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在一般情況下自己根本沒有單獨接觸的機會,如今有這麼一個絕美的機會擺在面前,李胖子覺得怎麼著也得在女神面前露一回臉,就算女神記不住自己,以後見面也認識啊,即便說出去,那也是吹牛的本錢啊。

「說的是啊。」劉老頭兒也勸說道:「清風小兄弟,反正你在這裡閑著也是閑著,你看清溪小姐都來了……不如就陪人家下兩把吧。」

女人的面子都很大。

更何況清溪還是名揚天下的一代天之驕女。

昨日她還沒開口,就有很多人紛紛貢獻出來之不易的資源。

今日這邊剛開口,就連老實本分的劉老頭兒也都幫她說話。

只是劉老頭兒這一聲清風小兄弟,著實把清溪驚的不輕。

姓古?

清風小兄弟?

難倒……

念及此,清溪那張清美容顏上頓時大驚,盯著古清風,愕然道:「你是赤炎公子古清風?」

「什麼?赤炎公子?誰?他?」旁邊,清蓮雖然反應有點慢,但回過神來,也是嚇了一跳,喊道:「赤炎公子?你是赤炎公子?」

古清風聳聳肩,笑吟吟道:「你們猜呢。」

「這個……清溪小姐,誤會!誤會啊!」李胖子趕緊站出來解釋道:「只是同名而已,老古可不是那位赤炎公子啊!他只是碰巧同名同姓而已,跟那位赤炎公子沒有任何關係。」

「是啊,兩位小姐,可千萬不要誤會,真正的赤炎公子此刻正在和我們妖月宮的掌儲寒冬小姐在一起呢。」

「天吶!原來是同名同姓,真是嚇死我了。」清蓮拍著胸脯,安慰著自己,盯著古清風,道:「你說你好端端的幹嘛跟那個騙子同名同姓。」

古清風問道:「小妹妹,怎麼說話呢,那赤炎公子怎麼就成騙子了?人家也沒騙你什麼吧?」

天啟預報 「他是沒騙我,可是……他冒充君王的傳人,就是一個大騙子!」

「這話,你說的沒毛病。」

的確沒毛病。

至少古清風無法反駁,因為他本來就不是赤霄君王的傳人,而是赤霄君王本人,認真說起來也的確是冒充的。

「你真的和那位赤炎公子同名同姓?」

似乎清溪還有些懷疑。

「不然呢,我說我就是赤炎公子,你相信嗎?」

相信?

清溪也不知道該不該不相信,因為她從來沒見過赤炎公子,一次也沒有。

不過,在她想來,這兩位妖月宮的弟子說他不是,那就應該不是,畢竟那位赤炎公子是寒冬的道侶,而寒冬又是妖月宮的掌儲,妖月宮的弟子應該也都認得真正的赤炎公子。

「行了,老古,你就不要跟清溪小姐開玩笑了,真正的赤炎公子和寒冬小姐早在幾日之前就已經回我們妖月宮了。」

「有這事兒嗎?我怎麼不知道?」

「廢話,你又不是我們妖月宮的弟子,怎麼可能知道。」李胖子解釋道:「前些日子赤炎公子一腳把我們妖月宮親傳弟子碧藍小姐踹了個七竅出血,你以為我們妖月宮長老吃乾飯的嗎,會放過他啊?這不是第二天寒冬小姐就帶著赤炎公子回妖月宮處理這件事兒了。」

古清風仔細想了想,道:「這事兒我還真不知道。」

李胖子對清溪說道:「清溪小姐,你莫要生氣,我和老古是老相識了,他這個人我最了解,特別喜歡開玩笑,你千萬不要介意。」

顯然。

李胖子是個聰明人,他很清楚只有和古清風套上近乎,才能更好的接近女神。

清溪點點頭,她並未介意。

既然對方不是赤炎公子,她也沒有再懷疑什麼,又將話題轉移到黑白棋上。

只不過再次遭到古清風的拒絕,道:「妹子啊,不是我不跟你下棋啊,你說你長的這麼美,名氣又那麼大,很多人都將你奉為女神的存在,你說我跟你下棋,是贏你不贏呢,就好比昨天吧,贏了你一把,白天的時候很多人都說我是卑鄙無恥的小人,還有不少人嚷嚷著要宰咱呢,你說我還敢跟你下棋嗎?再下的話,指不定明天起來小命都沒了。」

聞言,清溪也很無奈。

她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問題,思忖片刻,道:「抱歉,是我考慮不周,給你帶來了麻煩,對不起。」說著話,他手腕一翻,掌心赫然出現一道靈符,遞過去,道:「這是我的信符,如若你在五色山遇到什麼麻煩的話,就祭燃信符,我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哎喲。」

古清風瞧著信符,點頭道:「這敢情不錯。」

「方才打擾公子休息,我就先告辭了,你放心,欠你的靈寶資源,花會過後,我一定會想辦法還給你。」

說罷,她點頭再次抱歉,而後帶著清蓮離去。

清溪這麼一走,也把李胖子的魂兒給勾走了,李胖子很是一通埋怨,哭喪著臉道:「老古啊老古,你不給我的面子也就罷了,怎麼連清溪小姐的面子也不給,這次好不容易能借你小子的光,認識認識女神,可你……唉!你小子實在太不地道了!」

在回去的路上。

有一件事讓清溪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

和赤炎公子同名同姓?都叫古清風?

而且還都是金丹修為?

怎麼會這麼巧?

旋即,她又想起妖月宮李胖子和劉老頭兒的話,搖搖頭,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或許真的就這麼巧,畢竟同名同姓的人天下間實在太多了。

幾天時間匆匆而過,待五色山調試好所有陣法之後,五色花也開始綻放起來。

五色花會已然開始。 五色花,花開五日,一日一色。

此等齊花奇景,在大西北絕對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每年前來賞花的人多不勝數。

當然。

有些人在賞花之後,也等著撿取五色花瓣。

還有些人賞花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想在花會上聽俊男美女彈奏樂曲。

五色山的五色花會舉辦到現在早已不是純粹的花會,更多的是一場屬於音律界的盛會,屆時,大西北地帶但凡精通音律之人幾乎上都會前來,況且,此次花會又是音律宗師枯木前輩舉辦的最後一次花會,又無私貢獻出諸多珍貴的曲譜供人蔘悟,可想而知,今年五色花會該是何等熱鬧。

事實的確如此。

當古清風來到五色園林的時候這裡早已是人滿為患,形形色色的人們三五結伴在園林里遊行賞花。

五色花,又名五行花。

傳言當中,五色又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

第一日五色花為金黃色,絢麗多彩,一眼望去宛如金黃色的花之海洋。

囂張特工妃 古清風遊走在花叢中,心中頗為感慨,彷彿回到了年少時期,五色花還是當年的五色花,只是賞花之人早已不是當年那些人。

五色園林中有很多涼亭,幾乎每隔百米就有一座,而每一座涼亭里都擺放著一些曲譜。

這些曲譜都是枯木前輩用數千年的時間辛辛苦苦收集得來的,並且重新抄錄的,其中不乏一些上古時代的名曲孤本。

這年頭兒的曲譜並不稀奇,也不太值錢,市場上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

但是,那也得看是誰抄錄的曲譜。

人與人抄錄的曲譜是不同的。

而抄錄曲譜也並不僅僅是隨隨便便用筆抄錄那麼簡單,若只是抄錄的話,抄錄的的確是曲譜,但也只是曲調和手法而已,曲譜中所蘊含的玄妙是抄錄不出來的。

想要將曲譜中所蘊含的玄妙抄錄下來,那得注入自身的精神。

驚世冷後 這玩意兒才是最珍貴的。

也不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

首先,你得精通音律,而且音律造詣還不能低。

即便如此,抄錄一本曲譜,也需要大量精神。

涼亭里所展示的曲譜,皆是出自枯木前輩之手,也是他手把手一本一本抄錄出來的,其中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

一個人的音律造詣不同,對一首曲子的理解也不同,同時抄錄出的曲譜,所蘊含的玄妙多多少少也有不同,枯木前輩乃是上古時代公認的音律宗師,他抄錄的曲譜,所蘊含的玄妙,縱然無法與曲譜的真跡相媲美,也絕對能夠達到七八分之多。

而這樣一本曲譜在市場上的價值不亞於一把玄級法寶。

曲譜的名氣越大,蘊含的玄妙越多,價值就越高。

現在枯木前輩將畢生抄錄的曲譜全部展示出來,此等無私的胸襟不得不讓人敬佩。

偌大的園林,不知有多少涼亭,每一座涼亭里都擺放著數本曲譜,不知道這次一共展示了多少本,只知每一座涼亭都圍滿了人。

「老古,你還懂音律啊?」

一不小心成了全能奶爸 自從得知古清風就是那個贏了清溪小姐的人後,李胖子就像跟屁蟲一樣整天跟著古清風,不但如此,每天也都是好吃好喝伺候著,又是巴結又是奉承,想從古清風身上學點棋藝的本事,將來就算勾搭不了清溪女神,好歹也能勾搭個有姿色的姑娘。

「略懂一二。」

古清風在園林里閑逛著,每到一座涼亭都會駐足看看曲譜。

「真的假的?」

李胖子有些懷疑。

仙道有十藝。

每一藝都堪稱博大精深。

而普通人大多數也都只能專攻一種仙藝。

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這個年代又是如此瘋狂,主攻武功或是法術才是正道,像琴棋書畫這種仙藝,像李胖子這種人也只能想想而已,莫說他沒有這個精力,就算有,也沒這個天賦。

在他想來,古清風懂得棋藝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如若還會玩音律的話,那簡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一想到這裡,李胖子就有些羨慕嫉妒恨,同樣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都是金丹修為,怎麼人家的棋藝就那麼高呢,還懂音律?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他娘的!是不是姓古的都這麼厲害啊!早知道如此,下輩子咱也投胎姓古,不!不但姓古,咱也叫古清風!」

李胖子感到心裡很不平衡,便試著問道:「老古,你的武功造詣應該不怎麼樣吧?」

「一般般。」

「嘿嘿!一般般就好!我就說嘛,仙道十藝,精通一藝的話,其他造詣要麼不懂,即便懂也不怎麼樣。」聽古清風這麼說,李胖子心裡多少有點安慰,笑道:「老古,偷偷告訴你,別看咱不懂棋藝又不懂音律,不過咱的武功造詣可不弱啊,我還懂陣法,雖然我只是金丹修為,若真打起來,拚死一個元嬰高手還是小意思的。」

「是嗎?」

「怎麼著?你不信啊?等晚上咱們倆切磋切磋,讓你十招你都不是咱的對手。」

「哈!」古清風啞然失笑,道:「好!就這麼說定了。」

就在這時,前面突然發生一陣騷亂,古清風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兒,張望過去,這才知曉原來是清溪那個小娘們兒出現所引起的騷亂。

「女神來了!老古,走,咱們也去看看。」

「沒啥看的。」古清風搖搖頭,道:「清溪那個娘們兒又不騷又不浪的,更不會給你跳一段艷舞,有什麼好瞧的。」

「老古,你這個傢伙說話可得注意點啊,這也就是被我一個人聽見了,若是傳入其他人耳朵里,你小子今兒絕對會被人打死,前來參加花會的人其中有一半都是沖著清溪小姐來的,你千萬要小心。」

「知道了,你自己先去看吧。」

古清風站在涼亭里正看著一本曲譜,前方突然又是一片騷亂,各種尖叫聲不絕於耳。

「好傢夥!」

李胖子抬頭張望一看,立即對著旁邊的劉老頭兒說道:「劉老頭兒,你的女神也來了!」

「哪呢?」

老實本分的劉老頭兒一聽這個,渾身都是一激動,四處張望。

「那不是嘛,清溪小姐的師傅,柳輕煙!」

柳輕煙?

聽到這個名字,古清風心頭一怔,放下手中的曲譜,也跟著問道:「柳輕煙也來了?」

「我說老古,你激動個什麼勁兒?」

「那也是老子的女神啊!」 五色園林有一方高台。

高台是為在花會上獻藝之人所準備的。

此時此刻,高台的四周圍滿了人群,大家的目光都在清溪的身上游來游去。

清溪。

五色山二十四少俠之首,又是名揚大西北的十大天之驕女之一,小小年紀便已是九九八十一衍大圓滿的元神道尊,外加一身造化,不但武功造詣非凡,音律造詣也是之最。

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清溪小姐容貌清美,氣質超凡脫俗,性格又溫柔善良,正是因為如此,她在大西北的人氣非常高,更是年輕人心目中的女神。

五色山可謂人傑地靈,此刻在高台上布置陣法的弟子,並不止清溪一人,還有五色山其他的二十四少俠,這些弟子也皆是名聲在外,雖說名氣不如清溪,但都是出類拔萃的天才。

然而。

有一人的名氣絕對可以和清溪相媲美。

那是一位端莊美麗的女人,也是一位婉約動人的女人,在她身上有著年輕女子沒有的成熟韻味,舉手投足間都透著一種優雅,她穿著一件白色衣裙,長發自然垂落著,佇立在高台上,像似正在調試著一把古琴。

Prev Post
「好吧,我們這就過去,順便熟悉一下新同學,直覺告訴我這學校藏龍卧虎,今天趁大家都去,我好好觀察一下。」
Next Post
靠! 那塊幾百來斤的大石頭肯定是展鐵心那個老坑貨砸過去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