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白羽的話倒是提醒了金焰仙士,因為此間的離心仙子與傾卿上仙二人那種魂不守舍的樣子看起來的確像似中了什麼邪惡手段,難倒說離心仙子與傾卿上仙的心神真的被掌控了?金焰仙士一時半會兒也拿捏不準。

「一幫兔崽子膽子不大,想象力倒是不小,連心神蠱蟲都折騰出來了。」

聽著莫白羽等人的話,古清風是哭笑不得,感嘆道:「看來爺我這輩子是註定做不了一個好人了啊,以前爺是多麼老實的一個人啊,從來沒有招惹過誰,就因為他們說爺的存在是一個威脅,害怕爺成為大患,所以,他們就要殺了爺,爺能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就這麼無緣無故的殺了吧?所以只能反抗了,反抗到最後,反倒是爺成了那種濫殺無辜嗜血殘暴的惡名。」

舉杯飲酒,又道:「而且也不知道哪個龜孫王八蛋到處添油加醋的宣揚爺的事情,以至於諸天萬界提起爺的名號,不是他娘的惡貫滿盈,就是他娘的罪惡滔天,不是他娘的罪大惡極,就是他娘的禍害天地。」

「大妹子,你說爺我冤不冤?」

離心仙子提著酒壺正為古清風斟酒,聽他這麼問,哪敢說不字,趕緊點頭應是,道:「冤。」

「咱們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好歹也接觸了一段時間,爺我不是傳說中那樣嗜血殘暴動不動就大開殺戒濫殺無辜的人吧?」

「不……不是。」

「所以啊!大妹子,以後見到爺別表現出一副很害怕的樣子,還動不動就下跪求饒,爺又沒怎麼著你,完全是你們自己嚇自己,日後若是傳出去,外面指不定說爺什麼壞話呢,這黑鍋爺已經扛的夠久了,如今不想再扛下去了,是時候該給爺洗白了。」

「是是是……小女子以後……以後再也不敢了。」離心仙子抬起頭,望著場內的眾人,特意說道:「方才我與傾卿下跪,並非受到大老爺威脅,一切都是我與傾卿自己嚇自己,與大老爺無關……希望諸位不要誤會,更不要瞎傳,而且……大老爺……真的不像傳說中那般邪惡,他是一個……好人……」

為了不得罪古清風,離心仙子只能硬著頭皮昧著良心說出這樣一番話。

「欸,這就對了,來大妹子,坐下陪爺喝兩杯。」

古清風提著酒壺倒了兩杯酒,示意離心與傾卿坐下,二人不敢拒絕,只能老老實實的坐下喝酒。

「我說諸位,你們到底動手不動手,動手的話,就趕緊的,馬騮的,咱們速戰速決,不動手的話,那就哪涼快去哪待著,甭打擾爺的雅興,爺現在得陪兩位美女喝酒。」

場內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誰也不敢動手。

確切的說不是不敢動手,若是有人敢打頭陣的話,其他人未必就不敢動手,至少,莫白羽、雲舟、慕風、伏鷹,甚至包括上官東等傾卿上仙的愛慕者,都想當著傾卿上仙的面將古清風這個讓他們嫉恨的人狠狠踩在腳下。

本來還指望金焰、無華夫婦打頭陣,他們也好趁此機會將古清風抹殺。

可惜。

等來等去,金焰、無華夫婦始終都不敢出手,這讓他們很是著急,想自己站出來,卻又沒有這個膽子。

「既然都不敢動手的話,那就一邊涼快去吧。」

古清風看向傾卿與離心二人,道:「妹子,走,陪爺去船塢裡面喝酒去。」

古清風正欲站起身,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慢著!」

一人站了出來,是一位頭戴銀冠,身著白衣,看似玉樹臨風的男子。

不是別人,正是莫白羽。

所有人都是為之一驚。

沒有人會想到莫白羽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包括一直追隨在莫白羽左右,守護其安危,為其出謀劃策的金老也不例外。

金老同樣是一位打開天干地支生死門的大荒靈仙,之所以追隨莫白羽左右,亦是看中莫白羽不管是資質悟性,還是心性造化都堪稱仙驕之選,日後也必然會有一番作為。 金老知道莫白羽有兩個及其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心胸太小,嫉妒心太強,容不下他人。

先前古清風還在他的船上時,因為雲煙仙子的緣故,莫白羽就已然對古清風心生嫉恨。

這讓金老內心很是擔憂。

儘管他不知道古清風是什麼人,也不相信古清風是幽帝,但有一點,金老很清楚,那就是傾卿上仙、離心仙子絕對不會平白無故對古清風那般敬畏,這其中一定有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即便古清風不是幽帝,也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存在。

為此,他一直都在苦口婆心的勸說著,怕的就是莫白羽為了在傾卿上仙面前表現自己,一時衝動做出什麼無法彌補的傻事。

有道是怕什麼來什麼。

金老沒有想到莫白羽最終還是衝動的站了出來。

這可把金老嚇的不輕,立即閃身過去,勸阻道:「主上,你不要衝動!」

「我並沒有衝動。」

莫白羽一手放在身前,一手負在身後,佇立在當空,面色沉穩,看起來很是冷靜。

的確。

莫白羽並不是一個衝動之人,哪怕在她愛慕的傾卿上仙面前,他也能剋制住自己的情緒,此次站出來,也是思前想後,斟酌再三才站出來的。

他不是傻子,反而一直都很聰明。

自然也知道傾卿上仙、離心仙子不會平白無故對古清風那般敬畏,他也清楚這其中一定有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金老說古清風即便不是幽帝,也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莫白羽也不是不認同這一點。

但他最後還是選擇站了出來。

原因很簡單。

他覺得這是一個不可多得而又千年不遇能讓自己揚名的絕佳機會。

莫白羽很清楚,以傾卿上仙的影響力,今日這件事定然會很快傳遍開來,不管是離心仙子按摩,還是傾卿上仙彈曲兒,外加還有一個自稱幽帝的人,這些都可謂是爆炸性的消息,也絕對會引爆大荒。

面對一個自稱幽帝的人,金焰無華兩位上古時代的仙道名士,以及五靈仙境數百位仙道高手都不敢輕舉妄動,傾卿上仙與離心仙子更是被嚇的跪在地上。

唯有莫白羽站了出來。

這樣他既可以在愛慕的傾卿上仙面前表現自己,也可以向世人證明自己的膽色。

至於古清風到底是不是幽帝,這對於莫白羽來說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古清風自稱幽帝,而且傾卿、離心仙子等所有人都信以為真,莫白羽站出來,就是要告訴所有人,他要向幽帝挑戰,哪怕最後輸了,也雖敗猶榮。

幽帝是誰?

那可是焚九天,執九幽,斬蒼穹號稱終結上古的一代霸主,敢向他挑戰,這本身就是一種無上榮耀,日後傳出去,五靈仙境一眾高手都礙於幽帝的威名不敢輕舉妄動,離心仙子傾卿上仙也嚇的跪在地上,唯有他莫白羽無畏無懼敢於挑戰幽帝,此等無上榮耀足以讓莫白羽,在這諸天萬界徹底揚名。

而這正是莫白羽最想要的。

當然。

莫白羽不是傻子。

他也知道這件事風險極大。

不過,他有信心將風險降到最低,也有信心自保,甚至避免任何意外。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

在站出來之前,他就已經祭出信符秘密告訴自己的家族,通知家族長輩儘快趕來,更何況,他相信只要自己站出來打個頭陣,那麼場內其他人也都會站出來。

「年輕人,你有什麼事兒?」

古清風瞧了一眼,不咸不淡的問道。

「晚輩相信你就是上古時代威震大荒的幽帝大老爺!」

莫白羽說出這番話,就是讓場內眾人知道,他相信古清風是幽帝,哪怕最後證明古清風是一個冒牌幽帝,日後這件事傳出去,莫白羽也可以說當時他認為是真的,這樣以來更能襯托出他的膽色。

古清風又問了一句:「所以呢?」

「方才幽帝大老爺您說一個一個的來,還是一起來,現在晚輩斗膽站出來,想向幽帝大老爺討教一二!」

莫白羽的話音落下,場內眾人無不震驚失色,尤其是五靈仙境的數百位仙道高手,震驚的同時,也感覺很是尷尬,畢竟他們都是前輩高人,面對一個真假未知的幽帝,不敢輕舉妄動也就罷了,膽色竟然還不如一個晚輩,這讓他們感到面子有些掛不住。

旁邊,追隨莫白羽的金老更是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不停的勸說,奈何,莫白羽充耳不聞。

「小傢伙,你誤會了吧,爺剛才這句話是對五靈仙境的人說的,人家是為了給徒弟報仇,爺替火德把這事兒給扛下來了,所以不得不出來應對,怎麼著,難倒你也是五靈仙境的人?還是說你也想為那個叫什麼來著誰報仇?」

「晚輩既不是五靈仙境的人,也與元武沒有交情,所以,並不想為他報仇。」

「咱們之間有恩怨?」

「晚輩與幽帝大老爺之間並無恩怨。」

「既然沒什麼恩怨,那你蹦出來做什麼,一邊涼快去吧,小小年紀,瞎湊什麼熱鬧。」

「幽帝大老爺!」

莫白羽並沒有離開,非但沒有離開,反而還居高臨下的盯著古清風,儘管嘴上尊稱古清風為幽帝大老爺,不過神情倨傲的他,雙眼之中流露更多的是不服是嫉恨。

「您老人家當年橫掃大荒,威震天地,諸天萬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晚輩更是佩服至極,今日有幸在此遇見傳說中的幽帝,晚輩倍感榮幸,不過……」

話鋒一轉,莫白羽又道:「同時,也想藉此機會,斗膽向大老爺請教一二,還望幽帝大老爺不吝賜教!」

「如若只是請教的話,那就算了吧,爺我這人雖然閑的蛋疼,但從來不打閑架,也沒有賜教別人的毛病,你還是找其他人請教吧。」

「如若在下執意要讓幽帝大老爺賜教一二呢!」

「喲呵,小傢伙還挺狂妄啊。」古清風饒有興趣的問道:「那爺倒要問問,若是爺不答應,你準備怎麼著?」

「呵呵!難倒當年威震天地的九幽大帝,如今連我莫白羽這個小小上仙的挑戰都不敢接受嗎?」 沒有人想到莫白羽敢站出來,更沒有人想到莫白羽竟然敢直言挑戰幽帝。

在很多人看來,儘管眼前這人看起來並不像真正的幽帝,可離心仙子與傾卿上仙對他的態度,又叫他們拿捏不準,不敢不忌憚,誰的心裡也沒有底兒,這種情況下,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很多人都覺得莫白羽是不是瘋了!

不過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莫白羽的確瘋了,而且還是想出名想瘋了!

離心仙子厲喝道:「莫白羽!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離心仙子莫要誤會,晚輩並非不知天高地厚之人,也不是不知死活之人,而是晚輩仰慕幽帝已久,純粹的想請幽帝賜教一二,除此之外,別無他意,更沒有冒犯幽帝的意思,還望幽帝大老爺明鑒。」

莫白羽面帶笑意,神色從容淡然,安靜佇立在當空,猶如翩翩公子,閑的格外醒目,拱手而道:「也請幽帝大老爺滿足晚輩這一心愿!」

「沒看出來你還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主兒,看樣子,今兒個爺是答應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古清風又坐回椅子上,吃了一顆靈果,說道:「也罷,既然這是你的心愿,那麼爺滿足你就是了。」

「多謝幽帝大老爺成全!」

見古清風答應,莫白羽嘴角的笑意愈發濃郁,連忙行禮拜謝,當真如謙謙君子一樣。

莫白羽看起來很興奮,也激動。

不過。

他的興奮激動並不是因為古清風答應他的挑戰滿足了他的心愿。

所謂的心愿,不過是借口罷了。

依照他的想法,只要古清風當眾答應賜教,那麼這事兒就已經成功一半,他甚至已經可以想象出來今日過後,莫白羽這個名字將會在諸天萬界傳遍開來。

這才是他興奮激動的原因。

然而。

場內的聰明人並不僅僅莫白羽一個,想在傾卿上仙面前表現自己,想讓自己的名字傳遍諸天萬界的也不止是莫白羽一個。

就在這時,又有一人站出來,拱手道:「晚輩伏鷹,也斗膽請幽帝大老爺賜教一二!」

顯然。

伏鷹也看出了莫白羽的內心想法,他也想藉此機會藉助挑戰鼎鼎大名的幽帝,從而名揚天地。

「晚輩雲舟也斗膽請幽帝大老爺賜教一二!」

「晚輩慕風斗膽請幽帝大老爺賜教一二!」

好傢夥!

隨著伏鷹站出來之後,雲舟、慕風,青岳,包括跟隨伏鷹身後的三位上妖,就連七十二福地之一丹鼎谷弟子冷覺也站了出來。

這些人要麼是上承仙道詔命的上仙,要麼是上承妖道詔命的上妖,還有就是福地弟子,毫不誇張的說,都是今古時代的出類拔萃的佼佼者,不管是修為實力,還是身份背景都非常強大,每一位的背後都有大仙境大家族大勢力支持。

換言之,這些人今日若是有個三長兩短,那麼得罪的可就不止一個大仙境,而是七八個,更何況站出來的這些人中還有一個七十二福地丹鼎谷的弟子冷覺,若是他有個三長兩短,那麼後果更加可怕。

所以。

當冷覺站出來的時候,莫白羽的底氣也越來越足,信心也變的更加強大。

「晚輩上官東斗膽請幽帝大老爺賜教一二!」

很快。

上官東也不甘落後的站了出來。

我下邊有人 雖說與莫白羽等人的身份比起來,他只是一個九天冊封的仙者,但是心高氣傲的上官東從來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差,他認為自己欠缺的只是機緣,而今天,這麼大的機緣擺在面前,比之莫白羽,他更加不想錯過!

只是,他的父親上官飛星可不這麼想,發現上官東站出來的時候,他也著實嚇的不輕,趕緊勸說阻止,可惜,亦如金老勸說莫白羽遭到莫白羽的無視一樣,上官東同樣對他父親的勸說充耳不聞。

因為他太想太想出名了!

「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真是想出名想瘋了!」

離心仙子瞪著莫白羽等人,覺得這些年輕人實在太自大,太也狂妄,平時仗著上承仙道詔命的身份作威作福慣了,現在竟然不知死活的想藉助挑戰幽帝的機會揚名天下。

他們也不想想,如果這個傢伙真是幽帝的話,會是什麼後果?

甭說你們這些上承仙道詔命的上仙,就是他娘的上承天命的大道星君,乃至大道王座,幽帝想殺也就殺了。

這幫東西為了出名,簡直連命都不要了。

古清風不咸不淡的問了一句:「怎麼著?妹子,聽你的話,跟爺動手還能出名?」

「大老爺,您自稱幽帝……不!您是上古時代威震天地的九幽大帝,名氣之大,無人能及,若是能跟您動手,不管勝負結果如何,日後都會傳遍諸天萬界,他們的名字也會在短時間內在廣為流傳。」

「是嗎?爺還真沒想到自己個兒還有這麼一個神奇的功效。」

Prev Post
今日這雷劫來的太快了,次的要快許多。
Next Post
他抬手看一眼時間,「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另一手將她垂落在肩頭的髮絲挪到身後。 她莫名其妙的看著落荒而逃的男人,他不想讓自己知道那就算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