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

聽到熟悉的聲音,君少辰身體猛的一震,他僵直着身體轉過身來。

可在看到科豐恆的那一刻,他的腳步瞬間停了下來,電花火石間,兩雙深邃的眼眸看進彼此的眼簾。

“念兒,我等一會在過來接你,你自己小心一點。”

科豐恆扶着她坐下以後,看了君少辰一眼,脣角蠕動了一下,始終什麼都沒有說,轉身往裏屋走去。

“念兒,聽說你受傷了。”

君少辰看着她的容顏,思念的心瞬間得到了釋放。

“殿下,只是一點皮肉傷,並無大礙。”

蘇紫念這才擡起頭來,靜靜的看着他,也許是心裏有了束縛,他看君少辰的眼眸裏,波瀾起伏不定。

“無礙便好!那ri你離開之時,我在城門頭上站到了天黑……。”

“殿下,現在在說這些,已無意義……。”蘇紫念快速打斷他的話,他現在纔開口,她心裏明白,一起都回不到原點了。

君少辰身子一僵,怔怔的看着她。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念兒,我只想要一個答案。”

他深深的看向蘇紫念傷痛的眼眸,他突然明白,是他的沉默,造成了今日的傷痛。

“其實殿下心裏已經有答案了,不是嗎?”

蘇紫念擡眸,猛地看向他,只是那眼眸裏的憂傷依然存在。

雖說愛之深,痛之深,今晚一見面,那從未說出口的愛,也能讓彼此之間有了一個解脫了。

“念兒,雖然我心裏已經有了答案,但是我還是想親口聽你說出來。”

君少辰原本只是想看她一眼就走,可是見到她以後,他心裏那股強烈的佔有慾讓他想把她緊緊的禁錮在身邊。

“殿下,念兒已經說過了,沒有結果的答案,殿下又何必強求呢?”

蘇紫念突然笑了,笑得一臉的燦爛,以其把話說出來傷人,不如從此成爲朋友也好!

君少辰看着她臉上的笑意,猛地一震,心裏猛地一痛,這麼柔弱的她,他又怎麼能傷害她,逼她呢?

錯過了她,都是他的懦弱造成的,如果他當初勇敢的把她留下來,也許結果不會是這樣的結局,心裏猛然的像是想通了什麼?

他突然笑着開口道:“念兒,謝謝你!你一定要幸福!”

最終,所有的千言萬語都化作了一句話。

說完,君少辰也笑了,那笑容裏,多了一份真誠,少了幾分佔有慾。

“多謝殿下!”

蘇紫念一看他的笑意,希望他們別過之後,彼此都能忘記心裏的痛,開始新的生活。

“念兒,那我走了。”

君少辰最後深深的了她一眼,就像要把她永遠落在心底一樣。

縱然心底有再多的情,有在多的話,但是說出來,好像都是多餘的。

君少辰迫使自己轉身。

轉過身以後,他俊逸的臉上,悄然滑下了淚水。

他猛的停下腳步,心裏有着太多太多的不捨,這一別,也許就在也見不到了,可是他硬是不讓自己回頭,他生怕這一回頭,就真的在也舍不下了,心裏痛得慌亂不已,死死的攥緊雙拳,就連身子都顫抖得厲害,卻依然沒有辦法去彌補那抹恐慌。

蘇紫念擡眸看着他的背影,兩行清淚瞬間滑落。

幽冥路18號別墅 君少辰邁着如千斤重的步伐,就像一個木偶一樣,慢慢的消失在蘇紫唸的視線裏。

“殿下。”

看到君少辰的臉上的淚水,江城目光怔了怔。

從小跟在殿下身邊,還從來沒有見殿下這個樣子過。

“長公主大婚之日,把準備好的賀禮送過去,即日啓程會皓月國。”

君少辰語氣憂傷的吩咐道。

“是,殿下。”

“回去吧!”

君少辰又回頭看了一眼,和蘇紫唸的眼眸對上,他溫柔的笑了笑,在次回頭,卻是一臉的苦笑,院子裏的蟬鳴聲彷彿也是孤寂的,君少辰深深呼出一口氣,大步離開。

聽到屏風後面的響聲,蘇紫陌快速的抹去臉上的淚水。

“念兒。”

科豐恆從屏風後邊走了出來,鬼使神差之下,他剛纔沒有離開,而是站在了屏風後邊。

“你……。”

蘇紫念擡眸,只是那杏眸裏還泛着水霧和疑問。

“念兒不會介意吧!”

科豐恆柔笑着扶着她起身。

“也不是什麼聽不得的事情,就像你說的那樣,彼此見一面,心裏已經了無遺憾了。”

蘇紫念深深吸了一口氣,腰間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

痛意讓她不由得微微蹙眉。

科豐恆很快發現了她的異樣。

“念兒,回去休息吧!”

“嗯!”蘇紫念溫順的點了點頭。

擡眸,她會心的笑看着科豐恆。

“豐恆,謝謝你!”

科豐恆突然笑了,笑得非常的開心,這樣他就更有信心了。

“你我之間,何必言謝!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快點把傷養好,等着做我的新娘子。”

“嗯!”蘇紫念嬌羞一笑,兩人慢慢的往裏走去,那攙扶着的背影,溢出了絲絲幸福。

黑夜陰森,萬籟俱靜!夜幕籠罩下,有兩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翻過高高的宮牆,很快消失在夜色裏。

而另一邊,一個黑影在茫茫夜色下的樹林裏急速穿梭,只是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出了城外,來到一處偏僻的小樹林內,猛的停了下來。

此人便是沐雲軒,

他剛剛停下,就有一個黑衣蒙面人飛身難道他的面前。

“聖主。”黑衣男子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說吧!”沐雲軒面無表情的問道。

“皓月國涌進了大批巫祝,黎夏國也來了一批,”

“可查清楚,他們去皓月國的目的?”

可以愛嗎 沐雲軒滿臉陰沉,庚桑瑤手下一直沒有巫祝,現在巫祝怎麼會突然出現了呢?

“還有呢?聖主,這批巫祝不是巫族族長統領的,而是巫族族長身邊的嬌蕪手下的人,今天晚上她召見了在黎夏國的巫祝,而且有兩名已連夜潛入皇宮,我們的人已經跟在他們身後,今天小姐剛到黎夏國,恐怕他們會對小姐下手,今天傍晚的時候,她們偶然提到了小姐的名字……。”

黑衣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寒氣籠罩着自己。

心知這寒氣從何而來,黑衣蒙面人把頭垂得更低。

“回去,不管有什麼消息,每天晚上都要稟報,明天晚上敬淮過來,讓人摸清巫族的具體情況,庚桑瑤不在,對我們很有利,這次務必將他們一網打盡。”

沐雲軒冷冽的交代着。

“是,聖主。”

黑衣人起身,快速的消失在樹林裏。

想動馨兒,庚桑瑤,本座絕對不會饒恕你的,你身上已經沒有任何值得本座忌憚的東西了,清冷的涼眸深處略過深深的殺意,嘴角卻是勾着一抹逍魂至極的輕笑!怕心愛的人醒過來看不到自己,沐雲軒轉身,快速的往皇宮的方向回去,詭異的身影,在黑夜裏快如閃電,不一會,便閃身進入了皇宮裏。

沐雲軒沒有回子陽宮,而是四處尋找着什麼。

果然,沒有多久,他的暗衛就稟報,在子陽宮附近出現了兩名鬼鬼祟祟的黑衣人。

沐雲軒冷冽一笑,如鬼魅一樣出現在兩個黑衣人的面前。

“二位,這麼晚了還要過來送命嗎?”

沐雲軒聲音清冷噬人心骨。

兩個黑衣蒙面人猛地震驚的看向沐雲軒,沒想到自己會被人發現。

其中一個黑衣人身形有些矮小,從身形上來看,不難看出,她是一個女子。

“哦!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天底下有這般美的男人呢?” 豪門另類I:酷帥醫生花癡女 女子的聲音媚骨心神,一臉淫邪盪漾的看着月色下顯得有些慵懶又冷冽沐雲軒。

女人眼中突然劃過逍魂的一幕,看着沐雲軒精壯的身體,她此刻早就已經憋不住了,只覺得身子滾燙的厲害,急切的需要男人的安慰。

“你簡直就是天生的尤物,不如我們一起共度良宵吧!”女子說着就要往沐雲軒身上撲,這樣的美男子,要是能夠樂呵樂呵就是死了都知足了!

“嬌嬌,你瘋了。”

另一名黑衣男人氣憤的吼着,整個身子便已經朝着女人快速的抓去,這個時候正在辦正事呢?這騷女人心裏在想什麼?見到美男子雙眼就發直,而且這個男子是怎麼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們身後的,他們一點感覺都沒有,而且他剛剛窺探了一下,根本測試不出此人的修爲來。

那知他還沒有抓到女人,兩人就被一股力量彈了出去。

女人笑着從地上爬起來,輕嗤一聲笑了出來。

“挺厲害的,跟姐姐走,姐姐一定會讓你欲仙欲死的。”

女子的聲音嬌氣又魅惑人心,又慢慢走像沐雲軒,“老孃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般對老孃胃口的美男子呢?”

沐雲軒的眸光深處點點殺意瀰漫,笑容越發燦爛逍魂。

“敢對我沐雲軒動這種齷齪的心思,你是第一個,既如此,去死吧!”剎那間,就在那女子在次撲來的眨眼一刻,沐雲軒身影一閃,猶如一道驚鴻之光,剎那間掄出一道絢麗的金光直擊上前,“砰”的一聲,那女子就瞬間被沐雲軒的修爲給擊得飛出兩丈遠。

“啊!”女子驚得痛呼一聲,驚慌的看着沐雲軒,怎麼可能,她堂堂巫祝,聖玄期巔峯的修爲,竟然被他輕而易舉的擊飛,這男子是誰,這麼厲害!可是身體裏撕裂般的痛意讓她來不及思考其他的,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

一旁的黑衣男子矇住了!可下一刻,只見沐雲軒一個飛快的轉身,一道金光迸出,驚得他急急想要抵擋。

笑話,他好歹也是聖玄期巔峯的人,被他在一掌擊倒,豈不是太丟人了。

然而!下一秒,“轟”的一聲,他絲毫沒有還手之力,照樣被擊出去了兩丈遠。

和女子平躺在不遠處。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嬌嬌。”

男子看了離自己不遠處的嬌嬌,只見她雙眼瞪得大大的,最恐怖的是她的雙眸裏冒出了血絲,她已經死了,男子大驚失色,驚恐的看着沐雲軒。

“你是……?”

“哼!還沒有人能得罪了本座之後還能全身而退的。”

沐雲軒森冷的吼道,居高臨下的聲音,彷彿是天神一眼,憤怒的看着男子。

“本座,你,你是沐雲軒……。”

男子猛然想起沐雲軒來,可惜,他明白得太晚,男子猛的噴出一口鮮血,一臉死亡的恐懼,身子卻直直的倒了下去,依然瞪大着眼眸,不一會,和他身邊的女人一樣,雙眼溢出了血絲。

“啪……啪……。”

牆頭上想起了拍掌的聲音。

沐雲軒擡頭一看,嗜血的眼眸裏瞬間化爲溫柔。

“陌兒,你淘氣,要是摔下來可怎麼辦?”

沐雲軒擔憂的笑看着她,那眼神,柔和得如夜空中的月光。

“我又不是小孩,怎麼會摔下去,醒了不見你的人影,出來一看,原來是有女人在*我老公呢?抱我下去吧!”

蘇紫陌笑嘻嘻的像個小孩一樣,伸開雙手,讓沐雲軒抱她。

沐雲軒自然是樂意至極。

身形快速的一掠,蘇紫陌已經在他的懷中穩穩的落地。

蘇紫陌腳下正好是那名死去的女子。

“砰!”蘇紫陌踢了女子一腳,“不自量力的老女人,敢上我蘇紫陌的老公,當真是活膩了?”

蘇紫陌又猛然快速踢出一腳,狠狠的踢了過去。

沐雲軒笑了笑,很喜歡她這小淘氣又吃醋的樣子。

“有沒有吃晚膳?”

沐雲軒纔不管地上死去的人,他只關心眼前的人兒的身體。

“沒有,剛剛纔睡醒,你不也沒有吃嗎?我已經讓清蓮下去準備了,一會就可以吃了。”

“那正好!我也沒有吃,算我一份吧!”

夜輕寒朝着他們走過來,臉上神情淡淡的,一雙眼眸裏看不出喜憂,清清淺淺的。

“輕寒,你出去了?”

Prev Post
唐風這才想起還真這個道理,於是就說:「你不要嚷嚷,老子早就知道了,看著,我馬上就把你給弄出來……哦對了,你的皮夠不夠厚,蟹殼夠不夠硬?!」
Next Post
「這個事情下次到安南開會的時候,我跟黃書記提一下,現在我縣農家樂搞的不錯啊!特殊種養殖行業也開始搞起來了,雖然煤炭開採停了,不過好像富裕起來的人還更多了!這兩年靠著運輸富裕起來的人可不少,大家有錢了,我們果嶺縣的經濟才會好嘛!幾大運輸公司以及車隊都可以同各個鄉鎮聯繫一下嘛!看看有沒有大一點的村子願意集資修路的,有的話我們縣裡可以財政補貼他們一部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