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眼前傳來了一陣模糊。

剛才他還能看到山巔上的情形,現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擋住了,連雲層上方的景象,都無法看穿。

「這股神秘的力量,是來自於這個山峰的內部,那也就是說……」

秦南心神一震。

一直以來,他都忽略了一個問題,九刀古峰真正強大的,應該不是那些古刀、寶刀,而是具備了古刀、寶刀的山峰!

能夠聚集如此之多的刀,這個山峰,是何來歷?

在他疑惑之際,從天刀宗飛進來的大長老,率先開口道:「真傳弟子,可以前往第一雲層,內門弟子,前往第二雲層,外門弟子,在這第三雲層。抵達雲層后,盤膝而坐,用心感悟。」

原來整個古峰山腰上纏繞的三個雲層,分別對應了真傳、內門、外門。

換而言之,感悟古刀,真傳弟子的優勢最大。

因為有著山峰內神秘力量的影響,眾人有什麼瞳術之類的手段,都無法看到山巔的八把古刀,然而在第一雲層上,就無須運轉瞳術,可以直接看到,而且和古刀的距離最近。

哪怕只是近一丈,感悟古刀的機會,也就大一分。

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下,刀千重、文舞五大真傳弟子,飛向了第一雲層,隨後秦南、唐青山等等內門弟子,飛到了這第二層。

所有弟子,在三個雲層上,皆是盤膝而坐,神念朝著九刀古峰飛去。

整個九刀古峰上,那一排又一排的寶刀,開始微微震顫,散發出來了一絲若有若無的鋒芒,彷彿在響應著號召,唯有那山巔的八把古刀,不動如山。

「也不知道這一次,誰能獲得古刀。」

大長老等長老對視了一眼,臉色凝重,盯著山巔的一幕,目光沒有轉移絲毫。

此時此刻,第二雲層。

在秦南釋放神念之後,他的腦海內,就傳來了一道道奇特的聲音,好像是有著許許多多的人,在那看不到的遠方,正在呼喚他。

這是眾多寶刀,響應了他的神念。

秦南神念掃了一圈,就沒有過多關注,迅速向上衝去,因為在九刀古峰,每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出手,最多帶走十把刀,他自然不會胡亂抓取。

「咦?」秦南眉毛一挑。

他的神念,在前往山巔的時候,被股無形的力量,給直接擋住了。

「這應該是三座雲層的緣故,看來這真傳弟子,佔得便宜,比我想象中還要巨大啊!」秦南心中一動,迅速聚集神念,化作一把無形長刀,朝上一捅。

波的一聲輕響,他的神念,豁然開朗,來到了這山巔最頂部。

這一瞬間,不只是他,還有著其他外門弟子、內門弟子、真傳弟子的神念,全部都匯聚在了這個地方。

每個人都想要古刀。

與眾多寶刀不同,八把古刀冷冰冰的,沒有回應秦南。

秦南倒也不意外,畢竟他是武技天賦高,而不是其他方面高,這八把神秘古刀不響應他,也理所當然。

「用上一縷斷天刀的意志吧!」

秦南調動了一縷斷天刀的意志,與自己的神念完美融合,朝著那八把古刀衝去。

嗡!

果不其然,這八把古刀,瞬間響應了他的號召。

「不對!」秦南還來不及大喜,臉色頓時大變。

只見到八股驚人的古刀意志,於無形之間,朝著秦南的識海,齊刷刷衝來,想要將秦南給震成白痴。

好在秦南的識海,有著銅鏡坐鎮,古刀意志剛剛進來,就消散成為了虛無。

「怎麼會這樣?」秦南眉頭緊皺起來。

事情發展的結果,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

原本他認為,只需要調動斷天刀的一縷意志,就可以輕而易舉的降服八把古刀,結果恰恰相反。

「難道是說……」

秦南突然想到一點,斷天刀的一縷意志,散發出來的氣息太強,使得這八把古刀,感受到了驚人的危機,所以才拚死反抗?

「這下該怎麼辦?斷天刀我頂多只能調動一縷意志,若是釋放斷天刀的氣息,恐怕會引起下方眾多長老的注意,甚至還導致這九刀古峰發生異變!」

秦南眉頭緊皺起來。

斷天刀鎮壓八把古刀,自然不在話下,但是他不能調動太多。

「現在看來,我無法發揮斷天刀的優勢了,只能用其他手段,來獲得這八把古刀的認可了。」秦南很快想明白過來,神念掃視著八把古刀,尋找著切入點。

「有點意思,這八把古刀上面的紋路,頗為奇怪,看似絮亂無章,其實每一道紋路,都有點特殊的含義,還有那些神魔,妖獸,都紛紛在代表著什麼。」

秦南忽然眼睛一亮。

按照眾人感悟九刀古峰古刀的模樣來看,除了將自己的氣息,散發出去,傳遞給古刀,就只有觀摩刀身上的紋路了,若是能從這紋路上,感悟到什麼,恐怕可以引得古刀震顫。

「心神合一!」

秦南整個人的心神,瞬間凝聚。

他的神念,掃視著那八把古刀上的刀紋,他的心中,則有著無數個想法念頭,一一冒了出來。

同時感悟八刀!

時間流水,隨著感悟,秦南腦海內的八副畫面,變的越來越清晰,有著滔天血海,有著日月崩塌,也有著哀嘆蒼生等等。

八把古刀,八種意志,截然不同!

「這是一柄魔刀,上面的紋路,代表著血和火,交織成為了一門恐怖的刀術,也是一種恐怖的意志……」秦南心神喃喃自語,徹底沉入刀紋,推演著八副圖案代表著的刀術!

一柱香,兩柱香……直到三柱香的時候。

第一把古刀,第二把古刀上面,刀紋所蘊含的刀術,秦南徹底感悟。

「弒血屠天術!」

「日月沉淪術!」

秦南低喝一聲,將這兩種感悟出來的帝術,通過神念,朝著那第一把還有那第二把古刀傳遞過去。

兩把古刀閃耀起來了微弱的光芒,似乎被秦南給喚醒。

沒過多久,這光芒突然湮滅,取而代之的是比上次,更為兇猛的兩股刀意,朝著秦南瘋狂斬來!

「怎麼回事?」秦南臉色一變。

他以刀紋帝術為媒介,這兩把古刀怎麼還要斬他? 閆天是眾人之中體格最健壯,肌肉最發達的。

簡艾當下便看著閆天開口道:「你先下,下去之後負責接人。」

「我?」閆天有些意外,似是沒想到簡艾會讓自己第一個下去。

「哎呀你別磨蹭了,讓你下你就下!」夏清歡一臉不耐的催促道。

眼下確實容不得浪費時間,閆天深深的看了一眼簡艾,而後爬上窗戶,抓著繩索快速的往下滑去。

一眨眼的功夫,閆天安全落地。

眾人見狀紛紛舒了一口氣,這個方法果然可行。

「大家看到了,就按照剛剛閆天的方法,一個一個往下滑,下面有床墊,閆天也會幫忙接人,很安全,不用怕!」

話落,大家便一個一個的上了窗檯。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夜起東風,在風的作用下火勢似是更猛了,簡艾不經意間用透視看去,此時火勢竟已經漫上三樓。

屋內煙霧漸濃,當高陽下去時已經看不清屋裡的其他情況,唯一知道的是此時房間內只剩下簡艾和林逸兩人。

已經下去的其他人抬頭看向三樓簡依依的房間,只能見到大片濃煙從窗戶內竄出,卻不見簡艾和林逸兩人下來。

「小艾!小艾!」

「林逸!林逸!」

冠桃和閆天在下面大聲叫到,可還是遲遲不見人影,甚至連回應都沒有。

一陣急切的腳步聲自遠處而來,度假村的員工姍姍來遲。

夏清歡見狀連忙衝上前去,領頭的人看見眼前灰頭土臉的女孩嚇了一跳,可還來不及詢問情況便被夏清歡一把抓了住,只見夏清歡當下急的哭了起來:「快救人,裡面還有兩個人,快救人啊!」

而此時別墅里,簡艾周身依靠心法形成了一個保護層將自己護在裡面,人卻已經出現在了別墅四樓。

「林逸!林逸!」

簡艾一邊喊著林逸的名字,一邊一間一間的開門尋找,卻始終不見林逸的影子。

剛剛高陽下去之後簡艾便打算讓林逸先下,但是屋內煙霧繚繞她根本看不清楚狀況,喊了兩聲都沒得到林逸的回應,這才使出心法定睛一看,誰知屋裡門已被打開,更是不見林逸的蹤影。

擔心林逸出意外,簡艾只好用心法護體,衝進滿是濃煙的別墅里找他。

直到來到四樓南邊最裡面的房間,房間的門大開著,而林逸就那樣直挺挺的倒在了床前的地毯上,顯然是因為吸入濃煙過量,不知是暈了還是死了!

「林逸!」簡艾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拖起林逸的頭,卻見林逸被嗆的滿臉都是眼淚,白凈的臉上也都是煙灰,好在胸口還在起伏。

人沒死就好!

簡艾走到窗前打開林逸房間的窗戶借勢向下看去,這個朝向和簡依依的房間是兩個相反的方向,而正下方剛好是別墅的露天泳池。

來不及多想,簡艾走上前,手上運用心法便可輕鬆的將林逸架起。

只是沒等簡艾動起來,還殘留著一絲意識的林逸突然虛弱的輕嚀出聲:「枕頭下面……」

簡艾身子一頓,側頭看向林逸,凝眉道:「林逸,你說什麼?」

「枕頭下面……筆……」 第九百八十二章神秘空間

刀意撞入識海,瞬間就被銅鏡的無形威壓碾成了粉碎。

「再來試試!」

秦南深吸了口氣,迅速感悟剩下六把古刀。

「風華飛天術!」

「魑魅虛術!」

「赤十術!」

秦南感悟出來的六門刀術,通過神念一一傳達,然而每次的結果,都是如出一轍,好似眼前這八把古刀,已經將秦南視為了生死大敵,無論秦南怎樣做,它們都要攻擊秦南。

「這下該怎麼辦?」秦南眉頭緊皺起來。

感悟這些寶刀、古刀,除了自身之外,可以參悟刀紋,還可以從眾刀排列的位置,以及這些鐵木、山石上面感悟等等,方法眾多,但是秦南最大的優勢,就是武技天賦和斷天刀了。

若是這兩樣不起任何作用,那麼就比較麻煩了。

當然了在秦南的字典里,沒有放棄這兩個字,既然他已經坐在了這雲霧上,已經答應了非凡刀帝,他就絕不退縮。

天無絕人之路!

時間如梭,秦南在苦苦思索,不得要領之後,不厭其煩的開始了其他嘗試,只不過每次的反饋都是如出一轍。

終於,距離眾多弟子感悟,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

「兩把寶刀!這次獲得了兩把寶刀!」

「呼,一把寶刀,也不錯了!」

「哈哈,我是三把,正好可以修鍊我的三刀術!」

整個九刀古峰,也開始熱鬧起來,第三雲層的外門弟子,還有一些內門弟子,都開始已經有了收穫。

秦南睜開眼,一一看去。

既然想不出結果,那麼就通過觀察,來發現蛛絲馬跡。

就在這一剎!

轟!

兩把古刀上面,突然綻放出來了耀眼的光芒,緊接著秦南身邊的唐青山,身形都被一股無形力量包裹,朝著天空急速飛去,落在了那兩把古刀的面前,殺氣如虹。

「這……」

「感悟兩把古刀!」

「唐青山讓兩把古刀都出現了反應!」

「天啊,難道他一次性要獲得兩把古刀嗎?」

無數弟子,還有下方長老,都被驚動,看向唐青山的眼神中,宛如看著一代天神,充滿了駭然之色。

「嗯?剛才那是……」秦南沒有看向唐青山,反而緊緊盯著山腰。

與此同時,又是一柄古刀,閃耀光芒,露出了來了濃濃的戰意,彷彿要破開天穹。

文舞的身影,降臨在了這古刀面前,神色平靜。

還未等眾人震驚,第一雲層上,刀千重突然睜開雙眼,爆發出來了恢宏的氣勢,他大步一踏,直接來到了兩柄古刀的面前,背後三把古刀的虛影,驟然懸浮。

「上一次我實力不濟,不能降服你們,這一次我修為早已達至巔峰,你們還在等什麼?風雲亂世,隨我登臨巔峰,撼動中州!」

Prev Post
“小太子……真是越來越可愛了。”
Next Post
大家湊錢包了一輛旅遊大巴,剛上大巴,在大巴過道上掉下一錢包,我撿起來問道:“誰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