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剛才的舉動,就如同雷霆一擊,一舉擊潰了他們的所有勇氣,他們全部化作了一道道光芒,沖向了遠方。

這傢伙就是一個瘋子啊!

他們怎麼能跟一個瘋子繼續拼下去?

「想走?哪裡有那麼容易!」

秦南只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快要爆炸了,他急需將體內那暴走的恐怖力量,給徹底的發泄出去。

秦南立刻向前追了出去,斬出了數以萬計的月牙狀刀氣,氣勢滔天,彷彿猶如一位絕代神王,可以橫掃諸天。

柳凝霜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現在她的腦海中,只有剛才秦南吞服丹藥的景象。

他總共吞了五顆六轉仙丹……

不顧一切……

為了她……

秦南向前追擊了三百息時間,重創了十位天才之後,他體內暴走的力量,才降下了不殺,讓他得以控制住全身。

「早知如此,一開始就拿出三五顆六轉仙丹吞了,那他們一個都逃不掉。」秦南心裡有些懊惱。

至於現在的話,那就沒必要去追了,因為即使他追上了一個,將之斬殺,若是讓其他天才們得知他體內力量已經降下去,那必然會再度殺來。

到時候,他不能又去吞服六轉仙丹吧?

那樣實在是太浪費了!

畢竟,在這樣的過程之中,秦南根本無法分心去感受這些丹藥的丹力奧妙。

尤其是這次吞服了五顆六轉仙丹,讓秦南意識到了這些丹藥的驚人威能,秦南對它們便愈加看重了。

他大可好好了解這些丹藥的藥力變化,然後參悟那諸多丹方和丹術,等回到後世之後,他就可以自己進行煉製。

到那個時候,他就可以讓女帝、公主、碧蘭他們,都能迅速提升。

秦南想到了這些,就折身回去了。

柳凝霜還在原地等他,見他從遠處飛來,便柔聲問道:「你現在身體怎麼樣了?」

秦南感覺有些奇怪,不過他沒有細想,搖頭道:「無礙。對了,你接下來打算去哪?我這裡……」

還沒等他說完,柳凝霜忽而有些生氣道:「無礙?怎麼會無礙?那可是六品仙丹!你吃了一顆,終生就無法在突破!你這次一口氣吃了六顆,那後果更加嚴重!只是一顆燭龍之果而已,何必做到如此地步?」

秦南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我與真離公子等人有仇,哪怕他們拿到了燭龍之果,也不可能放過我。再說了,我也不想讓他們得到這一顆燭龍之果。而且,你有所不知,我吃那些丹藥,對我不會有影響。」

柳凝霜芳心微顫。

不會有影響?

那怎麼可能!

即便不會導致秦南無法突破,那必然也會給秦南留下很嚴重的後遺症,需要極大的代價去化解……

她忽然明白,秦南是故意這麼說的,只是不想讓她擔心,不想讓她內疚。

「明明只見過一面,卻還做到這種地步,他也真是……」柳凝霜一顆塵封的心,忽然有點亂了。

「你怎麼了?沒事吧?」秦南見她神色變化,不由開口問道,他是完全不知道,柳凝霜會自己想那麼多。

「沒……沒事。」柳凝霜反應過來,輕輕吸了口氣,神色恢復了平靜,將那燭龍之果取出,道:「你拿去吧,它應該是你的。」

秦南搖頭道:「不用,此果對我沒什麼意義。」

柳凝霜傳他時空聖典,於他是有恩情,他自然要幫。

不過,柳凝霜可不會這麼想,這可是燭龍之果,對他怎麼可能沒有幫助呢?他不要,只是他為了她……

「那,那我就不給你了。」柳凝霜磕磕絆絆的說了一句,重新收回納戒。

「柳姑娘,你待會打算去哪?」秦南重新問了一句。

「我暫時沒有目標,不如就跟你一起吧。」柳凝霜想了想,說道。

「呃,那也行。」秦南點頭,道:「我之前得到了一張地圖,或許指向了一個好地方,我們現在就往東邊走……」

秦南轉身就向前飛去,他對柳凝霜印象不錯,帶她過去應該沒什麼問題。

柳凝霜見他的背影,眸光有些複雜,同時有些糾結,她還身負血海深仇,在完成之前,對男女之事絕不會有任何念頭,要該勸他放棄嗎?

絕世劇情已經走入後期了,大概不需要多久就會完本。妖孽計劃在10月15號,於公眾號上發布絕世的番外,打算寫蒼、周帝等人的大戰,也揭露天極榜之靈等人的歸宿,以及一些坑。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微信搜索公眾號極品妖孽,點擊關注,靜靜等待。 大約五個時辰之後,秦南兩人進入了一座大山之中,沒過多久就看到了一座百丈高的祭壇,全部都用某種獸骨砌成,上面刻畫的各種符號,已經有點模糊,有種莫名的蒼涼感。

柳凝霜圍繞著祭壇打量片刻,才道:「這是一種古法煉製而成的傳送祭壇,應該是離開這燭龍秘境,前往下一個地方所用。」

秦南心說我早就知道了,不過他沒有直言,柳凝霜這份謹慎和小心,那是值得讚賞的。

兩人很快走入祭壇,打入力量,一道柔和的光芒,立刻包住了他們,消失在了原地。

大約百息之後,兩人身形齊齊一顫,落在了一片陌生的大地之上,同時他們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道徹骨的寒意。

「嗯?」兩人幾乎同時運轉問道之法,蓄勢待發,目光看向四周。

只見到,四面八方都是濃密的黑霧,與秦南先前遇到的黑霧不同,它們宛如深淵一樣,可以吞噬他們的目光,吞噬所有一切光線,黑到了某種極致。

但是,他們沒有陷入這詭異的黑霧世界中,在他們的腳下,有著一條寬約十丈的血色大道,向前蔓延而去,不知通往了何處。

隱約間,兩人彷彿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彷彿這條路是由無窮無盡的鮮血浸染而成的。

「這是……大衍天宗的葬神道?」柳凝霜俏臉微變,道:「這葬神道乃是大衍天宗赫赫有名的凶地之一,充滿無窮危險,只要進入其中,幾乎就沒有生還的可能。一般來說,只有在宗內犯下大錯的弟子,才會被送到這裡。要是能夠活著出去,那麼之前所犯下的錯,就可以一筆勾銷。」

秦南神色一愣,這竟然是一處凶地?

先前冥道子給他地圖之時,曾經告訴過他,從燭龍秘境坐上祭壇之後,將會來到另外一個秘境裡面。但是,這個秘境中沒有任何危險,只要繼續向前,那便可以抵達大衍天宗最為核心的大殿,傳承殿!

「這是祭壇出了問題?還是這葬神道,已經沒有任何兇險了?」

秦南腦海中浮現出兩個念頭,他個人覺得後者的可能性很大,因為以柳凝霜的眼力,要是祭壇發生了變化,或者是被動了手腳,那麼她必然可以發覺。

「柳姑娘,我們將古字祭出,護住周身。」秦南開口說道,將仙字等等古字,一一打了出來,圍繞身體上下飛舞。

「你……」柳凝霜見到那個仙字,頓時滿臉震驚,道:「你竟然領悟了仙字?」

秦南見狀,立即問道:「柳姑娘,這仙字有何特殊之處?」

柳凝霜反應過來,美眸中露出了一絲複雜,道:「真沒有想到,你的武道天賦,竟然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她頓了頓,又道:「上古傳聞之中,要想得到大衍天宗的真正傳承,那就只有兩個辦法,一種是得到一塊大衍聖令,持令進入此地。不過,自古以來,無數進入此地的修士,從來沒有奢望過得到大衍聖令。」

「這是為何?」

柳凝霜一直古波不驚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絲笑意,似是譏諷,道:「很簡單,大衍天宗留下的諸多大衍聖令,幾乎都是為了大衍天宗的後人準備的。譬如,宗主一脈的後人,某位仙帝的後人。只有擁有這樣的血統,才有可能找到大衍聖令。」

說到這裡,她補充了一句:「所以,原本九霄仙帝墓中的那塊大衍聖令,應該是為了那個仙帝後人準備的。你們能夠得到,當真是運氣逆天。」

秦南聞言不禁一笑,他們當初運氣確實不錯。

「這第一種辦法,可以看成是為權貴們準備的,從人情上來說,這也無可厚非。只是這樣的舉動,很容易阻礙一個宗門的發展。真正的宗門,應該是能者上位,而不是依靠先祖餘蔭。」

柳凝霜評價了一句,繼續道:「不過,大衍天宗最後一位宗主,倒也不糊塗。原本大衍天宗許多長老們,建議只有通過大衍聖令,才能夠得到大衍天宗的真正傳承,但是此人力排眾議,安排了十大仙帝**。」

「十大仙帝**,算是一種考驗,最後十位仙帝同時講經,共有三千餘字。誰能夠掌握排名更高的字,那就代表著此人天資非凡。一般來說,只要掌握了排名前三十的古字,就有一定機會得到大衍天宗的真正傳承。」

「在這三十古字裡面,排名越高者,得到的機會也就越大。」

秦南目露訝異,沒想到這裡面竟然還有這樣的玄機。

「這上百萬年來……沒有人領悟過仙字嗎?」秦南好奇問道。

寵妻撩人 「這上百萬年來,大衍天宗總共出現了上百位傳承者。」柳凝霜淡淡道:「那其中自然是有人領悟了的。不過,僅僅只有一人罷了。此人應該還在世,他名無陽仙帝!」

秦南內心一震,已經證得仙帝了?

「如此說來,那我豈不是可以得到大衍天宗的真正傳承,甚至證得仙帝……」秦南摸了摸鼻子。

「你可別想多了,如今出現了三塊大衍聖令,而且那兩位仙帝後人,都是有備而來,你和你那位朋友,只有不到一成的機會。」柳凝霜毫不客氣的潑來冷水:「至於仙帝?等十萬年後你在看看。」

秦南無語,他想想都不行么?

隨後,兩人小心翼翼的向前。

一個時辰之後,秦南發現沒有什麼危險之後,就證實了心中的猜測,於是他就放下了一部分注意力,轉而與柳凝霜閑聊。

愛已欠費 柳凝霜來自於一個頂級大勢力之中,身份地位比真離公子等人還要高,知道大衍天宗非常多的密辛,他正好可以好好了解一下,說不定關鍵時候可以派上用場。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直到五個時辰之後,濃密無邊的黑暗之中,突然傳來了異響聲。 向南豐抬眼看了簡艾一眼,俊秀的眉頭微微皺著:「」女孩子家家的,喝什麼酒!」

簡艾聞言,竟是忍不住笑了:「女生為什麼不能喝酒?我武都學了,當然能喝酒!」

話落,不顧向南豐的目光,簡艾直接自己拿過一瓶啤酒,根本不用開瓶器,直接用手攥住瓶口,真氣運作,再抬手,那瓶蓋在手中直接脫落。

向南豐見狀,頓時震驚的瞪大了眼。

什麼鬼?

「不可能!」向南豐一臉不相信的樣子:「絕對是假的!」

簡艾自顧自的給自己倒酒,看著向南豐這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不禁輕哼一聲:「華夏武術博大精深,你沒見過的多著呢!」

向南豐看了看簡艾,又看了看那瓶被她打開的啤酒,不由道:「你這屬於魔術了吧?我才不信你能徒手開瓶蓋呢!」

向南豐雖然是學空手道的,但卻並不是完全不懂華夏武術,或許這世界上真的有些人能夠徒手開瓶蓋,可他也不相信簡艾能做到。

看簡艾那一雙手細皮嫩肉,纖細修長的,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

所以他內心深信不疑,這一定是簡艾的小把戲。至於這把戲是怎麼來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而簡艾此時面上平靜,內心卻也忍不住的在笑,這當然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到的,她就是故意在逗向南豐。

因為這段日子下來,她突然發現向南豐這個人,和留給自己的第一印象完全不一樣,是個呆愣愣、虎頭虎腦的男生。

他之前的輕狂或許是因為在空手道領域取得的成績,小小年紀就是國際賽事的獲獎者,難免內心膨脹。

可拋去這層浮誇的表面,向南豐給簡艾的感覺是個做事橫衝直撞,沒什麼方法,也沒什麼心眼的人。

就說自己今天為什麼會坐在這裡和向南豐一起吃午飯?就是因為最近這段時間,向南豐天天堵在龍興武館的門口,目的無他,就是想請自己吃一頓飯。

而簡艾一開始因為對他的印象並不好,所以肯定不會答應,結果這向南豐就成了龍興武館的門神一樣,每次她從武館出來,第一眼看到的都是等在門口的向南豐。

向南豐不但傻愣愣的天天等,甚至從未有過哪怕一絲一毫過激和欠妥的行為,見到簡艾就只問一句:『請你吃飯,去不去?』

簡艾自是乾脆利落的回他兩個字:『不去!』

然後他就什麼都不說了,人就頭也不回的走掉了,然而第二天,他還是會一如既往的出現,問同一句話!

若是換了其他人,被拒絕個兩三次,怕是就會放棄了。

可向南豐,竟是一直堅持著,磨到最後,簡艾自己都不好意思拒絕他了。

後來想想,一頓飯而已,或許陪他吃完了,這件事就能戛然而止了,因為簡艾能看出來,如果自己一直不答應他,他怕是真的要成龍興武館門前的人像了!

所以此時簡艾坐在這裡,也是覺得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向南豐好像在心裡對她有一股執念,只有自己陪他吃了這頓飯,他才能了卻這段執念。

聽著像是在超度蒙冤而死的怨靈,可想一想,確實是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令簡艾不解的是,自己到底是何時散發出的該死的魅力,讓向南豐對她這般盲目追求!

穿越嬌妃太囂張 簡直比林逸還露骨大膽!

「你說你沒錢,還非要請我吃飯,圖個什麼呢?」簡艾沒再提開瓶蓋的事,看著向南豐道。

今天這張桌上就兩個人,桌子不算寬,簡艾可以清楚的看清他五官和長相的所有細節。

若說樣貌,向南豐算是中等偏上的樣子,至少在簡艾的審美觀里來看,向南豐這種單眼皮男生是比較入眼的。

短短的平頭,乾淨利落,臉型圓圓的,卻並不胖,因為長期習武,皮膚特別的緊緻光滑,身上也帶著一股他自己特有的彆扭勁兒,這是簡艾在別人身上沒有見到過的。

而且是越接觸,越覺得他這個人彆扭。

就比如當下聽了簡艾的話,向南豐竟是一口喝光了一杯酒,應到:「我樂意!」

簡艾:「……」

看看,多彆扭,明明是自己的堅持不懈換來了自己答應陪他吃頓飯,結果現在呢?

簡艾撇了撇嘴,喝了一杯酒就拿起一串羊肉吃了起來。

而這時,向南豐竟是自顧自的說到:「我打聽過了,你沒有男朋友!」

「所以呢?」簡艾聞言輕輕抬眼看他,問到:「你要追我?」

向南豐竟是不躲不閃的點了點頭。

簡艾看了看眼前的羊肉串和啤酒:「就用這?」

向南豐又點了點頭!

「噗……」簡艾終於忍不住了,最後竟是無奈的笑著點了點頭:「行吧,反正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我對你好像也有了些許的了解,這也確實挺像你的風格的!」

而且這風格相當的與眾不同。

每天按時出現,卻從不軟磨硬泡、死纏爛打!

然後好不容易得到機會了,卻帶著女孩子來擼串,簡艾作為被追求的那個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你覺得我不好?」向南豐看著簡艾一臉認真的問。

然而話一出口,他竟是先替自己解釋了起來:「當然,我知道第一次見面可能不太愉快,我以前確實挺多缺點的,但是被你揍了那一頓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其實什麼都不是。」

Prev Post
整個晚上下來,我幾乎沒有去注意自己收到的打賞,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屏幕有一段時間被犒賞刷了屏,今晚又拿到不少獎品。其中送出價值最高的就是劉少,我和觀衆們最後道一聲晚安,才關了電腦,送了口氣,總算結束了。
Next Post
“夏雪,你原本就是冥界的,比如你的吊墜,那可是……算了,我覺得你更喜歡聽我後面的話。”木樨一副得意的模樣看着我說着。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