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回去吧,我們也該走了。」

今天出來這麼久,又碰上了這個屁孩子,弄了那麼一大堆事之後現在都快天黑了。

「姐姐,你們要走了?!」魏滕不舍的拉住了紫曦的袖子,難過的說道。

青竹也有點捨不得,畢竟剛才他還是她的戰友來著。

紫曦沒有說話,蹲下來使勁捏了一下他的臉頰。

「廢話,難不成還要住你家?又不是不見面了。」

重返十三歲 說罷,鬆開了手,站起身瀟洒的轉身離開了。

青竹見狀也趕緊追了上去,還不忘朝魏滕揮揮手:「下次再見啦!」

魏滕沒有答話,左手捂著被紫曦捏的紅腫的臉頰,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他看著紫曦的背影,臉竟然露出可疑的紅暈。

「紫曦姐姐。。」

怎麼剛才覺得紫曦姐姐好漂亮?

回過神,拚命的搖了搖頭,轉身跑回住的小屋,告訴母親今天發生的一切。

(男主情敵+1)

「小姐,不過剛剛魏滕的靈根到底是什麼啊?我從來都沒有看過有黑色的靈根呢。」

婚婚欲醉:竹馬老公帶回家 青竹邊走邊問道紫曦。

「嗯。。我也沒見過呢。」

難道是暗靈根?

「噢。」青竹點頭,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青竹,運用你的靈力,我們可以走的快一點。」紫曦跳上一棵樹,青竹應了一聲也跟上了她的步伐。

肯定是升了階的緣故,本來笨拙的身體一下也變得非常輕盈,而且也很靈巧。

很快兩人就回到了紫府。

剛跨進大門,紫雨兒就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表情很是欠揍。

「三姐,你帶著這個賤婢去哪玩了?竟然一夜未歸?」她抱著雙臂,挑釁的看著紫曦和青竹。

「你管得著?」紫曦不甘示弱的抬起了頭,站到她的面前。

紫曦的身高是一米六二,紫雨兒是一米六,

這麼一看紫雨兒和紫曦還是有點差距的。

(女主才十六歲是不可能有大長腿的啦,以後就有了噢(?ì_í?)

「你少得意!你們一夜未歸,肯定是去哪裡找男人了吧?!」紫雨兒向後退了兩步,咬牙切齒的指著她們說道。

這醜八怪痘痘是什麼時候好的?但治好了又怎樣,還不是又臟又丑? 想到這裡,她就越發的得意起來。

青竹在一旁緊張的看著紫曦,小姐會說什麼?

「找男人?你怎麼知道的。四妹你可太聰明了,聰明到我都害怕了。」

沒想到紫曦非但爽快承認了,還一臉理所當然的走到院子的石凳邊坐了下來。

青竹震驚了,小姐你還真承認啊?!四小姐明明就是在往小姐身上潑髒水啊!

「你!你承認了!」紫雨兒「呵」的一聲笑了起來,這賤人果真毫無廉恥之心。

不過,這樣也挺好。

「大姐,你都聽到了吧?」紫雨兒的眼神看向前方的陰暗處。

紫曦聞言看向那邊,一名絕色女子就從暗影里慢慢走了出來。

這個人,就是紫雲蕊。

她身著白色衣裙,外披長的綢緞,頭上用一根琉璃蝴蝶釵別在上面,飄飄烏髮顯得她更加清麗脫俗。

「三妹,你為何要做這種事?」

紫雲蕊聽了剛才紫曦和紫雨兒的對話后,發現她真的是變了不止一點點,就連氣勢都改變了。

「大姐,你不覺得。。問這種事情很蠢嘛?」

紫曦勾唇,看向她。

這個人就是她的大姐?長的還真不是一般的漂亮。

「你。。」紫雲蕊愣住了,這十幾年發生過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她離家很多年,才知道紫曦在紫家是過的多麼不好。所以紫曦回答的這番話讓她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你還有理了?!賤人!」紫雨兒一看形勢不妙,馬上朝紫曦那裡撲了上去,大姐心太軟了她可不一樣!

「住手!」紫雲蕊攔住了她,表情複雜的看著紫曦。

「大姐!」紫雨兒大喊道,為什麼?大姐不是說過要幫她的嗎?!

「你,能修鍊了。」紫雲蕊開口道,而且已經是靈者九階了。

紫雨兒告訴她紫曦能修鍊的事只有十幾天,才十幾天就達到了靈者九階,這是多麼恐怖的天賦。

紫曦站了起來,慢悠悠的走到了紫雲蕊的跟前。

「大姐,你很聰明,不要被某些只會說人壞話的女人迷惑。」紫曦靠近了她,指了指她的頭。

「沒事的話我就回紫清苑了,某隻學狗叫的女人可千萬別來啊。」這兩種人自然指的就是紫雨兒。

紫曦拉著青竹走掉了,還轉頭給了紫雲蕊一抹不明意思的微笑。

幸好這大姐的思想開導一下還是可以挽回的,省的她再「舌戰群儒」。

「你別走!賤人!」紫雨兒的反應後知後覺的,剛才正被紫曦氣的不清,現在反應過來她說的話全都是在指她自己。

「夠了。你不用去找她麻煩了,爹娘那邊我會處理好的。」

紫雲蕊看了她一眼,便轉身消失了。

這個三妹,好像有點意思。

留在原地的紫雨兒氣的直跺腳,大姐居然真的聽那個賤人的話了?!不行!絕對不行!



「青竹,回神了!」

回到紫清苑,紫曦轉頭看到一臉獃滯的青竹。

青竹肯定又看到她和紫雲蕊那不可思議的對話覺得很神奇就開始發獃了。 「啊,小姐!」青竹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隨後用崇拜的眼神看著紫曦,「小姐,你真的太厲害了!」

居然還能把本來站在紫雨兒那邊的大小姐給拉過來。

關於大小姐的事情她之前也偶然聽別人說過,紫雲蕊不但才貌雙全,而且已經到了靈玄五階,如果她真的站在紫雨兒那邊,那對小姐來說是相當不利的。

不過大小姐長的真的好漂亮啊,真的跟仙女一樣。

想到這,青竹突然又回想起剛才見到紫雲蕊的場景,真的是令人驚艷的美。

紫曦看著青竹,「噗」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青竹!你別告訴我你看上我大姐了?!」跟個「懷春」少女一樣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

青竹一聽這話慌了,立馬搖手道:「我我我沒有!我覺得小姐比她好看多多了!」

這話青竹也不是在說假話,雖然紫雲蕊是箸雲國的第一美女,但紫曦原來的面貌還要比她更勝一籌,光是那對幽紫的眸子就絕對獨一無二。

「不逗你了,今天你也累了還是進屋休息吧。」

紫曦推開了門。

「那小姐你呢?」她進屋休息,那小姐幹嘛啊?

紫曦頓了一下,轉頭道:「呃,我洗內褲你要跟著我一塊去嗎?」

「啊!不用,不用了!那小姐你早點回來!」光是想想就臉紅好嗎?小姐本來是那麼美的女子居然要洗內褲?!還是不打擾了。說完,就著急臉紅著關上了門。

紫曦摸了摸鼻子,不這樣說保證她哪都不放心,一定要跟著她。

瞟了一眼屋子,然後意念一轉來到了空間戒指內。

「主人,你肥來啦!」小狐狐飛快的撲上了她,然後爬上了她的肩膀。

紫曦摸了摸它的頭,「白丸子怎麼樣了?」

「它還沒有醒,不過呼吸什麼的一切都正常。」

小狐狐回答道。希望過幾天白丸子就醒過來吧。

「嗯。」紫曦點頭,走到了昏睡的白丸子旁邊。

「對了小狐狐,你知道黑色的靈根嗎?」

魏滕就擁有那種靈根。

「黑色的。。。是有,不過主人你怎麼會問起這個呢?」小狐狐想了想,問道紫曦。

主人是怎麼知道的?

「我今天碰到一個熊孩子,我用靈根石給他測試了一下,但是他的靈根居然是黑色的。」

小狐狐聽了這番話露出了詫異的目光,那個孩子的靈根是黑色的。。

「主人,的確是有黑色的靈根,不過就是有點特殊。那種靈根被稱為暗靈根。」

果然被她猜對了?不過既然有暗的話。。。

「你別告訴我還有光靈根?」

小狐狐驚訝的看著她,「咦,主人你怎麼知道的?」

「呃。。。猜的。」

「但是小狐狐你說的那個暗靈根怎麼會特殊?」

難不成有什麼特別的情況?

「噢。其實暗靈根一般人是不會有的,只有等級高的妖才有,還有就是他們生下來的孩子可能會有,不過前提是等級高。」小狐狐解釋道,還有光靈根的話它就不了解了,根本就沒聽過有人擁有這個靈根。 「這樣啊。。」

紫曦摩挲著下巴,那麼說魏滕的爹來歷還不一般咯?等級大的妖。

「主人,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小狐狐歪著頭問道。

「沒了,你看好白丸子。」

她摸了摸小狐狐的頭,然後出了空間。

過了幾天,生活竟然意外的平靜。

紫雨兒也沒有找她的麻煩,聽府里有的丫鬟說紫晉就快回來了,但柳夫人被紫雨兒打暈之後再沒有醒過來,而她這幾天也不知道上哪去了。

紫晉一共有三個老婆,正房就是柳夫人,另外兩個分別是雪姨娘,春姨娘。

兩人也算中等世家出來的小姐,嫁到紫家後生了兩個孩子,沒過多久就去世了。聽知情人事說都是柳夫人暗中作怪,到現在府里就剩她一個正室。

府里只有一個管家在打理,紫曦過的是快樂自在,沒人來打擾就是好。

這幾天內,紫曦和青竹也去了魏滕那裡讓他倆實戰切磋一下,也是不錯的訓練方法。

青竹和魏滕正在遠處切磋的時候,婦人從屋裡走了出來。

魏滕的娘也很感謝紫曦,一見紫曦來了,就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謝謝你姑娘,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謝你!」

沒想到這位姑娘真的如此厲害,可以把魏滕的靈力提高。

紫曦看著她,婦人笑了出來,她很久沒有這麼高興了,自從他走了以後,生活的壓力越來越大,明明四十歲整個人看上去卻很蒼老,與實際年紀相差很多。

「不用謝,叫我好人就好。」

「對了浩仁姑娘,我有個東西要給你,請你務必收下。」

。。。。算了,浩仁就浩仁吧。

婦人鬆開紫曦的手,用帕子擦了擦濕潤的眼角。然後就急匆匆的進屋裡去了,沒過多久,拿出來一小錦囊塞給了她。

「這個。。。」紫曦拿起來看了看,這個小錦囊好像是婦人上次繡的東西?上面還有蓮花的紋樣。

「姑娘,我沒有什麼可以送給你的東西,請你收下這個吧,一定會有用的。」

看婦人堅持要她收下的樣子,紫曦只好點頭收下。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普通小錦囊會有什麼用呢?

「姐姐!」

魏滕高興的跑過來喊道。

Prev Post
……
Next Post
直白的解釋,她聽得心臟都跳出了胸堂,她不敢想像自己的身體被別人搶去,如果被搶了,那她自己呢?難道也會變成一隻遊魂?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