰勝無情劍?」

眾人議論的同時,三位老者也不免震驚。

「明月當空?!忘心劍訣中的最強劍技。這個小妮子的天賦果然恐怖!」灰袍老者感嘆道。

青袍老者點了點頭,「我記得忘心閣除了創派祖師唐忘心前輩,再也沒人領悟出忘心劍訣中的明月當空。這一次無論輸贏忘心閣都會再次崛起啊!」

「不過只有新月的境界,終究還是差了一籌……」為首的老者嘆了口氣,似有遺憾。

生死門雖然名列九大派之一,但是此派亦正亦邪,和其餘八大派從不交流,自然不討人喜歡。

上一次南宮絕輕易擊敗眾派的天才子弟,讓不少世家門派都記恨在心。

「明月當空!」清玉一聲嬌喝,飛躍而起。

身影在半空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妙曼。

南宮絕也早已凝聚劍技作為反擊,「誅心!」

兩人同時揮劍而出,一白一暗兩道劍氣在空中碰撞,發出震耳欲聾的碰撞聲。

強大的衝擊,讓一些修為低微的武者,忍不住抬手抵擋。

整個比試台被光芒所籠罩,基本上沒有人能夠看清楚裡面的情況。

楚歌像個沒事人的時候,看著比試台,忽然楚歌眉頭一皺,直接從觀眾席飛躍而出。

由於白光的存在,很少人看到楚歌御空而行的姿態。

進入白光之後,楚歌伸手將一個身影抱在懷中,然後落在了比試台上。

「你沒事吧?」楚歌看著懷中的清玉說道。

清玉嘴角掛著鮮血,一臉的蒼白,感受到此時正被一個陌生男子抱在懷中,想要掙扎出去,可是卻沒了力氣。

「好吧,我好像說了句廢話,你別在意!」楚歌說著,將一顆生肉續骨丸塞進了清玉的嘴裡,「吃了它,你的傷很快就會好了。」

「以後還是不要這麼衝動了,看得出你的劍技並不成熟,雖然威力巨大,但是你還沒有能力駕馭。」楚歌說話的同時,白色的光芒早已消失。

當武者們看到楚歌懷抱清玉時,嘴巴全都長大,一臉的震驚。

「靠!男神你為什麼要搶我女神!」

「不愧是我偶像,太帥了!」

「英雄救美啊!英雄救美啊!」

此時楚歌懷中的清玉臉色已經好看不少,眾人的話自然聽的清清楚楚,用手推了一下楚歌的胸口,示意楚歌將她放下來。

楚歌笑著將清玉放在了比試台上,然後看著南宮絕說道:「你似乎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

「比賽只分輸贏,不分男女。」南宮絕冷聲說道,他身上沒有任何傷勢。

楚歌無奈的聳了聳肩,扭頭看著清玉說道:「你現在已經可以自己走了。我還要比試就不送你咯!放心,我會替你報仇的!」

看著楚歌的笑容,清玉愣了一下,不過想到自己還是敗給了南宮絕便面帶失落的走下了比試台。

「好了,現在該我們兩個比試了!」楚歌笑著說道。

南宮絕搖了搖頭,「你沒有兵器,我們兩個人的比試不公平。」

「我不需要兵器。」楚歌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南宮絕再次搖頭說道:「我不和沒有兵器的人打。」

「那好吧……」楚歌無奈的撓了撓頭,對著還未走到座位的清玉說道:「美女,借你的仙子劍一用!」

不等清玉同意,楚歌便伸出手。五指輕輕一合,相隔數丈的仙子劍就這麼到了他的手中。

「我靠!你們看到沒,那把劍,竟然、竟然自己飛到了楚歌的手裡!」

「你個笨蛋,那是以氣御劍!以氣御劍你懂么!」

南宮絕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看著楚歌問道:「你也是用劍高手?」

「不算吧!」楚歌聳了聳肩,隨便揮舞了兩下手中的劍,看著南宮絕說道:「好了,可以開始了!」

二缺女青 南宮絕皺了一下眉頭。沒有再說話,手中的劍直接刺向了楚歌。

楚歌毫不躲避,手腕一翻便將南宮絕手中的劍挑向了一旁。

南宮絕沒有絲毫停頓,再次進攻。

這一次楚歌身形一動。出現在南宮絕的身後,一劍刺了出去。

萌妻逆襲:隱婚邪少靠邊站 感覺到身後的那股涼意,南宮絕手腕翻轉,頭也不會以劍身做防。擋住楚歌的攻擊之後,猛然轉身,同時藉助轉身之力揮劍而出。

「好快的劍!」躲過之後。楚歌忍不住感嘆道。

南宮絕的臉色卻有些難看,「但是依舊快不過你!」

只是簡單的交手,南宮絕便發現,楚歌似乎真的不會用劍,無論是進攻防守都極其簡單。

可即便如此,以劍擅長的自己,竟然沒有傷到楚歌分毫!

「接我這一劍……誅心!」南宮絕直接發動劍招。

撒旦的寵妻 那道暗淡的劍氣再次出現,楚歌卻毫不緊張,竟然依舊是以劍抵擋。

「破!」手中的劍直劈而下,金屬劍氣與劍氣的碰撞發乎微弱的聲響。

穿書有喜:全能甜妻超火噠 接下里的一幕卻震驚了所有人,楚歌簡單的一劈竟然將南宮絕的劍氣,直接切割成了兩半!

「楚歌……好強!」

「簡直是強的離譜,如此輕易的破開無情劍的劍技,恐怕只有他能做到了!」

在外人來看,楚歌單憑劍本身便劈開了誅心劍氣。

南宮絕卻看的清清楚楚,那是因為楚歌將真氣附在了仙子劍上。

但是即便如此,南宮絕也無法接受。

劍氣離體的威力,要比劍氣加持厲害數倍!

南宮絕沒有再出劍,楚歌也沒有主動出擊。

良久之後南宮絕看著楚歌說道:「你贏了……」

說完,南宮絕便走下了比試台。

「雖然我不用劍,但是我覺得無情劍道不一定是最強的。」楚歌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人不可能真正的無情,剛才在與仙子劍比試時你變留手了不是么?」

「……」南宮絕沒有說話。

楚歌感覺南宮絕並沒有認同他的說法,所以繼續說道:「至少……你不會斬斷自己對劍道的喜愛之情,不是么?」

南宮絕聽到這話身形一顫,但是他依舊沒有回頭,而是快步離開了比試台。

直到南宮絕的身影消失,在場的年輕武者才意識到……楚歌贏了! 「南宮絕竟然主動認輸,是這個小子太可怕了么?」青袍老者的眼中充滿了驚訝。

灰袍老者無奈的笑了笑,「沒想到最終論劍第一,會被一個散人武者拿去。」

「楚歌讓我想起了一段往事……或者說是一段傳奇……」為首的老者笑著說道:「今天,我似乎又見證了一段傳奇。」

「好了,該宣布結果了!」為首的老者收起笑意,大聲的說道:「老夫宣布,這一次論劍第一是散修武者,楚歌!」

老者的話音落下之後,年輕武者們,便立馬扯著嗓子呼喊了起來,「楚歌!楚歌!」

「安靜,安靜!」老者喊了兩句,然後接著說道:「經過商議,我們賦予楚歌的稱號是……」

聽到要宣布楚歌的封號,所有人都安靜無比,他們期待著,有史以來,第一個以散人武者身份奪得第一的年輕人,究竟會是什麼稱號。

「狂徒!」老者說出楚歌的稱號之後,全場依舊一片安靜。

老者接著說道:「狂徒這一個稱號或許在你們眼中略帶貶義,從楚少俠第一次出場,到比試的結束,他的態度都狂妄無比!但是,一個人狂,而且還有狂的實力,這個稱號便不再是貶義!」

「狂徒!狂徒!」

老者話音落下之後,從一兩個人的呼喊到所有散人武者的呼喊,越來越高!

勝利的人雖然不是他們,但是楚歌卻幫助他們完成了夢想。

他們,其中有得到奇緣修鍊的武者,有父輩便是武者,但是由於不夠形成家族的武者後裔。

他們有著不同的來歷,不同的武技,但是有著同樣的稱呼,散人武者。一個在古武界地位極低的存在。

在今天,他們看到了希望,誰說散人武者天賦不行,誰說散人武者從來不可能進入論劍前五!

楚歌的出現,可以說是點燃了這些年輕人心中的希望之火!

看到那一個個吶喊到臉紅脖子粗的年輕人,老者忍不住感嘆道:「可能今後幾屆的論劍不會再平靜了……」

「你的意思是,楚歌還會再來?」

「他會不會再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從今天起,這些年輕武者的心中。中下了一種叫做希望的種子。」老者笑著說道。

「好了,安靜,接下來,是決定后四名排名的決……」老者的話音還未落下,楚歌忽然開口說道:「不必了!」

「小子,雖然賦予你狂徒稱號,但是你不要認為,這華山論劍便要被你左右。」青袍老者對楚歌沒有什麼好感,忍不住開口說道。

楚歌笑著搖了搖頭。「既然您老人家都說了,我是一個狂人,那為何不做一些狂事呢?」

「你!」那青袍老者說著,便站了起來。似乎想要好好教訓教訓楚歌。

那為首的老者一把拉住老者,開口說道:「算了吧,以你地階後期的修為,再沒有辦法制服這小子。這老臉可就丟大了!」

「可是……」青袍老者還想說些什麼,那老者笑著說道:「何不先聽聽他想要說些什麼?」

「唉!」那青袍老者甩了下袖子,只能忍氣坐下。

Prev Post
「放心吧將軍,我這些兄弟可都是不簡單。」劉笑天說道。
Next Post
必須吃點東西。否則,剩餘的體力根本就不足以支撐自己在這裡趴下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