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等人已以很極力的料想黑水宗會派厲害的人物來支持蘇開鋒,但沒有想過會派金丹仙人前來。

對方有金丹仙人支持,這根本就是實力不對等的對峙,也難怪蘇開鋒一回來就如此明目張胆的逼宮了。

「關主定有安排,只是他的安排會是什麼?蘇家身為滄瀾郡第一家族這麼多年,簡直把持了一半的滄瀾郡,底蘊之深也是深不可測,是否也有金丹仙人存在?如果有,這金丹仙人支持誰?」

方昊天因有著別人所沒有的靈魂感應力,是蘇忠烈這一方的人當中唯一一個知道對方有可能是金丹仙人的,所以他是最為緊張。

「郡王爺。」

一聲大報突然響起。

蘇忠烈和蘇開鋒都是有些許意外,因為事先兩人都不知道郡王爺會來,同時兩人內心都是微震,不知道郡王爺會支持誰。

就算蘇開鋒明知道自已這邊有金丹仙人支持,今天十拿九穩,但郡王爺畢竟代表的是皇朝,如果郡王爺明著支持蘇忠烈的話那絕對是一個大麻煩。

蘇忠烈也是有所忐忑。

他看得出今天的情勢對他這一邊不利,如果郡王爺也被蘇開鋒那幫人說動而支持的話,那他今天真沒有多大的勝算,就真的要將希望寄托在唐錚的另有安排上。

但唐錚的安排現在只是猜測,有可能有但也有可能沒,這樣的寄託太讓人沒底了。

郡王帶著郡王府的人來得很快,都不用蘇忠烈或是蘇開鋒去迎接就已經到了。

郡王爺今天正裝,一身郡王藍色龍袍在身,更顯威嚴。

蘇忠烈等蘇家一眾人等趕緊行禮。

方昊天等人自然也要行禮。

只是方昊天剛要行禮時他突然看到了一個人,一個站在滄瀾郡王身後的年輕人。

方昊天看過來時,那個年輕人其實也在看著方昊天。

那個年輕人在笑,笑得有點猥瑣但笑得很開心,開心到眼中都控制不住有淚光閃爍。

方昊天突然感覺天地瞬間異變,整個天地就他和那個年輕人存在。 是的,這輩子夜小倩覺得自己做的最失敗的一件事情就是默認了那個副導演的潛規則。而比起她之前在夜家受到的那些委屈,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夜佩林忍著心中的怒意,繼續冷嘲熱諷:「以前秦氏旗下也並不是沒有新人借用那樣的手段一夜成名,可是結果呢?還不是曇花一現!」

眼看著夜小倩抿唇哭著,夜佩林朝著她走近了一些,他的身高優勢讓夜小倩覺得周遭的空氣都變得咄咄逼人起來。

夜佩林肆意地用手指勾了勾垂落在夜小倩胸前的頭髮,「我其實也覺得你是很有潛力的演員,想過動用一些資源來幫你炒作,可惜你自始至終都不用正眼看我。我倒是真心佩服你敢招惹東方玉卿的妻子,秦菲。」

說到最後,夜佩林煞有介事地拍了拍夜小倩的肩膀。

「不過記住我今天跟你說過的每一句話,秦菲和秦瓊都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你再不知悔改的話,只怕比楚穎兒的下場還慘!」

聽后,夜小倩莫名有些后怕。姑且不說她之前慫恿楚穎兒針對過秦菲……光是今晚她在背地裡搞得那個小動作就足夠秦瓊跟東方玉卿將她大卸八塊的。

「如果你有幸見到秦瓊本人的話,就轉告他我在找他。」

夜佩林依舊是勾唇淺笑著,目不斜視地越過了夜小倩,走了出去。

夜小倩依舊不願搭理夜佩林,卻下意識地攥緊了垂在身側的手,指甲深深陷入肉中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

曾經總是在她面前卑躬屈膝的男人,如今卻對她如此冷嘲熱諷,可見這世間最靠不住的還是那個狗屁親情。

「對了,忘記提醒你注意保暖,聽說這裡的吃人猴最喜歡接近跟它們有著相似穿著的女人。並不是每一個漂亮的女人都能像秦菲那麼好運……希望你和秦瓊能度過一個難忘的夜晚。」

夜佩林在說最後這些話的時候甚至都懶得回頭去看夜小倩的表情,那些忠告顯然也毫無誠意可言。

然而此刻的夜小倩卻沒有多餘的精力來關注這些細節,她甚至根本不在意為什麼夜佩林會出現在這家酒店的辦公室里?

能夠牽動她敏感神經的似乎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秦菲,莫非她沒有被那個血淋淋的頭顱驚嚇到?

這個時候的夜小倩都忘了自己應當處事不驚。

儘管她已經選擇用理智控制自己的憤怒和驚愕,可還是避免不了全身輕顫,她必須要緊貼著牆壁才能遏制自己驚恐萬分的醜態。

恍惚間覺得夜佩林已經離開了,夜小倩才環顧著四周。

酒店的走廊里又恢復了往昔的沉寂,而她的內心卻是百感交集,久久都無法平靜下來。

她多麼渴望能見到秦瓊,卻又害怕見到他。

美女的超級保鏢 夜小倩害怕自己的理智控制不住她的情緒,而她又真的不甘心與成為明星的夢想失之交臂。

夜小倩就這樣神情恍惚地走出了酒店,她四處向工作人員打聽,才得知有人曾經在沙灘上看到秦瓊跟人在那裡散步。

夜小倩謝過了那個工作人員,一路往海邊走去。

可是,她幾乎找遍了附近的整個沙灘也沒有看到秦瓊,反倒看到黑暗中海岸邊有一抹高大的身影正朝著她走過來。

不等靠近,夜佩林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夜小倩還沒來得及震驚,就下意識地轉身逃跑,還心想著夜佩林這個混蛋還真是陰魂不散呢。

「別再往前跑了!否則我也不敢保證你的人身安全。」

然而不管夜佩林在身後怎麼喊,夜小倩都是充耳不聞,她甚至沒有回頭來看過夜佩林一眼。

說實話有那麼一瞬間,夜佩林徹底被無視他存在的夜小倩氣到了,真心不想再管她的破事。

然而過往的那一幕慕曖昧場景卻像是電影的慢鏡頭一般競相呈現,促使他跑上前拽住了夜小倩的胳膊,冷聲呵斥道:「你瘋了!莫非沒聽說過吃人猴的傳聞嗎?」

「你都說是傳聞了,又不是真的。你放手,我才不要你管!」

「今晚,就有人被躲在那顆樹上的吃人猴襲擊了,你愛信不信。」夜佩林指了指距離海岸不遠處的一顆椰樹。

夜小倩假意毫不知情,偽裝出一副受驚的表情看向了夜佩林手指的方向。那裡確實有一顆長相醜陋的椰樹,整顆樹的驅干都彎曲著生長,斜斜地向著海面的方向延伸過去。

當然這棵樹只是相比較於這片椰樹林其他的椰樹稍微茁壯了一些,別說是躲上一兩隻猴子,就是站上去一個成年人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他們沒事吧?你知道那兩隻猴子逃去哪裡了嗎?」

問完這番話后,夜小倩莫名有些膽戰心驚,自然沒有察覺到夜佩林在聽完這些后臉色頓時變得一片慘白。

看來監控上拍攝到的那一幕並非偶然,這個作死的女人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陰險幾分。

其實傍晚的時候夜小倩一直蹲守在附近,想要營造一出與秦瓊偶遇的場景。不成想,最先出現的竟然會是秦菲。

當時夜小倩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跟秦菲打聲招呼,畢竟利用秦菲跟秦瓊搭上關係也省的她再處心積慮地尋找機會了。當然,她還可以假意跟秦菲和解,然後留在劇組中伺機而動。

然而,還沒等夜小倩編排好接下來的措辭,就看到從椰樹林方向扔出一顆碩大的椰子。她險些驚呼出聲,卻又暗自祈禱著能夠砸中站在附近的秦菲。

很可惜,半路殺出的那個程咬金正是她一門心思想要結識的秦瓊。

那一刻,夜小倩竟然說不清自己當時是該慶幸,還是應該懊惱。倘若站在椰樹下方被襲擊的女人換做是她的話,秦瓊還會義無反顧地救人嗎?

遠遠望著躲在樹上的動物越發兇猛地扔著椰子,夜小倩想到了幫忙呼救,可是在關鍵時刻又猶豫了。

假設躲在樹上的真的是吃人猴的話,秦菲那個小賤人肯定會被抓去當壓寨夫人,最後被啃噬的連渣都不剩。 兄弟久別終相見!

方昊天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了唐火火,更沒想到唐火火居然會跟郡王一起來。

他很激動,激動到了抑制不住情感,腳一抬就站到了唐火火的面前:「大,大哥!」

聲音打顫的厲害,一聲大哥叫出淚水便如泉崩。

「三弟!」

唐火火的聲音也是哽咽如嘶,張開手臂。

兄弟兩人頓時相擁滿懷。

「唐火火!」

容雁冰和蘇青璇也是反應過來,心情都很激動,為方昊天終見到兄弟而激動。

郡王臉帶笑意。

蘇家其他的人也是愕然,隨後神色變化不一。

唐火火是跟郡王一起來的,他跟方昊天既然是熟人而且關係還不是一般熟的那一種,那郡王今天到來會站在哪一邊這已經是不容置疑的事。

蘇忠烈內心有了一絲喜悅,有郡王出面支持的話,情勢終算有了些許的好轉。

蘇開鋒則是內心暗沉。

雖然他很有自信今天在實力上是能夠力壓蘇忠烈那一邊的,哪怕現在多了郡王府的人也一樣。但郡王府的背後是整個洪武皇朝,這一層卻不得不考慮。

「王爺。」蘇開鋒忍不住出聲,「今天是我蘇家的內部之事,還希望郡王爺能夠做個公平的見證。」

蘇開鋒說到「公平」二字時語氣加重。

滄瀾郡王自然明白蘇開鋒的意思,當則笑道:「本王到來自然不會偏袒你們誰,過程更不會插手,不管你們誰當了家主我都希望蘇家以整個滄瀾郡的大局為重。」

蘇開鋒劍眉微挑,當則道:「王爺放心,等我當了家主后……」

唐火火的聲音突然響起,打斷了蘇開鋒的話:「你當不了。」

此時唐火火和方昊天已經分開,因為兩人剛才只是兄弟久別重逢而情不自禁,但都知道此時不是敘舊的時候,所以很快就將激動壓制下去。

唐火火跟以前沒有多大的分別,看上去還是那種誰看到都想揍他的賤樣。

但方昊天卻能看出這個大哥有了很大的變化,而這個變化是在實力方面,感覺到唐火火的一身修為已達深不可測之境。

「放肆!」蘇開鋒對唐火火打斷他的話而感到很不悅,「我在跟你們王爺說話,有你說嘴的資格嗎?」

滄瀾郡王笑道:「他可不是我王府的人,而是我一個舊人的徒弟,他做什麼說什麼我無權干涉,他做的一切也與我無關。」

蘇開鋒雙眼頓時眯起。

唐火火淡然一笑,笑得很賤,他的語氣則是加重:「你當不了家主。」

蘇開鋒看了一眼滄瀾郡王。

滄瀾郡王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蘇開鋒內主念頭急轉,一會沉聲道:「這位兄弟……」

「我跟你不是兄弟。」唐火火想都沒想就又打斷蘇開鋒的話,「這個世上有資格當我兄弟的只有兩個人,你絕對不是他們其中一個。」

一個方昊天就在眼前,一個楚先河則是進入了魔界生死未卜。

唐火火和方昊天隨之臉色都是有所黯然,兄弟三人何時團聚難以確定。

蘇開鋒對唐火火連著兩次打斷他說話,臉上頓時浮現無法壓制的怒色:「你怎麼就確定我當不了家主?」

唐火火指了指方昊天對蘇開鋒道:「因為我三弟不讓啊!對我來說誰當蘇家的家主都無所謂,也管不著。但我三弟如果不讓誰當,那我就不讓誰當。」

唐火火的意思很明顯,對他來說,不管是蘇開鋒或是蘇忠烈跟他都沒有交情,他是兩不相幫。

但他幫方昊天啊!

方昊天鐵定是支持蘇忠烈的,如果蘇開鋒想當家主自然是繞不開方昊天,必定要跟方昊天為敵。

跟方昊天為敵,那就是跟他唐火火為敵了。

蘇開鋒的臉色變得陰森,但他還是再看向滄瀾郡王,需要確定他最後的意思。

當然,就算滄瀾郡王明說了要支持蘇忠烈,他蘇開鋒也是不可能因為滄瀾郡王而放棄家主之爭的,滄瀾郡王一樣無法阻止他今天坐到家主之位上。

但無法阻止,並不代表蘇開鋒就可以無視滄瀾郡王,更不願意與其為敵。

滄瀾郡王微微一笑,手一招將一張椅子帶過來然後坐下。

坐下九滄瀾郡王這才笑道:「我只看看,你們都不用管我。」

蘇開鋒眯起的雙眼中立馬有鋒利如刀的光芒閃爍,看向唐火火就說道:「我不管你跟方昊天是什麼關係,既然你跟郡王爺有淵源那我就給郡王爺面子,只要你袖手旁觀,我不殺方昊天。」

唐火火笑道:「你殺不了。」,隨則看向方昊天說道:「三弟,大哥哥今天可是專門過來給你當打手的,你想打誰大哥就打誰。」

方昊天笑了笑,就要張嘴說話,但隨後他的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聲音鑽進唐火火的耳中:「大哥,你是關主派來的?」

唐火火笑著點頭。

轟!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唐火火的面前,一拳打出。

此人正是黑水宗那名青年面相但方昊天卻懷疑對方是金丹仙人級別的強大存在。

今夜有喜:誘拐腹黑BOSS 他定然一直暗中留意著唐火火的出現,現在唐火火點頭顯然在跟方昊天暗中對話,於是他趁唐火火分心之時突然出手襲擊。

就算他不是金丹仙人,至少也是實力還在蘇開鋒和蘇忠烈之上的厲害人物,在黑水宗中定然也是地位超然的存在。

這樣的一個存在居然偷襲,可觀此人的人品是如何低劣。

但不管他的人品如何,實力卻是強大的存在。

突然的偷襲,不但是方昊天等人都是意想不到,個個臉色頓時劇變。

但唐火火卻是臉色平靜,似是他早就留意到此人。

也是。

連方昊天都能第一時間注意到黑水宗這個強大的存在,以唐火火現在之能豈會察覺不到,自然是暗中留意了。

「雲古,黑水宗歷來最傑出的弟子!」

唐火火嘴裡道出對方的名字身份,拳頭則是迎上對方的拳頭。

唐火火這一拳感覺不到有多大的力量。

就好像只是一個普通人揮出的拳頭,平直無奇,出拳更無解度可言,也談不上什麼招式,就好像是一個普通人遇危之時胡亂打出的一拳。

黑水宗最傑出的弟子云固確實是金丹仙人,上個月成功突破,今天被派來蘇家是為了支持蘇開鋒,更是黑水宗正式對外宣布宗內又多了一名金丹仙人。

Prev Post
轉過一條小巷的楊一凡已經帶上了因果箬笠,披上了一件黑色的蓑衣,彷彿和夜色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如同一個幽靈一般飄蕩在人影稀少的大街上,讓人都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Next Post
又是狠狠的一巴掌,將雲淺熙的右臉也腫了起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