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靖看著這兩個門衛此時到還真有些向變色龍,點頭哈腰的樣子,就如同舊社會地漢奸一般,看起來頗有點不舒服,但是田慧慧在邊上。自己也不用這麼沒肚量,當下笑著說道:「沒事,你們也是職責所在嘛!真的混進去幾個違法犯罪份子,那不就是你們地責任了嗎?」

「嘿,楊哥,您可是咱們的知心人了!這門衛的責任重大啊!任何進出的人咱們都得看著。要練出一副火眼金睛來,一看就知道這個人可疑不可疑,免得真有閑雜人等或者小偷進去了。那不是咱們的罪過嗎?」小李子一聽楊靖地話,馬上說了一大串。

田慧慧聽得很是不耐煩。「行了,小李子。我們可沒時間聽你在這裡瞎嗦,以後眼睛放亮一點。別再沒事找事了,否則別怪我收拾你!」

一說完田慧慧就拉著楊靖進了機關事務管理局,沒有再理會那兩個站在門口依舊道歉的門衛,指著正面的一座辦公大樓介紹道:「這是機關事務管理局的辦公大樓,局領導辦公室、會議室、老乾辦、機關黨委、人事教育處、接待服務處、財務處都在這裡。

後面右邊那一棟三層的小樓是你上班的地方,監察室和檔案室、小車班都在那邊,左邊那棟3層小樓是物業管理處和房產基建處,咱們機關後勤服務中心在辦公大樓地正後方,那裡你已經去過了。」

楊靖看著整個機關大院成對稱格局,正面的一棟樓有6層高,後面左右兩棟都是三層的,機關後勤服務中心是一棟2層地長排樓,院子格局中規中距,4棟樓房中間是一個大型花園,有著假山亭榭,辦公大樓前面一處寬大的水泥坪,數千盆花草在這坪上組成了一個又一個地花陣。

灌木叢沿著路基一直到了前面的水泥坪,站在之前小李子他們守地大門口,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的具體情況,只有走進來了,才能看清整個機關大院地格局,楊靖第一次來的時候直接坐車進來的,沒大注意觀察,這次到仔細打量了一番。

「行了這院子沒什麼好看的,整個東方路上,省機關事務管理局算是一般,雖然上班的人不多,但是每個人的辦公室到還湊合,只是大門口的門面差了一點,咱們也不圖面子工程,中規中距的不錯!」田慧慧經常到東方市委出入,看慣了那豪華大氣的辦公樓,對這個老院子沒怎麼在意。

「說起豪門大院,燕京難道沒有嗎?既然到這裡上班了,就得看看環境,至少在這裡要呆小兩年呢!」楊靖很是無奈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大姐,回了一句之後沒太搭理她,自己在院子里四處看了看。

「看你那賊眉鼠眼的樣子,好像沒見過世面一樣,行了,你們監察員在管理局可牛氣著呢,除開財務處,你們監察室是咱們局最牛的部門,比審計科還讓人害怕,靠近小車班,每個監察員都能有自己的專用車,兩個字——牛氣!」田慧慧很是羨慕的對楊靖說道。

按理說她出身也不差,東方市委書記、省委常委的女兒能差嗎?但是在機關事務管理局,她就沒進人事教育處,而是去了後勤服務中心,別看機關單位容易進,但是分配上面就有很多門道了,一般人根本就摸不清。

楊靖要不是背景雄厚,以他的資歷最多到老乾辦呆著,一個還沒拿到畢業證的本科生,就算學識淵博,成績優秀,到了下面機關單位,也得老老實實先干幾年積累經驗。

「啥?監察室的監察員還能有車?」楊靖這下就有些搞不明白了,按理說一個省機關事務管理局,總共也就那麼幾十號人,當然這是說在機關單位的,那些直管企業領導不算在內,公務用車也就那麼十幾輛,也就是局領導和各正處級主任有專車,一般人出去辦事,只有幾輛麵包車。

「切,你傻啊!別看機關大院也就這麼幾十上百號人,除開咱們後勤服務中心、老乾辦、物業管理處和房產基建處比較窮一點,其他部門,幾乎都有幾輛車,財務處和監察室最牛,幾乎人手一輛。

下面十幾個省直屬企業,那些人就怕你們監察室和財務處審計科,監察室幾年都難進一個新人,在裡面上班的關係都比較好,所以人家都願意把下面企業的車送給監察室的監察員用,保養和油錢全部報銷到公家賬戶,方便的很。

你是這幾年唯一一個分到監察室的實習生,人家不用猜都知道你有背景了,能不給你安排座駕嗎?等著唄你!」田慧慧雖然愛玩鬧,但是機關單位的工作經驗比楊靖多的多,看問題也確實比較直觀。

楊靖就沒想太多,不過省直機關有公務用車用,那也不錯,自己也不用去擔心出門不方便了,私家車還要擔心年檢和保養,公家的車就省事多了,雖然想來公家車都沒自己買的車那麼舒服,不過人家看的那是地位,不是金錢能夠買到的。

「那感情好,我還省了買車錢!」楊靖笑著跟田慧慧去了人事教育處,李正西應該打電話通知許處長了,自己先在人事教育處辦好工作證件,把組織關係落戶之後,才能到監察室去報道。

求票求訂閱!月底了大大們多多支持一下仙欲啊!有月票的大大,下月砸保底月票下來吧!謝謝大家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 「有情況!」

雷成翻身抓過手邊的突擊步槍,一把推醒近旁的隊友。來不及多說,便從已經被身體捂得暖烘烘的地面一躍而起,拉開房門衝出了屋外。

這種聲音,在他遊盪在城市的時候曾經不止一次的聽過。只不過,每一次響起,其中所代表的含義,無一例外都充滿了死亡和恐懼。

禮堂門外百多米遠的地方,有一堵破損的土牆。雷成在那裡布置了兩名警戒者。也是這一方向距離大隊休息處所最近的一個哨位。

在沒有任何障礙物阻擋視線的情況下,百米距離內的東西完全能夠看清楚。只不過,當雷成衝出禮堂的瞬間,並沒有像入夜時分那樣看到兩名自己的隊友。首先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堆散發著刺鼻腥味兒的血污和碎肉,以及圍聚在屍體旁邊的數十隻體形混圓,且正在不斷扑打著兩隻翅膀的怪物。

「天!果然是這種東西!」

倒抽一樓冷氣的雷成來不及多想,猛地拉開槍拴,對準面前正在大肆啃食人屍的怪物狠狠扣下了板機。頓時,從槍口飛射而出的子彈,帶著強大無比的衝擊力量,一頭插進了怪物和已經死去隊友的身體。

突如其來的槍聲驚動了禮堂里所有的人和分散在各處的警戒者。他們紛紛拿起自己的武器,循著槍聲的方向沖了過來。幾分鐘后,聚集在雷成身邊的武裝人員已經多達十餘名。

這種時候,根本不需要命令。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十餘枝突擊步槍一起發射的密集彈雨,在禮堂門口這片狹窄的區域內形成一道無法穿越的死亡防線。將所有槍口指向的怪物全部籠罩在其中。

「這裡不需要太多人手。第四、第五小隊進屋,關閉所有門窗。仔細檢查所有角落,」

雷成的命令並不是無的放矢,回到禮堂的警戒者們在逐一對房屋內部進行檢查的時候,赫然發現在不為人注意的角落裡,一隻這種圓頭圓鬧的怪物正在從狹窄的縫隙里拚命往裡面鑽。而更讓他們感到無比驚駭的是,牆壁的外面似乎還有相當數量的這種怪物。它們正在死命擠壓著牆壁破口的邊緣,似乎想要用這樣的方式,擴大甚至推倒這堵將自己與慌亂人群從中分開的隔絕物。

「注意節省子彈,盡量攻擊怪物的頭部。那裡是它們唯一的弱點。」

雷成一面高聲發布著新的指令,一面有條不紊地朝著對面的怪物點射。雖然自己攜帶的彈藥數量非常充足,但是與其將一梭子彈漫無目的全部傾瀉出去,還不如儘可能準確的射擊。畢竟,對於這些兇殘成性的怪物來說,只有徹底打穿它們的腦袋,才能讓它們獲得最終的死亡。

相比那些自己曾經遇到過的大型怪物,這種外形類似圓球,僅僅只長有一對肉翅的怪物其實更可怕。它們的能力其實並不強,攻擊方式也不過是貼近目標,用那張橫生在圓球頂上,長滿尖利牙齒的大嘴噬食對方。

如果是一對一,它們根本不是人類的對手。只需要一根粗大的木棍和足夠的準頭,就能當場像打棒球一樣,把它們砸成一堆沒用的爛肉。

然而,這種怪物似乎擁有很高的智慧。它們非常清楚自己的弱點,也從不與人類發生正面衝突。它們通常都是等到夜幕降臨或著人們警惕最為鬆懈的時候,這才悄然無息地慢慢出現。張開可怕的大嘴,狠狠啃掉沉睡者的腦袋。

那些已經死亡的警戒者,正是這樣在睡夢中莫名其妙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事實上,雷成所擔心的事情並不僅僅如此。他所懼怕的,還是這種怪物的可怕數量。它們似乎有著群居的習性。只要有一隻出現,很快就會聚集起一個龐大的怪物群。

禮堂門口的地面上,橫七豎八地躺滿了血肉模糊的怪物。估計數量至少也有近百隻。然而,天空中忽扇著翅膀發出「啪啦」聲的怪物,卻已經密集得幾乎看不到任何縫隙。它們根本就不懼怕死亡。吃掉禮堂里所有的人類,才是它們唯一的目的。

「控制火力,不要盲目攻擊。各組之間相互協調射擊。絕對不能出現任何漏洞。」

擔憂不是沒有道理。防守大門的手人雖然足夠,但卻是一群沒有經過任何訓練的新手。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協同攻擊的概念,只會朝著天空中漫無目的的拚命掃射。這樣一來,火力固然是兇猛到了極點。可是,當槍膛里的子彈全部打光的時候,危險,自然也就隨之而來。

一支5。56毫米口徑的m5g43突擊步槍,滿裝彈匣擁有六十發子彈。在最高射速的情況下,這六十發子彈最短可以在五秒鐘內全部發射完畢。如此密集的彈雨對怪物有著強大的殺傷力。然而,更換彈匣的必要時間,也是怪物們最佳的反撲之機。

如果說幾秒鐘前這樣的擔憂還僅僅只是空泛的想法,那麼現在則已經完全轉變為現實。一個站在雷成旁邊的年輕人,正是在更換彈匣的時候,由於缺少必要的火力掩護,被一隻飛舞在空中的怪物直撲而下,用滿是尖利牙齒的血盆大口將其頭整個含住,狠狠咬斷其脖頸處與身體相連的骨皮血肉。帶著吃到飽撐的巨大滿足緩緩飄在空中,只留下那具肩膀上失去了支撐物,尚在不斷抽搐無頭屍體。

「啪――」

雷成拔出腰間的「五七」手槍,照準混圓滾漲的怪物抬手便射。子彈毫無懸念地穿透了怪物的腦袋,在空中爆起一陣散發著噁心臭味兒的腥紅血水。

距離太近了,已經無法用長槍攻擊。

「不要慌!守好自己的位置,三人一組,交替更換彈匣,協同掩護射擊。」

短短几分鐘時間,便已經連續數名守衛者遭到了與年輕人同樣的下場。突然出現的火力空隙,為一直被密集彈雨壓制著的怪物提供了絕好的突入良機。也正因為如此,禮堂門口的防守者數量也急劇驟降。以至於各組人員只能縮編為三人。

「告訴裡面的人,用磚頭在門口壘出一道牆壁。快!要快!」

雷成很清楚,以目前的力量,根本無法阻擋瘋狂進攻的怪物。退入禮堂死守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在這之前,必須利用禮堂內堆積的各種材料在門內堆起一堵嚴實的厚牆。憑著這樣的依託,完全有把握堅持到天明。

這種怪物似乎非常懼怕陽光。至少,雷成從未在白天看見過它們的身影。

屋內的女人早已被嚇得團坐在一起,一些膽小的人甚至駭得當場哭出聲來。無邊的恐懼,還有對生存的強烈渴望,以及不知該如何做的那種茫然,使得她們再也無法保持應有的冷靜,只能用脆弱而簡單的方式,表達自己內心的最真實感受。

事先退入禮堂警戒的兩個小隊在接到命令后,以最快的速度行動起來。屋子的角落裡散放著相當多的磚石碎料,還有幾十包用編織袋裝的石灰。這些東西,足夠把禮堂大門堵塞個嚴實。

大概是感受到死亡的威脅吧!幾個呆坐在旁邊瑟瑟發抖的女人,忽然猛然一般從地上躍起,瘋狂地將一塊塊沉重的磚頭從屋角搬過,幫助男人們在門邊砌起一道牆壁的基座。她們的動作是那麼快,快得簡直令人吃驚。

沒有人甘心束手待斃。在她們的帶動下,幾乎所有的女人都行動起來。砸碎的桌椅板凳,從地面撬起的瓷面磚塊,還有各人背負的所有物品。。。。。。總之,一切能夠利用的東西,在這一瞬間全部都集中到了門口。很快,一堵破爛不堪但卻無比堅實的厚牆,終於在所有人的拚死努力下,奇迹般的出現了。

此時,禮堂外的情況卻並不令人樂觀。在怪物的密集衝擊下,活著的防守者連同雷成在內,僅剩六人。

「退進禮堂,慢點,一個一個來。」

六支噴射著死亡火焰的突擊步槍從原來的防禦面上慢慢回縮,逐漸退到禮堂大門口,形成一個密集的發射整體。從四處圍攏過來的怪物,也終於得以佔領了對手原先絲毫不肯放鬆的陣地。卻沒有發現,隨著對方防守面積的縮小,自己身邊的同伴也遭受了更大的傷亡。

「隊,隊長。不好了!」

一個絕望的聲音從雷成背後響起。使得他不由得停止了手中的射擊,飛快地回頭張望一眼。正是這一眼,使得他那顆完全被複仇火焰熊熊燃燒的心臟,幾乎從無比熾熱的高溫最頂端,剎那間跌落到冰冷的最底點。

木門後面的牆壁已經嚴整的堆砌起來。可是,這道隔絕生死的牆壁上卻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夠通往其中的入口。不要說是人,哪怕就算是身手最敏捷,體積最微小的老鼠,也無法從中找到任何自由出入的角落。

窗戶也不例外。大量堅硬的木條從內部已經將它們牢牢釘死。就算能夠打破外面的玻璃,卻也無法砸穿裡面厚實的阻塞物。

「怎麼會這樣?」

驚訝、憤怒、意外。。。。。。

雷成只覺得身體里所有的血液,在這一瞬間全湧上了頭頂。

被出賣了。被這群自己一直保護著的女人出賣了。

砸!砸開這堵牆。

槍托砸在牆壁上的聲音,空洞而沉悶。守衛者企求生存的狂呼,完全能夠穿透碎石間的縫隙傳到禮堂的內部。然而,這樣做換來的,僅僅只是從裡面發出越來越多的沙石填埋聲,以及一些無法分辨的零亂嘈雜。

似乎,裡面所有的人都是充耳不聞的聾子。都是一群沒有任何感覺能力的白痴。

「啊――」

一聲慘叫從背後傳來,雷成回頭看時,卻是那名背靠背掩護自己的守衛者被數是只怪物叼著雙手拉離地面,在空中被一擁而上的怪物群活活撕成了碎片。散亂的內臟,紛飛的血液幾乎還不等完全落到地面,便已經被橫衝直撞的圓形怪物張口吞下。只有那散發著慘白色澤的骨頭無力地垂落下來,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動不動。無聲地傾訴著自己的不甘與悲傷。

「不用再砸了。她們不會開門的。」

雷成慘笑著,飛快地撿起腳邊的突擊步槍,大吼一聲,朝著空中怪物最密集的地方傾瀉著自己的怒火。他不知道那些提前進入禮堂的男人為什麼不阻止女人們的動作,也不知道這些瘋狂的女人究竟想要幹什麼?難道說,他們真的想要用外面所有的人生命,來換取自己苟延殘喘的機會嗎?

又有兩個人被怪物撕食,他們甚至連叫都沒有叫出聲來,就已經被潮水般的怪物淹沒了全身。以至於那種憋在喉嚨里,卻因為聲帶被活活撕裂,舌頭已經被嚼吃而未能完全的聲音,聽起來根本就是一種發自腹腔的沉悶。如果不是親眼目睹這一切,恐怕就連雷成自己也無法分辨其中所代表的意義。

上千頭怪物的翅膀在空中扑打,混雜著彼此之間爭先恐後撕食人肉發出的咀嚼。還有三名守衛者因為憤怒和恐懼發出的怒吼和沉重的喘息,再加上槍械快速發射子彈的劇響,所有的這一切,構成了禮堂大門外用生命與死亡編織的血腥之曲。

「求求你們,讓我進去吧!我不想死!我要活,我要活啊!」

雷成右邊的守衛者子彈已經打光。失去最後依靠的他,瘋狂地抄起手中滾燙的槍支,朝著厚厚的牆壁上重重砸去。沉悶的響聲一直回蕩在禮堂頂端巨大的空間。充滿絕望的企求之聲哪怕是地獄最無情的魔鬼聽了,也會傖然淚下。然而,牆壁的那一邊,卻絲毫沒有任何動靜。

善與惡的對比,在這種時候凸顯無遺。只不過,充滿邪惡的魔鬼,很可能已經代表了善良的一方。

沒有子彈的守衛者僅僅只說了這麼一句話,便已經被兩隻凌空撲下的怪物狠狠咬住了頭部,分朝兩邊死命一拉,在鋒利牙齒的切割下,男人的腦袋最終被生生扯成兩片滿是紅白漿液的半凹體。就在他的屍身即將倒下的時候,蜂擁而上的怪物們又將之裹挾著飛到空中,乾淨地撕成一堆沒用的骨架。

彈已經沒有了。就算有,滾燙的槍管也無法再發射。憑著那種對生存的渴望,雷成與身邊最後的守衛者不悅地抄起手中的槍托,照準空中黑壓壓撲來的圓形怪物狠狠砸去。

體力,是人類判斷其生物能力的一大標準。然而,肉體再強悍的人類,也不可能像機器人那樣,永遠不知疲倦地持續運動。

雷成沒有去計算自己究竟打落了多少怪物。 婚內情:狼性老公,別過來 他只知道,隨著每一次狠命的揮擊,體內的力量也就越發衰竭一分。而那柄原先能夠被自己輕鬆扛起的突擊步槍,如今卻彷彿一塊巨大的鋼鐵那樣沉重。壓得自己幾乎喘不過氣。

旁邊的戰友已經不在,體格遠不如雷成的他早在幾分鐘前,就被怪物們撕成了碎片。怪物們的動作是那樣迅速,以至於雷成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究竟是怎麼死的。

「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

雷成絕望地從腰間摸出一支透明的玻璃針管,用慘白的牙齒咬去上面密封的塑料薄膜。朝著自己的胸前狠狠扎了下去。

rs試劑,發狂死亡的代名詞。

「管他呢!就算是這樣死,也比被這些雜碎分屍划得來。」

隨著淡藍色的液體消失在針管的末端,一種發自大腦深處的狂熱感,也順著神經中樞迅速傳達到了雷成的全身。那種因為脫力而產生的疲勞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他從未體驗過的力量與充實。

「殺!殺光這些雜碎。殺光它們所有。。。。。。殺――――」

每一塊肌肉都在膨脹,每一根神經都在緊繃。流通於血管里的鮮紅液體,以衝破一切的勢頭瘋狂洶湧。活躍的細胞在身體帶來了充足的氧份,使得大腦能夠在密密麻麻的怪物群中得以判斷出必須首先摧毀的最危險所在。所有的這一切,使得雷成徹底變成了一具絲毫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殺戮機器。

但是,他並沒有喪失心底最後一絲清明。

這顯然不符合rs試劑的藥性。

(老黑需要票票! 涅槃千金 不要吝嗇你手中的票!儘管照我腦門上砸,狠點!再狠點!)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末世狩獵者 本來楊靖還以為自己來的蠻早,跟著田慧慧到了人事教育處之後,這才發現辦公室已經有兩個女孩子在工作了,她們很明顯不是清潔人員,當是做事卻比清潔人員更賣力,看到楊靖和田慧慧進來,很是熱情。

「田姐,您來了也不叫一聲,我們在搞衛生,還真沒注意您這個貴人到了,怎麼,今天有空到我們這來轉轉?還帶著一個小帥哥,莫非是你……!」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女孩子看到田慧慧后,很是驚訝的問道。

「柳月欣,你怎麼說話了,這可是咱們局裡未來的監察長,可別亂說話,免得人家到時候天天找你談話!」田慧慧顯然跟柳月欣關係很好,聽到她這麼說話,也不生氣,很是開心的坐了下來,兩個小姑娘頓時嘰嘰喳喳聊了起來。

「這位同志,這邊坐,許處長他們馬上就到,稍等一下就行了!」另一個女孩子沒有停下手中的活,招呼了楊靖一聲后,繼續拖地。

「見到沒?新人就得干一年活兒,給先進來的老師們倒水泡茶,每天早上起來要提前搞衛生,把每一個老師的愛好摸清楚,把報紙和茶水準備好!

你到時候到了監察室,記得夾緊尾巴做人,多做事,少說話,這樣就能熬過第一年了!」田慧慧很是帶著長輩的口吻,看著楊靖教導著說道。

楊靖聽到田慧慧的話后,微微一笑,這些活兒又不是沒做過。小學、高中不都是這麼過來的嗎?不過監察室人又不多,聽李局長說整個監察室才6個人。一個監察長,兩個副監察長。加上3個正科級監察員。

今年年初退下來一個監察員,因此才有空位把自己給安排進去,這個編製是固定了地,不能隨意加人進去,楊靖還算是運氣不錯了。

「你可別嚇人家新人啊!監察室有專門的人去打掃衛生。再加上那邊上班時間很靈活,大多數監察員都少到辦公室來,你不用擔心。

我們人事教育處特殊一些,本來就是培訓新來員工地,我今年也到第二年了,下個月就分到物業管理處去工作了。小林才進來,今後要辛苦她了。」柳月欣笑著馬上推翻了田慧慧的話,讓楊靖對這個小姑娘有了一絲好感。

「小田。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許華從門口走了進來,看到小林在忙碌著。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看到柳月欣在一旁打坐。微微一皺眉,柳月欣就明白了過來。馬上起身做起事來。

「許處長。這不是帶我弟弟來你這裡報道來地嗎?楊靖。今年分到監察室地實習監察員。你給幫忙辦一下手續。待會還得領他到財務處去辦工資手續和安置費。等會還要給他到物業管理處去找一套房子。」田慧慧用嘴嚕了一下楊靖后。不客氣地對許華說道。

「你就是楊靖?昨天李局長已經打電話通知我這邊了。待會組織部把你地檔案轉過來后。我這邊就能馬上落實好。要不這邊地事情不用你等。我開個條子給你。讓小田帶你到財務處去辦一下手續。我這裡等會直接存檔就行了!」 我只是個穿越者 許華看著楊靖熱情地握住他地手。很是高興地說道。

「謝謝許處長。這樣太麻煩您一點了吧!」楊靖看著熱情洋溢地許華。很有些不習慣。平日里跟自己打交道地都是特勤局地人。沒人會這麼來笑。笑地讓人心裡發慌。比前世談生意認識地那些單位採購員還虛偽。

「不麻煩。有什麼麻煩地。今後到了監察室。咱們也得多走動走動啊!感情要走動才能培養嘛!」許華帶著楊靖走進他地辦公室。拿出一沓信紙。龍飛鳳舞地寫上一些東西。完了以後簽上自己地名字就交給了楊靖。讓田慧慧帶楊靖到財務處去辦手續。

機關事務管理局對新來地員工確實不錯。楊靖去了財務處。直接落實了自己地財務名冊。實習監察員。一個月600塊錢地工資。加上各種津貼和補助。能夠從財務拿地工資一個月就有1600左右。

新來員工安置費和各種購物補貼房屋補貼等等。一次性拿了5000塊給楊靖。全部手續辦好之後。帶著財務處地證明。跟著田慧慧去了物業管理處。不得不說田慧慧在局裡面子確實大。有她在什麼事情都好辦。

一個上午就把這些事情全部落實好了,給楊靖安排的住房在機關單位宿舍,2居室不帶廚房,裡面有現成的彩電、空調、電話和席夢思,住進去只要拿衣服和隨身用品就行那個醉仙樓吃了一頓,買日常用品的時候,還是臨時把秦海山給叫了出來,開著楊愛萍的車到步步高超市大採購了一番,三個人一起把房子打掃了一下,東西一擺好,看起來還似模似樣。

下午一上班楊靖就去了監察室報道,本來第一天可以不用去科室報道,但是楊靖在宿舍左右沒事,直接去了監察室,想看看工作環境,沒想到走進監察室的大門,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你是新來的楊靖吧?監察室的人這會還在西嶽大酒店吃飯,可能要等會才過來,你先等一下吧!」小車班的一名司機看到楊靖后,笑著對他說道。

「咦,你怎麼知道我是楊靖?」看著這個叫自己名字的司機,楊靖很是好奇的走到小車班的辦公室,看著裡面的幾個司機,笑著點了點頭。

「整個機關大院就這麼多人,新來的就你一個,哪能不知道?再說今天中午老秦幫著你買東西,我們可都見著了。今後在監察室可得多多關照一下我們啊!」那名說話的司機聽楊靖這麼問,頓時笑著解釋了一下。

「大家多多關照吧!您貴姓?」楊靖從衣兜里掏出一包紅塔山。拆開來給裡面的司機一人發了一根煙,笑著幫自己邊上說話地這個司機把煙點上后才問道。

「免貴姓孫。 我的絕色總栽未婚妻 單名一個城字,跟秦海山一批專業的軍人,現在是小車班地隊長。」孫城笑了笑后,謝過楊靖后說道。

「孫大哥,你怎麼知道監察室的人都去了西嶽大酒店吃飯?」楊靖看了看監察室門口停著地幾輛本田車。再看了看小車班那邊的桑塔納,心有所感的問道。

「西嶽大酒店是局下屬4星級酒店,效益在各個局直屬企業中名列前茅,監察室和財務處的人到那邊去消費大多能免單,今天剛好是周一,按照慣例監察室的人會到那裡去聚會。這不。回來了!」孫城正說著,就指了指正開進來地兩輛豐田車。

整個監察室加上楊靖才6個人,現在這院子門口就停了3輛車。算上開進來的兩輛,整個監察室還真是一人一輛車啊!著實大氣不凡。

韓農學從車上一下來。就看到在一樓跟小車班隊長孫城在聊天的楊靖,想了想后馬上反應了過來。看了看身邊幾個喝的有些高了的,連忙讓另外2個清醒的把他們扶上樓休息一下。

待到這些人全部上樓去了之後。這才笑著走到楊靖身邊,「你就是楊靖吧!我是監察室地韓農學,李局長不是說你明天才會到這裡來報道,提前搞突襲了哦!」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乾瘦帶著一副金邊眼睛的人竟然是監察室的監察長,比起其他幾個大腹便便地監察員,這個監察長看起來還比較廉潔,不過這只是表面現象,只從周一工作這些人到外面喝酒喝到醉,楊靖就知道監察室肯定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原來您是韓監察長,難怪一眼看過去就有一副貴氣,本來許處長是讓我明天過來報道的,但是在宿舍左右沒事,就想著先過來熟悉一下環境!」楊靖不慌不忙地從口袋中掏出香煙來,讓給韓農學一根后,笑著解釋了一下。

「哦,先過來熟悉一下環境也行,這邊二樓是咱們監察室的辦公區,每個人有一個獨立地辦公室,以前老李那間已經空出來了,基建處的人過來重新裝修了一下,基本地辦公用品已經置辦好了,上去看看有什麼需要的就讓後勤服務中心的去買,我到時候批個字就行了!」韓農學說著拉著楊靖就上了樓。

從跟楊靖見面打招呼到離開,話都沒跟孫城說一句,可想而之韓農學有多麼牛氣,根本沒把小車班的人放在眼裡,這也是他們人手一輛小車開著,急用了還能打電話到下面企業調車,根本不用賣小車班的人面子。

一般的辦事人員對小車班的人可好的很,畢竟這年頭公車還是不多,需要用車都要經過小車班,因此有時候局裡職工家裡有什麼事,需要用車的話,大多還是麻煩小車班的人,因此小車班的司機,在局裡還算是混的比較開。

Prev Post
出了局長辦公室地門,心情大好地楊偉一瘸一拐,如同t型台上的貓步般有型,還打著口哨,大事得辦,自是躇籌滿志。剛走幾步,冷不丁地背後伸出只手來一拍肩膀,嚇了楊偉一跳。一回頭,嘿!居然又是如影隨形的佟思遙。
Next Post
這光華也是大道之光,蘊含著強烈的大道之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