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弗朗哥是這麼認為的:「俄國人恐怕並不准備直接參与內戰,他們的強硬更多的只是裝腔作勢,我認為大規模渡海行動可以開始了!」

從某種程度上說,弗朗哥的解讀並沒有問題,紅海軍雖然在直布羅陀海峽巡航,但是這種巡航更多的只是威懾性的,一旦弗朗哥豁出去不管不顧地渡海。紅海軍能做出的反應並不多。

實際上弗朗哥也準備立刻開始大規模渡海,就在達托號護衛著運兵船繼續向海峽對岸快速開進的時候,sb-2機群終於抵達了現場。

12架sb-2圍繞著以達托號為首的艦隊盤旋了一圈。然後在長機的帶領下魚貫進入了攻擊航線。每一架sb-2在彈倉里都攜帶了4枚一百公斤fab100航彈,兩側的發動機艙還可以攜帶兩枚fab50.

雖然總載彈量只有五百公斤,但12架sb-2一股腦的就將這些航彈扔在了西班牙人的頭上,哪怕是水平轟炸,可是這批老手駕駛的sb-2還是取得了不錯的戰果。

休達城號當即被命中三彈,這艘薄皮的運輸船立刻開始起火燃燒,遠處圍觀的魯堅科就親眼目睹不斷地有西班牙國民軍帶著火焰從船艙里衝出來。然後嗷嗷亂叫著跳進大海。

相比阿戈蘭號來說,休達城的遭遇還算好的。至少休達城號只是起火燃燒,並沒有斷成兩截。阿戈蘭號僅僅被命中了一彈,但是這枚炸彈準確地命中了船體中央,穿透了兩層船板。然後在龍骨附近爆炸。

從阿戈蘭號的少數倖存者的回憶中我們能發現,這艘薄皮鐵殼船僅僅用了五分鐘就消失在了海面上——我當時正在甲板上操作高射機槍,俄國佬的飛機就從我們頭頂上呼嘯著掠了過去,好幾枚黑乎乎的炸彈唰的就落了下來,大部分都落在了兩舷和船尾,但是最後那一枚直挺挺地命中了煙囪附近……當時,我能感覺甲板震動了兩次,大約過了兩秒鐘,爆炸帶著一股子濃煙以及從煙囪里噴出的火焰湧上了甲板。然後就是猛烈的咔嚓聲……我能感到船頭開始翹起,我趕緊一把抓住了船舷的欄杆,而我的戰友桑切斯就沒有那麼走運了。他一個趔趄帶著一聲慘叫就落進了裂開的甲板里……我手腳並用狗刨一樣爬上了越來越陡峭的船頭,不斷地有水兵慘叫著掉下去,接下來的一分鐘里我能感到腳下不斷地下沉……我很清楚,不能再停留了,否則我將跟阿戈蘭號一起陪葬,我一個魚躍跳進了海里。然後掙扎著往前猛游,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幾分鐘,也許更長,就在我渾身脫力的時候被達托號的救生艇撈了起來……

阿戈蘭號當時一共運載了約六百名西班牙外籍軍團官兵,最後成功獲救的不到三十人。大部分人還沒來得及衝上甲板就被阿戈蘭號帶入了海底。

當十二架sb-2震了震翅膀瀟洒地離開之時,飛行員們絕對沒有想到這一次出擊就殺死了將近一千人。在阿戈蘭號沉沒之後沒多久,休達城號的火勢也越來越大,整個甲板都被濃煙所籠罩,隨著火勢無法控制,休達城號船長只能下令棄船,不過最後成功從火焰里逃生的卻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人。

大部分人不是被濃煙給嗆死了,就是在船艙里迷失了方向,只有少數處於上層艙室的水兵和梅利利亞半編營官兵得意逃生。目睹了這一慘劇的達托號艦長蘇尼科海軍少校對著遠方的紅色普斯科夫號破口大罵:「狗日的俄國佬,你們是劊子手!是魔鬼!」

大概在這位蘇尼科少校看來,是俄國人屠殺了他的同胞,這是罪無可恕的暴行。不過這算什麼?至少國際縱隊沒有像埃米利奧.莫拉一樣出爾反爾的屠殺民兵和水兵,也不像弗朗哥後來毫不留情地清洗支持人民陣線的「敵對勢力」。

跟這些真正的劊子手相比,國際縱隊的空軍算是相當有騎士風度了,因為當時他們完全可以繼續掃射海面落水的法西斯匪徒。

因為國際縱隊空軍的優異表現,弗朗哥的第一次渡海行動遭遇了空前的慘敗,三分之二的士兵被殺死在了海面上,而且他們攜帶的軍火大部分也跟著阿戈蘭號和休達城號一起沉入了海底。

獲知這一消息的弗朗哥不得不對之前做出的結論加以修正,他要求德意空軍儘快地奪取海峽上空的制空權,甚至直接要求德**艦提供護航,他認為:「只要有德**艦在,俄國人就不敢有任何舉動!」

那麼這個結論正確嗎?恐怕是有問題的。因為俄國人真心不怕德國人,德國人在直布羅陀海峽附近只有德意志號袖珍戰列艦和科隆號輕巡洋艦,而同期紅海軍卻有一艘航空母艦、一艘戰列巡洋艦和一艘輕巡洋艦。真打起來了,德國人壓根就不是對手。

很顯然,希特勒並沒有打算直接跟蘇聯發生軍事摩擦,而且直接為國民軍護航無疑是直接違反那個擦屁股紙一樣的不干涉協定的。哪怕那僅僅是張擦屁股紙,可是現在還不是擦屁股的時候不是?

而且希特勒更加擔心的是一旦德國海軍親自為國民軍護航,那麼蘇聯人以此為借口,名正言順地正式介入西班牙內戰。甚至可能直接對德國海軍開火。反正希特勒對蘇聯的反應是一點兒底都沒有,人家連英國人說不鳥就不鳥。不鳥實力更弱的德國也不是非常正常?

所以,希特勒拒絕直接為弗朗哥護航,而是再次派遣大量的飛機增強禿鷲軍團的實力,反正共和國海軍已經走了。紅海軍不會暫時不會直接出手,只要打掉了國際縱隊空軍,奪取了制空權,渡海還不就跟玩兒一樣?

德國和義大利陡然加大了對弗朗哥的援助力度,越來越多的德意戰鬥機和飛行員抵達西屬摩洛哥,不斷地向海峽對岸的國際縱隊空軍發起挑釁,激烈地空戰從天亮打到天黑,在白天幾乎每個小時都能看到海峽上空隨風飄動的降落傘。

誠然國際縱隊裝備的伊-15和伊-16性能更好,但是蟻多咬死象。當德國人和義大利人輪番上陣時,國際縱隊空軍開始吃不消了。不斷地有伊-15和伊-16被擊落或者因為機械故障墜毀,戰鬥僅僅爆發了三天。國際縱隊可用的戰鬥機就只剩下了十架,飛行員更是疲憊不堪。

比如謝爾蓋.伊萬諾維奇.格里采韋茨,這位之前我們曾經提到過的空中王牌,在三天之內就升空作戰十五次,每一次就要面對至少兩架敵機的糾纏,總計進行了二十八次空戰中。他擊落了15架敵機,與此同時也被擊落了三次。

格里采韋茨後來回憶道:「那是一段瘋狂的歲月。每一天我都只能睡五個小時,幾乎是一睜眼就要升空作戰,有一天我就沒有離開過座艙,包括早飯、午飯和大小便都是在座位上解決的……那也是我第二次在直布羅陀海峽上空被擊落,說實話在降落傘打開的那一刻,望著腳下蔚藍的大海,我不禁鬆了口氣——總算可以休息片刻了。」

「在海面上降落確實比陸地上有挑戰性,你的趕緊切斷傘繩,被纏住了麻煩就大了……落海之後首先要做的就是用無線電聯繫海軍,在整個直布羅陀大空戰期間,我們的海軍兄弟派遣了一艘航空母艦和四艘36型護衛艦在當地分區巡邏,還提供了專門的頻道接收求救信號,能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救援……對此我不得不誇讚海軍,他們做得非常好,我們的小夥子從來沒有因為落海而犧牲或者失蹤,36型護衛艦總會很快抵達現場,如果你足夠『走運』,從列寧格勒號上起飛的直升機會很快趕赴現場,你還可以享受一番不同尋常的海上空中之旅……」

「而我們的對手,德國人和義大利人就沒有這種條件了,他們落海的飛行員缺乏好用的無線電設備,每每得在大海里泡上好幾個鐘頭,有時候直接就失蹤了。甚至我們的海軍經常性能搶在敵人前面發現他們的飛行員,從人道主義角度出發,海軍會將他們撈起來,然後統一送給人民陣線,然後這些法西斯匪徒就只能在西班牙的大牢里度過一段漫長的歲月了……」

當然,就算救援再得力,這種巨大的消耗也能拖垮國際縱隊的空軍。好在蘇聯方面的反應也不慢,很快,剛剛從生產線上下來的伊-15、伊16和sb-2帶著一股子油漆味緊急裝船運往西班牙。不光是給飛機,大量紅軍飛行員也一併開運,一時間直布羅陀海峽上空的空戰呈現焦灼狀態。

很顯然這就是比國家工業能力了,誰首先頂不住,誰就輸了。在這個方面,在這個時空有了李曉峰的加入,變得完全不一樣了。這麼說吧。歷史上的1936年上半年,紅軍的飛機產量是有一定的問題的,比如說sb-2轟炸機。歷史上從1935年11月到1936年5月,sb-2m-100轟炸機產量都只有每月7架。

應該說這個產能是差強人意的,主要的原因就是蘇聯對於全金屬半硬殼式飛機的製造還沒有完全掌握,尤其是機身的鋼製骨架的焊接技術就非常讓人頭疼。技術困難以及生產線初建的磨合期還有製造工裝夾具和糾正圖紙錯誤的各種原因,導致了sb-2的難產。

當年是莫斯科第22國家飛機製造廠的工程師米哈伊諾夫改進了工藝,用淬火鋼部件飛機骨架流水作業聯合焊接法取代了傳統工藝,極大的提高了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在1936年6月。應用了米哈伊諾夫的技術之後,sb-2的產量立刻就提升到了每月25架。

這個時空。在李曉峰的親自監督下,米哈伊諾夫提前攻關了相關技術,所以從1936年3月開始,sb-2的產量就達到了每月20架。而且還在不斷提高中。到了6月份,sb-2m-100就已經累計生產了110架。

不過產能的問題是解決了,但是飛機並不是生產出來就擁有戰鬥力的。為什麼第一批蘇聯只支援給了西班牙12架sb-2?原因就在於沒有那麼多合格的飛行員。大量從工廠下線的sb-2隻能停在機場上當跑道看管員。

同樣的,新式的伊-15和伊-16也存在這個問題,紅色空軍缺乏飛行員,尤其是缺乏熟練的飛行員!!

「通過突擊強化和選拔的方式應急是可以的,但是必須看到這種方式存在的問題……我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必須建立一套更加完善的飛行員選拔制度,比如廣泛新建飛行俱樂部。比如生產更多的初級和中級教練機等等!」

李曉峰的建議自然被通過了,僅僅是發生在直布羅陀海峽上的一場局部衝突就讓蘇聯的飛行員儲備捉襟見肘,讓大量先進的戰機只能停在機場上曬太陽。這樣的狀態是政治局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普及飛行相當的有必要,否則再來一場一戰那樣的世界大戰,俄國飛行員豈不是分分鐘就會被消耗完?

當然不光是要普及飛行,更重要的是李曉峰認為教練機非常重要,三十年代以後蘇聯研發的新武器,客觀上說有不少性能是不錯的。但是這些高性能的裝備卻沒能在後來的衛國戰爭中發揮出應該有的威力,原因是什麼?

就拿伊-16和t-34說吧。伊-16那麼讓飛行員談虎色變,重要的原因就是伊-16一開始沒有教練型號,導致不少新手難以上手。不僅是伊-16,後來的sb-2、pe-2等等最開始都沒有教練型,設計師們只顧著研發和改進戰機,卻沒有想過怎麼讓飛行員接受和熟悉它。這導致衛國戰爭爆發時,俄國新手飛行員只能駕駛不熟悉的戰機跟敵人玩命,損失大也就很正常了。

不光是缺乏教練型號,更要命的還是那個保密制度。 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 為了對最先進的武器保密,這些武器被嚴密地鎖在了倉庫里,比如說t-34,在衛國戰爭爆發時,配屬給西部國境五個軍區的t-34一共有832輛,但是正常出勤的只有多少呢?38輛!

其餘的坦克都被嚴密的保護了起來,連看都不讓坦克兵看一眼。自然的一旦戰爭爆發,讓基本沒有接觸過t-34的坦克兵開著這種先進的坦克作戰,能發揮出武器的效能嗎?

這麼說吧,在衛國戰爭爆發時,西部國境的五個軍區,能夠熟練操縱kv系列和t-34的車組只有300個(每種坦克150個車組)。

可以說在戰爭爆發時,蘇聯最先進的坦克,基本上都不是被德國人摧毀的,而是因為車組人員操作失誤、機械故障和缺乏備件被自己人遺棄和銷毀的。

這就是慘痛的教訓,武器這東西就是拿出來用的,藏著掖著固然能忽悠敵人一時,可一旦開戰,當自己的軍人都不熟悉自己的武器時,還打什麼仗!

「應該給部隊下發通知,保密工作要注意,但不能一味的上綱上線,更不能極端化。要開展大練兵活動,要讓我們的紅軍戰士儘快的熟悉新武器,儘快地發揮出新武器的效能,這樣才能保衛我們偉大的祖國!」

在李曉峰的建議下,一股練兵風潮開始在紅軍中興起,每一個軍官、每一個士兵都卯足了勁的開展訓練,這股風潮一直堅持了下去,當衛國戰爭爆發時,納粹將要面對的是一隻完全不同於歷史上的紅軍。

當然,暫時說這些還有些遙遠,回到西班牙,直布羅陀海峽上空爆發的激烈空戰持續了整整一個月,雙方投入了數百架戰機,上千名飛行員,可以說在直布羅陀海峽的海底,隨處都能看到被擊毀的戰機殘骸。

這場空戰是二戰的預演,不管是對德國還是隨蘇聯而言,經過這場空戰,摸清了現代空戰的部分細節,也為國內更先進戰機的研發方向做出了指引。

ps:鞠躬感謝yzg20042004、暢飲千杯人未醉、hzwangdd和尤文圖斯同志!

… 劉伯陽壞笑著走到媳婦床邊,坐下,輕輕探出身子,看著故意眯眼起睛裝睡的寧大美女,笑道:「真睡了啊?」

冰山美女下意識的輕輕咬緊嘴唇,天真的以為在黑暗裡劉伯陽就看不見,仍舊一聲不吭,故作熟睡美人姿態,一動不動。.

劉伯陽樂了,這麼可愛的女孩兒真少見的很,跟咱玩貓貓呢?劉伯陽義正詞嚴,故作自言自語輕聲道:「唉!真是天助我也吶,媳婦,你這可怪不得我,你要是沒睡著,我還不不太好意思對你毛手毛腳啥的,可你這一睡著,我要是不趁機占點便宜偷點腥,那就太虧啦!別怨我犯罪哦,要怨就怪媳婦你太水靈太誘人了!」

寧美女一聽某人厚顏無恥說出這話,尤物身子綳得更緊了,俏臉上燒紅一片,甚至連綉眉都皺了起來,她悄悄嘟起嘴,眯開一條眼縫,偷瞄著那隻一到晚上就不安穩的大色狼!

劉伯陽才不管妮子有多緊張,人生如夢說弄就弄,純爺們敢說就得敢做!他直接壞壞伸出手去,滑進媳婦的被窩,一把就摸住了寧大美女那隻晶瑩剔透的玲瓏小腳丫和滑膩小腿,九天仙子下凡一般的冰肌玉骨,水嫩溫軟又不失彈性,那手感那觸覺,簡直絕到家了!劉伯陽相信,但凡是個正常爺們,只要摸這一把,一輩子你都不想鬆開!

小腿腳丫受襲,寧美女整個身子都綳一塊兒了,像觸電一般,猛的把小腿抽進去,水嫩小腳丫勾著被子,再一次把自己暖暖的裹起來,某人的咸豬手被毫不留情的晾在外面。

寧葉琪再也裝不下去了,呼吸濃重的扭頭看著劉伯陽嗔怪道:「都幾點了,還不睡覺,鬧什麼鬧嘛!」

劉伯陽笑道:「你這不沒睡著么?剛才叫你咋不答應?」

美女哼哼道:「睡著了也被你弄醒了。」

「真這麼忍心?昨天折磨我半宿也就罷了,今天還把我晾起來?媳婦你忒狠了,你老公是個正常的爺們啊,天天這樣吊我胃口,你這也算管殺不管埋的一種了,小心哪天我也把你撩撥的正嗨的時候戛然熄火,讓你也嘗嘗這苦頭,看你咋整!」劉伯陽咧嘴叫苦道。

寧大美女偷著樂,雖然她靦腆害羞,可是一看到劉伯陽被自己饞的這幅鬱悶無比的樣子,她就只想笑,心裡甜甜的,自己真的這麼大的誘惑力么?這個壞傢伙一看到自己躺在被窩裡的樣子就開始毛躁?

她紅著臉低低哼哼道:「我又沒說不讓你上來睡,但是你不能再像昨天晚上那樣講鬼故事嚇我了,不然一晚上都不理你。」

劉伯陽咧嘴大笑:「媳婦,這床上可還是只有一條被子啊,你這麼說,就意味還願意跟我鑽一個被窩了?呵呵,是不是昨天被抱著睡上癮了?意猶未盡吶?」

寧葉琪一聽這話更加窘的不行,紅著臉嬌羞道:「你想的美!我是看你可憐,大晚上的睡椅子,好受啊?」

「不好受,可睡冷被窩更不好受,看得見不讓摸多鬱悶啊?今晚要是不讓我抱著睡,那你就狠心看我繼續睡冷板凳吧!你爺們不怕吃苦,累點難受點憋屈點痛苦點可憐點沒人要沒人疼點都不算啥,一切為了媳婦著想,媳婦開心,我就快樂!」劉伯陽大言不慚說道。這番話也就沒第三個人聽見,不然非虎軀一震**一抖不可!

在外面威猛霸氣牛掰無敵的陽哥,竟然也有如此耍嬉皮耍無賴的時候!太他妹的聳人聽聞了!這人哪,果然都有兩面性……

饒是寧葉琪再繃住,聽完劉伯陽這番小孩子要糖果一般淘氣的話也受不了的笑了,桃花眸子隔著黑暗深情的望著劉伯陽,她真是不懂了,這一刻的劉伯陽還是剛才那個彪悍到敢直接拿槍頂著自己老爸的人馬,壓的嚴峻和面癱哥說不出話來的英雄哥嗎?此時的他真是無賴到家了,估計就連他那幾個有著過命交情的兄弟都沒見過他這副壞樣!

「我昨天也沒說讓你抱啊?可你還不是抱了?」妮子彎著月牙兒般的綉眉,柔柔笑道。小臉透紅,盡顯嫵媚!

這表情這神態,奶奶個熊,太太太具備殺傷力了啊!劉伯陽直接被妮子軟軟糯糯一句話搞的慾火中燒,受不了啦!

原本這場調戲戰中劉伯陽是佔主動優勢的,可是微妙之間就被妮子拉回戰局,四兩撥千斤,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敢赤果果的調戲咱?!

果斷不廢話,劉伯陽怒了,逗也逗完,嘴癮也過了,來真格的,光說不做可不成!今天就算不給她破防,大便宜小便宜都得佔盡了才行,不然回不了本兒!

猛男劉伯陽火速脫掉上衣,赤膊就想跳上床,火速抱著暖好床的媳婦好好龍鳳呈祥一番,可惜一隻腳剛踩上床,就被原本縮的跟小白兔一樣的水靈妮子攔住了,冰山美女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撐著嬌柔身子,揚起雪白脖頸對著劉伯陽道:「你現在還不準上床!」

「為啥?」

「你先去洗澡!昨天就沒洗,兩天啦,臟死了!」寧美女抗議道。

「故意的?」劉伯陽叉腰「兇巴巴」的問她。

「什麼?」美女不解。

「問你是不是故意的,先把我勾搭夠嗆了,然後讓我去洗澡,故意整我呢吧?」

寧葉琪抿嘴笑道:「哪有,我說的是實話啊,你就是兩天沒洗澡了嘛!不可以這麼不講衛生的,即使你是男孩子也不行,你今天出了好多汗的。」

「不洗呢?」劉伯陽鬱悶問。

「不洗就不許上來,不然我就真的不理你!」寧葉琪表情堅決。

「忍心看我睡椅子?」劉伯陽不滿道。

「不忍心啊,你都伸不開腿,好難受的,不過睡地板就好多了。」寧葉琪慧黠的眨著大眼睛笑道。

劉伯陽簡直無語,累的不行的他這時候哪還有心思洗澡啊!他憤憤道:「真這麼絕?剛才不是還被我感動的一塌糊塗,覺得英雄氣概的不行,崇拜的猶如神明嗎?」

寧葉琪哈哈大笑道:「哎呀!你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啊!就讓你洗個澡嘛,哪來這麼大的委屈,呵呵,剛才水我都替你熱好了,就等你回來呢,現在也不知道涼了沒,快進去洗一下啊!」

劉伯陽撇撇嘴,滿臉的不樂意。

妮子看他這樣子,低下頭,忍不住嬌羞補充道:「我知道你累,只要你乖乖聽話去洗,等會兒我就進去幫你搓背……」 這個時空的西班牙內戰從1936年3月爆發,激戰了半年,也就是說到9月份,局勢依然焦灼。人民陣線已經站住了陣腳,穩定了以馬德里為中心的核心區域。而國民軍在北方以費羅爾為據點,在南方以加的斯為核心,至於海外則依然屬於弗朗哥。

經過這半年的鏖戰,不管是人民陣線,還是國民軍的法西斯匪徒,都開始明白,這場戰爭不是之前想象中那麼容易取得勝利,這將是一場意志與耐力的比拼,只有更堅強的一方才能贏得勝利。

所以不約而同的,兩方都開始做進一步的調整。比如人民陣線在奪回希洪之後,並沒有繼續向費羅爾進攻,而是在以圖哈切夫斯基為首的蘇聯「志願者」幫助下訓練部隊。在之前的戰鬥中,空有革命熱情的人民軍表現得一塌糊塗,根本就是一群烏合之眾。

至於國民軍,不管是弗朗哥還是莫拉也開始明白,有蘇聯撐腰的人民陣線不是土雞瓦狗,不是他們可以隨便欺負的。要想獲得勝利他們必須獲得更多的援助。

9月份,北方的莫拉和南方的弗朗哥進行了一番磋商之後,弗朗哥被推舉為國民軍的總司令,開始統籌規劃進行全盤布局。首先是擴充軍隊,在德國和義大利的武裝下,這一工作並不是特別為難。甚至比人民陣線的效率更高,畢竟國民軍獲得了絕大多數軍官的支持,有專業的軍官幫助,不管是擴充還是訓練部隊。都要容易得多。

而人民陣線就缺乏合格的軍官。士兵委員會在履行著指揮職能。而這個機構,說實話真心是廢物,雖然它能極大的反應士兵的訴求,但是因為過於關照士兵的利益,導致擴軍和訓練工作困難重重。

比如,軍隊的訓練問題,按道理說應該嚴格訓練儘快形成戰鬥力,可是人民陣線的部隊中充斥著許許多多的無政府主義者。這些人拒絕服從命令,又好逸惡勞,總是自行其是,導致部隊當中瀰漫著一股子游擊習氣。

再比如命令的執行問題,你想想這些無政府主義者對軍事訓練都是三心二意,對打仗那就是更加馬虎了。相當多的時候,想讓這些大爺服從命令,得說破嘴皮,甚至明明這幫貨嘴上答應得好好的,可命令執行過程中稍微遇到點困難。這幫貨立刻就選擇了放棄。而當你質問他們的時候,這幫貨還振振有詞地說什麼自由賦予他們的權力。

總而言之。人民陣線的軍隊充斥著自由散漫的風氣,當革命浪漫主義情緒佔上風的時候,他們會充滿激情,而一旦遭遇挫折,士氣就會瞬間垮掉,轉而向悲觀主義論調發展。

還記得那些北上打擊費羅爾的共和國艦隊嗎?這幫人興緻勃勃地開到了費羅爾外海,胡亂圍攻了費羅爾一陣,但是當費羅爾的炮台開始發威之後,他們立刻就選擇了撤退。

在希洪、在桑坦德、在畢爾巴鄂,共和國的水兵們忘記了出征前的誓言,一個個抱著酒瓶子醉生夢死。說實話,當圖哈切夫斯基看到這一幕之後,是相當的氣憤。

因為在直布羅陀海峽,蘇聯空軍的志願者為了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拚死作戰,付出了大量的流血和犧牲。這些犧牲的根本原因是什麼?還不是第二共和國的艦隊北上打醬油了。既然北上被證明是錯誤的,那麼就應該馬上將艦隊撤回來,繼續封鎖直布羅陀海峽才是。

當圖哈切夫斯基想第二共和國海軍部提出這個要求時,獲得的答覆竟然是:「艦隊急需休整,水兵們極度疲勞,等一等再說吧!」

圖哈切夫斯基真想當場破口罵娘,這就是傳說中的崽賣爺田不心疼是吧!對於懶惰的西班牙人他相當的憤怒,直接在托洛茨基那裡告了一狀。

「對於圖哈切夫斯基提出的意見,大家有什麼看法?」托洛茨基問道。

李曉峰心裡暗自發笑,他早就知道西班牙人就是這個鬼德行,現在真成了皇帝不急太監急。當然,最讓他好笑的是,之前在決定援助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時,他曾經提出:「無償援助?沒有這個道理吧?我們願意支持西班牙人民的革命鬥爭,但是西班牙人民總不能一毛不拔吧?不說按照市場價購買我們的軍火,總要給個成本價吧?」

對於某仙人「死要錢」的提法,不管托洛茨基還是斯維爾德洛夫都顯得不以為然,甚至連退休的列寧聞聽此言之後都發話了:「支援世界革命鬥爭,怎麼能談錢?這要是傳出去了,世界無產階級大團結豈不是變成了一句空話?我建議應該體諒西班牙人民的苦衷,無償支援吧!」

在列寧的建議,以及托洛茨基和斯維爾德洛夫的首肯下,李曉峰的意見自然是被駁回了,唯一對某仙人表示了一定支持的竟然是斯大林(歷史上鋼鐵也是收了錢的,從西班牙運到蘇聯的國庫黃金里扣的)。這半年支出的軍火和物資統統是無償援助。但是現在聽到了圖哈切夫斯基和庫茲涅佐夫的抱怨之後,政治局也是很氣憤——尼瑪,西班牙人這是把蘇聯當成了冤大頭吧!

再加上李曉峰在一旁「吹陰風點鬼火」,政治局很快就變了論調,從九月份開始,將不再執行無償援助策略,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政府必須以出廠價購買軍火!

這一下,西班牙逗比們傻眼了,幾次三番的試圖讓蘇聯方面收回決議,但都遭到了強硬地拒絕,無奈之下,他們只能解開腰包,用真金白金購買軍火了。

第一批「出售」給人民陣線的軍火包括十萬支步槍(莫辛納干),一千挺機槍(馬克沁)和一百門迫擊炮,及十萬發炮彈。這是陸軍方面。至於空軍方面則包括100架伊-15和40架伊-16。sb-2轟炸機也買了二十四架。

這一批飛機不再由蘇聯飛行員駕駛參戰。而是由西班牙人自己駕駛。蘇聯只是免費奉送教官提供培訓,以及提供全套的後勤支持。

說實話,后一點尤其重要,因為其他世界同情西班牙第二共和國人民贈送的戰機,都沒有配套的後勤體系,基本上使用幾次之後,這些戰機就只能當成垃圾丟在一邊。而有後勤體系的支援,蘇聯戰機則能夠長久的堅持下去(歷史上也是如此)。

當然。從九月份開始,一直到來年的1月,這一段屬於雙方積蓄力量的調整期,在此期間除了小規模的衝突之外,大規模的戰鬥,不管是海戰還是空戰,都基本絕跡。

在此期間,紅海軍以及到西班牙參戰國際縱隊空軍進行了一系列的輪換,比如莫斯科號和列寧格勒號航母返廠維護。紅色哈爾科夫和紅色薩馬拉號戰列巡洋艦也被紅色奧倫堡號和紅色高加索號替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33型驅逐艦的首艦卓越號經過緊張的施工和突擊海試宣告服役。而她加入紅海軍后的第一次部署就是西班牙。在那裡她將接受戰火的考驗。

當然,從1936年9月到1937年1月。熱戰雖然比較少,但是冷戰卻相當的多,圍繞西班牙內戰的問題,國際社會爆發了一場大爭論。

其中,尤以之前表現很糟糕的英國人最為活躍。經過了一番調整之後,英國人準備把西班牙當成一個大泥潭,準備一舉將德國、義大利和蘇聯這三個破壞歐洲穩定和秩序的罪魁禍首一起坑死。

比如,他假惺惺地譴責了德國和義大利偷運軍火支援國民軍的行為,裝模作樣地警告了德國和義大利一番,不過話音未落,就開始強烈地批判蘇聯。

「在過去的半年中,蘇聯政府一直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呼籲,將和平的呼聲置若罔聞,一直在違背國際公約的限制向西班牙大規模輸出軍火。這種行為極大地破壞了地區和平,更是讓無辜的西班牙民眾飽受戰火之苦,這樣的行為是決不能容忍的!」

「我們再次強烈地呼籲,希望蘇聯政府立刻停止單方面行為,立刻停止輸出軍火!」

看上去,這依然是嘴炮,但是大家要知道,這些嘴炮其實是用來造勢的,是英國人為後面想說的話做鋪墊的,那麼英國人真正想在哪裡做文章呢?

博斯普魯斯海峽!

也就是蘇聯從黑海方向通往地中海的咽喉上做文章。而這個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問題,說起來就長了。那得從一戰土耳其戰敗說起。

作為戰敗國,土耳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根據《色佛爾條約》(屬於巴黎和會簽訂的條約的一部分)的規定,奧斯曼土耳其帝國除了要割讓大批領土之外,還要將包括達達尼爾海峽及博斯普魯斯海峽兩旁的「海峽地區」劃為非軍事區,且協約國擁有對該地區的軍事行動權。

不光如此,還包括:美、英、法、意、日、俄六國組成「海峽管理委員會」,負責區內航運、燈塔管理及領航等事宜。且奧斯曼必須廢除徵兵制,全國兵力不得超過45000人,且不得擁有重型武器及空軍、海軍,亦不可以有大型商船。

這麼說吧,奧斯曼土耳其幾乎被協約國集團掏空了,而達達尼爾海峽和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實際控制權也落在了六國組成的「海峽管理委員會」手裡。

不過眾所周知,奧斯曼土耳其被迫在條約上簽字沒多久,隨著凱末爾領導的革命爆發,並打敗了希臘之後,協約國只能宣布《色佛爾條約》失效,在1923年通過談判用《洛桑條約》取代了《色佛爾條約》。

根據《洛桑條約》,土耳其的**和主權得到了維護,但是關於海峽的管理問題,依然不是土耳其能說了算的。海峽周邊依然屬於非軍事區,並且為了保障各國通行海峽的權力,海峽通行管理權依然屬於六國集團的海峽管理委員會。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1936年,從1934年開始,隨著德意日法西斯勢力的崛起。國際秩序面臨新一輪的洗牌。在土耳其人的不斷要求。以及英法對世界控制力實際下降的情況下,在蒙特勒召開的國際會議上重新修改了《洛桑條約》的海峽附件,這也就是後來的《蒙特勒公約》。

按照條約海峽真的交還給了土耳其,取消了海峽管理委員會和非軍事區的限制。但與此同時,請注意,為了保障各國通行海峽的權力,也做了另外一番規定:

和平時期,黑海沿岸各國的軍艦和商船可以自由通過海峽。不受任何限制。而非黑海沿岸國家商船通行海峽不受限制,但軍艦通行海峽有限制(在同一時間內通過海峽的軍艦的累積噸位不得超過一萬五千噸,在黑海內停留的軍艦累積噸位不得超過三萬噸,停留時間不得超過21天)。此外,所有的軍艦通過海峽時,一律不得使用艦載機。

這是和平時期的規定。那麼戰爭情況下呢?戰爭情況下商船依可以自由通行海峽,但是軍艦就要分兩種情況說了:第一種是土耳其屬於中立國,那麼各交戰國的軍艦都不得通過海峽,第二種情況則是土耳其屬於參戰國,那麼將由土耳其決定是否允許別**艦通過該海峽。

客觀上說。《蒙特勒公約》還算是公允,充分地保護了土耳其和黑海沿岸各國的權益。如果大家都遵守,也就沒有任何問題了。但歷史上就出現了意外情況,土耳其人自己違反了條約,二戰中處於中立的他,按照條約的要求應該阻止參戰**艦通過海峽,但是土耳其人卻漠視德國海軍進入黑海,這也在戰後引起了蘇聯的高度不滿,一度要求同土耳其共享海峽的管理權,如果不是美國人給土耳其撐腰,差一點就要擦槍走火。

Prev Post
我擡起了頭,一看天空,天空,飛了一隻紙鳥。
Next Post
在這兩個人對上后,你說你讓趙四海怎麼做?趙四海轉身沖著馬青之走過去,可憐兮兮的低聲道:「馬少。這事就算了吧。那是蘇沐,是咱們杏唐縣以前的縣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