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那個時間了。」林凌薇斬釘截鐵說道:「我必須幫著他過這一關。只要過了這一關,哪怕新韓沒了,他也是贏了。」

男人嘆了口氣:「你這脾氣什麼時候能改改?好,這次聽你的。」

入夜,當服務生敲響房門的時候林蔚然還在窗邊欣賞北京的夜景,之前到過上海、南京、深圳,keneng因為緣分不到,林蔚然還是第一次來到北京。離開房間直奔高層餐廳,林蔚然進門之前還搞不清姐姐為什麼叫個服務生來做邀請,直到被帶到包廂,他才猛然發現這裡多了個人。

這一切來的有點突然。

林蔚然不知所措的站在門口,大腦當機了能有兩秒鐘。那個男人國字臉,一板一眼的坐姿,一板一眼的表情,他好像故意做出和善的姿態,卻依舊掩不住骨子裡流露出來的傲慢。

「姐,這是怎麼回事?」

林凌薇只見林蔚然愣了一下,然後突然面帶微笑,看起來挺和善,整個人卻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在不久就是一家人了,不管怎麼樣你得見見。」

男人沒說話,只是很有興趣的看著林蔚然。

「姐,你選的這個時間不太好。」林蔚然一字一句說著。

「沒什麼好不haode,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也該明白……」

「我不明白!」

林蔚然的口吻讓男人皺了眉。

林蔚然用盡全力平靜了呼吸:「我也不想明白。」

林凌薇看著林蔚然轉身離開,不叫他留下,也沒起身追去,半晌,男人終於開口:「何必鬧成這樣。」

林凌薇拿起面前的水杯一口氣喝了大半:「他到了現在這個位置,也該變變了。我不能經常在他身邊,只能激出他一身怨氣。」

男人沉吟了下:「這樣把姐弟關係都鬧僵了,你們……」

林凌薇打斷道:「媽從小就告訴我要照顧好弟弟,我能做的,我都做了。」

男人慾言又止,卻也只能沉默不語。(未完待續……)

() 「即便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也會選擇同樣的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錯!」

「佛語有云,眾生平等。可是這世間卻充滿了不平之事,就連那漫天諸佛也不過是披著偽善皮毛,要那信徒下跪,謀取信仰!這難道就是佛所說的眾生平等?」

「命在我手,事隨我心,為何要奉承那可笑的天道!」

「你是誰,為什麼要說這些話!」楚歌站在一片黑暗之中,大聲的咆哮道。

但是那個聲音卻並沒有回答他。

楚歌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四周一片黑暗和之前的黑暗沒有一點的相同,既沒有金色的巨眼,也沒有那個髮絲被鮮血染紅的男子。

四周異常的寂靜,楚歌可以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除此之外,沒有了任何的聲音,即便是剛才的那個聲音也消失不見。

「好冷……」楚歌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無比的冰冷,好像身處一片雪地,到處都是黑暗,根本沒有任何的景物。

楚歌漫無目的的在這片黑暗之中行走著,越來越冷的氣溫,讓楚歌不停的發抖,自從修真以後,他已經很久沒有寒冷的感覺了。

重生后大佬叫我小祖宗 無論夏冬他體溫總是保持在冷暖適中,如今這股刺骨的寒意,他根本就無法承受。

黑暗中沒有道路,更不可能會有盡頭,隨著時間的推移,楚歌的身體漸漸開始變得僵硬起來。

沒過多久,楚歌比那已經寸步難行,嘴片已經變得發白,瑟瑟發抖。

「我、我不行了……」楚歌說著就抵擋不住沉重的眼皮,想要閉上眼睛。

「你叫什麼名字?」忽然一個聲音出現在楚歌的耳中。楚歌用儘力量睜開自己的眼皮,虛弱的說道:「楚……」

不過他的話還未出口,另一個聲音忽然出現,「我叫做楚歌,西楚霸王的楚。天籟之歌的歌!」

這、這是我自己的聲音?!楚歌一臉的驚訝,雖然這個風騷的自我介紹,是楚歌一管的裝b作風,可是此時聽到耳朵里,他異常的驚訝。

自從來到這一片黑暗之後,他從來沒有聽到過其他的聲音。

楚歌深吸了口氣。咬牙說道:「沒錯,我是楚歌!西楚霸王的楚,天籟之歌的歌!剛柔並濟,獨此一家!」

說完,楚歌再次抬起腳步,艱難的前行著。這個時候,雖然依舊寒風刺骨,但是卻楚歌的意識逐漸的清晰起來……

「太好了,他的神魂正在慢慢的恢復!我們賭贏了!」敖天一臉興奮的看著小黑說道。

小黑卻搖了搖頭,「我感覺沒有那麼簡單,你也知道,雪域在修真界被稱為神棄之地。只要和那裡沾染上關聯的東西,即便是絕世珍寶,到了修者眼中也是無比骯髒的禁忌之物,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怕和雪域里的東西一樣,被神所拋棄,一輩子都無法修鍊成仙。」

「我知道……楚歌很可能因為這顆雪珠而終生止步星璇後期,我也知道,所有接觸過雪域物品的人非死即傷,即便是日冕高手也難逃一死,但是……」敖天眼睛緊緊的盯著楚歌說道:「我覺得他不是一個普通人。雪域的禁忌傳說很可能被他打破!」

看到敖天那堅定的目光,小黑忽然有些愣神……

聖華新區,後山,懸崖之上,掛著兩個人影。

墨玉對著下方的秦韻問道:「你可有事?」

「我沒事。解藥拿到了么?」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秦韻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

如果不是墨玉及時救了她,恐怕她早已跌落懸崖,粉身碎骨。

「沒,先救你。」墨玉說著,手臂猛然用力,直接將秦韻甩飛到了懸崖之上。

緊接著,自己一腳踢打在峭壁之上,翻身一躍,以比秦韻更快的速度落下,然後將秦韻接住。

最終手擬劍訣,控制陌刀飛馳而起,將懸崖之上的解藥連根鏟起,收入了空間法寶之中。

「離開。」墨玉看著秦韻說道。

秦韻點了點頭,墨玉不僅未將陌刀收回,反而從懸崖一躍而下,陌刀身上發出一陣劍吟,飛到了墨玉的腳下。

墨玉就這麼踩著陌刀,朝著秦家飛去。

雖然知道墨玉是一個高手,但是秦韻沒有想到,墨玉竟然可以御劍而行。

奇怪,我明明很驚訝,心中為何如此的平靜,秦韻想著猛得搖了搖頭,我在亂想什麼,現在必須帶著解藥馬上回去!

想到楚歌的情況,秦韻忽然開始著急起來。

御劍而行的速度很快,沒過多久便到了秦家。

落地之後,秦韻拉著墨玉,跑向了楚歌的客房。

「解藥找到了?」秦韻剛剛進門,小黑便開口問道。

秦韻點了點頭,一旁的墨玉從空間法寶中取出藥草遞到了敖天的手中。

敖天接過藥草之後,並沒有去為楚歌解毒,而是拿出一顆丹藥遞給了秦韻,「吃了它,你的傷很快就會好。」

「謝謝。」將丹藥服下之後,秦韻身上的傷口立馬便復原,不過衣服上破損的地方,就無能為力了。

「嘭!」

敖天的手心忽然出現一團無形的火焰,那火焰好似透明一般,又帶著淡淡的白色,如果不仔細觀看,你根本不會認為這是一團火焰。

虛無之火?看來敖天身上的秘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多,不過這些秘密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吧!小黑無奈的嘆了口氣。

虛無之火中的草藥,瞬間開始枯萎,裡面的汁液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抽出來一般,化為一滴滴綠色的水珠漂浮在虛無之火中。

沒過多久,草藥便完全化成了灰燼,但是裡面的藥液卻沒有任何的損傷,反而晶瑩剔透,猶如一顆顆珍珠一般。

敖天手腕一翻,那一顆顆晶瑩剔透的藥液全都沉浸入楚歌的掌心和肩頭。

「好了,到了早上他已經就會醒……」敖天的話還沒說完,楚歌猛然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眼中帶著一片猩紅,渾身瀰漫著一股讓人渾身發涼的煞氣。

「不好,快用靜心符!」敖天說著便抽出一張靜心符準備貼到楚歌的額頭。

可是楚歌卻突然伸手攔住,開口說道:「我沒事……」

雖然楚歌嘴上這麼說,可是他身上的煞氣並沒有減弱,反而再次增加,眼眸變得更加猩紅,似乎完全由深紅色的血液凝結而成。

「這就是煞氣么?」楚歌的聲音有些奇怪,說不出哪裡奇怪,但是所有人都感覺此時的楚歌似乎有些不正常。

敖天皺起眉頭,看著楚歌問道:「你是楚歌!」

「當然……」楚歌說著,從床上站了起來,看著敖天笑著說道:「我沒事,如果每次煞氣纏身都需要用靜心符,那麼靜心符遲早會失效,我好想找到了剋制煞氣的辦法,趁著我還清醒,想要嘗試一下。」

楚歌說著,身形一動,步法極其詭異,眨眼間便走出了客房,屋子裡所有人都跟了出去。

等眾人到了院子里之後,竟然看到楚歌腳踏虛空,猶如閑庭散步,身姿飄逸,腳步看似簡單,卻暗含玄機。

「凌空虛度?!」小黑一臉震驚的說道:「只有月影境界才可御空而行,可是這小子身上的氣息,明明是星璇後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敖天卻搖了搖頭,「他並非御空而行,有起有落,更像是古武中的輕功,不過……又似乎是一種身法。」

「不對!他是在與自身煞氣纏鬥!」小黑髮現了楚歌身上的細微變化,心中大駭,他本以為楚歌只不過是隨口一說,但是沒想到楚歌竟然真的找到了鎮壓煞氣的方法!

「給我……破!」空中的楚歌忽然大喝一聲,他的身上猛然間衝出一股冰冷的氣浪。

院落中的樹葉似乎無法承受氣浪的摧殘,竟然一片接一片的跌落。

楚歌在空中翻身一躍,落在了地上,此時他眼中一片清明,煞氣全無,眼睛也變回了原本的黑色。

敖天走到楚歌的身旁問道:「你剛才使用的是什麼步法?」

「飄渺仙蹤……」楚歌看著敖天笑著說道。

雖然楚歌已經恢復了平靜,但是敖天總覺得楚歌有些不同,但是到底哪裡不同他也說不上來。

一旁的小黑剛想要開口詢問,楚歌眉頭忽然一皺,身形再次變得飄渺無形,將昏倒的秦韻抱在了懷中。

「學姐怎麼了?」楚歌看著敖天,臉上帶著一絲緊張。

敖天看了秦韻一眼然後說道:「她只是太累了,帶她回屋休息,等她醒來的時候喂她一些清粥,補充一下體力就好。」

「這是怎麼回事兒?」楚歌有些疑惑的問道,他的記憶還停留在救秦壽生的片段,所以並不知道華不凡偷襲的事情,更不用提秦韻為了他而去採摘解藥。

聽到敖天的話,楚歌心頭一顫,看著懷中的秦韻無奈的笑道:「沒想到整天說我笨蛋的人,才是真正的笨蛋……」

說完,便將秦韻抱起,走到了房間。

楚歌離開之後,敖天看著楚歌說道:「你發現沒,這個小子好像與以往有些不同。」

ps:感謝書友小子無色的月票,! 首爾每年有二百九十一天都是晴天,所以這二百九十一天開始變得討厭。金泰妍打開塑料質地的透明雨傘邁入雨中,對她來說每個雨天都十分珍貴,細雨連綿的天氣讓整個首爾都泛起春寒,穿戴並不單薄的金泰妍順著道路走出很遠,就在認識某個男人之前,她喜歡的可是晴天。

重生之千金傳奇 tiffany說她變了,從還不諳世事起就膩在一起的閨蜜理當有這個眼力,每當tiffany提起這個話題的時候金泰妍都會笑著聳聳肩,然後打心眼裡慶幸自己和這個只喜歡陽光沙灘加帥哥的閨蜜沒有漸行漸遠,平時說笑也能一起,誑街血拚自然如影隨形,偶爾一起犯神經病也能自得其樂,但心直口快的tiffany卻在一次喝多之後對金泰妍說,我和你好像不交心了。

不交心就對了,要不然也只是拉著一個沒主意的人跟自己一起煩心罷了。

到了十字路口金泰妍停在路邊,馬路上明明沒什麼車輛駛過,她也因為紅色的信號燈而裹足不前,雨點在傘面上敲出清脆的聲響,她平靜的望著馬路那頭,整個人有了股生人勿近的氣場。

不是她不想喜歡晴天,而是她發現無論她多麼努力,對晴天都已經喜歡不起來了。

便利店中燈火通明,各種商品整齊的陳列在貨架上,金泰妍收著傘直奔目標商品所在區域,到了才發現自己喜歡的牌子居然已經斷貨了。

「後面應該還有。我幫您去拿。」

打工的小夥子顯然是認出了金泰妍,面對大明星自然是要積極一些,看著年輕男孩匆忙跑去倉庫的背影,金泰妍都沒來得及說上一聲謝謝。

便利店中空無一人,金泰妍走到門口,幫這個熱心男孩看起了店面。

他,離開了很長時間。

望著窗外的細雨,金泰妍想著那個距離她很遙遠的男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又在心甘情願的等待,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第一時間來到自己身邊。金泰妍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了一種無欲無求的境界,唯一的小小要求就是在每年的291天之外留給她一些時間,她想親眼看到他,聽他說話。短暫的呆在他身邊。直到晴天再次到來……

突兀響起的手機鈴聲讓金泰妍微微愕然。這種心想事成叫她覺得有些虛幻,那專屬鈴聲的響動促使她接起手機,輕輕說了:「喂?」

「是我……對不起。」

自從開了禁。他們之間經常道歉,可金泰妍怎麼都沒想到有一天這個男人居然喝醉之後對他道歉,那濃濃的酒氣似乎從滾筒里瀰漫出來,這是金泰妍第一次見到林蔚然喝醉。

「怎麼了?」她問道。

「沒什麼,就是突然間覺得我很對不起你,做一個不讓人失望的金泰妍那麼難,你堅持了那麼久,如果不遇上我,你或許會一直堅持下去。」

金泰妍聽懂了林蔚然的醉話,所以她問:「你讓人失望了嗎?」

「我……呵,從沒讓人抱過希望,又哪來的失望。」

認識林蔚然這麼久,金泰妍還是第一次聽到他去抱怨誰……可惜,這些都不是關於自己的。

「有些事兒就是這樣,你明明那麼努力,努力到把命都拼上了,卻還是事與願違。你不知道該怎麼做,你也不知道自己能怎麼做……總有人逼著你往你不希望的地方走,走到了又能剩下什麼?」

金泰妍靜靜聽著,問:「你是在說你跟我嗎?」

林蔚然沉默下來,的確,他不就是在逼著這個女孩往她不希望的地方走,然後心甘情願成為自己的附庸嗎?

他問:「你是怎麼做的?」

金泰妍隔著玻璃伸手觸摸屋外的雨幕:「能堅持就堅持,能逃跑就逃跑,不能堅持也不能跑,那就去那個地方看看,說不定那會更好。」

林蔚然突然承諾道:「我會照顧好你的。」

金泰妍這樣對他說:「別說,像你以前一樣做給我看,你要一直做幾十年。」

「好,我答應你。」

林蔚然下一刻便掛斷了手機,從頭到尾金泰妍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只是聽他的語氣,她就知道他一定遇上了什麼自己無法想象的難題。

「金……小姐。」

金泰妍回頭望去,只見臉上還掛著青澀的男店員用雙手低著東西過來,連泰妍兩個字都沒喊出來,他緊張的程度可想而知。到櫃檯前付了帳,簽單的時候男店員明顯加重了呼吸,可直到金泰妍出門為止他都沒鼓起要一張簽名的勇氣,只是收下了單據,然後用自己的錢填了進去。

重新打開雨傘,俯瞰下去傘面就像是盛開的透明花瓣,金泰妍戴上耳塞走進雨中,比起來時腳步輕快了些許,本以為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她都要去習慣這樣的雨天,卻沒想到厚厚的雲層背後,還是有一些陽光透了下來。

我會照顧好你的。

Prev Post
展牧風張大了嘴,半天說不出話來,揉了揉眼睛,確信剛才不是幻覺!
Next Post
寧輕辰和寧輕遠四目相對,誰也沒有讓着誰的意思。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