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情敵也沒什麼不可以,不過它只是很偶爾才來一次,真不知道當歌手是什麼感覺,靈感之類的東西很容易就來了吧?」

林蔚然放下目光,稍微調侃之後又提問:「你進來了?真的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

林允兒立刻回答:「當了藝人之後我好久都沒走過觀眾通道了,有這個機會就讓我獨自享受一下。再說。就算我們是戀愛關係,你也應該給我一些空間。」

林蔚然笑了:「好,我給你空間,不過一個人站在這真感覺太空曠了。」

林允兒問:「你怕了?」

林蔚然居然回答:「有點。這裡讓我想起幾部看過的恐怖電影。」

「那你等等,我馬上就來救你了。」

允兒說完就掛了電話,本打算和她講到會和的林蔚然微微一愣,感覺有點奇怪。從突然接到她電話開始,允兒的語氣就讓林蔚然覺得有些反常,就像是她特別準備了什麼驚喜,正要過來嚇人一跳那樣。說實話,林蔚然不是很喜歡驚喜。那種先驚后喜的噱頭實在是無厘頭,就像是他喜歡等式一樣,對太超出預計的東西他從不感興趣。

林允兒是破例,因為林蔚然不再是那個見了女人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愣頭青。不解風情可以,但不能太過。比如此時聽到身後響起的腳步聲,林蔚然就沒有回頭。望著觀眾席那邊面帶微笑的等著,直到被那雙冰涼的小手捂住眼睛,才開口說道:「不用猜我也知道你是誰。」

允兒的聲音傳來:「我也沒打算讓你猜。」

「那你要幹什麼?」林蔚然笑著問。

「等等你就知道了。」林允兒的語氣有些緊張。

林蔚然笑著說:「那好,不過你要告訴我怎麼走,別弄的我掉下台去。出緋聞什麼的還好,但內容如果是殉情或者為表愛意自殘什麼的就讓人無語了。」

「不會。」

林允兒話音剛落,一陣大型照明設備充能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持續了大概兩三秒,林蔚然感覺到眼前的黑暗被慢慢點亮,燈光從溫和到熱的發燙只用了幾秒鐘,舞台上的空氣彷彿一下子就熱了起來。

眼前的手慢慢被鬆開,林蔚然睜開眼,被點亮的是正對舞台的順光等,燈光太過耀眼,讓林蔚然不得不眯起眼睛,單手遮掩。

「這就是歌手的感覺。」

允兒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林蔚然回過頭,看著藏身在自己身影下的她。

「感覺到一些靈感了嗎?叫我的情敵出來,我想見見它。」允兒笑著說,聲音和笑容一樣有點調皮。

「我把它甩了。」

冰山總裁vs惹火甜心 林蔚然問:「想知道為什麼嗎?」

林蔚然的行動已經代替了他的答案。

另一邊,完全沒想到會看見這樣一幕的徐賢驚訝的瞪大眼睛,那個給自己豐厚條件只為了守口如瓶的花花公子,現在正抱著她從小到大在一起時間最長的朋友進行長時間非禮,因為沒有準備,所以徐賢愣在原地,甚至沒有移開目光或者打斷他們。她看到允兒踮起的腳尖,還有和自己一樣突然變紅的臉頰。她不是偶然看到情侶接吻就恨不得讓方圓五百米內所有人都知道的那種人,即便和幾個那種人生活在一起也有不短的時間了,但她也只能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腦海中一片空白。

直到畫面越來越限制級。

『啪』地一聲,像是什麼訊號,林允兒立刻逃開,手忙腳亂的整理衣衫,臉上紅的彷彿能滴出血來。突然關上的順光等讓林蔚然的視線有些模糊,他背上傳來炙熱燈光遺留的溫度,不知道剛剛還很進入狀態的小女人為什麼突然把他推開,一直到允兒低著頭支支吾吾的說要介紹個人給他,林蔚然這才想起沒人控制,燈光是不會自己點亮的。

他轉過頭望向控制台那邊,因為還不適應突然變化的明暗而眯起眼睛,待看清那並不陌生的身影,他本能皺起眉頭,只持續了不到兩三秒,便重新舒展開來。

他問:「怎麼回事兒?」

尚在羞憤難當中的允兒回答說是我不小心,今天出來的時候被人發現了。林蔚然不動聲色,分析當前情況,確定徐賢沒有亂說話,然後才輕聲安慰。

「被發現也是早晚的事,只要她能保密就好。」

林允兒立刻點頭道徐賢跟我是一起長大的閨蜜,我讓她不告訴別人,她什麼都不會說的。林蔚然點頭道我知道,見過她幾次,看起來很能保守秘密。

徐賢依舊站在原地,除了關燈之外一步沒動,她看著花心男跟允兒一起向自己這邊走來,心裡有種立刻曝光一切的衝動,待兩人走進了,看見允兒牽著林蔚然的手時臉上那帶著甜蜜的淡淡笑容,話到喉頭,就又咽了下去。

一番讓人尷尬的介紹下來,林蔚然神色如常,笑臉親切,目光親和,很有自知之明的沒有跟徐賢握手,更沒有故作關切的噓寒問暖,當三人最終得出去吃飯的結論,徐賢終於發現自己太低估了這貌不驚人的男人。

花心男或許並不用一副能騙的少女花痴的帥氣容顏,除了臉皮夠厚,還要能hold住場面。三人一起出了體育館,上車后獨自一人坐在後座上的徐賢敷衍著允兒不想冷落她的每個問題,她通過後視鏡看林蔚然,林蔚然偶爾通過後視鏡看她,一路下來兩人進行過無數次的眼神交鋒,誰贏誰輸還真不好判斷,唯一的表現就是林蔚然下車時依舊面帶微笑,只不過關門的動作大了一點,而徐賢則是做了幾次深呼吸才下了車,然後站在允兒身邊,理所應當的跨住她一條手臂。只有什麼都沒看出來的允兒還雀躍著,因為林蔚然對他們的關係曝光好像並不反感,一路上她盡心儘力的活躍氣氛,生怕尷尬會毀了他們對彼此的印象。

「小賢的話喜歡吃什麼?」

三人落座,拿著菜單的林蔚然借用了允兒對徐賢的稱呼,這一聲叫出來,徐賢的看向林蔚然的目光立刻就冷了幾分。

「只要健康就好,健康的東西她都喜歡。」允兒毫無防備的說著。

「是嗎?」林蔚然露出微笑,這笑容看在徐賢眼中有些詭異。

「那沙拉應該可以,看起來健康,吃起來更健康。」

他看向允兒問:「有關小賢的事還有什麼?以前雖然見過,但接觸不多,算不上了解。」

「她?」允兒看向徐賢,一起生活、工作的這些年下來,要論了解程度和家人也沒什麼兩樣。

「還是不要說我了,姐,說說你們吧,比如你們怎麼認識的?」

還沒等允兒開口,徐賢就出言打斷,她看了林蔚然一眼,然後斷定自己討厭他的笑容。如果不是被提醒要以大局為重,她絕對不會和他坐在同一張飯桌上面對著面。

「認識?這個最有意思……」

從未有機會跟朋友好好說說這些的允兒打開了話匣子,一直到第一道菜上了,她都擁有兩個最好的聽眾。林蔚然不時的插口讓這個故事更加完整起來,雖然有一些部分必須被省去,但無傷大雅。徐賢更是聽的認真,從不提問,也絕不是在敷衍。

只是,三人之間有一股洶湧的暗流,在她的兩個聽眾之間,而她卻渾然不知。。。) 柯達勻速的在高新技木產業示範區內行進,趙國棟目光在窗外遊動,似乎也有些感觸。

去年也來過,不過那個時候是以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身份來考察新興產業和高科技產業,安都是第一站,而對安都的考察很讓人無趣,看點寥寥,乏善可陳,他也專門和關京山和諄立峰交換過意見,但據他所知,至今高新技術產業示範區依然起色不大。

這一次趙國棟不再看具體企業,而是要到高新技術產業示範區管委會了解這個高新區的規劃構想,聽聽高新區的布局設想,就目前高新區的表現來看,也的確沒有多少值得一看的東西。

無論是車上的工作人員還是陪同的一干領導,都覺察到趙省長和關書堊記、譚市長情緒不是很高。

藍黛坐在第二輛柯斯達車上,有些神思恍惚。

看到國棟哥下來時關書堊記和譚市長以及常務副市長於哲、市委常委、高新技術產業示範區黨工委書堊記、主任易曉丵波等領導迎上前去,她心裡也湧起一陣說不出的驕傲,一直到大家上車時,菲姐都召喚起來了,她才反應過來自己有些走神了。

三年時間國棟哥就重返安原,現在更是以省長的身份出現在大家面前,昔日的競爭對手現在都已經成為下級,這算不算是衣錦還鄉?但是看國棟哥的表情,似乎根本不在意這一切,那份從容瀟洒,簡直比起電視劇里那些個主角表演還要帥還要酷。

藍黛早已經過了追星的那今年齡,但是她發現自己還是難以壓抑的沉醉在對趙國棟的強烈思念里,在夢裡她不時會夢到那一日在卧佛寺卧房裡的那一幕,趙國棟那充滿魔性的大手在自己從未有人觸及過的胸前、腹下和臀瓣上放肆的游移蹂躪,幾乎要把自己心靈huā瓣都要揉碎了。

都說春夢無痕,但藍黛卻知道自己這一生怕是都難以擺脫這場如春夢般的印痕了,國棟哥越走越高,距離自己似乎也越來越遠,回安原到任一個星期了,基本上就沒有回過趙家,而是住在了水井巷裡那一處大院里,秘書和警衛隨時都跟隨左右,這樣的生活,也許今後就要伴隨他一輩子吧?

藍黛不知道今後會怎麼樣,國棟哥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一個人孤身住在安都」劉若彤未曾隨來安都,也許以後會」但是像古小鷗呢,喬珊呢?藍黛心亂如麻」她不如古小鷗那樣放得開,也沒有喬珊那樣在這方面富有機心,她只想這樣默默的守候等待屬於自己的那一刻,哪怕從未有過,也沒有未來,但她願意。

守候也是一種希望,有希望就有念想。

趙國棟並不知道在自己後面那輛斯柯達后還坐著一個浮想聯翩的女孩子,他看到了藍黛,跟在了宋如菲身後,這種場合下他只能視而不見。

安都市這一次接待自己的規格很高,連趙國棟自己都覺得有些過了,除了關京山和譚立峰兩人外」常務副市長於哲、市委常委、副市長鮑鵬、市委常委、高新區黨工委書堊記、主任易曉丵波都作陪,這顯得有些太過於重視自己這一趟本來應當是一個上任伊始的蜻蜓點水之旅。

在高新區管委會,易曉丵波詳細介紹了高新區對今後三年的構想和規劃,趙國棟感覺得到似乎受到了去年自己率發改委調研組一行來高新區考察的觸動,安都市在這方面還是有些動作」至少在高新區的功能區劃分上已經有了一個框架結構,也提出了一些較為可行的設想,但是感覺落在實處的東西還是不多,當然這可能與時間太短有一些關係。

不過在趙國棟看來,安都市已經處於一種時不我待火燒眉毛的境地,如果還要按照正常步伐來行進的話,只怕就真的有可能要被包括但不僅僅限於寧陵的這些城市甩在後邊了。

東北面的武漢,西邊的重慶、成都都提出了要成為中堊國內陸地區經濟第四極的口號,整個東部沿海就像一把弓胎,而內陸地區就像是弓弦拉開之後覆蓋的範圍,誰來充當這個引弓搭箭的切合點,這正是目前幾座內陸城市爭相競逐的目標。

易曉丵波介紹完之後,常務副市長於哲又進行了一番補充,主要是提出了高新區重新對自己轄區內的功能區進行了定位,開始有意識的壓縮和遷出一些不符合高新區產業政策的企業,另外也在著力培育新的增長領域。

「京山,立峰,你們幾位都在這裡,我也是初來乍到,很多情況也還不夠了解,本不該多說什麼,免得有下車伊始就是指手畫腳,但是我有一些感覺,嗯,怎麼說呢,不吐不快吧。

。」趙國棟沉吟了良久,覺得還是要說一說。

這樣無聲無息看了就走,無論是於情於理都有些說不過去,要說觀感,他的確不是太滿意,雖然在規劃構想上有了一些新的東西,但是這樣的節奏和效率太慢了,尤其是在面臨眾多競爭者的時候,安都如果繼續按照如此節奏不緊不慢的蹣跚前行,只怕就真的難以趕上趟了。

關京山和譚立峰心都是一緊,於哲和易曉丵波更是緊張起來,這位趙省長是搞經濟出身的,寧陵的範例在那兒擺著,人家有說硬話的資格底氣,真要說些酸不溜秋的話來,你也只能硬著頭皮受著。

「怎麼說呢?我覺得和我去年來看高新區時,這裡還是有些可喜的變化的,剛才於市長介紹了高新區觀念的轉變」我覺得這很好」我們的高新區定位是什麼?不是大雜恰,不能擱進盤子里就是菜,高新區高新區,顧名思義,那就是高新技術產業聚集所在,要具有科技含量和成長潛力的產業,或者就是具有戰略發展宇間的新興產業,二者必居其一才能談得上。」

趙國棟一邊思索一邊緩緩的道:「在這個高新區的定位上不妨看得寬一些,遠一些,土地資源是有限的,而我們安都高新區的位置擺在這裡,誰也無法取代,就像安都市的地位一樣,就是要立足全省的高度,高屋建佤,優中選優。可能會有人說我們現在面臨的壓力很大,高新區面臨競爭也一樣很大,越是這種情況下就越是要冷靜,但我要說的冷靜不是無所作為,更不是坐等,我覺得高新區既然規劃已經有一些看點了,那麼就要有針對性圍繞確立的產業來做文章,好生揣摩投資者的想法意圖,怎樣才能吸引住真正符合我們安都高新區的產業來落戶,在這一點上把基礎工作做足,只有這樣,種下,種好梧桐樹,才能真正引得鳳凰來,要不,引一些,山雞烏鴉一類的東西來,就失去了意義了。」

趙國棟那一句安都地位誰也無法取代讓關京山和浮立峰心裡都是一跳,今天趙國棟來這一趟,最能吸引他們倆的就這一句話,高新區現狀如此,存在問題關譚二人也清楚,趙國棟也不是神仙,能點石成金,他說指出的問題關譚二人也早就考慮到了,關鍵就是選好切入點,落到實處,這不新鮮,但是趙國棟話語中帶出來的意思不能不讓二人忤然心動。

如果趙國棟真的認為安都地位無可替代,也就是意味著他也認為寧陵無法取代安都作為安原的核心位置,這對於安都來說無疑是一劑強心針,那麼安都要爭取省裡邊各方面的支持為安都發展服務,也就有了最堅實的基礎,趙國棟的意見也就代表著省政府的意見,關京山和譚立峰兩人都意識到了這是一個絕佳的契機。

「趙省長,您的意見很中肯,京山書堊記和我也一直在琢磨安都的定位問題,不僅僅是高新區,而是整個安都市,安都市要發揮龍頭核心作用,就要有所為有所不為,就像您說的,一般的傳統產業,高耗能高污染產業」我們要態度堅決的壓縮和逐步退出,而要將我們安都的地位優勢和交通優勢充分發揮出來,要把我們的高新技術產業示範區的特質特性發揮出來」尤其是依託我們安都比。中堊央商務區核心圈優勢,充分發揮服務業和研究能力的優勢,推動製造業的轉型提升,形成真正名副其實的高新產業區」讓我們安都的先進位造業和第三產業服務全省。」

譚立峰和關京山交換了一下顏色,話語也是不動聲色的往上靠。

趙國棟似乎沒有覺察到譚立峰話語中隱藏的含義,含笑點頭,「立峰,的確如此,安都不能立足於安都本市」更要立足於全省,利用其優勢產業服務於全省,反過來,安都也要利用這一優勢樹立其在全省社會經濟發展中無法複製的核心地位。」

關京山和埠立峰心中都是一松,這是趙國棟第一次如此鮮明的表明態度,無法複製,核心地位,這也就意味著省裡邊態度也是明確的,那就是要支持安都建設成為安原乃至內陸地區的核心極點城市。 鬆開了這個糾結的節點,雙方的心境似乎也一下子都放鬆了許多,談話氛圍也一下子就活躍起來。

無論是關京山還是譚立峰,獲得了趙國棟這個比較明朗的態度,心裡都頓時踏實許多,一些原來還有些冒昧,覺得可能會被無限期擱置拖延甚至是否決的設想也可以拿出檯面上來暢談了,連周邊的工作人員們也一下子覺得先前有些陰鬱的氣氛一掃而空。

尋接了談話的切入點,雙方距離也就拉近了,到後來關京山甚至很明確的提出希望省政府能夠一改以往對安都市的歧視和約束,要給予真正實質性的支持,扶持安都市在安原省乃至整個內陸地區的崛起,成為當之無愧的安原之都,中原之都,內陸之都。

趙國棟也被關京山勃勃的雄心觸動了不少心思,對於關京山的觀點也表示省裡邊會認真考慮安都市的規劃構想,建議省里和市裡要就如何將安都市打造成為整個中*國內陸地區的核心極點城市聯合協調規劃,要讓省里一部分資源有意識的向安原傾斜,尤其是諸如發展服務業中居於高端地位的商務服務、工程服務、製造服務、通訊服務、分銷服務和金融服務業。

要首先實現把安都儘快發展成為安原的服務業中心,而高新區也應當優先考慮發展和引進總部經濟,不貪大求全,而應當遵循擇優和精益求精的原則,有意識有針對性的實現高端招商引資,避免與周邊普通地級市的招商引資形成同質化競爭,而應當實現錯位競爭,高位競爭。

省裡邊也要專門制定針對支持安都市發展服務業的政策,實現和安都市產業經濟規劃小的政策對接,集中力量在最短時間內凸顯安都服務業發展的優勢亮點」爭取在較短時間內在這些方面實現招商引資有一個較大的突破。

趙國棟的這一觀點引起了關京山和譚立峰的極大反響,如果省裡邊真的要在各方面資源向安都傾斜」可以說結合安都自身優勢地理位置和出台的各種補貼政策,關京山和譚立峰都有信心在較短時間內有所突破,趙國棟這一表態幾乎是為二人想睡覺就送上了軟枕頭,怎麼能不讓人喜出望外。

從碧池到江口這一行趙國棟也是見到了不少熟人,馮東華升任碧池區委書*記,而沈廷昭則接任了江口縣委書*記,尤惠香出任江口縣縣長,終於步入了正處級幹部行列,而三年前的政法委書*記陸耀也擔任了常務副縣長。

關京山和譚立峰都知道趙國棟曾經在江口工作過幾年,自然也有些故鄉情分,但是見他對江口縣班子如此熟悉,從縣委書*記沈廷昭到縣長尤惠香,還有常務副縣長陸耀」都是親切交談,顯然不是第一次見面。

尤惠香他們當然知道這是唐江市長尤蓮香的妹妹,一直在江口縣工井,而沈廷昭和陸耀顯然應該和趙國棟扯不上什麼關係才對,趙國棟在江口工作期間,這兩位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由此也能見出趙國棟在安都這邊也還是有些人脈香火,雖說影響不到關譚二人,但是也算是給關譚二人一個有些意外的印象。

從皇冠假日酒店出來時已經是九點過了」飯桌上的談話氛圍也相當好,趙國棟下午的江口之行還算滿意,從碧池到江口的汽配工業長廊還算能支撐起半壁江山,對於像江口這種在安都八縣八區中處於中下游的縣份來說,汽配產業已經算得上是一個支柱產業了。

除了汽配產業,江口的紡織工業經歷了九十年代的衰敗之後也開始重新崛起,目前安都南部的江口和碧池的棉紡織與唐江的成衣製作和箱包生產以及南華的繅絲、絲綢以及印染產業形成了安中地區的輕紡工業支柱。

這一塊不但迅速復甦起來,而且也帶動了大量勞動力就業,像原來安都第一紡織總廠雖然破產了,但是不少從安都第一紡織總廠里走出來的管理人員和技術工人以及營銷人員卻成為現在以私營企業為代表的安都紡織企業的骨幹力量。

趙國棟和關京山、譚立峰兩人在飯桌上也是談的很投緣,尤其是安都市委市府提出的郊縣穩步推進城鎮化進程,經*發展低污染、勞動力密集的輕工業,近郊則積極推講城市化進程,重點發展物流、倉儲、運輸和普通服務業,失去則依託葫蘆洲cbd和高新區重點發展高端服務業和高新技術產業,以商業、金融和教育科研為紐帶實現高端服務業和高新技術產業的無縫對接這一具體框架方案很感興趣,雙方在酒桌子上也探討了許久才算作罷。

「國棟,真看不出你和關書*記和譚市長這樣投緣啊,我看你們在酒桌上談得很開心,外界都說你和譚市長好像關係不太好才是,就是關書*記也和你不對路啊。」邱元豐已經很久沒有自己開車了,不過今天他破例當了一回司機,為新任省長當司機。

趙國棟首站到安都考察,安都市委市府相當重視,尤其是要到碧池和江口縣份上,就顯得更妾注了,市委市府也要求市公安局也制定周密的保衛方案,不得出現任何差錯,所以邱元豐就被安排成為了帶隊局領導,原本像趙國棟這種級別的保衛根本算不上個啥,但是市委市府重視,作為市政府的組成部門,你市公安局那就得重視,一個局領導負責就跑不了。

「邱哥,表面現象也能當真么?不過我和你們關書*記和譚市長本來也沒有什麼隔閡嫌隙,都是外界以訛傳訛,覺得我和譚立峰在懷慶市長這個位置上來來走走,似乎是我先奪了他的市長位置,結果他又殺了回馬槍把我給攆走了,就成了不共戴天;我似乎也競爭過安都市長,結果是關京山勝出,這又成了心結,呵呵,可那有這麼多怨念糾結,真正決定這些事情的也不是我們這些當事人才對。」

趙國棟看上去心情相當好,很舒服的躺在副駕座上,雙手擱在腦後,將車座椅背調整得很靠下。

「不過外邊倒是傳得活靈活現,都說你回來的消息傳出來之後,關書*記和譚市長臉色都陰沉了好幾天。」邱元豐也忍不住笑起來,「倒傳得和真的一樣。」

「呵呵呵呵!」趙國棟忍不住大笑起來,「有這麼誇張么?就算是我和關京山譚立峰不對路,他們也不至於形諸於色吧?也把他們倆的城府說得太淺了吧?看來你們安都市裡這八卦之風也一樣大行其道啊。」

邱元豐也是陪著笑而不語。

「對了,劉哥這段時間怎麼樣?」終究要回到這個問題與前一段時間就一直再傳省里可能要動劉兆國,但是一直卻未能付諸實施,但是基本上可以確定很快劉兆國就不會再在這個位置上了,他已經擔任這個位置超過十年,這已經是極限,省委已經確定他要離開這個位置,甚至要離開安都,估計會在省里替他安排一個位置,但是這要看劉兆國是否願意接受。

「唉,劉局這段時間老了不少,他外邊有今年輕女人纏著,我都碰見過兩次,三十來歲,長得很妖嬈,和卿烈彪也走得挺近乎,我在高速路上看見那個女人坐在卿烈彪的賓士600里。」邱元豐有些艱難的從嘴裡吐出這一番話來,對於他和趙國棟來說,劉兆國都是有提攜之恩的,尤其是他,幾乎是在劉兆國的一手栽培下,才能從一個郊縣公安局的副局長走到目前的市公安局副局長位置上,他很知足了。

邱元豐也很希望劉兆國能夠有一個比較安穩而又寬裕的后時代,在退休前好好放鬆一下自己,如果能夠到省里擔任一個閑職,對於劉兆國來說未嘗不是一個好去處,卿烈彪和那個女人都不是善茬兒,現在攪在一起,很難說日後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

邱元豐這番話讓趙國棟也是無言以對,這種情況,你能幹什麼?

都說江湖越老,膽子越小,但是劉兆國似乎並沒有局限於這句格言,在安都市公安局裡依然是說一不二,有些事情明知道不能參予甚至也不能違規,但是他卻一樣敢於悍然獨行,這也引起過安都市委市府的多次不滿,而劉兆國似乎也知道這大概是自己最後的機會,所以這段時間裡就有點故態復萌的模樣。

「邱哥,劉哥自己的事情他自己有分寸,我們也不好評價,我只希望他不要在這上邊犯錯誤,平安過渡就是福。」趙國棟輕輕嘆了一口氣,談何容易,五十九歲現象比比皆是,這就是政治。 有些事必定不可對人言,譬如那個夜裡還無法完全對人負責的林蔚然對彷彿貨物一般的新人演員林允兒說的那句『我買你』,在這個充滿了電視劇情節的戀愛故事中類似這樣的段落肯定會大煞風景,林允兒選擇了隱瞞,讓這個故事的進行少了個推動劇情的關鍵節點。

「就是這樣,我不知道它怎麼就來了,但它就是來了。」

林允兒聳聳肩膀,笑著看向林蔚然不說還在桌下和他牽著手。她簡單的為故事做了結尾,在故事中的她就好像鬼迷心竅,對看起來不具備被一見鍾情資格的林蔚然一見鍾情,然後越陷越深。

徐賢看著允兒的側臉滿面擔憂,卻在這時候聽到一句她無論如何都不想聽到的話。

「小賢也應該戀愛了。」

徐賢立刻低頭迴避允兒轉過來的目光,緊接著就聽坐在她對面的那個花心男說了句讓她恨不得當場掀桌的話。

「看小賢也正是這個年紀,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介紹一個。我可以給你我的保證,他們都是一群比我更優秀的小夥子。」

徐賢抬頭正對上林蔚然的目光,不管怎麼看她都覺得這男人的眼神大有深意,他有恃無恐的坐在這裡侃侃而談,和允兒大秀恩愛,甚至還抽空來調侃自己,簡直是張狂到讓人髮指。只是,她必須保持冷靜。

「我還沒考慮這件事。」她一本正經的回絕,拿起旁邊的水杯小口喝著。

「為什麼?因為公司?以前我還覺得前輩們說偷偷戀愛是騙我們,現在才知道是真的。」林允兒立刻湊到徐賢這邊,苦口婆心:「戀愛這種事來了就不要拒絕,我知道你覺得實現自身夢想和抱負很重要,但沒道理完全迴避。」

她握了握林蔚然的手,示意他也說上幾句。

「是,如果遇到好的人,千萬不要錯過。」

一說到戀愛話題徐賢的臉色就有些異樣,林蔚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讓這位正直少女徹底喪失了對戀愛的信心。反正他不會放過任何讓徐賢不自在的機會。唯唯諾諾的應對才是最快暴露秘密的捷徑,林蔚然不會因為受制於人而虛以為蛇,他會抓住那人的弱點。然後毫不猶豫的予以痛擊。

徐賢看著他,他看著徐賢,兩人目光中的火花四濺允兒並沒有注意。

「姐,是不是要給泰妍姐打個電話。告訴她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徐賢移開目光,提起金泰妍,明顯是不準備認輸。

林允兒這才反應過來,跟著拿出手機起身,和林蔚然說要去打個電話。桌上只剩下兩個人。所以安靜下來,林蔚然和徐賢此時方才露出真面目,前者發現後者或許是個很好的演員,而後者則發現前者比想象中更難對付。

沉默沒多久,林蔚然率先開口:「我真的認識幾個好男人。」

徐賢眉心一跳,覺得自己快被氣炸了,但如果真的爆發出來反而是讓這花心男得逞。所以她鎮定道:「你沒我想象中那麼自信。」

林蔚然好奇問:「怎麼說?」

徐賢回答的驢唇不對馬嘴:「允兒姐很高興,可以跟我說你們的事。她很高興。」

林蔚然沉默下來。

徐賢認真的看著他:「你有沒有想象過。有一天會是你、泰妍姐和允兒姐在這樣的場合見面?你不會想傷害她。」

林蔚然迎著她的目光回答:「我是不想,但我同樣不能接受她在其他男人身邊。不管你怎麼想我,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不打算愧疚,也不打算後悔。我一方面隨心所欲的和兩個女人糾纏,一方面就要禪精竭力的讓一切都好。我自信我可以做到。」

「不,你不自信。」

徐賢搖頭:「如果你自信的話你不會跟我說這麼多。你會和在後台時一樣給我選擇,就和你是林會長的時候一樣。」

Prev Post
大安城,這個原本只是人族一座普通的大城,如今在人族中地位昭著。因為大安城如今不只涵蓋了戰元殿的總部,還囊括冒險者公會的總部。
Next Post
但是由於桑昆的命令,要提前做好應付白眉過來的情況,於是就下令提前將貨物送出去,這樣一來人手就不夠用了,本來一支隊伍就被分成了兩支來用,於是遇上棄天盜為了保證人手,聖階高手就只有提前暴露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