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全都是蘇沐帶來的。

「蘇書記,這是去上班那!」

「蘇書記,有空的話來我家坐坐唄!」

「大爺,晨練那吧?」

蘇沐就是在這種最為溫馨的氛圍中,不斷的向前走著,每走過一處,他臉上的笑容就會變的越發燦爛一分。

儘管說現在的殷玄縣縣城處於大動工的狀態,有時候晚上甚至是都能夠聽到機器的轟鳴聲,但卻沒有誰會在乎。只要你不是徹夜的動工,時間上稍微晚點,是沒有誰真的會在意的。畢竟誰都知道這是在為他們的家鄉服務著。

「蘇書記!」

蘇沐就在這樣的打招呼聲中,出現在了辦公室內。順權市那邊的事情,他昨天晚上就已經是接到了電話,是皇甫青庭打過來的,說的是林家算是徹底的完蛋了,讓自己不必再擔心這個。還說左耳咖啡的事情,他會關照下的。

有著皇甫青庭的這種表態,蘇沐當然還是很為滿意的。畢竟不管怎麼說,只要是有著皇甫青庭的關照,左耳咖啡在順權市那邊,就算是想要出事都是沒有可能的。

「順便給你說下·明天青蜂會動身去你們縣的。所以你要好好的招待好她,她現在可是完全能夠代表我的。」

想到皇甫青庭最後說的這句話,蘇沐就有種無語的感覺。皇甫青蜂真的是過來了,想到雲彩山那座金礦·直到現在皇甫青蜂貌似都沒有過來的時候,蘇沐也就釋然了。

怎麼說,那都是人家的東西,自己還能夠一直不讓人家過來進行查看嗎?真要是那樣的話,反而是會出問題的。

別管了,等到皇甫青蜂過來再說吧。

叮咚!

就在蘇沐這邊準備開始工作的時候,門外面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著慕白進來后,蘇沐有些意外的抬頭。

「怎麼這麼吵那?」

「蘇書記,是這樣的·今天有個投資考察團過來了,是藺氏集團的老總過來了。現在就在外面,他們…」

慕白的話還沒有說完,蘇沐就直接起身,一下就將辦公室的門給拉開,瞧著站在樓道中的藺蘭亭,蘇沐趕緊走上前。

「藺哥,你可算是來了!」

「哈哈,蘇書記·我說過我會來的,就肯定會來的,怎麼?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哈哈!」藺蘭亭大笑著。

「來·藺哥,咱們房間中說話!」蘇沐笑著道。

因為情緒激動,所以蘇沐一時間倒是沒有克制著喊出什麼藺總之類的話。不過隨著這個稱呼喊出來之後·聽到的人,心底對蘇沐的敬佩之情又在無形中加重著。

瞧見沒有?咱們蘇書記就是厲害的很,人家結交的都是些什麼人,藺氏集團那可是咱們燕北省最大的私企啊,是私企的領頭羊。嚴格說起來的話,就算是省委領導見到藺蘭亭的話,都要起身相迎的。

現在那?

藺蘭亭竟然主動前來殷玄縣·如果說不是因為蘇沐的話,你就算是八抬大轎人家都是絕對不會過來的。

還是咱們蘇書記厲害!

辦公室內。

隨著其餘人閑雜人等全都離開·當這裡只剩下藺蘭亭和蘇沐兩個的時候,說話的氛圍自然也是變的比較輕鬆起來。

「藺哥,你還特意過來一趟,有必要嗎?我以為你只要隨便派個人過來就行那。」蘇沐說道。

「瞧瞧你這話說的,我就算是不給誰捧場也要給你捧場不是。我這次過來,不但是要落實之前和你說過的那個,將在你們縣興建一個飼料廠,最為重要的是,我還想著藉此機會給你們縣改善下教育水平。

我將會拿出來五百萬用以修建改善你們縣的山村小學,只要是山村裡面的,我都會興建小學和中學。怎麼樣?蘇書記,你就給我點面子,讓我做成這事。」藺蘭亭笑著說道。

「藺哥,你這真的是在諷刺我那,這件事就是大好事,不過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嗎?」蘇沐問道。

「當然!」藺蘭亭點頭道:「放我是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學校的名字該用什麼還是!用么,我還沒有下作到需要用這樣的手段,進行所謂的企業宣傳。」

「藺哥,我沒有那個意思,不過既然你這麼說的話,我倒是不會讓你沒有一點用的。」蘇沐說道。

有著蘇沐的這個保證,藺蘭亭就知道事情是肯定不會如何銷聲匿跡的。怎麼說蘇沐都是一縣縣委書記,要是他不點頭的話,事情是不好解決的。現在他這麼說了,那麼一切就都好說了。

再說藺蘭亭其實是真的沒有想過,要如何對待這次捐款的。五百萬,對藺蘭亭而言,還真的不是什麼拿不出的大錢。只要他想的話,還是能夠很容易便解決掉的。

「聽說你在順權市鬧出點動靜嗎?」

隨著談話氛圍的越來越好,藺蘭亭琢磨了下,還是沒有忍住,將心中想著的事情說了出來。

聽到這話的瞬間,蘇沐有些愣神。

「怎麼?這事藺哥你都知道了嗎?」蘇沐問道。

「這事其實現在鬧的還是很大的,只不過你不必有任何的擔心,因為整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沒有流露出有關你的任何具體消息。我給你說這個,只是想要告訴你,以後要是遇到這樣的事情,記著給我說下。你老哥別的沒有,說到資金的話,真的是還算能夠榜上點忙的。」藺蘭亭笑著道。

僅僅是能夠幫上點忙?

蘇沐知道這絕對是謙虛之言,不說別的,光是蘇沐知道的,現在的藺氏集團絕對走的是現金為王的路線。

「有需要的話,我一定會給藺哥你打招呼的。」蘇沐笑道。

叮鈴鈴!

就在這時候,突然間辦公室的門被敲響,走進來的是慕白不假,但跟在他身後的赫然是藺蘭亭的秘書。這是個女秘書,而且還是個長的相當標誌有味道的女秘書。

她就是全權負責藺蘭亭一切生活工作事宜的藺氏集團首席秘書,她叫做楊紫。

「怎麼?有事嗎?」藺蘭亭瞧向楊紫皺眉道。

要知道藺蘭亭對楊紫是很為看重的這不假,但現在是什麼時候,是他和蘇沐交談的時候,這時候怎麼能夠隨便進來那?來之前就給楊紫說過,蘇沐不是一般的縣委書記,不能夠怠慢的,怎麼她還會做出這樣的舉動那?難道說真的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嗎?

像是知道自己有點莽撞,不過卻依然堅持著的楊紫,徑直走到藺蘭亭身邊,低聲道:「藺總,寶華縣的縣委書記想要和你通話。」

寶華縣?縣委書記?

藺蘭亭眉角一挑,自己和這個所謂的縣委書記真的是沒有打過任何交道的,所以也就沒有任何想要理會的意思。

「沒有看到我正忙著那嗎?」

「不是,藺總,這個縣委書記不是一般的縣委書記···」

「放肆!」

當楊紫這話說出來的瞬間,藺蘭亭的神情當場陰沉下來,瞧著她的眼神也流露出一種憤慨。真的是不知道你楊紫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能夠犯下這種糊塗的錯誤。

什麼叫做這個寶華縣的縣委書記不是一般的?我現在就在和蘇沐說話,蘇沐就是縣委書記,你讓蘇沐聽到這話后,心裏面會是什麼樣的感覺那?你真的是過分的很。

而楊紫說出去這話后,也突然間意識到情形好像不對,趕緊想要收回來,卻是已經太遲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沖著蘇沐一笑,想要解釋卻又害怕越解釋越黑。

「出去!」藺蘭亭低聲道。

「藺哥,其實你的秘書沒有說錯的,這個寶華縣的縣委書記還真的和我們這些是不同的,你最好是能夠接聽下她的電話。因為這個寶華縣的縣委書記她是…」

蘇沐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藺蘭亭強行打斷,他神情有些不悅著道:「老弟,你要是說這話就真的是太沒有意思了,咱們現在是正在談正事那,怎麼能夠因為這樣的電話就停下來那?寶華縣的縣委書記不同,又能夠是怎麼不同?我還真的是沒有想過因為什麼不同的縣委書記就打斷和你的談話,咱們繼續?」

「好!」蘇沐點頭道。

「出去吧!」藺蘭亭漠然道。

「是!」楊紫趕緊轉身離開辦公室,她的手心一直是攥著手機,其實剛才的話,因為她的緊張是稍微傳出去點,這下正好是讓那邊的李雋,給聽了個正著的。

這下李雋是滿臉憤怒著! 「給我看看,寫了些什麼?」蕭寒跟元蒙他們喝完酒,回到自己的房洞,看到小狐狸聚精會神的在魔法燈下奮筆疾書,好像是在寫什麼,絲毫沒有注意到蕭寒進來,更加沒有注意到自己開了叉的浴袍,露出了裡面最誘人的春光,撩撥得喝了酒的他心裡火熱火熱的,悄悄的走了過去,趁小狐狸皺眉愣神的空隙,一把奪走了她書寫的紙張!

「什麼人,還給我!」小狐狸一見之下,頓時大急,扭過身來就想抓住飛走的紙張,但是她又怎麼能抓得過蕭寒了。

「讓我看看,咦,《關於獸人部落一些制度的改革方案》……」蕭寒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叨出來,臉上的神色也越來越驚訝,抬起頭來望著有些驚愕,臉紅的小狐狸問道,「這,這是你寫的?」

「我,我聽蕭大哥說了好多東西,覺得對我們獸人有用,所以我就整理了下來,蕭大哥,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敢了。」小狐狸意識到這些東西若是拿到獸人部落去實施,那絕對是受益無窮的,獸人部落也可能因此走向繁榮復興,不用再窩在北部那片荒涼的地方,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城市和國家,與人類平等的生活在這片大6上。

「你很聰明,不過這些東西現在還不適合你們獸人部落。」蕭寒沒有怪罪小狐狸,畢竟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根都忘記的話,那這個人也不值得去信任。

忠誠於自己,以及為獸人部落謀划未來在某種程度上並不衝突,蕭寒並不想當什麼天下霸主,所以他自然也就沒有必要怪罪小狐狸了。

而且這份改革方案是為了增強獸人部落的實力為主,尤其是獸人具備的對外侵略性,增強的獸人的力量,就等於說為將來的與人類的戰爭的可能性!

一片這麼大地大6,生活了這麼多人,還有這麼多的智慧種族。即便是大一統,也不可能存在太長的時間,而且大6上勢力太多,強者林立,競爭才能使得這片大6更加有活力!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這句話雖然道出了老子的無奈,卻也道出了一種實情。

同樣的道理在蒼茫大6上也是適用的,強者制定遊戲規則,老百姓只能被動地承受,卻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命運,要改變,只有把自己也變成一個強者。

叢林法則,弱者註定是要被淘汰的。

「蕭大哥。你不怪紫韻?」小狐狸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盯著蕭寒問道。

「怪你。我為什麼要怪你?」蕭寒有些奇怪地看著小狐狸那脹地通紅地小臉道。

「我。我……」小狐狸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你這小狐妮子。我不是那些不知所謂地貴族!」蕭寒笑了笑。 妖男影帝玩過火:小助理哭求不約 輕輕地在小狐狸頭上來了一記小爆栗道。

「蕭大哥。你真好。」小狐狸動情地朝蕭寒懷裡擠了過去。渾然沒有覺裹在身上地浴袍已經掉了一半。露出了雪白粉嫩地香肩。

酒從來都是壯男人色膽地。小狐狸本來就是他地禁臠。當下攔腰抱起。得意地一笑道:「小狐妮子。陪你地男人洗洗去!」

逐漸成為神豪 「蕭大哥,不要,你好壞!」小狐狸在蕭寒懷中吃吃一下,臉蛋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嫵媚動人之極。

「來吧,小狐妮子,蕭大哥今晚讓你欲仙欲死!」蕭寒大步流星的朝設在他房洞中的溫泉浴池走了過去。

氤氳的水汽升騰著,籍著迷幻地魔法燈光,更加顯得亦真亦幻。蕭寒輕輕的一扯浴袍,小狐狸窈窕的身軀便凌空而起,驚的她「啊」的一聲,翻身落入池中,激起一連串的水花。

「蕭大哥,你太壞了!」小狐狸從水中鑽出,看到已經脫的光光的蕭寒,嗔怒抹去臉上的水珠道。

「壞,還有更壞地呢!」蕭寒嘴角泛起一絲更詭異的笑容。

「蕭大哥。你的笑的很賊耶!」小狐狸驚呼一聲。還沒有看到蕭寒下水的動作,便覺得自己水下的翹臀被一雙熟悉的大手給掌控了。兩片臀肉迅的被分開,緊跟著那熟悉的昂藏巨物似乎帶著滿腔地火熱進入了自己地身體。

「唔!」一聲如泣如訴的呻吟從小狐狸兩片櫻紅地嘴唇間了出來。

沒有任何前奏和愛撫,直接進入實戰,這還是第一遭,尤其還是在水中,更是倍添了幾分刺激!

蕭寒今晚似乎有使不完的勁兒,拚命的在小狐狸身體內橫衝直撞著,幾乎都要把她全身的骨頭都撞散了。

小狐狸痛並快樂的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泄身,到最後連呻吟之聲也變成了無意識的呢喃。

激勵的歡好過後,蕭寒將幾乎癱軟如泥的小狐狸抱在懷中,赤身**的回到房洞中。

魔獸睡覺的姿態是千姿百怪,所以基本上不像人類,起碼需要一塊平整之地,為了害怕地濕,還得鋪些乾草,更好一點的就需要一張床了,找遍了寂靜嶺,蕭寒沒能找到一張合格的床,所以只能還睡自己那張為野外宿營準備的行軍床了。

行軍床太小了,僅夠一個人睡的,不過蕭寒不喜歡自己被拘束,定做了一張大的,正好懷中還可以擠一個女人的位置。

現在這個位置自然是屬於小狐狸的了。

小狐狸很珍惜這個位置,因為除了魔獸森林,這個位置就未必屬於她一個人的,不知道會跟幾個女人分享這個位置,她所知道的就有四個,甚至還有更多。

獸人族沒有嚴格的婚姻制度,一般的情況下,普通獸人交合後生下後代,便分開生活,然後遇到合適的再交合,生下後代,普通獸人的血統姻親關係非常複雜。兄妹甚至父女和母子都可能產生後代,人類社會雖然也有這樣醜陋的現象,但那也都是偷偷摸摸的,被人現,那可是要被千夫所指,萬人唾罵的。這是人類地道德底線。

獸人普通人是沒有愛情的,他們只是生育獸人後代的工具,有天賦的獸人才會被重視,吃都吃不飽的獸人又何談愛情呢?

而獸人貴族的婚姻又是不能自主地,他們會用意各種目的而聯姻,所以,愛情對於獸人平民和貴族來說都是一種奢望。

正因為獸人這種與魔獸無異的傳宗接代的方式,還有突破了人類道德底線的行為,人類才把獸人不當人看。要改變獸人的這種愚昧和無知,恐怕還是一件任重而道遠的事情。

「蕭大哥,若是我寫的那些能在獸人部落實施。你說能做到嗎?」小狐狸在蕭寒結實寬廣的懷中探出頭來,期盼地眼神望著蕭寒問道。

「也許吧。」蕭寒給了小狐狸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其實他心裡很清楚,非常困難,但是他不想徹底的泯滅掉小狐狸心中地那一絲希望,才這麼回答的。

「蕭大哥,我想把剛才寫的那些東西交給我的父親,你看可以嗎?」小狐狸略顯失望的眼神道。

蕭寒一震,豁然睜開雙眼。斬釘截鐵的對小狐狸道:「你寫的那些東西,在我這裡沒有關係,但是絕對不能對外泄露半句,更加不能告訴你的父親!」

「蕭大哥,你難道不想我的族人生活地更好一些嗎,你知道那些可以幫助他們的。」小狐狸莫大委屈,垂淚欲滴道。

「那些東西可能會要了你們狐人一族的命。」蕭寒不予多說,一針見血的指出道。

小狐狸也是關心則亂,她的智慧不在蕭寒之下。仔細的咀嚼了一下蕭寒話中的含義,頓時粉臉一白,貝齒緊咬下嘴唇,留下一行血印。

空有良法,卻不能實施,從而改變獸人一族的命運,小狐狸心中好恨!

蕭寒能明白,小狐狸確實是一心一意的為了獸人一族,可獸人一族又有多少考慮到她呢?如果不是先知地身份。她也許早就被以聯姻的方式成為那位獸人強權者的床上私寵了。

不過現在也一樣。她成了自己的私寵。

「好了,別想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了。現在,你可是我的人。」蕭寒提醒道,身為奴隸一切都是要以主人為中心的,其他不該有的想法就不應該有。

「蕭大哥,你要小心,我覺得那三位神獸好像並完全是真心的拜你為大哥。」小狐狸提醒道。

「呵呵,沒有關係,我知道他們想要什麼。」蕭寒呵呵一笑道,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地愛,也沒有無緣無故地恨,元蒙他們想要走出這魔獸森林,到外面的人類世界去,這一點他已經知道了,而且他還是他們地大哥,自有約束他們的手段。

「在魔獸森林裡沒有關係,毀再多的東西都是他們自己的,可到了人類社會,他們的破壞力可是難以預料的。」小狐狸還有有些擔心的道。

「放心,元蒙粗中有細,厲風不善言辭,但為人穩重,而伽羅機靈,熟悉人類世界,這點我還是清楚的,而且這三個人可不是你看到的那麼簡單,用的好,那可是一張藏在暗處的底牌,你明白嗎?」蕭寒解釋道。

「蕭大哥,你就不怕他們到了人類社會不聽你的嗎,而且到時候,是你把他們帶進人類社會的,神聖同盟會的人一定會找上你的。」小狐狸道。

「不必擔心,只要他們三個安分守己,不惹出什麼事情來,我想應該沒事。」儘管嘴上這麼說,蕭寒心中還有一絲擔心,帶上這三個兄弟回去,該怎麼安排才好呢?他們是神獸,可不是人類。

當大哥真難呀,尤其還是龍頭大哥!

抱著小狐狸軟綿綿的身體,鼻端出一絲絲微鼾,帶著這個問題進入夢鄉了。 「李書記,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們藺總現在是有點忙,要不一會給你回過去電話?」楊紫說道。

「不必了!」李雋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當這個電話掛掉的瞬間,楊紫知道那邊的李雋是肯定生氣了。只不過她生氣歸生氣,楊紫現在是絲毫沒有因為這個而有任何激動憤怒的意思,畢竟她是不靠著你李雋活的。

倒是現在應該考慮下,如何面對生氣憤怒著的藺蘭亭了。楊紫是知道藺蘭亭的,她清楚藺蘭亭剛才是絕對憤怒了,否則的話,也斷然不會那樣對待她的。

真的是該死啊!

自己還是小瞧了蘇沐在藺蘭亭心中的份量,只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有必要這樣嗎?要知道對方不過只是個小小的縣委書記,有必要讓藺蘭亭如此對待嗎?

還是說藺蘭亭心中壓根就是沒有想著別的,前來這裡純粹就是為了討好蘇沐的那?這個蘇沐到底是誰?

Prev Post
「人王聖明,罪臣非但將冰心公主給劫掠出來了,還將極火…
Next Post
躺在愛人的懷裡,曉雨把自己聽到的關於對小軍讚揚的話語,來自那些從不輕易說出讚揚話語的人口中的一切,複述給愛人聽,那種發自內心的自豪感,讓曉雨感到一陣陣的滿足。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