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昊軍,說實話我很佩服你,本來你我不可能有所交集,誰知道天註定讓你我成為死敵,既生瑜何生亮!打敗我吧,我會給你個了解的機會。」林伯海根本就沒有在意韓虎和霜兒的存在,在他的眼中只有小軍一個人,從來不以武力解決問題的他此時也不得不用武力來面對一

林伯海有林伯海的驕傲,從最初力量上的對比他就知道,今時今日的左昊軍遠非過去可比,自己可能生還的機會很小,但讓他如喪家之犬一樣地逃跑是不可能的。直面對手是他一生的驕傲,即便敗,甚至亡。

小軍也沒有想到,一直隱藏在暗中操控一切的林伯海。在面對困境之時竟然有著如此地執著,可悲可嘆啊!

遠處的嘈雜聲音響起,速戰速決!

運足十成的力氣,小軍用左肩膀換來了一個拳頭直擊林伯海胸口的機會。

「砰!」林伯海大口的噴出鮮血,身子直直的摔在地上,眼中的色彩越來越黯淡,眼看著已經沒有太多的生機了。

揉了揉肩膀,小軍一手提起林伯海同時喊道:「走!」

三個身影四個人,從衚衕的矮牆上翻走離開。剛剛離開片刻,三聯幫地搜尋人員就已經到達了這個衚衕,看著地上兩具屍體,馬上回報幫主,有人在截胡,林先生的這些手下都是高手。三聯幫能夠擒下或是擊殺的人幾乎都是靠著圍攻和亂戰,哪裡會有死的如此乾脆。下手如此乾淨利落。

「他不行了!」韓虎喊住了小軍,林伯海的臉色鐵青,明顯已經不行了。

小軍把林伯海放下,看著對方眼中那略帶有解脫的神色,這個男人地內心中有著怎樣的故事,曾經地心狠手辣為何會在一瞬間變得多愁善感,仿似能夠離開這個社會是他最後的解脫一樣。

「左昊軍,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的路到頭了,但你的路還很長。相對的。危險也會越來越大。吉米吉洪,是組織內的頂級殺手。身手也位列組織的前列,而我。是亞洲區的負責人。奉勸你一句,這組織的強大不在於武力,懂嗎?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好累好累林伯海的話語聲音越來越小。

「林伯海,你把話說清楚,組織地頭目是誰,組織存在地目的是什麼?」說了半天並沒有說到正題上,小軍有些急。

「呵呵呵呵林伯海笑著閉上了眼睛,那最終地眼神中帶著一絲解脫、一絲調侃、一絲期待。

解脫終於不用在讓自己這麼累了;調侃你左昊軍不是神通廣大嗎?那就繼續查下去吧;期待你左昊軍真正接觸到組織的核心之後會有什麼樣地表現。

「靠的,混蛋就是混蛋,臨死也不知道給人留個好念想!」小軍踢了林伯海的屍體一腳,看到他真的死透了才嘟囔著罵了一句。要說此人一生可謂是罪惡滔天,身為華夏兒女竟然鼓動sh幫派購買毒品銷給華夏人,盜取神跡,至於小軍認識其之前他又做了多少坑害國家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從那個組織的所作所為來看,明顯是一個國家組織,有著強大的國家勢力為背景,平日里是斂財的機器,只有在需要之時才會成為那手中握著利劍的殺手組織。

這林伯海在最後看起來雖然有些大義凜然、視死如歸的模樣,但不能抹殺其犯下的滔天罪責,殺此一人可能即是解救千千萬萬的普通人,這點功德誰都會選擇,更何況不是朋友即敵人,既然是敵人就沒有客氣同情的必要。

小軍重新把人皮面具帶好,這次到tw雖說沒有確切的獲得關於組織的信息,但也算是探知了冰山一角,知道了如吉米吉洪兄弟這般的高手在整個組織中也不多見,林伯海最後留下的一句話也很值得思考。

組織的強大不在於武力!

如此強大的殺手組織最強的地方竟然不是武力,那會是什麼?凌駕於個人武力和團隊武力之上的唯有—-國家

啊!不會如自己猜想那般吧?

一趟tw,最後關於那組織的一點點可能掌控的人和消息再次的消失,線索又斷了,留給小軍的依舊是神秘莫測的一切和更大的懸念。

三聯幫的肅清內部叛亂之路進行的非常順利,本來孫志同的根基就淺,遠不是孫霸天這經營了幾十年的關係網和根基深厚,靠著偷襲雖然取得了一時的優勢,可這優勢經不起一點點的波瀾和推敲,一旦遇到一點點的風浪,孫志同和林伯海建造地這座根基不穩之搖搖欲墜大廈。瞬間就會崩塌。

孫志同最後的希望破滅,所謂的林先生林伯海並沒有帶給他最後一棵救命的稻草,那看似穩固地勢力範圍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被自己的父親清剿乾淨。

獲得勝利的孫霸天同樣的也不是沒有任何的煩惱,多年經營的一份至關重要的名單不見了。那裡面記錄著三聯幫幾宗維持生計大生意的聯絡名單和這麼多年控制政府官員地種種證據,可說這東西是孫霸天最後的救命稻草,沒有這個,那些老頭子又怎麼會如此支持他清剿叛亂,那神秘部隊的頭目又怎麼會還幫助孫霸天,雖然最後的要求是其退位讓給幫中的德才骨幹,可也是因為這份名單的存在讓他有所顧忌,不然消滅一個孫志同要比對付一個老奸巨猾地孫霸天容易得多,這個選擇誰都會。

孫志同的命運早就已經註定。三刀六洞地懲治叛徒方式,有輕有重,插在手臂和插在心臟的效果誰都知道。當天晚上,孫志同就被這樣的懲治方式血濺當場,一個幻想著擁有一切卻還沒有得到一切的悲哀男人的落幕這麼的凄慘,屍體也只是被拋棄在山林之間接受野獸的啃食。孫志同這三個字沒有留下一絲絲的歷史,在三聯幫的幫史上也只是一筆帶過。

有叛徒孫志同企圖顛覆三聯幫。失敗。

孫霸天很苦惱、很憤怒。那只有當事人知道的名單,就連幫中一些元老都不知道,怎麼會就突然從自己地秘密保險柜中消失?把孫志同當成親生兒子一樣地他,這麼多年都沒有把這樣一個秘密與他分享。那些人更加沒有可能進到三聯幫把那份名單拿走,究竟是誰?

一個電話把孫霸天所有的疑問都解除了。

「孫幫主,不知道那份名單被公布出來以後,你會有什麼樣地下場呢?是被分屍還是被虐殺,那些曾經被你握有證據的人會怎樣對待你呢?身敗名裂地他們會在最後的反撲中給予你怎麼樣的打擊呢?」一連串的問題已經點明了一切,名單被人盜走了,還是被一個具有野心的人盜走了。

「你想怎麼樣?」 白蛇傳 孫霸天急切的問道。這事關自己生死的東西。輕視不得,卻如電話中所說。真的公布出來,那自己死都找不到地方。沒有那份名單控制著那些已經威震一方或是政界站穩腳跟的人們,自己憑什麼對他們發號施令,他們又憑什麼會放過自己,三聯幫不會因為一個幫主而把百年基業葬送,黑金政治也是存在底線的。擁有那份名單,自己是三聯幫當之無愧誰都無法動搖的幫主,沒有了它,自己就會比那叛逆的孫志同下場還要慘。

「呵呵呵,你會知道的!」電話掛斷,沒有說出要求。

孫霸天懵了,沒有要求才是最可怕的,一是對方已經抱著摧毀這一切的目的,二是對方有了萬全之策,總之對於自己是一點點的好處都沒有。

等到第二天各地來參加這一場鬧劇的賓客紛紛離開之後,孫霸天擔心的事情終於來了,那當年就是因為沒有男丁子嗣才在幫主的競選上輸給自己,一直擔任三聯幫秘密部隊隊長的黑衣人,第一個站了出來,跟在亮出身份的他身後之人,正是幫中那些頑固派。

「你該讓出位置了,這麼多年你並不具備擔任三聯幫幫主的資格。」接著黑衣人低聲湊到孫霸天的耳邊低聲說道:「況且你的手中已經沒有了威脅那些人的把柄,你覺得他們還會讓你繼續活下去嗎?」

「是你!!」孫霸天一驚,難道是他拿走了那份名單。

「不是我!」黑衣人搖頭。

旁邊的人被兩個人的啞謎弄得有些迷糊。

接二連三的人紛紛站了出來,有幫派中各個地方的大佬、政壇中依附三聯幫的官員、商界的一些成功人士

這些人見到孫霸天時的臉色都很難看,第一句話基本完全相同:「孫霸天,我們對你真的很失望,退吧,這是人家的要求,否則我們也沒有辦法。畢竟那東西已經易主,我們的命運還是一樣,繼續享受榮華富貴,並且擁有更好的發展空間。付出地不過是與受制於三聯幫一樣的代價。至於你嗎?能夠有一條安享晚年的路,算你命好!」

狠!不留退路的招式,竟然把名單中地所有人都直接通知到,明目張胆的找自己麻煩,還把那份名單的事情告訴黑衣人,對方這麼做可謂是損人不利己,他到底是誰?到底想要做什麼?他這麼做之後能夠控制所有的人嗎?

孫霸天把幫中所有有資格接任三聯幫幫主的人全部過濾了一遍,這些人中絕對沒有如此氣魄之人存在,更加不會有那樣的能耐從自己的身邊把那份名單取走。“究竟是誰?究竟是誰?

孫霸天此時的腦筋轉不過來了,他想不通誰人有這麼大的神通讓這些人只能被動地選擇接受而不是消滅其取回名單。

飛機上,小軍手中拿著一份名單,上面書寫著一個個在tw可說是耳熟能詳的名字,關於他們的新秘和一些黑色交易的記錄明細。

「這麼做對於你們沒有影響嗎?」小軍對著天狼和韓虎問道,這次僥倖能夠拿到這份被孫霸天視作生命的名單。其中幸運的成分很高,小軍從來就不相信孫霸天這種人會有真正地朋友。所謂的利益聯盟也肯定是錦上添花,絕對不會是雪中送炭。

那天叛亂地會場中,那麼多的大人物竟然沒有絲毫猶豫的全力支持孫霸天,這也讓小軍很是疑惑,尤其是當天晚上的時候,被囚禁在那院落中很多時日的孫霸天,竟然又回到了那裡居住,這一點更加引起了暗中想要探查一番的小軍警覺,常理分析,一個人如果被人囚禁。下意識里就會對那個地方產生一種心理暗示。躲開它!

可是孫霸天竟然還回到那裡,並且還有在那裡繼續居住的意思。這一點就讓小軍更加在心中肯定,那裡一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

午夜之後。那些蝦兵蟹將自然無法發現小軍的蹤影,再加上孫霸天剛剛奪回幫派的控制權,在很多被孫志同更改地防禦體系和種種幫中地規矩還沒有調整過來的特定條件下,被小軍在那院落中地水井之中,找到了一條密道,一邊通向孫霸天居住的房間,一邊通向三聯幫地後山。

怪不得孫霸天一直有恃無恐,真的那個黑衣人不幫助他在當天進行肅清叛亂的行動,他也會安然的從這裡逃離。林伯海啊林伯海,也怪你對於孫志同的改變太過信任,這樣一個紈絝子弟,改變的只會是外表,又怎麼會真的從一個狂妄自大之人轉變成為一個合格的領導者,連最基本孫霸天這麼多年的一些生活習慣都搞不清楚,還以為這小院落只是一個避暑之地,相信當初孫志同將孫霸天軟禁在這裡之時,孫霸天的心中一定是充滿著不屑的笑容吧!

這密道看上去就是常年不走人,裡面的空氣很潮濕,整個通道的高度很低,成年男人都需要彎著腰才能通過,而只有靠近孫霸天居住房間的地方才有那麼一點點乾涸的地方,一個小密室,裡面裝著孫霸天多年收斂的一些金銀古董,而那份關係重大的名單,就在一座由金磚搭建起來的金山後面,如果不是那其中的一塊金磚表面比其它的金磚搬動的次數要多,灰塵也少了很多,小軍還不一定會發現那裝著名單的保險柜。

最後小軍奇怪的是,林伯海和孫志同竟然在房間中都沒有發現有一個密道,這是為何?

帶著好奇心和已經獲得最重要名單解開了孫霸天胸有成竹信心源頭的小軍,探查了一下那密道的入口。

靠!這老狐狸,還真有想法,也不怕遭報應!

這孫霸天竟然把密道的入口處安放在了房間中關公像的下面,社團份子對於關公的尊崇是發自內心的,沒想到這個孫霸天竟然根本不在乎這一切。也許只有這樣的人適合當一個奸雄吧,不,孫霸天充其量不過是個奸賊,還是那種不成氣候的奸賊。

拿到這份名單之後小軍的心思活泛了起來,tw的黑金政治註定了那些上台的官員們底子都不幹凈,都會或多或少地被出資支持他們上台的幫派或是個人掌握一些關於他們的把柄。久而久之。整個這個層面都亂了,三聯幫這個大戶然掌控得更多。

這個島嶼始終是華夏人民心中永遠的痛,既然沒有更好地辦法,不如打下長遠之計。

察因和巫師。一個亞洲最大的毒品拆家,一個亞洲最強大的殺手組織。小軍利用兩個勢力的龐大出面與那些名單上的代表談判,當然出面的是天狼和巫谷中潛伏在tw的人員,一個已經爬到了三聯幫中層大哥地位的前巫谷受訓人員。

鋌而走險受人威脅無非是為了名與利,這些人知道察因將軍與那神秘巫谷的勢力有多麼大,被三聯幫威脅是威脅,被他們威脅一樣是威脅,只要不越過他們地底線,很容易就會重新達成談判的統一基調。最重要的是小軍擺出的條件要比三聯幫好得多,名與利全部歸你們,我們要的無非是必要時刻的一些話語權和三聯幫幾個地區地大哥之位而已。

而小軍對那個三聯幫所謂的秘密部隊頭目黑衣人擺出了更加誘人地條件,可以還給你一個老牌的黑道幫派,並且這個幫主由他來擔任。

礙於幫規,礙於道上的義氣。黑衣人當年在幫主的選舉上失利於孫霸天之後,並沒有出現如同電視劇中那樣的雙方不和產生矛盾一方慘死的局面。黑衣人退到了幕後,成為了保護三聯幫和孫霸天的影子,這影子一做就是二十多年,無非是為了心中那一點點江湖義氣而已,保護三聯幫,保護這養育他的三聯幫而已。

這麼多年看著三聯幫在孫霸天的手中漸漸變質,他有些話不能說,因為在他的心中,幫主地話就是至高無上地命令,是不可違抗的。現在有了這樣一個改變地機會。他不會錯過。那神秘組織對這件事情的企圖無非是名單上那些人地勢力。再有別的也不怕,只要自己成為了幫主。會重新讓三聯幫回到那熱血燃燒的年代,那時候這神秘組織的威脅不攻自破。

小軍的思緒隨著天狼的回答而被打破。畫面回到飛機上。

「放心吧,左少,現在的三聯幫已經不是從前的三聯幫了,拜金主義讓他們已經失去了成為一流幫派的資格,將軍說了,左少如果你有需要,全盤接收三聯幫都不是問題。」回去做的頭等艙,還是三聯幫把整班飛機的頭等艙全部包下來送薛家大小姐、察因將軍代表、昊雨服飾代表回xg,所以此時的小軍也沒有帶著面具,天狼說話也沒有太多的顧忌。

另一邊的韓虎也點頭介面道:「師父那邊也說了,當年他在tw接收的孤兒是最多的,受訓過後回到tw的也很多,現在爬的爬,還繼續給僱主做事的也都成為了一方高層,三聯幫,控制起來並不難,難的是如何更好的控制那些人。」

薛雨煙低聲笑道:「虎哥,你擔心的多餘了,也不看看他們面對的是誰,可是心眼最多,招式最歹毒的左昊軍哦。控制他們,不需要控制,只要源源不斷的給予他們財力資助,讓他們爬到想要爬到的位置。再創造一些小意外試探一下這些人是不是可以利用,可用的留下,不可用的除掉。當然在這些小意外當中擁有他們新的一些把柄,還怕他們不乖乖的就範嗎?」

小軍伸手彈了一下薛雨煙的腦門,笑道鬼靈精。

在場中的人,只有程光和王娜沒有接觸過小軍的核心,項強則乘坐玩一天的飛機回xg,他要與tw的幫派商談一些關於兩邊賭船的建立。 https://tw.95zongcai.com/zc/55200/ 洪叔則直接乘坐飛往m國的飛機離開。程光和王娜看著他們侃侃而談一點都沒有防備自己二人的意思,心中即是感動又是不安,感動是左少對他們的信任,不安是這一生恐怕只能為昊雨服務了,一旦有一點點的背叛舉動,面臨自己的肯定只有一條路,一條絕路。

兩個人的神色小軍注意到了,只是淡淡一笑,此次tw之行,可說是正事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反倒是多了幾個意想不到的結果。

間接的控制了三聯幫。初步地在tw政壇埋下了一個長遠計劃的種子,也許十幾年,也許幾十年,也許上百年才會真正有機會利用這些種子來達到心目中算是最遠大的目標。但只要有一點點的希望,嘗試一下都未嘗不可。

把程光心中地陰影消除,孫志同死了,本只是消除一半的陰影伴隨著他的死亡徹底的從程光心中消散,一個叱差風雲的打工皇帝即將走上必然的歷史舞台,記憶中的他雖然忠心不二,被譽為現代的賢良忠貞之士,可那畢竟是沒有經過改變道路的程光未來,小軍不敢保證經過自己這一番改造后地程光是否還是那個人。適當的敲打敲打還是必要的,程光這樣的人,只要你不虧待他,他不會背叛你,只要你讓他永遠的仰視你,他不會離開你。小軍要做的就是讓程光永遠地對於自己存在著一種即敬又怕、即親又畏的心態。

回到xg。本來薛雨煙在天京地事情就多,這回還是跟韓虎一起出來的。天京那邊難免會有些事情沒有拍板之人,只待了一天回家見見父母和爺爺,就急著趕回天京。

再好的姐妹也是有攀比之心的,曉雨和小影那麼的努力,家中在華夏的勢力和各自的發展都能給小軍很大的幫助,霜兒又是能夠跟在小軍身邊為他清除一些暗中東西之人,薛雨煙不敢懈怠,生怕有一天自己不如這幾個姐妹了,在愛人的面前低上一頭。

本來想拉著小軍一起回去,協調小組的工作已經基本地按照程序化開始了。小軍這個組長已經把自己能做地都做完了。關係給擺開,道路給鋪開。剩下的就是等待上面地最終談判了。可是薛雨煙聽說其要參加xg金像獎的頒獎儀式,不禁有些好笑。自己公司地三部作品在第一屆的頒獎典禮上就撞車,公司老闆親自上陣與眾多男影星爭奪最佳男主角,這個太有趣了。

「老公,努力哦,拿到最佳男主角,回到天京有獎勵哦!」臨上飛機前,薛雨煙抱著小軍低聲說道,那語氣那眼神,分明是小軍盼望已久的一些愛人之間的非常規舉動。

「本來還對這個東西沒什麼期盼,可是既然有寶貝煙兒的鼓勵和獎賞在等著我,這回我可要努努力了。」小軍低頭在薛雨煙的耳邊調笑道。

「討厭!」薛雨煙捶了一下小軍,轉身走進了登機口。

tw那邊的消息也傳來了,孫霸天在把局面穩定下來之後,宣布了自己辭去幫主的職位,而新幫主的選舉工作並沒有遇到太大的阻礙。

幫內的老派元老看到當年那幫中最講義氣的候選人待在孫霸天身邊成為他的影子,一干就是二十幾年,敬服不已,他來參選幫主這些人自然全力支持,最起碼比一些年輕氣盛的小輩們上位要好得多。

外圍的那些大佬們則早就跟小軍一方達成了協議,自然會全力支持黑衣人—-何家生的上位。

至於一些小一輩新出頭的社團成員,在剛剛經歷了孫志同被幫規懲治,老幫主重新上台穩定局面並沒有追究這些隨同孫志同參與叛亂的成員們,自然不會在此時冒出頭來再與上面對抗。更何況這次年輕一輩同樣有人上位,三聯幫十年前的第一打仔,現在的一方大哥,暗中身份是巫谷出來的蔡華成為三聯幫新的副幫主,這也很大程度上讓許多的年輕人心態沒有失衡,三聯幫沒有忘記這些沖在第一線的年輕人。

卸下職務的孫霸天主動要求回到那被囚禁的小院中頤養天年,這也算是沒有落許多人的口舌,最起碼他還在三聯幫的控制範圍之內,這也讓許多人放下心來。可在孫霸天正式住進那小院中的第二天,他失蹤了,整個tw都找不到這個人的蹤影。這也成了三聯幫的一大迷案,直到幾個月後,何家生感覺這個小院不吉利,下令把這裡推平才在院落的下面發現了一條密道,密道中一個已經腐爛的屍體疑似孫霸天,小密室中殘留的一點點鈔票和破碎的古董碎片,讓所有人知道,這個孫霸天在當幫主的期間,中飽私囊有多少。

何家生沒有再追查。他想到這件事情可能是那個神秘組織做地。而當時孫霸天也知道這條密道並不一定安全,可實在沒有第二個辦法,卸下幫主的職位,外面很多的仇家等著自己。就是不算這些人,自己的處境一樣地不安全,不如冒險從這密道逃走,還能帶走一些安度下半生的金錢,期待以後東山再起。

可是領孫霸天沒有想到的是,那密道中,小軍早就留下了狼牙的人,適應各種生存環境的狼牙戰士,在這樣一個環境中藏了幾天。甚至還有可能更長的時間,就為了等著孫霸天,也為了那一密室的金銀財寶。小軍最初的設想這可能是一個長期的工作,沒想到孫霸天這麼地亟不可待,竟然如此急迫的想要離開三聯幫,也算便宜了小軍。

這些都是后話。身在xg的小軍此時正籌備著參加金像獎的頒獎典禮,這xg歷史上第一次屬於自己的電影節。受到了廣大民眾的熱烈支持,影迷們地熱情空前高漲,紅地毯儀式開在準備階段(這種場合作為組織者之一的小軍又怎麼會落下),靠近紅地毯位置地街道兩旁已經站滿了前來為自己喜愛的藝人助威的影迷,從下午兩點開始,不顧天氣的炎熱等待著自己偶像的到來。

此時的小軍到是先一步約了邵六叔和方華在無線談事情,可急壞了昊雨的大管家王志森,由於當初左少離開的時候沒有確定會不會趕得及回來參加頒獎典禮,所以他也沒有回應組委會方面和各個與昊雨交好的影視公司、女藝人們的邀請,與左少一同走紅地毯地邀請。到了現在。夠資格地人已經都排滿了搭檔,不夠檔次的安排給左少那是丟人。王志森知道左少不是那種以勢壓人地人,否則一句話發出去。誰敢不給這個面子,哪個男藝人、導演、公司老闆還不樂呵呵的讓出身邊地搭檔。

就是這樣才讓王志森為難,一下午了,都沒有給左少找到一個合適的走紅地毯搭檔,這豈不是讓左少難堪嗎?實在沒有辦法的他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到無線,親自詢問小軍的意見。「老王,你這麼急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啊,這都是小事,沒有人我就不走嘛?再不就自己走,別忙了,我都能想象到你現在那滿頭是汗的模樣,你呀你。」小軍不禁失笑,這個老王,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太患得患失謹小慎微,用他來當昊雨的大管家真是太合適不過了。

一旁的邵六叔這幾年看著x的電影業發展的很好,與眼前這個年輕人有著不可分開的密切關係,連帶著他的心態也好了很多,看到小軍的模樣,難得的開了他一句玩笑:「怎麼小軍,堂堂左少晚上竟然沒有女伴走紅地毯儀式?這傳出去可是個大笑話啊,哈哈!!」

「六叔,要不把方姐,哦不,是未來的方嬸借給我用用!」 情網 小軍又怎麼會吃這種口頭虧,連忙表情曖昧的回擊六叔和方華。

邵六叔一愣,搖著頭不服老都不行,現在的年輕人啊,腦筋真是轉得太快了。

方華更是臉頰羞紅了一下,伸手作勢要打小軍,嘴中笑罵道:「你這孩子,牙尖嘴利的,不要胡說八道!」

小軍微笑著沒有接話,兩個人還有十幾年的漫長路途要走,終究是會修成正果的。

「咳咳!!小軍,這個時候找我這個老頭子有什麼事?要說關於xg回歸的事情我可是很支持的,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有的話儘管開口,我會盡我所能。」邵六叔趕忙岔開話題,虧欠方華的一生,總有一天會補償給她的。

小軍知道這個老人的一顆愛國之心,從那捐款上億的舉動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微微搖頭道:「那件事情現在只有一個字—-等,該做的我們都做得差不多了,現在就看上面的了。這次找六叔和方姐來,是有件事情詢問一下,無線新一期的藝人培訓班是不是要開始了?」

「怎麼,你對這個感興趣?都是一些小新人,還需要很多磨練的機會。就是現在的機會比較少啊,新人想要出頭比較難,怎麼你們昊雨有心思救濟一下這些新人,給他們一些機會?」 回到了山前鄉,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了,周天浩和馬衛東徑直到食堂去吃飯了。今年山前鄉的日子還是比較不錯的,按照道理說,是不需要到縣裡去要錢了,不過,馬衛東還是專門找到了李光明哭窮,不管怎麼說,能夠多要一些錢,總是好事情。不出周天浩的預料,李光明狠狠訓斥了馬衛東,連帶著周天浩都一併教訓了,李光明說了,山前鄉今年不差錢了,就不要打縣財政的主意了。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周天浩知道,還是因為水泥廠的事情,水泥廠的效益,要按照兩塊來計算,一部分是稅收,一部分是效益,每一個做生意的企業都是這樣的,老闆在上繳了稅收之後,還是要自己能夠賺錢的,這樣的企業才有意義存在的。按照李光明的意思,山前鄉水泥廠的效益可以是鄉里直接拿走,可稅收方面,還是要上繳給縣財政的,由縣財政統一協調,結果,馬衛東是堅決不同意。馬衛東主管財政一塊之後,深深感受到了,山前鄉確實太窮了,不要看現在有錢用了,可是欠賬太多了,全鄉需要用錢的地方也太多了,就說集鎮上面的公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必須要重生整修了,這項工作,已經列入了計劃之中,開年之後,就要開始實施了,計劃在天鵝池村通路的時候,也完成集鎮公路的改造。」豬豬島小說「

馬衛東是李光明的心腹,為了這件事情。在縣裡足足呆了三天,專門給李光明彙報,也是鬧得李光明沒有辦法了,終於同意了,水泥廠的稅歸於山前鄉的財政。

吃飯之後,周天浩照例是準備到外面去轉一轉的,這已經成為了習慣。水泥廠開工建設以後,鄉財政的情況好了很多,加之還有修建大橋的接近40萬元的保證金。這筆錢,完全可以用來周轉了,有了水泥廠。就有了資金的來源,不用像以前那樣發愁了。這樣的情況下,馬衛東做主,給周天浩的寢室裡面,添置了一台彩電,還有一套嶄新的沙發,當然,周天浩也建議,給馬衛東的寢室里,購置了彩電和沙發。鄉里的班子成員,沒有誰有意見,這是領導應該有的待遇,包括譚冬明,都是很服氣的。

這一次。鄉里的財政進行了決算,賬上還有一些錢,按照周天浩的意見,給鄉里的幹部職工,發一些補助,過年的時候。手頭寬裕一些,馬衛東是完全同意的,初步的計劃,鄉里的班子成員,每人800元,鄉里的幹部,包括辦事處的幹部,每人500元。消息已經傳出去了,鄉里的幹部職工,高興的如同過年一樣,修大橋的時候,他們捐款了,雖然是心甘情願的,但是,日子畢竟艱難,現在,發500元的補助,多餘的都補回來了,而且,這是一個很好的信號,說明鄉財政的情況,開始徹底的好轉了。

周天浩慢慢走向院子外面的時候,譚冬明跟著上來了。

「老譚,明年駐點的事情,我考慮調整一下,你就不駐點了,主要負責機關工作和黨建工作,基本上是守在鄉政府的,你是什麼意見?」

「周書記,要說我還真的想駐在天鵝池管理區了,開年以後,天鵝池村的公路通了,馬上就要開始發展藥材種植的事情,我還真的有些不放心啊。」

「呵呵,這些工作,有其他的班子成員做,開年以後,我們馬上就要整修集鎮上的公路了,而且開始種植藥材之後,必定會有公司到山前鄉來的,企管辦必須要真正發揮作用了,該收的錢,該進行的管理,還是要做的,你一直都兼任企管辦的主任,可企管辦現在沒有具體的工作人員,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我考慮,以前的一些收費項目,開年以後,召開一次會議,全部都廢止了,重新進行建章立制。」

…,

「好的,這件事情,我馬上著手進行的。」

走了幾步路,譚冬明終於說到了想說的事情。

「周書記,陳書記給我打電話了,詢問他和我交談的事情,是不是泄露出去了,電話裡面,陳書記的語氣很不好,火氣似乎是很大的,我也想不到,陳書記會調走了。」

說到這裡,譚冬明有些沉默了。周天浩知道,陳和平對譚冬明是有恩的,當初,顧長順想著排擠譚冬明,甚至準備向縣委建議,免去譚冬明紀委書記職務的時候,是陳和平鼎力支持,認為譚冬明是合格的紀委書記,在這樣的情況下,譚冬明才得意保全職務的,否則,譚冬明早就回家休息了。這一次,譚冬明調到了春山市監察局,擔任副局長,譚冬明一定是想到了,什麼,所以,和自己談到了陳和平的電話,其實,譚冬明也是在試探,看看陳和平離開天星縣,是不是與自己有關。

有些事情,不管是什麼樣的關係,都是不能夠說出來的,必須要保密,甚至是一輩子都爛在肚子里的,這是基本的原則。

「不應該啊,陳書記調到了春山市監察局,大家都說調整的很好了,天星縣的領導,能夠到春山市去工作的,不是很多的。」

「我也是這麼看的,但總是覺得,有些不安心啊。」

「老譚,你就不要想那麼多了,其實這裡面的原因,分析起來,也不是太複雜的,宋書記調到了旅遊局,因為什麼事情,我就不多說了,你也是知道的,縣裡很多的幹部都知道,宋書記和陳書記之間的關係,不是很協調,在這樣的情況下,市委肯定是需要考慮的,有些話,我也不能夠說的過於了,或許陳書記調到春山市去,與這些事情,有一動關係吧。」

譚冬明點點頭,覺得周天浩說的話,是很有道理的,確實是這樣的,宋澤與陳和平之間的矛盾,絕大部分的幹部都知道,調整了宋澤,跟著調整陳和平,這似乎說的過去,何況,兩人到春山市的單位,是有著很大不同的。

回到寢室之後,周天浩的臉色陰沉下來了。

譚冬明不知道很多的內幕,但周天浩是知道的,陳和平不會無緣無故的打這個電話,儘管譚冬明不承認,但陳和平一定已經猜到了實情,打電話不僅僅是出氣的意思,還有一絲的警告在裡面。陳和平不是蠢人,稍微思索,就能夠明白其中的奧妙,譚冬明和自己的關係,陳和平也是知道的。

周天浩無所謂,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了,既然身在官場,就必須要做出來一些選擇,想著兩頭都討好,那是不可能的,在有些原則性的問題上面,選擇了一方,就意味著得罪了另外的一方,特別是到了一定的層次,大家都是聰明人,看結果就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沒有人願意樹敵,願意增加自己的對手,特別是對手的實力,還很是不弱的情況下,在春山市工作的時候,周天浩刻意迴避與汪曉兵作對,就是考慮到了自身的實力問題,如果貿然和汪曉兵對著干,可能不會發生很大的事情,蔡裴琳會鼎力支持,但自己也不可能取得完全的勝利,這樣的矛盾,長期的演化,最終會形成水火不容的局面,到了那個時候,就可能演變成為蔡裴琳和汪帆之間的直接矛盾了。

周天浩不怕事,但也不願意無緣無故的惹事,官場上,逞強是最為無知的做法,該冷靜的時候,必須要冷靜,哪怕是遇見了很憤怒的事情,當然,該要發威的時候,就絕對不能夠手軟,尤其是牽涉到自身利益的時候,痛打落水狗的手段,必須要施展。

…,

陳和平的這個電話,實際上是告訴了周天浩,他已經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完全記住自己了,這不是好事情,至少對於目前的周天浩來說,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兩人都在官場上,儘管目前的距離有些遙遠,但總是有碰面的時候,說的不客氣一些,有可能會在工作上,產生一些碰撞的。

周天浩忽然覺得,自己可能要遇到一些真正的挑戰了,自從參加工作以來,不到三年的時間,自己做好了很多的事情,也給領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任何的事情,都是利弊相伴的,自己不可能總是那樣的順利,在這個過程中,會遭遇到無數的挑戰,這些挑戰,層次會越來越高,應多的難度也會越來越大的。

縣裡的形勢,並不是很樂觀,黃思海到天星縣來了,出任了分管組織工作的縣委副書記,不知道他對自己是什麼樣的態度,周天浩算是立功了,按說趙長河應該有所表示了,副縣長的職位空缺出來了,如果自己努力一下,縣裡有趙長河的支持,市委有蔡裴琳的支持,出任天星縣副縣長,不是很難的事情。

既然面對了這樣的形勢,周天浩覺得,自己就要更加的努力了,機會出來了,就要抓住,只有級別上去了,擁有了更多更大的權力,才能夠從容應對一切的困難和挑戰。 方華的話可說是正中小軍的心思,從80年開始,無線的藝人培訓班可說是走上了巔峰

第九期的黃日華和苗僑偉,一部《射鵰英雄傳》紅遍大江南北,一舉登上無線五虎將的位置,在之後的xg電影屆,也算是承上啟下的一批棟樑之才。

接下來的三期,可說是無線藝人培訓班巔峰的三個培訓班,劉德華、梁家輝、梁超偉、周星馳、歐陽震華、吳鎮宇、劉青雲、吳君如、曾華倩、劉嘉玲等等一批未來十幾二十年始終站在xg乃至華人地區一線明星的行列,尤其是劉德華、梁超偉、梁家輝、周星馳四人,可說是真正佔據十幾年霸主地位的藝人。

這三期中也不止這些一線的主角明星,那些常年活躍在不可或缺之配角位置上的一線配角,同樣為未來二十多年的xg電影電視圈塗上了不可抹去的重重一筆。

這些人不可不得啊!

Prev Post
“可能是岳母大人生氣了。氣我沒能保護你,還傷了你。”靳夙瑄低着頭,有些不敢面對我,他對於差點殺了我這事無法釋懷。
Next Post
高聳的雙峯和胸口大片的雪白讓蘭科深深吸了口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