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退個不停,那就是示弱——這是皇帝不能忍受的。

雖然他仍然沒有找到傅風雪的破綻,雖然他知道這一擊非常危險。可是,事關尊嚴,他要以命搏命。

沒有危險的戰鬥不是戰鬥,是切磋。他喜歡這種生死邊緣徘徊的感覺。

要麼生。要麼死。

簡單明了。卻又熱血沸騰。

傅風雪使出來的是一字太極劍。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一字無極劍。

人劍合一。將全身劍氣灌注劍鋒,直刺皇帝全身死穴。

皇帝一拳轟出,拳頭直擊傅風雪的劍尖。

鐵拳對利劍?你當自己是上帝嗎?

看到皇帝的這種愚蠢反擊,秦洛等人心裡都樂開了花。

「上帝啊,他被加了白痴光環嗎?」耶穌小聲說道。不敢大聲,生怕提醒了皇帝似的。

「真是找死。」紅衭握緊了小拳頭。

秦洛嘴角含著笑,卻沒有出聲附和。

他希望皇帝腦殘,卻不相信他真是腦殘。

距離瞬間拉近。

傅風雪的長劍刺向皇帝,然後刺穿他的拳頭—–

不對!

他刺穿的不是皇帝的拳頭,而是從他的手指縫隙間穿了過去。

在那間不容髮的一瞬間,在那種快若閃電般的對接中,皇帝竟然能夠做到恰好用自己的手指縫隙夾住劍刃。

嗖——

皇帝的身體前沖。

左手拳頭鉗住長劍不讓它動彈,另外一隻手握拳狠狠地撞在傅風雪的胸口。

傅風雪一拳轟過去,兩人拳拳對接,勁風凌厲,大力推壓下,身體猛地向後倒去。

可是,因為長劍的連接,他們倆人都沒有退出太遠。

傅風雪抽劍,劍身動彈不得,牢牢地掌握在皇帝的手裡。

他用手指的縫隙就能夠把劍握得如此牢靠,傅風雪握住劍柄拉扯都沒辦法抽出來。

他變抽為扭,想要用鋒利的劍鋒把皇帝的手指割掉。

皇帝也同時用力。

咔啪——

一聲脆響,長劍承受不住兩股大力的扭曲而斷成兩截。

百年神兵,毀於一旦! 因為韓雲看破了何志的手段,所以現如今的戰況對於何志相當的不利,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韓雲那種洞曉一切的能力。

「我修鍊的乃是觀星術,所以對於未來之事的判斷會更為準確一些,你出手的時機我早已經算好了,甚至於你現在想要驅動陣法,利用這個暗道之內的陣法限制我也知道。」韓雲開口道。

何志的面色一變,而就在此時韓雲一腳踐踏在了地面之上,整個暗道瑟瑟發抖,之後暗道內的陣法崩潰了,何志在這個陣法之內投入的心血不少,但是一瞬間就被瓦解了,這樣的事實讓何志難以置信。

此時韓雲的雙眼之內無數星辰斗轉,他的目光之中帶著虛無縹緲的感覺讓人無法把握,而在後者的目光下,何志感覺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一般,冥冥之中彷彿天地間有什麼東西在注視著他。

「何志你的做法已經嚴重觸動了宗門的規矩,所以我現在代理掌教的權利,對你降下懲罰。」韓雲開口道。

何志眼中露出了憤怒之色,隨後他迅速的向著暗道的出口逃去,面對韓雲他感覺不到任何的勝算,楚天的腦海中試想了一番韓雲和庚金兩人戰鬥的場景。

確實庚金是妖修,加上他本體的天賦神通,實力相當的強大,但是韓雲卻懂得觀星之法,乃是能夠掌握天道的存在,只要他能夠規避危機的話,長時間的戰鬥最後會獲勝的應該是韓雲。

這宗門之內長老的排名雖然不一定準確,但是一方面也證明了彼此之間的實力。

「地星運轉!」

韓雲腳掌再次踐踏在了地面之上,此時楚天的嚴重出現了數之不盡的星光點點,從楚天的體內也冒出了許多的星光,前方逃竄的何志也是一樣。

而緊接著所有的星光向著韓雲快速的靠近而來,本應該向著外面逃竄的何志反而是被韓雲拉了回來,這股力量彷彿是無法違抗的一般。

何志怒吼一聲,隨後反身向著韓雲一掌攻來,韓雲目光森冷的看著後者。

「我知道這裡並不是你的本體,但擁有觀星術的我隨時都能夠知曉你的位置,這一回就暫時放過你,但是下一回你就沒有這樣的運勢了。」韓雲冷漠的道,之後他一掌而出,無數的星光籠罩在了何志的身上,後者就這樣在空中爆炸開來。

血腥的氣味充斥於暗道之內,而此時韓雲身上的星光才收斂了起來,楚天雖然早就知曉這位二師兄韓雲的實力強大,但是不曾想竟然有這樣的手段,這樣一來的話楚天不禁對於那大師兄顏路的實力產生疑惑起來。

「何志的真身不在這裡嗎?」楚天開口詢問道。

「他確實很精神,我估計恐怕他是察覺到了我們的目的,所以為了謹慎起見,他才利用了自己的替身來此地,雖然想要找到他的方位並非不可能,只不過如今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正道聯盟的人正在包圍過來,我們該走了。」韓雲開口道。

楚天雖然什麼都沒有察覺到,但是韓雲既然懂得觀星術,那麼就懂得趨吉避禍之法,楚天對他的判斷也是並沒有懷疑。

之後兩人的腳下冒出了數之不盡的星光,之後在星光中兩人消失不見了蹤影,就在他們剛剛離開后不久,一眾人影包圍了暗道,看著空無一物的暗道,還有倒在血泊之中何志的身影,為首的老人眼神微微一眯。

「只是一個萬法仙門的長老而已竟然有這樣的神通,看來萬法仙門確實不容小視。」老人開口道。

「那麼長老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一名隨從弟子疑惑的開口道。

「既然人已經跑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回去吧,將此事上報上去,至少我們可以確定一件事,那些靈藥就在萬法仙門的手中。」老人目光微眯的看了一眼地上何志的屍體道。

而此時相城之內的一間酒樓之中,一名年輕的男子從房間之內走了出來,他的目光之中帶著冷厲的寒光,讓所有人看到了之後不寒而慄。

「沒有想到韓雲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大,看來我確實小瞧了萬法仙門,毀掉了我的替身,這可是一件麻煩的事情,只好再重新培育一個了。」年輕男子開口道。

後者才是萬法仙門六長老何志本人,仔細看的話會察覺到他相當的年輕,但是身上的戾氣卻讓人不寒而慄。

至於楚天和韓雲兩人早就已經遠遠的離開了相城,在韓雲的神通之下,恐怕想要追上他們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現在正道聯盟的人應該是不會追逐而來了,不過沒有想到真的如同你所擔憂的一樣,六師弟果然還是暗藏了一手,還好你察覺的快,否則的話讓何志他回到宗門之內,必然會引來極大的麻煩。」韓雲開口道。

「其實即便是我沒有說的話,恐怕韓雲師兄應該也不會輕易的相信何志的話語吧。」楚天略微一笑道。

韓雲微微搖了搖頭,雖然並沒有開口,但是楚天明白如若沒有自己點明的話,韓雲應該是不會這樣果斷的做出決定。

前一世便是如此,韓雲即便非常的聰慧機智過人,但是他對於宗門師兄弟的輕易很重,恐怕如果沒有決定性的證據,是不會輕易懷疑宗門之內的師兄弟。

正是因為楚天的出現,所以才改變了韓雲的決心,後者已經決定推動萬法仙門走的更遠,即便是懷疑宗門之內的師兄弟也不惜如此。

「只是如今這樣一來萬法仙門應該也會確定了我們萬法仙門的行徑,即便他們沒有明確的證據,但是只要打著正道聯盟的名號,恐怕世間眾人也會認為他們才是正確的。」韓雲皺眉的開口道。

楚天點了點頭,確實如此,而另外一方面楚天也是逐漸感覺到了自己實力的不足,雖然在普通人的嚴重雷劫境大圓滿的他能夠在年紀輕輕擁有這樣的實力,已經是一件相當難得的事情了。

但是楚天還是明白的,這樣的自己還不足以登上大雅之堂,在之後正道聯盟和萬法仙門的戰爭之中,自己很難能夠起到作用,如今萬法仙門已經變得更為強大,但是正道聯盟依舊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唯有真正的成為傳說境的修士,楚天才能夠有一戰之力,只是對於楚天來說,現如今還有一個巨大的麻煩,那便是他的宏願。

曾經許諾下要毀滅羅宋教的宏願,如今他要是繼續提升修為成為傳說境的修士,在宏願的反噬之下,自己恐怕真的無法承受住那雷劫的威力。

只是即便是現在自己的修為,想要對抗羅宋教依舊有些異想天開,在那羅宋教之內的傳說境高手就足有十人以上,而聽聞那羅法天尊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師弟,聽聞你曾經發下宏願,如今實力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鍵了,如若不能完成宏願恐怕接下來的天劫將會相當的麻煩,師兄我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韓雲掃視了楚天一眼道。

對方的察言觀色能力確實很強,楚天的煩惱他一眼便看出來了,而且如今宗門之內的師兄弟對楚天都是有好感的,如若借用他們的力量,楚天相信只要自己願意開口,他們便會樂意出手幫忙。 面對著韓雲的好意,楚天微微一笑的搖了搖頭。

「既然是我自己立下的宏願,我自然要自己去完成,在大戰來臨之前我會親自去解決的。」楚天開口道。

韓雲深深看了楚天一眼,看出楚天的決意之後,他也是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之後兩人便回到了宗門之內,對於何志的背叛韓雲也是上報給了宗門的長老和掌門。

聽聞何志的背叛之後,眾人都是唏噓不已,但其實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萬法仙門如今還是不如正道聯盟的,何志原本對於萬法仙門便沒有多少的歸宿感。

而之後萬法仙門暫時封鎖了宗門陣法,禁止弟子的外出和外敵的侵入,所有人都是養精蓄銳了起來,因為葯田之內的收穫,弟子們的修行也是變得更加的順利。

楚天則是借用從正道聯盟葯田之內的收穫,開始了自己的煉丹,不過他所煉製的丹藥都是一些簡單的療傷聖葯,畢竟如今他並不急於提升自己的修為。

不過此時楚天已經準備繼續提升自己的修為,已經雷劫境大圓滿的修行,按理說楚天早就應該大刀闊斧的開啟身上的竅穴,但楚天一隻在等待著,因為對於太古神殿的事情楚天還不是很了解,如若真的貿然的開啟全部的竅穴是否會有什麼影響。

但對於現如今的楚天來說修為已經穩定了下來,而如今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在不藉助修為的情況下,只好從周天竅穴方面來下功夫了。

楚天順便準備了一些固本還原的丹藥,此時他所煉製的大部分都是五品丹藥,雖然六品丹藥也並非做不到,但藥品到了六品以上,即便是楚天也無法迅速的煉製好,故此她準備的都是一些速成的丹藥。

之後楚天開始了對於自己周天一百零八處竅穴的開啟,原本以為這個過程應該會相當的艱辛,但是楚天卻發現竅穴的開啟就宛如是水到渠成的感覺一般。

這最大的原因便在於他肉身的變化,如今他的肉身已經接近肉體金身,故此在強大肉身的推動之下,楚天的周天竅穴就沒有太多的雜質,想要開啟也會變得更為順暢。

利用三天的時間,楚天身上的一百零八處竅穴都已經開啟了,此時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感覺以楚天為中心一個漩渦已經產生了,所有的靈氣都在聚集在楚天的身上。

而之後楚天也是睜開了雙眼,他吐出了一口濁氣,全身的竅穴開通之後,他也是感覺自己的肉身便的輕快了不少,當然這也不過是一種感覺罷了,肉身的程度並不會因為竅穴的開啟而變的強大。

但對於楚天來說接下來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周天竅穴已經開啟的情況下,挑戰太古神殿才是他有可能變得更為強大的關鍵。

距離上次挑戰太古神殿的時間過去了有一段時間,更重要的是楚天的肉身已經達到了肉體金身的程度,楚天認為這一次的自己必然能夠挑戰更高的層次。

楚天閉上自己的雙眼,之後讓意識沉入了竅穴之內,在漫無邊際的星空之中,楚天再次出現在了那隻滔天巨獸的面前。

正當楚天準備進入那洪荒巨獸的體內之時,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之處,楚天猛地回過身去,而此時一道身影正在遠處,並且注目著他,隨即後者一步步的靠近過來。

「果然是這麼一回事嗎?太古神殿的傳承者? 毒妃天下 上次就感覺你身上有些怪異之處,所以在你的身上留了一點小手段,不曾想竟然真的被我給找到了,太古神殿的入口,當初不知道犧牲了多少人,都是無法尋覓到,沒想到竟然會被我這麼偶然的給發現了。」

走來的這人正是那上古修士葉盛,楚天沒有想到後者竟然會出現在此地,而且從後者的話語來看,他顯然對於這裡是什麼地方很清楚,並且恐怕從自己再雲府前的相遇就已經在他的身上動了手腳了,只不過自己的修為太弱無法察覺到。

楚天謹慎的看著後者,縱然知道後者的修為境界與自己簡直是天地之差,但是楚天相信在這裡的並不是葉盛的本尊,也許只是他的一道意識罷了,自己未必沒有迎戰之力。

「看來你是認為自己有可能會戰勝我,只不過你的這個想法實在是太過天真了。」葉盛微微一笑道。

而就在此時一股無形的壓迫感強行鎮壓住了楚天,楚天的面色一變,在這股力量下他竟然無法反抗,縱然後者只不過是一點意識而已,但是實力也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放心好了,我不會殺了,我只是想要進入這太古神殿之內罷了,等事情結束之後就會離去。」葉盛開口道。

楚天的腦海中輾轉思緒,想要找到能夠解決面前這種情況的方法,但是不管如何的思考,雙方的實力差距如此之大,他實在是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

此時葉盛已經向著滔天巨獸走了過去,看來他對於太古神殿的事情是清楚的,甚至於知道如何進入其中。

但是就在此時一道驚鴻掠過,葉盛的面色一變,之後迅速的退去,但是他的還是退後的太慢了,此時他的一隻手臂已經被斬去,而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楚天的面前。

後者竟然是已經許久不見的劍林,葉盛的目光皺眉的看著劍林。

「你是什麼人?」葉盛皺眉的道。

「竟然是上古修士,真是久別了,我記得當初你們好像是乖乖的沉睡著,所以並沒有打攪你們,沒想到現在竟然已經蘇醒了,我的名字叫劍林,雖然有些無奈,但是還是請你離開這裡吧。」劍林開口道。

葉盛眉關緊鎖,而此時他的手臂已經再次回復了,畢竟後者在這裡只是意志之軀,並沒有任何的形體,所以才能夠輕易的做到這種事情。

「如若我說不呢?」葉盛目露寒光的道。

「我勸你還是放棄吧,雙方的實力差距太過明顯了,如果你是本尊在此地的話,應該還是有機會的,但是只有一點意識而已,還是算了吧,而且雖然這裡是太古神殿的入口沒錯,但是這其中還是有差別之處的,至於具體的原因,我想你只要仔細思考過一定能夠明白,現在退去吧。」劍林開口道。

說罷根本不容葉盛反抗,一道紅色的驚鴻再次掠過星空,葉盛的意識之軀就這樣化為了幻影消失,之後劍林的目光這才看向了楚天。

「看樣子你應該是已經開啟了全部竅穴了,如此一來你是真心想要修鍊這套功法,雖然早就已經阻止過你了,但你既然想要繼續嘗試的話就隨你的便好了,不過那名上古修士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應該還會繼續找你麻煩,你就自求多福吧。」劍林開口道。

之後對方轉身就準備離去,楚天心中一緊,之前的談話讓他有一種雲里霧裡的感覺,尤其是劍林所說的這裡並非是真正的太古神殿這句話。

楚天回想起自己再突破雷劫的時候,曾經意識之軀達到九霄之外,看到了那太古神殿的真容,那麼此地到底和那太古神殿又有著怎樣的連接,楚天很想仔細詢問清楚,但恐怕劍林是絕對不會解答的,所以他提出了自己另外的問題。

「劍林你的失蹤是否和這太古神殿有關?」楚天認真的詢問道。

曾經凈空道人說過劍林並沒有死,但是卻沒有人知曉劍林的下落,而楚天卻兩次在太古神殿內見到劍林的意識之軀,楚天才會有這樣的猜測。

「我並不是本尊,只是留下來的一縷意識罷了,多餘的事情我並不清楚,所以對你的問題我無法回答。」劍林開口道。

之後他的身影化為了幻影消失不見的蹤跡,楚天皺眉了起來,雖然劍林的意識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但楚天已經堅定了自己的猜測,恐怕劍林的消失應該是和這太古神殿有關聯的。

如若真的是這樣的話,自己這樣修鍊太古神殿的功法,是否也會遭遇和劍林一樣的事情,但這樣的迷茫只不過在楚天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便被他抹殺了。

即便太古神殿真的有那未知的力量,他也是不準備放棄這功法,一路修行過來后,楚天深深的明白太古神殿功法的正確性,肉身的極限是存在的,越是往後肉身越是難以修鍊,而這之後法相的存在將成為肉身的支撐。

太古神殿的功法無疑是讓修士度過了之前兩個過程,直接到達了修鍊的真諦,所以楚天認為放棄這套功法才是最愚蠢的行為,即便這功法很可能伴隨著危險。 第1380章、說服!

清晨。燕京。

即便已經從部隊里出來,何葯人仍然保持著每天早起鍛煉身體的習慣。

一千個俯卧掌,一千個引體向上,一千次舉重,一千顆子彈的射擊——-因為腿腳不便,所以,他就把負重快跑改成了慢跑。越是不擅長的,他就越要練習。現在,他最不擅長的就是走路了。

啪啪啪——

他正在練習射擊時,身後傳來女人的腳步聲音。

嗖—–

他猛地轉身,然後槍口瞄準鑷手鑷腳走進來的一個女人。

「哥。」女孩兒無視槍口的威脅,甜美的笑著。

「你來幹什麼?」何葯人把槍插在腰間,走過去取了塊乾淨毛巾擦拭額頭上的汗水。

「我來看你啊。」女孩子說道。一條簡單的白色連衣裙,一雙皺皮的白色時尚休閑鞋,讓她看起來即清純又靚麗。再加上她和何葯人說話時故意拉起來的拖腔,黏黏的,嗔嗔的,讓何葯人這個久違親情的鐵血男人沒有絲毫抗拒的能力。

「看我什麼?」何葯人端起桌子上的水大口的喝著。

女孩子跑過來摟著何葯人的手臂,說道:「看你吃過早餐了沒有,看你過的好不好,看你的傷勢怎麼樣了——-你是我哥。就是想來看看你。」

何葯人看了她一眼,說道:「說吧。是不是又得到了什麼消息?」

「哥哥真聰明。」女孩子抿嘴笑了起來。很嫵媚,很有女人味。「秦洛去了泰山。」

何葯人的眉頭一皺,說道:「去泰山做什麼?」

Prev Post
美人的嘴角微微一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Next Post
“姐姐!姐姐!”我扭頭一看,只見小皮正站在窗外呼喚我,身形變得幾近透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