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不少人都覺得方昊天不可能贏得了,有人出聲,有人內心暗嘆。

就連姜遠行此時都是沒有半點信心了,覺得方昊天應該認輸,不然的話會死。

「真的沒辦法了嗎?」

方昊天身體突然模糊,將落雪無影步施展到了極致,幻起道道殘影。

但嚴神宗似乎已經想到如何對付方昊天的落雪無影步了,不管方昊天如何閃躍,他的仙法尊總能第一時間站在了方昊天的面前然後就瘋狂攻擊,嚴神尊的本尊則是候在一旁一有機會就對方昊天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幾個呼吸的事,方昊天都不知道吐了多少口血了,他的落雪無影步被嚴神宗的仙法尊化解盯上時,他已經處於沒有還手之力的絕境。

「方昊天,快認輸,不然你會死。」

台下認為方昊天應該認輸的人越來越多了,這簡直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戰,感覺上就是一個天人境強者在完虐一個元陽境高手。

「原來如此……」

只是在所有人都認為方昊天必敗無疑,所有人都認為他再不認輸就會死的時候,方昊天的腦海中卻是靈光一閃,他終於看出嚴神宗的仙法尊到底是什麼回事了。

所謂的仙法尊根本就不是什麼分身,而是一件至少天人境八重修為才能駕馭的寶物。

此寶使用之法跟以氣御劍差不多。

只是此寶居然能幻出人形攻擊對手,這有著極大的欺騙性,肉眼難以看到這仙法尊的核心是一個很小很小,最多只有大拇指般般大的人形牌。

如果方昊天沒有超強的感應力,真的難以發現這一點。當發現這一點后,方昊天一下子就想到了「梵乾」。

其實「梵乾」跟嚴神宗的這件寶物也有相似之處,但「梵乾」更高級的多,因為「梵乾」是在方昊天的靈魂深處,是無形的,而嚴神宗的寶物是有形的。

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跟破解又是另外一回事。

方昊天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化解,至少想到的辦法不敢說百分百成功。

但既然看清了嚴神宗仙法尊的秘密,自已也有了破解的想法,方昊天自然就會去試。

「試試看!」

方昊天眼中毅芒驟閃。

「轟隆!」

嚴神宗和他的仙法尊再一次前後夾擊方昊天。

嗖!

方昊天突然衝天飛起。

果然,嚴神宗的仙法尊第一時間也衝天而起,暴起追殺。

方昊天這一次看著衝起的仙法尊,沒有再避,而是身體突然一個倒轉,揮劍俯衝。

「不畏衝天凌銳志!」

方昊天整個人化為了一團劍光,凌厲的氣息涌動就如同一把把利劍四射。

「什麼,他要選擇硬拼了嗎?」

看到上方的方昊天,人劍合一,化身一團劍光,以一種一往無前,隕石墜落之勢衝下,要跟嚴神宗的仙法尊硬打硬時,台上的人群都是個個大吃一驚,一個個伸長著脖子抬頭看著,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昊天哥,小心!」

蠻王部的人更是驚得心臟幾乎都要跳了起來了。

「別做傻事啊!」

姜遠行拳頭也是猛的握起。

「哈哈哈,這個白痴居然還不放棄,這是要放手一搏,生死成仁么?你再是妖孽,正對對抗天人境八重的力量簡直飛蛾撲火,肯定是找死行為。不過嚴神宗從哪裡來這麼強大的力量?嗯,青衣仙法尊是青衣門門才能修鍊的無上秘術,嚴神宗不是門主竟然也能用,肯定是其門主的主意,看來這股力量也是其門主所為。嚴神宗啊嚴神宗,你有這樣的力量若還是贏不了,那你真的就是一頭豬,真該死了!」

白池雙眼也是握起,神色陰狠,猙獰而笑,他似乎已經看到方昊天的飛蛾撲火之舉,下一刻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方昊天,你這是找死!今天我就為諸通長老報仇,為大長老報仇,給我去死。」

嚴神宗見方昊天如此瘋狂,雙眼猛的瞪大,如憤怒的金剛。

轟隆!

嚴神宗身上的氣息再度暴涌,終於到達了他這股力量的巔峰。

此時此刻,嚴神宗的底牌才是真正揭開,這是他最大的戰力,也是他最大的依仗。

雖然這一戰後,他會全身經脈爆裂,輕則修為盡失,重則死,但他已經沒有選擇。

「轟!」

嚴神宗的本尊也出手了,一閃就到達與其仙法尊持平的高度,拳頭震蕩,透漏著八重的強大氣息,一股肉眼都可以看到的氣流漩渦在他的拳頭上包裹著波動,然後與其仙法尊一同狠狠的砸向俯衝而下的劍光。

「勝敗就在此一舉!」

在劍光中的方昊天雙眼也是瞪大,戰意滔滔,有一往無前的大無畏氣勢。

嗡!

劍光輕輕一震,突然改向,瘋狂的向嚴神宗衝來。

「什麼?他無視嚴神宗的仙法尊?」

觀戰的人皆是一震。

嚴神宗也是臉色一變,但跟著臉色猙獰,砸出的拳頭完全沒有改變的意思,悍然的迎上朝他正面衝下的劍光。

而其仙法尊一個轉身就要揮拳打向方昊天。

就在此時,一道影子驟然從劍光中衝出。

「這是什麼?」

電光火石中,嚴神宗突然感覺到一股不妙。

嗡!

影子瞬間放大,居然是造化神鼎,一下子就將嚴神宗的仙法尊罩住。

「這是什麼?」

「一隻鼎?」

「這是方昊天的底牌么?他果然也有底牌。」

觀戰的人都是出現一剎那的愕然。

轟!

造化神鼎一下子就罩住了嚴神宗的仙法尊。

仙法尊的拳頭砸在鼎內,發現刺耳的震響聲,然後造化神鼎在劇震中罩著嚴神宗的仙法尊狠狠的向下砸。

如此一來,嚴神宗和他的仙法尊就失去了聯手之勢。

「妙!他竟然還有這一手。」

姜遠行頓時一拍大腿,神情一下子振奮起來。

「轟隆!」

方昊天人劍合一,化身一團劍光與嚴神宗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然後劍光也將嚴神宗包裹起來,一同從空中砸下。

砰砰!

先是造化神鼎罩著嚴神宗的仙法尊砸到地面上,然後方昊天和嚴神宗一同砸落。

兩次強大的砸擊,崩塌的擂台材料一下子就被震得炸開。

「不好!」

「我的媽啊!」

「快躲!」

接近擂台前的人,頓時人人變色。

「不好。」

萬慶也是臉色劇變,瞬間落地,然後雙臂長開,一面拼了他全力的罡氣牆擋在了擂台前。

「轟!」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黎克和石青也是臉色一變之餘第一時間配合萬慶,也是布起了罡氣牆。

三面罡氣牆擋住了擂台前所有人的面前,將暴射的擂台材料擋下。

黎克幫忙,是一種條件反應,石青幫忙是因為他鐵劍派的人就站在擂台前。

噗噗噗!

萬慶,黎克和石青都是渾身一震,同時噴血。

不過三人聯手,也終於將暴射的擂台碎料擋下,免去了一場災難。

若不是三人聯手擋下,幾乎可以預見會有很多人被暴射的擂台碎片給射死射傷,估計沒有一千都有九百。

在大家驚魂未定之時,那團劍光也漸漸淡下,顯示出方昊天和嚴神宗的身形。

造化神鼎那邊仍然是轟聲大炸,嚴神宗的仙法尊仍然瘋狂的攻擊卻被造化神鼎死死的鎮壓著。

「砰砰!」

隨之嚴神宗憤怒揮拳與方昊天的劍撞了兩個,兩人瞬間分開。

但剛分開,兩人都是選擇了第一時間沖向對方。 秦菲心裡清楚眼前這個男人對於自己的感情,可是清楚歸清楚,他既然敢這麼肆無忌憚地當著一個覬覦自己妻子的男人的面胡說八道,那麼他就該為自己說出口的話負責。

東方玉卿收回放在秦菲臉上的沉痛眸光,轉身走到落地窗邊,給秦菲留下的是一個孤傲、落魄的背影。

秦菲盯著東方玉卿的背影,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合適,就只是那麼安靜地看著。

東方玉卿單手撐在玻璃上,微微垂下頭,從這個角度看去,身後的秦菲並不能看清她男人臉上的情緒。

過了許久,東方玉卿才願開口解釋。

「菲兒,你知道嗎?不管是四年前的你,還是現在的你,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輩子要離開你,又怎麼可能允許其它男人把你搶走?」

東方玉卿的聲音雖然低沉,但也能夠聽清裡面隱匿著的茫然與無助。

秦菲依舊愣在原地紋絲不動,因為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此刻如此反常的東方玉卿。

東方玉卿微閉雙眼后又快速睜開,接著就是緩慢的抬起頭,然後又是緩慢的轉過身來面向秦菲。

「我不介意你是否曾經喜歡過郁林楓,也不介意楚柏穗那個孩子的來歷……就算你將來有一天會選擇離開我,我也不會輕易的放你走,更加不可能祝福你跟其他男人長相廝守!」

霸道總裁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不在乎他女人是不是心裡曾經有過郁林楓的位置,總之他會全力以赴地把她捆綁在自己身邊,哪怕使用到的手段是不惜一切代價。

當然,他的初衷是會尊重秦菲的選擇,但絕不代表著放棄。

壓根不給秦菲反應的時間,東方玉卿又接著補充:「別說那個孩子只是克隆的產物,就算是你親生的,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跟鈺兒。」

不知道是受到哪句話的啟蒙,使得秦菲茅塞頓開,「原來你發神經就是因為那個孩子是嗎?」

「呵呵,東方總裁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自信了? 嬌妻嫵媚 換句話說,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這是在吃醋?」確切地說是在吃一個小女孩的醋。

東方玉卿含糊其辭地回應道:「吃醋也好,鬧彆扭也罷,總之,你只要安分守己地做我的妻子就好!」

東方玉卿想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該做的猜測和試探也已經做完了,接下來就是需要足夠的耐性來揣摩眼前這個患得患失的小女人的心思。

秦菲覺得眼下壓根就沒有再搭理東方玉卿的必要,於是抬腳往門口走去。

可是沒等她走出兩步,就感覺到自己略微冰涼的小手被一隻溫熱的大手包裹住,接著一道冷沉黯啞的聲音就在她的耳廓邊響了起來:「你要去哪?不是都跟你解釋清楚了,你還生氣?」

秦菲撇嘴、皺眉,一副受盡了委屈的模樣,把自己的小手從東方玉卿的大手中抽離出來。

抬頭帶有挑釁似地斜睨了男人一眼,「就算總裁大人著急著宣誓主權,至少也該讓人先解決溫飽問題才對。 狼少請溫柔 如果你再這樣糾纏不休的話,我可保不齊會把今天回國的行程取消。」

東方玉卿聽聞秦菲陰陽怪氣的奚落後,簡直都快被氣笑了。

因此,一雙大手自然而然地向後順了一下頭髮,眸光顯得更加的深邃:「老婆這麼擠兌自家老公可就沒意思了。不過,我倒是覺得你能夠主動提出回國的意願還是比較理智的選擇。」

秦菲始終仰著頭看著東方玉卿,而他的身形依舊高大到讓人瞬間就產生出一種莫名的壓抑感。

就在氣氛變得詭異之前,東方玉卿的手機鈴聲成功解救了他和妻子的尷尬對峙。

東方玉卿拿起手機,隨意瞄了一眼來電顯示就劃開了接聽鍵:「你是說人都捉到了?那好,我吃完飯就趕過去,先把人控制好,別走漏了風聲!」

因為秦菲站的位置距離東方玉卿很近,而且他也沒有刻意要隱瞞電話的內容,所以秦菲幾乎是清晰的聽到了電話那端傳來的聲音。

只見秦菲身形猛地一顫,臉色看上去也有些蒼白的可怕,頭腦里又莫名地浮現出許多不好的畫面……。

人抓到了?

是抓到了之前刺傷東方玉卿的那幾個歹徒,還是抓到了恐嚇她的那個快遞小哥?

想必是因為秦菲自從聽到電話的內容后就變得有些神情恍惚,所以就連東方玉卿什麼時候將自己摟在懷裡帶出了酒店房間都沒有察覺到。

面前的電梯叮的一聲打開,懷裡的小女人才猛然回神。

秦菲想要邁開腳步走進去,卻被東方玉卿那健碩的臂膀牢牢的鉗制住,絲毫動彈不得。

東方玉卿微蹙眉頭,卻沒有開口的慾望。

秦菲抬頭望著近在咫尺的俊臉,莫名其妙的感覺就連自己的氣息都有些凌亂不堪,眼底自然而然流漏出的神采也是迷茫、無措。

Prev Post
畢竟,今天日月神殿中所發生的一切,都非常的震驚,也非常的精彩,甚至已經超過了往年天才們的互相切磋,想必回到大勢力範圍類之後,日月神殿中所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會像是一道颶風一樣被傳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Next Post
我順著他手指看過去,一個茅坑正連著那龍蝦又多又大的黑水池子,往裡灌著人類精華,豐富養料呢! 頭髮盤成了一個慵懶風的丸子頭,頰邊有一縷弧度微彎的髮絲,婉約又俏皮。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