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今天日月神殿中所發生的一切,都非常的震驚,也非常的精彩,甚至已經超過了往年天才們的互相切磋,想必回到大勢力範圍類之後,日月神殿中所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會像是一道颶風一樣被傳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蘇白毫無疑問,是這個事件的主角,斬殺了王玉華,更是大戰九大超級強者,並且還擊潰了四大武脈神通,堪稱無敵。

而就是這樣無敵的存在,死在了自己的神通之下,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天才,終於找到機會,可以在眾多天才之中,脫穎而出,成為耀眼的存在了!

所以,現在看見蘇白的神情之後,他忍不住的大笑出聲,甚至他已經在腦海中開始幻想,自己成為萬眾矚目的存在之後的場景了。

「你這是在逼我!」蘇白面色冷峻的說道。

「呵呵,我就是逼你,怎麼了?有種,你將我的神通也擊潰啊,可惜啊……你真的已經油盡燈枯,別說破開我的武脈神通了,能夠在我的神通之下活命,就算不錯了!」天才冷笑連連,確認蘇白已經油盡燈枯之後,他根本不將蘇白放在眼裡。

「哼!你既然逼我,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我剩下的力量,還足夠讓我最後再爆發一次!」蘇白冷聲道,雙眼寒芒閃爍不停。

見狀,在場的眾人均是嘲笑出聲,認為蘇白在故弄玄虛。

只有那名跟蘇白對視的天才,忽然感覺脖頸一涼,又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這時,大刀已經轟然落下,來到蘇白的頭頂。

前妻,再愛我一次 蘇白面色平淡,沒有一絲一毫的膽怯和慌亂,迅速抬手,向頭頂的大刀上一拳打出!

《天道榜》已經幫蘇白找出了大刀的最薄弱的點在什麼地方了,蘇白只要擊中大刀最薄弱的點,便可以直接將神通擊潰,不費吹灰之力。

甚至,可以說,現在的蘇白連續跟十來名超級強者進行戰鬥,並且還擊潰了四大神通,可體內的靈氣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的消耗,他至始至終都是憑藉肉體的力量和強度,再憑藉《天道榜》的妙用,在對敵。

其實,這也是蘇白有意而為之,他想看看,在自己不動用任何靈氣,不動用武脈神通,只憑藉肉體和《天道榜》配合的話,戰鬥力到底如何。

現在,他依舊大概得出了一個結果,他單單是憑藉《天道榜》配合肉體的力量,就已經可以將地靈境初期的超級強者給斬殺了。

當然,若是運用靈氣和武脈神通的話,就算是地靈境後期的存在,蘇白也能夠輕輕鬆鬆的秒殺。

這個力量的變化,完全是《天道榜》的功勞,若是沒有《天道榜》的話,蘇白傾其所有也頂多能夠更地靈境中期的超級強者對抗罷了,還達不到擊殺的目的。

但是,《天道榜》找出破綻的妙用實在是太關鍵了,也就是憑藉這一點,蘇白才有自信,自己能夠將地靈境後期的超級強者都斬殺掉!

而現在,他之所以不將九大超級強者直接秒殺掉,原因很簡單,《天道榜》的妙用才剛剛被他發覺,他還需要練手熟悉一下。

更為重要的是,他還有一件大事要做,所以必須要隱藏一點實力才行,否則將實力全部暴露了,會增加許多的阻礙。

咔嚓——

一聲脆響,傳遍四面八方。

只見,橫在天空中的大刀,猛烈的顫抖起來,緊接著刀面上鋪滿了無數像是蜘蛛網一樣的裂縫。

裂縫伴隨著噼里啪啦的響聲不斷蔓延,隨後「啪」的一聲,徹底粉碎,化為了星星點點的靈氣,消散在虛空之中。

這一幕,將所有人看的目瞪口呆,特別是看向蘇白的眼神像是看見鬼一樣。

至於蘇白則嘆息一聲,頗為無奈的說道:「哎,最後一擊已經被我用了,這下是真的油盡燈枯了啊!」 此言一出,原本已經目瞪口呆的眾人才回過神來,一個個用驚疑不定的目光去打量著蘇白。

只見,蘇白現在不斷的喘著粗氣,胸口快速的起伏著,面色極其的蒼白,就好像是一個生了重病的人一般,看起來脆弱不堪。

剎那間,整個大殿都炸鍋了,喧嘩聲此起彼伏。

「看來蘇白是真的油盡燈枯了啊!」

「這一次,看來他真的耗盡了自己的所有潛力了,絕對不可能是裝的,必須要趁他病要他命啊!」

「哼,這已經是他有油盡燈枯后的最後一擊了,這時候若是再對他採取猛攻的話,他一定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眾人議論不休,就連王天涯和李陽都忍不住的點頭。

蘇白的戰鬥力,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在他們看來,就算是自己上場,面對輪番的神通轟炸,體內的靈氣都會被消耗的七七八八,蘇白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迹了,現在蘇白油盡燈枯的樣子,絕對不是裝出來的,而是事實。

「這個蘇白的確是個天才,可是就算他是天才,今天也輸定了,他不可能戰勝九大超級強者聯手,這一點母庸置疑!」李陽非常肯定的說道。

王天涯則帶著一點點惋惜的味道,說道:「這樣的天才,就算是在大型勢力當中,也算是罕見了的啊,可惜今天他就要葬身在九大超級強者的手中了,否則的話我還真的想跟他討教一番。」

一旁的嵐瑤至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她只是秀眉微皺,不停的打量著蘇白。

至於龍靈兒則有些著急了,她看見蘇白有氣無力,甚至快要喘不上氣的樣子,雙眼之中滿是擔憂之色,恨不得直接衝上去,將蘇白給帶走。

她可不想蘇白就戰死在這裡,她相信若是蘇白死了,她的日子也絕對不會好過!

同時,她的心裏面也在不斷的感嘆,蘇白實在是太過霸道了,竟然敢直接去挑戰九大超級強者。

就算她知道蘇白的強者,知道蘇白的恐怖,可蘇白這麼做,她還是覺得太草率了。

可以說,在整個蒼雲星上,蘇白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就算是曾經的蒼雲星第一天才南宮一都沒有這麼做過,畢竟這麼做實在是太冒險了,很可能在陰溝裡翻船,需知一旦翻船的話,就是身死道消,什麼都沒有了啊!

倒是林妙衫,一臉如願以償的表情,還不忘昂起自己的小腦袋開始嘚瑟,滿是戲弄之色的看著半空中的蘇白。

看見蘇白凄慘的樣子,她就知道,這次蘇白恐怕是在劫難逃了,只要蘇白輸掉這一場戰鬥,就算不死也會元氣大傷,到時候就是自己逃離蘇白魔爪的大好機會!

「跟我一起將蘇白救走!」

這時,一旁的龍靈兒對林妙衫傳音說道。

林妙衫微微一愣,隨後冷笑道:「龍靈兒,你還真為你的主子著想啊,我們怎麼走?蘇白剛剛高調的斬殺了日月宗數百名弟子,還斬殺了一個王玉華,又來挑戰九大超級強者,我們想走恐怕沒那麼容易吧?這裡的上百名天才,不會輕易的放我們離開吧?我可以很負責人的說,就憑我們根本帶不走蘇白!當然,我也壓根沒想到蘇白走!」

聞言,龍靈兒秀眉微皺,顯得有些微怒,道:「你莫非想看著蘇白死在這裡?」

「你說呢? 重生之雍正年妃 他不死的話,我怎麼逃離他的魔爪?」林妙衫一臉傲嬌的說道。

不過,聽見這句話,龍靈兒卻沒有憤怒,反而大笑了起來,說道:「林妙衫你想的簡直太美好了,要知道我們現在都是蘇白的婢女,都是他的僕人,他也是我們的靠山,若是等他死了,我們兩個有好日子過嗎?」

林妙衫眉頭微皺,疑惑的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們可都是一等一的美人,你仔細看看有多少人在打我們的主意!」龍靈兒意味深長的笑道。

林妙衫狐疑的看向四周,立馬就捕捉到十幾道偷看自己的目光,其中充滿了熾熱,甚至有的其中還充滿了邪氣,帶著猥瑣之意!

「這……我要挖掉他們的眼睛!」林妙衫惡狠狠的說道,面色頓時變的寒冷無比!

「挖掉他們的眼睛?我看只要蘇白一死,他們就會對你展開瘋狂的追求,他們都是大勢力的世家公子哥,天不怕地不怕,更加不會害怕你的天寶宗,到時候輪番對你瘋狂輸出都有可能!至於現在他們為什麼不動,無疑是在忌憚蘇白罷了,這樣一來,你還想蘇白死嗎?」龍靈兒一字一句慢慢的說道。

林妙衫打起冷顫,雙眼之中露出一抹恐懼之色,她細細琢磨著龍靈兒說的話,頓時讓人頭皮發麻,感覺不寒而慄,不敢繼續往下細想,太恐怖了!

見狀,龍靈兒眉頭停歇,繼續說道:「你知道李陽和王天涯都說了些什麼嗎?他們在賭,若是蘇白一死,他們便會動手,誰贏了,我們就是誰的,我們根本沒有一丁點的選擇餘地,只能盼著蘇白不要出事,我相信跟在蘇白身邊給他捏捏腿捶捶背,至少比跟在那些骯髒的人身邊好的多吧!」

「恩!」林妙衫毫不猶豫的點頭,心裏面一點也不盼望蘇白戰鬥失敗了,她現在真想蘇白一切都是裝的,到時候大發雷霆,將在場的所有人都震懾住,不敢對他們胡來。

而就在龍靈兒和林妙衫商量對策,準備突然出手,援助蘇白之時,蘇白的聲音在她們腦海中響起了。

「你們別擔心,你們的主子我好的很呢,只不過就是陪他們玩玩而已,畢竟有你們這兩個美若天仙的婢女伺候著,就算是神仙都捨不得死呢,跟何況我呢!」

蘇白用輕佻的口氣說道,他早就看到龍靈兒和林妙衫在交流了,知道她們在想些什麼,所以便出言制止。

畢竟,若是龍靈兒和林妙衫動手的話,整個日月神殿中的其餘天才也就有了能夠動手了理由了。

蘇白的目的是震懾在場的所有天才,不是跟整個日月神殿中的天才們動手。

而此時,原本對蘇白動手的極大天才,再次憤怒了起來。

在他們看來,這是個擊殺蘇白的大好機會!

「蘇白,受死!」

這時,漫天星辰將蘇白包圍,隨後不斷的擠壓,彷彿要將蘇白擠爆一般。

於此同時,另外一道武脈神通也從天而降,是九道酷似藏龍的颶風,伴隨著星辰擠壓的節奏,一起向蘇白呼嘯而來。

對此,蘇白銀牙一咬,故作憤怒的吼道:「你們又逼我!看來,我必須要出手了!我還能最後再爆發一次!使出真正的最後一擊!」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蘇白竟然還會這麼說。

甚至,就連發動眾星朝拜和九龍通天兩道武脈神通的天才,面色都不由微微一僵,想起了蘇白之前說出同樣的言語,結果連續擊潰了兩道武脈神通的壯舉。

剎那間,原本步步緊逼的星辰和龍捲風,頓時停歇了下來。

很顯然,在場的眾人,他們已經對蘇白產生了濃郁的畏懼,否則的話蘇白簡簡單單一句話,也不至於讓他們這樣。

不過,在場的眾人,卻認為自己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由高喊出聲。

「你們不要停啊,他明明已經油盡燈枯了,這一次絕對是真的,他無非就是想要故弄玄虛,為自己多爭取一點時間罷了!」

「沒錯,你們千萬不要中了蘇白的奸計,此子太狡詐了,我就不信他真的還有力量,能夠擊潰你們的神通攻擊!」

「很明顯,他這是在為自己爭取喘息的機會,千萬不要中了他的圈套!」

「你們要相信,所有的武脈神通砸下去,就算是地靈境的超級強者都有可能會被滅殺,更別說這個蘇白了,不要停,繼續啊!」

眾人的吶喊聲不斷,正在使出武脈神通的天才們也瞬間反應了過來,認為蘇白方才就已經油盡燈枯了,這次還說出如此大話,絕對是在故弄玄虛!

剎那間,天才們都感覺自己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憤怒的氣息衝天而起,謾罵聲瀰漫在空氣中。

「蘇白,你個奸詐小人,竟然想用如此奸計來算計我們,好為自己爭取到時間恢復,你以為我們傻啊!」

一瓢飲 「哼,今天我就要告訴你,所有的計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是完全沒有效果的!」

使出武脈神通的兩名天才,紛紛發出一聲聲的暴喝。

這時,滿天星辰再次聚攏,對蘇白展開攻擊,不斷壓縮蘇白的生存空間,想要最後將蘇白給直接碾碎。

至於九道如同藏龍一般的龍捲風,也夾雜在漫天星辰之中,彷彿是圍繞著星辰的九條通天祖龍一般,咆哮著,憤怒著,要將眼前的一切都吞噬掉。

頓時,龐大的威壓,散發而出。

這兩道武脈神通的氣息,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威壓成倍的增加,威力也在不斷的上升,比之前的任何一道武脈神通,威力都要大出太多。

甚至,就連一旁的李陽和王天涯感受到了龐大的威壓之後,都不由的微微皺眉,感覺到了一點點的壓力。

可想而知,這道武脈神通是多麼的厲害,在眾人看來,用它來對付已經油盡燈枯的蘇白,完全綽綽有餘。

不一會,星辰和龍捲風,便將蘇白徹底吞噬!

大殿中,恢復了一片平靜,只剩下眾人沉重的呼吸聲。

時間逐漸流逝,龍捲風和星辰已經擠壓到了極限,裡面不可能再生存下一個活人。

莫非,蘇白真的已經死了?

「哈哈哈!看來蘇白真的是在故弄玄虛,我說的沒錯吧!」

「哼,這小子實在是太狂妄,竟然膽敢挑戰九大超級強者,這就是他狂妄的結果,以自己的生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可惜了,若是蘇白不這麼猖狂的話,也是一位難得一見的天才,可惜了啊!」

「不過,不得不說,這兩道武脈神通結合在一起的威力真巨大,就算是我的話都難以抗衡,蘇白死在這樣的神通之下,不算冤!」

「但是,就算蘇白已經死了,今天這場大戰也會流傳千年,蘇白的名字也會在整個蒼雲星掀起一番風浪啊!」

眾人議論紛紛,有的嘲笑蘇白,有的則對蘇白充滿了憐惜。

可是,就在這時,異變突然發生了。

咔嚓——

一聲脆響,只見原本呼嘯的九道龍捲風,忽然停歇了下來,緊接著便被絞碎,化為一絲絲青煙消散在虛空之中。

漫天的星辰也停止了運轉,每一顆星辰上面都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縫,瞬間破碎,化為星星點點的靈氣,消失殆盡!

不過,其中的一道人影,卻依舊挺拔的站立著。

「咳咳……」

蘇白連續咳嗽幾聲,隨後嘴角勾出一抹苦笑,搖頭道:「這兩道神通,的確威猛無比,看來我真的已經油盡燈枯了啊!」

此言一出,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每個人的雙眼之中,都充滿了驚悚!

妖王她立志做好人 蘇白,居然還沒有死!

而且,他還真的將兩道武脈神通給破除了!

太不可思議了,簡直驚世駭俗啊!

「快上,他現在真的已經油盡燈枯了,你看他的面色白的跟一張白紙一樣!」

「此時不對他展開攻擊,更待何時!」

「一起上,這一次不要一個一個上了,剩下的所有人,全部使出你們的最強一擊,將這個怪物,這個妖孽,給擊殺掉!」

「他怎麼可能還活著,怎麼可能!他是個怪物!」

「這一次,他絕對已經油盡燈枯了,就算是地靈境的超級強者,都禁不住這樣的消耗,我敢肯定,大家別留手了,全力一擊,勝負在此一舉!」

這時,已經油盡燈枯的天才們,怒吼了起來,看向蘇白的目光之中滿是不可思議和震驚。

原本,他們認為自己這邊有九大超級強者,對付一個蘇白簡直綽綽有餘。

可是現在,他們真的慌了,蘇白帶給他們的恐懼實在是太大了,他們相信以後蘇白的身影將成為他們的噩夢,伴隨著自己的一生,久久無法抹去!

聞言,剩餘的三名天才對視一眼,均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訝和凝重,沒有任何猶豫,三人將自己體內準備藏拙的所有靈氣全部釋放,注入進自己的武脈神通之中。

率先擊向蘇白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拳頭,這個拳頭比隕星還要巨大,其中蘊含著恐怖的爆發力,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炸彈,只要碰倒對手之後,立馬就會釋放出全部威力。

「你們是在逼我啊!」蘇白咬牙說道:「看來,我必須要再爆發一次了!這,是我真正的最後一擊!」

此言一出,眾人面色猛然大變,心都涼了半截。

轟隆——

只見,碩大的拳頭,徹底破碎,被蘇白用普普通通的一拳,給擊潰了!

剎那間,全場嘩然。

不少人驚恐的怪叫出聲。

「你……怎麼又是最後一擊?你還有多少最後一擊?!」 頃刻間,在場所有人都嚇的不輕,每個人的臉色均是變的無比蒼白,毫無血色可言。

Prev Post
又是狠狠的一巴掌,將雲淺熙的右臉也腫了起來!
Next Post
也有不少人都覺得方昊天不可能贏得了,有人出聲,有人內心暗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