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我是閻太太,什麼時候來見他,他都得見!項婉柔,這次聽清了?年紀輕輕的就得幻聽了,有病就別到處亂跑,抓緊時間治。別到想治療的時候,無葯可醫。」

慕尚情在說完話的時候,不再看對面的女人一眼。一隻跳蚤而已,不值得上心。

而在這時,通往33層的專用電梯已經開了,慕尚情手提著餐盒,邁著優雅從容的步子,氣場大開的走了進去。

一旁聽著兩人說話的莫白,盡量吐氣,平緩著自己的心緒。不愧是把自家老總壓的死死的女人。這氣場,這力度,真太強悍了有沒有。

原來還在心中給自家老總打氣,希望人有翻身反壓回去的一天。可看這樣的情況,前路茫茫不,太可能啊!

電梯門緩緩的合上,顯示的數字不斷的往上跳。

看著那道已經關上的門,項婉柔滿眼的陰狠,臉更是氣得都綠了。可無論她再怎麼樣,結果都不能改變。

就像慕尚情說的,她是閻宸合法的妻子,光明正大的太太,閻太太!不甘心,你們等著!

項婉柔憤恨的離去……

周圍一群來往的員工,因為兩個女人的對話,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聽他們剛才聽見了什麼?

神秘的發著七彩光芒的老闆,竟然已經不是單身了!啊,真是瞬間碎了一地的粉紅心!

而剛剛的那個讓人驚艷,氣場強大,如女王臨世的人,就是他們的老闆娘!天啊,連撬牆角的心都被凍上了。

氣場太強,傷不起啊!

…… 第十六章閻總,您不撐嗎?

「慕總您請,閻總馬上就過來,您稍等片刻。」

莫白的稱呼是慕總,他可不敢像慕尚情自稱的閻太太。

「沒事。」

媽媽,我會帶你回家! 慕尚情仿如是進自己的辦公室般,隨意的將餐盒放在了那張處理公務的辦公桌上,自己隨後在一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看著那個辦公桌上的餐盒,莫白嘴角微抽。他跟著閻宸好多年了,對這夫妻兩人的關係也是知道的,當然是明面上的。所以對這位慕總的性子,自認還是了解一些的。

可如今這是個什麼情況?先是同晨曦的合作,緊接著不肯露面的自家老總突然來上班了,隨後這位慕總又拿著愛心餐盒來公司,一看就是要共進午餐的節奏。是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嗎?

兩人的關係不是一直處於冰點嗎,這是打算升溫了?

腦子裡胡思亂想,手上繼續自己的動作。一杯清茶,清香四溢。慕總不喜歡喝咖啡,慕總除了應酬從來不喝酒,慕總只喝茶,沒有就喝白開水……

會知道的這麼多很簡單,因為他家的閻總就是按照這個來的。是原來的喜好?妻奴不從來都是以媳婦的喜好為喜好嗎!

「謝謝。」

話有禮而疏離。

結過遞過來的茶輕抿。嗯,不錯,是她喜歡的味道。

面對這樣隨和的慕總,莫白覺得自己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誰不知道晨曦慕總的冰山屬性,不是凍死你,就是用女王氣勢壓死你,就像剛剛在電梯前。這麼隨和,自己真是沾了自家老總的光。

「慕總您客氣了。」

莫白恭敬的回話,人向後退了兩步,與慕尚情拉開了兩米的距離,候在了一旁。

太遠失禮,近的話絕對不敢,他還不想讓老闆發配了。面對慕總這個老婆,冰山老闆做什麼可都是無厘頭的。

喝茶的慕尚情低頭沉思,實際上是在腦海中和小靈說話。

「情主子,您剛才真是太威武了!特別是那句閻太太實在霸氣!」

說話的小靈滿臉可愛,滿眼都是星星。

「不過是實事求是。」

慕尚情語氣淡漠的說著。她只不過是將事實說出來而已,有什麼可讚歎的。

「可是事實真是讓人看得太爽了!您不知道,那個項婉柔臉猙獰的,滿眼的火花,可卻又無可奈何!哼,敢同您來搶人,不知死活!」

敢同自家的情主子只搶人,敢阻礙自己的任務進展,絕對要拍死!

「小丑一隻。」

不立刻將人弄死,只是不想讓人死的太痛快。慢慢玩就好了,最關鍵是,自己可沒多餘的時間管她,目前撩老公才是最重要的!

「對了情主子,下一步您要怎麼做?」

約會,吃飯,看電影,送愛心餐,自己查到的,適合兩人目前能做的好像都做了。

「你是我的協助者,這話不應該問你嗎?」

要是會做,還要這個東西做什麼?慕尚情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小靈這個冥界派來的「靈童」。

「呃……我的意思是想問您,是想文火慢慢來,還是直接來一劑狠的。」

絕對不能承認,自己暫時沒什麼好主意。

「說說看,有什麼不同。」

聽見這話,慕尚情立刻嚴肅起來。

「區別……咳咳,區別很大。文火慢燉,自然就是慢慢去參透的意思,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一點一點的慢慢來。讓心慢慢的去填充。

至於來一劑狠的,就是出其不意,一舉將人拿下。以這種急速撞擊的方式,把心撞出一條縫來。當心有震動的時候,再去感受,自然就能體會出不一般了……」

小靈鎮定自若的侃侃而談,一點也看不出這些是它臨時瞎掰的。

不過想著,自己說的這些應該也不會錯,畢竟看了那麼多的戀愛寶典呢!

慕尚情聽這個小不點頭頭是道的講著,心中做著分析。

「您想要怎麼做?」

主子並沒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這讓小靈不由得有些著急。

「我想想,等到確定要怎麼做的時候,在商定接下來需要做的。」

對於穩和猛,慕尚情覺得各有各的好處,一時間到底要怎樣做,還不能立刻確定下來。

「對不起來晚了,等了很久吧。」

就在慕尚情想事情的時候,閻宸走了進來。

「我也是才到。」

看見人進來,慕尚情起身走了過去。

在閻宸進來以後,莫白就自主自覺的退了出去。boss回來了,當然就沒他什麼事兒了,還是少在人前礙眼的好。

進來的閻宸,不可避免的看到了辦公室桌上的餐盒,畢竟那麼大個目標,想要忽略都難。腳步微頓,隨後又恢復了正常。

「還沒吃飯?」

雖然餐盒是人提過來的,可閻宸還是問了一句。

「過來和你一起。」

很自然的回答,意思同樣很明確,沒吃。可慕尚情卻不知道,這話對人的衝擊力有多大。

閻宸覺得,自己這段時間一定是在做夢,當然了,是美夢,而且是永遠都不想醒過來的美夢。

可不論是夢是現實,這時候的閻宸腦海中只有一句話和你一起。

一起,多好啊!

「在不要這個時間。」

話音一貫的冷,說完后就連閻宸自己都覺得不對,身體不由得一僵。「餓到了怎麼辦。」

隨後又乾巴巴的補了一句,雖然語調還是冷,可好在意思是關心的。

開始從餐盒中擺菜的閻宸動作迅速,可卻一臉的冷。當然是對著自己,連說話都不會,唾棄的想法都懶得有了。

「我也是剛開完會,想著你應該也沒吃,順路就過來了。反正在哪裡吃都一樣,到你這兒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慕尚情努力讓自己多說幾個字。小靈說過,愛人之間要多溝通,這樣才能讓關係更融洽。

雖然覺得廢話太多,沒什麼用,可這條既然是其中之一,那就努力照做。

而且她發現,每次在和這個男人說話的時候,都能從對方的眼中,探查到不一樣的情緒,很新奇。明明是冰冷淡漠的眼,可她就是能發現深藏的不同。

看著這些,忽然覺得即便是多說些廢話,也還是不錯的。

閻宸聽著這她近乎於解釋的話,都不知道用什麼樣的心情,來形容此時的自己了。

獨斷專行,以自我為中心的慕尚情,竟然會和他解釋緣由,這太不正常了。

這時卻不是多想什麼的時候,吃飯最重要。都已經12點多了,餓到怎麼辦。

一碟餃子,兩碗米飯,一盤神仙鴨子,一品豆腐,還有一盅清湯。不算很多,但絕對足夠兩個人吃了。

剛一拿出來,便菜香四溢。這些可都是蘇雲特意繞遠路買的,地地道道的私房菜。這可是慕總頭一次拿著餐盒,去約會,當然要精益求精,不能被菜弄砸了。

慕尚情坐在人的對面,本是沒覺得餓的,可一聞到菜香時,肚子卻立刻要唱空城計了。

「快吃吧。」

閻宸將一邊的筷子遞了過去。

人的面上雖然沒什麼,可他卻看得出,慕尚情真的餓了。那絲迫不及待很淺,可從來都認真觀察人的他,又怎麼能錯過。

處女座的旅 慕尚情當然不會客氣,淺嘗一口豆腐,嗯很好吃。

不是沒吃過這家的菜,但感覺似乎今天的味道特別好。優雅的咀嚼,面上帶著一抹滿足。

看著人吃的香甜,閻宸也拿著筷子動了起來。不過菜一入口,人卻微微愣了下神。

菜里沒有蔥的味道,他下意識的看向了對面坐在的人。

「怎麼菜了,味道不合口?」

看著閻宸吃一口,便停了下來,覺得味道還不錯的慕尚情,不由得問道。難道兩個人的口味差異這麼大?

「沒有,味道很不錯。只是這菜裡面沒有加蔥?」

腦海中告訴自己多想了,可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同時說出來后,心在快速的跳動,那是忐忑。

「看你不喜歡吃,在點餐的時候沒讓加。既然不是不喜歡吃,那就快點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發現並不是對菜不合胃口,慕尚情滿意了。若是準備了一番,對方卻不喜歡,自己心情絕對不可能好。

「說的對,涼了就不好吃了。不是餓了嗎,多吃點。」

心中感動,下意識的閻宸的話音便放柔了。冷冽中透著低沉的聲音,十分的動聽。

只是不喜歡蔥的味道,又不是不能吃,所以他從來沒有刻意過。而自己不喜歡吃蔥這件事,除了從小看著他長大的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

沒想到如此小的一件事,慕尚情竟然注意到了,不止如此,準備的菜,還特意的吩咐了一聲。心下不由得暖暖的。

一頓飯吃得溫馨又滿足。

飯後的閻宸,為兩人各泡了一杯清茶。

劍起兮 「餐盒一會兒我來收拾,晚上的時候我直接就提回去了。」

看著想動手收拾的慕尚情,閻宸急忙說著。

「也好。」

聽到如此,慕尚情吧不動手了。

「以後想要一起吃飯的時候,可以打電話,不必再如此麻煩的跑一趟。你的事情也很多,每天忙起來就夠辛苦了,別讓自己更累。」

雖然很喜歡人來給自己送吃的東西,可閻宸更體諒人。

慕尚情不是簡簡單單的家庭主婦,同樣是一家大集團公司的老總,怎麼可能清閑的了。

就像自己,每天忙的恨不得快一分鐘掰成兩分鐘來用了,如此累了,在做這些,他更多的是心疼。

「嗯,也好。不單單節省時間,提升效率,吃的也能更滿意。」

對於閻宸的這個提議,略微思索的慕尚情,便覺得可行度比送餐來得更高。

這到既獨處了,又吃了飯,還約了會,一舉三得,很好。

而聽著這個回答的閻宸,此時則是在心中快速的盤算著。要不然自己回晨曦?這樣一來,兩個人會離的近,不僅相處起來方便的多,每天中午吃飯的時候都能順道一起,似乎會更不錯呢!

這樣的想法,若是被他的那些助理知道了,一定會集體崩潰的。

這老總只要媳婦,連家業都不想要了怎麼辦?

人都說,重色輕友,這明顯的只要色,可以傾其所有!

老闆不靠譜,屬下傷不起呀!

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慕尚情,在吃過飯後便離開了。 網游之全能煉金師 並且阻止了要送他出去的閻宸。

「哇,閻總不是吧,你真的都吃了?不會被撐死吧!」

看著桌子上已經空空如也的餐具,進來通知閻宸會議馬上就要開始的莫白,不由得驚呼。

天啊,那麼多的東西,自家的老闆竟然都給吃掉了!雖然吃飯的時候還有一個慕尚情,可一個女孩子吃能吃多少?所以不難想象,這些東西都進了自家老闆的肚子。

Prev Post
太醫早已想好說辭.立刻畢恭畢敬地說道:“回娘娘的話.他身體不適.今日無法前來.還請娘娘恕罪.”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