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醫早已想好說辭.立刻畢恭畢敬地說道:“回娘娘的話.他身體不適.今日無法前來.還請娘娘恕罪.”

“哦.太醫也會生病嗎.”甄茹雪似乎覺得很好玩.咯咯地笑了起來.“太醫生病的時候怎麼辦.是不是自己給自己診脈.自己給自己開藥方.”

太醫躬身施禮:“娘娘說笑了.所謂醫者不自醫.太醫生病.自然該找別的太醫瞧病.臣爲娘娘請脈.”

甄茹雪點頭.把手伸了出來.太醫仔細地試了很久.可謂望聞問切四招齊上.最後才叮囑幾句退了出去.喬蓮影早已覺察到情況不對.便藉口向太醫討教一些保胎的食譜.隨後追了出來:“太醫.請留步.”

太醫停步轉身.客客氣氣地開口:“夫人有何指教.”

喬蓮影微皺眉頭:“太醫.茹雪腹中的孩子可是有什麼不妥.若是.還請太醫直言.也好早做打算.”

太醫遲疑片刻.終究不敢說實話:“目前看來.並無不妥.”

“哦.”喬蓮影臉上的神情半點不曾輕鬆.“既如此.太醫方纔爲何問得那麼詳細.而且一直眉頭緊皺.”

太醫抿了抿脣:“臣也是爲了確定娘娘的情況是否正常.夫人不必擔心.”

喬蓮影稍稍放心.點頭稱謝:“如此.多謝了.”

爲了以最自然的方式瞭解甄茹雪的狀況.東凌孤雲先後安排了宮中醫術最高明的幾位太醫.分別以各種理由爲她試了脈.做了全面而詳細的檢查.到了後來.甚至連甄茹雪都開始起疑.不明白太醫爲何總是換來換去.

幸好此時準備工作已經差不多.東凌孤雲便召集幾位太醫與端木幽凝一起在御書房碰面.

“各位太醫.情況如何.“端木幽凝首先開口.神情凝重.

幾人對視一眼.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說道:“啓稟皇上、皇后娘娘.臣等皆不曾發現異常.”

東凌孤雲目光一閃:“沒有異常.就是說茹雪的狀況很好.”

太醫又施了一禮:“回皇上的話:很好是不可能的.賢妃娘娘的胎像一直不穩.必須安心靜養.但是除此之外.臣等倒是不曾發現其他問題.”

端木幽凝吐出一口氣:意料之中.

看她一眼.東凌孤雲乾脆直入主題:“你們可曾看出胎兒有什麼問題.譬如四肢臟器是否正常.”

幾人登時嚇了一跳.齊齊搖頭:“這怎麼可能..”

其中一人接着說道:“皇上.那是不可能的.孩子尚未出生.除非鑽到娘娘腹中.否則怎麼可能看出四肢臟器是否正常.”

“是.”另一人接上.“臣行醫幾十年.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事.”

東凌孤雲又看了端木幽凝一眼:“皇后告訴朕.茹雪腹中的孩子是畸形胎.根本不可能順利降生.即便勉強生下來.也是個廢人.”

此言一出.幾人自然大吃一驚.各自變了臉色:

“什麼.有這種事..怎麼可能..”

“畸形胎臣倒是見過.但那都是孩子降生之後.或許是皇后娘娘醫術高明.能夠看出來也說不定.”

“是啊是啊……”

衆太醫的議論自然早就在端木幽凝的意料之中.因此她毫不意外.當東陵孤雲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立刻滿臉坦然地說道:“賢妃腹中的孩子的確已經不適宜繼續孕育.否則不但孩子可能保不住.賢妃本人也會十分危險.請皇上早做定奪.”

東陵孤雲也是爲難之極.畢竟他雖然相信端木幽凝的醫術比所有太醫都高明.但在孩子尚未降生之前.要說端木幽凝能夠看到四肢臟器等方面有什麼異常.這確實太令人匪夷所思.

皺了皺眉.他再次將目光轉向了所有太醫:“衆位愛卿.從脈象上確實看不出有什麼異常嗎.”

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躬身說道:“請皇上恕臣等學藝不精.臣等確實看不出來.”

東陵孤雲沉吟片刻.再次看向端木幽凝:“幽凝.會不會是你看錯了.朕不是不相信你.但此事畢竟非同小可.萬一賢妃墮胎之後.孩子卻又沒有任何問題.那……”

東陵孤雲的擔憂自然不是空穴來風.萬一真的出現了那樣的結果.依甄茹雪現在的狀態.非瘋了不可.就算是正常人也根本受不了.

然而端木幽凝知道自己絕對沒有弄錯.卻苦於無法向衆人解釋.緊皺着眉頭.她只能再三保證:“皇上.臣妾絕對沒有看錯.臣妾敢以這顆腦袋做擔保.如果真的看錯了.臣妾願意以死謝罪.”

話說到這個分上.衆位太醫也不由吃了一驚.倒是不得不信了.然而不等東陵孤雲再說什麼.突然聽到門口傳來一聲尖叫:“雲哥哥.你不要上她的當.她是想害死我.”

甄茹雪.

衆人不由吃了一驚.齊齊轉頭看去.果然發現甄茹雪已經跌跌撞撞地奔了進來.滿臉驚恐地尖叫着:“雲哥哥.她要害我.她要害我的孩子.你別信她.千萬不要相信她.她會妖法.”

看到她的一瞬間.端木幽凝不由撫了撫眉心:完了.此事既然已經被她知道了.想要墮胎恐怕是不可能了.不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看好她.別讓她到處亂跑麼.這宮裏的侍衛都是幹什麼吃的.

看到她闖進來.東陵孤雲也是皺了皺眉.心中暗自責怪侍衛失職.不過另一方面他也知道甄茹雪身懷有孕.如果她強行亂闖.侍衛恐怕不敢阻攔.免得龍胎出了問題.

吐出一口氣.他的語氣盡量平靜:“茹雪.你怎麼來了.不是要你在宮中好好休息嗎.”

“我怎麼能不來.”奔到近前.甄茹雪停住腳步.一邊急促地喘息一邊狠狠地盯着端木幽凝.彷彿恨不得一刀捅死她一般.:“雲哥哥.我要是再不來.我的孩子可就死定了.”

“不許亂說.”東陵孤雲搖了搖頭.目光沉靜.“沒有人要害你的孩子.幽凝這樣做也是爲了你好.”

“哈.爲了我好.雲哥哥.你也太會說話了吧.”甄茹雪怪笑了一聲.咬牙切齒地說着.“她要下藥把我的孩子打掉.這叫爲了我好.皇后娘娘.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呢.我沒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啊.”

端木幽凝知道今日這件事已經不可能再平心靜氣地商量下去.便乾脆淡淡地笑了笑:“皇上.既如此.臣妾先行告退.此事以後再議.”

“你休想.”甄茹雪不顧一切地尖叫着.“我告訴你.你休想害死我的孩子.雲哥哥不會相信你的胡言亂語.你這根本就是妖言惑衆.孩子在我的肚子裏.你根本看不到他.怎麼會知道有沒有問題.雖然人家叫你神醫.但你以爲你真的是神仙嗎.你以爲你有一雙神眼嗎..”

說對了.我還就是有一雙神眼.端木幽凝也不與她計較.施了一禮轉身就走:“臣妾告退.”

“別走.你別走.”甄茹雪繼續尖叫着.“我知道你這根本就是心虛了對不對..你的陰謀被我拆穿了.這場戲就演不下去了是不是..我告訴你.你休想害死我的孩子.”

端木幽凝充耳不聞.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心中卻暗暗嘆息:甄茹雪.我已經盡力了.如果真的出現了不好的後果.別怨我. 成功地把她轟走了.甄茹雪彷彿覺得十分解氣.咯咯地笑着說道:“雲哥哥.你放心.她已經被我趕走了.不能對我施展妖法了.我們的孩子不會有事.我一定會你給你生一個健健康康的皇子來結束天譴.你說好不好.”

東陵孤雲皺了皺眉.語氣已經有些冷淡:“茹雪.幽凝不會對你施展妖法.她也根本不會妖法.”

“怎麼不會.雲哥哥你相信我.她真的會.”不等他說完.甄茹雪便尖叫着打斷了他.“你不知道.良妃懷的本來是個皇子.是她施展妖法變成了公主……”

“不許胡說.”東陵孤雲目光一寒.砰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是男是女是上天註定的.人力怎麼可以改變.你若再胡言亂語.朕就不客氣了.”

甄茹雪滿臉震驚.不自覺地倒退了兩步:“雲哥哥.你、你竟然這樣對我.現在有人要害我的孩子.你不但不懲罰她.反而要對我不客氣.你怎麼可以這樣呢.我到底哪裏做的不好.到底什麼地方對不起你.”

說着說着她已經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一看她這個樣子.東陵孤雲就一個頭兩個大.揮了揮手.命所有太醫都退下.他耐着性子說道:“茹雪.朕沒有那個意思.你也沒有地方對不起朕.但是朕絕不容許你侮辱皇后.”

“是我要侮辱她麼.”甄茹雪哽咽着.眼中卻閃着掩飾不住的怨毒.“如果不是她要害我的孩子.我怎麼會這樣.”

東陵孤雲皺眉:“她沒有要害你的孩子.如果要害早就害了.怎麼會等到今天.她醫術高明.說不定真的看出了什麼問題.”

“我纔不信呢.”甄茹雪狠狠地揮了揮手.彷彿要砍斷什麼.“總之雲哥哥你不要相信她的胡言亂語.我們的孩子絕對不會有事.”

事已至此.再爭執下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東陵孤雲只覺得疲憊不堪.揮了揮手說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此事以後再說.”

甄茹雪看着他.接着擡起手狠狠地擦了擦眼淚.冷笑一聲說道:“雲哥哥.現在跟我在一起你就這麼不耐煩嗎.連說一句話你都煩得整張臉都皺了起來.我剛入宮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的.那個時候你對我……”

“來人.”

這些話甄茹雪已經翻來覆去地說了無數次.東陵孤雲只覺得腦中轟轟作響.有一種想要毀滅這天和地的衝動.

一聲令下.門外負責伺候的侍女環佩立刻上前:“奴婢在.”

東陵孤雲站起身.冷聲說道:“送賢妃娘娘回去休息.她身懷有孕.不適宜到處亂跑.”

說完他甩手便走.甄茹雪的後半句話還在口中.一見這個樣子登時傻了眼.擡腳就要去追:“雲哥哥你別走.我的話還沒說完……”

“娘娘別追了.”環佩趕緊一把拉住了她.“您沒看出來嗎.皇上現在很生氣.您若是再追上去.他會更生氣的.”

“他生氣.我還生氣呢.”甄茹雪咬牙切齒地說着.“皇后娘娘要害我.他居然不管不問.還要對我不客氣.環佩.你說世上有沒有這麼不講理的事.他太過分了.”

環佩嘆了口氣:“是.但是娘娘.皇上對皇后娘娘一直信任有加.您當面說皇后娘娘會妖法.皇上自然會生氣.別多說了.咱們先回去吧.好不好.”

東陵孤雲已經離開.甄茹雪再賴在這裏也沒有什麼意義.只得滿臉怨毒地往回走去:“哼.太過分了.沒有人能害我的孩子.休想……”

“娘娘您瞧.奴婢沒有說錯吧.”正默不作聲地往回走着.湘南突然開口.“沒有人會領您的情.也沒有人會相信您.您這又是何苦呢.”

端木幽凝嘆了口氣:“本宮做這一切原也不是爲了讓別人領本宮的情.只是怕耽擱的時間久了.連累甄茹雪也受到太大的傷害.她腹中的孩子根本不可能順利降生.本宮也說過了.就算僥倖生了下來.也是個畸形胎.”

湘南哼了一聲:“不信就算了.總之娘娘已經盡力了.不管出現什麼後果都與你無關.”

端木幽凝搖了搖頭.也覺得疲憊不堪:“本宮已經再三叮囑務必要瞞着賢妃.萬萬不可讓她知道此事.爲什麼消息還是傳了出去.”

湘南想了想:“娘娘.要奴婢悄悄去查一查嗎.”

“算了.”端木幽凝搖了搖頭.“橫豎她已經知道了.就算查出是誰把消息透露出去的又能怎麼樣.”

湘南看着她.忙安慰了一句:“既然如此.娘娘也不要想太多了.等她以後果真生下一個畸形胎.就知道娘娘是一番好意了.”

端木幽凝不置可否.片刻之後卻突然回頭看着她微笑道:“爲什麼你那麼相信本宮.就連皇上都不敢輕易下結論.爲何你從來不懷疑本宮說的這些話.本宮說賢妃懷的是個畸形胎.你從來沒有懷疑過嗎.”

“沒有.”湘南毫不猶豫地搖頭.“奴婢知道娘娘說的是真的.”

“爲什麼.”端木幽凝微笑.

“因爲奴婢相信娘娘啊.”湘南看着她.笑容十分溫暖.“自成爲皇后以來.娘娘一心爲國.寬以待人.從來沒有半點私心.奴婢想不出娘娘爲何要說假話.”

“總算有一個相信我的人.”端木幽凝心中掠過一股暖意.故意笑着說道.“或許本宮就是爲了害死賢妃的孩子呢.因爲如果她真的生下皇子.本宮就要失寵了.”

湘南呵呵一笑:“這種鬼話傻子纔會相信.爲了儘快誕下皇子.娘娘不惜做主給皇上立妃.又跑前跑後做了那麼多.怎麼會存了害人之心.娘娘可是比任何人都希望天遣早日結束.爲了玉鱗國的臣民.娘娘早已把自己的一切都拋在了一旁.那些人的眼睛是都瞎了嗎.看不到娘娘承受爲此了多大的痛苦.居然還敢懷疑娘娘的居心.真是該下十八層地獄.”

看到她越說越激動.端木幽凝不由笑了笑:“只要還能有一個人這般瞭解本宮.本宮也就心滿意足了.只可惜.這個人爲什麼不是皇上.如今這件事已經被賢妃知道.可怎麼辦纔好呢.她是絕對不會允許本宮打掉她的孩子的.”

湘南皺了皺眉.接着撇了撇嘴說道:“娘娘.您就別管了.反正您已經仁至義盡.是死是活就讓她自己去承擔吧.你總不能管她一輩子.再說你雖然是一番好意.她根本就不領情.”

端木幽凝沉默良久.終於還是嘆了口氣:“原也不能怪她.這種事說出來的確很難令人相信.可是……”

回到寢宮.甄茹雪依然滿臉怨毒.氣得直喘粗氣.環佩在一邊小心地伺候着.一邊替她揉着雙肩一邊勸道:“娘娘.您別生氣了.生氣多了對您和孩子都不好.”

“本宮能不生氣嗎.”甄茹雪咬牙說着.“皇后要害本宮.雲哥哥居然不管.還替她說話.簡直太過分了.”

這一點.環佩保留意見.小心地說道:“娘娘.皇后娘娘醫術高明.會不會……”

“不會.絕對不會.你知道她要說什麼..”甄茹雪立刻尖叫着打斷了她.“本宮的孩子根本沒有事.是她在胡說八道.是她想要用妖法害本宮的孩子.啊.本宮知道了.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她先跟雲哥哥說本宮的孩子有問題.然後再用妖法害本宮的孩子.這樣就算將來孩子被她害了.也不會有人懷疑她了.對.就是這樣.一定是這樣.你說是不是這樣..”

她突然回頭瞪着環佩.雙眼赤紅.樣子有些嚇人.環佩哆嗦了一下.想搖頭又不敢.想點頭又覺得不太可能:“娘娘.這……”

“這什麼這.一定是這樣.”甄茹雪目光陰沉.自顧自地說着.“不行.本宮絕不能束手待斃.必須予以反擊.否則她還認爲本宮是好欺負的.以爲本宮傻是不是..”

聽得出她的語氣有些不對.環佩頓時擔心起來:“娘娘.你要做什麼.你可別亂來呀.萬一惹得皇上生了氣……”

甄茹雪很是不以爲然:“本宮這樣做是爲了揭穿皇后的陰謀.雲哥哥感謝我都來不及.怎麼會生氣呢.環佩來.替本宮去做件事.”

“是.”環佩點了點頭.“娘娘請吩咐.”

甄茹雪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然後在她耳邊嘀嘀咕咕地說了幾句話.環佩立刻滿臉爲難:“娘娘.這可以嗎.皇后娘娘可是三令五申.嚴禁咱們在私底下傳播什麼謠言.”

“這不是謠言.而是事實.”甄茹雪冷笑一聲說着. 貴妻不爲妾 “只要這幾句話宮中上下全都知道了.她就不敢再對本宮施妖法.也不敢害本宮的孩子了.快去吧.”

環佩依然有些遲疑.甄茹雪便不耐煩地說道:“怕什麼.無論有什麼後果.都由本宮一力承擔.絕對不會連累到你.快去吧.” 環佩萬分無奈.只得點點頭向外走去.剛走到門口.便險些與從外面奔進來的喬蓮影撞個滿懷.忙退在一旁屈膝行了個禮:“見過夫人.”

“不必多禮.”喬蓮影急急地說着.“茹雪回來了嗎.”

“是.”環佩點了點頭.“娘娘正在裏面休息.”

與此同時.喬蓮影也已經看到了坐在桌旁的甄茹雪.立刻竄過來急切地問道:“茹雪.你總算回來了.你跑到哪裏去了.娘不是說過讓你不要到處亂跑嗎.”

揮了揮手.讓環佩繼續去做事.甄茹雪懶懶地說道:“放心吧娘.我沒事.我只是去找了雲哥哥.”

“你又去見皇上了.”喬蓮影皺了皺眉.眼中滿是擔心.“茹雪.娘不是說過皇上每天都很忙.他要處理政事.你若沒有什麼要緊事就不要去打擾他.有娘陪着你呢.知道嗎.”

這一陣子她原本就天天吵着要去找雲哥哥.喬蓮影也知道她去得太頻繁一定會引起東陵孤雲的反感.所以極力勸說.誰知方纔她只不過是出去做了點事的功夫.回來就見不到甄茹雪的人影了.她就害怕甄茹雪偷偷跑去找皇上.誰知居然還真就是那麼回事.希望這一次她沒有惹東陵孤雲生氣纔好.不過看她的臉色那麼難看.想必皇上也沒給她好氣.

她在這邊擔心不已.甄茹雪早已冷笑一聲說道:“娘.您不知道.今天幸虧我去的早.要不然我的孩子可就死定了.”

喬蓮影吃了一驚:“什麼.怎麼回事.誰要害你的孩子.”

“還能有誰.當然是皇后娘娘了.”甄茹雪從牙縫裏擠出了幾個字.“你都不知道她有多麼心急.居然說我的孩子有問題.要雲哥哥給我墮胎.”

喬蓮影聞言更是大吃一驚.整個人都蹦了起來:“你說什麼..墮胎..”

“是啊.”甄茹雪點了點頭.“你說皇后有多可惡.居然想出這樣的法子.誰會相信啊.她這分明就是想用妖法害死我的孩子.然後再假稱是我的孩子有問題.這種計謀簡直太拙劣了.一眼就被我看穿了.所以我方纔去找皇后算賬.三言兩語就把她罵走了.看她以後還敢不敢打我孩子的主意.”

喬蓮影怎麼都沒想到方纔這片刻間的功夫居然就發生了這麼多事.一時只覺得腦中轟轟作響.居然完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慢慢反應過來.開始嘗試着理順這些事.不過臉色早已蒼白得令人不忍直視.咬了咬牙.她剋制着渾身的顫抖說道:“茹雪.方纔究竟是怎麼回事.你一點一點地跟我說清楚.”

“好啊.”甄茹雪立刻來了勁.果然詳詳細細地說了起來.“娘.你不知道.皇后是這麼跟雲哥哥說的……”

把方纔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說出.最後她總結一般說道:“明白了吧.娘.幸虧我去的及時.要不然就什麼都遲了.”

藉着這片刻的緩衝.喬蓮影已經漸漸冷靜下來.只是眼中同樣閃爍着驚疑不定的光芒:既然所有太醫都說看不出甄茹雪的孩子有問題.那麼皇后這個結論究竟是從何而來.難道真的是怕甄茹雪生下孩子她就會失了寵.

朱顏禍妃 可是端木幽凝雍容端莊.左看右看都不像有那麼狠毒的心腸.難道她的醫術真的高明到了那樣的地步.隔着肚皮也能看到胎兒的狀況嗎.

一門心思認定端木幽凝不安好心.甄茹雪還在喋喋不休地說着:“娘.以後咱們可要千萬小心.絕對不能讓皇后靠近我.否則還不知道她又會使出什麼妖法來呢.”

喬蓮影的心思卻顯然不在這上面.只是敷衍地點了點頭:“說得對.那麼以後你就躲着她些.沒事最好不要出去.諒她也不會跑到這裏來鬧事.”

“沒錯.”甄茹雪重重地點頭.“只要等我的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來.她的陰謀就落空了.”

喬蓮影左思右想.終究是覺得不放心.幸好此時看到環佩走了進來.她便要環佩好好照顧甄茹雪.然後藉口去拿點東西離開.急匆匆地往天鳳宮而去.

此時的端木幽凝剛剛回到天鳳宮沒多久.正準備歇息一下.宮女便來報.說安平侯夫人求見.端木幽凝聞言心中有數.命人將她請了進來.

不多時.喬蓮影垂首而入.上前見禮:“臣婦參見皇后娘娘.”

端木幽凝微笑:“夫人快快免禮.來找本宮有什麼事嗎.”

“皇后娘娘請恕罪.”喬蓮影又施了一禮.“臣婦聽茹雪說.方纔她對皇后娘娘多有冒犯.臣婦特來替她請罪.請皇后娘娘責罰.”

端木幽凝依然淡淡地微笑着:“夫人言重了.方纔的事夫人想必已經知道.因此賢妃一時之間接受不了.言辭之間有些過激是人之常情.本宮不會怪罪的.”

“多謝皇后娘娘寬宏大量.臣婦感激不盡.”喬蓮影點了點頭.終於問出了最主要的一句話.“只是臣婦斗膽請皇后娘娘指教.茹雪的孩子真的出了問題嗎.究竟有什麼問題.”

端木幽凝吐出一口氣.簡單地說道.“出了什麼問題夫人想必已經知道了.本宮不想再重複.信不信在夫人自己.但是本宮可以告訴夫人.就算有一萬個人來問本宮.本宮的回答仍然是一樣的.區別只在於你們究竟相不相信而已.”

這麼說來.甄茹雪腹中懷的果然是個畸形胎了.喬蓮影的神身軀不自覺地晃了晃.簡直有些支撐不住.雖然她萬分不相信.但卻不敢亂說什麼.只是小心地問道:”那麼請問皇后娘娘.如果茹雪繼續懷着這個孩子.會、會怎樣.”

端木幽凝沉吟片刻:“有很小一部分可能.這個孩子可以熬到十月期滿的那一刻.她能夠把孩子生下來.但生下來也是個廢人.活不了多久.最大的可能是根本等不到那一天.賢妃就會流產.萬一一個搶救不及.就會危及賢妃本人的性命.”

喬蓮影的身體又是一晃.腦中總是陣陣轟鳴:“怎麼會這樣.”

端木幽凝嘆了口氣:“本宮知道這些話恐怕沒有人會相信.但本宮的確是爲了賢妃好.她腹中的孩子關係着天譴能否儘快結束.難道本宮不希望她順順利利地生下來嗎.”

正是因爲看出端木幽凝不像是在說謊.喬蓮影才覺得更加絕望:難道忙忙活活了這許久.註定是一場徒勞.還是說玉鱗國的天譴並不能依靠甄茹雪來結束.她並不是玉鱗國的救星.

到她的臉色已經慘白如紙.端木幽凝也不由嘆了口氣:“夫人.本宮知道這個消息對你來說實在難以接受.但此事的確已經耽擱不得.夫人若真心爲了賢妃好.還請儘量勸一勸她.以免將來後悔莫及.何況就算這個孩子保不住.賢妃還年輕.只要養好身體.以後想要多少孩子都可以呀.”

Prev Post
相比較之前,他們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簡艾正在和王梓萌聊天,聽進王允梅的聲音當下不由微微愣了愣。
Next Post
「我說我是閻太太,什麼時候來見他,他都得見!項婉柔,這次聽清了?年紀輕輕的就得幻聽了,有病就別到處亂跑,抓緊時間治。別到想治療的時候,無葯可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