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兩個人對上后,你說你讓趙四海怎麼做?趙四海轉身沖著馬青之走過去,可憐兮兮的低聲道:「馬少。這事就算了吧。那是蘇沐,是咱們杏唐縣以前的縣長。」

「縣長又怎麼樣?現在不是照樣被拿下來了,他現在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官職在身的人,你說你怕個球啊。我讓你趙四海能夠當上這個派出所所長。就能夠同樣讓你下台。我說趙四海。你這是準備和我打擂台嗎?」馬青之眉頭皺起。身上那種紈絝氣息淋漓盡致的釋放出來,絲毫沒有將趙四海的話放在心上。

蘇沐安然站立,沒有開口說話。像是在給趙四海一次機會似的。

怎麼辦?

怎麼也沒有人出來給我解圍那?

趙四海的猶豫在馬青之心底就是一種背叛,你應該過來后就趕緊給我將這事辦成的,現在竟然敢猶豫敢遲疑,你真的是當我不敢對你動手嗎?趙四海,我當初真的是瞎了雙眼,才會讓你上台的。你給我記著,今天的事情結束后,我要是說不將你給拿下來,我是你孫子。麻痹的,沒想到你就是一個慫貨。

慫貨嗎?

當趙四海看到馬青之的眼神,想到馬青之以前的那種所作所為後,突然一咬牙,做出來的決定竟然是讓全場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意外。趙四海盯著馬青之,態度陡然間變的強橫起來。

「馬青之,是你報的警,那咱們現在就說說你報警這件事情。你說這裡有人對你進行惡意傷害,有人對你的人身安全夠成威脅,對吧?」趙四海肅聲道。

全場靜寂。

趙四海是不是瘋癲了?

你趙四海當初要不是走通的馬青之的路線,你能夠當上這個派出所所長嗎?你既然是那樣做了,就是說你是馬青之的人。你就應該為馬青之效命的,只要是馬青之讓你做的事情,不違反你的原則,你照做就是。你要知道在馬青之眼中,像你這樣的人就是一條走狗,是他養著想要玩,想要咬人就能咬的走狗。

現在倒好,馬青之讓你咬人,你非但是沒有咬人,做出來的動作還是直接將你的主人給廢掉,你說說你現在的行為舉動有著哪點是正常的,是不是全都是有問題的?

倒是蘇沐嘴角露出一抹舒心笑容。

小人物的賭博嗎?

趙四海在蘇沐眼中是真的不能夠再小的角色,這樣的角色他原本都是沒有必要和他正面交鋒的。其實蘇沐也壓根沒有想過要交鋒,因為趙四海是真的沒有這個資格,他不配自己這樣做。不過現在事情很快就出現變化,這種轉折其實蘇沐是早就有所預料的。因為他清楚趙四海這樣的小人物,真的是在沉浮過後,是會做出來什麼樣的選擇。

趙四海果然是選擇了賭博。

趙四海賭的就是自己。

如果說像是趙四海這樣的人,是值得培養的,蘇沐倒是不介意對他進行下培養。畢竟說到對杏唐縣縣城的熟悉程度,是很少有誰能夠和他相比的。趙四海是這裡的老人,哪怕是沒有什麼很為重要的官職在身,他留下來的那些人脈都是能夠用上的。所以蘇沐沖著趙四海微微一笑,很為滿意他做出的舉動。

趙四海自始至終就留意著蘇沐,見蘇沐真的是這樣做了,趙四海懸著的心也悄然落下。

賭對了。

要是說自己都已經這樣做了,而蘇沐那邊卻是沒有流露出任何想要接納自己的意思,那麼趙四海知道自己的前途就又將是黯淡的不說,恐怕連留在這裡的機會都沒有。馬青之這樣的人是心狠手辣的,他想要做的事情,就沒有說誰是能夠逃過的。趙四海是幫著馬青之做過幾件事情的善後,所以說是知道這點的。

馬青之仰天大笑起來,就在這樣的笑聲過後,他掃過趙四海,掃過蘇沐,掃過楊小翠他們,臉上的神情開始變的猙獰起來。一股危險的氣息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后,馬青之的雙眼中迸射出來道道狠辣光芒。

「行啊,你們真的是很行的,這樣的事情都能做出來。蘇沐是吧?你給我等著,只要你還在這杏唐縣縣城中,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會讓你知道馬王爺到底有幾隻眼的,咱們走。」馬青之轉身帶著他的人就從這裡離開。

攔住嗎?

蘇沐沒有阻攔的想法。

馬青之怎麼說現在還都是這裡的官二代,背後站著的馬和吉也是沒有倒塌。就算是讓趙四海將人給帶走,你以為趙四海能夠留住嗎?再說趙四海真的是做出了選擇,但要是說讓他帶走,他又敢嗎?蘇沐有的是辦法收拾這樣的人,在他心中更是早就想好要怎麼樣做,所以說他是沒有對馬青之進行阻攔。

很快這裡就剩下蘇沐他們。

「你們全都給我出去等著。」趙四海喝道。

莫少,追妻需謹慎! 「是。」

等到那群協警全都出去后,趙四海趕緊站到蘇沐身邊,恭聲道:「蘇書記,我是真的不知道您回來了。不過多餘的解釋我也不會說,我想要給您說的就是,今天這事我恐怕是不能夠善了的。但就算是馬青之拿下來我,我也是不敢和您對著來的。這件事情不是您想的那麼簡單,您要是在這裡的話,還要多多防備點。」

「為什麼這樣做?」蘇沐肅聲問道。

「為什麼這樣做?」

趙四海臉上苦笑著道:「不瞞您說,今天這事如果不是您的話,我或許真的就會將人給帶回去。不過就是帶回去而已,要是說到怎麼下黑手的話,我是不會做的。經過您的調教后,我現在是不那樣做。其實以前我也沒有那樣做過。

但今天這事偏偏是您,別人不知道您的厲害,那是因為他們沒有受過您的調教,我已經是被您調教的現在都有心理陰影。您說我現在這樣做,難道不正常嗎?我就算明知道走出這扇門,恐怕下場會是馬上被停職,但那又怎麼樣?我是不會和您對著來的。您保重吧。」

趙四海說完後轉身就開始向外面走去。

識時務者為俊傑。

說的就是趙四海。

蘇沐在瞧著趙四海從他身邊走過,隨著官榜的旋轉,蘇沐知道趙四海剛才的話是真心那樣說的,剛才的事情也真的是因為他所說的話而那樣做的,唇角不由揚起。

像是趙四海這樣的人就看是誰在用,用得好那絕對是一條好狗。這個比喻雖然說是有點不對,聽起來是有點噁心,但在蘇沐這裡心中真的就是這樣想的。像是趙四海你要是知人善用,只要你沒有倒台,他是絕對會忠誠對你。趙四海的忠誠是絕對經得住考驗的是,是會比別的任何人都要瞧起來夠份量的。

蘇沐沒有說話,鄔梅他們當然也都是閉著嘴。

尤其是劉婭,眼前所發生的事情讓她這個不是官場上的人,壓根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一切發生的是那樣的迅速,快的讓他有種措不及手的感覺。怎麼好好的,囂張氣焰的馬青之就灰溜溜離開那?

「站住。」

就在趙四海心如死灰邁上台階的瞬間,蘇沐的聲音突然響起,趙四海心弦嗡的緊繃起來。 第五百八十八章:風神殘部(終)三元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夠承受的極限,但是他知道如果任由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的話,他鐵定會被體內膨脹的力量給撐爆的。()

這個時候唯有突破才能真正的令他化險為夷,他覺醒的屬性能量是一種毀滅性的攻擊雷電能量,而且還是一種金色的雷電,與他金絲猿的血脈傳承十分溫和

操控雷電的能力,正是他們通臂金絲猿這一族進化的方向,這還是他從記憶深處挖掘並找到的。

通臂金絲猿的進化性命攸關,血脈的越是純凈,進化的難度就越大,當然進化之後的成就也就越大。

收穫與危險並存

當然,傳承中自然也有祖輩留給後代進化之時的處置方法或者經驗,正是因為得到了祖輩傳承的經驗,元蒙才能撐到現在,並且還能繼續撐上一段時間

為了自己的性命,也為了蕭寒的性命,元蒙都必須咬緊牙關撐下去,能夠自行突破那最好,不能夠自行突破,就必須等到蕭寒擊敗了神鱷王,出手幫自己

見識過蕭寒那各種神奇的手段,元蒙有一種盲目的信任感,自己這個人類大哥一定可以幫助自己突破那層關卡的。

蕭寒與神鱷王激戰正酣,那漫天的刀氣和能量四處肆虐,碰撞發出的巨大的響聲更是傳出上百里以外

魔獸之城中除了重傷被囚的綠袍三獸,還有七大神級高手,都感覺到了這兩股巨大的能量碰撞產生的天地元氣的混亂的氣息

這兩股強大的氣息令方圓千里的無數的魔獸都躲在自己老巢中瑟瑟發抖。

「這是老師的氣息,老師在跟什麼人打架?難道是元蒙城主,不對,另一個人的氣息不是元蒙城主,會是誰?」炬力心中一陣心悸,兩大強者展露出來的氣息都不是他可以匹敵的

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輕易的離開魔獸之城,這是臨行前,老師下的死命令

「炬力大人……」雲霄有些臉色蒼白,這麼強大的氣息,這兩個人比斗恐怕會波及魔獸之城的安全。

「雲霄,是老師在跟什麼人爭鬥,你別擔心,回你的崗位,南城不能亂」炬力神色冷峻的將雲霄喝退道。

「是大人跟人爭鬥?」雲霄驚訝無比,這才短短兩三年的功夫,蕭寒就成長到如此境界,已經需要自己仰望了,這樣的人恐怕一萬年都難出一個,雲霄內心出了震驚之外,就只有慶幸了,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對的,要不然,自己焉能有機會給這樣的強者當手下

「老師的氣息,我豈能不清楚,你速回南城,沒事不要過來了。」炬力下令道。

「是,軍團長」雲霄心中安定,急匆匆的返回自己的南城,職責所在。

猛獁和巨象兩族的長老和族長也驚恐的跑來城主府求見炬力。

炬力同樣將二人安撫了一下,當得知是蕭寒跟什麼人爭鬥的時候,兩個人心中都震驚不已,原以為那個什麼元蒙的人類兄長不過是仗著自己身邊有兩個厲害的女人,卻沒有想到,他自己本生也如此厲害。

不厲害的男人如果降服兩個如此厲害的女人?

難怪那虎牙身為超神獸森羅的使者,對這個叫蕭寒的人類也是特別的客氣。

要說猛奇和象棋兩人有沒有一點自己的小心思,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現在他們都不敢了,元蒙加上炬力就已經是一組非常強大的組合,元蒙還有兩個結義兄弟,都不在魔獸之城,這兩兄弟據說都有一身不下於元蒙的修為,如此強大實力,確實非一般勢力可比,要想在魔獸之城擁有一定的話語權,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虎牙和豹沖也過來了,虎牙帶來的消息卻令炬力等人驚訝不已,原來魔獸之城的卧榻之旁,居然還有一頭兇猛的凶獸酣睡。

只是這座凶獸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很多魔獸都選擇性的將它忘記了,要不是今夜蕭寒與神鱷王一戰,他們或許還會繼續的選擇性的遺忘下去。

「炬力軍團長,蕭寒大人是不是跟元蒙城主在一起?」猛奇問道。

「是的,元蒙城主確實跟老師在一起,現在就在泥鱷沼澤,他吩咐過,不要過去,憑諸位的修為過去甚至會有生命危險。」炬力焉能不明白這些人的想法,但是炬力知道,蕭寒帶走元蒙,是幫助元蒙突破上神階,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而現在雖然發生了一些變故,但那裡依然十分危險,那神鱷王可不是一般的凶獸,他們這裡的人如果沒有足夠的能力自保,去那裡,就算是觀戰也會有危險的。

凶獸戰鬥起來,那是不管敵我的,神鱷王的凶名可是在魔獸森林中赫赫有名的,死在他手中的神獸就有好幾隻,就連中央聖地都拿這隻兇惡的泥鱷沒有辦法,沉睡了數千年之後,再一次蘇醒,想必修為更進一步了。

炬力更相信蕭寒,蕭寒在小神階的時候就可以越級擊敗了中神階的自己,還有「逆」字家族的逆蒼天,區區一隻泥鱷,在空間壓制之下,他的只能發揮上神界頂峰的實力,而如今老師蕭寒的修為已然超過了自己,也許戰勝神鱷王有些難度,可神鱷王要想傷蕭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況蕭寒還是風系法神,打不過,跑的話,這普天之下,速度能夠比得上他的恐怕沒有幾個,泥鱷離開那泥沼之地,就成了無水的魚兒,蹦躂不起來了,實力銳減

蕭寒手中的屠龍刀化作一團熾烈的白光,那是一種肉眼難以辨別的速度,狠狠的跟神鱷王的雙臂形成的狼牙棒的物體來了一個千萬次的對撞。

蕭寒與屠龍刀的器靈相合,配合起來的力道更是每一下至少有千萬鈞重,每一下不但砸的神鱷王手臂隱隱生疼不說,還順帶著砍斷了上面數百根倒刺,這每一個倒刺都是他身體的一部分,辛苦修鍊出來的。

這就等於在割他身上的皮肉

神鱷王看出蕭寒手中的屠龍刀厲害,也學怪了,不再與之硬碰,而是仗著地勢的便利,與蕭寒玩起了躲貓貓戰術

當蕭寒出大招的時候,他抵擋不住,就躲進泥沼之中,可當蕭寒稍微露出一絲倦怠之時,他就從泥沼出來偷襲蕭寒。

這一人一鱷一個在半空,一個在泥沼之中,就這麼對峙起來

蕭寒對於神鱷王的這種戰術一時間拿不出什麼有效的辦法,恨的是壓根兒直痒痒。

但是現在就算蕭寒願意跟神鱷王這樣耗下去,而元蒙則沒有時間耗下去了。

怎麼辦,神鱷王躲進泥沼之中,就算泥沼上大火熊熊,但也奈何不了在泥沼之中的神鱷王。

除非將泥沼之中的爛泥中的水都燒乾了,神鱷王失去了藏身之地,他才會從泥沼之中鑽出來。

蕭寒也試過了,想誘使神鱷王出來,但是這老泥鰍狡猾的很,無論他怎麼誘惑他,都不上當

無奈之下,蕭寒決定再一次放過神鱷王,準備帶著元蒙先離開泥鱷沼澤再說。

元蒙的身體已經被體內暴躁的能量撐的暴漲了三倍,要不是之前用藥物作用淬鍊他一身的骨骼和血肉,他原來的身體強度,早就爆體而亡了。

「老泥鰍,你就躲在下面做你的縮頭烏龜吧,老子不陪你玩了」蕭寒收起屠龍刀,飛向元蒙,一手將元蒙的身體托起,朝泥鱷沼澤的外圍飛了出去。

泥沼下面沒有動靜,估計是在下面舔舐受傷的傷口呢,雖然蕭寒屠龍刀足夠鋒利,也傷了神鱷王一些皮毛,但是還沒有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可以說,雖然在這之前大家拼的挺厲害的,但消耗的大多數都是力氣。

神鱷王畢竟成名數萬年,連超神獸都忌憚的凶獸,若是沒有兩把刷子,那任誰都是不相信的。

蕭寒雖然傷了他的一些皮肉,可是那刀身反震過來的力量也震的手腕和手臂發麻,這神鱷王當真是皮糙肉厚之極,恐怕就是黃金巨龍的**防護都比不上它。

要認真對起來,蕭寒自己也沒有把握能不能戰勝神鱷王,而現在是元蒙突破要緊,等到元蒙完成突破,到時候再把花溟和君橙舞召集過來,四個人一起出手,定能將這神鱷王一舉消滅

有這樣一個強大的敵人在卧榻之旁,他怎麼也睡不安穩

神鱷王沒有出手阻攔,身下的泥沼中除了那些泥鱷翻滾撲火的身影,彷彿對天空中飛行的蕭寒和元蒙早已失去了興趣。

神鱷王會這樣輕易的放過自己,蕭寒不相信,神鱷王是一個凶獸,他兇狠殘暴,絕對不會輕易的放走一個冒犯了他的敵人,何況他對元蒙似乎另有企圖

但是身下的是泥沼,那裡面是泥鱷的天下,而且神識難以透過那腐爛的淤泥,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神鱷王會有怎樣的動作。

但是可以肯定,神鱷王一定尾隨著自己,等候自己精神鬆懈下來,發動最雷霆的一擊

狡猾的人類,這樣還不忘記釋放神識刺探本鱷王

神鱷王對蕭寒是恨之入骨,一旦蕭寒離開泥鱷沼澤,他想要找到他報仇就難了,所以神鱷王躲在泥沼下面,一路潛行,利用泥鱷們撲火的來掩蓋自己在淤泥下面的動作,但是沒想到蕭寒會如此的謹慎,不間斷的釋放神識監視身下泥沼的動靜,而且範圍至少在十公里以內,這就讓神鱷王根本找不到機會偷襲

蕭寒不是不想給神鱷王一個機會,但是思前想後,元蒙突破在即,還是先顧元蒙,畢竟兄弟的性命重要,報仇的事情,只要人還在,以後有的是機會,所以一路上,他十分謹慎,基本不給神鱷王可能偷襲的機會

這樣一路飛行,很快就接近了泥鱷沼澤的邊緣,到這裡只能看到一點零星的火星了,這裡易燃的沼氣濃度比較低,並沒有達到可以燃燒燃點,所以火勢基本集中在沼澤地的中央,那裡沼氣的濃度相當高,正常人類是不能夠進入到裡面去的,否則就算不回被沼澤地產生的各種劇毒氣體毒死,也會被因為吸入過量的沼氣而窒息身亡

越是接近邊緣,淤泥的深度自然就變得越來越淺,而神鱷王依舊不死心的跟在後面,這時候儘管神鱷王小心翼翼,但沒有他的子孫的掩護,行跡很自然的暴露在蕭寒的眼中,他甚至不需要釋放神識,肉眼都能判斷出神鱷王的藏身之地。

神鱷王自以為很聰明,蕭寒這是到達泥鱷沼澤的邊緣了,不需要太過警惕了,而且認為他不會尾隨追過來了,因此追的甚歡。

拖住一個現在重達百萬鈞的物體飛行十分鐘,那是相當吃力的一件事,就算是風系的法神,用風系魔法加持,加上減少阻力,托住這樣一個物體飛行十分鐘,也需要休息一下的。

蕭寒現在確實需要休息一下,因為元蒙的身體因為膨脹的緣故,重量已經超過了百萬鈞,十分恐怖的一個重量,他就相當於托著一個小山峰飛行了數百公里,這對他來說那是一個巨大的能量消耗,就算他比正常人的恢復快十倍,但這樣的消耗也不是隨時隨地都能夠彌補的。

神鱷王判斷蕭寒等到道泥鱷沼澤邊緣的實地之後,一定會放下元蒙休息一下,恢復力氣,那時候就是他最佳的偷襲時機

只是神鱷王沒有料到的有兩件問題,一個是,蕭寒的比常人快千百倍的恢復能力,還有,蕭寒已經發現了他的蹤跡,卻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自以為得計的神鱷王將自己身體縮小變成一隻剛剛成年的小泥鱷,一路上看似沒有目的在淤泥中向沼澤邊緣遊動,實際上,卻有目的朝蕭寒的位置靠攏

也怪神鱷王自己不細心,要是他多讓幾百條泥鱷跟隨一起,這樣或許被蕭寒發現,但是卻難發現其中那一條是他自己。

而現在所有的泥鱷都去關心沼澤中央燃燒的那場大火,紛紛的加入撲火拯救家園的行動之中,突然一隻小泥鱷就像一隻迷途的羔羊似地,緊隨他身後而來,這傻子都知道,這隻小泥鱷要麼是神鱷王派來跟蹤的探子,要麼就是神鱷王自己本人。

而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下,如此明目張胆的跟蹤,那不是讓自己的子孫故意的送死嗎,這不符合神鱷王的利益

既然是神鱷王自己跟過來了,蕭寒就不打算客氣了,遠離了泥鱷沼澤,一旦進入森林之中,那這條老泥鰍就如同魚兒離開了水,任人宰割了

蕭寒決定不到泥鱷沼澤邊緣就休息,而是至少再往前前行三十公里左右在休息,神鱷王可不是一般的凶獸,有著足夠的智慧,只要發現有一絲不對勁,他很有可能就掉頭逃之夭夭了

而蕭寒這麼做,完全是一個謹慎的人應該做出的反應,不在靠近泥鱷沼澤邊緣硬地休息,哪怕是拼了力竭,也要對泥鱷沼澤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才不會令神鱷王懷疑

如果在泥鱷沼澤邊緣休息,恐怕躲在泥沼之下的神鱷王只會遠遠的注視他,而不會發動偷襲

他甚至會等待自己出手幫助元蒙突破的時候再動手

蕭寒不能讓元蒙陪著自己冒險,所以他選擇了一個最穩妥的做法,哪怕是神鱷王不追上來,那他至少可以集中精神幫助元蒙突破。

如果神鱷王當真上當,那就先解決了神鱷王,然後再幫助元蒙突破。

蕭寒的計劃不說是天衣無縫,可也算的上是面面俱到了,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到這樣的對策,當之行事縝密無比

「大哥,我撐不住了……」元蒙斷斷續續的給蕭寒傳訊道。

「元蒙,堅持住,忍耐一下」蕭寒也發現自己手臂上傳來的力道突然加重,又突然減輕,但是,整個重量卻是在不斷的增長中。

元蒙的身體在不斷的膨脹中,又收縮,如此反反覆復,就好像一隻快要被吹爆的氣球

神鱷王也注意到這一點,他偷偷的從茂密的水草間探出腦袋,觀察著漸遠飛行而去的蕭寒,灰朦朦的眼珠子中閃過一絲殘忍的光芒。

緩緩的下潛,神鱷王逐漸的接近沼澤的邊緣,那裡的泥土已經不足以令人沉陷其中了,這裡水草豐美,沒聽都有成群的動物到這裡喝水嬉戲,而這裡也是泥鱷們最佳的狩獵區域

這些都是一些沒有智慧的野獸,或者是一些低級的魔獸,他們被泥鱷們殺死之後,浸泡在淤泥中,腐爛之後,成為泥鱷們的食物

泥鱷們很聰明,它們不回去破壞這片水草豐盛的邊緣區域,使得這裡成為泥鱷沼澤最美麗的一道風景線,無數逐水而居的魔獸都會選擇在這裡定居,因此這裡也成為低級魔獸和一些野獸群體的家園。

Prev Post
當時弗朗哥是這麼認為的:「俄國人恐怕並不准備直接參与內戰,他們的強硬更多的只是裝腔作勢,我認為大規模渡海行動可以開始了!」
Next Post
在這兩個人對上后,你說你讓趙四海怎麼做?趙四海轉身沖著馬青之走過去,可憐兮兮的低聲道:「馬少。這事就算了吧。那是蘇沐,是咱們杏唐縣以前的縣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