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吳慶亮這些話說出來后,會議室中原本其樂融融的氛圍一下就開始變的複雜。

郭平瑞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他心情陡然變的陰沉,尼瑪的,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好事不準壞事准。

你吳慶亮難道說就不能稍微控制下自己的情緒嗎?你以為說出來的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你給出來的這種高大尚的理由,別人都是傻子,都不知道你這是在給蘇沐挖坑嗎?關鍵是你這坑挖的還是如此膚淺,讓人有種忍不住想要罵人的衝動。

必須要和吳慶亮好好的說道說道這事,以後要是再想要發言,必須提前打招呼,尤其是針對蘇沐的事情,你吳慶亮要是不打招呼就開始宣戰,我是不會為你承擔任何責任的。

郭平瑞臉色冷峻,雙手平放在面前的文件上,琢磨著要不要以市委書記的名義就此結束這次會議。

又來了?

陳逸倫坐在椅子上,他也沒有想到吳慶亮會在這時候說出這些話來。這叫做什麼話?你這是在給蘇沐戴高帽子嗎?是在捧殺他嗎?擺出來這麼多高大尚的理由,為的就是想讓蘇沐當場答應下來。

假如說蘇沐不答應你的條件,就意味著蘇沐是只給大秦能源做事,對其餘企業都是不重視,必然會讓那些企業有心結。而要知道這不是一家兩家企業,要是說所有企業都有心結的話,嵐烽市的經濟還想要發展起來嗎?

只是吳慶亮你怎麼就敢確定能靠著這招吃死蘇沐?

陳逸倫是跟隨過蘇沐的人,深知蘇沐即便是處於再危險的境況中都能輕鬆破局,眼前吳慶亮製造出來的這個局面,換做是別人的話或許是有些為難解決,但在蘇沐這裡真的也會如此嗎?

戚伽眼底閃過一抹嘲諷,真以為這樣的招數就能為難住蘇沐嗎?

唰唰。

當所有人的眼光全都聚焦到蘇沐身上時,他慢條斯理說出來的話,讓吳慶亮臉色急變。(未完待續。。) 林天甩開一臉猥瑣的黑暗之子,又和這些聖殿弟子約定了一起喝酒的時間,便帶著桑蘭在一連猥瑣又沮喪的黑暗之子的注視下,飛快的向著聖母山飛去。

來到了聖母山之上,讓林天意外的是竟然一個人也沒有,甚至於上官念都不在,林天不由得心中大驚,不知道自己下山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林天差點焦急的要發瘋的時候,冷冰跑了上來,看到林天便急聲說道「長老們都去了大殿,有事情發生了。」

「什麼?」林天驚疑的說道,自己下山到現在也不過是不到一天的時間,這麼短的時間還能夠發生什麼事情?

竟然需要將所有的長老都召集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天疑惑的問道,想來想去林天也沒有想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夠需要將所有的長老全部集合起來商議。

「聽說是魔界要反攻了,而且第一個要攻打的對象就是聖山,所以長老們才會集合起來,以備不測。」冷冰焦急的說道。

「這件事情你怎麼知道的?」林天突然又感到有些疑惑地問道,這種事情聖殿絕對是不會對這些聖殿弟子說的,如果說的話也一定是那些比武大會中的佼佼者,而且對聖殿絕對忠心的弟子。

而冷冰只不過是一個剛入門的弟子,怎麼能夠知道這些事情?

「你到底是誰?」林天突然將桑蘭護在身後,冷然喝道。

「我是冷冰啊,你不認識我了?林天,你怎麼了?」冷冰也有些憤怒的說道,看起來很是生氣的樣子。

「你不是冷冰。」林天說完,雙手向著冷冰雙手化拳,直搗而去。

「砰。」一聲巨響,岩石被林天霸道的一擊化成了粉末,洋洋洒洒的飄蕩在空中。

可是當灰塵散盡,裡面卻是沒有了冷冰的身影。

「小心。」桑蘭突然驚慌地叫起來。

林天雙手左轉,一股熾熱的火焰自雙手飄出,向著那道向著自己疾馳而來的身影激射而去。

「砰。」

火焰穿過那道幻影沒入了岩石之中,而剛才的那道幻影卻早已經消失了蹤影。

林天屏息而立,雙眼掃視著周圍,查探那人的蹤影,可是那人卻像是消失了一般,沒有了蹤跡。

林天突然間心中一動,眉目間露出一絲喜色,興奮地大笑道「你是安娜么?」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小公主的名字。」剛才那個隱藏了蹤跡的人,這時有顯現了出來。

姣好的身材,前凸后翹,面目姣美,火熱的眼神如同會勾人魂魄一般。

不過林天現在就享受不到這種眼神了,那人冷漠的看著林天,彷彿林天和自己有深仇大恨一般。

林天笑了一下說道「你來自碧落黃泉?」

那人眼神更是驚訝,突然冷笑道「沒想到你在聖山還真的像他們說的那樣,連這些事情都知道,應該在聖山佔有很大的分量吧。」

「我猜的而已。」林天這才知道,原來這人是來聖殿打聽事情的而已,找上自己應該也是聽到別人總是談論自己才找來的吧。

想到這裡,林天按下心來,笑著說道「不知道你來我們聖山是做什麼的?」

「哼,聖山?你們聖山就要在大陸上除名了。」那人冷笑著說道「而現在你就要跟我走一趟了。」

「去哪裡?」林天笑問道。

「碧落黃泉。」那人笑著說道。

林天神情一顫,他還記得當時那個落寞的眼神和那無限期盼的神色,還記得那個女子叫做安娜,還記得她說的那句話。

我叫安娜,碧落黃泉是我的家。

林天這些時間一直打探過碧落黃泉到底在哪裡,但是卻一直沒有蹤跡,就像是根本就不存在過,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

就連林天查探了大量的古籍之後也沒有找到關於碧落黃泉的任何記述。

「碧落黃泉么?」林天笑了笑,低沉的說道「你覺得你能夠將我帶走么?」

「你在我眼裡只不過是一個弱者而已。」那人冷笑著說道。

「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是不應該有冷笑的這個表情的,而且更不應該驕傲自大,不是么?」林天淡然一笑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林天邪邪的笑道。

「我叫紅蓮,你管得著我叫什麼名字么?我憑什麼要把我的名字告訴你?」紅蓮剛下意識的說完自己的名字,立刻收住口,氣憤地說道「你們人類都是這麼狡詐的存在么?」

「是我們狡詐么?」林天很是無奈的說道「這叫做禮儀,見了對方之後,就要先說出來自己的名字,然後還要問好的,知道了么?」

林天心中笑道:看來只不過是一個不經人事的人而已,什麼事情都還不懂得。

「你知道了我的名字,而作為禮貌,你也應該把你的名字告訴我的。」林天邪邪的笑道「這是你的嫂子,你也要叫的,難道你不知道什麼叫做禮貌么?」

林天最後一句話突然間正色怒喝起來,把站在林天身後的桑蘭都嚇了一跳,更何況紅蓮。

紅蓮的腦子都被林天這麼多的大道理搞得頭暈目眩了,再被林天這麼字正腔圓,正氣凜然的一聲大喝,頓時腦袋轟的一下,變得一片空白,訥訥的說到「嫂子好。」

「恩,你好漂亮,呵呵。」桑蘭呵呵的笑道,伸手悄悄地在林天腋下狠狠地扭了一下,臉上依然笑容滿面。

紅蓮這才冷漠的說道「你跟我走吧。」

林天差點笑噴了,桑蘭也是忍俊不禁的差點笑出來,出於不讓紅蓮感到丟人的考慮,桑蘭還是生生的忍住了。

「你在耍我。」紅蓮雖然沒有經歷過世事的磨練,但卻是不傻,看到林天一臉大笑的樣子,立刻感覺到自己是被林天耍了,憤怒的說道。

「有么?」林天笑呵呵地說道。

「你找死。」紅蓮輕喝一聲,化為一道黑影,向著林天激射而去。

而林天現在卻是不能夠躲閃,因為桑蘭就在自己身後,如果自己躲閃的話,那就是讓桑蘭處於了危險之中,這是林天絕對不允許的事情。

「來得好。」林天輕笑一聲,身體微微前傾,雙手化拳,兩朵妖艷般的火焰自拳頭飄出,飄向了向著自己激射而來的紅蓮。 林天突然感到一股大力將自己激射而出的火焰吸去,林天驚訝的看著火焰急速的被紅蓮吸到了自己的雙手見,瞬間消滅,身體急忙一轉,左手攔住桑蘭的腰,硬生生的躲過了紅蓮的一擊。

「這是,這是九吸。」林天皺著眉頭說道。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功法的名字。」紅蓮被林天的話語驚住,急忙停了下來,不再攻擊,驚疑的問道。

要知道這部功法可是小公主歷經千辛萬苦才得到的,如果不是因為自己身為小公主的隨身護衛,得到了小公主的信任,是絕對不會知道有這麼一部功法的存在的。

而小公主因為得到了這部功法,也從而超越了納猛王子,成為王族的第一繼承人,有望成為一代女皇。

而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隨口就將自己的功法說了出來,不由得不讓紅蓮感到震驚。

「因為這部功法就是我所創的。」林天語不驚人死不休,老神在在的說道「沒想到我當年只為了一個玩笑而創造出的功法竟然還有人在修鍊,真是欣慰啊。」

說完林天仰天長嘆,彷彿在回味自己往昔的崢嶸歲月一般。

桑蘭都被林天的舉動搞得受不了了,真不知道林天在這種情況下也能夠這麼搞笑,當真讓桑蘭感到有些無語。

「你在撒謊。」紅蓮愣了一下,隨即冷然喝道。

「廢話,這麼明顯的謊話你都不知道,真是笨死了。」林天立刻哈哈的大笑起來,將桑蘭攬住,飛快的將她送入了上官雲兒的房間,關好門這才悠閑地走到紅蓮的身前笑道「不要生氣,因為你沒有必要生氣。」

「你如此的恥笑我,難道我就不能夠生氣么?」紅蓮氣憤地說道「等到我族大軍兵臨城下的時候,我要讓你碎屍萬段。」

「兵臨城下?」林天有些疑惑的說道。

「難道你們不是從通道中來到人界的么?」林天疑惑的問道。

「哼,如果不是那個可惡的刀魂阻擋著我們,你們早就被我們殺光了。」紅蓮冷笑著說道。

林天更是疑惑了,如果他們是從那個通道來到人界的魔族,那麼他們應該是來幫助自己的啊,怎麼現在不是殺就是滅種的,啥意思?

林天很是不解的望著紅蓮,不明白這些魔族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

「你們難道不知道魔尊也在聖山么?」林天眨了眨眼睛,笑著問道。

「哼,那個膽小的人,我們不屑一顧。」紅蓮冷哼道。

林天現在終於明白了,心想不但是人會有內戰,看來魔族也會有內戰的。

就從紅蓮對於魔尊的口氣就能夠看得出來,紅蓮還是真的瞧不起魔尊,這是發自內心的。

「你走吧。」林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

「那我們走。」紅蓮點了點頭說道。

「我是說你走,而沒有說我們走,你們明白了么?「林天冷然說道。

「你說什麼?」紅蓮氣憤地說道「你不是說要跟我一起走么?」

「我說了么?」林天冷笑著說道。

「那我就抓你走,你竟然知道九吸的存在,留你不得。」紅蓮冷哼一聲,身體氣勢陡然上漲,眼神冷冰冰的盯著林天。

「難道你以為你能夠打敗我?」林天冷笑一聲說道。

「試試不就知道了。」紅蓮冷笑著說道。

林天看了看這個自大的女人,不由得感到一些好笑。

對於女人,林天還真的不願意下重手,甚至於當時林天在逃亡當中遇到了上官雲兒,也只是,咳咳,上了而已,也沒有打打罵罵的,更不用說將她殺了。

不過對於眼前的這個自大的女人,林天還真的想要痛下打手,讓她知道一下什麼叫做實力,讓她知道一個女人在一個男人面前不要太自大,更何況是在一個蟋蟀的男人面前。

林天冷然一笑,渾身氣勢猶如山嶽一般聳立,向著紅蓮壓了過去。

如果說紅蓮現在是一塊冰石,那麼林天就是一座高山。

泰山壓頂,就算是堅如冰石也要粉碎,更何況是血肉之軀的紅蓮。

女人,玩夠了沒? 「再說一遍,你走吧,我不想對一個女人動手。」林天淡漠地說道。

「沒有出手又怎麼知道我的實力不如你?」紅蓮雖然被林天的氣勢壓制住,但是卻還是倔強的仰起頭說道。

「那你會後悔的。」林天說完這句話,不再有任何的拖沓,雙手揚起虛握,一抹淡淡的刀影自林天的手中顯現。

紅蓮看到林天的表現,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打鼓,沒想要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能夠做到平空化影的境界,這簡直是太駭人聳聞了。

只有那些對一種功法的理解力已經達到了透徹的境界的時候才能夠憑藉自己的功力幻化而出,一花一草皆是武器。

「去吧。」林天眼色冷然,暴喝一聲,雙手握著虛影的刀柄,向著紅蓮劃出,一道詭異的軌跡,夾雜著巨大的破壞力量,向著紅蓮撲去。

紅蓮原本想要依靠本身的實力抵抗林天的這次攻擊,但是到了眼前,卻讓紅蓮有了一股不能抗拒的感覺。

「噗。」紅蓮將全身的魔力全都調動起來,來抵抗這股刀氣,渾身黑氣環繞,不過當刀氣過後,紅蓮渾身的魔氣全部消失的乾乾淨淨,只留下嘴角的那道血流。

「你走吧,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一會兒長老們回來,你將沒有走的機會了。」林天淡淡的說道。

「哼。」紅蓮怒氣哼哼的轉過身去,身體化成一道黑氣,向著山下衝去,眨眼間消失在了林天的眼中。

林天怔怔的看著紅蓮逃走的路線,想要追上去,然後找到安娜,但是卻還是將這股衝動壓制了下去。

自己對於安娜的情況並不了解,也不知道她的族人對於自己是什麼看法,如果和自己想的一樣,他們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咔嚓一下把自己咔嚓了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她走了?」這時桑蘭聽到外面沒有了動靜,便施施然走了出來,輕柔的說道。

「恩。」林天笑呵呵地說道。

「你沒有傷害她吧。」桑蘭看到地上的血跡不由得臉色一變問道。

「額,你知道的,我不會對女人下重手的,只不過是略微的讓她知難而退而已。」林天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真的?」桑蘭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林天氣鼓鼓的說道。

「那就行,我以為你將她殺了呢。」桑蘭拍了拍胸脯說道。

林天笑了笑,轉身看著紅蓮逃走的路線,心中感慨萬千,如果到時候和安娜見面的時候是兵刃相見的話,不知道自己到時候會是怎樣的心情。 「多謝吳書記你的提醒,其實關於這個方面我是不準備多說什麼的,因為我覺得凡事都要做成之後再說那樣才有意義,也顯得有誠意不是。但既然吳書記在這裡說起來這事,想要了解這方面情況的話,我也不可能有所隱瞞。實際上我和長帝化工的甄山川總裁早就關於這事有過協議,只要有機會,我當然會為他爭取國外訂單。」

「我認為目前來說嵐烽市的企業中,只有大秦能源和長帝化工才有資格開展大宗對外貿易,至於說到其餘那些來投資的企業,還有就是本地的企業,他們的規模還沒有到那種需要走出國路線的地步。貿然給他們訂單,未必就是好事。當然我這次出去也是會想辦法給他們找到合作夥伴之類的,不過吳書記既然如此關心他們,那好,這事就這樣決定吧。」

「從現在起,咱們嵐烽市第一批十八家中小型企業的銷售渠道,就由吳書記去做,你要做的就是為他們在國內拓展渠道,確保他們的產品能在咱們嵐烽市之外省市渠道進行銷售。」

「我想你能代表他們的利益說話,相信也肯定是會為了他們去做這事的。我知道吳書記是個憂國憂民的人,是個時刻都準備為嵐烽市經濟做出貢獻的人,這事就這麼定,你沒有意見吧?」蘇沐抿起嘴角,面對著吳慶亮,不溫不火的說道。

這番話說出來,全場寂靜,一片啞然。

吳慶亮心中都想要罵娘。

有你這麼欺負人的嗎?我不過就是想要激將下你,你倒好半點虧都不吃,轉手就是這樣對付我。我是能和你相比的人嗎?你能做到的事情我能做到嗎?不要說十八家企業,就算是一家企業我都搞不定的。

「是啊。這事蘇市長之前是和我商量過的,我們當初說的是針對咱們嵐烽市的中小企業進行一場有關市場經濟的研討活動,我們總共是制定出來三批名單,每批都有十八家企業。我剛才對吳書記的情懷也是很崇拜的,要是說大家都能像是吳書記這樣為咱們嵐烽市的企業著想,何愁企業不興旺?吳書記。十八家企業名單我稍後就會拿給你,我也會通知他們去找你彙報工作。他們正好是處於困難期,相信有你的指點,絕對是能做到起死回生的。」戚伽趁勢燒火,臉上的溫和笑容讓你挑剔不出來有任何毛病。

Prev Post
靠! 那塊幾百來斤的大石頭肯定是展鐵心那個老坑貨砸過去的。
Next Post
「人王聖明,罪臣非但將冰心公主給劫掠出來了,還將極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