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聽我說完,還有你現在是肉身,還做不到不死不滅,所以只有和火鳳凰融為一體才能夠成為鳳凰一族的最終守護者。」

「那我該如何做?」

她不知道自己開始有了這樣的想法后,封存了千萬年的九州大陸,忽然間便開始有了動靜。

「你自身本就是鳳凰一族的後人,只不過多年的肉體只是禁錮了你身上的能力,你要再去一趟鳳凰宮,那裡會有已經準備好了,一切等待著你。」 「可是我就這樣離開的話,須臾那邊該怎麼辦?」

玄心低下頭,恍然間想到了500年前,火鳳兒曾對自己說的那句囑託。如果有一天,鳳凰族的後人遇到他如果有什麼事情相求的話,他一定不能推脫。

「這一次我會隨你一同而去,這裡我會派人過來照顧。放心吧。」

雪花不斷地下落,須臾躺在床上依舊沒有蘇醒的樣子,南安瑰坐在床邊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龐,輕聲的呢喃道。

「萬年之前我們到底經歷了什麼?你為什麼會有殺我的心?又為什麼在最後一刻卻要把我就走?」

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深,南安瑰目光之中多了幾分的擔憂和不解,只是在人多的時候依舊會換上那副漫不經心的笑容。

「母后,你要離開了嗎?」思兒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房間裡面,站在門口怯怯的看著她,聲音軟軟糯糯,一副小眼睛,圓溜溜的卻帶著可憐。

南安瑰知道有些事情終究還是躲不過的,為了須臾,她必須要做些什麼?

「思兒,過來。」南安瑰輕輕地張開了雙臂,思兒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了母親的懷中,緊緊的抱住她,彷彿一雙手母親就會不見。

南安瑰對於孩子的不舍,還有對他的愧疚,只感覺到鼻酸一陣。

她強迫著自己一定要堅強起來,不能在孩子的面前流淚,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后,便笑著問道。

「思兒不想讓父皇醒過來陪你一起玩兒了嗎?」她盡量表現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

「思兒想讓父皇早一點醒過來,不想讓他一直這樣睡下去了。」思兒雖然只是一個幾歲的小孩子,可是對於很多事情心裡卻清楚得很。

他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事情已經很嚴重。

「那思兒就在這裡乖乖的守著父皇,要記得聽外公外婆的話。母妃出一趟門去幫父皇找到可以讓他醒過來的葯。」

南安瑰知道思兒一向是一個乖巧聽話的孩子,所以並不會因為這件事大哭大鬧。

思兒猶豫了一會兒,果然獃獃的點了點頭「母妃一定要儘快回來,思兒一個人真的好害怕。」

南安瑰緊緊的抱住了孩子,走出房間之後,又把思兒交給了站在門外的寶清。

「麻煩你們一定要照顧好思兒,還要保護好我的爹娘。」

寶清伸出手把孩子抱在了身上,那張永遠萬年冰霜的臉上依舊沒有表情,良久之後才輕聲說道。

「你放心,只要我還活在世上一天,就一定會保護好你想守護的人。」

寶清向來不覺得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唯一的就是能夠讓南安瑰幸福快樂的活下去。

「謝謝。」

南安瑰在他的身邊走了幾步之後才緩緩地說道,淡淡的聲音傳到他的耳中的時候,那張,萬年冰霜的臉上終於浮現了一抹笑容。

走出了院子,玄心和南安瑰看著漫天大雪,一望無際的白茫茫,南安瑰心中只是堅定著一個想法,一定要救活須臾。

玄心伸出手,拉著南安瑰的胳膊,對她說道:「一定要抓緊了,別害怕把眼睛閉上。」

終究不能靠人力慢慢的走回嘉陵國,否則路上耽擱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

南安瑰彷彿知道一會兒要發生什麼,嘴角上的笑容淺淺的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耳邊的風聲呼嘯而過,南安瑰沒有感覺到一絲絲的寒冷,直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應該就已經到了鳳凰宮。

果真,沒多久,她就感覺到自己的雙腳落在了一片平地之中,耳邊傳來了玄心的聲音。

「睜開眼睛吧。」

眼前是熟悉的鳳凰宮殿,金碧輝煌,讓人心曠神怡。

「謝謝你。」

玄心聽到這聲感謝之後卻沒有任何的表情。他只是心裡一直在質疑自己,讓她知道了千萬年前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如果,南安瑰真的知道了所有的事是不是也會恨他,還是會像對序一樣原諒所有的一切。

南安瑰走到鳳凰宮殿前,站在門口就已經聽到了似乎從裡面傳來的一陣陣呼喚的聲音。

「火鳳凰……」

南安瑰忽然覺得這聲音並不是從裡面傳出來的,彷彿是從自己的內心一遍遍的吶喊,是一種強烈的歸屬的感覺。她來到了這個地方,彷彿是自己應該回到的家。

南安瑰看著中間的一直燃燒的火苗,忽然之間就跪在地上摩拜起來。

就連南安瑰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這種舉動,彷彿是一種本能,又彷彿有人在驅使。

玄心這是人生第二次走進鳳凰宮殿,心裡依舊非常的震撼。上一次的到來距離現在大概已經過去了千萬年之久。

「火鳳兒……」

玄心調整了自己的思緒,咳嗽了幾聲輕聲說道。

「這下面有一個地下的宮殿,關於鳳凰之心就在攻堅下面,你需要上那邊才能找得到。」

只有鳳凰族的後代才能夠拿到鳳凰之心,如果沒有擁有他的話,也只不過和一個普通人毫無區別。

既然南安瑰已經決定了要逆天改命,那麼就必須要真正的變成鳳凰之神,她慢慢的站起來點了點頭。

居然能夠輕易的找到開啟地下宮殿的按鈕,忽然之間火苗中間居然有一個通道口!

兩個人從這個狹小的通道終於擠身進來,玄心拿著一個火把照亮了下面黑暗的宮殿。

「玄心,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感謝你的陪伴。」

兩個人也只不過是萍水相逢而已,南安瑰感激他一直在不斷地幫助自己。

玄心確實是苦笑了一下,他故意讓他看到了萬千年前的景象,卻沒有看到結局,如果真的全部看完的話,她怎麼可能這樣淡定的與他說聲謝謝。

玄心舉著火把下著高高的台階,下面黑暗一片,不知道到底有多麼深,更是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東西在等待著他們。

「剛才你居然可以順利的找到通道入口。」

「彷彿心裡好像有一個聲音在提醒我。」 玄心拿著火把率先走了下去,台階長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就在上面的時候,大家還能感受到身上的寒冷,可是越往下走越覺得好像溫暖一直包裹在身上似的。

誰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長時間,他們終於來到了一座僅僅關閉的時門面前。

玄心上下打量了一會兒,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石門,冰冷的觸感傳遍了全身。

這裡大概已經有幾百年沒有人來過了,上面還有一些灰塵,南安瑰站在旁邊皺了皺眉。

如果沒有打開石門的方法,他們來到這裡也是徒勞無功。她自從出來之後就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須臾的身體。

她知道此時的慌亂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既然自己是鳳凰族的後人都能夠輕易的找到通道口,那麼也一定會有辦法打開封閉的石門。

「沒有找到開關。」

玄心不斷的用手在門上面來回摸索,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凝重,如果找不到開關的話,他們又如何能夠順利進去?

南安瑰閉上眼睛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回憶了曾經第一次來到鳳凰宮,她是用身上的鮮血打開了宮殿的大門。

想到這裡,她猛然的睜開眼睛,伸出手指在嘴裡咬了一下,瞬間鮮血流淌出來。

她嘗試著用手指觸碰到了冰冷的石門,忽然間轟隆隆的一聲,這道石門緩緩地打開。

兩個人站在門前,看著裡面漆黑的一片互相對視了一眼。如今已經走到了這裡就沒有後退之路。

「或許冥冥中註定你真的可以找到鳳凰之心,還是進去吧。」

玄心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但表面依舊還是表現的雲淡風輕,只是那雙眼眸之中不時的閃過一絲的擔憂。

「小郡主,有些事情我不得不提醒你,一旦踏入了這個門,你就真的不會再有任何後悔的權利,天命不可違,我再提醒你一遍。」

南安瑰緊緊的咬著嘴唇,不知道上天發怒的後果,她到底能不能承受,只不過須臾實在是為了她付出了太多太多,她才是罪魁禍首。

「玄心,既然已經選擇了到來,就不會有任何的後悔,即使日後上天不會放過我,我也心甘情願。」

南安瑰嚴肅的對著玄心說道,目光中的堅定又加深了幾分。

玄心只覺得眼前的南安瑰彷彿就和上一世的她一樣,一樣的倔強,一樣的固執。

南安瑰終於還是踏出了那一步,剛才的黑暗瞬間變得明亮起來,宮殿裡面刻畫著的都是一幅幅色彩鮮明的壁畫。

玄心在她的身後輕聲的說道:「讓你記起前身往事,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只不過所有的預言似乎都在一點點的實現,我也該兌換曾經對龍帝的諾言了。」

他終究還是一個狡猾的狐狸,從最開始就已經對南安瑰說了謊話。

他從來都不是因為逃過一劫所以才免於被滅族,而是曾經龍帝在休眠之前,交給了他一個無法拒絕的任務。

他一直哀求著南安瑰去用鳳凰翎說出去也不是想要神仙之果,而是想要告訴天界所有的預言馬上就要實現。

他卻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拖了六年才漸漸的開始,南安瑰馬上就要揭開幾百年前的秘密了。

南安瑰慢慢的轉過身,望著玄心,面無表情的開口說道。

「所以從一開始你就騙了我。龍帝即將蘇醒,九州大陸也終究會統一。」

玄心也沒有想到南安瑰居然如此聰明只是說了這幾句話就讓她猜到了事實,臉上布滿了尷尬的笑容。

玄心卻只是低頭無奈的笑了笑,這是龍帝安排的任務,他沒有權利去拒絕。

「對不起,對於我的欺騙我很是抱歉。」

玄心心中的苦澀蔓延開來,如果鳳凰翎沒有被南安瑰再出來的話他也不會出現。

「這個人是不是我?」

南安瑰忽然之間抬起手指著牆壁上的一副壁畫,上面畫著一位少女長的妖嬈多姿,只不過她的身體卻是鳳凰。

她慢慢的走上去,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瞬間腦子裡面就有著一閃而過的畫面,卻看不真切。

「這是鳳凰一族的守護者,鳳凰衣族歷代的守護者,全部都會被畫成壁畫,流傳永世。」

「可為什麼所有的女子的長得都一模一樣,只有這個人面色清冷。」

南安瑰忽然看到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少女與其他的人都不一樣。

她其實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只不過卻還是不太確定。

「這個就是火鳳凰,她本就不是鳳凰一族的守護者,確實替你接下了這個責任。」

千萬年前,他本就是要與紅色衣服的火鳳凰成親,可是鳳凰一族卻已經等不了轉世而成的南安瑰,之後讓火鳳凰接替了這一個責任。

南安瑰撫摸著最後一副畫,上面的女孩子模樣卻和閏月一模一樣,根本不是曾經的南安瑰。

或許早就已經冥冥之中註定好了,她就是要經歷第二次的轉世。

「為什麼這裡沒有再繼續畫下去?」

玄心低頭笑了笑,大概是因為預言已經成了,所以守護神也不必再繼續下去,也沒有意義存在了。

玄心最終還是把這些隱瞞了下來,只不過現在雖然找到了鳳凰的轉世,可當年的龍帝也是會轉世成人,他卻不知道這個人到底在哪裡。

「郡主,現在鳳凰執行才是最重要的,想要逆天而行,絕對不是這麼簡單,能完成的我們或許還要面對更多的困難。」

南安瑰轉過身淡淡的點了點頭,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去糾結鳳凰一族的後代,而是要找到能夠救助須臾的方法。

南安瑰轉了一圈看了看大殿,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成功的拿到鳳凰之心。

玄心沉默了許久之後,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還是說出了實情。

「你要經過千年寒冰一般的地域。還要經過烈焰的灼燒,那些惡鬼的吞噬,情劫這些痛苦一樣都不能少。」

玄心其實有些不忍心說出這些話,甚至他覺得這世界沒有人能夠忍受得了這樣的痛苦! 玄心說出來的那些天劫,無論是其中的哪一樣,都會讓人覺得生死不如,南安瑰只是微微猶豫了片刻,就點了點頭。

玄心有些心疼的看著她:「我記得火鳳兒曾經對我說過,這裡有幾個考驗你的地方,只有通過了所有的考驗才能夠真正的拿到鳳凰之心。」

南安瑰輕咬了咬嘴唇,既然如今只差一步就萬事俱備。無論要經歷什麼,她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暗自在心中做出了堅定的抉擇后,南安瑰臉上又颳起了笑容。

「無論如何我都會拿到鳳凰之心。」

玄心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南安瑰有這樣的能力,特別是看到她如此堅決的一面,更是心中充滿了信心。

「放心吧,前面無論是不是無間地獄,我都會陪你一起度過的。」

南安瑰聽到這句話后心中滿是感激,須臾,我一定會把你救活的。

想要去通過這些考驗最開始就要找到入口,玄心自然不知道肉入口在哪裡,所以只好看了看南安瑰。

南安瑰理解了他的意思,默默地閉上眼睛,用力的回憶著,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南安瑰忽然之間睜大了雙眸,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角落。

她伸出手將頭髮上的珠釵拿了下來:「變。」

小小的鳳凰翎就已經變成了一把巨大的劍,火紅色的羽毛,閃爍著詭異的光輝。

她這一次仔細觀察了手裡的羽毛翎,伸出手,直接在西北的角落用力的扇了幾下,忽然之間火光四射,耳邊轟隆一聲巨響。

西北角的方向立刻出現了一片冰雪世界,甚至寒冷已經侵襲而來。

南安瑰手裡還握著巨大的鳳凰翎,瞬間又變成了小小的釵,別在了頭髮上,繼續往前走。

身邊的寒冷越來越重,甚至有一種徹骨的冰冷。南安瑰想到了床上還躺著的須臾,才繼續堅定了決心。

她轉過頭對身邊的玄心說道:「剛才我正在回憶到底如何找到入口,就感受到了這邊有一股淡淡的寒冷,所以只不過是想試一試而已。」

玄心卻開始有些默默的擔心起來,如果南安瑰真的找到了鳳凰之心,前塵往事就會歷歷在目。到時候她又會如何原諒自己?

玄心心裡也清楚這件事情不能再繼續隱瞞下去,有些事情早晚會被世人知道。

Prev Post
「死後萬古一個頭顱還殘留有如此可怕的能量和氣勢這龍頭的主人死前到底是什麼層次的?又是誰能砍下他的龍頭?」
Next Post
「她跳了!她跳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