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燕還沒等罵完,就看那個女人把右手擡起掄圓了。啪!的一聲就扇了陳燕一個大嘴巴,只見陳燕覺得自己臉發紅發熱,嘴裏有一股血腥味,就看從嘴角處開始往出流血,那個女人還是沒有善罷甘休,接着又向陳燕衝了過去又是一陣拳打腳踢,直到把陳燕打趴在地上,三個人又來到陳燕的身邊每人向陳燕的身上吐了一口吐沫,然後那個女人用手,指着陳燕說【臭娘們!讓你嘴欠!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你看你那樣吧!和你死兒子一樣,病得不輕啊哈哈哈哈哈】說完一夥的三個人笑呵呵的就走了。

陳燕趴在地上被那個女人打得臉上紅腫,滿臉是血,衣服褲子都撕扯壞了,鞋都掉了。周圍看熱鬧的人誰也都沒有上來攙扶一把,五分過去了陳燕趴在地上一手捂着自己的小肚子一手拄着地,咬着牙慢慢站了起來,看着這三個人走的方向。只見陳燕點了點頭嘴裏默唸着【你們會招報應的,老天會懲罰你們的】說完慢慢的轉身一步一步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陳燕強忍着渾身的疼痛,到了家門口,擡手按一下門鈴,許壯剛喂完天保早飯,他自己正飯桌前吃飯那,就聽見自己家的門鈴響了,於是許壯趕緊放下飯碗,只見他開門一看我的天啊,心裏咯噔一下,許壯趕緊伸手把陳燕慢慢的攙扶到沙發上,轉身去了衛生間拿來一條幹淨毛巾一邊給陳燕擦臉上血,一邊着急的問【媳婦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變成了這樣,早上還是好好的呢!你是不是讓人打了】

陳燕睜着昏沉的眼睛看着許壯一邊喘氣,一邊哭着說【孩子他爸,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天保,更對不起這個家啊,於是陳燕就把自己拉着天保在那個女人欺騙下,去見大師的事情向許壯說了一遍。

許壯聽完陳燕的話不但沒有生氣,而是擡起雙手抱着陳燕放聲大哭啊,這個家就算完了。許壯和陳燕真的不知道怎麼做纔好了,他倆現在都不到下一步應該做什麼,就在倆人需要幫助的時候,一陣微風從外面吹進了客廳,許壯和陳燕突然覺得身子涼颼颼的,就在他倆愣神的時候,只見沙發旁邊冒出一股白煙,白煙消失後一位老太太出現在許壯和陳燕面前。

許壯和陳燕看見後,就覺得看見了希望一樣兩人同時跪在老太太面前大喊聲【媽】

會怎麼樣幫助許壯和陳燕呢,那一夥騙子會受到懲罰嗎?接下來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那 就在倆人需要幫助的時候,一陣微風從外面吹進了客廳,許壯和陳燕突然覺得身子涼颼颼的,就在他們倆愣神的時候,只見沙發旁邊冒出一股白煙,白煙消失後一位老太太出現在許壯和陳燕面前。

許壯和陳燕看見後,就覺得看見了希望一樣,兩人同時跪在老太太面前大喊聲【媽】

伸出雙手趕緊上前把陳燕還有許壯倆人攙扶起來,就這樣三口人坐在了沙發上。看見自己的兒媳陳燕零散的頭髮,滿臉紅腫,衣服褲子都破了,於是拉着陳燕的手,眼淚汪汪的看着陳燕哽咽的說【燕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子啊,快點跟媽說,我去幫你教訓打你的人】

陳燕聽完的話吃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在一次跪在了面前,哭着說【媽!都是我的錯,我太傻太實在,相信了騙子的話花光了家裏僅剩的三千元錢,那時全學校的老師還有學生,給天保捐款的錢讓我送給了騙子,我太傻了!太傻了】說完後就看陳燕擡起雙手就往自己的頭上打。

看見後趕緊上前阻止,緊忙說【燕啊!燕啊!彆着樣!聽媽話,好了!好了!你沒有錯,你也是爲了天保的病能夠早點好轉。一時衝動相信了那一夥騙子,沒事!沒事!媽會替你教訓他們的把錢拿回來,快點起來!起來】再一次把陳燕從地上攙扶起來,

就看陳燕別提多感動了,於是用雙手抱着的腰把頭靠在的懷裏委屈的大哭起來,用雙手摟着陳燕嘴裏安慰着【好了!好了!別哭了啊】安慰完陳燕後自己的眼淚也流了下來。

這時坐在一旁的許壯小聲問【媽!您怎麼來了】

嘆了一口氣,一邊摟着陳燕一邊和許壯說【其實啊!我早就來了,你們倆帶天保去醫院那天,當時我也在門診室裏,我聽見那位女醫生說天保的病不好治的時候,我心也難受啊,可是我幫不上什麼忙啊,只好帶着憂傷的心情回我的墳墓裏去了,一晃快倆月我是特意來看看天保,看看天保的病有沒有好轉,這不剛飄到你家客廳這裏,我就聽見你們又是哭又是傷心的,我一想肯定是出事了,所以我就趕緊現身想幫幫你們】

許壯聽完的話也嘆了一口氣小聲的說【媽!您的愛真的太偉大了,活着的時候兒子就沒有讓您享福,現在去世了,您還是爲我們操心,媽!兒子活的窩囊啊,對不起您啊】許壯說完用雙手捂着自己眼睛嗚嗚的大哭起來。

這時陳燕聽見許壯傷心的哭了,趕緊離開的懷抱,來到許壯身邊開始安慰許壯【親愛的別哭了!媽是來幫咱們的,咱家有希望了。再說了你剛獻完血……】陳燕還沒等把說完許壯趕緊用手把陳燕的嘴給捂住了,看着陳燕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是不能讓知道,天保買藥的錢是自己獻血換來的,他怕擔心】

可是就坐在他們身邊,一下子就聽見了,再一看許壯這一舉動,肯定是有事啊。只見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皺着眉頭看着陳燕說【燕啊!你剛纔說什麼,再說一遍】

陳燕聽完說完的話,只見她擡手一下子把許壯的胳膊推開,然後看着許壯生氣的說【你有什麼不能說的,媽也不是外人,再說了不都是爲了天保嗎】陳燕說完後趕緊又坐到身邊,誠懇的說【媽!我全說,我從頭到尾我都和您說】

於是陳燕就把天保得病那天起,還有給天保看病花了多少錢啊,還有學校給天保捐的款,還有許壯獻血換錢給天保買藥,一直到這幾天被騙,又被騙子他們打成這樣,從頭到尾的全都告訴了。

聽完陳燕從頭到尾的講述,又感動,又擔心,又氣憤。

感動的是【全學校的老師和學生能爲天保捐款】

但心的是【自己兒子許壯啊,怎麼那麼傻啊,一下子獻出那麼多的血,自己多大年齡了不知道嗎,這要是出現個以外怎麼辦】

氣憤的是【那當然是那幾個騙子了,不但騙人而且還打人,太不講理了】

當時把氣的渾身直哆嗦,嘴裏默唸着【這幾個畜生,我必須給他們點教訓,不能那個讓他們在去騙那些無辜的好人了】

話音剛落,就在這時,突然聽見從天保的臥室裏傳來微弱的聲音在喊她【奶奶】

聽見後趕緊站了起來,陳燕和許壯倆人也聽見了頓時互相看了一眼,一口同聲的說【天保的聲音】只見許壯和陳燕趕緊攙扶向天保的臥室走去。

來到天保臥室門口就看陳燕一手攙扶着,一手輕輕的把臥室門打開,臥室門推開以後三個人看見眼前的一幕又都哭了,三個人看見天保用雙手拄着牀,很吃力的起身一轉,雙膝靠攏,跪在了牀上,擡起頭睜着水腫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三個人哭着說【奶奶我想您!爸爸媽媽你們辛苦了,求你們快點幫我把病治好吧,我想變成一個正常的孩子,想過正常人的生活,我想上學,我想和同學們玩耍,我現在太難受了】天保說完哭了,哭得是那麼讓心心痛。

三個人聽完天保說的話沒有一個不掉眼淚的,心想這孩子太董事了太可憐了。陳燕和許壯攙扶着來到了天保身邊,只見趕緊上前用雙手把天保摟在懷裏。摟着天保坐在牀上,仔細的看着天保。就看天保整張臉還是水腫着,眼睛腫的就像一條線,胳膊腿還有身子都水腫着,看着看着心裏就別提多難過了。

只見流着眼淚,兩眼望着窗外面的天空大聲喊着【老天爺啊,你爲什麼這樣對待我的大孫子啊,爲什麼!爲什麼!他還是個孩子啊,我求求您了老天爺讓我大孫子的病好起來吧】

喊完後,只見天保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水腫的小手,一邊給擦眼淚一邊說【奶奶!別哭了,天保很堅強,天保的病會好起來的,奶奶您別走了我不想離開您】

聽完天保的話用手摸着天保的露出一點點微笑,看着天保說【奶奶不走,奶奶一直陪着你,可是你在看看你媽媽爲了你被騙子打成這樣,奶奶先去教訓一下那幫騙子,等把那幫騙子教訓完的,奶奶回來陪你】

天保聽完的話瞬間點了點頭後,接着又側着腦袋看着自己的媽媽陳燕,被人打得都沒模樣了,天保慢慢的從的懷裏出來,又爬到了陳燕的身邊用一雙水腫的小手抱着了陳燕的腰放聲大哭,陳燕也用雙手摸着天保的頭眼淚順着眼角流了出來。

這時,蹭!的一下子。從牀上站了起來對許壯和陳燕說【你們在家好好照顧天保,我先回我的墳墓準備一下,明天我就去教訓那幫騙子】

說完後只見雙手輕輕擡起,瞬間身子飄了起來,緊接着,唰!的一道白光從臥室的窗戶出去了。就這樣暫時離開了這一家三口。接下來會用什麼辦法教訓的那幫騙子呢。 離開許壯家回到了自己的墳墓。太色漸漸暗了下來,坐在墓碑旁邊想了好久用什麼計策去教訓那幫騙子。不一會,只見皺起雙眉自己不由得點了點頭,嘴裏還唸叨着【對就是這個辦法,恩!不錯!不錯】於是瞬間變成一道白光進入了自己的墳墓裏休息去了。

轉眼間到了第二天早上,十月的秋天真的是太美了。早上的空氣顯得格外清爽,偶爾還颳着涼颼颼的秋風,天空是那麼藍又那麼高。太陽慢慢地從東方升起,把溫和的陽光灑在每一個角落,勤勞的人們都精氣神十足,開始迎接嶄新的一天。

就看的墳墓突然冒出一股白煙,白煙消去後站在了自己的墳墓旁,把自己打扮的就像一位大戶有錢人家的老夫人,頭髮梳得十分整齊,沒有一絲凌亂。可那一根根白髮還在黑髮中清晰可見。微微下陷的眼窩裏,一雙深褐色的眼眸,兩側的耳垂上帶着一對金耳環。脖子上帶着一條瑪瑙項鍊,右手的大拇指上帶着一枚大金戒指,戒指上面鑲着一個紅色的鑽石,手腕上又帶着一個玉鐲,手裏還拎着一個紅色小錢包,上身穿着,一件紅色的大衣外套,下身穿着一條灰色的絨褲,腳上穿着一雙黑色緞子鞋。今天的顯得非常精神,非常有氣質。只見雙手擡起,瞬間颳起一陣微風,接着自己的身子飄到了空中,她兩眼望着公園的方向飄去。

瞬間,飄到公園一個無人的角落,落地以後只見原地白煙四起,白煙消失後立即現身,她從無人的角落偷偷的走了出來,向公園裏人多的地方走去。一邊走一邊用眼睛向公園的四周瞭望,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突然聽見離她不遠的地方有個女人在大喊【專治疑難雜症,不管是大病小病吃了我的藥,絕對是藥到病除,有沒有想治病的趕緊來找我,錢乃身外之物健康纔是最重要的,有沒有想治病的趕緊過來】

聽完後就看她側身一看,果然在她不遠處有一箇中年女人,在一顆大樹旁邊一邊揮手一邊喊着,看見後氣的直咬牙,心想【你這個騙子,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只見三步變成兩步嗖!嗖!嗖!朝那個女人的方向走去。

染愛成婚:嬌妻香襲人 公園裏經常溜達的人,還有跳舞的,還有跑步的。都知道那個女人是騙子,天天在公園這裏喊,剛開始有不少人都相信那人女人說的話,就跟她去見大師了。花了不少的錢買幾包藥,回到家吃完以後和天保一樣病依然沒有好轉。被騙的人們來找那個女人要錢,可是那個女人就是說不認識你,把那些被騙的人弄得一點辦法都沒有隻好認栽了。

那個女人喊完後,她看見有人走了過來,於是聲音喊的更大了想引人們的注意【專治疑難雜症,上治百歲老人下治剛出生的嬰,唉!不管你得什麼病!只要吃我的藥肯定是藥到病除啊】

走到那個女人面前裝着病怏怏的樣子,看着那個女人說【大侄女啊!你的藥真的就那麼管用嗎,吃了你的藥不管是什麼病都能好啊】

那個女人聽完的話。 冷情老公嬌寵妻 就看她睜大雙眼仔仔細細地看了看。心想【這老太太真有錢啊,你看脖子上那條瑪瑙項鍊,還有手上那個大戒金指,而且穿着打扮非常講究,一看就是一位有錢人家的老夫人,我要是把這老太太拿下,那我就發了】

只見那個女人笑嘻嘻的看着,發出賤聲說【大姨啊!大姨!您老就放心吧,您要相信我,告訴我吧您得了什麼病】

聽完後,自己嘆了一口氣裝着抑鬱的樣子,看着那個女人說【我的病是心病,我整天整宿睡不着覺啊,有的時候心裏發慌而且還鬧心,總覺得自己要出什麼事似的,這幾天不知道爲什麼把我鬧心的想殺人,你說這病怎麼治啊,愁死我了】

那個女人聽完的話,心裏咯噔一下,心想【這位老太太話裏有話啊,我點提防點】

於是那個女人顯得很關心的樣子,對說【呦!我說大姨你這病可是不輕啊!可能是您的心情不好才得的這塊心病啊,這樣的病要是不及時治療,時間長了您可能會得抑鬱症啊】

那個女人說完後只見她眼珠一轉又問【大姨啊!你家是附近的嗎?家裏幾口人啊】

也聽出來了那個女人太狡猾了,於是裝着鬧心的樣子皺着眉頭看着那個女人說【我家不縣城的,我住在農村我老頭去世的早家裏就剩我一個人,每天就自己呆在家裏。待時間久了可能就得了這樣的心病。這不嘛!我兒子爲了孝敬我,就把我接到縣城來了,我兒子的家在公園附近,可是兒子和兒媳都是做生意的大老闆整天在外面忙做,我那大孫子整天上學也不在家,每天家裏還是剩我一個人,太沒意思了越呆越鬧心啊。今天我是真的在家呆不下去了,所以我就來公園這溜達溜達,剛到公園這裏就聽見你在喊,專治疑難雜症,吃你的藥不管得什麼病都能治好,所以我就走過來了,我還想讓你幫幫我吶。

說完後故意的用手把自己手裏的錢包上面的拉鎖慢慢地拉開,錢包了裏面滿滿的都是百元大鈔啊,接着說【嗨!錢再多有什麼用啊,我寧可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也不需要這麼多的錢】

那個女人聽完說的話後,眼睛緊緊盯着錢包裏的百元大鈔啊,別提多開心了。心想【大姨啊大姨!您就是我的親媽啊!您不需要這些錢,我可需要啊】

只見那個女人伸出雙手抱住了的胳膊小聲的說【大姨啊!您要是相信我,您就跟我走,我帶您去見一位大師,您見到大師以後,就把您自己的病情和他一說,大師會給您幾包藥,您按照大師說的方法吃完以後,您的病立馬消失,您就放心吧】

聽完那個女人說的話裝着一副懷疑的表情,就在這時從對面走來一箇中年男人,這個男人來到那個女人面前就問【我有糖尿病,你的藥能治嗎】

那個女人聽完以後,趕緊回答這個男人說【能啊!放心吧,但是糖尿病需要好幾包藥吶,你捨得花錢嗎】

那個女人說完後緊接着這個男人說【只要把我的糖尿病治好!多少錢都沒問題啊】

就在倆人正在交談中,又從對面走來了一位老太太着急麻黃的走了過來,來到那個女人面前非常熱情非常感激的樣子對那個女人說【大侄女啊!我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帶我去見大師我的命早就沒有了,我吃了大師給我的幾包藥以後,我身上的病現在全好了,太謝謝你了,也感謝大師啊】說完雙手合適開始給那個女人行禮表示感謝。

站在一旁的早就知道這個男人和這位老太太是託,當時氣的恨不得把他們碎屍萬段,可是爲了演戲自己還點裝下去,於是慢慢的把自己的火氣壓了下來。

這時,裝着很好奇的樣子,急忙來到這位老太太面前說【老姐姐您的病,真的讓大師給治好了】

就看這位老太太一把拉住了的手說【是真的啊!我以前就是個病秧子,自從吃了大師的給我的藥,我現在渾身上下什麼毛病都沒有了,我勸你啊去見見大師,讓他幫你看看病】

聽完這位老太太的話,側身看着那個女人裝着很迫不及待的樣子。對那個女人說【大侄女啊!快點帶我去見大師吧,我也想把我的病治好】

那個女的聽完說的話,高興壞了她急忙伸出雙手攙扶着太熱情了。說【大姨啊!您跟我走吧!去見大師啊!來!來!這邊!慢點!慢點】

就這樣跟着那個女人去見所謂的大師。

見到大師以後接下來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吶 那個女人非常熱情用雙手攙扶着,一邊走一邊嬉皮笑臉的跟聊天。

那個女人攙扶着穿過一個又一個的小衚衕,不一會來到了一個門口,這時那個女人對說【到了!到了!就這裏,大姨啊!你在先門外等一會,我先進屋裏告訴大師一聲】說完後着急麻慌就往屋子裏跑。

那個女人轉身剛走,站在門外睜大雙眼,仔細的望了望四周,又看了看這座破舊的房子,院子裏還是雜草叢生,屋子裏依然掛着窗簾,也想進屋子裏看看。

看見那個女人剛推開房門還沒有進屋吶,只見她趕緊雙手擡起,身體靈魂出竅了,把自己的身殼留在了大門外,自己的魂魄先飄進了屋子裏。飄到屋子裏,就站在了屋子門口旁邊處。看到整個屋子裏凌亂不堪,髒的要命,炕梢堆着好多髒衣服,炕中間擺着一張桌子,桌子上面鋪着一塊大紅布,桌角處擺着一個玻璃罐子,就看玻璃罐子裏裝着粉末狀的東西,又看見一個長頭髮的男人光着膀子,穿着大褲衩子,四角拉叉的趟在炕頭睡覺吶。

這時那個女人跑進屋子裏,着急的樣子來到這個男人身邊,伸手拍打着這個男人的肩膀,小聲喊着【喂!老公醒醒別睡覺了,有人來看病了,誒啊!快點起來準備一下】

那個女人喊完後,就看正在睡覺的這個男人,騰!地一下從炕頭坐了起來,趕緊用雙手揉搓着眼睛,然後着急麻慌地穿衣服和褲子。完事以後,又開始找起了東西。一邊找一邊嘀咕【咦!紅磚那去了,剛纔還在桌子下面吶】

那個女人聽見後也跟着找,一邊找一邊生着氣對這個男人說【你說你!就知道睡覺,誒啊!你把紅磚放哪了】

那個女人說完後用手,指着炕頭處急忙說【紅磚在哪,你剛纔睡覺時當枕頭來的吧,趕緊拿過來放在桌子下面,對了我告訴你啊,你一會用紅磚拍我的時候你稍稍輕點,雖然紅磚是橡膠做的,但是拍在頭上也痛啊,別拍死我就行啊】

那個女人說完後,只見這個男人笑了一下說【知道了,我要是把你拍死,我不就沒有媳婦了嗎,再說了!你死了我晚上摟誰睡覺啊】

這個男人說完後,就看那個女的用手指,點了一下這個男人的腦袋,說【讓你貧嘴!我告訴你,一會來看病的是一位非常有錢的老太太,咱倆一定要配合好,要她多花錢買咱的藥聽見沒】

那個女人說完後,只見這個男人露出不耐煩,看着那個女人說【行了!行了,你別墨跡了,我準備好了,你趕緊把血袋藏頭髮裏啊,用頭卡別上】

只見那個女人急忙從炕梢處一堆髒衣服下面翻出一個小盒,盒子打開後就看那個女人從盒子裏面拿出一個又薄又窄的小袋,小袋裏面裝着紅色的液體,【大概是豬血】那個女人趕緊把頭髮散開,把小血袋藏在頭頂處緊挨着頭皮,接着又從自己的衣兜裏拿出幾個黑色的小頭卡,把血袋固定在頭頂上,然後又把頭髮盤了起來故意遮擋血袋,倆人準備好以後。那個女人就走出了屋子。

站在我門口的把他們倆剛纔所說的話,還有所做的一切都瞭解的清清楚楚。當時氣的差點現身就想一下子把他倆殺了,在一想除了他們倆,還有倆個託沒來吶,只好還點繼續演戲。她看見那個女人走出了屋子,嗖的一下魂魄瞬間歸位進到了身殼裏。

裝着,站在門外等的不耐煩的樣子,這時那個女人推開房門跑了出來,跑到面前一邊喘氣一邊問【大姨啊!您等着急了吧】

看了看那個女人,裝着不願意的樣子,回答【是啊!你進去幹什麼去了,怎麼這麼久纔出來吶】

就看那個女人趕緊上前用雙手攙扶着,說【大姨啊!您點感謝我,今天看病的人多,都排號了,全都說一會來,我剛纔是我幫您求大師來的,能不能先給您看病,我求了半天大師才同意的】

聽完那個女人說的話差點笑了。心想【你也太能編了,說謊話臉都不紅,你剛纔進去幹什麼我也不是不知道,這傢伙編的】

於是裝着很感激的樣子說【誒啊!大侄女你這人太好了,心太善良了,要是病真的把我的病治好,我都不知到怎麼感謝你啊】說完後自己想捂着嘴笑可是又不敢。

這時那個女人說【大姨啊!您不用謝我!把您的病要是治好了,您就多給我點錢就行,哈哈哈哈,走!走!大姨我帶您去見大師慢點!慢點!】

和那個女人進屋以後,看到剛纔還在光着膀子睡覺的這個男人,轉眼間就變成了一位大師,只見這位大師盤腿大坐,緊閉雙目,雙手掌心向上,手打蓮花指,嘴裏默唸着什麼,還真像那麼回事。

就在愣神的時候,就看那個女人幾步來到大師面前,低頭行禮,然後很有禮貌的說【大師您好!我身邊這位大姨是來找您看病的】

那個女人說完後,用手拉了一下【那意思趕緊向大師問好啊】

只見裝着很感激的樣子,兩眼看着大師小聲的說【大師您好!聽說您的藥能治百病,所以我前來麻煩您,看一看我的病能不能治】

說完後,就看大師雙目睜開,側頭看了看然後冷笑了一聲說【你到底得了什麼病啊】

急忙回答說【心病】

這時那個女人趕緊把話接上【這位大姨啊!總是心發慌,而且有時候還鬱悶,晚上還睡不着覺,有的時候還抑鬱,大師這病好治嗎】

那個女人說完後,就看大師擡起左手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山羊鬍,嘆了一口氣,說【這樣的病很難醫治啊,需要長期吃我的藥才能慢慢有所改善】

聽完大師的話,裝着很懷疑的樣子,看着大師說【爲什麼長期吃你的藥啊,我聽這位大侄女說,吃幾包就能藥到病除啊,我到底相信你們誰啊】

這一句話會讓大師出現了怎樣的舉動吶 說完後就看那個女人趕緊來到面前,接着用手輕輕地推了一下,一邊給使眼色,一邊小聲說【當然相信大師了,您啊!就聽大師的啊,大師讓您長期吃,也是爲了您好啊,我剛纔在公園和您說幾包藥就能把病治好的,那樣的病比較輕,沒有您的病嚴重】

那個女人說完以後,轉身急忙又來到大師身邊虛頭巴腦樣子,對大師說【大師您別生氣,這大姨啊!可能剛來,有點不相信您的藥】那人女人一邊說一邊給大師使眼色【那意思是趕緊用紅磚拍我啊】

那個女人還沒等說完,只見大師大喊了一聲【行了!別說了,這位大姨是不是不相信我藥啊】

大師說完後,裝着很無辜的樣子,兩眼看着大師說【大師!大師!您別誤會,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說說而已,我要是不相信您,我還來找您幹什麼啊對不對】

還沒等把話說完,就看大師伸手從桌子下面拿出一塊紅磚,照着那個女人的頭頂拍了下去,接着那個女人慘叫一聲,瞬間鮮血從頭頂上流了下來,只見那個女人一手捂着頭頂一手擦着臉上的血,大叫着【啊!啊! 危險貝勒爺:福晉不好當 疼死我了,大師您這是幹什麼啊,我好心好意的往您這裏待病人,您怎麼這樣對我,爲什麼打我!好疼啊!疼死我了】

那個女人喊完後,只見大師伸手從玻璃罐裏,抓出一小把粉末狀的東西,看着那個女人說【你過來】

那個女人嚇得直往後躲,不敢過去,用顫抖的聲音說【不!不!我不去,大師您要幹什麼,你到底想對我怎麼樣】

那女的說完後,就看大師笑了笑,對那個女人說【誒啊!你過來吧!我不會在傷害你了,你快過來】

大師說完後,就看那個女人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來到大師面前。

大師看着那個女人,輕聲地說【你把捂在頭頂上的手拿開,然後把頭低下來】

那個女人聽完大師說的話後,很不情願的把手拿開了,接着慢慢的把頭低下,就看大師把手裏的粉末狀的東西,灑在了那個女人的頭頂上。接着用手揉了揉,對那個女人說【現在還疼嗎】

就看那個女人突然精神了,急忙用手拉着了大師的胳膊,激動的說【不疼了,一點都不疼,誒啊!血都不出了,大師您用的是什麼啊。太神奇了】

只聽大師哈哈大笑了幾聲,然後看着那個女人說【這就是我那能治百病的藥】

大師說完後又朝那個女人使了一個眼色,那個女人明白後。急忙轉身來身邊大呼小叫地喊着【大姨啊!您都看見了嗎,大師用紅磚把我頭都打出血了,結果用他的藥瞬間把我出血頭部治好了,你看看血都不出了,大師的藥太厲害了】

聽完那個女人說的話後,心想【你們兩口子太會演戲了,既然你們這樣,那我也陪你一起演戲】

趕緊來到大師面前雙手掌心合適一邊行禮一邊說【大師啊!您的藥太厲害,我信了,我徹底信了,您說吧長期吃您的藥需要多少錢】

說完後,只見大師伸手把桌子上的一罐子藥拿在手裏,緊接着遞到了面前說【這些藥都點給你,每天晚上臨睡覺的時候取出一小勺。放在一杯溫水裏,攪勻以後就可以服用】

聽完大師說的話後,接着問【這一罐子藥那點多少錢啊】

這時,站在一旁的那個女人趕緊把話接過來。虛假地說【大師啊!您別要那麼多的錢啊,大姨都這麼大歲數了,能有多少錢啊】

大師聽完那個女人說的話後,沉默了一會,看着說【這樣吧!你就給我三萬吧】

聽完大師說的價錢後,一點驚訝的表情都沒有,只見伸手把錢包打開,把錢包裏的錢都給了大師,大師數了一下才一萬多。

於是,大師皺着眉頭看着,說【大姨啊!這錢也不夠啊】

裝着一臉無奈的樣子,看着大師說【可是我沒錢了,不信您看看我的錢包裏】說完後用手把錢包打開,遞到大師眼前。

可是大師並沒有看遞過來的錢包,他的眼睛緊盯着脖子上帶的那條瑪瑙項鍊,還有手上的大金戒指,這時旁邊那個女人又趕緊又把話接過來說【大師啊!要不這樣大姨錢不夠了,能不能把脖子上帶的那條項鍊給您,就當訂錢用。 寶寶孃的都市田園 您看行嗎】

那個女人說完後,就看大師伸手一下子,就把一罐子藥從面前拿了回去,接着露出氣哄哄表情,看着大聲說【沒錢就別想把藥拿走】

這時裝着很着急的樣子說【大師啊!別的!別的!要不我把項鍊給您,對了還有戒指,還有耳環,還有手鐲。都給您行嗎!您把藥給我吧】

說完後,就看那個女人撲通一聲,跪在了大師面前哀求着【大師啊!您就別難爲大姨了,就這樣吧,把藥給大姨吧】

大師猶豫了一會,看着說【好吧!那我就把這一罐子藥,都給你吧】

大師說完後只見擡起手,趕緊把脖子那條瑪瑙項鍊取了下來,放在大師的面前,接着又取下耳環和手上的大金戒指,還有手鐲,都給了大師。就看大師把這些首飾還有那一萬多元錢緊忙的都揣進了衣兜裏,熱後又把這一罐子藥,給了,

把藥拿到手後,向大師行個禮又向那個女人說聲謝謝,完事後就走出了房門。離開了這座隱蔽的房子。

真的離開了嗎?不!不!不!知道自己演的戲已經結束了,就看她拿着一罐子假藥走出大門後,她把手裏那罐子假藥扔在路旁的垃圾堆裏,只見站在原地,就那麼轉了一圈,瞬間變回原本的模樣。接着雙手擡起身子飄到空中,然後身子一斜又飄進了屋子裏。還是站在屋子門口旁邊處。就想知道他們倆把錢騙到手後,還能做出什麼樣的缺德事,然後在等等那兩個託,只要他們四個齊了,就準備把他們全殺死。接下來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吶 知道自己演的戲已經結束了,就看她拿着一罐子假藥走出大門後,她把手裏那罐子假藥扔在路旁的垃圾堆裏,只見站在原地,就那麼轉了一圈,瞬間變回原本的模樣。接着雙手擡起身子飄到空中,然後身子一斜又飄進了屋子裏。還是站在屋子門口旁邊處。

就在這時,看見大師依然盤着腿坐在炕中間的桌子旁邊。一臉興高采烈的樣子,嘴裏還哼着小曲。就看他把手伸進衣兜裏,就開始往出掏剛纔給他的錢還有首飾。一邊掏一邊對那個女人說【媳婦啊!今天你表現不錯啊,越是最關鍵的時候,你表現的越好】說完後把錢和首飾都掏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大師說完後在看那個女人,一邊用毛巾擦臉上的血,一邊笑呵呵地回答【切!這才叫有本事吶,要不是我!今天這錢肯定騙不來,一會你媽和你弟弟來的時候少給他們分點聽見沒,分完剩下的錢你一分也不能動啊,都給交給我保管】

大師聽完那個女人說的話後,露出笑嘻嘻賤颼颼的樣子,對那個女人說【媳婦啊!你能不能給我點零花錢,讓我買點菸買點酒啊!還有我還點買一大袋子豆麪當藥啊!你就多給我點錢吧】

大師說完後,就看那個女人坐到大師身邊,用手輕輕地摸着大師的臉,溫柔的說【老公!想抽菸喝酒啊】

那女人這一舉動讓大師感到渾身麻酥酥的,於是看着那個女人點了點頭。

就看那個女人突然把臉色沉了下來,然後伸手揪着大師的耳朵用力擰,而且咬着牙兩眼瞪着大師說【你還抽菸喝酒不】

給大師疼的咧着嘴開始求饒【啊!啊!啊!媳婦!輕點!輕點,耳朵快被你擰掉了,我不錯了我不買菸和酒了,錢都給你行不】

那個女人聽見大師求饒後,慢慢的就把手鬆開了,接着對大師說【這還差不多!好了不和你鬧了,唉!老公!你說今天那位大姨!怎麼那麼好騙吶!一下子就騙到這麼多的錢,這要是多遇見幾位這麼好騙而且還有錢的傻大姨那該多好啊!咱們就發了】說完激動得直搓手心。

Prev Post
不間斷的燒火,已經讓屋裡的存貨燒盡,他們不得不早早起來,好讓已經開始降溫的屋子重新暖和起來。
Next Post
「沒法子,爺就是這麼一個人,你拿著這點錢,幫我給大傢伙買點小玩意兒,也算我的一點心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