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事情下次到安南開會的時候,我跟黃書記提一下,現在我縣農家樂搞的不錯啊!特殊種養殖行業也開始搞起來了,雖然煤炭開採停了,不過好像富裕起來的人還更多了!這兩年靠著運輸富裕起來的人可不少,大家有錢了,我們果嶺縣的經濟才會好嘛!幾大運輸公司以及車隊都可以同各個鄉鎮聯繫一下嘛!看看有沒有大一點的村子願意集資修路的,有的話我們縣裡可以財政補貼他們一部分。

運輸公司也可以開通小型的巴士跑跑一些人口較多的村莊,我記得在龍口鎮有一個村就有千多戶人家,那房子建得密密麻麻,簡直有小半個果嶺縣縣城的規模了,那樣的村莊難道就沒有巴士願意跑跑嗎?

城內公交車的路線也可以再遠一點嘛!城關鎮和城西鎮範圍畢竟只有這麼大,周圍15公里以內的鄉鎮,我看公交車都可以過去嘛!按照距離的遠近收取車費,城內一元,出城兩元,這麼算起來公交公司也不虧本啊!」楊靖想了想后,還是想著讓各大村莊先行集資修路,安南市這個修路的意向去年就在提了,可是等了一年還是沒消息下來。

再說優先照顧市區這是肯定的事情,果嶺縣主要道路大多數都是外資投資修建和改建的,收費權大多在外方,而果嶺縣也不願意靠修路賺錢,只要路好了果嶺旅遊區來的客人多了,自然財政也就賺錢了,靠著政府修路的話,說句不好聽的話,交通或者建設部門巴不得每年修路,購買水泥、鋼筋等都有回扣可拿,誰不想憑藉職務之便多撈一點錢啊?承包給了外商,這個問題就不用考慮了,有質量問題自然是外商頭痛的事情。

「目前我縣一共有4家運輸公司,其中最大的是金龍快運,一共有52輛旅遊巴士以及32輛短途巴士,而縣車站運輸大隊是我縣第二大運輸公司,其中旅遊巴士有20輛,短途巴士28輛,城市公交車16輛,貨車10輛。其中還有兩家我縣民營的運輸公司,一家是煤老闆投資的運輸公司,一家是一些跑貨運的司機合資成立的公司,目前發展的也相當不錯。

金龍快運主要面對的是旅遊客戶,而我縣車站運輸大隊主要是跑全縣各鄉鎮以及臨近的市縣,旅遊車輛是今年才做起來的,而且很大一部分承擔的是公務用車,不少下來視察的幹部領導,乘坐的就是車隊的旅遊巴士,因此想要開發客運線路,一是要增加車輛,二是要交通局規劃好線路,並且這些線路牌我們可以出售給私人,不用運輸公司自營!」郭立國大概的介紹了一下果嶺縣的運輸行業,楊靖聽著也不由的點了點頭。

前輩子楊靖到外面跑業務的時候,大多數鄉鎮到縣城和市區的客車大多是私人購買的,然後到交通部門購買線路牌,每一條線路由交管部門制定行走的車輛停靠的鄉鎮、價格以及車子數量,而車站大多只是起到了一個集中管理的作用,私營客車進入車站每個月都要繳納一定的管理費用。

「我看可以考慮,這個事情讓交通局方面給儘快拿出一個計劃,車站車隊可以從車站管理處劃分出來,單獨成立一家運輸公司,掛靠在交通局下屬,縣城的士公司目前招標情況如何了?」楊靖說起車子的事情突然想起前段時間關於果嶺縣的士公司的招標情況。

「金龍快運已經拿下了果嶺縣的士公司的所有權,80輛新型吉豐極致轎車已經在安南市集中檢驗掛牌,估計這兩天就可以回果嶺縣了!我縣摩的也清理的差不多了,城市環境和市容市貌有了進一步的提高!」郭立國很快回答了楊靖的問話,對於郭立國的辦事能力,楊靖很是滿意。

「很好!摩的在城區內影響了城市的整體形象,而且大多數的摩的司機根本就沒有摩托車駕照,沒有經過專門的交通法規培訓,一遇到堵車這些摩的就見縫插針,使得縣城的交通越發堵塞,去年的幾起惡**通事故就是這些不遵守交通法規的摩的司機造成的!通知交警部門,對於那些沒有持證上崗摩的要嚴厲打擊!

所有摩的車輛必須要在交警部門統一進行噴繪花紋,摩的司機的專用服裝也必須要保證不被外人倒賣,整個縣城的摩的數量必須保證在一千輛以下,並且所有摩的必須購買保險!」楊靖說完這些后,郭立國馬上記錄了下來,等到他看到楊靖不再多說繼續看報紙后,這才離開了楊靖的辦公室去處理楊靖之前的安排。

郭立國離開沒多久,楊靖辦公桌上的紅色保密電話機就響了起來,楊靖隨手拿起話筒放在耳邊,楊海濤那熟悉的聲音從對面傳了過來,「楊靖,你們果嶺縣可是一鳴驚人啊!一個月就創造了2000多萬的綜合旅遊收入,這可是極其難得的!九江的鄒小兵可是徹底被你們給打壓了下去,今年的五一,可是你們果嶺一家獨大哦!」

楊靖一點都不奇怪為什麼自己這裡剛剛收到果嶺縣五月份旅遊統計楊海濤就知道了,對於這些統計數據,統計局以及審計局、國稅局、地稅局等方面都會有相應的數據,而且果嶺是華夏旅遊改革的試點城市,雖然經過兩年的發展,國內其他大多數地方大多都開業盈利了,而果嶺還在大開發,不過這個月的回報確實讓中央首長看到了旅遊業的發展潛力。

果嶺縣只不過是一個縣城,華夏有類似果嶺這樣的旅遊景區超過五百個,這還不算古鎮、古迹等景觀,僅僅一個果嶺縣一個月就能創造2000多萬的綜合旅遊收入,一年就有數億的收入,算上果嶺縣旅遊產品以及特色種養殖、運輸、林業等方面的綜合收入,果嶺縣今年的gdp將會大大超過前兩年靠煤炭開採達到的高點。

「果嶺的旅遊飽和度還沒達到頂峰,我們預計在兩年內果嶺縣的旅遊直接收入將會超過5億到10億,旅遊產業綜合收入將會達到每年20億以上!老爸,果嶺的旅遊熱還沒完全爆發,你們就等著看好戲吧!」楊靖聽到楊海濤的話后不由的笑了起來,果嶺縣目前正準備投建一家大型遊樂園,為了影視拍攝的需要,寰宇影視娛樂集團旗下的迪斯尼準備投資5億華夏幣,在果嶺縣郊區建造一座大型主題樂園,這樣的遊樂場在東南省甚至南方內陸省份還是第一座,由此可見未來兩年果嶺縣的旅遊景區將會火爆到一個什麼程度。

「不錯啊!你們果嶺發展的越好!中央對於旅遊改革的力度也就越大,不少果嶺旅遊方面的政策以及標準都被國家旅遊局照搬了過來,成功的經驗是值得推廣的,你們可不能驕傲,一定要努力把果嶺的綜合經濟實力搞上去,完全靠旅遊業支撐果嶺縣的經濟那是不行的!」楊海濤笑著這麼提醒了楊靖一句之後,掛斷了電話,對於老爸的電話,楊靖已經習慣了,自己在果嶺有什麼事情,楊海濤的電話擔保不用多久就會打過來。 「恭祝果嶺縣榮獲96年全國旅遊十佳縣!」「恭祝果嶺縣榮獲97年全國最受歡迎十大景區稱號」「祝賀果嶺市果嶺國家森林公園申報世界自然保護遺產獲得成功,並獲得98年全國十佳旅遊景區……」楊靖坐在辦公室中看著關於宣傳部做的一期節目,裡面全都是關於果嶺這幾年的變化。

98年果嶺縣工商業gdp產值以及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數等相關條件已經夠格申請改為縣級市,經過申請經由國務院批複之後果嶺縣在98年初正式撤縣改市,而相應的級別也上調了半級,因為安南市是副省級城市,果嶺縣身為安南下屬的縣級市,市委書記和市長享受副廳職待遇是很正常的事情,之前果嶺縣沒有上調級別那是因為果嶺縣經濟沒有搞上來,再加上距離市區比較遠不附和改區的條件,因此就拖延了下來。

而楊靖在果嶺幾年下來,已經從一個青澀的領導成長為一名合格的政客了,20多歲的副廳職市委書記,這確實在國內還是第一個,但是楊靖在果嶺作出的成績確讓人不得不佩服,不少等著看笑話的人也對果嶺的旅遊發展感覺到震驚,自從迪斯尼在果嶺市郊區的主題公園建成開業后,果嶺縣的旅遊人數一下子增加到了一個讓其他景區羨慕的數字。

再加上安南市區經過這些年的發展以及大量流動人口充斥在市區,有近300萬人口的龐大市場都能讓果嶺賺的滿盆缽滿,而且果嶺縣地處南江省邊境,高速公路開通之後,從廣珠來果嶺也就3個小時左右,極大的方便了南江的遊客,再加上90年代比較有錢的也就是南江省和東海附近的老百姓,有了南江數千萬人支持以及大量外國遊客支持,果嶺縣的旅遊業想不旺盛都難。

郭芳已經調到安南市警察局擔任財務處處長,算是到了楊靖身邊,每周周末楊靖有空的時候,一般都會回安南休息,青雲別院中經常都能看到馮艷以及王小珊等女人的身影,隨著華夏綜合國力的提升,華夏經濟的飛速騰飛,90年代末期華夏就已經有了後世21世紀初的感覺了。

走出街頭上了自己的一號.車,楊靖趕往安南機場,果嶺市的一些宣傳片以及廣告都要在華夏新聞台進行投放,楊靖的奶奶似乎大限也快到了,這次過去順便可以把奶奶的後世給安排一下,想著心思的楊靖看著窗外的景色默默的發獃,自從去年東港和平回歸后,首長也與世長辭了,不少當年楊靖經常拜年去拜訪的老同志紛紛辭世,確實讓楊靖不勝唏噓。

華夏中航集團生產的騰龍大型.客機滑過跑道加速拉高機頭漸漸離開地面沖向天空,坐在頭等艙的楊靖很是放鬆,郭立國此時已經被楊靖提拔到果嶺市旅遊局去做局長去了,原來的全局長目前已經光榮的退休,說起來楊靖能夠放心的出外,也是因為果嶺縣大多數旅遊景區都是外商投資管理的,政府部門不需要操心,每個月統計收取稅收也就行了,到是省去了不少麻煩。

燕京城區的環境跟幾年前有.了很大的變化,路更寬了,街頭的高樓大廈也更多了,綠化面積更多了,走出燕京國際機場,一輛紅旗車停在機場外,兩名穿著軍裝的軍官見到楊靖過來了,急忙上前迎了上去,接到楊靖之後徑直向著香山別墅區開去,這兩個軍官是楊海濤的秘書,身為軍委副主席的他此時身邊跟著的秘書已經不僅僅是政界的人了。

香山別墅楊明峰家中,楊靖一進屋就看到外公、外.婆以及大舅、小舅都在客廳,爺爺、爸媽以及姑姑、姑父都在樓上房間中,秘書很識趣的把楊靖送到後轉身離開了別墅,整棟別墅都有安全部門的人負責檢查有沒有竊聽和監控設備,根本不用擔心有人偷聽或者監視,外圍有不少保鏢在別墅附近,這些都是隨行保護楊海濤安全的警衛人員,身為儲君的他此時的安全保衛級別已經不遜色於現任一號首長了。

李國良見到楊靖回來了,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親家.一直想等到楊靖過來,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撐過來的,硬是等到楊靖過來了,就連軍方的醫生都感覺到很不可思議,「趕快上去看看吧!你奶奶快不行了,老人家為了等你過來,撐了一天,醫生都說這是一個奇迹!」李國良指了指樓上,讓楊靖趕快上去,聽到外公的話后,楊靖對大舅他們點了點頭急忙上了樓。

「楊靖,你總算趕到了,你奶奶一直撐著等你過來,.快過來看看吧!」楊明峰語氣很沉穩,並沒有因為老伴就要走了而感覺到悲哀,畢竟下面世界是什麼樣子楊靖早就對他們描述過了,而且地府的事情楊靖也做出了安排,根本不用他們操心,聽到爺爺的話后,楊靖放下手中拿著的外套,上前幾步來到床前,看著奶奶此時臉上已經有了回光普照的跡象,連忙上前握住奶奶劉靜怡的手。

「楊靖,奶奶可算.是等到你了!」劉靜怡似乎感覺到了楊靖,原本黯淡無神的目光此時竟然炯炯有神起來,口齒也清晰了許多,看著坐在床邊的楊靖,劉靜怡欣慰的看著眼前的孫兒說道。

「奶奶,沒我同意,下面那些傢伙不敢帶您回去!您就放心吧!只不過是換了一個地方生活,其他的都一樣,我都安排好了,不用幾十年,咱們一家人又可以到下麵糰聚了!該怎麼過咱們還怎麼過,不用傷感,不用害怕!」楊靖把劉靜怡額頭上的頭髮整理了一下后,笑著慈聲對劉靜怡說道。

「看你這孩子說的!你爺爺身子骨也不好了,我離開之後,你們得多關心一下他這個老頭子的身體!」劉靜怡聽到楊靖那如同孩子氣一般的話語后,不由的微微一笑,然後對站在楊靖身後的楊海濤和李芳說道,聽到老人家的話后,楊海濤和李芳都點頭應承了下來,楊明峰則默不作聲的坐在一旁。

「仙長!我們在這裡等了一天多了,要不是您奶奶非得等您過來才願意離開,我們早就把她給請回去了,您在下面置辦的產業白大人已經給處理好了,您就放心吧!有白大人以及神欲門的面子,我們絕不會讓您的家人受到委屈!」一名穿著西服胸口別著工作證的地府小吏突然出現在別墅裡面,對著楊靖點頭哈腰的說道。

「你們在這裡守了一天多了?」楊靖突然對著空氣說話,確實讓楊海濤和楊明峰有些詫異,不過隨即楊靖一揮手,在場所有人馬上都能看到這兩名地府的工作人員了,穿著西服掛著工作證,看起來就和人間的記者類似,而且面目慈善,根本就沒有一絲小說中凶魂厲魄的模樣,劉靜怡似乎早就看到了這兩個小吏,見到他們出來后,竟然破天荒的說了句「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老人家不礙事!我們判官給了我們幾天假,如果不是怕您身體撐著難受,我們也不在意您多呆幾天,其實到下面也就是換了一種生活的方式,人類的軀體比較容易老化,等您跟我們下去后,見見仙長給您準備的那宅院,就是整個燕京區都沒能比得過那大宅院的房子了,保姆和傭人一應俱全,外面還有我們城隍的警察巡邏保障安全,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小吏此時能夠當著楊靖的面巴結討好一下自然不會捨棄這個機會。

說起來地府大多是的事情都是向人間學習的,官場上的學問大多也是如此,楊靖是神欲門的人,在地府那可是頂頂有名的仙長,更何況地府高層之一的白無常還跟楊靖關係非常不錯,這怎麼能不讓這些小吏拚命巴結?對於這兩個出現在房間中的鬼魂,楊明峰和楊海濤等人都不由的一震,到沒表現出太過驚駭的表情,見到這兩名鬼魂后,他們對另一個世界更加不畏懼了。

「既然老婆子昨天就應該去了,那麼還是別受累了,楊靖你也看過了,過不了多久我也要下去陪你了,今天的離別就是為了明天的相見!好了,去吧!」楊明峰聽完鬼魂和楊靖的對話后,當下對楊靖的能力再沒懷疑,既然老伴現在離開也只不過就是在另一個世界生活,自己一旦離開人世也會到那裡去,這隻不過就跟出差一樣嘛!暫時分開一下就搞的如同永世不能見面一樣傷感。

楊靖聽到爺爺的話后,看了看奶奶,見到她也沒什麼意見后,直接對那兩名小吏揮了揮手,讓他們上前憑藉拘魂證把劉靜怡的魂魄待會地府,兩名小吏見到楊靖讓開后,心中一喜,上前來從公文包中把劉靜怡的拘魂證拿出來,頓時一道金光進入劉靜怡的身體,片刻之後劉靜怡的魂魄就從身體中站起來。

眾人看到房間中劉靜怡的魂魄比床上那個屍體更年輕幾分,不由的心中一痛,畢竟從今天以後,就得有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了,楊海濤和楊愛萍等人都不由的叫了聲媽!縱然是領導萬千人,心機深沉的楊海濤,在這生死離別的一霎那也忍不住留下了淚水,楊愛萍和李芳更是淚流滿面難以自控。

「行了!我沒有痛苦的離開,你們還不願意?我走了,你們自己好好保重!楊靖和杜麗可得早點給楊家留個后!未來楊家可就靠你了!」劉靜怡說完這些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靠在沙發上,雙眼流出淚水的老伴后,這才頭也不回的跟著兩名小吏消失在房間中,待到劉靜怡她們的鬼魂離開后,楊明峰這才站起來,拿起蓋在劉靜怡身上的白布把她遮蓋起來。

「好了媽、小姑,奶奶只不過到另外一個世界享福去了,有什麼好哭的!幾十年後你們不就又能見到奶奶了嗎?到時候我們一家人在下麵糰聚,永生永世不用再分開難道不好嗎?」楊靖上前哄了一下母親和小姑后,這才跟父親走下樓,姑父是那種學究型的學者,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也不是不能接受,不過生性木訥不善言辭,到也只能默默的陪伴在小姑身邊。

「老人家走的很安詳,剛才地府過來的鬼魂我們也看到了,和我們人間單位的辦事人員差不多,如果不知道的話還真分辨不出來,在這個事情上面,楊靖沒有忽悠我們!」楊海濤下樓后,看到李國良和李昌兵等人都在看著自己,不由的把情況說了一下,等到李國良和周梅等人聽到楊海濤的話后,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這兩年周梅的身體也不行了,李國良以前的一些舊疾也慢慢出現,當初他們畢竟只是喝了洗髓丹的稀釋液,而且每個人都只是半顆的量,能夠保證這十年都無病無痛已經相當難得了,現在隨著年紀的增大,他們的身體也不由的出現了各種癥狀,當然洗髓丹的藥力還在,即使是要離世,也不會出現什麼較大的病痛。

「下面的事情只能靠楊靖了!既然親家已經去了,後世我們也該操辦起來了,殯儀館方面已經準備好了,打電話通知那邊吧!」周梅放下心頭的擔憂后,神情中並沒有太多悲傷之處,畢竟是軍人伴侶,這幾十年來跟著李國良風風雨雨的走過來,看多了軍人為國犧牲,生死離別在軍中是常有的事情,到也看淡了。

楊海濤聽到岳母的話後點了點頭,掏出手機給秘書打了個電話后,坐在沙發上看著李芳和楊愛萍開始整理起劉靜怡身前之物來,按照東南省的習俗,老人家過世之後,身前喜愛之物是要燒掉的,因此這些東西還得收拾起來,等到火化的時候,這些東西可以一起焚燒掉,一般的火葬場或許不會這麼做,但是有楊海濤在那矗立著,這點要求自然不會有問題了。

隨著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到來,化妝師等人也一一到來,已經換上衣服的劉靜怡被工作人員小心翼翼的抬著放進了特製的棺木中,告別儀式將會在殯儀館的展廳中舉行,這些事情都不用楊海濤操心,秘書會按照規格和規定進行操辦,建國數十年來,這些流程都有相應的標準,什麼級別和什麼檔次的都能分得清楚。

一連兩天楊靖和之後趕到的杜麗都在殯儀館中答謝前來告別的親朋,直到火化后骨灰葬入烈士陵園后,楊靖這才跟杜麗返回果嶺市,這些年隨著ny財團在華夏的發展速度加快,大量的工作得有杜麗出面去做,已經打好結婚證的楊靖和杜麗也沒能擺上喜酒好好慶祝一下,僅僅只是雙方家長聚在一起慶祝了一番,雖然規模小,不過到也溫馨。

2000年楊靖調任安南市任常務副市長,市委常委,級別提為正廳,三年後楊海濤當選為華夏主席、軍委主席以及黨的總書記,成功接棒為一號首長,華夏國民生產總值已經超越米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的高速發展以及科技的高速發展使得03年就有了楊靖前世08年的發展水平,特別是在it行業的發展更是超越了楊靖之前來的那個空間。

04年楊明峰辭世,同年周梅辭世。05年李昌兵當選為軍委副主席兼任國防部部長,李家在軍中的地位進一步提高,國防部長以及軍委副主席的席位得以順利交替,李昌海出任總參的總參謀長,李富國和李強兵分別晉陞燕京軍區快反師的師長以及華夏特種兵部隊的司令,也算是緊接李家第三棒沒給李家丟人。

華夏燕京在2000年成功舉辦了奧運會後,相隔8年,東海再一次舉行了奧運會,華夏超級大國的地位得以確認。楊海濤作為華夏一號首長,在09年召開了東盟會議,會議中東南亞各國以及印國、巴坦國、中東各國、俄國、倭國、南韓、北韓等數十個國家達成了統一東盟通用貨幣的協議,東盟內各國公民出行不用護照和簽證,可以免簽進入,以華夏幣作為東盟統一結算使用的法定貨幣被東盟各國確認,華夏的華夏幣成功擊敗已經落魄的米金,成為世界通用貨幣。

數十年後,楊靖和杜麗帶著郭芳、馮艷、鄧琪、王小珊、陸潔六女在地府燕京城的一處巨大宅院中,楊明峰夫婦、李國良夫婦、楊海濤夫婦、李昌兵夫婦、李昌海夫婦、高海濱夫婦、姚二夫婦以及六女的父母長輩全部聚集在這套巨大的宅院中,看著熱鬧的場面,劉靜怡不由的滿意笑了起來。

一個人來到這個雖然龐大富麗堂皇,但是卻相對冷清的宅院中,劉靜怡過的很不習慣,現在家人全都來了,這個大宅院總算熱鬧了,而楊靖卻和杜麗準備帶著郭芳她們前往仙界,伍空和琰她們此時全都在玉石山結界中,只能躲在楊靖的儲物戒指中離開歷練空間。

「楊靖,這次你們上仙界去還會不會回來?」李芳看著兒子很是不舍的問道,她們下來數十年楊靖和杜麗才過來,而且還不是魂魄,而是活生生的保持著20多歲的模樣來到了地府的家中,如果不是自己的兒子,只怕李芳還會認不出這就是楊靖,聽到李芳的問話后,楊、李兩家的長輩全都不做聲了。

此時李富國以及李強兵還在世,楊靖和杜麗的兒子此時在華夏國內混的風生水起,而此時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的壽命有了極大的提高,想要等李富國等人下來,只怕還得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楊靖和杜麗正是不想繼續等了,這才在2050年一起來到了地府準備回到仙界去。

「會啊!為什麼不回來?仙界和地府來往又不麻煩,雖然你們不能上去,不過我們下來卻很方便,這就跟我們在人世間沒多大區別,如同在安南去燕京一樣,有空了我們就會一起過來看看!」楊靖笑著對李芳這麼一說后,李芳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擔憂,原本以為兒子和杜麗上了仙界后,就不會下來了,現在既然楊靖他們隨時都可以過來,那麼也就不用著急了。

「老白跟我關係不錯,有事你們可以直接找他!我們神欲門有弟子專門駐守地府招收弟子,在燕京也有辦事處,如果有什麼事情,都可以通過他們聯繫我們,另外大家可以練習一下神欲心經,不管如何這都可以提高大家的靈氣,如果達到神欲門收徒的標準,指不定大家還能重新投胎到人間歷練一番呢!」楊靖這麼一說后,楊海濤他們這才哈哈大笑了起來,關於楊靖是神欲門徒的事情,早在他們下到地府的時候,就聽白無常說過了,也就是說楊靖投胎那是帶著記憶的,這也就解釋了楊靖為什麼年紀小小的時候,就懂得那麼多東西。

「我們在這裡沒事,你們去仙界后就好好修鍊吧!不要為了我們耽誤了你們修鍊,反正到了地府,不投胎轉世的話,我們也不用擔心生老病死的問題,抽空了我們大家也可以結伴到地府各處旅遊,聽說現在地府興起了旅遊熱,不少區的鬼魂都願意到各個進去和老戰場去旅遊,地府這麼大,夠我們玩的了!」楊明峰依舊保持嚴肅的表情,說完這些話后,楊靖和杜麗也不由的點了點頭。

「好了!我們要離開了,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媽媽以及各位長輩,改日再來看望你們!再見了!」楊靖和杜麗說完這句話后,對正在跟自己父母長輩道別的郭芳、馮艷、鄧琪她們招了招手,等到眾女全部聚在杜麗身邊后,楊靖和杜麗這才運起混沌之氣保住眾女的魂魄,徑直瞬移離開了大宅院,前往了仙界。

想到神欲門的師兄,楊靖就不由的一陣激動,離開數十年了,在人間楊靖已經做過兩任主席了,論起來在古代也是一代帝王人物了,這次回到神欲門,楊靖希望能夠儘快把實力提高起來,好到神界去找原先那些師兄弟們絮叨絮叨。

在地府和仙界的交界處,楊靖回過頭來,似乎又看到了數百年前自己剛剛到地府的模樣,看了看燕京城區所在的方向,心中感覺到一陣溫馨,對著正在看著自己的杜麗笑了笑,兩人牽著手帶著五女踏入了仙界,從此這一行七人在仙界和妖界又展開了新的生活。

——全書完! 「不得不說,這位的異能實在太bug,居然可以隨意吸走別人的異能為己用,要是我也有這樣的能力就好了。」

將班納特和桑德拉,按照約好的計劃送回到《超能英雄》的世界之後,回到主位面家裡的寧致遠,這才暗鬆了一口氣。

眼瞅著主位面這邊的時間還早,寧致遠稍做休息了一下之後,依舊穿到f位面,與克萊爾的父母匯合。

由於時間停止的作用,寧致遠的離開並沒有引起班納特他們的注意,眼瞅著現在還處於日全食的安全期里。

三人立時按照之前的計劃開始行動起來。

因為桑德拉是個普通人,與劇情的牽扯本來就不算大,所以,並沒有安排什麼任務,只是趁著日食開車離開了這座城市。

反正也沒有人會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只要暫時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想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而寧致遠則在基本被自己的預知能力給說服的班納特帶領下,開著車子一同往反派大boss的pinehearst公司趕去。

至於身為原劇情關鍵性人物的克萊爾,卻被寧致遠以安全為由,繼續留在了e位面,也就是《飛鷹計劃》的沙漠基地里。

雖然這麼做,肯定會影響到這部美劇原劇情的發展,但對於有著明確目標的寧致遠來說,卻正好是一個試驗的機會。

不為別的,就是想試試自己的介入,到底會不會大幅度的改變原劇情,隨便也驗證一下,自己的出現會不會被預言到。

畢竟,整部《超能英雄》中,擁有真正預知未來能力的人,可不是一個兩個,不試一下,怎麼保證後面的計劃能夠成功。

「約翰,這就是pinehearst,你也知道我是為誰在工作,所以,後面的事情我暫時就幫不上你了,一切小心。」

將車子停在路邊的班納特,指著馬路對方的那家造型很富現代氣息,並且是以基因圖譜為標誌的公司說道。

「嗯,一會兒我自己進去就行了,你也一切小心。」知道對方還不是很信任自己的寧致遠,點了點頭,說完就下了車。

看著走過馬路的身影,坐在車內的班納特,從口袋裡掏出幾張印有火焰與某個熟悉女人的照片,眼光一陣閃動。

此時的寧致遠,則懶得再去管暫時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的班納特,會怎麼看自己特意在主位面印出來的劇情照片。

而是一路走到pinehearst的大廳里,直接走到有著保安的接待台前敲了敲桌面,不等對方開口,就說道:

「我要見亞瑟·佩里,馬上!」

「請問您有沒有預約。」估計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樣的要求,接待台後的保安,一幅公事公辦的樣子,問道。

「沒有預約,不過,我有這個。」並不意外的寧致遠,眼神一凝,頓時就見接街台內桌子上的筆詭異地懸浮了起來。

「好……好的,請……請稍等。」看著眼前這一幕的保安,當下沒有再廢話,立時拿起內線電話撥打了出去。

而此時反派大boss亞瑟,因為發現每一個異能者的能力都突然消失,正在實驗室里強迫要求印度科學家莫罕德·蘇雷什,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嗯?」在聽到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后,知道下面沒什麼大事是絕對不敢隨便打擾自己的亞瑟,皺了皺眉頭,將「說服」蘇雷什的工作交給藍火男后,轉身走了過去。

「什麼?!你確認要見我的那個亞裔青年,剛剛動用了異能?」原本因為異能消失心情很不好的亞瑟,在得知情況之後,眼中立時閃過一絲不敢置信的神色。

而電話那頭的負責特殊接待工作的手下,可是很清楚自己這個boss的厲害,連忙又將實際情況仔細地說了一遍,並表示此事絕對不會假。

「既然如此,你就把對方帶到我的辦公室來,記得在窗戶對面的樓上兩個狙擊手,如果情況不對,你知道該怎麼辦。」

亞瑟知道自己以往的威勢早已經深入這幫手下的心中,否則也不會躺在床上這麼久,也沒人敢做出什麼背叛的事情。

所以,在確認這件事並不是手下人眼花之後,亞瑟只是略一沉吟了一下,就果斷地做出了有利於自己的布置。

接到指令之後,沒多會兒的功夫,特殊接待部門就安排了公司的兩個接待人員,帶著某個不速之客通過內部電梯,往大boss的辦公室趕去。

「呵呵……看來再大的boss也怕死啊。」看著身邊這兩個體型健壯,身上肯定帶著傢伙的所謂接待人員,寧致遠暗笑道。

隨著「叮!」的一聲輕響,沒多會兒的功夫,從電梯里走出來的寧致遠,就被帶進了一處辦公室里。

「請坐,我是亞瑟,要不要來一杯?」打量了一下走進辦公室的某人,正在給自己倒酒的亞瑟,舉了舉酒瓶,問道。

「不用,謝謝。」順勢在辦公室的會客沙發上坐下來的寧致遠,可不敢喝這老貨的酒,於是擺了擺手,笑著拒絕道。

「先自我介紹一下吧。」端著酒杯在沙發上坐下的亞瑟,絲毫沒有露出一點自己異能已經消失的跡象。

「你可以叫我約翰,也可以稱呼我為先知,華人。」不得不佩服這老傢伙確實很會裝的寧致遠,笑著說道。

「先知?」愣了一下的亞瑟很快恢復了正常,然後說道:「約翰,聽說你也是我們中的一員,不知道能不能展示一下你的能力?」

「這個沒問題。」本來就沒打算隱藏自己異能的寧致遠,連手都懶得抬,對著放在不遠處的酒瓶催動了異能。

下一刻,就見放在那裡的酒瓶在無形力量的作用下,懸浮了起來,然後輕飄飄地來到亞瑟的面前,往倒子里倒了點酒。

看到這一幕,原本還有些懷疑的亞瑟這才算是徹底相信之前手下的彙報,然後裝作不經意間,摸了摸正拿著酒杯的手上戴的戒指。

「很好!不過,約翰,為什麼你還有一個稱呼叫先知呢?」強按下心中激動的亞瑟,摸完戒指之後,問道。

婚迷妻心,大叔別鬧了 「這就是我要來見你的原因,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能夠預知未來。」指了指自己的腦子,寧致遠說道。

封仙紀 「哦?那不知道這個能力,你能不能再展示一下?」本身就具備預知未來能力的亞瑟,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的神色。

「好的。」早在之前說服班納特的時候,就已經順手做了準備的寧致遠,說著就從身上掏出了幾張照片用異能送了過去。

「這是……」接過照片的亞瑟,看著第一張印有自己不久之前預知未來時畫圖的照片,先是一愣,先看翻看了起來。

前幾張到還好,因為只有一個簡單的畫面,所以也看不出什麼了,可等亞瑟翻到最後一張時,徹底愣在了那裡。

換成普通人,看到自己的腦袋上中了一槍,然後倒地而亡的照片,還會以為是哪個傢伙惡搞出來的東西。

可對於亞瑟來說,甚至對於整個《超能英雄》世界里的異能者來說,這樣的照片實在是很難與惡搞扯上半點的關係。

而且,這種照片雖然確實要比用鉛筆畫出來的素描預言圖,甚至是用顏料畫出來的彩色預言圖要更加的清晰。

可這樣的內容,越是清晰,卻越是讓看著自己被人爆頭后的亞瑟,有種說不出來的毛骨悚然感。

「沒錯,亞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的未來就是會是這麼一個下場,死在你的兒子皮特和塞拉的手裡。」

看著對方勉強保持平靜的外表下,掩飾不住的情緒波動,暗中竊笑之餘,坐在沙發上的寧致遠,臉上卻滿是沉痛的神色。

「約翰,你說得意外是指……」好一會兒才將心中驚悚的感覺給壓下去的亞瑟,故作無事地指了指手上的照片,問道。

「我說得意外,指得就是我自己。亞瑟,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如果沒有我的出現,這就是你必然的下場。」

寧致遠知道自己的異能沒有失效,肯定會引起,不對,應該是已經引起了對方的好奇甚至是某些不良的念頭。

再加上按照原本的計劃,本來就是打算暫時與對方先合作一下,太低調了反而不好,所以,語言之間卻是一點都不客氣。

而面對這樣的回答,亞瑟也確實是一點生氣的意思也沒有,反到是在想著對方這話的真實程度到底有多高。

……

新書沖榜中!求點擊、推薦、收藏、評價和打賞! 新書沖榜中!求點擊、推薦、收藏、評價和打賞!

……

「約翰,有什麼條件和要求,你就明說吧。」想到對方身上沒有失效的異能,沉吟了一會兒的亞瑟,直接把話挑明了。

「好!那我就直說了,第一,我需要分子式原件,當然,你可以複印一份拿走,但原件必須給我,而且必須是馬上!」

「第二,我需要把莫罕德博士帶走,不過,這方面我並不急。你也可以在他研究出完整版的異能藥劑之後,再讓我帶走。」

「第三,我需要大量的異能藥劑,當然,是融合了催化劑之後的完整版,而不是莫罕德博士自己注射的那種不完整版。」

「如果你能滿足我的這三個條件,我不但可以幫你避免必死的下場,同樣也會告訴你如何取得催化劑。」

「對了,另外說一聲,催化劑其實並不在克萊爾的身上,而是在一個你意想不到的人身上,這一點你可以親自去驗證。」

「再送你一條消息,關於你們異能突然消失的原因,莫罕德教授之前跟你說的研究結果沒錯,確實是與今天的日食有關。」

陸續豎起三根手指的寧致遠,不緊不慢地將自己準備好的條件都開了出來,最後還不忘把自己知道某人異能消失的事兒也給挑明了。

Prev Post
“殿下。”
Next Post
只是一些事情遠遠超出蘇小小的想象,她一個女孩子家也不可能去說服自家的老祖。最後卻是結下了生死不共戴天之仇。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