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源毒體?挺有意思的招數,竟然能夠將人體化為能量!」

七夜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暗襲的攻擊手段,不禁暗嘆武道世界各有其妙。

不過在危險臨近的瞬間,七夜腳下,五色光芒依次閃爍。

「不巧,我這五行寶體雖然並不完全,可也勉強能夠用一用,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用呢!」

七夜淡淡一笑。

在其周身,熾熱的火焰直接在七夜身上燃燒。

七夜的身體,彷彿也化作了火焰一般,整個人形完全轉變成了火焰人影。

「什麼狗屁五行寶體,也有資格和我這暗源毒體爭鋒?」

暗襲心頭一寒,如同的黑色流體如若一條吞天巨蟒直接撲向七夜。

見吞天巨蟒襲來,七夜腳下微動,手印急速變結,一隻巨大的火焰臂膀猛地甩向了吞天巨蟒的下頜。

「轟!」

火焰燃燒,劇烈的撞擊力,使得巨蟒後仰退卻了半分,然而卻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有趣,這能量毒蟒竟然和自身融為一體,無視玄力打擊攻擊。這毒蟒,似乎並非玄技玄術!」

七夜一擊,便看清了這暗襲的手段,這暗源聖地修鍊而成的暗源毒體,似乎更傾向於靈技。

「看我如何吞你這毒蟒!」

七夜冷聲笑道。

火焰,滔天火焰,熊熊升騰,化身火焰的七夜,直接凝成了一張大嘴。

火焰撩動,七夜手印變結之間,一尊異獸突然成型。

「擬形:吞天獸。給我吞了!」

火焰異獸大口一張,暗襲使用暗源之力急速灌注的吞天巨蟒竟然被異獸完全吞噬。

紫黑色的暗源之力,竟然沒有溢泄而出。

凄厲的慘叫,瘋狂的蠕動,在吞天獸的腹部滾動,可是不過片刻,那掙扎滾動,便是停息下去。

而化身為暗源毒體的暗襲,也在這一刻恢復了正常的人類形體。

只不過,他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

暗源毒體分離出的力量,那是暗襲本身力量的一部分,如今被七夜吞了一部分,暗襲自然受到了重創。

而他的眼裡,更是帶著深深的忌憚,還有被抽干般的虛弱。

「快,出手,一起出手,擊殺這七夜!」

「你們在等什麼,他的玄力幾乎被我消耗殆盡,一起出手!」

暗襲眼裡閃過寒芒,他不想讓七夜活著離開。

因為在七夜身上,他似乎看到了暗源聖地之中那些強大身影的影子。

那些影子,一直壓著他,永遠壓著他。

暗襲,並不像活在那些影子之下,他有更大的野心。

更何況,七夜還不是暗源聖地的影子,暗襲自然更不願意,屈於七夜之下。

「哦?一個人不行,準備一起上了?」

七夜冷冷一笑,五色之光,在其周身流轉,不過心裡卻是極為凝重。

自己和暗襲先前的戰鬥,玄力消耗不少,畢竟暗襲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般的人物,而現在,自己將要面臨的是數十名高階武王。

以七夜的實力來說,雖然七夜不懼,可是遺迹之內危機不少,七夜可不想在遇到這等麻煩,更何況自己的仇人也不少。

不過想不想,不由七夜決定,因為暗源聖地的人已經動了。

「殺!」

一聲大喝,暗源聖地之中,一名武將八階的武者一馬當先,兇猛狠辣的一刀直接朝著七夜的脖頸斬去。

「滾!」

流炎劍出,一縷青光,近前的暗源聖地武者,剎那間斃命。

一劍擊殺一名武將八階的武者,七夜反手一道六品劍意,伴隨著黑玄震蕩,近前的三人直接被震飛了出去,激蕩而出的劍意,直接將三人絞碎。

聖器施展出的劍氣,威力更是強大。

而就在暗源聖地的武者再次準備圍攻七夜的時候。

這遺迹出現了劇烈的震動。

一股磅礴的靈魂之力波動,徐徐從遺迹深處擴散。

「怎麼回事?」

暗襲等人皆是大驚!

「這等波動,難道遺迹之中還有重寶?」

暗風的一句話,使得暗襲等人的內心猛的跳動了一番。

「全部住手!」

暗襲一聲大喝。

很顯然,他更在意遺迹深處的靈魂波動,他也不想和七夜死磕。

否則他這點人手,如果全部折在這裡,就沒法繼續探尋其他遺迹了。 第六百三十三章蕭魔

「暗襲師兄,那七夜怎麼辦?」

感受到剛才那股劇烈的靈魂波動,所有人心裡皆是升起了還有寶物的想法,他們自然不想待在原地浪費時間。

雖說七夜手中的聖器古劍異常吸引人,可是卻不是那麼好拿的,因為暗源聖地的領頭之人暗襲,在搶奪聖器的時候,已經被七夜擊敗了。

其他人自然不怎麼想去惹麻煩。

「先不管他,咱們深入遺迹搜尋寶物。」

暗襲瞥了一眼七夜,眼裡有忌憚,可也有冷厲的殺意。

剛才和七夜的短暫交手告訴暗襲,他動不了七夜。

暗源聖地的武者沿著遺迹深處的狹窄通道進入。

七夜也慢慢的跟了上去。

「暗襲師兄,那七夜也跟上來了,還有一個炎弓聖地的女人……」

一名暗源聖地的武者低聲在暗襲耳邊說道。

「他們想跟著就讓他們跟著吧。」

「那七夜雖然得了一件聖品玄器,不過想來,聖品玄器不是最貴重的東西,若是我還能得到什麼機緣,實力完全突破到武皇之境,那麼那七夜就別想走了!」

暗襲面色陰寒的說道,他以半隻腳踏入武皇之境的實力和七夜交手,並沒有討到半分好處,心裡那層隔膜使得暗襲極不舒服。

「暗襲師兄快看!」

當眾人穿過狹窄的通道,走到最深處的時候。

密密麻麻的人影突然出現在眾人眼前。

只不過這些人影,並非是活人,而是石人。

密密麻麻的石人,如同棋子一般佇立在再七夜等人面前。

「這是……」

七夜靈魂之力感應著這密密麻麻的石人,臉色開始轉變,顯然感應到了什麼可怕的存在,然而暗源聖地的武者卻籠罩在了一片興奮炙熱之中。

離婚無效:前妻快到碗裏來 「石棺,石棺中有寶物的動靜!」

暗源聖地的武者突然大叫,七夜也抬頭望去。

在石人守護的拱衛石台之上,一尊石棺釋放著淡淡的熒光,而在石棺周圍,陣紋閃爍之間,勾勒出了玄異的紋路。

那種陣紋靈光波動的感覺,倒的確讓人覺得像是寶物一般,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

「那是,陣紋?」

七夜注視著屍棺周圍的陣紋,可是偶然之間,七夜竟然發現了一縷詭異的黑霧,這黑霧七夜並不陌生,死氣!

「不好,不要觸碰那屍棺周圍的陣紋!」

七夜大喊了一聲,可是暗源聖地的武者哪裡會聽得進去七夜的話。

他們更想探究石棺之中是夠有著更大的機緣寶物。

暗襲的手掌直接觸碰到了那屍棺周圍的陣紋之上。

陣紋劇變,詭異的死氣黑霧瞬間瀰漫開來。

「轟隆!」

一陣劇烈的震動,整個都瀰漫著讓靈魂顫慄的波動。

「轟!」

「轟!」

「轟轟轟……」

石門,一座座石門轟然關閉,整個遺迹突然成了死亡遺迹,沒有任何出路。

冥月暗妃 然而更讓人恐懼的劇變,來自於周圍的石人。

「糟!」

七夜感應著周遭石人的變動,心裡更是暗叫不好。

「啊……」

慘叫,暗源聖地的武者,突然傳出了聲聲慘叫。

「小心,小心周圍的石人!」

站立在屍棺周圍,暗襲親眼看到自己的一名師弟被石人刺穿了胸膛,甚至被撕裂成了碎片。

一時之間,整個遺迹內部,瀰漫這濃郁的血腥氣息,然而更加詭異的是,地上的鮮血被什麼東西吸幹了。

而就在暗襲驚恐萬分的時候,一股黑色的靈魂虛影鑽入了暗襲的體內。

「主人,破壞石棺中的屍體,不然待會有點兒麻煩了!」

危機之中,玄心劍魂緊急叫到。

而七夜的身影早就閃身到了暗襲身邊,一股烈焰之力直接籠罩著暗襲,而另一股火焰力量直接包裹著石棺。

「炎襲震蕩!」

魔本為尊 七夜一聲低喝,火焰之力如同實質一般侵入暗襲的身體,並且震動著石棺。

「轟!」

然而當火焰之力接觸到暗襲和石棺的瞬間,火焰靈技直接炸開,爆炸開來的衝擊波,也逼的七夜連連後退。

「看來,要麻煩一下了……」

攻擊無果,七夜反而也不急了,雖說自己攻擊沒有什麼效果,不過從石棺中的靈魂波動來看,七夜也沒什麼懼意。

「叮!」

我在三國加個點 一聲清脆的聲響,突兀之間,整個遺迹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

「轟隆隆……」

石棺,石棺開啟的聲音緩緩出現。

一個刺鼻的屍氣,使得七夜也眉頭微皺,而石棺之內的靈魂波動則是讓七夜眉頭緊皺,因為這種靈魂波動,差不多有靈皇的感覺。

這遺迹少說經曆數千年,這千年時間竟然還能讓墓主人保存有靈皇的實力,不得的不說,這墓主人身前實力有些可怕。

「桀桀桀……沒想到,我蕭魔終於復生了!」

那石棺中走出的腐朽身軀,竟然開口說話,話語裡帶著極度狂喜。

「新鮮的血肉!」

那乾癟的腐朽屍身傳出了陰冷的聲音。

黑霧,黑色的詭異霧氣直接籠罩暗襲。

當詭異的黑霧消失的瞬間,暗襲竟然完全變成了一具乾屍。

「呼……舒服!」

當乾癟的腐朽屍身再次傳出聲音之時,他的身軀竟然一點點恢復,乾癟的皮肉,突然有了血液在流動。

Prev Post
「慢著」,赫無名忽然喊道。
Next Post
大安城,這個原本只是人族一座普通的大城,如今在人族中地位昭著。因為大安城如今不只涵蓋了戰元殿的總部,還囊括冒險者公會的總部。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