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急忙捂住諸葛十三的嘴說:“少在這貧嘴。誰要嫁給你了,你來到底有什麼事?”

諸葛十三說:“我有辦法救小七兄弟,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小北你是聰明人,不需要我說吧。”

我當然知道條件是什麼,頓時覺得有些生氣,對他說:“趁火打劫是不是,我怎麼這麼看不起你呢。”

諸葛十三說:“選擇權在你手上。”

我咬着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讓我考慮考慮。”說完走到窗戶旁邊翻起了白眼。 雯雯和曉敏走到我身邊站着沒有說話,她們都知道我的脾氣。我不願意被任何人強迫做某件事情。

我也是心如亂麻,面臨這種抉擇我也是很無奈,一邊是小七,一邊是我的終身大事。用我的終身大事救小七,我有些心有不甘。但是小七可以用性命來救我們,我的終身大事比起來真是微不足道,也罷。先救小七再說吧。

我咬咬牙,心裏想着:我欠小七那麼多,做這點事,不算什麼,且當還債好了。轉過身對諸葛十三說:“好,我願意,但是如果你救不了小七,別怪我不客氣。”

諸葛十三笑着對我說:“小北,你就等着做我的新娘吧。”說完轉身飄到屋裏。

導員還在抓着小七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真情告白。諸葛十三飄過去完全沒有看見,也怪了爲什麼我們看得見而導員看不見呢?難道鬼可以選擇誰看得見,誰看不見嗎?

諸葛十三飄到小七身邊伸出食指點在小七額頭上,就看見一個一個的近乎透明的小塊從小七額頭上飄進去。這一幕太有意思了,有大的小的,足足幾十個小塊。

這個過程總共維持了好幾分鐘諸葛十三才收起手走到我身邊,對我說:“小北,不要忘記你說過的話,我走了,躲過這一劫我就回來了娶你,若我躲不過這一劫,你要爲我守孝三年。”說完就揚長而去。

我瞪着他說:“你怎麼不去死呢。”

諸葛十三走後我們一起進屋去看小七,導員見我們來了急忙擦擦眼淚。我們也是心中暗喜,小七這個半吊子陰陽先生後半生有指望了。

爲了達到驚喜的效果,我們也都是裝的一臉哭喪樣,雯雯拉着導員的手苦着臉說:“導員,你真打算這樣一直守着小七嗎?萬一他真的醒不來怎麼辦?你這不是守活寡嗎?”

導員說:“我願意,今生我只願陪在他左右,雖然我只認識了他不到三天的時間,但是他是一個有擔當的人,我很仰慕他,是生是死我都願意不離不棄。”

曉敏說:“如果小七是個很猥瑣的人呢?或者說不止有一個女人呢?或者說抽菸喝酒打麻將,吃飯摳腳不洗澡,你還會這樣嗎?”

導員說:“說那些有什麼用呢?現在小七還躺在這不省人事呢,不省。”說了一半突然停住了,直直的看着小七。

我們心中早已知道小七會醒所以並不是很驚訝,反倒是導員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淚說流就流了出來,或許是激動的吧。

小七拔掉手上針頭,坐了起來對我們說:“這是哪?我感覺睡了很長時間了,有水和吃的嗎?”

導員急忙說:“有有有。”着急莽荒的從揹包裏拿出零食礦泉水和水果放在牀上。小七拿去礦泉水一飲而盡,又吃了些零食和水果。

吃完以後摸摸肚皮對我們說:“九兒去哪了,怎麼不見它。”

導員高興的說:“九兒在我那,這會應該在賓館看電視的吧。你昏迷了我怕控制不住它所以我沒敢把它帶過來。”

小七用一種陌生的眼神看着導員說:“謝謝你照顧小七,雯雯麻煩你去把它帶過來。明天我們要回家了,這裏的事情解決了,我也沒必要留在這裏。”

雯雯拿了導員的房卡就出去了,導員抱着小七的胳膊說:“你剛醒過來,應該休養休養,不要這麼倉促的就走了,身體還沒有恢復呢,到時候跟着學校的車一起回去好了。”

小七甩開導員的胳膊說:“對不起,我不習慣和陌生人靠的太近,我們還是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我什麼時候走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操心,對了剛纔吃了你的東西,我應該付錢給你。”說完摸摸自己的口袋打算找錢。

可是他的衣服不在這,被雯雯拿去洗了。他身上穿的是病號服 ,哪裏有一分錢。 名門盛寵妻 所以只好又對導員說:“對不起,我身上沒有錢,這樣吧,你給我一個帳號,我回頭打給你。”

導員一直沒有說話,靜靜的看着小七。從導員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很不好,恐怕小七要遭殃了。

導員可不是一般人,姓朱單名一個蕊字。家裏好幾代都是練詠春拳的,戰鬥力爆表,兩三個男人近不了身。這要把導員氣急了,給小七來一套連環拳還了滴。

我們急忙過去一人拽着導員一邊胳膊,想把導員拉出去,先冷靜冷靜再說。萬一動起手來我們可拉不住,小七昏迷的時間導員的所做所爲我們都看在眼裏,這要因愛生恨可就不好了。

導員甩開我們的手,兩隻手抓住小七的胳膊說:“小七別開玩笑了,昨天晚上我們從地主家跑出來的時候你給我說過什麼你忘了嗎?你說你愛我,下輩子一定娶我。不用下輩子了,這輩子就娶我好不好?”

小七再一次甩開導員的胳膊說:“我們才認識幾天,說過幾句話,我隨便說的你也信。你這人怎麼這麼隨便。”

導員已經被氣的渾身發抖,我都有點看不過去了,指着小七說:“姓龍的,你大晚上抽什麼風。我們導員怎麼了,哪裏配不上你,低三下四的求你,給你臉了。”

連一向脾氣溫和的曉敏都急眼了,對小七說:“小七,你太過分了,給我們導員道歉。”

小七一臉冷漠的坐在牀上,看都不看導員一眼。導員咬咬嘴脣,對小七說:“小七,你真的就這樣決定了嗎?”

小七說:“慢走不送。”

我感覺肺都要氣炸了,哪有這樣的。導員畢竟是個女人,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一個女人,腦子燒壞了吧。

導員站起來,對小七說:“謝謝你救了我的命,以後我會報答你的。”說完鞠了一躬就走出去了,在導員轉身以後,小七才轉過頭目不轉睛的盯着導員的背影。眼中盡是不捨的神情,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這一刻我才知道,小七也是有苦衷的,可能他心裏比誰都要苦吧。我無奈的坐在病牀上對小七說:“何苦呢,導員挺不錯的,和你挺般配的。”

小七說:“我昨晚差點就死了,以後不知道會有多少次昨晚這種情況。難道都要讓她擔驚受怕嗎?我是陰陽先生,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照顧不好,如何去救天下人呢?如果讓她跟着我擔驚受怕,不如不要讓她跟着我,或許她能找個好人家呢。”

曉敏說:“但是她很在乎你,你這樣傷她的心,不怕她做傻事嗎?”

小七說:“以後她就麻煩你們多上一點心了。”

雯雯剛巧帶着九兒回來了,見到我們就問:“導員怎麼了,哭着就走了,我叫她都不理我,怎麼了,你們得罪她了。”

我簡單的複述了一下剛纔發生的事情,雯雯過來指着小七說:“你秀逗了吧,你怎麼這麼矯情呢?你以爲這是爲她好,狗屁,自以爲是的男人。真把自己當救世主了,苦衷,苦個屁。自大狂,導員出了事饒不了你。”

說完拉着我們就走出了病房,曉敏問雯雯:“就這麼不管小七了,不大好吧。他現在身無分文什麼都不能做。”

雯雯嘆了一口氣,對我們說:“曉敏,你脾氣溫和,去陪陪導員。開導開導她,告訴他小七的苦衷。小北,你去看着小七,問他要啥給他買點。我去幹洗店把小七的衣服拿過來,就這樣吧,散了。”

雯雯和曉敏走了,我進屋發現小七正抱着九兒發呆。我無奈的坐到對面的病房對小七說:“我記得你爺爺好像就是李家村的吧,你現在屠了一村冤魂會不會遭天譴呢?怎麼說那些人都是你的長輩。”

小七說:“無所謂了,總不能不救那四條性命吧,他們已經煙消雲散了,有什麼報應什麼天譴都朝我招呼吧,誰讓我是陰陽先生呢。”

我說:“你後悔嗎?如果你不是陰陽先生就不會有這些,你還可以和導員一起幸福的生活。”

小七說:“無所謂後悔不後悔,這話應該問拋棄我的親生父母和那個藍道騙子。如果他們不拋棄我也就不會有今天這些事,我也不會被爺爺收養,也不會走上陰陽先生這條路。”

我說:“這就是因果循環吧,當年留你爺爺一條性命。現在由你去了結李家村所有的恩怨,當年事都隨着你的到來化作烏有了。”

小七說:“有些事都是已經註定了的,爺爺說我是天生命殘之人。註定終生殘疾至於是什麼時候殘疾就說不準了。不過有件事要謝謝你,枉生符強大的威力把我的魂魄打碎了,飄的到處都是。我依稀記得是諸葛十三一塊一塊幫我收集起來的。”

我頓時就來氣了,對他說:“你提他幹嘛,你知道他向我提了什麼要求才救你的嗎?”

小七說:“八成是你嫁給他吧,活了一千年的鬼。肯定是插了毛就是猴,拔了毛比猴精的準。” 我說撅着嘴說:“你知道就好,最後想個辦法幫我解除這件事。我真的不能嫁給鬼,我父母怎麼辦,還指望我養老呢。”

小七說:“有些事情得隨緣,依我之見。你靜觀其變就好了,事情總會好起來的,或許有一天你會愛上他呢。”

我說:“靜觀其變,那你和導員呢?也要靜觀其變嗎?”

小七說:“她以後能找個好人家,過平凡的生活,相夫教子。我和她有緣分卻沒有在一起的命,我這輩子有九兒陪着就好了。”

我說:“沒想到你也有矯情的時候。”

小七擺擺手說:“隨緣嘍,我現在也好的差不多了,咱走吧,醫院太壓抑了。咱們回賓館吧,自從認識你們我就和醫院有了扯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我真的很不喜歡醫院的氣氛。”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是曉敏的。接通以後聽見曉敏着急的說:“小北你們快來吧,導員出事了。”沒等我問什麼事,電話已經被掛死了。我頓時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對小七說:“導員可能出事了,曉敏也可能有危險,我們馬上回去。”

小七直接從牀上跳了起來說:“還等什麼,快去啊。”說完頭也不回的往外跑,我提起他的鞋在後面喊:“你鞋,你鞋,還沒穿鞋子呢。”小七哪裏搭理我,跑起來跟腳底抹油一樣,九兒四條腿都不如他快。

趕到賓館的時候就看見在我們房間裏面曉敏躺在牀下,導員躺在曉敏身上,腿還在牀上。我急忙過去掐了一下曉敏的人中,一點反應都沒有。小七查看了一下曉敏和導員的額頭,說了一聲:“不好,衛生間。”

說完跑到衛生間一看,原本貼在鏡子上的黃符已經落在了地上。小七拍着大腿說:“怎麼就把她給忘了呢,壞事了。八成是又讓攝魂了。”

我問小七:“怎麼辦呢?”

小七說:“去李家村,把她們的魂招回來。”

說走就走,我給雯雯打了個電話,讓雯雯去賓館等着。我和小七還有九兒一起去李家村招魂。

此時的李家村沒有任何生靈,本來就是死村,一村子的孤魂野鬼,別說貓狗了,就連螞蟻恐怕也不願在這生存,照小七的話說,燕子都得繞着飛。

再加上昨晚小七這麼一折騰,連鬼都沒有了,清冷的街道幾乎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

小七從包裏掏出羅盤,按照羅盤指引的方向往前走,七扭八拐的走過一條條小巷子。最終在一個破敗不堪的老宅子門前停了下來,羅盤直直的指着門裏面。

小七又掏出昨晚的小旗對我說:“和昨晚上一樣,你拿着招魂幡,看見她們的魂魄就往回跑。”

我說:“那你呢?身體吃的消嗎?”

小七說:“我自己心中有數,不用惦記我。”說完推門就往裏走。

可是事情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簡單,在堂屋門口擺着一張太師椅,太師椅上坐着一個劈頭散發的女人,滿臉的戾氣。正是我在二維空間的時候,敲門的那個女鬼。

她看見小七走進去,擡起頭盯着小七說:“陰陽先生,你知道你屠的一村子怨靈都是誰嗎?”

小七說:“我當然知道,職責所在。你們已經死了很久了,現在我問你一句,要麼去投胎轉世要麼被我打的灰飛煙滅。”

女鬼仰天長笑,對小七說:“後生說話不要太猖狂,按輩分我可是你奶奶呢。”說完直接從凳子上飛了起來,伸出右手成爪,又長又尖的指甲就像一把鋒利的匕首一般直直的朝小七胸前抓去。

小七不躲也不閃,而是從包裏拿出一張黃紙符,念動口訣。頓時紙符砰的一聲就着火了,化作一根一米長的短棍,這跟短棍就像一根光柱一樣發出閃閃的光芒。九兒見小七擺開架勢了,立馬夾着尾巴跑到屋後面,從牆角把頭露出來。不是平時挺生猛的麼,怎麼見了場面就慫了呢。

小七雙手握住短棍,右腳向後扯了一步。棍子甩在後面,動作就像打棒球一樣,在女鬼衝到身旁之時。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小七卯足了勁,玩命一揮。不偏不倚的正中女鬼的頭部,直接把女鬼打飛好遠。

飛出去的同時發出一聲悽慘的哀嚎,我在外面聽着都有點疼。雖然身體已經受傷,但是並沒有影響女鬼的鬥志,摸摸剛纔被打傷的頭,又恢復到了戰鬥狀態。只是她十分懼怕小七手中的短棍,趴在地上,死死的盯着小七。身體躬起來,就如同遇到敵人的貓一樣。

小七像剛纔一樣保持着棒球手的姿勢,隨時準備迎擊女鬼。大傷初愈的緣故,小七還有些虛弱。剛纔觸發靈符和玩命一揮看似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對於小七來說,可能要消耗許多體力。在手裏的發光短棍的照耀下,我清晰的看見小七的額頭已經冒起了汗。

我都看出了端倪,別說女鬼了。她躬着身子趴在地上,就是不往前衝。我心中暗想,好狡猾的女鬼。小七的身體狀況很差,但是手裏短棍讓她非常忌憚。此刻小七僅能維持在原地,因爲每動一下都要消耗體力。

小七此刻十分爲難,他手中的短棍的光芒越來越弱,看來他的體力已經所剩無幾了。這樣一來小七攻也不是,守也不是。若想攻,小七根本沒有足夠的體力。衝上去打不到兩個回合準會受傷。

若是守,以小七現在的體力又能堅持多久呢?恐怕只要短棍的光芒一滅女鬼就會衝上來吧。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着,小七頭上的汗越來越多。而女鬼仍然趴在地上死死的盯着他,一人一鬼就這樣對峙着,誰也不願意往上衝。

突然聽見一個渾厚而有猥瑣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我轉頭一看,一個穿着花短褲,花襯衫。大半夜帶着墨鏡的老頭從我後面冒出來,老頭叼起一支菸,用火柴點着。

走到我身邊衝我笑了笑說:“姑娘好久不見。”

這不是龍老頭還能是誰,我對他說:“前輩,快進去吧,小七快吃不消了。”

龍老頭對我點了點頭,一步三晃悠的走到院裏站在小七旁邊。小七轉頭一看到自己爺爺,頓時身體一軟就癱坐在地上,短棍也化作一團紙灰。

小七擦擦汗對龍老頭說:“嘿我說龍老頭,你怎麼纔來,丫的我都快撐不住了。裏面交給你了,我出去歇會。”說完話,小七趴跪在上,就這樣加手帶腳的爬到我旁邊。

女鬼一看虛弱的青年走了,來了一個眼放精光的猥瑣老頭,頓時惱羞成怒。說話間就從地上飛了起來,直撲老頭面門。這一下要是讓她抓住臉,非把臉撤下來不可。

龍老頭淡定的抽了一口煙,然後在女鬼抓到他的一剎那突然向左閃身,用煙狠狠的去燙女鬼的胳膊。

由於慣性的關係,女鬼又往前飛了兩米多。趴在地上捂着胳膊,痛苦的掙扎。

我問小七:“女鬼也怕菸頭燙嗎?”

小七說:“龍老頭的煙上畫着符呢,一戳女鬼的時候就就念咒。他這點小把戲可騙不了我,也就騙騙你們這些無知小姑娘。”

龍老頭對女鬼說:“我渡你投胎如何,你已經死了,何必留戀陽世。被黑白二爺抓住也早晚是灰飛煙滅,何必呢?”

wWW⊙ttκá n⊙C ○

女鬼惡狠狠的對龍老頭說:“老頭,你有什麼本事讓我灰飛煙滅。”

龍老頭轉身對小七說:“七子看爺爺教你怎麼用杖符。”說完左手從口袋裏掏出一把黃色的紙符抽出一張,念動口訣,頓時着火化作一根閃閃發涼的短棍。

龍老頭用短棍指着女鬼說:“再問你一遍,你要投胎還是灰飛煙滅。”

女鬼咬着牙說:“我要你死。”說完騰空而起,直撲龍老頭。

龍老頭輕輕一甩就將短棍扔出去,我都看傻眼了。龍老頭扔短棍的動作就跟沒睡醒一樣,輕輕的一扔。這種力道怎麼能抵擋女鬼的衝擊,只怕用手輕輕一撥就擋開了。這龍老頭是來搞笑的嗎?

讓人大跌眼鏡的一幕發生了,女鬼用手去撥短棍的時候剛一觸碰到短棍就立馬被彈出去好遠。

我和小七都張大了嘴,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太不科學了,輕輕一扔出去把女鬼打的比小七玩命一揮還要遠。

龍老頭從兜裏套出一個小羅盤放在地上,羅盤的指針在一番抖動之下直直的指向女鬼。又從左手抽出一張靈符問女鬼:“你可後悔,現在還有回頭的機會。”

女鬼站起來,對龍老頭說:“今天我就算灰飛煙滅也要你們死在這。”說完身子往前一傾,又撲了過來。

龍老頭念動口訣,幻化一根短棍,一鬆手短棍掉落在地上。原本以爲龍老頭手滑了沒拿住,誰知短棍竟然在地上不斷的抖動,突然順着羅盤指針的方向打出去。正中女鬼胸口,把女鬼又打飛好遠。 女鬼還未落地之時,龍老頭直接抽出一把靈符一齊念動口訣。十幾把短棍落地一齊向女鬼飛去,氣勢如同暴雨梨花一般。

還未落地的女鬼無法閃躲遁逃,被十幾根短棍一同擊中,當時就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了。從未見過如此場面,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小七的道行和龍老頭相比,差的遠呢。

推開屋門,發現了曉敏和導員的魂魄。

用招魂幡帶她們回到了賓館,醒來後跟我們說了一下當時的經過。當時導員回到賓館發現房卡弄丟了,坐在門口等着和她住一屋的女生回來。越想越委屈就趴在膝蓋上哭了起來。

時間不長曉敏就去了,把導員帶到我們住的房間,想開導一下導員。誰知道剛一進門就發現牀上坐着個女人,她們走過去打算問問她是誰。誰知那女人一擡頭,她們竟然看到了一張不屬於人類的臉。

所謂不屬於人類的臉就是根本就沒有五官,整張臉都是空白的。當時她們就嚇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那間屋子裏。後來就被龍老頭和我們救了。

最強軍婚:神祕首長,投降吧 李家村事件算是圓滿解決了,三天的遊玩就算是基本泡湯了。所幸除了小七身體虛弱還需要調養之外,並無人員傷亡。只是小七和導員的事所有人都覺得遺憾,這種事誰都無法掌控,小七就是矯情誰都沒有辦法。

他和導員開始只是彼此的有好感,後來小七的臨終告白讓導員深陷無法自拔。一個男人捨命救自己,換作任何一個女人都會感動。

小七沒有坐我們學校的車,可能是怕和導員在一起尷尬吧,執意要帶着九兒自己走。龍老頭當天晚上就不知所蹤了,小七的說法是老頭又普渡衆生去了。

坐了一天的車終於回到了久違的宿舍,溫馨的小牀。我這幾天確實折騰壞了,躺在牀上很快就睡着了。這一覺睡得很踏實,第二天被鬧鐘吵醒的時候已經七點多了。急忙洗刷吃飯,去上課。

大學生活是很自由的,下了課有許多娛樂設施,比如大學城。大學城是集購物娛樂一體的綜合商場,專門爲我們這些大學生提供便利服務是。當然也是挖空心思賺我們大學生鈔票的。

雯雯下課以後跑過來對我說:“小北,下課出去吃飯吧?我叫了小七。”

我說:“叫小七幹啥?”

雯雯說:“人家小七捨命救咱們,不得請人家吃頓飯答謝一下你。”

我說:“我還不瞭解你,要麼打什麼壞主意,要麼你爸讓你請的吧。”

雯雯壞笑着說:“知我者小北也,我爸出差了,所以讓我請小七吃飯。”

我說:“咱們去哪吃啊?”

雯雯說:“去大學城看看唄,聽說新開了一家餐館。”

我說:“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咱們是不是應該送小七什麼禮物呢?”

雯雯說:“得了吧,別看小七天天穿的跟屌絲一樣,人家有錢的很,啥也不缺。”

我說:“有錢就有錢,跟咱們送禮物有什麼關係。你這資產階級是不是瞧不起我們無產階級了。”

雯雯說:“哪裏瞧不起你們了,你要送就想想送什麼嘍,我又不知道小七喜歡什麼。”

我說:“小七喜歡導員唄。”

雯雯頓時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對我說:“這禮物送的真是出其不意。就這樣定了,我去跟曉敏說。”

Prev Post
「芸奚,你退後。」譚雲留下一句話后,祭出鴻蒙弒神劍,手持神劍,接連施展鴻蒙神步,宛如一道幽靈,極速穿梭在人群中。
Next Post
「沒有辦法,人家看不起我,就順勢推舟了。既然要裝逼,那就裝到底,估計今天無論如何也是見不到俞晴夏了。」劉笑天與大玄龜對話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