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由於桑昆的命令,要提前做好應付白眉過來的情況,於是就下令提前將貨物送出去,這樣一來人手就不夠用了,本來一支隊伍就被分成了兩支來用,於是遇上棄天盜為了保證人手,聖階高手就只有提前暴露了!

還沒有走出千里荒漠,護送隊伍就被逼暴露了實力,這對護送隊伍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先是神風盜,在就是棄天盜,這兩伙盜賊的實力都不弱,居然埋伏在格林小鎮的家門口,要動慈安堂的貨,這要是背後沒有人鼓動,恐怕給這兩伙盜賊再安上一個膽子他們也不敢!

所以隊伍在解決了棄天盜之後,派人返回格林小鎮報信,為了怕有人會中途攔截,隊伍一共派出了兩個人,一個是盜賊,當然不屬於盜賊公會,另一個是聖階高手!

這下有些為難飛鷹了,飛鷹不是一般的魔獸,他已經化作人形,又在蕭虎手下訓練半年了,心智比一般人類還要強一些!

他有心想要回去報信,可蕭寒的命令是護送這支隊伍走出千里荒漠。

但是他又知道,護送隊伍一定是被人盯上了,成了獵物,飛鷹是天空上的王者,獵物被人盯著的情緒他最敏感了。

護送隊伍也很清楚,所以才一邊前進,一邊派人回去報信,做法是對的,但是這樣一來,護送隊伍的力量不免減弱了一分,這本來四名聖階的,一下子去掉一名,戰鬥力肯定會減弱,而且四名聖階都是初階,飛鷹一個人都能將他們全部秒殺。

前面一定還有埋伏,飛鷹的六識比人類敏銳多了,尤其是眼睛,他能夠看到上萬米下一隻兔子一動的痕迹,人類能行嗎?

還有數公里以內,只要視線沒有阻擋,他都能看見,簡直可以媲美望遠鏡了。

另外還有夜視功能,比紅外望遠鏡還強悍!

為什麼人類強者一個個都希望能夠擁有一支強大的飛行魔寵,一般強大的飛行魔寵,除了戰鬥力強悍之外,還有眼睛和銳利,對危險氣息的捕捉也很敏銳,還有就是能夠飛行,可以隨時隨地的帶著主人從空中逃離,簡直就是保命的寶貝,這些爬行類的魔寵很少具備。

所以飛行系魔寵的寵物蛋最高的都能賣出上億金幣,成型被收服的飛行類魔寵幾乎不可能,一般人根本不能夠捕捉到飛行類的魔寵,就算能夠捕捉到,級別也比較低!

當然除了集中血脈高級的飛行里魔獸,其他飛行類魔獸進階都是非常困難的,像飛鷹,它已經有三千多歲了,要不是得到蕭虎的幫助,也沒有可能在半年內從聖階中品,一舉突破到聖階頂峰,還有機會突破進入神級境界,到時候它就是鷹類的皇者了,全魔獸森林,只有在中央神秘區域內才有一兩隻鷹皇,它這一突破,很有可能就是大6上第三隻鷹皇了,而且鷹類也有不少種類,飛鷹是一隻白頭鷹,在頭部有一小撮白毛,突破神級之後,白毛就會變成銀色,這是然後就會得到銀鷹的技藝傳承,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神獸!

所以飛鷹對蕭虎非常感激,同樣也知道自己這一切是來自何人,對蕭寒更是感恩之極,除了要它去死,其他的一切他都願意去做!

所以飛鷹在蕭寒面前從來都是卑躬屈膝,唯唯諾諾的,不敢有絲毫的不敬之意。

飛鷹的忠誠是毋庸置疑的,於是它明知道前面有可能有巨大的危險在等著它,它還是義無反顧的跟在了護送藥材的隊伍後面!

隨著隊伍的不斷向前進,飛鷹飛在隊伍後面大約三千米的高空,危險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盡它可以看到十公里以內的情景,可是再空中,它最多也就是看到地面直線的距離四五公里左右。

飛鷹一邊飛,一邊搜尋危險的根源!

隊伍行進的還是非常快的,沒有步行,兩個小時下來,隊伍已然向前前進了一百多公里!

沒有遇到劫道的盜賊,甚至連一個人影都沒有遇到。

感覺很不對勁,往常這個時候就算這條路上人不多,可也沒有幾個小時內沒見到一個人影呀!

在護送藥材隊伍的隊長,其中一名聖階高手的示意之下,一百多人的隊伍停了下來。

飛鷹也從空中下來的,它不敢跟的太近,怕被護送隊伍的聖階高手現,人類中很多人都有特殊的能力,那是不能小看的。

護送隊長做出等待派回去報信的人返回的決定,於是隊伍找了一個視野開闊的地方紮營!

我的傲嬌小男神 視野開闊能及時現敵人,而且不容易中伏,也容易突圍,當然也不是沒有弱點,那就是敵人一旦運動到你的周圍,而你沒有現,那一旦合圍,那就意味著就可能全軍覆沒。

尤其是對手如果有土系聖階魔法師的情況下,在四野開闊地方,只要地下不是岩石,那敵人完全可以通過地下悄悄的接近你,然後暴起動襲擊!

所以宿營的時候在沒有土系魔法師的情況下,都會準備一根鐵管深深的埋入距離營地五百米的四個角落,然後用銅線連接起來,用以對地下的情況進行預警,一旦下面土系魔法師在打洞,就會提前得到預警而防備,這是一種比較建議的預防地下敵人的方法,修建城池的時候,也會用到,一半的情況下,預埋十米到二十米之間,如果是都城的話,可能會深達百米,而一般的臨時營地,五米就已經是極限了!

護送隊伍中有聖階高手,可以輕鬆的打入地下五米的深度,自然是用的是臨時營地的最高標準,而且還距離還擴大到了一公里!

三位聖階高手將夜晚的時間分成了三段,一人負責一段的境界,然後還設置了假帳篷等等,可以說這是一支帶有軍事化的隊伍,所有紮營的注意事項都做得十分精細,可以說,一般的人根本無法靠近他們的宿營地,一旦靠近就會被迅現。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弱點,比如,空中,如果對手擁有空中打擊力量,直接乘飛行類魔獸至上而下起攻擊,那麼營地的防禦就顯得有些不足。

不過擁有空中力量的勢力太少了全大6也就數過來那幾個,那些勢力只要一動,幾乎全天下都知道,想要不動聲色的襲擊某個目標,困難較大,而且這些大勢力有必要出動寶貴的飛行勢力來空襲一個一個只有一百多人的藥材護送隊伍嗎?

這不是大材小用嗎?

西邊的太陽漸漸落下,大地很快的就進入一片黑暗,然後兩輪月亮升上了空中。

月光有些清冷,飛鷹動手挖了一個坑,趴在地上不時的朝護送隊伍的營地瞄上幾眼。

星星點點的幾點篝火已經快要被風吹滅了,荒漠上白天陽光還是狠毒的,幾乎能曬的人冒油,而到了晚上,那溫度能夠一下子降到零下,夏天還好,到了冬天,按個溫差更大,一般人根本難以在這裡生存下去的,但是魔獸森林卻不受此影響,進入魔獸森林,溫度基本上保持在二十度左右,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 若覺得本站不錯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周三。

蘇沐知道今天對他來說是很為重要的時刻,因為屬於他的榮耀真正的頒發下來,蘇沐是沒有在殷玄市的,是動身前往石都市領受這樣的榮譽。在省公安廳的大禮堂中,蘇沐當著整個燕北省公安戰線所有出席人員的面,從趙師德手中將這份榮譽給領取。要知道趙師德能夠親自過來頒發這樣的榮譽,就能夠看出來公安部對這事的重視程度。

任何時候任何事情都是這樣的。

你上任就職誰前來送你,這是能夠代表著屬於你的榮耀。獎章頒發的時候誰過來為你頒發,同樣是一種榮耀的象徵。有著這樣的榮耀在,蘇沐在燕北省甚至是在全國公安戰線中的地位就是穩固的。而且要知道沒有誰對蘇沐是嫉妒的,沒有這個必要。因為人家蘇沐是用真刀實槍將這樣的榮耀弄到手中的。

要不是蘇沐卧底,能夠抓獲地獄盜墓團的十二使徒?

要不是蘇沐遇襲,能夠將幕後黑手秋瀟洒抓獲?

要不是蘇沐強勢,能夠將秋家這樣的禍害國家利益的家族連根剷除掉?

不能的,就是因為蘇沐所以說才做到這些,既然如此的話,人家蘇沐能夠享受到這樣的榮耀,這是理所應當的,誰都不可能對蘇沐有任何妒忌,只能夠是羨慕。而在公安內部戰線中向蘇沐學習的思潮也開始形成,有著如此鮮明的例證在,這就是趙師德想要讓全國警察都知道蘇沐的能耐和光輝成績。

頒獎結束后的小會議室中。

這裡只有趙師德,龍震天和蘇沐,他們三個坐在這裡,趙師德滿臉笑容道:「蘇沐,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你這次回去之後,差不多就是明天就會被正式調離現在的位置,你是以絕對的功臣從殷玄市離開的。這點就說明你是能夠安心從那裡離任的。而你的時間在春節前是處於休整調整期的,所以說我的任命你考慮清楚了。」

「趙部長。 冷少的億萬新娘 這是您看得起我,我是絕對不會辜負您的信任。」蘇沐保證道。

「有你這句話就成,行,那這事就這麼定下。」趙師德高興道。

公安部警務督察局副局長,這就是趙師德這次前來給蘇沐帶來的任命。這樣的任命是有著很強的靈活性,蘇沐是沒有必要前去坐班,在休假期間就進行警務督察工作就成。

反正趙師德從最開始也是沒有想著要蘇沐如何為他辦事,只是能夠在兩個人之間夾起一條這樣的橋樑就成。

當趙師德從燕北省這邊離開后。龍震天和蘇沐坐著一輛車回石都市。

「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要離開燕北省,說實在的,能夠有你這樣的下屬是我的幸運。只是你現在就要離開,真的是有點可惜。要是我說的話,你就應該繼續留在這裡。知道嗎?就算你不擔任殷玄市的市委書記,也是能夠前來省公安廳的。

只要你想,我這邊的副廳長都是能夠給你拿下來的。不過現在是沒有這個機會,沒有想到你倒是被趙部長給盯上,成為趙部長的人。知道嗎?我現在就是有點羨慕趙部長,他真的是夠可以的。這樣都能夠截胡。」龍震天的話語中帶出一種酸溜溜的味道,沒辦法,誰讓蘇沐這個人真的是很好用的人才那。

趙師德既然已經截胡。難道說龍震天還能夠繼續挖牆腳嗎?

「龍書記,我是您的兵就永遠是您的兵,就算我現在是調離,只要您一句話,我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廢話,是絕對會前來幫您的。」蘇沐沒有任何猶豫果斷道。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行,有你這話我就心滿意足,你到年前的工作就真的是這樣嗎?」龍震天問道。

「龍書記。您應該是能夠猜到的,其實我的工作安排不是我能夠做主的。不過我也是沒有想到在年前會有著這樣的休閑假期。雖然說我也不知道會不會突然間有結束這樣的假期。但我是真的很想要有這樣的假期,我想要好好的調整調整。從我畢業從政后。直到現在都沒有怎麼好好的休息過,這次就當是給自己放假吧。」蘇沐微笑道。

「好,那就好好休息。」龍震天點頭道。

蘇沐是以什麼樣的姿態休息的,龍震天當然很為清楚,蘇沐現在最起碼是兩個身份,一個是公安部警務督察局的副局長,第二個就是吳清源那邊給出的經濟工作小組成員,成為經濟智囊團的人。而且最有意思的是,蘇沐的這兩個身份是在他休閑假期中就能夠擁有的,是不必過多的進行什麼樣的顧忌。

石都市省政府。

蘇沐下午的時候前來到葉安邦這裡,他的身上進行這樣的大轉變,他是必須要前來這裡給葉安邦彙報彙報的。雖然說葉安邦是早就知道的,但該說的事情還是要說的。依著蘇沐現在的身份,當然出現在這裡是不會費勁的。更別說蘇沐身上還掛著一等功的榮譽,有這樣的榮譽在,就算是葉安邦都要為蘇沐感到高興和自豪。

省長辦公室中。

「你的事情你都已經知道了吧?」葉安邦微笑道。

「是的,在過來之前我就已經知道,所有的調令都已經到了商禪市,我的調令也已經正式生效,只要明天前去宣布就行。」蘇沐說道,他怎麼都是殷玄市的市委書記,既然要離開,就必須堂堂正正的離開。

「你的調令明天初三夏部長會親自前往你們殷玄市進行宣布,你到時候只要做好工作就行。還有除卻你外,杜鳳將會接管你的位置,成為殷玄市的市委書記。至於說到市長的人選,我們經過初步考慮,認為余順同志是不錯的,是能夠提拔起來接替杜鳳的班兒。」葉安邦微笑的將這個名單透露出來。

果然是這樣。

說真的蘇沐對杜鳳的任命是沒有任何意外的,但是卻沒有想到余順會被要求繼續留在殷玄市。不過後來想想也是真的這麼回事,殷玄市現在還沒有必要有任何大範圍的調動,只要這樣能夠保證著平穩發展就成。什麼時候等到殷玄市那邊真正的開始邁入正規,那麼省裡面必然會再次進行重新調整布局的。

「很好,我對這樣的任命是沒有任何意見的。」蘇沐說道。

「你接下來的工作我也已經清楚,你有什麼樣的打算嗎?」葉安邦問道。

「我是沒有什麼打算的,趁著這段時間休假,我準備好好的出去走走。既然葉惜說沒有時間過來,我就前去陪陪她,一個月的時間相信足夠我們能夠好好的轉悠轉悠。然後我身上畢竟是還有著其餘的職務在,所以說我想要全國各地的轉轉,別管是趙部長那邊還是我老師那邊,他們需要的都是一種全局的觀念在,我是不能夠拘泥在某地的…」蘇沐將自己的打算開始說出來。

葉安邦聽著,心底是滿意的。

蘇沐能夠說出來要趁著這段時間的休整前去陪陪葉惜,光是這個,就足以讓葉安邦感到高興。畢竟葉惜的幸福,葉惜的笑容,就是葉安邦最大的希望。現在蘇沐能夠做到這個,他還有什麼可說的?

「既然你都已經安排好,那就按照你所說的去做吧。」葉安邦道。

和葉安邦這邊聊完后,蘇沐是沒有能夠在石都市繼續停留,既然明天就是他離任的時候,他要是說還繼續留在石都市的話,是沒有任何可能的,必須趕緊離開,回到殷玄市,將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好。

再說殷玄市那邊還等著蘇沐前去舉辦市委常委會,討論一些任命問題。

午後五點。

當蘇沐回到殷玄市后就開始進行市委常委會,在這樣的常委會上蘇沐是沒有任何的猶豫,就潘蔚然給出的任命很為利索的進行著。慕白果然是以提名副市長的身份,然後成為江橋鎮的鎮黨委書記。有意思的是江橋鎮的鎮長竟然也是被慕白兼任著。一下慕白成為了殷玄市炙手可熱的官場新貴,是所有人都想要巴結的。

「諸位,我想你們最近可能都聽到點風聲。我不想著等到明天再說,今天我就趁著大家都在,和你們說說。真的是很為榮幸能夠和你們在一起工作這麼久的時間,我對這樣的工作是很為滿意的,也是很幸運身邊有著你們陪伴著。 重生愛上安子遷 但這天底下是沒有不散的宴席,我是要被調離出殷玄市了。」蘇沐在將正事說完后掃過全場平靜道。

全場俱靜。

除卻事先知道風聲的外,其餘市委常委全都愣神。他們是真的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情,像是顧演里就真的是有點不知所措。作為市紀委書記他是沒有收到任何消息,說是蘇沐會被調離的,但現在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蘇沐說調離就要被調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難道說蘇沐做了什麼樣的錯事嗎?沒有可能的啊。

「書記,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我們殷玄市最近有什麼樣的工作是上級不滿的嗎?就算是不滿,也沒有必要這樣做啊。不對,書記你這邊剛剛領了公安部頒發的一等榮耀勳章,是沒有可能會被調離的那。」顧演里疑惑著問道。 護送隊伍中大多數人都在大劍師修為之下。他們都是需要睡覺來補充體力和精神的,只有達到了聖階,體力和精神力才會有一個跨越式的展,幾天幾夜不睡覺戰鬥才變成了可能。

所以,吃完晚飯後,除了留下警戒的,大部分人都鑽進特製的帳篷中,呼呼大睡了。

荒原的天氣說變就變,剛才還月朗星稀的,這一轉眼的功夫就下起了大霧,天地一片霧茫茫,這對飛鷹的視線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如果是了解荒原氣候的人,這一點就不稀奇了,荒原白天與黑夜氣候溫差很大,加上荒原氣候濕潤,只要是天氣晴好,一般的晚上都會起霧的,第二天也會自然的消散。

起霧的時候對宿營地也是一種掩護,同時也增加偷襲的難度,所以護送隊伍的神經也自然的鬆了一些!

但是飛鷹不是荒原人,也不太了解荒原的氣候。那種危險的感覺一直跟著它,非但沒有一絲減弱,而是越來越強,它感覺這霧有問題!

不管是人類還是其他智慧生物通過修鍊,就可以局部小範圍的改變天象,比如水系法聖可以小範圍的施展「甘雨術」給乾旱的地方進行人工降雨,冰系法聖降雪、降溫等等。

人工將霧也不是不能做到,如果配合荒原的氣候,很有可能做的無聲無影。

「奇怪,今晚這霧似乎比往常濃多了?」一位抱著大劍師坐在火堆邊上警戒的大劍師嘟囔了一聲。

有道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不遠處閉著眼睛,無心向天修鍊的值班的聖階高手驀然睜開雙眼,一道銳利的光芒彷彿刺破蒼穹一般掃過那名說話的大劍師護衛!

確實,這霧有點濃了點兒!

這一路上遭遇兩撥盜賊,很顯然是有人要正對慈安堂了,所以每時每刻都必須警惕,他們身上的貨物價值數十億金幣,而且最大價值不在於貨物本身,而是要是被人追根溯源查到貨物的來源,那就糟糕了!

所以他們接到的命令是,哪怕毀掉手中的貨物,也不能讓貨物落到敵人的手中!

「主意警戒,將警戒哨再延伸一公里,每隔三分鐘確認一次方位!」值班劍聖傳音入密下達命令道,這已經是野外宿營最高的戰備了!

一時間,整個宿營地。除了睡著的,沒有睡的人都悄然的行動起來了。

警戒哨已經派出了八組,每組兩個人,攜帶攜帶型的魔法步話機,可以隨時跟宿營地聯繫,這樣的設備還屬於絕密狀態,目前只撥給一些特殊的隊伍使用,一來是測試性能,二來也可以最快的度提前預警,保證隊伍的安全。

在這之前每一支隊伍只有兩部這樣的設備,這一次因為人數減少的緣故,每一支隊伍一口氣添加了六部。

「一組沒有現異常!」

「二組沒有現異常!」

「三組沒有……

……

「七組,七組,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

「大人,七組沒有聲音!」

「繼續呼叫八組!」

「八組沒有現異常!」

「七組出事了!」值班聖階高手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問清楚了七組的警戒巡邏的方向之後,人影一晃,就從火堆邊上消失了!

三分鐘之後,繼續呼叫,一二、四五、六八六組正常。但是這一次卻少了三組!

但是此時值班劍聖卻沒有回來,也聽不見周圍有一絲的動靜!

負責呼叫的魔法通訊班的班長趕緊的將情報報告給了剩下的兩名劍聖隊長!

劍聖隊長也是經歷過無數次生死搏殺出來的,他們已經察覺到不對勁兒了,這是中了對手各個擊破的陰謀了!

「快,命令剩下的六個小組馬上撤回來,下令全營以及戰備,準備迎敵!」劍聖隊長迅的下令做好迎戰準備!

隨著一聲令下,整個宿營地有條不紊的動了起來,他們將二十輛裝滿藥材的馬車連了起來,圈成一個圈作為最後一道防線,然後迅的在周圍設置陷阱還有絆馬索,這些宿營的時候已準備好了,現在只是將最後一道工序完成,比如在險馬坑裡插上有毒的竹籤等等!

這些東西只能防一般的盜賊團和馬隊,而對於高手,效果不大,但是有準備總比沒有準備好,至少可以有效的殺傷敵人的有生力量。

六個小組接到命令立刻撤回,但是最終撤回來的只有兩個小組,還只有三個人!

帶來的消息十分嚴峻,這是一夥兒專業的隊伍,一個個如同鬼魅一般,那死去一個同伴的隊員說,他根本沒有看到人,自己的同伴就不見了,而且幾乎沒有聽到一絲的聲音!

來的很顯然都是高手呀!

形勢很嚴峻,還沒交戰,護送隊伍中就損失了十三名弟兄,而且追查七組生死的值班劍聖也一去沒有了消息。也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兩名劍聖隊長商議了一下,只有堅守待援了,這麼大的霧,他們根本辨不清方向,如果分散突圍正好給了對方一一擊倒的機會,而且就算整體突圍,一百多人的隊伍,一旦動起來,那就等於送進了對手的口袋中!

所以唯有將人集中起來,堅守待援,只要天一亮,這霧氣就會消散,就算對手中有冰系法師,也不可能維持太久,而且這條路平時很繁忙,對手想要封鎖消息很難!

只要堅守下去,一定會有人來救自己的!

飛鷹飛上了空中,這下它現蹊蹺了,除了護送隊伍的宿營地那塊區域霧氣特別濃郁之外,其他地方的霧氣並不是很濃,至少能見度還是比較好的。

很明顯,這是有人故意的製造了一場大霧,或者說有人藉助荒原特有的天氣氣候故意的令對手放鬆了警惕。然後便於自己渾水摸魚。

影影綽綽的,飛鷹現在距離自己大約三公里左右的一處小小山坡下面有一些人影晃動,因為霧氣的原因,它的視線遭到了巨大影響,所以只能憑感覺哪裡有人,而且距離宿營地不到兩公里的距離!

敵人就藏在那兒,要不要通知下面的人呢?而且自己的話下面的人會不會相信呢?

不管了,先告訴他們再說,相不相信那都不是自己的事情了。

Prev Post
「說情敵也沒什麼不可以,不過它只是很偶爾才來一次,真不知道當歌手是什麼感覺,靈感之類的東西很容易就來了吧?」
Next Post
玉皇代表著一國執政者的權威,這種東西別說李震了,任何人見了都會砰然心動的,而且製造玉壘的材質,以李震的見識,居然沒有見到過。它似玉非玉。充滿了靈氣,猛然一看就感覺見到了仙家寶物一般。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