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被卡在外面,身體在石洞中吊著,那個貓王立時一邊極力地竄騰抓撓著,一邊發出了一陣沙啞刺耳的嬰兒哭聲般的叫聲。

聽到那似曾相識的叫聲,我立時已經,回去向那貓王看去,赫然看到了一顆無毛的肉色頭顱,那頭顱如同小西瓜一般大小,上面遍布褶皺,膚色呈粉紅色,看著讓人一陣的噁心。

不過,當我看到那貓王的臉部的時候,我心裡的感受就已經不是單單用噁心來形容,而是要用觸目驚心,無限恐怖來形容了。

我當時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我發現自己看到的居然是一張人臉,確切說,是一張沒有任何毛髮,肉禿禿的,長著一雙綠色圓眼和肉頭鼻子,以及一張三瓣貓嘴的,嘴邊還掛著幾根紅色長須的半人半貓的鬼臉。

那鬼臉瞠目地看著我和二子,三瓣的貓嘴張開來,沙啞嗚哇地鬼叫著,同時全身用力,想要竄出洞穴。

不過,二子這次卻顯示出了令人驚駭的勇氣,不但沒有感到害怕,而且手裡的石板也一直沒有泄力,就這麼死死地卡著那東西的脖子,將它固定在了石洞口。

「媽的,這他娘的你敢信嗎?這就是這群畜生的首領,它們這麼追我,就是因為我把它們的首領封在了石柱裡面,嘿嘿,小師父,怎麼樣,嚇壞沒,這玩意你知道是什麼東西么?」二子咬牙卡主貓王,大笑著高聲問我。

「當然知道,」我聽到二子的話,點點頭,回了一聲。

「什麼東西?」二子聽到我的話,有些驚愕地看著我,問道。

「屍貓,」我看著二子,淡淡地說道。 看到那肉球人貓臉的一瞬間,我也是嚇了一跳,覺得這東西絕對算是個不折不扣的怪物,但是很快,我腦海中想到了以前姥爺給我講過的一個故事,那故事中,正好也提到過類似這種怪物的東西。

這怪物的名字,就叫做屍貓。

按照姥爺的說法,天生萬物,什麼樣的古怪生物都有,屍貓正是這些古怪生物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種。

屍貓,如果要是照實了說,其實並不是貓,而是——人!

但是,這種人,早已沒有人性,所以,自古以來,對它們的稱呼,都是說成是貓,反而忽略了它們原本的科屬。

屍貓,不是貓,而是一種變異的人。用現在的話,通俗的講,就是怪胎。

這種怪胎生下來的時候,就全身光滑無毛,同時眼圓爪利唇瓣三分,唇邊有須,活脫脫一個半人半貓的怪物。

古代那種年頭,生產力落後,科技貧瘠,再加上民間怪病很多,近親結婚的也很多,所以怪胎是經常可以見到的。

不過,像屍貓這種怪胎,卻是很少見的。

一般,如果哪家生了這種怪胎,大多都是趁著半夜,默不作聲地把孩子掐死,然後扔到亂墳崗里,要不了幾天,基本就被野狗拖走,毀屍滅跡了。

姥爺曾經還和我講過一個故事,說是宋朝的時候,有個什麼「狸貓換太子」的包公案。姥爺說,民間傳頌包公,讚譽他秉公執法,破獲了狸貓案,從而被人敬仰,但是在姥爺看來,卻覺得整個「狸貓換太子」的案子,完全就是皇家炒作出來,遮羞弊丑的鬧劇。

姥爺認為,當時那位皇妃生下的孩子,其實就是一個「狸貓」,是一個怪胎,但是皇家羞於承認這個事實,所以才炮製了狸貓案,說到底,不過是自欺欺人,宋朝朝綱崩壞,帝胄羸弱淫暴,根本就是一種遺傳病。

姥爺說,那狸貓太子,其實就是屍貓的一種。

姥爺講完這個故事之後,還把屍貓產生原因,詳細地告訴了我。

屍貓的出現,其實是非常困難的,按照常理來說,屍貓這種怪胎少,能夠存活下來,就已經是非常地困難了。

不過,也不排除一些篤信陰陽風水的大戶人家,或者是一些致力修墓造穴的奇人,為了在古墓裡面設置陷阱機關,刻意地將一些屍貓養活了下來。

要養活屍貓,並不容易,因為屍貓,從出生開始,就生有利齒,一般只吃一樣東西,那就是人肉。沒有新鮮的人肉,吃屍體也可以存活。

而且這種怪物的存活能力極強,一般要很久時間才吃一次東西,吃一次東西,可以管數月之久。

在黑暗的環境下,這種怪物更是可以蟄伏數十年不死,極為地長壽。

不過,這些特點還不是屍貓入選墓穴守衛的原因,屍貓之所以可以入選古墓守衛的原因,最最主要的是因為,它們可以與貓雜交,並且生育下一代屍貓。

不過,下一代屍貓出生之後,第一代屍貓也就自然死亡了,成了新生屍貓的食物,新生屍貓長大之後,就會接替老屍貓的位置,繼續統領群貓,逡巡古墓。

古時候,在古墓中安置屍貓和狸貓群,一般都會在古墓中封存一定數量的死屍,供給屍貓當食物。

屍貓吃得少,很久才只一次,所以只要保存的屍體數量足夠,屍貓幾乎可以一直保持不死的狀態,存活在古墓中。

這樣,就給墓穴帶了很好的保護效果。

可以想象,如果盜墓賊鑽進一處古墓之中,猛然看到這麼一個東西,會是怎樣的感覺,相信,他們的驚恐,會讓他們放棄古墓的寶貝,然後落荒而逃的。

當然了,屍貓本身,固然是一種恐怖的存在,但是,其實真正恐怖的,對盜墓賊有巨大危害的,並非是屍貓,而是屍貓統領的那些凶戾的狸貓。

屍貓天生可以統領貓群,只要屍貓出現,貓群自然以其為主,爭相與之交,使得屍貓儼然成了貓群王者。

貓群對於屍貓,也是極力地保護,只要有膽敢威脅屍貓的動物存在,它們就會群起而攻之,不將對方咬死,決不罷休。

但是,在古墓中長期豢養大批量的貓群,顯然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一般來說,能夠擁有屍貓當守墓獸的墓葬,非富即貴,很多都是帝王之墓。

帝王陵墓,一般來說規模宏大,三進三出,儼然地下迷宮,這樣一來,就擁有足夠大的空間供貓群生存,同時他們也可以在墓穴里貯存大量的糧食,豢養老鼠,充當貓群的食物。

這樣一來,在古墓之中,隨著年月流逝,糧食被鼠類吃掉,鼠類被貓群吃掉,貓群沒有天敵,大量增生,最終就會膨脹為一個極為恐怖的巨大群體,一直守護在古墓之中,任何外來者,都會受到貓群的奮起攻擊。

二子現在抓住的這隻屍貓,已經不知道是第幾代了,不過從它的個頭看,最多應該不超出三代,因為,屍貓一旦進入古墓,想要傳宗接代,就需要和貓相交,由貓產下一代屍貓。貓的體型比較小,所以產下的屍貓,就算是長大了,個頭也不會太大,這樣一代代地傳下來,屍貓的個頭就會越來越小,最後縮小到和貓類差不多大。

我在此之前,也只是聽說過屍貓,從來沒有真正的見過,所以,當下,明白二子抓住的是一隻屍貓之後,我立時起了一陣好奇心,很想看看這東西到底長得是什麼樣子。

「屍貓,我艹,吃屍體的貓,他娘的,怪不得長這個怪樣子,老子倒是想看看你還能吃人不!」二子聽我說起屍貓兩個字,就片面地理解為吃屍體的貓。

他當然不會想到,其實這玩意,最開始的時候,也是人。

「啊嗚,啊嗚嗚嗚——」

二子嘴裡大罵了一聲,手上的石板愈發地加大了力氣,使勁地卡著屍貓的脖頸,大有把它的腦袋砍下來的趨勢。那屍貓被壓得再次發出了一陣沙啞的慘叫,嘴裡的舌頭伸出了老長,鼻孔開始流出黑色的血液,眼珠子也鼓了出來,臉憋得像是氣球,眼看著就要死過去了。

見到二子的舉動,我原本想要阻止他,但是反念一想,覺得殺了這種怪物,其實也沒什麼不好。這種東西,存於世間,其實是一種赤裸裸的苦難,現在弄死它,對於它來說,應該是一種解脫。當然了,那屍貓自己,肯定是不會這麼想的。它是因為沒有什麼靈智,不然的話,相信它也會在心裡恨死我們,做鬼也不會放過我們的。

二子準備將那頭屍貓扼殺的時候,我就那麼靜靜地站著,靜靜地看著,沒有說話,也沒有阻止,靜待著屍貓死掉,然後好看看它的全屍是什麼樣子的。

不過,我這麼一轉身觀看,可就忽略了四周那些野貓群了。

彪悍農女好種田 可能也是因為我太過自信,覺得那些野貓再也不敢衝上來了,所以,就壓根沒再去關注它們。

可是,就在我們沉浸在即將殺死屍貓的快感之中的時候,卻不想突然一陣陰風颳起,一團黑影從屍貓所在的那根石柱的上方飛竄了下來,一聲尖利的大叫,兩爪如鉤,死死地挖進了二子的手臂,同時大頭一伸,張口就向二子的脖頸咬了過去。

「啊,嘿!」

二子沒想到會突然從天上跳下這麼大的一隻黑貓,立時連驚帶疼,一聲呼喝,鬆開了手裡的石板,甩手將那隻黑貓丟了出去。

見到黑貓被拋出,我立刻跟上一尺子戳中黑貓的脊背,那黑貓一聲尖叫,全身一抽,就死挺在了地上。

「娘的,給我火,我燒了這野畜生!」二子抬手看著手臂上血淋淋的傷口,惱羞成怒,拿過火把,將地上的黑貓點了起來。

「叱叱,」那黑貓被點燃之後,很快就著了起來。

「媽的,找死!」二子說著話,拍了拍手,一手拿著火把,一手彎腰撿起石板,就準備再去搞那隻屍貓,但是轉身一看那洞口,卻發現那屍貓的腦袋已經不見了。

「又掉到裡面去了,你找找看,我來防備這些野貓!」我說完話,轉身繼續警惕的看著那些野貓,發現並沒有特別敢靠近的,這才放下心來。

二子拿著火把,照著洞口,伸頭往裡面看,剛把頭靠過去,還沒來及看清什麼情況,就聽到一聲凄厲的尖叫,接著一個黑影從石洞里猛地沖了出來。

這次,由於二子沒有心理準備,也沒有拿什麼武器,所以,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他這麼一退,就讓出了石洞的洞口,那屍貓於是閃電般地從洞口竄了出來,趴在地上,四爪亂蹬,快如閃電一般地逃進貓群裡面去了。

我聽到聲音,回頭看時,也只看到了一條大約有一米多長,全身光溜溜,四肢細長如鉤,皺皮耷拉的怪東西,拖著一條肉『棍一般的尾巴,尖號著躥進石林中去了。

「壞了!」見到那屍貓跑掉了,二子下意識地一聲驚呼,但是隨即看到四周的貓群突然都一掉頭追隨那隻屍貓而去了,二子這才吁了一口氣道:「算了,這樣也好,省得麻煩。」

「我看不一定,真正的麻煩,估計馬上就要來了。」我看了看二子,有些猶豫地對他道:「我們不能再耽擱了,得趕緊走,不然想走都走不掉了。」

「走?往哪去?」二子聽到我的話,滿臉疑惑地看著我問道。 上午,當渾身發軟的卓華與木清雪回來時,眾人才鬆了口氣,紛紛詢問于飛的情況。

「他昨天到底殺了多少巨獸?」

木清雪直接倒在地上就睡著了,她是真的累得快死了。

眾生令 卓華咬牙堅持,聲音虛弱無比。

「五十二頭。」

「什麼!他一天之內殺了五十二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他還是不是人啊。」

眾人全都驚呆了,于飛這傢伙太可怕了,簡直成了獵獸專業戶了。

五十二頭巨獸,那可是堪比五十二位五重天巔峰境界的修士啊,就這樣被于飛稀里嘩啦就給斬殺了。

眾人面面相覷,全都難以置信。

卓華眼皮打架,直接到底睡著了。

你的舊愛,他的新歡 秋雨有些氣惱,罵道:「可惡的傢伙,就差沒有把她們折騰死了。」

密林中,于飛正坐在一顆大樹上修鍊,他這幾天累積了太多的東西,正急需時間消化。

一百零八處穴道中的一百零八股獸元,就像是一百零八頭巨獸,盤踞在於飛體內,各自帶著不同的氣息,正需要于飛花時間去煉化它們。

于飛需要抹去獸元中的凶煞之氣,使其成為最純凈的生命精元,方能進一步與自己身融合,而不會產生反噬。

萬獸精元珠與元磁光能同時顫動,各自發揮出不同作用,優化于飛的身體,讓他達到最佳的狀態。

于飛腦海深處,九道緣與冰魂各自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如永恆之光照亮無邊的世界。

那正反漩渦近來不斷的壯大,比起剛形成時,最少強盛了五倍。

另一對細小的正反漩渦也正在醞釀之中。

這是于飛精神念力變強后所引發的變化,特別是他學會神魂斬后,精神念力得到了巨大提升,讓腦海深處產生了第二對正反漩渦。

整整一天時間,于飛都在認真修鍊,肉身與大腦同時運轉,兩個看似讀力的區域彼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正在進一步優化整合。

天黑的時候,于飛腦海深處的第二對正反漩渦已經穩定下來,雖然沒有第一對正反漩渦那麼強大,卻也讓于飛在精神領域方面的成就有了重大突破,意念波的運用以及神魂斬的領悟,得到了進一步擴充。

地道在這一晚如期打通,眾人都十分高興,唯有黑狗悶悶不樂,因為它還沒有得到墨玉果。

于飛安慰道:「別擔心,進入之後,我們可以從另一個方向登上墨山之頂,助你完成心愿。」

有關墨玉果一事,眾人都不知情,因為黑狗僅告訴了于飛一人。

經過商議,大家決定趁夜從地道穿越墨山屏障,進入歸魂島中心區域。

鑽地鼠開鑿的地道不大,眾人從隱秘的入口魚貫而入,耗時一個小時,順利達到了另一端。

夜色下,一行人進入了歸魂島中心區域,這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區域,五山圍成一圈,形成一個直徑超過三百公里的圓形區域,這兒就是歸魂島的中心腹地。

漆黑的夜晚,島上一片寧靜。

鐵拳大師提議先找個安全地方落腳,等天亮之後再前進。

于飛讓黑狗開路,它對島上情況十分熟悉,很快來了一片竹林里,陣陣陰風呼嘯刺耳,讓人心生恐懼。

突然,一雙眼睛出現在竹林里,眾人都被嚇了一跳。

「那是什麼鬼玩意?」

黑狗顯得很平靜,隨口道:「每顆竹子上都有一雙眼睛,一到晚上就會發出綠油油的光芒,好似野獸的雙眼,確實有點嚇人。可實際上除此之外,也就沒什麼了。」

大家仔細留意,結果還真是如此。「這歸魂島也太詭異了,怎麼會長這種竹子,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啊。」

許楓小聲自語,一臉震驚。「你們不要小看這片竹林,雖然這些眼睛看上去有點恐怖,但卻沒有巨獸陰魂敢入內。」

一木和尚驚疑道:「巨獸陰魂是什麼?」

豪門誘情:老公請溫柔 「你們回頭看看就知道了?」」

眾人一致回頭,只見竹林外,許多巨大而完整的獸骨在林中穿梭,那一具具枯骨異常逼真,但在穿行時,卻並沒有與樹木發生碰撞。

這說明這些看似逼真的獸骨,全都是虛幻的,是一種虛影透射,被某種神秘力量控制。

這場景與大家之前看到的骷髏陰兵有點相似,但卻沒有發出震天的腳步聲。

秋雨問起此事,黑狗的答覆讓人驚恐。

「外圍有骷髏陰兵在夜晚巡視,裡面有巨獸陰魂晚上出沒,一個有形一個無形,全都不好惹啊。」

眾人觀察了一會,隨即跟著黑狗走入竹林深處,在一塊石頭上發現了一個血手印。

「看情況之前有人來過這片竹林,還受傷不輕。」

「可惜不知道是誰,無法分析當時的情況。」

眾人在竹林中仔細尋找,沒有發現更多的線索。

眾人圍坐一圈,于飛和鐵拳大師負責守護,安然度過了一晚。

天亮之後,于飛走出竹林,仔細打量著島嶼中心腹地的地形情況。

這裡是連綿起伏的山丘,看不到明顯高山,但樹木更加茂密,黑狗口中的禁湖看不到影蹤,不知道在哪。

島上似乎有水源,于飛感應到了一種水靈之氣若隱若現。

不一會,眾人來到于飛身旁,聊起了各自的想法。

「我們得儘快找到傳送陣,離開這個地方,這兒實在太危險了。」

「這鬼地方不是人呆的,除了你這凶禽猛獸,沒人呆得下去。」

許楓瞪著于飛,故意擠兌他。

西門瑞雪、秋雨、卓華、木清雪都被這話逗笑了。

特別是卓華與木清雪,她們是深有體會,于飛一旦變成禽獸,那絕對是讓人又愛又怕。

黑狗走到于飛身旁,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你們以為這歸魂島是你們的後花園,那麼容易就能離開?我告訴你們,這裡比外面兇險十倍。你們之中有多少人能活著走到禁湖,那都是個未知數。」

一木和尚驚疑道:「大黑,你不會故意嚇唬我們吧?」

「我是那麼無聊的狗嗎?我可是這島上唯一會說人話的狗。狗品絕對是高尚的。」

于飛罵道:「你還狗品呢,我們沒把你打來吃了,已經算是夠給你面子了。」

黑狗沖于飛張了張口,汪汪道:「我們之前的約定我是帶你們進來,現在我已經辦到了。你欠我的承諾你可別忘了。至於禁湖,那鬼地方我可不想再去了,你們自求多福吧。我就呆在墨山腳下,歡迎隨時來找我。」

Prev Post
“殺牛吃肉,嘿喲”
Next Post
那傢伙一向最有女人緣,想跟他雙修的仙子成羣結隊,不過洛水眼光高的很,普通仙子肯定入不了法眼。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