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龍珠的世界中,共有大小兩套龍珠。大的那套,在那美剋星上,我沒有取來。據說可以完成3個願望。小的那套,在地球上,每十年完成一個願望。對於達成目的來講,已經足夠了。」

魔人布歐胡飛在傳送之前囑咐道:「當然一個願望,是改變不了戰況的。而我的手段也不僅僅只是這一個。嬸娥仙子,駕駐廣寒月宮蟾。帶上至尊寶。升上高空吧。那裡將是斗戰勝佛和孫悟空暴猿的戰場。也是這一戰最關鍵的點!」

說完這話,魔人布歐胡飛憑空消失。神龍亦隨之消散,那原本七枚金光閃閃的龍珠,變得暗淡無光,宛若最普通的石頭。在今後的十年中,它們必須吸收足夠多的**、念辦,這樣才能重新綻放出光澤。

魔人布歐胡飛走後,從盤古胡飛的額頭,又分散出一份無限意識。投入到誅仙陣圖上。變化出另一個分身。補上魔人布歐的空缺。

始娥仙子聞言。帶上四肢酸軟,不能站立的至尊寶,駕駐廣寒宮,往上方升上去。「羽艮之源,需要憑藉我自身的底苑,才能夠分出意識。如今已經差不多道了極限了。但願錦囊妙計盅中說的不錯,這約櫃中真有我想要的東西。」

這般想著,誅仙陣圖胡飛來到心室之中。在他的面前,是從地球的梵蒂岡一地,搶奪而來的神器級保險柜!

長約米,寬半米,高半米的約櫃,通體呈現金色,在它的蓋子上是兩個基路伯天使,展開雙翼。通體上下,散著凌然不可侵犯的先,輝。

一直以來盤古胡飛都沒有體力,來強行打開它。如今大難臨頭,行險一搏!

誅仙陣圖胡飛被百年體力投注其身。頓時長袖鼓盪,劍意如詣詣江河噴涌而出,直接衝擊約櫃。那約櫃的光輝逐漸變得黯淡失色,最後終於消散主,蹤。

誅仙陣圖胡飛強行撐起疲憊的身軀,將其打開。沖霄的光芒從櫃中暴射而出,金光消散,露出裡面的幾件物品。

居然有一道武道規則?!

在胡飛驚異的目光中,這道光武的規則,隨即被武神道符吸收,充實胡飛的修為。

「難怪當初我那般好運氣,原來是約櫃中的這武道規則作祟。我的武神道符吸引一切的武道規則。正是因為如此,這約櫃才三番五次地滾落到我的腳邊吧

這道光武規則,一直以來就被耶和華天堂一方,展良好。天堂代表光,而魔界代表暗。光和暗相互統一,又互相制約。當年胡飛毅然決然地燒毀群芳譜,扭轉力量核心,成就武神道符之時,便吸納了幾乎全部世界中的武道規則。

只餘下約櫃中的這一道,以及各大聖人手中的規則。

如今聖人手中的武道規則,已經全部歸胡飛所有。這道光武幾乎可以算是最後一枚規則。它的收穫。頓時將武神道符推上幾乎完美

除了這個意外的收穫,約櫃中還有三樣物品。

兩塊神器級石板,一個金色陶罐子,一根芽的手杖。

胡飛大喜!這根芽的手枝,叫做亞伯的木杖。當年聖經之子摩西,遵照耶和華的旨意選擇領。他讓十二支派的領各交一根木杖給他並在木技上刻上各自的名字。摩西把這十二根木技放到裝有誡命石板的約櫃幕帳里。然後對眾領說:「上帝選中了誰。誰的木杖就會芽、結果。」第二天,摩西領著眾領來到約櫃前,取出十二根木杖,現亞倫的木杖已經芽開花,並結出了熟杏。摩西舉起這根木杖讓大家觀瞧。各派的領無言以對,默默地將自己的木杖領了回去。

因此這根史詩級的裝備,「亞伯的木杖」代表著上帝的旨意。可以操控大部分的天使,為其戰鬥!

「天使從上至下分為神聖級。聖子級,聖靈級。有了這根手杖,就能操控聖子、聖靈兩級的天使!除此之外,還有這一個

金罐!

裡面裝滿了沉甸甸的食物,這種食物叫做嗎哪。大有來頭!

當年上帝耶和華在以色列人當中傳教。便命令摩西率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以色列人來到曠野,沒有糧食吃。人們紛紛抱怨,在曠野餓死。還不如死,在埃及。

上帝聽到了,決定每天早晚給他們降下食物。當天晚上,就飛來大群鳩鵓,給他們當晚餐。第二天清晨,露水蒸后,野地上出現一個個小圓物,潔白如霜,滋味如同摻蜜的薄餅。不過,卻限定在日出以前要拾好,否則太陽一出來就熔化了。而且,一定要每天早晨都來按量拾取,若想偷懶「屯積糧食」存到第二天就不能吃了。

這便是嗎哪。

聖人、神一級的存在,賜下的食物又豈是如此簡單?

嗎哪是精神糧食,是靈魂糧食。普通人吃下去后能填飽肚皮,施法者吃下去后能補充魔力。很多的世界,也把魔力稱之為嗎哪!

「再有就是這兩塊石板,公布有神耶和華親手用手指書寫的天堂展!每一塊石板上公布有五條法律,兩塊史詩級的石板便是十務法律規則。稱之為十誡聖諭石板!」

誅仙陣圖胡飛將這;樣東西,收入袖袍之中。那魔人布歐胡飛也自迴轉,在他的手上,拿捏著一張契約書。

魔人布歐胡飛揚了揚,意氣風地道:「所羅門的寶藏,是天底下最大的寶藏。隨時隨地更換地點,遊走在世界的狹縫之間。而這份契約書,便是寶藏中最大的寶物一刀柱魔神契約!有了它,我們就能控制住地獄軍團的刀魔神王子,反客為主!」

誅仙陣圖胡飛嘆息一聲:「可惜沒有,有了它我們就能直接控制住各種惡魔軍團。」

地獄軍團當中,撒旦為皇,其下是以墮落天使路西法為的7夫君王。在下是刀柱魔神王子,再往下,便是地獄將領等等。

胡飛現在有了刀柱魔神契約。便能指魔神。若是再有惡魔志群魔譜,便能將其下的所有惡魔大軍掌控住。讓7君王、撒旦成為真正的孤家寡人!

「惡魔志群魔譜,乃是地獄神系的神譜。我們應該慶幸封神榜的失蹤。否則那左方,必然又會會出現托塔天王李靖以及他的紫霄宮!到了那個時候,趙公明等截教份子,也會轉而攻擊我們!」

盤古胡飛緩緩開口,繼續道,「好了。這一切的一切都到最後關頭。往昔種種浮想聯翩,若是過了今日這關,便是一馬平川的展!若是無能,只得含恨隕落!」

這是真正的關口成敗在此一舉!

立即魔人布歐、七彩山神巨靈、誅仙陣圖、江山社稷圖四大分身,分列盤古本體肩頭。冷眼觀看著四方的神明、地獄、天堂軍團蜂擁而至。在幾乎要觸及到那綠色光衫的時復,盤古猛的著開雙眼,暴射出凜然的精光,照透虛空。

他的口猛地大口,吐納、呼吸,然後大喝三聲:「吃!吃一!吃一!」

本身神通破魔吃真言!

噸字,乃是盤古真言,洪荒盤古說的第一句話。當年洪荒盤古開天闢地瀕臨身隕,動彈不得。有飄魅勉勉招搖過市,盤古大神便開口大吼一聲「吃!」喝破秒殺一切鬼魅魔怪!

而後李靖有三子,各為其取名為金吃、木吃、哪吃。便是取此正義凌然,不可侵犯的真意。 人最美味的地方是什麼呢?

要是可以的話,真想嘗嘗人類的大腦,看著抱緊自己上半身的女性,夏目如此想到。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不太適合開玩笑,夏目選擇放棄,而是朝著前方狂奔。

身後機甲的運作聲傳了過來,人造兵器knightmareframe緊緊的跟在他們後面,並且逐漸拉近距離。

要是在這裡被捉住的話,有立刻被幹掉的可能性,畢竟自己這個身份本來就讓人覺得可疑。

雖說懷疑他人是不錯的行為,但是當人成為被懷疑的一方的時候,就會感覺到有多麻煩。

夏目的一生,不,應當說這生活的十多年來,一直都處在不與人交往的日子當中,當了幾年的尼特族和飛特族,因此對穿越這種事情,多少有些無法理解。

就算表面上看起來十分冷靜,實際上確實驚慌的。

這也是為了面子而採取的行動吧,在錄的面前,夏目可不想表現出自己的懦弱,不然一定會被嘲笑。

剛一結束腦子裡的思考,一枚炮彈就從後方飛了過來。

「往右邊!」

「知道了!你倒是下來自己跑啊!」

「人家體育不好啦!」

「你是千金大小姐嗎?」

抱著錄一邊奔跑一邊注意身後的人,夏目往側面一跳,險險躲開了對方的掃射。

冒著星光的流彈擦破他的衣服,講右臂拉開一條口子,鮮紅的液體流了出來。

「痛死了。」

夏目望了一眼衝過來的吉爾福德,再度奔跑起來。

要說戰鬥的話夏目經歷過不少,但那只是針對虛擬世界而已,到了現實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事件具有突變性,就如同gal遊戲中攻略妹子一樣,一不小心就會進入柴刀結局,變成第二個伊藤誠。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啊,想到這裡,夏目拍了一下錄得屁股問

「錄,我取代樞木朱雀之後,擁有他的體能和能力吧。」

「是的喲,這也是當然的嘛,不過你想要以**對抗knightmareframe嗎?」

「不,只是隨口問問罷了。」

因為夏目對自己抱著錄一路跑到這裡感到驚訝而已。

四周是濃密的花叢,香味順著風流飄了出來。

只是混雜在其中的火藥味讓人掃興。

knightmareframe的移動速度的確比人快,不過因為這裡地形的原因,吉爾福德並未趕上來,可能是途中意識到保護科奈莉亞更加重要吧。

在被譽為忠義、紳士、強大的第二皇女的騎士,吉爾福德的眼裡,最重要的是科奈莉亞的安全。

天空的明星依舊閃耀著,月亮似乎在此時害羞起來,被雲層遮蓋,只有點點星光。

夏目觀察這周圍的情況,這個時候最首要的就是從這裡離開,不過離開的話就必須要有一個路線,而不了解這裡的他採取觀察的態度。

腹黑王爺傾城妃 只是唯一不滿的就是抱著自己的這個少女,根本一點用都沒有。

「喂!給我下來,你還真是沒用啊,你難道是madao嗎?」

「那是什麼意思呢?」

「就是每天都是暑假的意思啦,簡單來說就是廢材。」

「哇! 妖王的絕寵 說我是廢材,是找茬嗎?」

錄一臉生氣的湊過去,卻被夏目推開,在她頭上敲了一下后指著後面說道

「你想被擊成篩子嗎?」

「不想,那麼接下來要怎麼做,我想到一個好方法哦。」

「說來看看。」

夏目拉近與錄的距離,側耳傾聽。

「很簡單,用夏目當肉盾就好了,保護我離開吧。」

「去死吧,還有啊,你不是可以隨便消失的嗎?為什麼這個時候不使用啊。」

「對了,我忘記了,你就加油被爆菊吧,再見!」

等……話沒說完,錄就鑽進了突出的空間當中,失去了身影。

還沒有從變態少女的拋棄當中回過神來,幾個布尼塔尼亞的士兵就從旁邊的樹叢中跳出來,將槍口對準夏目。

「雙手放在頭上,然後趴下!」

「那不是直接倒在地上嗎?」

「別說廢話!恩!」

找到了空隙,敵人一共有三個。

在戰鬥當中,被搶指著的一瞬間對方是不會採取開槍的行動的,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佔據了優勢。

這就簡單了。

靠著充沛的體力和高敏捷的身體,夏目蹲下身子,三個士兵其中一個立刻反應過來,馬上跳轉槍口叩響扳機。

琴音仙路 一瞬間火光四溢,夏目右拳擊中了離他最近的士兵的下巴,只聽咔嚓一聲,顎骨斷裂,士兵應聲而飛。

第二個動作,沿著槍口的方向側向移動,一腳踢飛對方的衝鋒槍,轉身拔出在他腰間的小刀插入脖頸,接著往旁邊的草叢鑽進去。

耳邊儘是子彈的呼嘯聲,最後一個士兵慌張的採取散射的行動。

這幅樣子被看到了就麻煩了,留下活口是錯誤的選擇。

夏目嘆了一口氣,趴在地上等待時機。

第一次殺人是在遊戲中,或許有的人會認為在遊戲中殺人根本不算殺人,可仔細想想,當你用角色武器擊殺對方,砍殺對方的時候,難道不會產生一點興奮嗎?

這個就是所謂虛擬實感,所以夏目產生了興奮,即使是在遊戲中殺人。

沒過多久,剩下的士兵靠在樹榦上,用耳邊的通訊器開始和總部聯繫,這樣可不行啊,夏目立馬沖了過去。

發現敵人,早就準備好的士兵開了槍,槍聲響起,夏目就勢一滾,左臂被子彈傳了過來,獻血濺到他的臉上,不過協調性絲毫沒有收到影響,右手掐住對方脖子,再用自己的腦袋撞過去。

頭變得有些昏沉,但是對方卻更加混亂,大叫著揮舞起衝鋒槍和空著的左手。

奪過對方的手槍,未曾由於就扣下扳機,大量的血液飛濺而出,再次順利的解決了敵人,這幅身體和自己的戰鬥方式連接起來,果然有著不錯的效果。

戰鬥過後的夏目靠在樹榦上,抬起頭看著夜空。

樞木朱雀,加入布尼塔尼亞的原因就是為了從內部改變這個國家吧,打算以最小的損失和死亡實現和平,還真是不得了的想法。

然而為了救人而殺人,這或許也是一種正義吧。

當要你殺掉一千人拯救一萬人的時候你會如何選擇呢?夏目笑了笑。

「當然是殺掉一千人啦。」

只有這樣,才可以多拯救九千人,不過這種選擇也會被唾棄吧。

可是啊,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布尼塔尼亞也好,日本也罷,還有目前的大國中華聯邦,都是充滿偽善者的國度。

夏目抬起頭,對著月亮以不存在的手槍發射子彈。

下一刻,火光染紅了整片行政區,大規模的轟炸與於此刻降臨。

除開剛才因為自己而引起的警報聲外,更加響亮的通知在這時響起。

【日本解放戰線的突襲!日本解放戰線的突襲!大規模的空中轟炸機和十架knightmareframe!】

11區的區政廳被襲擊了,在原本的劇情中,也就是成田攻防戰之前並未出現吧,也就是說,開始不按常理出牌了啊。

真是的,明明偷窺沒成功,反而還遇到了敵襲,也有可能是所謂的默示錄為了安排自己與cc見面吧。

夏目敲打著樹榦,對著空中大喊

「變態!喂!女變態!出來啦!拋下我一個人!」

「砰砰砰!」

自配音效的少女錄從空間中跳出,笑著說

「不是拋棄,而是為了鍛煉你的能力,激發出夏目的潛能哦。」

「這樣啊,對了,問你一個問題。」

「請說。」

Prev Post
玉皇代表著一國執政者的權威,這種東西別說李震了,任何人見了都會砰然心動的,而且製造玉壘的材質,以李震的見識,居然沒有見到過。它似玉非玉。充滿了靈氣,猛然一看就感覺見到了仙家寶物一般。
Next Post
待得煙塵落下,對面的四人毫髮無傷,而董家那位長老,卻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顯然消耗不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