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浩源方面,也絕不會作出什麼針對和算計,這一點,陳悟真完全可以確定。

但,元黃秘境,為什麼和重生前那一世方凌曦的埋葬之地,如此的神似?

若非是方凌曦就在眼前,陳悟真甚至於懷疑自己再次的來到了曾經的那個無比熟悉的墳冢旁。

這時候,之前陳婉茹傳訊的那句話,本能的在陳悟真的心中響起:「她註定會死,而且會無比凄慘的死去,註定不可能成為你的道侶!你的一切做法,除了更進一步證明你的愚蠢之外,其餘什麼都證明不了。」

陳悟真沉默了片刻,拉住了方凌曦的手,不再放開。

方凌曦微微怔然,隨即反握住了陳悟真的手,同樣很緊。

奉子追妻:爹地,上! 「陳公子,元黃秘境自行開啟了,秘境外圍的環境總在發生變化,我們還是進入秘境內吧,這樣就穩定了。」

姬浩源當即開口說道。

他臉上的激動之色還沒有消退,說完的時候,他才察覺到,陳悟真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對勁,臉色,也略微有些蒼白。

「陳公子,可是有什麼不妥?」

夏明淵一直留意四周的情況,除了覺得這片荒漠區域比較蕭索、有種令人煩悶的煩躁感之外,也沒什麼其餘的不適。

但他還是很慎重的開口。

「你看看靈越飛舟還能離開嗎?」

陳悟真沒有立刻答應,而是看向了姬浩源的靈越飛舟。

姬浩源當即檢查了一下靈越飛舟,臉上不由露出了吃驚之色:「裡面的天晶石全部被消耗完了,聚能的天晶倉里的聚能陣也失效了?怎麼回事?莫非是這裡的天地法則影響?此地,還對飛舟之類的法寶有禁制效果?」

姬浩源說話之間,神色也凝重了起來。

元黃道果成熟了,此地卻出現了異常,這表明,元黃道果,恐怕並不容易獲得。

但,這件事能知道者,也就眼前一行人,再沒有外人。

這樣的消息,又有誰會傳出去?

姬浩源的目光四顧,從林詩琴等人的臉上移開后,最終落在了方凌曦的臉上。

但,他略微猶豫,還是收回了目光——懷疑方凌曦?

他很清楚那是陳悟真的禁臠和逆鱗,那是絕不能懷疑的。

但,除此之外,誰還能知道元黃道果的事情?

「張泰成知道元黃秘境的事情嗎?如果他不知道,那麼應該是一位聖級的天命師,推衍出了元黃道果的信息。而聖級的天命師,天一府這邊除了我之外,應該是沒有第二人。

如果非說要有,那就只有星耀梵的師尊,號稱『無道天君』的星無道了。」

陳悟真看明白了姬浩源眼神的意思,但對於他能收回懷疑方凌曦的目光,表示頗為滿意。

他說完之後,夏明淵和姬浩源的臉色,便不由蒼白了幾分。

星無道,那是一個傳說之中的狠人,以他們的能力,在對方眼中,簡直是不堪一擊之極!

若是被這樣的人盯上,那多半是要糟了。

「走吧,此地已經被封鎖,暫時出不去了。一切因果,便在元黃秘境之中解決好了。只要是人,或者說是有實體的存在,那就都不是事。」

陳悟真淡淡開口,眼神平靜。 姬浩源臉上顯出了極為猶豫之色,他沉吟了半響才道:「陳公子,你之前說,元黃道果我雖然可以奪到手,但是卻擁有致命的兇險……如果我放棄元黃道果,是否可以規避兇險呢?」

姬浩源害怕了。

和命比起來,元黃道果,也未必真的那麼重要。

陳悟真淡淡的看了姬浩源一眼,道:「你覺得,是否可以規避呢?」

姬浩源說不出話來。

他在詢問問題的時候,實際上,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但他終究還是將希望放在了陳悟真的身上。

就彷彿,陳悟真才是他精神上的領導者,靈魂上的主宰者一般。

「姬兄,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有什麼僥倖的心理了。難道你不覺得這片區域,充滿了那種絕世凶地才會有的壓抑氣息嗎?這樣的地方,實際上給我的感覺,和九荒神凰塔類似。

我們此行,恐怕並不會那麼容易。不過,你放心,我夏明淵,會陪你戰鬥到最後的。」

夏明淵聲音凝重,神情肅然。

「多謝明淵兄,多謝陳公子。」

姬浩源感激的道。

陳悟真和夏明淵都沒有繼續說話,這時候,前往元黃秘境的路,已經完全開啟。

隨著眾人踏入,整個環境的光芒忽然黯淡了下來,一片片幽冷的風簌簌刮過,天地間,似乎有了許多的霧氣。

這片區域逐漸的黑暗了起來。

陳悟真身邊不遠處,方翠鸝和林詩琴等人,全部瑟瑟發抖,內心莫名的恐懼,心中充滿了不安。

這樣的地方,對於她們而言,是什麼都看不見的。

但,她們卻總感覺前方有一個特殊的身影存在,並靜靜的站在那裡,彷彿居高臨下的、冷冷的注視著她們。

那一個詭異的存在,像是一道天穹矗立於前方,如擋住了前面的所有道路。

又像是一座冰山,冰冷而令人恐懼。

但,無論是方翠鸝還是林詩琴抑或者是夏妍卿夏可卿,都很奇怪的感覺到,那個人的身材顯然並不高大兇猛,卻令人覺得高不可攀,令人覺得格外窒息。

陳悟真的腳步沒有停下,而且走在最前面,所以,夏妍卿等人終究還是沒有開口,靜靜的跟了上去。

很快,在她們的感應之中,陳悟真應該是要撞上那一道身影了。

便在這時候,陳悟真的步伐忽然停了下來。

陳悟真的身前,果然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

這是一名身材極為妖嬈的女子。

這也是一名容顏無比絕美的女子。

這名女子,哪怕是在如此昏暗、迷霧環繞的環境里,容顏依然如蘊含著靈性的光暈,瞬間驚艷到了現場所有人。

便是姬浩源和夏明淵,都不由呼吸微微急促了幾分,渾身的血液,都明顯加速了起來。

癡心尋夫路 久違的、莫名的火熱感,在他們心中滋生了出來。

陳悟真近乎於撞到了這女子的懷中,他顯然可以避讓。

但他沒有避讓。

而那女子也顯然可以避開,卻同樣也沒有避開。

兩人站定的剎那,那女子刻意輕輕喘息了一聲,那一聲,瞬間如擊中了現場所有人的靈魂,令人心顫,魂顫。

那是一種衝擊靈魂的溫柔與情愫,令人能瞬間迷失。

「這裡,真的很黑暗啊,對不起,擋住你的路了呢。」

那女子嬌聲開口,聲音柔媚之極,如能蝕骨銷魂。

她站得離著陳悟真不到一尺的距離,幾乎整個人都投入到了陳悟真的懷中一般,她那無比傲然的峰巒,幾乎已經和陳悟真的衣袍觸碰到了一起。

陳悟真的右手,輕輕的將方凌曦往身後拉了一點點,同時目光無比平靜的看著眼前這位神秘的少女——是的,少女。

這並不是一個人。

這僅僅只是一道匯聚了黑暗魔魂之力和天命氣息的投影。

「你想擋我的路,考慮過後果了嗎?魔魂殿,負擔不起這個責任。」

陳悟真沉聲開口。

他的眼中,多了兩道化作實質的劍意。

《伏天古經》的力量,近乎於瞬間運轉了起來。

九竅金丹,也在這一刻同時運轉——這七天的時間裡,他不僅僅只有本體的境界蛻變巨大,分身的境界,也早已經從真丹境一重,蛻變到了真丹境九重圓滿之境。

「我僅僅只是顯化魔魂,卻並非來自於魔魂殿——當然,魔魂殿,的確是我們麾下的、左右世間的一個小勢力。小東西,你太自以為是了。這世間有些事情,總是超出規則的。而天命族人,維護的,便是這世間的規則。」

少女笑嘻嘻的說著,似乎,她的聲音極其具有穿透力——因為這一刻,除了陳悟真能應對她的聲音之外,哪怕是方凌曦,似乎都喪失了任何感應。

就好像,這一刻的時間,是停止流逝的。

「你知道,你會被抹除嗎?!」

陳悟真眼中顯化《伏天古經》的伏字訣奧義,鎖定了這魔魂少女。

這樣的存在,在重生前那一世,他沒有遭遇到過。

也就是說,重生前那一世,他甚至於沒有資格遇到這種勢力。

總有那麼幾個高富帥不長眼 「抹除嗎?咯咯咯,這真是一個很好笑的笑話。不過,我很好奇,你這種人,是以什麼樣的方式而逆天改命的。你粉碎了自己的天命與成長軌跡,走出了不一樣的路,並沿途毀滅了整個天一府的天命法則發展趨勢,激活了許多未知的命劫,引起了整個天乾大陸的天命動蕩。

你這樣的人,甚至於還能在呼吸到我的氣息后,表現出超越任何男人的鎮定,不對我心動。

這實在是頗為有趣。」

魔魂少女聲音更媚。

這是一種源自於骨髓甚至於靈魂的媚意。

正常情況下,便是聽到這樣的聲音,很多絕世奇男子,恐怕都會踏入極樂的狀態,徹底迷失其中。

但,這樣的手段,對陳悟真顯然已經失效。

「這的確是頗為有趣。所以呢?想要抹殺我?就憑你們?你可知道,在動手之後,會引發的天命劫難嗎?」

陳悟真再次開口。

此時,他的聲音既不冷酷,也不陰沉冷漠,只是平平淡淡的,也沒有帶著絲毫的感情。

這種陳述的語氣,卻讓那魔魂少女沉默了片刻。

魔魂少女搖了搖頭,道:「本來是準備對你動手的,但現在看來,我倒是改變了主意。我想看看,你提前引動諸多天命劫難,又要以什麼方式去終結。

不過,眼下倒是有一種方法,可以暫時規避你的死劫——你知道,這一次除了你身邊的方凌曦之外,你、包括你這一行的其餘所有人會死在此地嗎?」 魔魂少女的話語帶著非常邪異的氣息,令人很不舒適。

這是和之前那種媚截然相反的感覺,但卻也並未引起陳悟真的不適。

「然後呢?」

陳悟真語氣依舊。

似乎,他無論說什麼話,都好像是這樣的淡漠語氣。

「其實,你可以放棄方凌曦,因為,我比她對你更有用。」

魔魂少女的身影更加凝實了一些,更加絕美動人,更加妖嬈嫵媚。

陳悟真道:「可我現在,只想讓你去死。」

魔魂少女道:「莫說你殺不死我,即便能殺死,你的損失,也只會更大。」

陳悟真道:「哦?」

魔魂少女道:「方凌曦能陪你做的任何陰陽和合之類的事情,我都可以。我那裡,更是擁有九曲十八彎的造化變化,可讓你享受到世間的無盡極樂,體會到亘古未有的陰陽造化的樂趣。

當然,這些只是最基本的作用。方凌曦幫你孕育了一個註定不可能成活的孩子,但我可以幫你孕育出這世間最強大的孩子。

同時,我還能幫你殺人。

殺這世間任何該殺之人。」

陳悟真沉默了片刻,開口道:「人,我自己也能殺,不需要你動手。而且,我殺人比你更快,一道殺戮劍意,斬盡天下神魔。」

魔魂少女道:「劍意殺人,只是下乘手段罷了。我殺人,非但不用劍,不用刀,還不見血。」

陳悟真道:「就像是現在你想先殺死我的意志,然後殺死我的靈魂,再殺死我的身體一樣,對嗎?」

魔魂少女搖頭,道:「我現在只是與你靈魂交流,我們的思想,存在於元黃秘境的獨立法則區域里。而我,之前的確想殺你,所以才營造出了這種天命狀態。但現在,卻並非如此。」

陳悟真道:「你想投誠?想看看天命的變化會帶來什麼?你這想法與做法,不怕會帶來天命族人的致命劫難嗎?」

魔魂少女道:「你也知道,所以,想過合作了嗎?」

陳悟真道:「你除了這些,還有什麼作用?」

魔魂少女道:「除了這些,我還能給你提供大量的天命本源能量,而且,這種本源能量,純粹得便是神靈,都會為之痴狂。」

陳悟真微微點頭,道:「這作用,的確不錯。」

他的聲音里,明顯已經有了幾分舒緩之意。

顯然,魔魂少女的話,似乎打動了他。

「除此之外,這種天命本源的能量,可以結合陰陽和合之法來進行吸收……」

魔魂少女說著,聲音壓低了幾分,帶著極致的媚意的她,這一刻變得尤為的動人。

更奇妙的是,她雖然只是以虛影顯化,但此時卻彷彿身上的淺紫色紗裙已經徹底的消失了一般,那無比美麗的風景,已經完全的呈現在了陳悟真的眼中。

她俏臉上多了一抹很動人的紅暈兒,羞澀之中的矜持和婉約氣質,完全呈現了出來,臉上也帶著楚楚可人之色。

Prev Post
有慘叫不斷響起,那是南天上國的人被不斷的傷害到。
Next Post
「謝謝你,蘇羽君。」鈴木園子驚喜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