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夢囈看了看鐘吾詩瑤,又望向譚雲,正欲開口時,譚雲彷彿知道,她要說什麼,於是便道:「宗門人多,離開了宗門,我的身份再和她講。」

「身份?」鍾吾詩瑤頗為好奇。

當初隕神峽谷試煉中,薛紫嫣被慕容坤抓住,譚雲前去救她時,譚雲身負重傷后被鍾吾詩瑤救走。

鍾吾詩瑤照顧譚雲數日後,譚雲贈與了鍾吾詩瑤一部功法:九天玄神劍訣。

從那時起,鍾吾詩瑤便猜測,譚雲有著為人所不知的秘密……

隨後,穆夢囈也服下了極品駐顏亞尊丹,回到了當初和譚雲在隕星城,初遇時的紅裙少女模樣……

數個時辰后,譚雲和二女來到了皇甫坊城,前往商鋪購買了適合靈胎境、胎魂境的丹藥、法寶、符各上百種。

隨後,和二女到了外門,找到了外門大長老沈清秋。

穆夢囈已認沈清秋做了爺爺,那自然也是譚雲的爺爺。

沈清秋看到三人而來,笑得合不攏嘴。

尤其看到穆夢囈已經晉陞了胎魂境大圓滿,更是開心萬分。

譚雲三人與沈清秋談了一個時辰后,有弟子稟告沈清秋,說沈素冰要召見他,譚雲見沈清秋有事要前往內門丹脈,這才和沈清秋說,自己要帶著二女回一趟家鄉。

於是沈清秋便將三人送出了皇甫秘境。目送三人離開后,沈清秋喃喃自語道:「這臭小子,有了我孫女還不夠,還把詩瑤這丫頭芳心給擄走了。」

顯然,他看出了譚雲與二女的關係。

譚雲三人駕馭靈舟,一路朝天罰山脈外圍飛去,途中穆夢囈將譚雲萬世輪迴之事告訴了鍾吾詩瑤。

鍾吾詩瑤聞言,美眸中泛出深深地震撼之色,想到譚雲的遭遇,她感到心痛。

「詩瑤妹妹。」穆夢囈牽著鍾吾詩瑤的手,輕聲道:「這些事不能告訴任何人。」

「還有,其實在三年多前隕神峽谷試煉時,譚雲被你救走照顧好回來后,他便告訴我,他一直喜歡你,只是他要復仇,將來無法帶給你安穩的日子,於是,他才把對你的感情埋在了心底。」

聞言,鍾吾詩瑤望著譚雲,柔聲道:「穆姐姐說的都是真的嗎?」

重生之凰女還朝 「嗯。」譚雲點了點頭。

鍾吾詩瑤上前緊緊地抱著譚雲,調皮道:「我就說嘛,我也是大美女哦,你怎麼會不喜歡我呢,嘻嘻。」

……

靈舟載著三人飛行。

譚雲想找二女談談人生,哪曾想被二人果斷拒絕,非得什麼洞房花燭夜才讓碰。

譚雲無語,但還是尊重二女的選擇。女人嘛,兩個人在一起肯定不好意思,以後抽時間逐一擊破便是。

想到這裡,譚雲嘿嘿直笑。

「臭流氓……」

「色鬼……」

靈舟上時常傳來,二女嬉鬧譚雲的嬌嗔之音……

譚雲見二女齊心,自己無法得手后,便一個人獨自呆在了靈舟一頭,沉浸在今後的打算中。

先回家探親,然後返回宗門,以沈素冰師父身份出現,前去冰清仙山,看看澹臺忠德給自己的火種,有沒有放在沈素冰那裡。

最後,再陪沈素冰回家給其父治病。

接著再參加內門九脈大比,得到進入永恆之地的名額,尋找其他屬性的鴻蒙神劍……

數個時辰后,夜幕降臨。

皇甫聖宗,穆夢囈仙山。

獸魂道者半日來,未聽聞譚雲被愛子廢掉的消息,便帶著疑惑,來到了穆夢囈的仙山上。

他看到武飛熊被人抽筋拔骨、慘不忍睹的模樣時,胸膛都要氣炸了!

當發現愛子靈池被廢,他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他老淚縱橫,弄醒了武飛熊。

「爹……嗚嗚……」武飛熊聲音虛弱。

「我的兒啊!誰幹的……你告訴爹,是誰把你傷成了這樣!」

「爹……是譚雲啊……求求您殺了他為孩兒報仇嗚嗚……」

隨後,獸魂道者又發現,愛子下身被廢時,他仰頭長嘯,「譚雲你這個雜種,竟然如此對待我武家,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獸魂道者悲痛欲絕!

他萬萬未想到,譚雲竟是如此手辣,讓自己的兒子,斷子絕孫!

獸魂道者將愛子安頓好后,便殺氣騰騰的衝到了丹脈,在冰清殿內找到了沈素冰,要其交出譚雲!

你說交就交?

沈素冰想到譚云為自己帶來的榮耀,她當場沒給獸魂道者好臉色看!

讓獸魂道者滾出丹脈!

獸魂道者險些氣暈,留下一些威脅的話后,便無功而返!

獸魂道者離開后,沈清秋便來到了冰清仙山,問小姐找自己何事。

沈素冰一番感激沈清秋,當初將譚雲舉薦給了自己。

她本想親自去外門找沈清秋的,只是怕錯過了師父前來找自己,這才命人把沈清秋喊來,且將其重新納入了族譜。

當沈素冰在沈清秋口中得知,譚雲帶著二女要回家探親時,她神色一凝,「不好,譚雲仇人眾多,萬一他在回家途中被人追殺怎麼辦!」 「小姐,您不用擔心。」沈清秋彷彿想起了什麼,神色震驚道:「小姐,您有所不知,昨日宗主親自降臨外門,詢問了老奴譚雲的家鄉在何處。」

「宗主還說,譚雲乃是皇甫聖宗的奇才,家人需要得到保護。他問老奴譚雲家鄉地址便是想派人,庇護譚雲的家人。」

聞言,沈素冰暗鬆了口氣,看來宗主還真是非常青睞譚雲……

六日後,天罰山脈外圍,山坳間,小村莊。

小村莊四面環山,民風淳樸,上百間破舊的茅房,零零散散的矗立在山坡上。

這裡承載著鍾吾詩瑤兒時的記憶,雖然她當初被唐馨盈救走時只有五歲,但她依舊能記得回家的路。

鍾吾詩瑤走在鄉間坑坑窪窪的小路上,譚雲、穆夢囈手牽手跟在她後面。

譚雲能清晰的看到,鍾吾詩瑤的背影在抖動。他知道她在默默哭泣,哭泣中思念著故去的養父養母。

鍾吾詩瑤來到了一間緊閉的木門前,她顫抖著玉手,推開了院門,望著狹小的院子內雜草叢生的一幕,她的心好痛!

她顫巍巍走進了院中,環視著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她閉上了眼睛,腦海中浮現出了年幼時的畫面:

一名粉嘟嘟的小女孩,穿著小紅襖站在院子里,可憐兮兮的看著,正在燒飯的一名農婦。

「娘親,我餓了……我們什麼時候吃飯呀!」

「瑤瑤聽話,我們要等你爹打獵回來后才能吃。」

「為什麼要等我爹爹回來才能吃飯呀?」

「因為你爹他很累,為了養活我們一家人,要起早貪黑的上山打獵,所以,瑤瑤乖哦,等你爹回來后我們再一起吃飯好不好?」

「嗚嗚……好吧,可是我真的好餓怎麼辦?」

「瑤瑤,你不聽話,娘可要生氣了!」

「好吧,我聽話等爹爹回來一起吃,娘親你不要生氣。以後女兒長大了,會好好孝敬你和爹爹的。」

「哎呀,我的小寶貝真乖,來讓娘親一個……」

回憶此處,鍾吾詩瑤猛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聞之令人神傷:

「娘親,你的瑤瑤回來了……嗚嗚……女兒還想回到從前……女兒想讓娘親抱抱……」

「女兒好想吃你做的飯菜……嗚嗚……」

鍾吾詩瑤淚水模糊了視線,她環視著院子,彷彿看到了父親打獵回來后,將獵物掛在牆上的一幕幕。

「爹爹……女兒想你……女兒真的想你們……」

「爹爹,娘親……女兒真的好想你們……」

「你們知道嗎?女兒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了,並且已經成為你們口中喊著的仙人了……」

「嗚嗚……」

鍾吾詩瑤泣不成聲,譚雲看著她跪在地上悲痛欲絕的身影,他星眸中淚光閃閃,想到了萬世輪迴中慘死的父母家人……

穆夢囈聽著鍾吾詩瑤的哭泣聲,她早已淚流滿面。

她想到了被唐永生殺死的父皇,想到了穆風聖朝十三年前,被血洗的一幕幕!

穆夢囈被迫離開家鄉,她看著鍾吾詩瑤感同身受。

「妹妹……」穆夢囈欲想上前攙扶鍾吾詩瑤時,被譚雲拉住,低聲道:「她壓抑的太久了,哭出來會好一些。」

哭聲一直持續到了深夜,鍾吾詩瑤或許哭累了,她停止了哭泣。

譚雲心疼的把她攙扶起來,她望著緊閉的房門,始終沒有勇氣進入。

她怕,很怕!

她怕看到曾經和父母生活的炕頭而崩潰!

她怕在那炕頭上,回憶起爹爹被野獸咬死的模樣,而崩潰!

她獃獃地望著房門,沒有勇氣推門而入!

「詩瑤,走吧,我陪你去給伯父伯母上柱香。」譚雲摟著鍾吾詩瑤走出了院門。

月光下,鍾吾詩瑤離開了譚雲懷抱,她面朝院門跪了下來,低頭緩緩地親吻了一下台階。

這一吻,意味深長……

她知道今日離去,不知何時才能回來。

吻別過後,鍾吾詩瑤帶著譚雲來到了後山上的一座墳前。

上墳過後,鍾吾詩瑤跪在墳前,告訴養父母,女兒給你們找了個好夫君,她不停的念叨著譚雲的好,希望養父母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不用牽挂自己。

譚雲深吸口氣,跪在了鍾吾詩瑤身旁,叩首過後,眼神中流露出矢志不渝的情愫,「雖然我和詩瑤還未成親,但還是懇請你們同意我這個女婿。」

「爹娘,你們放心,女婿會用生命去愛護詩瑤!」

穆夢囈也跪在了墳前,輕聲道:「伯父伯母,你們放心,我會把詩瑤當做親妹妹一樣對待,永遠不變。」

三人在墳前傾訴過後,鍾吾詩瑤不想讓養父母看到自己難過,於是,她俯身靜靜地抱著墳堆笑著落淚,「爹爹娘親,女兒要走了,女兒會想念你們的。」

「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愛你們,很愛……很愛……」

鍾吾詩瑤依依不捨的站了起來,隨後,鍾吾詩瑤正御祭出靈舟時,譚雲微微一笑,「你們還記得大塊頭嗎?」

「你說血翼靈獅吧?」穆夢囈好奇道:「你不說我還正想問呢,怎麼後來一直沒有見過它。」

鍾吾詩瑤亦是頗為好奇。

「大塊頭出來。」譚雲話音甫落,一束金芒從譚雲靈獸袋內衝天而起,在蒼穹中化成了百丈之巨的金龍神獅,它雙翼伸張開來,遮天蔽月,擋住了宣洩而下的皎潔月光!

穆夢囈、鍾吾詩瑤睜大了眼眸,眼神中透露著難以掩飾的震驚之色!

「譚雲,這還是大塊頭嗎?」穆夢囈失神自語,「它怎麼變成金色的了?還有它的氣息好恐怖啊!」

「是啊譚雲!」鍾吾詩瑤回憶道:「當初你和大塊頭,在雪域懸崖邊上救我時,他還只是一階靈獸,它現在的氣息怎麼這麼強大了?」

譚雲笑道:「它就是大塊頭,至於如何變成現在的模樣,說來話長,我們回家途中,我慢慢和你們講。」

隨後,譚雲牽著二女,掠上了金龍神獅的後背。

譚雲指著遠方,眼神中瀰漫著思念之色,「大塊頭,回家!」

「吼吼吼!」

金龍神獅顯得很興奮,畢竟它在譚家生活了很多年,它對譚雲的爺爺父母,也有著難以割捨的情感!

金龍神獅載著三人,猶如一道巨大的金色閃電,貫穿夜空,轉眼間消失不見……

譚雲並不擔心,金龍神獅的出現,會嚇到世俗之人。

因為它的速度太快,以至於世俗之人根本看不清它的容貌,自然也就無法受到驚嚇! 三日後,皇甫聖朝,隕星城,望月鎮。

當譚雲駕馭金龍神獅盤旋在望月鎮上空,俯瞰著家鄉時,星眸中流露出濃濃的感慨之色。

「數載已過,不知爹娘爺爺可好,我真是不孝啊!」譚雲喃喃自語,駕馭金龍神獅俯衝而下,懸浮於譚府上空。

「啊!家主……有妖獸!」

府邸內正在掃地的一名丫鬟,發出刺耳的尖叫聲,丟下掃帚撒腿便跑!

尖叫聲格外刺耳,當府邸內的一百多名下人,紛紛仰視上空,發現一隻百丈之巨的金色飛獅,朝自己人性化的齜牙咧嘴時,眾人幾乎嚇得魂飛魄散!

看著此幕,譚雲無語道:「大塊頭,我知道你和這些下人們認識,但畢竟你模樣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萬一把人給嚇死了怎麼辦?」

「吼!」金龍神獅低吼一聲,巨瞳中流露出知錯的意味。

「何人膽敢在我譚家放肆!難道不知我譚長春的孫兒,已經是古老宗門的弟子了嗎!」

Prev Post
人流往通風口涌去,想要看個究竟,唐翰也想過去一窺究竟,應該是兩邊的人一起挖的,要不,肯定沒這麼快!
Next Post
劉備今天閑得無聊,想起了聊天群,特意進來看看,沒有想到運氣這麼好,居然遇到了猴子給大家發仙桃。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