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小妖妹妹生氣了?乖,別生氣,哥哥帶你去學校。」他這肉麻的話語頓時令冥小妖打了個寒顫。

你大爺啊,這鴻紫桖是變態吧?自己竟然和這貨做了三年的同桌!難道,他小子對男的感興趣?卧槽!

冥小妖的身高本來就比鴻紫桖矮,這從旁人的眼中,兩人就是一隊正在打鬧的小情侶。

鴻紫桖拍了拍冥小妖的後背,道:「好了,不跟你鬧了,不然別人還以為你是女的呢?哈哈。」

冥小妖這個來氣啊,這難道就是現在人眼中的「基友」?!

好在這條路上沒有什麼人經過,不然就糗大了!

兩人又繼續往學校走去,而鴻紫桖則捂著嘴偷偷的樂。

最後他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好半晌他說道:「小妖,你知道嗎?你剛才的樣子真的和女生一般無二,哈哈哈!」他說著竟彎下腰捧腹大笑起來。

冥小妖面部微微抽搐,心說了你大爺的,老子可是正統的純爺們兒,你才女的呢。

噗呲~

一聲輕響猶如雷聲一般傳入冥小妖的耳中,隨後便是著滴答滴答的水滴聲,而且越來越清晰。

他立刻抬眼望向身旁的一條衚衕里,這一看不要緊,頓時令他扶著牆嘔吐起來。

鴻紫桖顯然也聽見了,當他看見衚衕里的一幕後,立刻展現出了強大的保護意識將冥小妖的眼睛捂住,可即便如此,冥小妖也在第一時間看見了這一幕。

衚衕里,一男一女正被一柄細長的匕首刺穿後頸釘在牆上,鮮血正一滴接一滴的滴在地上。

鴻紫桖從小練習過武學,自身心裡素質比常人還要高,當看見這一幕時,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兇殺案」!

在安慰冥小妖的同時自己也拿出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

過了一會兒,冥小妖目光獃滯的喃喃自語道:「他來了,他來了,你叫屠,而我叫寂!」

…… 冥海市醫院,單人病房內!

「你,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出現在我的夢裡。」冥小妖在夢境里不斷問著那個聲音。

「我是你,你是我,我叫屠,你叫寂!」

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聲音始終重複著同一句話,就連語氣都毫無變化。

冥小妖實在是受不了了,大罵道:「你大爺的,能不能換個話題?」

「屠,行事極端;寂,平平淡淡。」

「別說這些人聽不懂的話,說人話。」冥小妖大喊道。

而這句話過後,那個聲音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冥小妖獨自一人在夢境里不斷奔跑,可始終沒有盡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冥小妖感受到了恐懼與無助,他開始大喊讓那個聲音出現,他渴望它出現,沒有聲音的夢境,才是最可怕的。

一切都無濟於事,冥小妖開始哭泣,他的眼淚一滴滴的往下落,滴在虛空的夢境里,卻出現了漣漪。他看著盪起陣陣漣漪的夢境,精神一陣恍惚,最終,夢境出現了裂痕。

啪的一聲脆響,夢醒!

「呼~呼!」冥小妖一下子從病床上坐了起來,這才知道這裡是醫院。

惡魔總裁,別擋道! 「你醒了,小妹妹,你沒事吧,看你這樣子是做噩夢了?」正在這時,一名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

冥小妖本來還沉寂在夢境帶來的恐懼中,突如其來的變故令他嚇了一跳,轉眼向右邊望去。只見身著一身紫色警服的「天隊」坐在病床右邊的椅子上。

原本還在恐懼當中的冥小妖一聽到「小妹妹」這個詞語,立馬反駁道:「我是男的,純爺們兒,懂了么?」

天隊尷尬的咳嗽了幾聲,道:「不好意思,忘記看病曆本了,不過你長得這麼精緻,不細看的話,很像女生。」

冥小妖一陣無語,心說了這個世界都怎麼了?難道本大爺就那麼像女的?

「冥小妖對吧?」天隊看了看病曆本說道。

前者不屑的說道:「怎麼,對我的名字有意見啊?」

天隊禮貌的回應道:「你誤會了,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他突然起身對病床上的冥小妖敬了個標準的軍禮,道「感謝你和你的同學鴻紫桖及時報警讓我們提取了有效的案件線索。」

冥小妖還處於發矇的狀態,見他這樣,一時間腦袋也短路了,只是說道:「不客氣。」

「小妖妹妹,哥想死你了,讓我看看你有沒有事?」

而就在這時,背著書包的鴻紫桖突然推開病房的門跑到冥小妖面前抬起他的胳膊細細看了個遍。

前者罵道:「幹嘛呀?也不嫌肉麻,滾滾滾!」

鴻紫桖見他這樣,笑道:「沒事就好,讓紫桖哥哥抱抱。」他說著便要張開雙臂去抱病床上的冥小妖。

「滾蛋!兩大老爺們有什麼好抱的?」冥小妖一腳踢開鴻紫桖罵道。

一旁的天隊看得是一陣尷尬,心說了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讓我看這些。

最後還是天隊乾咳了幾聲這才打斷兩人,說道:「鴻紫桖同學,你的筆錄做的怎麼樣了?」

萌妻到貨:陸少請簽收 鴻紫桖立刻打了個寒顫,這才發現還有其他人在,這下糗大了,剛才還和冥小妖「卿卿我我」,要是被曝光出去,這可比他被殺了該要生不如死啊。

鴻紫桖回頭,尷尬的笑了笑,道:「嗯嗯,都做完了,累死我了,你們屠案組還真是折騰人,把我問了個遍,就差沒問我身上的細菌和體內的細胞了。」

天隊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你做的筆錄一定要齊全,不然這是違背了法律法規,可是要付法律責任的。」

「嗯嗯嗯,一定齊全,一字不差。」鴻紫桖頻頻點頭表示沒有任何謊話。

這時冥小妖說話了,他說道:「完了,我們今天都沒去學校,伊老師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鴻紫桖道:「你就安了,警局已經給學校說明情況了,沒事啊。」

聽了他的話,冥小妖這才鬆了口氣,要知道伊老師可是他們高三全年級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牌「潑婦」,獨自一人頂撞校長,這件事情幾乎是全校家喻戶曉的大事件了。對待每個學生都是如同王母娘娘對待私自下凡的小七一樣。她敢稱第二,沒有誰敢稱第一。

「那既然這樣,我也就回去了,局裡這幾個月忙的是焦頭爛額,這樣的屠殺案已經不是一起兩起那麼簡單了,你們這段時間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麼事情立刻打電話給我。」天隊說著拿出了自己的警局預留號碼遞給了鴻紫桖說道。

「哦對了,紫桖同學,照顧好他。」前者快要出門時對鴻紫桖叮囑道。

鴻紫桖連連點頭,道:「好好好,我一定好好照顧他。」

等天隊走後,鴻紫桖立刻將門反鎖。

冥小妖見他這個舉動,立刻警覺起來,道:「你你你,你想幹嘛?別亂來啊。」說著,他還將被子往上拉了拉,一副害怕的模樣。

鴻紫桖收斂笑容,快步走到他面前,翻身一躍便跳上了病床。伸手一拉便拽住了冥小妖的右手腕。另一隻手就要去解他上衣的扣子。

冥小妖見狀立刻緊張起來,忙叫道:「鴻紫桖你幹什麼?放開我。」他說著便要去拿開鴻紫桖的手。

但他太小看鴻紫桖的力量了,自小習武的他在經過數十年的磨鍊下,其自身的力量不知超出常人多少倍,而且他自己的手臂本來就要細小,所以任憑他如何掙扎都無濟於事。

「非禮啊!救命啊!」冥小妖大喊道。

即便如此,鴻紫桖依舊沒有絲毫變化,他知道冥海市醫院的房間隔音效果極好,即便從裡面大喊,如果人流量多的話,外面的人根本聽不見。

嘩啦一聲,鴻紫桖直接將前者的病服扣子解開往下一拉,當他看見冥小妖右肩胛上的一個神秘圖案后,他沉聲問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冥小妖面頰通紅,裝傻說道:「什麼怎麼回事?還有你,扒我衣服幹嘛?」

「你還裝傻,我問你,這人工異能測試者才有的東西你怎麼也會有?」鴻紫桖目光如炬,質問冥小妖道。

「這東西我自己畫上去的。」冥小妖敷衍道。

「你撒謊,你的手根本夠不著,而且即便是畫的,不可能一直不褪色,更不可能畫的這麼好。你說,你到底圖個什麼?」鴻紫桖怒道。

冥小妖聽他這麼一說也來了脾氣,道:「要你管我,你知道我多麼想進異能學院嗎?我的夢想,你們怎麼可能會懂?」

鴻紫桖吼道:「那你知道激發人工異能者有多大危害嗎?一旦踏入第二測試階段,基本無法停止測試,如果到了終測試,一千測試者幾乎只有十個人能夠通過成為人工異能者,其他的人全都是死人你明不明白?」

「我當然明白!可我想進異能學院,這是我的夢想。你們怎麼可能明白!」冥小妖大喊道。

種田不忘找相公 「荒唐!小妖,你知不知道,自從你來到我家借宿,我就一直把你當親兄弟看待,你比我小一歲,我更是把你當親弟弟一樣,我曾發過誓,練習武學,一定不會讓任何一個親人受到傷害,包括你在內,但我知道,你的夢想就是進入人工異能學院,也深知道一個人有了夢想,他的動力可以說是無限的,但是,當我看見你這個樣子的時候,我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鴻紫桖的情緒從激動轉變到柔和對冥小妖說道。

而冥小妖也從他的眼中看到了點點淚光,在他的記憶里,鴻紫桖這是第一次流眼淚,而且還是為自己。

看著近在咫尺的鴻紫桖哭了,冥小妖的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鴻紫桖突然抓住他的肩膀,目光炯炯的盯著他,道:「小妖,答應我,終止測試,好不好?我不希望自己的親人接受面臨幾乎接近於零存活的測試。所以,答應我,別去了,好嗎?」

冥小妖抬起精緻的臉龐望著他,半晌點了點頭,道:「嗯!」 夜晚的醫院很寧靜,尤其是病房裡,冥小妖靠坐在床頭,一旁的鴻紫桖將買來的晚飯擺在床頭柜上。

「來,妞,哥哥喂你吃飯。」鴻紫桖調笑道。

冥小妖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滾開,我又不是不能自己動手,還有,再敢把我當女的,我揍死你。」說完之後自己端起餐盒便吃了起來。

還別說,這餓了一天,一直不喜歡吃外面飯菜的冥小妖今天竟然將餐盒裡的食物吃的乾乾淨淨。

吃完后,他喝了點水,說道:「要不是今天餓了一天,哥們我鐵定不會吃這外面的。」

鴻紫桖哈哈一笑,道:「吃飽喝足,我們出去轉轉怎麼樣?」

「大晚上的有什麼好出去的?還不如睡覺呢。」冥小妖嫌棄的說道,說完還伸了個懶腰。

他這一伸不要緊,愣是把鴻紫桖給看楞了,因為冥小妖的腰,怎麼就這麼細呢?

前者反應過來后發現鴻紫桖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突然緊張起來,唯唯諾諾的說道:「你你你,你看什麼?」

鴻紫桖摸著下巴,笑吟吟的說道:「小妖,我是越看你越像個女生啊,以前你剛來我家還不覺得,直到高一的時候我才有這種感覺;而且,你身上有一種男人沒有的氣質。」

看著他的笑容,冥小妖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心說你大爺的,你要不要這麼變態!女的不去觀察,偏偏觀察我幹什麼?

「什麼氣質啊?」冥小妖說道。

鴻紫桖說道:「那就是一股無形之中的淡淡體香。」

冥小妖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心說老天爺啊,你賜我一個五雷轟頂劈死我吧!我實在是受不了這個對男生感興趣的混蛋了!

「切,大爺我用的洗衣粉洗衣液就這個味道,你管得著嗎?」冥小妖略顯氣憤的說道。

鴻紫桖想了想說道:「不對啊,小妖,我也沒見你拿出來用過,而且你一直用的都是我媽買的普通牌子的洗衣粉和洗衣液,從來沒有過你身上這種香味,那種香味不會是洗衣粉可以模仿出來的,再加上你這精緻的臉龐和細細的腰桿,怎麼看怎麼都覺得是個女的。」

冥小妖面部微微抽搐了一下,說道:「鴻紫桖,你個混蛋,一時間不去霍霍別人小姑娘來分析我幹什麼?」

鴻紫桖看著他那副怒容,活脫脫一個小姑娘模樣,不禁捂著嘴偷樂。

「哎呀呀,小妖啊,你這生氣的模樣真叫我喜歡,哈哈哈!」鴻紫桖說著拍在大腿笑了起來。

冥小妖一把將坐在椅子上的鴻紫桖推到地上,滿臉通紅的罵道:「滾滾滾,大老爺們說這話也不覺得害臊,不跟你說了,睡覺!」說完,冥小妖背過身去蓋上被子一句話都不說了。

鴻紫桖見他真生氣了,於是說道:「你別生氣嘛,我就跟你開個玩笑。」

「別煩我,我要睡覺。」冥小妖說道。

鴻紫桖見他這樣,笑了笑,脫了鞋子也躺了下去。

還不等他躺在床上,自己卻被冥小妖一腳油門踢下床。

鴻紫桖揉著快要摔成兩瓣的屁股說道:「你幹嘛呢?我們兩個一直都一起睡,你總不能讓我睡地板吧?」

冥小妖躺在床上說道:「一身汗味,洗澡了再睡。」

鴻紫桖這次明白怎麼回事,於是尷尬的笑了笑,隨後屁顛屁顛的跑進了病房裡的洗手間。

「誒,小妖,我發現你也還沒洗澡,要不哥倆一起洗?」鴻紫桖哈哈一笑調笑道。

「滾!」冥小妖怒氣沖沖的起身將一隻鞋扔向洗手間。

前者眼疾手快關了門,哈哈大笑起來。

冥小妖躺在床上喃喃自語道:「這傻子整天都不正經,難受。」

過了一會兒,鴻紫桖光著膀子走出了洗手間。

「把衣服穿上。」冥小妖見他出來后立刻別過頭去說道。

鴻紫桖哈哈一笑道:「怕什麼,你我之間是兄弟,又不是情侶。」

「不行,你要是不穿衣服,就出去睡鐵皮凳子。」冥小妖說道,語氣堅定不移。

鴻紫桖撓了撓後腦勺,說道:「我也沒帶換洗衣服,而且這衣服上都是汗味,我總不能再穿上吧?」

良久之後,冥小妖說道:「准許你破例一次,下次再不穿衣服睡覺,你就睡地板吧。」

「好嘞!」說完,鴻紫桖一跳便跳到床上躺了下來。

啪嗒一聲,燈被關掉了。

「你幹嘛?」冥小妖緊張的說道。

就在燈被關掉后,自己的手卻被鴻紫桖抓住了,隨後將其一拽,原本別過去的腦袋則再次轉了過來和鴻紫桖來了個四目相對。

透過窗外的燈光可以看見鴻紫桖正笑吟吟的看著他。

「這樣睡,舒服,還能增進感情!」鴻紫桖說道。

「增你妹的感情,放開我。」冥小妖大喊道。

鴻紫桖突然沉聲道:「睡覺,再亂動別怪哥哥我不客氣了。」

聽他這麼一說,冥小妖躺在他懷裡頓時打了個寒顫,心中的火也頓時熄滅。

鴻紫桖抱著他的腦袋往自己胸口一貼,冥小妖的額頭便貼了上去。

後者本能的想反抗,但聽見鴻紫桖乾咳了幾聲后,也不再敢動了,生怕他做出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兩人一起來到了異能學院將冥小妖的測試終止后便出了測試房,經過教學樓的時候,冥小妖停住腳步。

看著氣勢恢宏的教學樓,他不禁感嘆自己的夢想就這麼破滅了。低著頭無精打采。

Prev Post
旁邊,閻烯嗤笑。
Next Post
整個晚上下來,我幾乎沒有去注意自己收到的打賞,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屏幕有一段時間被犒賞刷了屏,今晚又拿到不少獎品。其中送出價值最高的就是劉少,我和觀衆們最後道一聲晚安,才關了電腦,送了口氣,總算結束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