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年齡最小,天賦最高的小師妹,基本上是所有師兄師姐最看重的,沒有人會跟她爭什麼東西,也知道爭不過。

甚至,有好幾個師兄對這個小師妹都情有獨鍾,自然是倍加呵護。

所以,賀蘭朵基本上已經養成了以她為中心的習慣,即便是四十多歲了,還是一個嬌寵丫頭的性子。

可是現在,突然多了一個北堂白,一個光環耀眼無比的小師弟,她這個「小師妹」驟然變成了「師姐」,同時似乎也意味著她以前的特權將一點點消失,這種落差會讓她感覺十分不好。

要不是獨孤千秋有單獨跟她談過一些事情,賀蘭朵恐怕連笑臉都不會給軒轅無命。

如果軒轅無命是真心想當獨孤千秋的徒弟,想爭寵,那麼他還真可能會有些什麼想法,還得去琢磨以後怎麼相處。

可是對軒轅無命來說,這些都是虛的。他巴不得等拜師儀式過去了,這獨孤千秋也放任他自由,能給點什麼資源就給點,給不了也沒關係,能讓軒轅無命頂著他的頭銜招搖撞騙就行。

相反,軒轅無命對獨孤千秋的家人還更感興趣一點。

比如說獨孤雁。

當然,軒轅無命倒不是對這個不到十四歲的蘿莉有什麼邪惡的想法,只是在滿堂陌生人之中,碰到一個見過一面的人,會顯得親切一些。

而且獨孤雁比其他的人都顯得真誠一些,雖然她的口中並沒有什麼好話。

一億娶來的新娘 「走了一次狗屎運,就說是天下第一天才,也不知道太爺爺看中你什麼,竟然為你破禁,收你為關門弟子。」

獨孤雁說這話的時候,獨孤千秋就在旁邊,他聽到時,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卻當做沒有聽見,而是作勢跟旁邊其他人交流。

軍王獵妻:魔眼小神醫 而獨孤雁的父親,同樣佯作慍怒,輕聲喝止道:「小雁,不要亂說話。」

「我哪亂說話了?」獨孤雁絲毫不畏懼她的父親,直接白眼相對。

軒轅無命輕笑道:「嗯,你說得沒錯。我壓根就不是什麼天下第一天才,我只是運氣好而已。跟十三歲就達到靈通境二星的你相比,我根本算不上什麼。」

「你知道我?」獨孤雁顯然很有些好奇。

軒轅無命點頭道:「你是大長老最疼愛的曾孫女,也是我們劍閣最優秀的天才,我要是連你都不知道,豈不是更對不起大長老的賞識?」

軒轅無命如此上道,顯然讓獨孤雁很開心,她當時點了點頭:「你這個傢伙倒不是一無是處……不過你可別指望我會叫你什麼師叔祖,我只會叫你名字。」

「那最好了,我還擔心被叫老了呢。」軒轅無命笑道。

也就是這樣的對話,是軒轅無命認為今天晚上稍微有點意思的事。

作為獨孤千秋的關門弟子,軒轅無命的輩分無疑頓時提高了許多,頓時跟獨孤千秋的兒子一個輩分了。

獨孤千秋開枝散葉很晚,是他在發現修為成長已經進入了一個瓶頸期,滿百歲才開始求子。

事實上,武者百歲當爹並不少見。很多人前半生都在努力修鍊,突破到武神時已經將近百歲。

而只要成為武神,那至少也是有兩百歲的壽元,百歲求子,也不過等於人生才過一半不到。

有些武聖級別的武者,三五百歲求子也是極其正常的。畢竟他們的生理機能一直處於很旺盛的狀態,想要生育後代,找個合適的就可以。

不過物競天擇,越強大的武者,受孕率其實更低。似乎老天爺也不希望出現太多逆天的修武者。

可從獨孤千秋現在看來,他這枝葉,還算開散得不錯。

獨孤千秋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他們都沒能成為武聖,不過卻悉數成為了武神,三個人都是神隱境圓滿狀態,也都是快兩百歲的高齡了。

女兒因為嫁到其他宗門去了,也算是一樁武靈界頂尖的聯姻,所以那一脈也沒有在武雲劍閣。

兩個兒子因為修鍊天賦比不上獨孤千秋,好不容易達到了獨孤千秋定下的標準,同樣是到八十歲以上才開始開枝散葉。

對子輩很有些失望的獨孤千秋將希望放在了第三代。

但是第三代,也就是獨孤雁他父親那一代修鍊天賦還更低,到現在為止,竟然只有一個神隱境圓滿,而且還有幾個此生恐怕武神無望。

第三代中,年齡最大的也已經百歲了,最小的就是獨孤雁的父親,也已經快五十了。

這樣的修鍊成績,無疑讓獨孤千秋都有些心灰意冷。

如果從基因學來說,那就是獨孤千秋的天賦被他選的三個老婆拖了後腳。

一直到第四代中,出了兩個天賦極高的子孫。

一個叫獨孤鷹,如今三十九了,已經是魂融境七星的武魂,有望在四十五歲之前成為武神,這也就差不多能比得上賀蘭朵了。

另外一個就是獨孤雁了,從她修鍊開始,各項指標都刷新了獨孤鷹留下的記錄,也就是說不出意外,她的成績應該會比獨孤鷹更好。

獨孤千秋在這兩個子孫身上終於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他希望如果他最終都沒能走上更強大的天君之路,獨孤鷹和獨孤雁能完成他的心愿,那他們自然也有能力守護他們的家族。

見軒轅無命能獲得獨孤雁的認可,獨孤千秋明顯也更高興,對軒轅無命笑容都越發地多了,然後將次日拜師儀式的一些最基本的程序跟軒轅無命說了一遍。

作為武雲劍閣的大長老,獨孤千秋開禁再次收徒,絕對是一件大事。

所以上到武雲劍閣的總閣主武雲崇,下到一些執事,即便內心可能帶著鄙視,可卻也都不請自到,作為這一場收徒儀式的見證者。

儀式還沒開始之前,摘星樓下的廣場上即便寒風凜冽,卻已經聚滿了人。

如果有人注意一下就會發現,在這裡的數百人,基本上都是劍閣小有身份的人。

摘星樓下的廣場其實並不小,雖然比不上巨大的環狀噴泉廣場,可是要容納一兩千人還是很簡單的。但是除了核心弟子和傳承弟子中的佼佼者外,普通的內外門弟子,甚至精英弟子都是沒有資格上來的。

也就是獨孤千秋身為大長老,才能在摘星樓下舉行收徒儀式。

吉時將至,獨孤千秋紅光滿面地向武雲崇和諸多長老,及所有來見證這一刻的人表示了他的感謝。

軒轅無命雖然很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尤其是還要磕頭跪拜什麼,可是既然在當北堂白,而且拜人為師,自然要入戲一點。

獨孤千秋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他笑不攏口地看著軒轅無命給他磕頭時,軒轅無命的心頭卻在想著有一天獨孤千秋惱羞成怒的場景。

拜祖師、投師帖、敬謝師禮、三跪九叩、師父訓話等等環節,這些東西軒轅無命當初在拜諸葛青云為師的時候從來沒有整過,可今天卻是整了一個遍。

而再複雜的程序,在提前做好準備的情況下,都能井然有序地完成。

當軒轅無命從獨孤千秋手中接過一柄名為「尊師」的長劍時,一旁的司儀則高聲宣布,獨孤千秋和軒轅無命正式確定了師徒關係。

提著這柄紫光極品級的青色長劍,軒轅無命緩緩起身時,耳畔聽到了雷動的祝賀聲,他心頭卻是在冷笑。

如此多的禮節,原本是為了彰顯拜師這件事的神聖莊嚴,可是在軒轅無命身上,卻真的變成了形式主義。

畢竟軒轅無命無心,就算是再濃重一百倍的儀式,也比不過軒轅無命給諸葛青雲的那一句話。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這樣的話,軒轅無命今天是閉口不提。

而當一邊一個身著金紅雙色錦袍,霸氣十足的男子最先飛上拜師台時,軒轅無命瞳孔微微收縮,他隱約猜出了來者的身份。

來者自然是武雲崇,他臉上帶著頗為熱情的笑,一拱手:「恭喜大長老再收高徒!」

獨孤千秋郎笑道:「多謝總閣主,以後我這小徒兒可還希望你多多照拂。」

「大長老說笑了,你的弟子,又何須我來照拂?」 部長夫人,請息怒 武雲崇打了個哈哈:「何況擁有如此大氣運的弟子,自有老天會照拂他,你完全不用操心了。」

武雲崇這話中顯然有話,是在說獨孤千秋撿了一個大便宜,可以當個便宜師父。

獨孤千秋也不在意,這一點點揶揄他早就預料到了,當下只是皮笑肉不笑地拉著軒轅無命向武雲崇見禮。

而這個時候,一個身著土黃色斗篷的女子落在了武雲崇的身邊,戴著頭罩的她讓人一眼看不太出樣貌,不過從她開口的聲音來看,應該不醜。

「難得譙笪長老也願意走出你的小築,真是感激。」

聽到獨孤千秋的聲音,軒轅無命發現,獨孤千秋對這個女長老的態度明顯比對武雲崇要真誠多了。

而姓譙笪的長老,軒轅無命很快對上了號,是武雲劍閣如今明面上三個聖元境武聖之一,譙笪蔓。

這譙笪蔓,年齡跟獨孤千秋相仿,好像比獨孤千秋還要年長一點,可據說是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子,只不過已經很多年沒有人見到她的真容了。 譙笪蔓的聲音有一點點慵懶:「聽說獨孤長老收了一個大陸第一的天才為徒,自然要來見識一下。」

「武靈大陸地域廣袤,宗門林立,也不知其他地方是否有更勝一籌的天才存在。所以現在說大陸第一倒是言之過早。」武雲崇在旁介面道。

獨孤千秋眉頭微凝,他收北堂白為徒的目的可就是為了氣運,今天絕對是不能謙虛的時候。

所以獨孤千秋沉聲道:「小白二十一達到魂煉境,如何當不起大陸第一的稱號?」

納蘭永壽在飛過來的時候打了個哈哈:「是啊,北堂白能夠打破已知的大陸記錄,自然可以稱得上大陸第一天才,宗門第一天才。」

「不過是走了一次狗屎運而已,就諸多光環加身。」這個時候,跟在武雲崇身後的慕容劍心突然冷哼了一聲。

軒轅無命眉頭輕挑,他就知道今天的拜師儀式應該不是太平靜。

當然,獨孤千秋昨天也暗示過,慕容劍心很有可能會借題發揮。

「狗屎運么?那慕容劍心,你豈不也是吃了不少狗屎才有現在的成績?」敢用這種言語跟慕容劍心針鋒相對的同齡人倒是不多,但獨孤鷹絕對是其中之一。

雖然獨孤鷹對北堂白也不太感冒,可北堂白畢竟是他太爺爺收的關門弟子,是真正的自己人。慕容劍心如此貶損他們獨孤一脈的人,他自然沒有好脾氣。

慕容劍心眸光冷冽地看過去,卻看到了獨孤鷹雙目中那寸步不讓的鋒銳。

「運氣本就是一個人實力的表現,北堂白還是非常不錯的,打破了大陸修鍊記錄,也算是給我武雲劍閣爭得了名譽。」譙笪蔓轉首看向軒轅無命。

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目光落在身上,軒轅無命有種被看穿的錯覺,這讓他有些擔心。對於譙笪蔓這個聖元境武聖,雖然沒什麼信息證明她擅長幻術方面的法則,可是她畢竟是武雲劍閣最強的三個人之一。

「以適當的氣運,加上真正的天賦和後天的努力,成績高的才是真正的絕頂天才。」慕容劍心卻是冷聲道:「如果他日北堂白連武聖都成為不了,那這個宗門第一、大陸第一的名頭豈不可笑?」

獨孤鷹再次冷笑相對:「慕容劍心,要是他日你也無法窺聖,那豈不更可笑?你可是頂了宗門第一天才的名頭招搖撞騙了許久呢?」

「你說我招搖撞騙?」慕容劍心感覺到他的權威受到了極大的挑釁。

感受到慕容劍心眼中的冷厲,獨孤鷹也十分有壓力,但是在這種時候他也不可能弱了勢頭:「北堂白的成績明顯已經壓過你,你卻還不捨得這第一的名頭,還想頂著,不是招搖撞騙是什麼?」

慕容劍心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那你的意思是,北堂白要取締我宗門第一天才的名頭了?」

獨孤鷹冷笑道:「那是當然,你就算再不甘,這也是事實。要不然,你問問大傢伙?」

兩人的對話,讓現場的火藥味頓時濃烈了許多。

眾人議論紛紛,各執說辭,畢竟每個人本來就有不同的立場,而對天才概念的理解也多有不同,自然支持慕容劍心的人和支持北堂白的人都有不少。

武雲崇和獨孤千秋的目光也在交流,不過兩人都沒說什麼,也明白在小輩機鋒相對時,他們作為長者,誰先插嘴,都會落個仗勢欺人的名頭。

「劍者,銳意而進取!」慕容劍心眉頭大揚:「如果我慕容劍心坐看著一個僅憑運氣就奪我宗門第一天才名頭的人出現,那真是會折了我的劍者之心。」

獨孤鷹眉頭微皺:「你想怎樣?」

「我想怎樣?」慕容劍心冷冷一笑,看向北堂白:「我要捍衛我宗門第一的名頭,北堂白,你可敢應戰?」

在眾人嘩然間,獨孤鷹大笑道:「笑死人了,慕容劍心,你能再不要臉一點么?以神明境二星的修為,挑戰魂煉境一星修為的北堂白?你也不想想,你的年齡都能當人叔了,能再逗點么?」

在這一刻,即便是支持慕容劍心的人也都覺得這很有些不妥當,都認為慕容劍心有些過激。

武雲崇這個時候開口了:「劍心,雖然這事關係到你劍心、劍意的修鍊。不過你也不能以大欺小,恃強凌弱。」

武雲崇這話一出,眾人紛紛讚揚他高風亮節。

不過也有些人看透了本質后,臉上或多或少都有些鄙夷的笑。

武雲崇這看似在幫北堂白說話,制止慕容劍心的舉措,事實上去是在支持慕容劍心的舉動,還幫著慕容劍心解釋,他要挑戰這事是為了保持劍心、劍意上修鍊的狀態,讓他能夠一直以最自信的銳意走在修鍊一途啊。

武者,最看重的就是修鍊,關係到修鍊的事,拚命都正常。說到這個劍心、劍意,卻也沒人能反駁什麼。

慕容劍心當下點頭道:「義父,劍心也不是如此不識大體之人。劍心提出這個挑戰,自然不會以神明境的修為出戰。大長老完全可以將劍心的修為壓制再魂煉境一星的狀態,這樣豈不就公平了?」

議論之聲再次哄然,很多人恍然大悟,終於明白武雲崇和慕容劍心設的局點是什麼了。

獨孤千秋臉色微沉,他有想過武雲崇和慕容劍心父子在這事上會有些不甘的表態,但是沒想到他們竟然來這麼一招。

到底應不應戰,這就是個很大的問題。

不應戰的話,氣勢就徹底輸了,在收徒的第一天就被挫了銳氣,他獨孤千秋還借什麼氣運啊?

可是應戰的話,北堂白八成也是輸,那同樣會被大大挫了銳氣,甚至對北堂白的劍心、劍意也會有極大的影響。

「你為什麼不把修為壓制在二十一歲的時候呢?」

軒轅無命這句話一出,眾皆嘩然。

獨孤千秋眸光大亮,他這個時候,忍不住讚賞地看了過來。

而獨孤鷹則是哈哈大笑道:「就是,慕容劍心,既然你說要保住這宗門第一天才的名頭。有本事你就將修為壓制到你二十一歲的時候,你二十一歲的時候修為多少啊?」

慕容劍心二十一歲的時候,也不過是魂凝境的武魂,自然不可能是北堂白現在的對手。

嫡女重生之凰傾天下 慕容劍心卻是面不改色道:「我說過,適當的氣運,加上真正的天賦和後天的努力,成績高的才是真正的絕頂天才。如果只是比氣運下的成績,那還要比斗作何?既然要戰鬥,自然應該是比較修為相仿狀態下的實力。」

「你說過就是?你以為你是誰?」獨孤鷹冷笑:「誰更年輕擁有更高的修為,這就是舉世皆知的天才定律。」

「說一千道一萬,你們就是不敢應戰了?」慕容劍心冷笑:「既然不敢應戰,以後就別頂著宗門第一出去招搖撞騙。更別用什麼大陸第一的名頭,小心惹出更大的笑話。」

「誰說我們不敢應戰了?真是可笑。」獨孤鷹嗤笑道:「北堂白剛才也說了,你把修為壓制到二十一歲的時候他就應戰。這樣,我給你說說情,讓他讓你幾歲,你把修為壓制到二十五歲的時候,你們再打一場?」

慕容劍心很有些難看,他發現這樣各執己見,他的目的也就達成不了了。

「不同年齡的人要決出誰才是宗門第一天才,的確很難。」譙笪蔓的聲音不輕不重地飄起:「畢竟因為氣運不同,不同年齡段、不同修為段表現出來的戰鬥力都有不同……我倒是有個建議。」

「什麼建議?」獨孤千秋和武雲崇同時看了過去。

譙笪蔓說道:「兩人可以以魂煉境一星的修為對決一次,然後又以二十五歲的修為對決一次,最後我們長老團再研究出一個比較適合的修為節點,比如說北堂白在上古傳承之前的靈寂境二星,讓他們再對決一次,三局兩勝者為尊。」

譙笪蔓這個方法說出來之後,眾長老和護法紛紛馬屁跟上,認為譙笪蔓這個方法很好。當然事實上,這個方法相對來說會更公平一些。

武雲崇沒絲毫猶豫地點頭:「這個方法還是不錯的!能更全面地對比兩人的天才程度,反正就算是落敗的一方,也同樣是我武雲劍閣最頂尖的天才嘛。有點競爭,對他們來說,也會是一種進步。」

在武雲崇看來,這樣的賽制,慕容劍心一樣也能穩拿兩局。

獨孤千秋眉頭微凝,他發現這個時候真的拒絕不了,不過就在他準備應下時,卻聽到北堂白清朗的聲音再次響起。

「其實沒有必要這麼折騰的……」

軒轅無命這話一出,再次成為眾人目光的匯聚點。

軒轅無命那目光顯得有些慵懶地看著慕容劍心:「真正的天才,是敢面對任何挑戰的!」

Prev Post
“夏雪,你原本就是冥界的,比如你的吊墜,那可是……算了,我覺得你更喜歡聽我後面的話。”木樨一副得意的模樣看着我說着。
Next Post
這話就是告訴他劉金紅是個沒錢的主,讓她別打主意,但是我剛說完,這老頭就變臉了,跟我罵道:“袍哥子別給臉部要臉。五十年前三幫五會是一家,五十年後各找各媽,馮萬全吞了我的貨,我當是誰給他的狗膽,你若是硬要黑吃黑,也別怪兄弟不仁義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