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光華也是大道之光,蘊含著強烈的大道之息。

出現之時,漫天的殺機瞬間將整個離宮空間籠罩起來。

又是一個禁忌大道,殺戮之道!

完了嗎?

沒有!

第三道光華從古清風體內躥了出來,又是大道之光,出現之時,離宮空間到處瀰漫著死亡。

此乃禁忌大道,死亡之道。

嘩!

第四道光華從古清風體內躥出,同樣是大道之光,不同的是,出現之時,離宮空間瀰漫著邪惡。

此乃禁忌大道,邪惡之道。

緊接著。

第五道、第六道,第七道,第八道,第九道光華接踵從古清風體內躥出。

九道光華,皆為大道之光,皆為傳說中的禁忌大道。

黑暗、殺戮、死亡,邪惡,絕對,修羅、地獄,吞噬,靜寂。 大道有三千,亦有無盡。

其中仙佛妖魔最為常見,不僅是人盡皆知的大道,也是可以通過修行便可觸及大道。

然而。

有些大道則是高不可攀的。

比如蒼天大道,比如神聖大道,比如生命大道,比如光明大道等等,這些大道在三千大道之中都屬於頂尖的大道,也是位於山巔的大道,對於世俗凡人來說窮其一生或許都無法觸及,任你資質再高,造化無雙也無濟於事,故此,這些大道也被譽為無上大道。

有人說。

無上大道與資質無關,也與造化無關,而是與因果有關,確切的說與命運有關。

命中注定之人,生下來就已踏上了無上大道。

除了無上大道之外,還有一種大道同樣是世俗凡人無法觸及的。

比如黑暗大道,比如邪惡大道,比如死亡大道還有輪迴大道等等,這些大道或是危害蒼生,或是會攪亂天地秩序,或是會打亂因果法則,故此稱之為禁忌大道。

無上大道對於世俗凡人來說雖然高不可攀,但也只是高不可攀,並不代表無法觸及,至少還有門檻可言,只要踏入門檻,便等於踏上了這些無上大道。

比如神聖大道是乃無上大道之一,儘管天地間流傳著荒古之後再無聖道,但在荒古之前,有聖人,亦有聖佛,有聖魔,也有聖仙。

不過。

對於世俗凡人而言,禁忌大道則是無法觸及的,因為禁忌大道根本沒有門檻。

正因為禁忌大道沒有門檻,所以,古往今來,真正踏入禁忌大道的才少之又少。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但凡觸及禁忌大道者,便是大道罪人,定會遭到天地審判。

只是如此嗎?

不!

相傳,但凡觸及禁忌大道者,不僅會遭到天地審判,同時也會遭到命運詛咒。

有人為超脫因果,歷經無數次轉世,便是觸及了輪迴大道,永生永世背負著天地審判不說,同時命運也會遭到詛咒,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那些為超脫因果歷經無數次輪迴之人,最後都迷失了。

自古以來,觸及禁忌大道之人,雖然不多,但也不算少。

有人觸及一種禁忌大道,也有人觸及兩種禁忌大道,或許還有人觸及三種禁忌大道。

但像古清風這般一人觸及九種禁忌大道,古今天地,聞所未聞。

此間。

古清風佇立在虛空之中,身披九道禁忌之光,黑暗邪惡交替閃爍,殺戮死亡接踵而來,修羅地獄此起彼伏,靜寂絕對如影隨形,吞噬在左右。

如果天地間真有萬惡之主的話,毫無疑問,古清風就是這萬惡之主。

轟隆隆——咔嚓!

漫天的原罪之息依舊如水在沸騰,如火在焚燒,越發瘋狂。

漫天的原罪之光如雷如電霹靂不斷,炸裂著離宮空間動蕩不止,道道裂縫不斷崩裂,一個個窟窿從未間斷。

這一刻。

無論是大道老祖還是原罪老祖的腦海中都在思索著一個可怕的問題。

那就是古清風要做什麼?

先是怒火橫生,再而殺機漫天,現在九種禁忌大道盡數祭出,他難倒準備大開殺戒了嗎?

孤峰之上。

大行癲僧臉上掛滿了擔憂,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來回踱步。

自從無月娘娘唐姮姀出現道出古清風的心中所想之後,大行癲僧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場原罪浩劫如同一盤棋局。

棋局之中亦有數之不盡大大小小各種布局。

有的布局根本不會對浩劫造成什麼影響,即便造成影響這種也是微乎其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比如場內那些原罪老祖所布之局,多為圖謀原罪真主之局,根本不會對浩劫產生影響,哪怕是黑山老妖、獠厄老怪,青燈鬼皇這等大道霸主也不例外。

那些大道老祖布局守護天地大道同樣不會對浩劫產生什麼影響,即便是浮生帝君、長風大帝這些應劫定數。

然。

有的布局則是可以影響這場原罪浩劫的,尤其是直接在古清風身上布的局,或多或少都會對這場原罪浩劫產生影響,因為古清風的存在本就影響著這場原罪浩劫。

無月娘娘唐姮姀當年在古清風身上種下一顆因果種子,亦等於直接在古清風身上布局。

她的出現,就像高手入局一樣,影響著全局的變化。

只是大行癲僧千想萬想,也沒想到無月娘娘入局之後,竟然會對古清風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大到令古清風在迷失這條路上越陷越深。

望著漫天沸騰焚燒的原罪之息,望著漫天霹靂不斷的原罪之光,望著炸裂不斷的離宮空間,大行癲僧不再來回踱步,而是深吸了一口氣,緊緊盯著此間的古清風。

或許場內的原罪老祖與大道老祖都認為古清風準備大開殺戒,大行癲僧卻不這麼認為。

儘管他探查不到古清風的存在,也不知古清風的內心所想,但他對古清風這個人非常了解。

以他對古清風的了解,古清風如果真打算大開殺戒的時候,只要殺念一起,手起刀落,直接就會開殺,根本不會有任何猶豫,更加不可能像現在這般佇立在虛空,慢悠悠的祭出九種禁忌大道。

可如果古清風不準備大開殺戒,他究竟想做什麼?

為何會祭出九種禁忌大道?

虛張聲勢?

耀武揚威?

製造威勢?

不!

都不是!

古清風殺人向來都是快准狠,不出手則已,只要出手必然屠滅他想滅的一切存在,他根本不需要虛張聲勢,也不需要耀武揚威,更不需要製造威勢,確切的說古清風根本不屑這麼做。

到底為何?

大行癲僧心念如電,仔細感受著古清風祭出的九種禁忌大道。

九種禁忌大道幾乎籠罩著整個離宮空間,也使得離宮空間變化不斷,時而如黑暗之地,時而如深淵之地,時而如地獄,時而殺戮漫天,時而絕對靜寂。

九種禁忌大道就好像各自都擁有自己的意識,如同九頭怪獸互相撕咬,互相吞噬,互相爭奪著離宮空間的霸權。

等等!

不對勁兒!

怎麼會這樣?

為何古清風祭出九種禁忌,卻沒有掌控?

難倒古清風至今也未能掌控九種禁忌大道? 要說古清風何時獨霸了九種禁忌大道,大行癲僧或許不知。

在他的印象當中,古清風曾經踏入過死亡、絕對、靜寂、殺戮等六種禁忌大道,而且他清楚的記得,這六種禁忌大道,古清風就算未能主宰,也絕對可以掌控。

既如此。

為何古清風沒有掌控,哪怕一種禁忌大道也都沒有,大行癲僧甚至懷疑,這九種禁忌大道中根本沒有古清風的神識。

真是這種感覺。

但凡九種禁忌大道蘊含古清風的神識,都不會像現在這般如九頭怪獸互相吞噬互相爭奪。

驀然!

大行癲僧想到一種可能,而且還是一種令他最擔憂的可能。

那就是古清風喪失了自我,已然迷失。

喪失了自我,心神也會隨之煙消雲散,沒有了心神,也就沒有了神識,沒有了神識,自然也就無法掌控九種禁忌大道。

念及此。

大行癲僧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面如死灰,只覺天旋地轉。

古小子該不會真的喪失了自我,迷失了吧?

大行癲僧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不停的告誡自己要冷靜!一定要冷靜!

待他漸漸冷靜下來,大行癲僧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如同在無盡的黑暗中看到一絲光明一樣。

一個人迷失自我是需要過程的。

不可能說迷失就迷失。

距離無月娘娘出現根本沒有多久,這麼短時間內古清風不可能迷失自我。

更何況,此間的古清風看起來也不像迷失自我的樣子,至少,神志還在,意識清晰,也未瘋魔,再則說了,如果古清風真的迷失了自我,他祭出的九種禁忌大道也不會僅僅是互相吞噬這麼簡單了。

最重要的是,古清風身上的阿鼻無間修羅、上窮碧落下黃泉,還有吞天噬地血饕餮一直對他虎視眈眈,卻始終被古清風壓制著,就連古老摩訶族人的神識魔念也都不敢輕舉妄動,足以說明古清風的意志是何等強大,稱之為堅若磐石也不為過。

如此強大的意志,豈會說迷失就迷失?

甚至。

在大行癲僧想來,即使古清風是亘古無名的因果化身,也是無道尊上的因果化身,縱然亘古無名與無道尊上都想要吞噬古清風的意志,他們也未必能將古清風的意志吞噬掉。

以大行癲僧對古清風的了解,除非古清風自己放棄自己,不然的話,任何存在都很難吞噬掉他那堅若磐石的意志,不管是阿鼻無間惡修羅這等存在,還是古老摩訶族人,還是亘古無名還是無道尊上。

想到這裡,大行癲僧內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望著此間興風作浪的九種禁忌大道。

望著佇立在虛空中一動不動的古清風。

他明白了!

他終於明白了古清風為何祭出九種禁忌大道卻沒有掌控,而是任其為之。

九種禁忌大道根本不是古清風祭出來的,而是自己冒出來的。

古清風沒有掌控,不是無法控制,而是他根本不想掌控。

古清風雖然現在沒有迷失,但也只是現在而已,他快要迷失了。

因為此時此刻的古清風正在放飛自我,確切的說,他自己想要迷失。

是了!

一定是!

放飛自我,自葬心神,神識湮滅,踏上瘋魔之路,墮落迷失之途,這種徹底自焚的事情古今天地其他人做不出來,唯有古清風乾的出來。

古清風說過。

該發生的會不會發生他不知道,但不該發生的一定會發生。

他現在放飛自我,就是讓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

老天爺啊!

這傢伙真乾的出來啊!

怎麼辦?

大行癲僧六神無主,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上前勸說?

這個念頭剛生出來,立即被大行癲僧搖頭否定掉。

Prev Post
楊靖看著這兩個門衛此時到還真有些向變色龍,點頭哈腰的樣子,就如同舊社會地漢奸一般,看起來頗有點不舒服,但是田慧慧在邊上。自己也不用這麼沒肚量,當下笑著說道:「沒事,你們也是職責所在嘛!真的混進去幾個違法犯罪份子,那不就是你們地責任了嗎?」
Next Post
葉老闆也沒讓他們失望,袖手而立,淡淡吟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