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樂塵顯得更錯愕了。

他明明在校園後面的林間睡了一下午,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自己失蹤這麼長時間了。

況且,自己到底什麼時候回來過的?

又是什麼時候和林羽來交檢討書的?

「怎麼了,樂塵?」

「還有事嗎?」

見樂塵拿到檢討書後愣在那一動不動,李老師連忙疑惑問到。

「噢,沒事了。」

「那…老師我就先走了。」

樂塵思緒越來越亂了,簡單地向李老師告別,就快速離開了辦公室。

出了辦公室,樂塵向樓下慢慢走去,走到樓下時,樂塵鬼使神差地看向不遠處的籃球場。

此時校園空無一人,籃球場也是顯得異常的凄冷寂靜,樂塵想了想還是向那籃球場緩步走了過去。

走到籃球場,樂塵從兩個籃筐下慢步而過,卻並沒有在地上看到絲毫上午所見的血跡,他也沒在籃球場上其它地方發現什麼怪異的地方。

「嗯?」

不知何處吹來一陣冷風,樂塵身體一哆嗦,卻感到腳邊好像被什麼物體輕微觸碰了一下。

他微微低頭,只見腳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籃球,正是上午樂塵最後看到的那個紅色籃球。

可……剛剛自己來籃球場上,一連轉悠了幾圈,根本沒有看到這個籃球啊!

樂塵不覺看了看自己的四周,依舊是安靜的可怕,壓下心中強烈的不安,他蹲下身子仔細觀察腳邊的那個紅色籃球。

籃球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如果非要說有什麼與眾不同,只是外表顯得有點陳舊了。

替嫁嬌妻,請留步! 樂塵緩緩拿起籃球,站起了身,入手的感覺與他之前碰過的籃球並沒有不同之處,看了看,樂塵最終向不遠處的籃筐投了出去,籃球準確無誤進了筐,然後落地后彈跳了幾下,最終靜靜停住了。

樂塵見沒發現什麼,也沒再多留,連忙向校門口跑去。

出了校門,看了看天邊已快完全沒下去的紅日,和那金洒洒的黃昏斜陽,樂塵連忙向家跑去。

路過一個垃圾桶,樂塵不覺停下了腳步,他從褲兜里掏出那張折的褶皺的練習紙,剛想隨意丟進垃圾桶,卻被其中泛紅的字體給吸引住了。

他連忙將折的褶皺的紙翻開,只見上面原本密密麻麻的黑色字體全消失了,卻出現了幾個還溢著鮮紅液體的大字。

「今夜喧囂,明日無眠,今晚12時,在袛月街144號…」

就在樂塵還沉浸在手中那頁寫著鮮紅大字的紙上時,忽覺一陣微風掠過,頓時讓他從恍惚之中清醒過來了。

「不好!」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樂塵將那張紙隨意揣進褲兜,連忙就向著家的方向跑去。

夕陽最後的餘暉,拉扯著馬路旁少年狂奔的身影,而四周卻顯得異常安靜,路上無車行,道旁無路人,枝上無鳥鳴……

「樂顏!」

「哥?」

「你回來了?」

推門進家的樂塵,氣喘吁吁看著客廳里正坐在沙發上用毛巾擦著濕發的樂顏。

樂塵二話不說,就衝到了樂顏面前,緊緊拉住了她的雙手,上下仔細打量著她的身上。

少女顯然被樂塵這一番莫名的舉動給嚇到了,俏臉通紅,因為此時她剛洗完澡,全身上下只卷裹著一條浴巾。

「你沒事吧?」

樂塵見此,也知道自己太魯莽了,連忙鬆開了緊抓著樂顏的手,摸了摸鼻子訕訕說到。

「我能有什麼事啊?」

「倒是老哥你―」

「我?」

「對啊!你不是說很晚才會回來的嗎?」

「我…去幹什麼了?」

樂塵滿是驚愕,連忙疑惑問到。

女孩顯然也習慣了自己哥哥這副總是神經兮兮的性格了,可愛的翻了翻白眼,說到:「老哥,放學時你不是在校門口和我說,讓我先回去,你有事要晚點回來嗎?」

聽了樂顏的回答,樂塵越來越覺得詭異了,俊俏的臉上也逐漸湧現出陰晴不定。

那個「自己」,到底是誰啊?

他又有什麼目的??

PS:一更奉上,希望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收藏推薦一下,留下寶貴的評價,書中難免會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能指出,一定會盡量改正,感激不盡。

『未完…待續……』! 這一天乃至這一段時間不斷發生的離奇事件,已經快讓樂塵精神分裂了,他越來越覺得自己似乎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吃完晚飯,樂塵回到房間,打開電腦開始搜索最近新月市所發生的特殊事件。

總裁大人的影后甜妻 進入網頁,樂塵的目光很快就被置頂的某個熱搜論壇帖子給吸引了,分享、回帖的數量居然已經突破五百多萬了。

貼著的標題是「扒拉一下最近炎月城的一些奇聞怪談」。

樂塵滑鼠一動,就點了進去,發現評論區現在還有人在熱烈討論。

點擊討論最多的話題,就是今天早上在坻月街馬路旁離奇死人事件。

據原帖文描述,當時從現場觀察,受害者的死相極其凄慘,全身幾乎沒有一塊好肉,整個人簡直都快成碎肉了,根本分不清是男是女,要不是屍體詭異地還保持著一副人形,估計都認不出是人了。

當時圍觀的群眾都沒來得及離開,就被趕到的一倆奇怪的裝甲車以及上面衝下來的大批黑衣士兵,給全部押走了。

覆於文字內容之間的,還有幾張當時現場比較清晰的照片,有詭異屍體的,也有那些從裝甲車下來的黑衣士兵的。

樂塵一邊觀察那些照片,一邊瀏覽網友的評論。

發現評論區的網友在討論坻月街馬路邊離奇死人事件時,總會頻繁提起另一起離奇死人事件。

一樓:『照片抓緊都藏了吧,估計此貼馬上就會被管理員給盯上,別忘了三天前那些差不多的帖子剛發出來沒多久,就很快被腰斬了。』

二樓:『大晚上討論這些,別說還真刺激,總感覺三天前的那件事和今早坻月街馬路發生的,差不多。』

三樓:『我覺著東街小巷作案兇手應該和坻月街馬路殺手是一個人。』

四樓:『同意樓上的看法,手法簡直一毛一樣,同樣慘絕人寰、毫無人性啊!』

五樓:『弱弱問一句,這些真的是人乾的嗎?』

六樓:『廢話,不然是鬼啊?』

七樓:『五樓的兄弟,千萬別把那狗屁《神魔啟示錄》當真了。』

八樓:『對啊,樓上說得在理,什麼神魔鬼怪,要是真有,我長這麼大怎麼從來沒見過啊?』

……

樂塵瀏覽一會,就大致了解了網友談論的三天前東街小巷發生離奇死人事件。

在三天前,於市中心東街小巷,同樣發生一場死人事件,受害者與坻月街馬路邊的死者幾乎死法一樣,不過因為被某一特殊部門給強行遮掩,才並沒有多少人親眼看到。

一連在網上瀏覽了兩個多小時,樂塵看了看時間,已經22點45分了,他也應該去那個地方看看了。

冥冥之中,他隱約覺得,只有在十二點去了紙上所寫的坻月街144號,興許才能解開自己身上這段時間發生的離奇事件。

關上電腦,樂塵走進了洗手間,來到鏡子前,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略長微亂的黑色碎發,遮住了半邊眼,樂塵輕輕撩起,鏡子中的雙眼周圍有著一層厚厚的黑眼圈,他原本俊俏帥氣的面容,也在這對黑眼圈襯托下,顯得很是無精打采。

胡亂的洗了把臉,漱了個口,樂塵也懶得去梳頭上那顯得頗亂的黑色長碎發了。

他剛想走出房間,卻突然停下腳步,緩緩走到床頭並低身從柜子中取出一個方形的長方形黑色盒子。

將盒子輕輕打開,盒子中還放著一個紫色的正方形小盒子,以及一把放在盒子凹槽內的黑色手槍。

樂塵略微遲疑,還是打開了那個紫色的小盒子,盒子打開,只見其中放著一塊帶著掛鏈的淡紫色菱形玉佩。

樂塵輕輕拿起,只見菱形玉佩,通體晶瑩透剔,閃著奇異的光澤,似乎是某種材質特別的玉石製成的,上面還刻滿了各種怪異的精美花紋,顯得頗為神秘。

樂塵放下玉佩,又看向盒子中那把黑色手槍,黑色手槍與樂塵所見的其它槍械不同,造型頗為怪異,且手槍槍身還雕刻著一個極其怪異的骷髏頭,槍身也比普通的手槍大上許多,槍彈匣之內已被上滿了子彈。

這些東西是他真正的父親留給他的,他本不姓樂,至於原先姓啥,他並不知道,在很小時因為某些特別原因,被寄養在了樂家。

他一直以來也以為自己就是樂家的人,樂顏的親哥哥,可自從那次見到那個人后,他才被告知自己的真實身世,但也只限於知道自己並不是樂家的人而已。

他知道后,迫於兩人這段虛假的兄妹之情,他從此有意無意開始對妹妹樂顏保持距離,兩人的關係也不像之前那樣親密無間了。

樂塵不知道樂顏是否清楚,自己並非她的親哥哥,不想最後傷害到她,只能通過淡漠,默默的與其保持合適的距離。

將那紫色玉佩戴上脖子,又將那造型怪異的黑色手槍從凹槽內取出,別在了腰間皮帶上,樂塵就走出了房間。

直覺告訴他,這些東西在今晚可能會起到一些用處。

原本樂塵準備直接就出門前去坻月街,可想了想還是走到了樂顏的門前。

「咚―咚―咚!」

隨著三聲輕微停頓的敲門聲,房門打開了一個斜縫,從中露出半個小腦袋。

「哥?」

少女大眼睛奇怪地望著門前的樂塵,不知道這麼晚了,哥哥為什麼來敲門。

「讓我進去,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樂塵輕輕一指房間內,平靜說到。

「嗯?哦!」

女孩顯然被樂塵這句話給弄的一愣,但還是緩緩拉開了門,不過俏臉上卻是毫無察覺爬上了一抹淡淡的紅暈,畢竟大半夜放一個男孩進自己房間的確有點那什麼了,雖說對方是自己的哥哥。

走進少女房間,樂塵不禁輕嗅到從少女房間之中撲面而來的一陣淡淡清香,看到少女床前寫字檯上亮著的檯燈旁還放著一本沒有合上的書,顯然女孩並沒有睡,剛剛是在看書。

「過來。」

樂塵隨意就坐在了床邊,觀察了房間之內的情況,卻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便指了指自己身旁,叫不遠處的樂顏過來。

「嗯。」

少女低著頭,微微看了看床邊正在打量自己房間的樂塵,居然紅著臉,細如蚊吶的點頭應了一聲,然後極為拘謹地坐到了他身旁。

「樂顏。」

「嗯、啊?」

耳邊突然傳來樂塵的聲音,讓原本手指不斷絞著衣角,不知在胡思亂想什麼的樂顏,身體一顫,連忙抬頭正襟危坐地看向身旁的樂塵。

「你…臉怎麼這麼紅?」

樂塵微微湊近一看,滿是疑惑地問道。

「我…臉紅?呵呵呵,哪有啊?」

少女連忙捂住小臉,滿是心慌意亂地尬笑著掩飾到。

「對了,我想問你一件重要的事。」

樂塵雙手緊緊搭在女孩的雙肩,突然露出一臉的鄭重,目光緊緊盯著她。

「啊?我……」

樂顏顯然被樂塵這一番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弄的一驚。

「今天下午,我是什麼時候回班的?」

「啊?你在下午第一節課就回來了。」

少女聽到樂塵這麼一問,略微一遲疑還是很快如實回答了。

「那…我回教室后,你有沒有發現我身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樂塵緊緊盯著少女,接著認真地問到。

樂顏見自己哥哥難得露出這麼一副認真模樣,也就仔細回想下午見到樂塵時所的經過。

「當時,你好像是低著頭走進來的,經過我身旁我還想叫你來著,可你好像根本沒聽見一樣,直接緩緩走回位子了。」

樂顏看著樂塵,一點一滴仔細回憶說到。

當時樂顏還為樂塵對她不理不睬而暗暗生悶氣呢,現在看樂塵如此模樣,當時可能是有原因的。

「那,你有看清我當時臉上是什麼表情嗎?」

樂塵接著問到。

「我記得……唉?」

「你當時雖然低著頭,經過我位子時我明明看到你的臉的,按理說我不應該會這麼快忘記的啊?」

「可我……好像完全記不起來了,也沒有絲毫印象了。」

少女想到這,頓時滿臉的驚愕,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了。

Prev Post
但是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對外招聘呢?畢竟醫院是一個相信科學的地方,不能對外流露出這方面的東西。
Next Post
忽然想起,在落龍裏和蘇珏的第一晚,他可是相當霸道的在我脖子上吻了個吻痕,宣誓自己的主動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