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別找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咱們,先趁着天亮出去吧。”我開口朝着她說道。

我們剛纔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小洛,而是她留在火車裏面的魂魄而已。就如同湖心島那個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兒,一直在重複着死之前的動作,周而復始的。小洛就是跳出火車被鬼婆救下來那一刻就已經死了,所以她一直在重複着這個動作。

而我和潘曉瑩之所以能夠逃出來,完全屬於運氣。我們兩個現在正在一條廢棄的鐵路上,就在前面不遠處,是一座三四十米高的大橋,橋下面的河水早就已經乾涸,全部都是碎石堆,如果之前我們倆跳的晚一些的話,估計就會從那橋上掉下去,肯定必死無疑。

潘曉瑩跳下來之後,並沒有受多大的傷,只是擦破了一些皮,這也算是萬幸的事情。

“葉子,手機沒信號,打不通,我們現在該往哪兒走啊?”潘曉瑩的臉色比在火車上明顯好得多。現在雖然被困在這兒,但是並沒有生命危險,比在火車上好太多了。

“一般來說,廢棄的鐵路旁邊都會有新的正在使用的鐵路,應該離這兒不太遠,咱們好好找找應該能夠找得到。”我用一隻手把揹包拿起來,從裏面翻騰了好半天找到一條繩子,把胳膊吊在胸前,這簡單的動作就已經累得滿頭大汗。

而旁邊潘曉瑩看着我這樣想來幫忙,但是完全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一般像她這樣的女孩兒,根本就不會經歷這麼多事情,她現在能不哭不鬧已經非常好了。

就在我剛剛把揹包拿起來,遠方傳來一聲汽車鳴笛聲,我和潘曉瑩對看了一眼,接着就是一陣狂喜。就在前面不遠處的那山腰上,幾道車燈正從隧道里面出來。

我們只要從到了那邊,沿着火車道一直往前走,肯定就能夠到下一個火車站。哪怕是最小的小站,旁邊都會有人家,只要找到人找到公路,就可以確認我們現在在哪個位置,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所以,我現在也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跟着潘曉瑩拼命的朝着那邊趕過去。當我們氣喘吁吁的爬到那邊的鐵軌旁邊的時候,兩個人累的差點就躺在了地上。

“影子,揹包裏面有喝剩下的半瓶飲料,那邊有山泉,去把瓶子接滿。”我一邊痛苦的揉着自己的胳膊,一邊朝着潘曉瑩喊道。在這山區裏,還不知道隧道有多長,所以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肖功勛倒吸一口冷氣,他仔細地想了想,還真的是不無這個可能!

「在古代……謀朝篡位者最怕的是什麼?最怕的是他們死後見到被他們殺死的親人!建造這座古墓的人也是一樣,他甚至更加害怕,所以他在這裡面使用了很多極其陰毒的手段!比如循環的墓道、比如鎮靈符、再比如剛剛的大鼎……」樂天低聲解釋。

肖功勛不說話了,因為樂天的話非常有道理。

「肖叔叔……我認為現在應該讓我說了算,而不是讓這些你所謂的學生隨意行動!前面一定還有很多意外在等著我們。」樂天看著肖功勛。

肖功勛長長的吐了口氣,點了點頭。

「現在馬上召集所有人,我們要馬上去後殿!」樂天說道。

肖功勛看了看樂天。

「我總有一種錯覺,以前我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以前我進入古墓心態其實是很平靜的,可是這一次我進入這座古墓,我總是感覺心情莫名的激動,同時我也發現自己的思考有一些遲鈍,這會不會也是屍毒爆發的原因?」他疑惑的問。

「肖叔叔……我說一句可能會讓你害怕的話,你的感覺一點沒錯,你現在的年紀至少已經五十多了!再延遲一個小時,你的年紀就會達到六十歲!」樂天慢慢的說道。

肖功勛一驚,屍毒的危害樂天和自己說過,自己的精神很好,可是自己思維卻有些混亂,這完全就是因為自己的生命在快速的流失的原因。

他馬上去召集所有的隊員,準備快速的去往後殿。

可是去後殿之前需要經過中殿!

一行人來到中殿的入口,所有人馬上停下了腳步。

中殿內居然人頭攢動……

「這……這怎麼可能?」肖功勛喃喃低語。

施紫竹甚至都感覺有點不可思議,這是不可能的,中殿很大,裡面的人數看起來居然有上百人,這些人什麼裝扮的都有,最重要的是他們居然是活人!

原本前殿到中殿之間的墓道很平靜讓樂天稍微鬆了口氣,現在看著這一幕,他的臉色馬上就變得謹慎了起來。

「活的嗎?」四號疑惑的問了一句。

「傻子都知道不可能是活的,這些人的裝束打扮根本就不是春秋時代的打扮,看起來……居然還很有現代感!」二號哼了一聲。

這麼一說……施紫竹也發現了,這些人的穿著打扮的確是怪異。

裡面有穿著安保人員衣服的,還有穿著考古服的,甚至還有和他們一樣身上穿著黑色衣服的。

「那不就是我嗎?」施紫竹驚訝的指著這些人中的一個。

那個人面貌雖然有些不清楚,但是體態衣服都是可是認定就是自己。

這是什麼原因?

「這是一些影像的集合體!」樂天終於開口了。

「影像?」所有人都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他快速的在地上擺了一排銅錢,將他們這些人和前面的那些走來走去的存在隔離開。

「任何人不許走過這道線!否則後果自負!」他警告道。

剩下的考古隊員還不足十個了,這些人幾乎都剩下了一些老手,這些人最大的好處就是聽話,肖功勛看著樂天。

「你們四個出來幫我。」樂天看了施紫竹一眼。

施紫竹點點頭。

「等等,樂天你能告訴我們這是什麼原因嗎?」肖功勛急忙開口。

「前面有個鬼!這些來回回走動的人都是這個鬼看到的人或者事物!這些都是幻象……」樂天回答。

「既然是幻象,那我們能不能親身體驗一下?」有考古隊員詢問。

樂天想了想,搖搖頭。

「如果你們走進去……會很快迷失自己!極其危險……」他說道。

這個考古隊員看著面前的這些只會走來走去的人,他沒感覺到有什麼危險的地方。

樂天看著他。

「你想進去試試?」他問。

這個考古隊員是僅剩下的最後一個新人,其他的在剛剛的前殿都死了,可即使如此,這傢伙看到新鮮的東西依舊躍躍欲試。

「我的意志是很堅定的,我覺得我可以抵抗這些幻象。」他肯定的回答。

「你可以去試試!」樂天點點頭。

「樂天……」

肖功勛急忙攔著,樂天的醜話已經說了,這如果還不聽,那簡直就是自己找死了。

「肖叔叔,沒事……這些東西相對來說危險性小一點,只要你的意志堅定,還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樂天眼神奇怪的說道。

「是嗎?」肖功勛一聽,這才鬆了口氣。

死的人太多了,這讓他看到什麼東西都很緊張。

這個年輕的考古隊員看了看樂天,一步就踏了出去,他倒也聰明,並沒有走得很遠,只是往前邁了一步,中殿距離他最近的人就在他的面前。

「你們也可以去感受一下,記住了……盡量堅持。」樂天看著施紫竹四個人。

施紫竹微微一愣,這些東西對他們又沒有什麼用?

不過樂天既然已經說了,他們四個也往前邁了一步。

其餘的人奇怪的看著這五個人,他們都可以看到這五個人的身影,可是奇怪的是,中殿內其他的人都在走動,只有這五個人是一動不動的。

年輕的考古隊員在一步邁進中殿之後他就停下了腳步,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小哥哥……你好啊?」面前的一個小孩看著他。

「你……你好。」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感覺這個小孩哪裡不對勁。

「小哥哥,我好無聊哦,你能不能陪我玩?」小孩笑呵呵的問道。

「呃……可,可以。」考古隊員點點頭。

樂天看著他,微微皺眉,這個傢伙居然要往更深處走?這不是作死嗎?

他抖手扔出了一片柳葉。

這片柳葉「啪」的貼在了這個考古隊員的額頭。

考古隊員渾身一震,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孩子,這是個什麼孩子?這明明就是一個怪胎……

巨大的腦袋,細小的身體……

這……這根本就是一個沒徹底成型的大頭嬰!

考古隊員渾身冒涼氣,他抬頭看了看其他人,他差點沒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這都是一些什麼人?

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人啊!

「小哥哥……來陪我玩呀,我好寂寞……」小孩子繼續發出邀請。

他對著考古隊員伸出手,考古隊也看著這隻黑黢黢的就和一隻雞爪子差不多的小手,他「嗷」的一嗓子,轉過身就沒命的跑…… 一隻手突然搭在了這個年輕的考古隊員的肩膀上,一把將他拉了起來。

「啊!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這個考古隊員驚恐地大叫。

「你不敢什麼了?」一個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考古隊員驚魂未定的睜開眼,他看到的是樂天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回過神急忙扭頭四下看去。

自己的身後是考古隊一個個奇怪的眼神,在他們的眼神里可以清晰地讀出自己剛剛一定發生了什麼他們無法理解的事情,他往前看去,暗部四人組居然還站在中殿里。

「快點喊他們出來……裡面這些都不是人!」他急忙喊道。

「沒事,他們如果和你一樣的弱,那可真的是出了怪事了。」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小李……你快點回來。」肖功勛喊道。

年輕的考古隊員急急忙忙跳進了樂天用銅錢拉出的線外面,他長長的吐了口氣,感覺自己剛剛像是在鬼門關轉了一圈。

「小李你剛剛看到了什麼?為什麼你一開始很高興,後面就開始大喊大叫了?」有考古隊員奇怪的問。

「我……我看到一個小孩子,這個小孩子根本就是一個大頭鬼,我看到他的手就像是風乾了一百年的雞爪子……可嚇死我了。」小李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肖功勛看了看樂天,樂天說這些東西是幻象,現在看來明顯沒有那麼簡單。

樂天看著依舊站在中殿邊緣的暗部四人組,他們四個明顯也有點扛不住了,這些東西雖然是幻象,但是看多了人也是受不了的,這些東西都是那個夜啼鬼弄出來的,那玩意就和夢魘差不多。

施紫竹猛地睜開眼,她實在忍不住出手了。

其他三個人也是一樣。

「四象封印!」

樂天突然大喝一聲,他的手上扔出了四張黃紙。

施紫竹四個人的身形突然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們四個人分別守在整個中殿的四個角落。

「四象封印!」

四個人齊聲說道。

四個人手中的封印長釘齊齊的釘在中殿的角落,這些封印長釘也是非常的奇怪,無論多堅硬的東西,在四個人使用四象封印的時候,這些長釘可以忽視任何堅硬的事物,插入地面!

四個人的手中各自拿了一張黃紙,這是樂天剛剛丟給他們的。

「封!」

四個人齊聲呵斥。

四象封印成!

一道淡淡的光芒瞬間籠罩了整個中殿,上下左右前後全部封住了!

肖功勛驚訝的看著這一幕,暗部的人果然是不一般,這是什麼手段?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沒有樂天,這四個人連現在十分之一的本事也用不出來。

這是真正的四象封印,屬於禁術級別的封印了,被封印在其中的東西除非他的實力遠遠的超過這四個人,而且需要使用同等級的禁術才可以強行破解之外,就只能困死在裡面了。

中殿內的那些走來走去的人突然變得非常慌亂,他們開始像無頭蒼蠅一樣的四處亂竄,兩個人撞到一起,就突兀的消失了。

慢慢的中殿內的人影就越來越少,只剩下了一個孩子站在中殿的中間,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樂天的手中握著銅匕首,他突然一步邁進了四象封印內。

四象封印分為兩極,對內或者對外!

如果對內,那麼外面的人是可以走進去,但是裡面的人無法走出來,如果是對外那效果就會相反,由四人控制。

「啊!」

這個孩子突然對著樂天吼了一聲。

一道音浪突兀的沖向樂天!

「破!」

樂天的喉頭在飛快的蠕動,他也突然張開口吼了一嗓子。

外面的肖功勛奇怪的看著這一幕,那個孩子的樣子他看不清,只能看到一個影子,其他的考古隊員也是一樣。

「這就是上次那個鬧鬼的孩子嗎?」有人疑惑的問。

「應該是!」肖功勛點點頭。

他們都看著樂天,每個人的心裡都在疑惑,鬼這個東西……是真實存在的?否則這個大仙為什麼能數次的救了他們?

「我警告你們,無論我們能不能離開古墓,有一句話我必須提前和你們說,關於樂天的事情,必須守口如瓶……如果能走出去,那是我們運氣好,如果不能,那也只能自認倒霉,如果你們不能守口如瓶惹到什麼麻煩,你們後果自負。」肖功勛看著自己的隊員。

他這其實也是多慮了,樂天還巴不得把自己的名頭打響可以多接點生意呢,反正現在大仙這一行的受眾也越來越小了,即使他的名頭再亮,也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

幾個考古隊員點點頭。

「領隊……樂天這是在做什麼?」一個隊員疑惑的問。

肖功勛搖搖頭,他對於方術也不懂,只能大體猜測樂天在收服這隻小鬼。

樂天不是在收鬼,他是在消滅這隻夜啼鬼,夜啼鬼是無法被超度的,因為它們是智力還未真正開化的孩子,它們做事只是憑本能,所以這樣的惡靈其實是最危險的!好在這古墓裡面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它,否則這東西如果跑到人類集聚的地方,那樂子可真大了。

施紫竹看著樂天,上次他們碰到了這隻夜啼鬼,可是這個東西根本不和他們交手,只是稍微接觸它就跑了,怪不得這一次樂天讓他們先出手,有了四象封印的控住,這隻夜啼鬼無論如何是跑不了的。

樂天抖手扔出了一把柳葉,這些柳葉圍著這隻夜啼鬼飛快的旋轉。

Prev Post
「阿翰你這回可是賭漲了!不,是和現在的毛料價格一樣,漲瘋了…」「
Next Post
至於先前在城外小山坡,他能與七品武道宗師的趙雙刀拼一招,完全是趙雙刀沒盡全力,並且沒有敵意的緣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