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煙塵落下,對面的四人毫髮無傷,而董家那位長老,卻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顯然消耗不小。

這一幕,頓時讓人族一方有點發愣。

至於幻雨,也是微微嘆了一口氣。

在他看來,那名董家長老的選擇固然不算有錯,但卻並非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不能及時改變的話,恐怕這一戰人族一方不僅不能獲勝,甚至還有可能會落敗。

整個戰圈裡那名董家長老的修為無疑是最高的,所以他實則應該徹底利用出自己的優勢。

如果換作是幻雨自己上場的話,他必然會第一時間選擇先行鎖定對面的一個目標。

要想讓己方短時間內就建立起優勢,最好的辦法便是以點破面。

簡單的來說就是。

以董家長老幻尊境的修為,如果一上來就直接針對對面六人中的一人猛攻,那人無疑絕對無法抵擋。

只要動作夠快,能夠快速使得對面減員,這樣無疑也就給己方帶來了更加明顯的優勢。

不過此時顯然已經失去了這樣的機會。

隨著時間推移,場中的戰鬥也是越發的激烈。

差不多到了中期的時候,董家的那名長老也才終於意識過來。

不過明顯已經太晚了。

最終,這第一戰雖然還是人族一方獲勝,對面六人全滅。

只不過董家的那位長老也徹底失去了戰鬥力,而那另外兩位宗主,則跟自己的對手同歸於盡。

可以說這樣的結果,實在是有些慘烈。 第一戰結束之後,人族一方也是立刻再次出動了五人,來進行第二戰,這五人全都是清一色的幻皇。

至於魔族一方,則直接走出十人。

和第一戰一樣,這十人也全都是幻皇境的存在。

興許是第一戰的慘烈,讓雙方的心態都發生了一些變化,所以這第二戰的慘烈程度,絲毫不亞於第一戰。

最終人族一方全滅,魔族一方僅存兩人,還是身受重創。

可以說人族一方算得上是雖敗猶榮。

這樣一來,前兩戰結束之後,雙方暫時形成了均勢的局面。

那麼無疑這第三戰,便是極為關鍵的一戰。

這一次,人族一方整整走出了十人。

並且這十人中還包括董澈以及董家的另外一名幻尊境長老。

可以說,對這一戰人族一方已經抱有了勢在必得的態勢。

興許是看出人族一方的打算,對面的十平夏一陣沉吟之後,也是派出了二十人前來迎戰。

不過這二十人中僅僅只有十人處在六道魔紋的層次,剩下的十人,都處在五道魔紋。

看到這一幕,幻雨也是雙眼微微閃爍。

或許當初的那個小子真的已經完全成長了吧,他不禁這般想到。

是的,沒錯。

他自然是已經猜到了十平夏的想法。

很明顯人族一方的這十人的實力加起來過於強勁,即便是魔族一方依舊還是派出二十名幻皇,估計也是失敗的結局。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還不如換上十名幻王境上場。

與其都會失敗,那倒不如多保留一些戰力留待下一輪。

畢竟這一輪人族一方已經精銳盡出,下一輪無疑也就是魔族一方的機會。

反正即使這一戰輸掉的話,後面依舊還有兩戰。

也就是還存在著反敗為勝的機會。

所以這樣的選擇看起來,無疑絕對是最為合適的。

場中的董澈自然也很快發現了這一幕,不過此刻要想反悔已然是不可能了。

於是他便只能將怒火發泄在了眼前的對手身上。

擁有著兩名幻尊境的存在,對面總共才十名幻皇境,結果自是沒有任何意外。

不過即使是這般,人族一方還是付出了三人的代價,才取得這場勝利。

至此,三戰結束,人族一方暫時取得了領先。

不過卻沒有一個人的臉上露出絲毫的笑容,反而還是十分的凝重。

畢竟這三戰下來,人族一方已然損失了十餘人。

雖然對方的損失更多,但是相比起對方的人數來說,無疑不過是九牛一毛。

桃花武神 那麼接下來便是進行第四戰。

原本幻雨打算直接走出,但是卻被董澈攔了下來。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董澈卻知道。

先前送去的書信中,魔族一方提出了一個看似極為無理的要求。

那就是倘若幻雨出戰,那麼對面便會派出百倍的人數迎戰。

當然。

國民影帝是我的 如果幻雨最終也不出戰的話,這一點自當作廢。

可以說,這也能看出十平夏對幻雨有多麼忌憚。

董澈自然也不是不相信幻雨的實力,只不過要應對百倍的敵人,那樣的場面他想想都知道結果會是如何。

「賢侄,只要在獲勝一場,此番戰鬥便會奪得勝利,這個時候,請你相信我們」。董澈一把拉住幻雨,語氣極為認真的說道。

「可是…」。迎著董澈的眼神,幻雨一時間也是有些語塞。

他難道不相信董澈么,當然不是。

實在是這幾戰下來,已經付出了太多的生命。

他早已是於心不忍。

雖然他的心裡也知道,這些人早就已經抱有了必死的決心,包括董澈在內。

於他們而言,能夠用自己的命來換取族人乃至是家眷的平安,已然足矣。

甚至幻雨之前也說過,無法保證這些人的性命。

但是真正來到了這一刻的時候,他始終還是有些…

「是啊公子,倘若不是你的話,我們或許連這樣的機會都不會有,如今的結果我們已經十分滿足,所以請公子務要以身犯險,且相信我們一次」。

「請公子成全」。

「…」。

隨著話音落下,尚還餘下的眾人,紛紛對著幻雨躬身一拜。

「你們…」。這一刻,幻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整整過去了小半刻鐘,他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隨即緩緩閉上了雙眼,然後輕輕點了點頭。

可以看到,他的眼角分明掉下了兩滴晶瑩。

「多謝公子,公子大恩,我等來世在報」。看到他同意,眾人再次齊聲道。

緊接著便頭也不回的大步邁向了前方。

至於對面的十平夏看著這一幕,也是微微有些動容。

他的身世凄慘,並且還是生存在魔界這樣一個殘酷的世界中。

嚴格的說起來,對於這些所謂的情感,他從來都是深埋心底,甚至是完全陌生。

不過這一刻,他終於好似也受到了些許感染。

只是很快,這些東西便被他一把抹去。

因為在他的心中,唯有強者才有生存下去的資格,這一點不僅是他自己的親身體會,也是牢牢烙印在他腦海深處的信念。

沒有過多猶豫,大手一揮,頓時魔族的陣營中便有著二十餘人直接走出。

包括一直站在十平夏旁邊的一名看似十分普通的魔族人,也加入到了隊伍當中。

原本看到幻雨似乎要走出來的時候,十平夏的手還不禁緊握了一瞬。

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是真的不想跟幻雨交手。

好在是最終幻雨並沒有出來,而是換作了這些人。

由於前三戰結束,人族暫時處於領先,所以這第四戰,魔族一方絕對不能輸。

所以此番出戰的魔族,均都是幻皇境的層次。

而最讓眾人意外的,便是最後走來的那名看似普通的魔族人。

待得此人露出氣息的瞬間,即便是依舊沉浸在悲傷的幻雨,也是瞬間睜開雙眼看了過去。

不為別的,因為這個人的氣息居然是七道魔紋的魔王。

這一剎那,幻雨的手頓時捏得噼啪作響。

他萬萬沒想到,魔族一方居然還隱藏了一位魔王境的存在。

這樣的情況,無疑會讓這一戰,徹底充滿懸念。

畢竟董澈和另一名幻尊境長老剛剛戰鬥過一場,消耗已然頗大。

而另一位幻尊境長老先前受到重創,也還尚未恢復多少。

他不禁有些猶豫,要不要阻止這一戰,還是由他獨自迎戰比較好。

然而就在這時,略微有些意外的董澈第一個反應了過來,隨即發出了大笑道。

「哈哈哈…」。

「告訴我,你們怕嗎」。

這一聲大喝,無疑將其他人全都驚醒,迅速回過神來。

場面沉寂了片刻之後。

「哈哈哈,怕他個鳥…」。

「就是…」。

「有生之年能有如此一戰,死也足矣」。

「…」。

各宗門的宗主,紛紛露出笑容,你一言我一語的大笑了起來。

董澈聞言,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緊接著渾身的氣勢衝天而起,發出了一聲咆哮。

「殺!」。

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已然沖了出去。

其他人見狀,迅速反應過來。

「殺…殺!…」。

一聲聲咆哮落下,這僅剩的數十人便紛紛朝著魔族一方衝殺了過去。 「轟..轟…轟」。

雙方眨眼間便狠狠的撞到了一起,一時間整個場面飛沙走石,能量四溢。

這一戰對雙方的意義自然是不言而喻。

魔族一方如果戰敗,對士氣的打擊,乃至是十平夏自己,恐怕也會受到重重的責罰。

而人族一方呢。

雖然眾人的親屬家眷都已經撤離,但是倘若戰敗的話,魔族的大軍一旦攻入要塞,自然會立刻發現端倪。

我以新婚辭深情 屆時會發生什麼,不用多說。

這才僅僅過去不到幾個時辰的功夫,撤離的隊伍必然還未走出太遠。

以魔族大軍的實力,想要追上簡直是輕而易舉。

所以為了讓自己的犧牲變得更加有意義,這一戰,只能勝不能敗。

即便是敗,也要拖延更多的時間,來給撤離的隊伍留下更大的希望。

Prev Post
「在七龍珠的世界中,共有大小兩套龍珠。大的那套,在那美剋星上,我沒有取來。據說可以完成3個願望。小的那套,在地球上,每十年完成一個願望。對於達成目的來講,已經足夠了。」
Next Post
“小太子……真是越來越可愛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