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挨刀的還沒有噴血,脖子上的傷口還沒裂開。左伯陽已經飛奔下一輛卡車,左右閃避著,撲進了慌亂的人群里。

噗噗……

他身後不斷的飄起血霧,那些被割喉的,倒塌奔出四五米后,才紛紛噴血。

董庫美哦與管卡車那裡。他知道,襲擊,不會單單擺兩輛卡車,必然還有後手。至於是誰,此時已經不重要了。

槍響的同時。碼頭附近那些郭偉全的手下,也就是狼煙的人快速動作,迅速就愛你給制高點以及通道封鎖,增援向碼頭門口。

狙擊鏡里,一個個眼神犀利,手插在懷裡,卻不向外逃的,反倒向裡面擠的,被發現后,沒有一個人猶豫,噗噗的槍聲,讓那些人紛紛爆頭。

狼煙的人絕不會手軟,也不會放過任何可疑目標。只要可疑,錯殺也不會放過。

董庫在搜尋中一直覺得奇怪,這兩輛卡車是如何混進碼頭的,這裡可不是卡車隨便進入的,沒點關係,沒點背景,是無法開車進碼頭的,尤其是卡車。

但他此時沒時間思考這個問題,他在發現幾個目標的同時,抬槍砰砰射擊。

人群迅速的散去,讓目標陡然清晰起來,散去的空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幾具屍體,還有幾個則顯露出了身形,但還沒等他們掏槍,就在砰砰的槍聲中被擊斃。

就在空地人影肅清的一刻,不遠處的一個倉庫門突然打開,隨之,一輛老爺車沖了出來。

「幹掉那輛車!」

董庫一邊把耳麥拽出塞進耳朵里,一邊下令。

他的聲音剛落,碰的一聲悶響,緊接著那輛疾馳的老爺車車棚碎裂的同時,車身一歪,直接撞向一堆箱子,沒等撞上,空氣一緊,在董庫等人縮頭的瞬間,轟的一聲驚天巨響中,空氣一漲,大家耳朵嗡鳴中,狂暴的衝擊波裹夾著碎屑和炙熱的氣浪狂卷而來。

碎屑打在吉普車上劈啪作響,衝擊波將吉普車差點掀翻,劇烈的搖晃了幾下。

「炸藥!」

董庫一收扶著搖晃的吉普車,探頭看出去的同時,心裡暗驚。

在爆炸中,左伯陽已經完成了第二輛卡車的清理,如鬼魅般的在衝擊波里飄蕩而回,蹲在洞窟身邊,一句話沒說,刺啦就撕開了董庫的衣袖,隨之用手裡的匕首探向在董庫手臂靠外處穿了個洞的槍眼,同時,左手出手如電,在他身上連續點了幾下。

董庫在左伯陽撕開衣袖的剎那,已經感覺到異樣。他的左臂感覺到了麻癢,這是中毒的跡象。

所以,他沒有動,任由左伯陽操作,在匕首刺入肉里的瞬間,咬緊牙關,一動未動。

此時,槍聲依舊,但已經稀落。被爆炸炸死的人至少有幾十,那些前來送親朋的哪裡知道天降橫禍?稀里糊塗的成了冤死鬼。

碼頭上在短短不足兩分鐘里,除了死的,跑的,已經空無一人,隨後趕到的虎牙戰士也展開了對周圍倉庫的收索。

左伯陽的動作非常快,手裡的刀閃了幾閃。就將槍眼周圍的肉全部剔除,流出鮮紅的顏色。他還不放心,掏出塊紗布,沾凈傷口滲出的不多血液,仔細的檢查了下,這才掏出藥包。給董庫的傷口撒上了葯。

呼!

董庫疼的肌肉直抽,一蹦一蹦的,在葯面撒上的一刻,才鬆了口氣。

他扭頭看了眼碼頭上到處的人影問道:「副官,卡車那裡是不是有高手?」

「是的隊長。」

左伯陽一邊給董庫包紮一邊說道:「有幾個比郭偉全身手好的,只是沒機會發揮。」

「開槍那個也是高手,我感覺到殺機時,是他扣動扳機的一刻,之前居然沒有感覺到丁點的危機。這說明對方的隱匿功夫很到家,直到開槍的一刻,才氣息不穩,應該是用槍少,否則結果很難說了。」

「是的隊長,我比你發現目標不早,也是他扣動扳機的那一瞬間,但他用槍的水平一般。沒有再開出第二槍。」

左伯陽將紗布系住,說道。

五號六號此時已經收索完畢。他們返回來的時候,董庫已經包紮完畢。

董庫活動了下手臂說道:「走吧,注意路上,看來上海還是要加大清理,要不這裡面怎麼會有這麼多潛伏進來的?」

巡捕房的哨聲已經在遠處響起,這裡。也沒留下任何活口,除了帶走幾具屍體,虎牙的戰士和狼煙成員沒再管其他,快速的離開了碼頭,先一步消失。

這裡還是租界。董庫暫時還不能把武力擺出來,避免引起列強的猜忌。 豪門交易:前妻,你不乖 他也沒有停留,直接上車,五號開車,六號和左伯陽一左一右護著董庫,快速的離開了碼頭。

返回龍翔的路上,虎牙和狼煙的一路防護,暗地保護著董庫離開,但大家都比較意外,居然沒有再遇到襲擊。

董庫在車上暗自琢磨,他覺得很奇怪,今天的襲擊也突兀。之前他就沒有對外說他要去碼頭,敵人居然知道他去碼頭,提前做了準備,要不,不太可能聚集五六十人之多,顯然不會是突發事件,而是有預謀的。

那些屍體他不用看了,他憑經驗判斷,這些黃皮膚的就是日本人。至於原因,以本人走路的習慣,和久跪導致的膝蓋彎曲跟其他種族不一樣得來的判斷,這點他還是有把握的、要不,那些被擊斃的他沒有說狼煙成員,那些人都是日本人。

怎麼會有預謀的刺殺呢?他們從何得來的消息?

自己這邊就連左伯陽和五號六號都不知道自己要去送隋玲瓏,其他人更別指望知道了,他諸暨市在水玲瓏出發后十幾分鐘才決定的,當時柳如寄想去送水玲瓏,他還阻止了,惹得柳如寄臉色有點不善,默默的離開了。之後,他才在幾分鐘後下令出發的。

這期間,他一支呆在屋裡,就沒離開,怎麼會出現敵人預先知道他要去碼頭?知道柳如寄去碼頭那是正常,但最後的襲擊是針對他的,所以,這絕對不是什麼巧合,而是有預謀的伏擊,又準備的刺殺。

他苦思半天,頭都有點想暈了,也沒琢磨明白為何。晃了晃暈沉沉的頭,董庫放棄了思索,目光看向前方的龍翔國際。

前面的車開道,後面的車壓陣,他們順利的返回了龍翔國際,在沒遇到襲擊。

車停穩,他在左伯陽下車后,也跳下了吉普車,但卻在落地的瞬間,陡然感覺一陣無力。

不好!

他略微的晃蕩了下,伸手把著車門,他意識到了,他的中毒沒有清理乾淨,毒素已經順著血液流入了身體,畢竟中槍到左伯陽趕來救治要有將近一分鐘的時間,這個時間足夠血液帶著部分的毒素流動了。

左伯陽也發現了異狀,不露痕迹的一伸手托住了董庫的胳肢窩,幫他穩住身體,同時,一手用力,準備扶著董庫進入飯店。

就在這時,兩個賣花的孩子順著街邊走來,看到董庫顯然是有錢人,兩眼冒光,各自舉著一支玫瑰上前說道:「先生買只玫瑰花吧!」

左伯陽看到兩個一男一女的孩子時,眼中精光一閃,不待那玫瑰伸到董庫近前,身子一側,擋在了董庫和鮮花之間。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兩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孩子身體如陀螺般一轉,一左一右繞過左伯陽,手裡的鮮花閃電般的向董庫遞去。

此時,董庫已經發現異狀,在左伯陽出手的同時,抬腿踢向左面的女孩,同時一咬舌尖,右手出手如電,在那女孩閃避踢來的腳時,一掌砍在了她的脖頸上,不帶那女孩反應,碰的一聲,將她砍暈。

左伯陽動作也是極快,在董庫踢腳的時候,手一閃,一指點在男孩的胸口,回身出手的瞬間,董庫的掌刀已經砍在了女孩的脖子上。

「帶走!」

左伯陽在五號六號撲來的一刻喊道,隨之,探手夾住董庫,幾個閃爍,衝進了龍翔國際,直奔董庫的卧室。

突起的變故就幾個呼吸,除了五號六號離得近撲了過來,在兩個孩子沒有倒地的剎那抓住了他們的身體外,其他人也只是剛剛的撲來。

街道兩端隱蔽的人員看到這裡的變故,迅速封鎖了街道。但卻沒有引起騷亂。雖然有搏鬥,但速度太快,行人都沒注意到發生了什麼,小孩被擊暈,董庫已經進入飯店。

但這裡還是有隱藏的人,在五號六號奔進龍翔國際的同時,幾個形跡可疑的人伸手入懷,顯然準備掏武器。

但他們是沒機會掏出了,在目標鎖定的一刻,他們的手剛剛有異動,噗噗的輕響中,一枚枚的子彈擊中了他們。同時,沒等他們倒下,快速奔來的虎牙戰士一左一右的輔助了屍體,轉身進了龍翔國際。

街道上不多的人此時雖然感覺奇怪,可也當成了是朋友相擁進去吃飯,沒有人意識到死人了,地上的鮮血灑落的都不多,還沒有槍聲,這讓龍翔國際門前依舊安靜,誰也不知道這裡剛剛死了五六個人。

但不遠處的一輛老爺車裡,一雙鷹隼般的眼睛閃爍著陰冷的寒光,直到那幾個人影消失在門裡,他才將後背靠向座椅,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ps:鞠躬感謝看書我的最愛、童鞋投來的寶貴雙倍月票,拜謝!!!

此時,蘇州河岸那裡的觀戰民眾已經知道堅守的隊伍是誰的了,也知道了謝晉元的大名,紛紛在電文往來里準備慰勞的物品,要送過橋勞軍,來慰問這支英雄之旅。

可rì本人已經封鎖蘇州河,橋上但凡有人踏足,河上的炮艇就用機槍掃shè,同時,松井石根作為華中派遣軍總司令向各國發去照會,請各國約束自己的民眾,在與大敵激戰間不得踏上橋面,避免誤傷。

英美法等國此時也知rì本人勢大,而德國人的蠢蠢yù動,科技軍備的擴張,讓他們將jīng力都放在了歐洲,對於這裡,鞭長莫及,沒時間管中國和rì本的閑事,所以,各大使下令,約束本國僑民不得靠近交戰的橋,否則國家不會出面為遭到shè殺的他們找說法。而且,各國還有個私心,就是看看對戰雙方的真正的戰鬥力,也好有個評估,尤其是對rì本人。

四行倉庫李,謝晉元不去想董庫這麼做到底是為何了,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打出國威,打出他軍人的氣勢,哪怕粉身碎骨,也決不讓rì軍踏足四行倉庫,讓這座孤島,堅挺的立於國民前,立於世界的面前!

而那些**的戰士,此時卻在為眼前的戰利品瘋狂。

槍支已經沒必要關注了,一堆堆完好的槍支足有一千三四百條。他們四百多人,一家兩桿槍都富裕。子彈,更是超過了二十萬發。

大多的rì軍六十幾發的攜彈量還沒來得及開幾槍就掛掉了,加上輕機槍陣地的幾萬發子彈,他們現在,單單三八大蓋就足夠他們堅守短時間了,更被說還有一支彈藥充足,武器jīng良的援軍了。

手榴彈一大堆,雖然用不慣這種拉去保險。還要磕一下的手榴彈,但它的威力可是比國內兵工廠造的手榴彈威力大,自然也是好東西。

這裡,尤其是那些指揮刀和財物,讓所有人都眼睛冒光,但畢竟謝晉元治軍嚴格,下面的人也足夠給他長臉。那些財物收繳之後居然沒有人貪墨,這在**中實屬罕見。

反觀虎牙成員,在戰利品打掃完,除了收羅了大部分的手榴彈,和每人留下了一百發子彈外,其他的。包括手錶等物全部留在了地上,就開始檢查槍支,做著大戰的準備。

謝晉元看了眼盯著財物的官兵,想了想還是走到董庫身邊問道:「這些戰利品你打算怎麼處理?」

董庫看了眼那一大堆的個人物品,回頭小聲說道:「謝將軍。我只打小鬼子,身外之物就不要了。每次打掃戰場留下些子彈和手榴彈即可,這些你犒賞眾人,尤其是那些指揮刀,繳獲的榮譽會讓你的士兵作戰更勇猛。」

謝晉元沒有啰嗦,對方既然不要,那他也沒必要在這糾結,遂將裡面的個人物品分類,作為戰利品獎勵那些各層的指揮官,下面的士兵,每人都分得財物,讓所有人皆大歡喜。

在倉庫里忙碌分贓的時候,松井石根已經被大本營罵了個狗血淋頭。

在各國的注視下,他不但沒打出大rì本帝國的威風,還被一支已經查實,只有四百多人的部隊擊斃了超過兩千的士兵,可以說是完敗。

松井石根素有兇殘之稱,身為華中派遣軍司令官,上海派遣軍司令官,他不能讓四行倉庫擋在他仕途之前,被罵后,立刻召集了高層進行研究,在所有信息里,對方的三門炮是難以對付的,而且槍法jīng准,死亡的士兵大部分被爆頭,看得出,這支部隊是**的jīng銳。

松井石根此時已經將這裡劃為重中之重,雖然是個孤島,但他絕不能讓這支部隊活著,在下令向周邊杭州、蘇州、常州等地清繳殘敵,鞏固上海同時,再次調遣了第十三師團進駐上海,換掉戰敗的山崎一郎,並毫不客氣的親自作為山崎一郎的糾錯者,賜他切腹以謝天皇。

第十三師團荻洲立兵中將作為岡村寧次的助手,上一時空不但參加了淞滬會戰,還參加了南京會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隨棗會戰,后又在諾門坎事變后,奔赴滿洲,最終敗給了蘇俄名將朱可夫。

他的這些戰績足以說明,這是一個有著豐富作戰經驗的傢伙。松井石根在前隊進入上海后,除了租界不得觸碰外,在上海也縱軍了一夜,只是消息封鎖,外界所知甚少而已。而第十三師團也有幸留下了一個直屬聯隊,參加了夜晚的狂歡,不過,除了搶掠和強jiān,殺傷的民眾還有所收斂。

接到命令,荻洲立兵立刻調兵遣將,帶著103步兵旅團,山炮第19聯隊,進入了上海,直奔四行倉庫,在下午四點,抵達了四行倉庫附近。

他到來沒有急於進攻,而是架設火炮,分出幾個陣地,同時,幾門105三炮他也架上了。他知道,如此堅固的建築,單單靠92步兵炮轟擊幾個月也無法全部炸塌,對方都有時間修復,所以,他做好了用重炮轟擊倉庫的前臉,只要炮彈挨近倉庫主體,就可以造成倉庫的裂痕,從而給92步兵炮提供撕開建築的契機。

為了避免炮彈爆炸波及對岸的租界,他講炮兵聯隊里最頂尖的炮兵抽調,並且做出了找人代替法號架設火炮的脫責準備,避免萬一炮彈飛到租界,好有人承擔罪責。

他在哪裡忙碌,卻不知道董庫已經獲得了信息。

董庫聽到隱蔽的觀察哨彙報,對方架設了四門105山炮,不由得大驚。這可是殺器,一旦倉庫挨上一炮。畢保會炸塌倉庫,就算不完全塌。也經失去抵擋92步兵炮轟擊的能力。

這是誰帶隊?夠瘋狂!!

董庫看著手裡的電文,眼中jīng光閃爍。

半響,他將電文遞給了謝晉元。

謝晉元看到四門105炮架設的消息也是大驚。這根之前判斷對方不敢用重炮相衝突了,rì軍居然瘋狂到不顧及租界的英美了,那他的堅守就要困難了。

董庫在謝晉元看完電文的時候說道:「謝將軍,這裡堅守還是你來指揮,我負責處理那些重炮!」

「你要出擊?」

謝晉元吃驚的看著董庫。

rì軍架設重炮已經夠瘋狂,董庫居然更加瘋狂。要知道。重炮的架設距離可不是一千米兩千米這麼簡單,那可是要在幾公里之外,rì軍的腹地,在重兵之中的,就他這幾百人想直接對抗上萬的rì軍?

「恩。」

董庫重重的點頭道:「重炮一發炮彈就能炸毀倉庫,如果rì軍真的瘋狂,那我們的堅守就遇到麻煩了。」

「那你……」

謝晉元yù言又止。此去恐怕凶多吉少。而且,就算炸了對方的重炮,rì軍的重炮可不是只有四門,那不是送命嗎?在這裡還可以賭rì軍不敢使用重炮,可出去那就是必死之局了。

「不妨,想吃掉我。rì本人還沒有那麼好的牙口。」

哈嘍,我的前夫總裁大人 董庫自信的說道,沒等謝晉元再反駁,大聲吼道:「一、二、三組長!」

隨著董庫的喊聲,樓上樓下的嘈雜立時靜止,三個人影在靜止的一刻。快速飛掠,以讓謝晉元的咋舌的速度出現在董庫面前。

「一……二……三組長報道。隊長請指示!」

董庫點點頭,大聲的說道:「你們的任務不變,輔助謝將軍堅守倉庫,一旦有變,要以謝將軍的命令為第一命令,除了放下武器,全權聽從謝將軍指揮!」

「是!」

三個組長一個立正,轉頭再次一個標準的軍禮,大聲向謝晉元報道。

謝晉元懵了下,但還是極為標準的回了一禮,心裡暗自嘀咕,我指揮?一個都比我這三個厲害,這指揮……

董庫並不知道謝晉元的想法,在三個組長各自返回后,一揮手,五個極為jīng悍的身影快速列隊,站到了他面前。

董庫沒有開口,連續數個手勢后,開始整理背包。

其他五人動作同樣,無聲的敬禮后,快速的整理背包,將戰術馬甲里的物品清理,一個個換上了一身迷彩服,將偽裝服和一些物品交給了旁邊的虎牙成員。

董庫將重狙交給了旁邊的隊員,清理了重狙的子彈和堅守陣地需要的物品,換上了迷彩服,將兩隻駁殼槍插在腿上的槍套里,血紋浪人刀插在右小腿,跟兩個一左一右的柳葉飛刀的刀囊挨著,戰術馬甲里塞了至少二十個彈夾,只有十個步槍彈夾被放在了背包一側。

謝晉元看著幾個人變戲法一般的將一個個武器,短刃從背包里翻出,一樣樣的快速的武裝到身上,心裡是震驚莫名。

他們的動作可以看出來,這是經過了嚴格的訓練,不說剛才的手語,就那這些武器,可以說已經將他們武裝到了牙齒。

董庫並不知道謝晉元想什麼,他一樣樣的將海島根據要求,能生產出來的特種部隊裝備披掛上,掏出微型jǐng用連弩檢查了一遍,在一側背包上塞上了兩個箭匣,將連弩掛在了背包一側。

樓上,所有的官兵都看著忙碌的董庫,看著他們幾個一樣樣的將那些顯然是殺人利器的傢伙武裝到身上,他們一個個的後背直冒涼氣,他們不敢想象,這要是敵對的話,面對這樣的武裝,他們能有幾分活著的可能。

董庫收拾利索后,看著有點獃滯的謝晉元,重重的一抱拳說道:「謝將軍,注意rì軍夜間偷襲,我的組員那有照明彈,到時候會輔助照明,讓你的兄弟放心打就是了,重武器,坦克都交給他們對付,讓兄弟們當練習打靶。」

「好!兄弟放心!」

謝晉元也一抱拳說道:「不過,兄弟可想好了,對方可不是只有四門重炮。」

謝晉元的意思東方庫何嘗不明白,他笑了笑說道:「我會想辦法,這裡就有勞將軍了。」

說完,一揮手,帶著五名近衛離開了二樓。走到一樓門口的時候,他回頭看了眼準備的幾名虎牙隊員,點了下頭。

幾個隊員在董庫點頭的一刻,各自將手裡罐子狀的東西上的拉環拽掉,隨之奮力扔出了倉庫。

所有的**官兵都不知道這是幹嘛,在看到他們扔出類似手雷的物體時,都一驚,快速轉頭,架上槍。

可他們回過頭來卻看到那東西落在幾十米外開始冒著煙氣,隨之濃煙越來越大,只一會,前面就視線不清了。

這是……

別說官兵,就連謝晉元都有點當機。這種煙霧彈可不是他們能夠知道的東西,畢竟現在還沒有大範圍應用,rì軍也沒有真正的量產這玩意。

一刀傾情 董庫看到煙霧起來,揮手帶著五名近衛消失在了門裡,衝進煙霧,快速的向住宅區域摸去。

雖然有地道,但此時不能漏出來,要不有了退路的**恐怕堅守就沒有那麼堅決了。董庫並非是需要他們幫忙舊愛難受,需要的是謝晉元的招牌,需要有人來承擔目光的注視。

倉庫這裡煙霧騰起的時候,遠處正在忙碌的rì軍也發現了,以為四行倉庫著火了,遂將這一情況報給了在指揮部里研究進攻方案的荻洲立兵。

Prev Post
在掉地上之前,被王左接住了。
Next Post
我話音剛落,師傅對着桑樹林外的一片空地上喊道,都出來吧,我不會傷害你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