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這雷劫來的太快了,次的要快許多。

林寒先躲到了老君的身邊,師徒兩人一起看着在半空歷劫的丹藥,各自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當所有的雷劫全部受完,林寒縱身一躍,大手一揮,十枚丹藥全部都落入了他的手。

“師傅!成了!”林寒欣喜的看着老君。

老君一臉凝重,好半天才對着林寒吐出了一句,“長江後浪推前浪啊……”說完,長嘆一口氣,一副無臉見人的模樣搖搖頭打算進煉丹房收拾殘局。

“師傅,你怎麼急着走啊!陪我一起看看這丹藥的成品如何。”林寒還沒有看過這些丹藥的成品如何呢。

“臭小子!煉的出來自己不會看啊!還要我幫你看!懶不懶的你!”老君有些氣悶的開口,隨即揮了揮手,撤下了陣法,進入了煉丹房。

“師傅,弟子是你教出來的。若不是師傅你教的好,弟子哪兒能有如此成,你說是不?”林寒笑嘻嘻的走到老君的身邊,又是按摩又是說好話哄他的。

他明白,師傅這是自尊心受挫了。

“好小子,屬你嘴甜。罷了罷了,你們後輩越是厲害,我們這些前輩才越是有希望。”老君也很快想通了,朝着林寒伸出了手,“將丹藥拿出來,讓爲師好好的瞅瞅。”神尊階品的丹藥,除了自己手頭那顆玄階的丹藥,他還沒有見過其它種類的神尊階品的丹藥呢。

林寒連忙將存有這十枚神尊階品的丹藥小葫蘆拿了出來放到了老君的手裏。

“你是怎麼做到這十枚丹藥一起煉成的。”老君還是有些好,起他們這些循規蹈矩的煉丹方式,林寒的煉丹方式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

“一顆一顆的太麻煩了,招致雷劫也太麻煩,不如一起煉製。”林寒本來打算一起煉製的,最後想想太麻煩,乾脆全部的藥材一起丟進了煉丹爐了。

讓林寒沒有想到自己這大雜燴似的煉法竟然成功了不說,竟然每顆丹藥都成丹了。

“你小子的運氣也太逆天了。”這煉丹七分靠實力,三分靠運氣,這小子的運氣從來不差,老君滿意的點點頭。打開葫蘆,倒出了一枚丹藥出來。

金色的丹藥在老君的手裏滾了一圈之後,開始挪動起來。

這一幕驚呆了兩師徒,師徒兩人擡眼對視了一下,“我去!不是吧!”林寒驚呼一聲,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吧!

“小子……你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爲何甩手是一枚尊階丹藥,這是要人人氣死人的節奏啊!

“我也不知道啊!”林寒一臉無辜的回答。

“不嘛不嘛~人家還要睡嘛~!”一道嬌糯可人,奶聲奶氣的女聲響起,金丹化成了一個扎着兩個小辮子的小女娃出現在了老君的手裏。

老君被這小丹靈的模樣給萌的直接噴了一口老血,簡直到了愛不釋手的程度。

“師傅喜歡,這尊階丹靈給你了。”答應過送師傅一半的,林寒自然不能食言。

有趣的是,這小女娃的眉心處有一道閃電的標誌,應該是歷過雷劫的標誌。

“咳咳!再看看其它的幾枚。”老君輕咳一聲,這可是尊階的神尊階品的丹藥啊!徒弟答應送給自己了,他自然沒有推脫的道理,說完,他將這顆丹靈藏到了自己的空間寶器裏。

第一顆的震撼來的這麼激動人心,老君開始期待起了下面的幾顆。

很快,當剩餘的九顆被一顆顆的倒出來看了看的時候,無一例外,十枚丹藥,悉數全部都是尊階的丹藥。

十枚金丹化爲了十個奶聲奶氣的奶娃子模樣,別提有多讓人動心了,尤其是見到老君之後一口一個爺爺的叫着。讓林寒有種蜜汁尷尬感,怎麼都感覺像在看葫蘆娃的感覺……

只是葫蘆娃只有七顆,而這裏有十個丹靈。

老君算是徹底的服氣了,這一枚的丹藥成丹變成丹靈算了,十枚都是,簡直太逆天了。

對林寒這個徒弟,他更是滿意的不得了。 “東西送出去了,沒有拿回去的道理,這五隻丹靈我收下了啊!”老君美滋滋的將林寒答應送給自己的丹靈納入了自己的寶貝葫蘆裏,那模樣大大有種算計成功的感覺。

林寒無奈一笑,只要自己人在這兒,煉丹的手藝不會退步,想要煉製出神尊階品的丹藥,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說了送你的,怎麼會反悔。”林寒揮揮手,一臉的不在乎。

只是師徒兩人才剛剛將煉好的神尊階品的丹藥收好,忽然外面傳來了仙童的通報聲。說是好幾位神尊階品的大能來訪。

聽得林寒跟老君嘴角直抽抽,這些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自己這纔剛剛煉製出來不久,他們來了?

契約男友要翻身 “太老君!大喜啊!”這些聲音,爲首的是林寒無熟悉的聲音。推開煉丹房的大門一看,才發現是自家的師傅黑龍老祖來了。

而黑龍老祖也顯然沒有料到林寒已經回來,眼神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直接快步前,一把將林寒給抓住了。

“小子!你回來了!”聲音還帶着一絲顫音,表情一臉的緊張,仔仔細細的將林寒審視了一番。

“嗯,回來了。”林寒點點頭,加他天之後煉丹的這些時間,天界已經過去一年的光陰了,距離千年之約,還剩下九百多年的光陰,這煉丹還真是一件極其消耗時間的行當。

“你到底去了哪兒?你可知我跟傲天都找你找瘋了!”黑龍老祖看到愛徒直接將此次來訪的事情給忘了一乾二淨。

“這不是好端端的回來了嗎?黑龍老祖,你前來我大赤宮,應該不是來看自己徒弟的吧!”老君看了看跟在黑龍老祖的身後的幾個人,面色有些不佳。

不愧是了年紀的老狐狸,這鼻子啥都靈!怕是已經感應到了他大赤宮有神尊階品的丹藥出世,特地過來弄藥的。

“額……好像對哦!老君,我聽聞,你好像煉製出了神尊階品的丹藥?”黑龍老祖經由老君這麼一提醒,立馬將林寒給鬆開了,還不忘衝着老君挑了挑眉。

老君冷哼一聲,“我可沒有這個本事,這丹藥是你這個寶貝徒弟煉的,你想要,管他拿去。”開玩笑,自己可是貢獻了那麼多的仙藥才換了五隻丹靈,想要從他這裏拿走丹藥,最起碼還要拿出什麼東西才行。

“啊?”龍司夜一頓,將目光投向了林寒,一臉的疑問。

“是啊!師傅,你想要嗎?”老君都說了,林寒哪裏敢對自己的師傅說不。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家師傅的性子。

“必須的啊!若是你,我不客氣了,拿來。”還真是不客氣……

林寒滿頭黑線,乾笑幾聲,取出了一隻丹靈放於手,送到了黑龍老祖的面前,“師傅,你要讓它認主,先滴一滴精血去。”這些丹靈都還未認主,因爲林寒沒打算留給自己用。依照他現在的修爲,是用不到這些丹靈的。

“尊……尊階丹藥!”黑龍老祖看到林寒手的小人兒,直接驚呆了。開口驚呼出聲,這要不要這麼逆天!煉製出神尊階品的丹藥算了,竟然還是尊階的!要知道,這尊階丹藥,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啊!

“怎麼?師傅不要了?”林寒挑眉,怎麼看他一副難以下手的樣子。

“要!爲何不要,多一隻多九條續命的手段!我要了!”黑龍老祖笑眯眯的從林寒的手裏將這隻丹靈拿走了。

末了還不忘劃破自己的手指,逼出精血,將精血滴在了丹靈身。

丹靈直接將精血吸收,發出了心滿意足的聲音。

“這丹靈平日若是用不到,需要用天才地寶來伺候好了。師傅你這把年紀了,寶貝一定不少,弄一些出來養他,日後可作爲你的保命手段。”使用一次這個丹靈,可讓神尊階品的大能實力暫時突破到天尊境界。不過也只是暫時的,這暫時過後,消耗極大,需要用其它丹藥補足。總之且用且珍惜對了。

“好好!對了,這是什麼丹?”龍司夜好的打量着這顆丹藥,這丹藥好像見所未見。

“大力丹,短時間內讓你擁有天尊的實力。”名字是有些土,但是架不住它的可用性還是很高的。

“額,不錯,那我好好收着了!對了,除了我,後面那幾個老不休都不許給。尤其是排在最後面的,那是青龍一族的人,更加不能給!知道了嗎!”黑龍老祖湊到林寒的耳邊,警告了一句。

林寒點點頭,順眼望去,當發現對方是誰時。眼底閃過一抹愕然,怎麼會是他……

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是林寒還記得,之前自己閻羅修煉場內遇到他時的場景。他是李南方在青龍一族的好友,能夠跟李大俠成爲好友的人,應該人品不會太差。而且次青丹兩族大戰,他也沒有出現刁難過,應該算得是青龍一族裏的好人了。

放不下的執念 “我這裏有一些罕見的仙藥作爲交換,不知除了大力丹之外,你可還有其他的丹藥。”對於真正的強者,是不需要這樣的短時間增長自己的實力的丹藥的。 朱門毒後 那道熟悉的男聲響起,排在最末端的龍江走前來,手裏拿着一塊玉佩,看樣子是空間寶器。

“此人名叫龍江,剛剛晉升神尊不久,算是青龍一族裏鮮少的好人。次在閻羅修煉場,也是他將我們放行的。”老君對此人還是挺欣賞的,那次大戰之後,他曾偷偷的爲他煉製了一枚仙尊階品的衝尊丹,畢竟次放行之恩,他還是牢記在心的。

“我知道。”林寒點點頭,“讓我們看看,你帶了什麼仙藥來作交換,你需要什麼丹藥?”林寒提出了看一眼仙藥的話。

“林寒!” 傅少的蝕骨寵妻 黑龍老祖滿頭黑線,這徒弟到底有沒有原則的!丹龍一族跟青龍一族可是死對頭!他爲了一點仙藥將這丹藥送人了?

“師傅,他曾救過我和老君,救命之恩,不能相忘,還請師傅理解。”林寒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唉!”黑龍老祖嘆了一口氣,這徒弟,太重義氣。 “不過一面之緣,你竟然將我記在了心,萬分感激。 ”神尊階品的丹藥,可是老君都煉製不出來的。他想要神尊階品的丹藥,但是像大力丹這樣的丹藥,他實在不需要,乾脆提出要別的丹藥了。

“我記恩,不過我的報恩也是需要代價的,仙藥給我。”林寒是非還是很分明的,他不可能白白爲別人煉丹,還是需要報酬的。

龍江點點頭,將自己蒐集到的罕見仙藥擺放了出來。

其一株散發着淡紫色光芒的仙草落入眼前,林寒跟老君都大吃一驚。

這一味草藥,也那張能夠救活白妖妖的丹方記載的仙草。

他們的這些丹方,不單單記載了丹藥的所需的仙草名字,還記載了模樣特徵,身爲煉丹師,一眼能夠辨認出來。

“九轉草。”林寒呢喃了一句,本以爲在這個世界是找不到這些仙草的。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際遇,“你這仙草,從哪兒得來的?”若是知道這仙草是從哪兒得來的,應該知道通往那個世界的路在哪兒了吧!

“這個草嗎?”龍江聽到林寒的問題有些爲難,擡眼看了看周圍的人,還是選擇不說,“我先現在無法回答你,但是你若是幫我煉製一枚能夠治療神尊階品內傷的丹藥,我便可以告訴你。”龍江提出了一個交易,這個交易對林寒來說有一些困難。

“我倒是想要答應你,但是我雖然能夠煉製,可是沒有仙草仙藥。”林寒手頭的仙草仙藥已經不多了,而且是幫別人煉藥,老君未必能夠給出來啊!

“難道我給出的這些仙藥還不夠作爲交換嗎?”龍江說完,忽然喉嚨一甜,一口鮮血涌了來。他強行剋制,將涌來的鮮血給吞了回去。

“這個……”林寒一臉爲難,轉過頭看向老君。

老君再看看龍江用來交換的其它幾味仙藥,的確都是一等一的罕見,用來交換一顆治療內傷的丹藥,足夠了。

“好,不過這需要時間,林寒,你去藥方取藥,你在這裏等一段時間吧!”老君直接答應了下來,誰讓救命之恩無以爲報呢。

況且,他給出的這些仙藥真的很讓人動心啊!

得到了師傅的許可,林寒連忙去了藥房。

“你們兩個,最好不要讓傲天知道了你們做的事情,否則會被你們兩個給氣死!”龍司夜有些氣不打一處來,對別人這麼大方,說煉丹煉丹。

“無礙,丹龍老祖會理解的。”老君微微一笑,不以爲意。

丹龍老祖雖然記恨青龍一族,但是愛恨分明,這件事情來說,是不會計較的。

“隨你。”龍司夜冷哼一聲,並沒有給龍江多少的好臉色。

龍江也不介意,盤腿坐下,開始調養自己的內息。

“嘿!小子,你受了很嚴重的內傷?”從他運氣時身冒出的團團黑氣,龍司夜一眼看出了對方受了重傷。不懷好意的湊前來,衝着龍江挑了挑眉。

“讓你擔心了,還不致死!”龍江咬牙切齒,這老傢伙,怎麼總是跟自己過不去。

不是因爲自己是青龍一族的嗎?

儘管自己是青龍一族的,但是青龍跟丹龍之間的恩怨他從來不參加。畢竟,孰是孰非,他自己的心裏自有定數。所以他也沒有助紂爲虐,這傢伙至於這麼纏着他不放嗎?

“小子,在裏頭爲你煉丹的那個是我徒弟,只要我一個不高興,我徒弟是不會給你煉丹的。”龍司夜見龍江對自己如此不客氣,有些不太高興了。

“呵呵,你的徒弟,怕只是掛了一個名分吧!你可曾教過他什麼功法?爲何我從他的身沒有感受到武修的氣息,丹修的氣息強過武修,你也好意思說自己是他師傅。”不過是個掛名師傅,還好意思到處宣傳。

面對龍江嗤之以鼻的態度,龍司夜怒了,“好你個老青蟲!你今天故意找打是不!”青龍一族果然沒有什麼好龍!

“不敢,如你所言,我重傷未愈,跟你打架,我會死的。”龍江不冷不熱,冷笑一聲,繼續閉眼調整內息。

看到對方一如如此淡然的模樣,龍司夜心裏那叫一個恨啊。

這老小子,果然有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

其實之前對龍江這個名字也是如雷貫耳的,他是唯一一個不會跟他們黑龍丹龍作對的青龍,可那又如何,像龍江這樣的畢竟少數,多數都是將他們當成死敵的。若不是因爲他從不跟他們作對,他以爲他能夠到這大赤宮來?

林寒不知外頭已經鬧得天翻地覆了,去了藥方將需要的藥找齊之後,林寒開始進煉丹房煉製丹藥。老君懶得理會這兩個了年紀的老小子在自己跟前爭吵不休,乾脆去幫林寒護法佈陣去了。

這時間一過,又是數月的功夫。這丹藥的煉製速度遠大力丹要難許多,消耗的精神力也巨大許多。林寒一直靠着嗑藥堅持下來,到了最後還發現自己的提升精神力的丹藥不多了,心裏尋思着再做個幾葫蘆出來備用。不過當務之急,是需要做好治療內傷的神尊階品的丹藥。

他從丹方祕籍找到了一個叫復元丹的神尊階品丹藥,這丹藥能夠治療很嚴重的內傷,難度係數僅次於萬聖丹。

雖然難度很大,但是萬聖丹的難度係數更大,林寒只有將這個挑戰成功了,纔有將萬聖丹煉製出來的希望。

數月的時間一過,伴隨着一聲爆破聲響起,天雷雲彌密佈,不過不同之前的有傾盆的大雨落下。這一次,除了雷電,沒有大雨了。

雷電直接沒入了煉丹房,老君這纔想到自家的煉丹房房頂被掀了還沒有修好。

“我的煉丹房啊!”這經過雷劫這麼一炸,他豈不是又要費一大堆的精力去修繕?

老君有種心有慼慼的感覺,簡直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活該~”讓你讓林寒幫他煉丹,黑龍老祖也在這裏守了幾個月,本來想看看這個徒弟能不能行,沒想到他還真行。 “這不太對啊!這是什麼雷劫啊!”這丹劫持續的時間他們想象的要長了許多,衆人看着一道接着一道的天雷從天而降,沒入了屋子裏頭。 除了驚人的雷聲之外,還伴隨着一絲絲痛苦的悶哼聲。

起初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直到雷聲停歇。

衆人才感覺到死一般的寂靜。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老君,他幾乎是毫不遲疑的衝入了煉丹房,在一片廢墟尋找林寒的身影。終於,在一個壓倒的木架下找到了一節被燒焦的人體。

他瞬間懵了,連忙走前,推了推那具身體。

“林寒!是你嗎林寒!”老君的聲音聽起來好不急切,按照道理而論,那丹劫不會持續那麼久。原因只有一個,那是有人幫它受過了天劫,所以這天劫原來多了一倍之多。

怕是林寒沒有煉出玄階以的丹藥,所以爲了護住這顆丹藥,只能以身替劫了。

在老君的擔憂的眼神下,這塊焦炭開始碎裂,古銅色的肌膚開始顯露出來。

“唔……”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呢喃聲,林寒從沉睡醒來,擡起緊握的手掌,放到了老君的手,“師傅……讓……讓他進來。”說完,他踉蹌的從地爬了起來。

“好!”老君明白,林寒爲何如此執着,甚至不惜又死了一次,怕只怕,他爲了白妖妖那丫頭,執念太深了。

搖了搖頭,老君起身,出了門指名讓龍江進來。

龍江脫離了修煉的狀態,起身走向了煉丹房。

“感謝你的幫助。”龍江看到這滿室的狼藉都明白剛纔這煉丹房經歷了什麼。而且看到林寒臉色蒼白,有些消耗過度的模樣,也看出了七八分他的不容易。他連忙先道謝,剛伸手要去拿丹藥,卻被林寒做了一個打住的動作。

“我不要聽這些虛的,告訴我,那九轉草,你哪兒弄到的。”很有可能,龍江弄到九轉草的地方,是他要通往那方大世界的入口。

“在忘川河底封印着古魔一族的入口,那入口處長滿了這樣的仙草。我沒有見過,所以順手摘了一株過來。”龍江總算願意將這件事情說出來了,“不過,我勸你別去,那地方有詭……”對方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似乎回憶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渾身都經不住的顫抖起來。

“那地方有沒有詭我們不清楚,你是有病吧!好端端的跑到冥界的地界去做什麼?”老君皺眉,好端端的天人爲什麼跑到那個地方去?

“我是修行之人,去那裏自然是爲了修行。而且聽聞古魔一族,早已經全部死亡。只是想去古魔之地看看,那傳說的墨池,是否能夠助我修行,登天尊之位。”不管是人還是神都不會停下自己的前進的腳步,登神尊之位以後,自然是想着登天尊之位的。

“你哪兒聽到的這麼荒謬的八卦!那墨池不是任何天人能夠碰的!聽聞當年的風瑟仙尊進了那裏差點死在其,若不是鳳裏棲神尊出手相助的話,她怕是已經死了。”老君皺眉,這小子是過度關注修煉的事情,與世隔絕了是不是?竟然連這樣的消息都信。

“我其實是聽我的父尊說的……”龍江長吐一口氣,“是他告訴我,那墨池是一個契機,能助我突破神尊階品的契機。”龍江長嘆一口氣,只是沒料到,這墨池還沒有找到,在入口處遭遇了截殺。身負重傷的逃了回來,現在只能依靠林寒爲自己的煉藥來活命。

“你父尊怕是覺得你太不爭氣總是跟我們這些散修之人攪合在一起想要弄死你……”這是親爹嗎?若是親爹怎麼會讓自己的兒子去送死?

老君冷眼嘲諷一句,龍江臉血色盡褪,忽然想起了父尊那日跟自己說話時含糊其辭的眼神,瞬間心滅成灰,有種痛苦難當的感覺。

“林寒,我將我知道的都告訴了你,將丹藥給我。”龍江臉色蒼白,發現自己已經有些支撐不下去了,才向林寒討藥。

林寒點頭,將自己用一條命換來的地階丹藥送到了龍江手裏。

龍江看了一眼這丹藥,成品是有些差,不過架不住這天界已經找不出第二個能夠煉製出神尊階品丹藥的煉丹師。爲了活命也只能吃掉了。

思及此,他將丹藥丟入口,直接吞下。

復元丹一經落肚,龍江感覺一股五臟六腑的溫暖感從腹部蔓延開來,讓他明顯感覺到腹部的傷勢正在迅速的復原。

Prev Post
譚雲嘴角微微上揚,「那是自然,待我把木馨、清影它們統統鍛造成極品道祖器,屆時,布置出的鴻蒙屠神劍陣威力,將會暴增。」
Next Post
莫白羽的話倒是提醒了金焰仙士,因為此間的離心仙子與傾卿上仙二人那種魂不守舍的樣子看起來的確像似中了什麼邪惡手段,難倒說離心仙子與傾卿上仙的心神真的被掌控了?金焰仙士一時半會兒也拿捏不準。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