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草稿

“全公司最閑的一個人。”林泉攤開手,自嘲說:”你們不是說要請客嗎?給你們一個機會。”

“切,”陳楚嗤之以鼻,”我們只請得起夜排擋。”

“也行,我夜裡餓了,常跟老季去吃夜排擋。”林泉抖了抖手裡的策劃書,”姥爺看過沒?”

“看過。”

“怎麼說?”

“總算是一份事業,”陳楚苦著臉說,”我們整了好些天,爺爺也沒句好話說來聽聽。”

“得,讓姥爺說好話,等下輩子吧。行,你先通知陳晉,給我二十分鐘。”林泉拿起策劃書走到被夕陽照耀下的小桌前安靜的坐下,在他坐下的那一瞬間,他所表現出來的專註力極易能感染人。

梁及有些忐忑不安,他寫這份策劃書時,信心十足,自認為思前慮后十分周詳,是一份執行度相當高的策劃。他昨天隨陳楚去見陳然,也將這份策劃書帶過去請陳然指點,陳然倒沒多說什麼,但陳然淡淡的神態卻讓梁及的自信弱了幾分。

林泉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當他踏入林泉的辦公室那一瞬間,明白林泉竟然是名震靜海的聯投的董事長,梁及保持許久地自信正悄然瓦解,心想這份策劃書不會被這雙挑剔的眼神挑出多少不足來。

林泉是那種極具影響力與感染力的人,以後的梁及也一直認為,極少有人能在林泉面前保持充裕的自信心。林泉在聯投所建立的個人威望,不僅僅是針對聯投內部人員,就算外部公司的人遇到他,都免不了被他的氣勢做懾。

陳楚小聲的跟陳晉通電話,陳晉比林泉還早一年畢業,一直在靜海區下屬的環衛所工作。林泉這些年有意將陳家人晾在一邊。陳晉跟他地接觸也不多。這會兒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但是陳晉的領導是一個剛到更年期的中年婦女,誰要踏著點下班,准能感覺到她銳利如刀鋒的眼神,基本上到了下班時間,大家還要在辦公室多耗半個小時。

陳晉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陳楚讓他去訂位置,多少有些按奈不住。他跟林泉那邊沒有機會接觸,但堂兄妹之間關係極好,陳楚與梁及的事。他是最早知道的,也曉得陳楚與梁及今天去見林泉。

陳晉對他年齡只比自己大一歲的表兄,心裡還殘存著少年時的畏懼。直到林泉被市一中開除到星湖中學復讀,陳晉一直與林泉同屆,沒少吃過他的苦頭。那時地林泉驕橫跋扈。受不了陳建國兄妹他們的勢利眼與閑氣,常想著法子折騰表兄弟陳晉、陳秦、陳齊他們。陳晉讀大學時交的女朋友常說陳晉的性子弱,陳晉無奈的笑笑:與林泉這魔王在一起,誰地性子能變得強勢?聽說林泉被市一中開除之後,性子就一下子收斂起來,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不僅重新考回市一中的高中部,高考時,還考了兩門單科狀元。真是讓所有認識以前他的人都大跌眼鏡。真正讓人大跌眼鏡,還是爺爺陳然七十大壽上的精彩一幕。

陳晉想著往事,擔心能不能及時訂到桌位,不時的拿出手機來看時間。他的動作早引起那位更年期主任的側目,主任的臉都沉出水來了,眉頭緊緊皺著。拿起筆,輕輕地叩著桌子,無奈陳晉的心思完全飛到別處,沒給她一絲回應。主任忍耐不住,走了過來,手指叩在陳晉身前的桌上:”這麼焦急回去?你就不能安心再做一會兒事!”

“完成主任交代的任務沒有加班的必要,還有……”陳晉抬頭挑視,硬著頭皮說,”大家也沒有加班的義務。”

“啊,”更年期主任完全沒想到陳晉會這麼堵她,愣在那裡,忘了回應,等她回過神,陳晉已經拿包推門往外走,主任舔了舔嘴唇,想喊卻沒喊出口,這時還有一人學陳晉拿起包準備往外走,她雙眼一睜,訓斥道:”怎麼,你也想造反?你給我過來,看看你做地狗屁報告,你給我拿去重做。”

陳晉可不管被關在門裡的咆哮,想到更年期主任受堵后可能表現出來的嘴臉,心裡十分的爽氣,迎著最後一絲夕陽光走下台階。這時,一名穿著白色罩衫地女子由東往西走來,看到陳晉,甜甜的一笑,陳晉地心猛然一跳,回了一個笨拙的微笑。

女孩子含著笑,側著臉從陳晉身邊穿過,長發順到一邊,遮出半片臉,但露出的紅唇仍讓陳晉心動不已。陳晉默契的跟在那女孩子後面,注視她婀娜多姿的背影與她露出來的白皙柔嫩的頸膚。

林泉花一刻鐘將梁及的策劃書瀏覽了一遍,找方楠,才發現方楠已經離開公司,林泉無奈之餘,只得喚來錢薇,讓她找人對這份策劃書出一份可執行性評估,交代好,才與陳楚、梁及下樓,考慮到要去接陳晉,人多,沒讓季永開volvo,換了一輛別克商務車。

車行到通順大道,恰看見陳晉跟著那名罩衫女孩子的後面,兩人都在用手機打電話。陳楚讓季永開車吊在陳晉後面,過了好久,陳晉還是沒有一點知覺。

陳楚無奈的說:”瞧他這點出息,喜歡人家就衝上去說啊,簡直給我們陳家丟人。”

“呵呵,”林泉笑道,”陳晉對女孩子還是這麼彬彬有禮啊!只是什麼時候成跟蹤狂了?”

“還指望他早點去訂位的呢……”隔著貼反光膜的玻璃,陳楚咬牙切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都是當年被你欺負的後遺症!”

陳楚正要按下車窗招呼陳晉,梁及伸手擋了一下:”陳晉跟前面的女孩子不對勁呢,兩人是不是正互相通電話?”

林泉探過身子去,仔細一看,阿晉耳朵貼著手機,目光卻直勾勾的注視著前輩的女孩子,從他說話的笑容與看人的神情,倒有這個可能。正在這當會,那女孩子掉頭望了陳晉一眼,眼裡那溫柔的笑意,證實梁及的猜測。

兩人一前一後隔開二十米,卻拿手機收穫呢。

“現在是不是流行這個?”林泉莫名其妙的看著陳楚、梁及,”你們也常這麼玩?”

“陳晉腦子有毛病!”陳楚斷定的說。

“別是兩人在偷情吧?”梁及遲疑的說。

林泉跟方楠也常做這些掩耳盜鈴的事情,會心的笑起來,但顯然陳晉跟前面那個穿白罩衫女孩子之間的關係跟他們不同,林泉也不點破,讓季永將車停到陳晉前面。

“瞧你那點出息?”陳楚打開車門,橫眉冷眼的看著陳晉,手指了指表,”讓你做啥來著,現在趕過去還有位置沒?”

陳晉這才看見商務車裡還坐著林泉、梁及,見陳楚催他上車,慌忙掛掉電話,矮著身子就要鑽進來。前面的女孩子詫異的轉過身來,這時大家才看清楚她清秀明麗的面容,看年齡才二十二三歲的青春少女,完全不像偷情的少*婦。

“是誰啊?”陳楚詫異的問,”怎麼偷偷摸摸的?”

陳晉摸摸腦袋,招手讓那女孩子過來,那女孩子卻轉過頭去,裝作一副不認識的模樣繼續往前走。

林泉都有些糊塗了,搞不明白陳晉跟前面的女孩子到底是什麼關係。陳晉尷尬的笑了笑,沒顧上跟林泉、梁及打招呼,讓季永開車追上那女孩子,沒等車停下,就打開車門,急促的喊:”魏小青,快上來,我哥的車。”

魏小青扭頭張望了兩眼,搞得跟作賊似的,猛的竄進車裡,將車門關上。車裡位置沒順好,魏小青嬌小玲瓏的身體整個的撲到陳晉的懷裡,掙扎著坐好,額頭上滲出細蜜的汗珠,粉嫩的臉潮紅,喘著氣,緊張的盯著窗外,來不及跟林泉打招呼,一個勁的責怪陳晉:”我爸的車就在後面,你想我死啊?”

林泉拍拍額頭,暗道:什麼跟什麼啊?敢情陳晉是拐騙人家的女兒!搞得跟偷情似的。見陳晉跟魏小青疊坐在一起,他人往外挪了挪,給他們挪出空位來。 田伯光能否中單?

答案比較模糊,在昆神記憶力的封測版本,田伯光不僅能夠中單,而且非常強勢。 月下夜神 至於眼下公測版本是否改動,酷哥胖也不清楚。

正因為不清楚,所以他想試一試。

華山論劍和論劍台有個相似之處,前三把隨機匹配的對手都不算很強,一般要達到三連勝以後,才會陸續出現強勁對手。換個思路來講,昆神有三次機會做試驗。這樣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

當然,昆神也不至於蛋疼到為了做實驗故意坑隊友,在這方面他有信心。之前維護的過程中,論壇上就對本周免費的10個俠客展開了激烈的討論。最後大家得出了結論,田伯光是一個典型的切入型英雄,堪稱當前版本最厲害的偷塔猥瑣男。昆神選擇田伯光的意圖很簡單,萬一碰到巨坑隊友,他還可以偷塔逆襲。

至於酷哥胖為什麼非要走中路,原因就更簡單了。

遊戲界有句流傳多年的名言:低端局靠ap,中端局靠ad,高端局靠打野,頂尖局靠輔助……

而傳說中的聖戰,則需要五個隊員都具有頂尖水準,不能有任何短板。

如果按照個人愛好來說,酷哥胖更喜歡打野和輔助。尤其是在高端局裡面,好的打野和輔助都能夠帶動全隊的節奏,達到carry全場的效果。注意,這隻針對高端局。在低端局裡面,打野和輔助如果匹配到巨坑的隊友,由於本身缺乏足夠的攻擊,會顯得異常的無力。

在眼前這種情況不明的局面下,酷哥胖穩健的選擇了中單,時刻準備著拯救世界。

「大神,你不是來做試驗的吧?」流年輕如沙比小健哥還緊張,生怕莫名其妙的輸了這一句。他不怕酷哥胖選一個內力系俠客中單,他怕的是酷哥胖用田伯光這種更偏向於物理系的俠客中單,讓他有些搞不懂。

「應該不會吧,大神你不想要十連勝?」霓裳月這個御姐倒是很能理解男人的心思,一句話就說到了點子上。

曾經有位哲人說過一句名言:人類70%的恩怨,都是因為溝通不善……

適當的溝通,能起到和諧的效果。

尤其是在這種匹配的路人局裡面,如果溝通不善,很容易因為一時賭氣釀成悲劇。

面對隊友們的質疑,酷哥胖也沒擺架子,笑呵呵道:「放心,保證不坑大家。」

人的名樹的影,這幾天積攢的名氣在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畢竟大多數知名玩家的信譽還是靠得住的,隊友們見酷哥胖都這樣保證了,想必有他的道理,當下也就不再質疑,接下來小隊里的氣氛又和諧起來了。

「我打野。」

小健哥很豪放,果斷選擇了《絕代雙驕》里十大惡人之一的李大嘴。

「我上單,兩個帥哥別跟我搶哦。」

妹子玩家玩輔助?那是n多年以前的思路,現如今很多妹紙都喜歡走暴力路線,真正一心一意當奶媽的女玩家早就不多見了。

不得不說一句,妹子玩家就是有優勢,尤其是長得漂亮的妹子玩家,優勢更加巨大。霓裳月眨著眼睛賣萌要求上單,儒佛和流年輕如沙也不好意思拒絕,眼睜睜看著這個腹黑御姐選擇了胡一刀。

接下來,腹黑御姐的一句台詞,直接把四個男人雷翻了。

在這種「附身」類的玩法中,有個很尷尬的問題需要面對,比如眼前的霓裳月,她本身是個女人,但她選擇的俠客卻是一個鬍子八叉的北方男人。當她附身後,這個妹子也就變成了一個男人……

出乎隊友們想象的是,化身為純爺們兒的霓裳月並不感到尷尬,反而很利索的伸手在胯下摸了一把,仰天大笑道:「哇哈哈哈哈,老娘終於有小**啦!」

想象一下,當一個妹紙說出這種台詞,會造成什麼樣的效果?

反正她的四名隊友都驚呆了,大眼瞪小眼說不出話來。

「大家有木有感覺到霓裳妹紙的彪悍之氣?有這樣的上單女漢紙,我就放心了。」流年輕如沙倒是很會泡妞,一番花言巧語都得御姐咯咯嬌笑,然後道:「儒佛,看來就只能咱們倆包下路搞基了,有木有信心?」

儒佛弱弱道:「我不會玩輔助,讓我adc行不?」

「行,那就讓哥來反串一下36e的海咪咪小姐吧!」流年輕如沙更豪放,果斷選擇了六指琴魔,剎那間,一個擁有36e碩大胸器,氣質邪魅而神秘,身姿曼妙無比的古裝美人出現在了大家面前。

選擇好人物,5人進入了論劍界面,對面五人的陣容也顯示出來了。

酷哥胖一方的陣營是東華山,陣容如下:田伯光(千里日空婦),胡一刀(霓裳月),李大嘴(小健哥),金世遺(儒佛),六指琴魔(流年輕如沙)。

對面的陣營則劃分到西華山,陣容如下:金世遺(唧唧七寸長),天上童姥(土丟),鐵戰(一血草莓),孔慈(紅衣樓?頭牌),張無忌(相約黃昏)。

在對決之前,系統給了雙方60秒的準備時間。

在這60鍾內,東華山一方已經炸開鍋了。

…………

「我靠,不會吧,唧唧七寸長?今夏轉會的標王?」一看到對面的陣容,最八卦的流年輕如沙不能淡定了,喃喃道:「難道傳說中跟著大神一定會匹配到大神的傳言是真的,我們這邊有了酷哥胖,他們那邊就有了唧唧七寸長?」

沒人接過話茬,除了酷哥胖之外,其餘三人的表情都很沉重。

隨機匹配,意味著無限的可能性,連酷哥胖都沒想到,第一次隨機匹配,就遇到了這麼硬的硬點子。在對面的五人中,有一個名頭不比酷哥胖遜色的牛逼人物。從某種程度上說,此人的知名度甚至超過了千里日空婦,因為那個人已經有他的身價證明了自己。

那個人就是對面操縱金世遺的玩家:唧唧七寸長!

這個年僅十八歲的玩家,被譽為本年度中甲聯賽最大的發現,更被譽為十年來最有潛力的ad選手。在5月1號天朝和諧杯的決賽中,上演了驚天大冷門,唧唧七寸長率領光明戰隊逆襲龍之心率領的豪門明珠戰隊,拿到了這項重要的杯賽冠軍。

更富有傳奇色彩的是,光明戰隊上賽季本來是一個處於降級邊緣的保級俱樂部,正是因為從青訓營死馬當活馬醫的啟用了唧唧七寸長這個新人,本賽季光明戰隊的聯賽成績上升到了第六名,杯賽中更是一黑到底,扮演者豪門殺手的角色,斬殺了好幾支勁旅,最後在決賽中搞出驚天冷門擊敗了明珠戰隊。

有了這些華麗的戰績,唧唧七寸長紅得發紫,身價倍僧。

足球界很多小俱樂部都留不住球星,一旦培養出球星,最後的下場肯定是把球星賣給豪門。遊戲界也是如此,像光明戰隊這樣的小俱樂部,註定了留不住巨星。就在八天之前,夏季轉會窗口開啟的第一天,一個重磅轉會新聞震動了這個遊戲界。

來自光明戰隊的希望之星唧唧七寸長,以5000萬rmb的天價轉會費,從光明戰隊轉會到了滬海明珠戰隊。到目前為止,今年夏天的國內還沒有哪個選手的轉會費超過5000萬這個數字,因此很多人預測唧唧七寸長將成為今夏轉會標王。

關於這樁轉會,並沒有引起多大的爭議,很多專家都認為唧唧七寸長值這個價。甚至有人認為十八歲的唧唧七寸長前途無量,很有希望成為下一站天王,這個價格實在太便宜了。

當然也有些人為此狠狠黑了明珠戰隊一把,話說明珠這家豪門有個特點,很喜歡買打敗過它的選手,據說該俱樂部高層正是看中了唧唧七寸長在和諧杯決賽狠虐明珠戰隊的表現,才下定決定花高價買他。

身價不能決定一切,卻能夠給人極其強烈的心理暗示。

比如現在,人心的天平悄悄地倒向了西華山一邊。

發生這種情況的原因灰常簡單,目前很多所謂的專家已經承認了千里日空婦的能力,不過專家們估計酷哥胖的身價大概在兩千萬左右,這其中還存在一定的溢價。而唧唧七寸長的身價則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五千萬,並且此人還有過和諧杯一連串的華麗爆冷戰績,可以說已經在大賽中證明過自己。

綜上所述,千里日空婦vs唧唧七寸長,在人氣的比拼中,唧唧七寸長win!

· 除了身價之外,真正讓唧唧七寸長名聲大噪的,是前不久國家隊主教練仗劍歌斜陽的點名事件,這起事件讓唧唧七寸長和人氣一下飆升到頂峰,幾乎和當年的至高昆神有得一拼。

為了避免國家隊八年無冠的尷尬紀錄,也為了即將進行的世界盃預選賽以及兩年後的世界盃決賽圈做準備,天朝遊戲協會這次花了血本,並且託了不少關係,終於請動了一個傳奇級的冠軍教頭出山!

這位冠軍教頭姓名不詳,江湖人稱仗劍歌斜陽。

說起仗劍歌斜陽這個人,那可真是充滿了傳奇色彩。此君當年也是個職業選手,不過成績很差,只混跡過幾年乙級聯賽。後來他一怒退役改行當了教練,沒想到很快就取得了好成績,執教沒幾年就率隊拿下了聯賽、杯賽、亞冠三冠王,從此邁入了頂級教頭的行列。

由於仗劍歌斜陽的個人經歷和足球界的傳奇教練穆里尼奧很像,因此也有很多人稱他為【遊戲界的魔力鳥】。當然,也有不喜歡他的人故意把「劍」改成了「賤」字,稱呼他為「仗賤歌斜陽」。

說起仗賤歌斜陽的賤,三天三夜都說不完,據說此人是魔道三賤客的忠實信徒,一生追求「人即是賤,賤即是人」的至高境界。凡是他執教的戰隊,都把一個賤字發揮到了極致,令無數對手鬱悶不已。

據說仗劍歌斜陽拿到執教生涯第10個冠軍侯,在自己的書房裡揮毫疾書,寫下了四個字抒發他內心的唏噓和感動,那四個字是:以賤之名!

從二十八歲成為教練開始,短短10年的時間,仗劍歌斜陽成為遊戲界最富爭議的主教練,也是私生活最糜爛的主教練,據說此人居然荒唐到主動率領麾下的隊員去泡夜店……總而言之,仗劍歌斜陽身上每天都有著各種各樣的炒作話題。但是,人們只能質疑他的性格和私生活,卻沒人能否定他的成績。

執教十年,這個年僅三十八歲的少帥拿下了4個聯賽冠軍,3個和諧杯冠軍,兩次亞冠冠軍,兩次亞洲超級盃冠軍,一次世俱杯冠軍,還有一大堆含金量不太足的杯賽冠軍。這樣的成績,這樣的榮譽,早早地為他在遊戲名人堂預定了一個位置。

有人說,仗劍歌斜陽教練生涯最大的缺陷,就是沒有執教過任何國家隊。倘若他能夠率領國家隊拿到亞洲杯和世界盃冠軍,那將成為天朝歷史上第一個奪得大滿貫榮譽的教練員。

這種前無古人後面也很難有來者的榮譽,顯然很令人心動,想想都覺得刺激。估計仗劍歌斜陽本人也是這樣想的,於是在兩個月前,他正式接受了天朝國家游協的邀請,簽訂了一份為期兩年半的合同,執教期限到2130年世界盃結束。

自從執掌國家隊教鞭后,這位個性教練展現出了個性的一面,廢除了原有的傳統規矩,為國家隊指定了新的章程。並且,此人一貫的大膽起用新人,最近兩個月的熱身賽,基本上就沒用過以前國家隊的常客,啟用的全是新人,其中不乏一些名不見經傳的選手。

兩年之後,誰能成為國家隊的主力,成為一個不解之謎。沒人能猜到那位冠軍教頭的心思,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湊齊一個什麼陣容,採取什麼樣的戰術打法。

直到兩周之前,仗劍歌斜陽在記者發布會上公開表示:唧唧七寸長這位年輕選手天賦極佳,狀態穩定,他將是國家隊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熟悉仗劍歌斜陽的媒體都知道,這人說話有一個規律,只要他公開表示誰是「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意味著那名選手將成為他陣容里雷打不動的絕對主力。於是乎,伴隨著這樣的推論,唧唧七寸長當天就紅得發紫了,媒體一致將他譽為「遊戲魔力鳥欽點的第一個國家隊主力成員」……

這樣的榮譽,甚至超越了國家隊長龍之心。

話說自從仗劍歌斜陽當上國家隊主教練之後,龍之心還掛著隊長的名頭,不過大多數時間都是打替補,對此主教練對外的說法是「測試陣容,檢驗新人的訓練成果,希望老將們多多理解」。

這種行為一度讓龍隊的粉絲們很不滿,許多粉絲為龍隊喊冤,還有些有才的網友製作了一些很淫蕩的圖片,在圖片里,仗劍歌斜陽和唧唧七寸長手拉手走在一起,旁邊配了一行小字:夜店魔力鳥和他的得意弟子……

群眾的力量是無窮的,還有達人發現了「仗劍歌斜陽」和「唧唧七寸長」這兩個id很押韻,為此網友們寫了大量的打油詩,也編造了很多黃段子,相傳這兩人組合在一起,將形成一個特殊buff:押韻的攪基……

說了這麼多,想必大家已經明白了,為什麼看到對面的唧唧七寸長一出場,酷哥胖的四名隊友會顯得那麼緊張甚至驚慌。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其實這算是業餘選手面對著名職業選手時的正常反應,也不能怪這四個隊友太膽小。

酷哥胖沒有責怪自己的隊友,他能理解這種情況。

但是,理解歸理解,並不代表他能接受這種情況。

競技比賽,士氣很重要,如果未戰先怯,最後的比賽結果不容樂觀。

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

可以負責任地說,假如四名隊友失去信心被對方完爆,那麼酷哥胖再牛逼也沒用。別說他是昆神,就算他是真神,在隊友全崩的情況下也沒希望翻盤。

當年昆神還沒出道的時候,他那個神秘兮兮的師父告訴他:路人局,才是最考驗一個選手真正能力的地方。

因為這個,昆神出道之前披著馬甲打了無數把路人局。

為什麼很多高端選手一到了路人局就慘遭連敗?一方面是隊友太坑,另一方面其實還在於這些選手本身的溝通能力不好,沒能把路人局的隊友抱成一團。

在隨機匹配的路人局裡,高端選手自己發揮出高水平並不難,難的是帶動隊友發揮出高水平。而真正偉大的選手,他們不僅能讓自己強大,也能讓隊友變得強大。

遭遇對面的強大陣容,考驗酷哥胖的時刻到來了。

當務之急,首先要鼓舞隊友的信心,讓他們相信自己能贏。

「不用緊張,路人局看隊友,別看我們氣氛這麼和諧,沒準兒對面已經內訌有人掛機了呢,有什麼好怕的?」聽到酷哥胖這麼說,四名隊友都是神色一松,酷哥胖說的也不是不可能,很多路人局在選人的時候就開始吵架內訌,然後一開打你會發現對面居然有人掛機了,或者有人一怒之下開場就送人頭。

順著酷哥胖這個思路,四名隊友還注意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對面除了唧唧七寸長之外,其餘四人並不出名,沒準兒裡面真有一兩個巨坑。地球人都知道,唧唧七寸長當初在光明戰隊能夠取得那麼好的成績,全靠四個職業級的隊友無私奉獻,有些比賽甚至是故意讓他刷數據。

而在眼下的路人局裡,唧唧七寸長一則沒有職業級的隊友,二來路人局裡的玩家也不會學雷鋒讓他刷數據,這個超級新星其實很難發揮出全部的實力。萬一不幸遇到巨坑隊友,還可能自廢一半的功力。

想到這裡,酷哥胖的四名隊友膽子又壯了許多。

在隊友心裡燃起希望之火的時候,酷哥胖看準時機,又添了一把火:「他選了金世遺,這個俠客不適合gank,我們下路做好視野,龜塔猥瑣補兵就行了。只要我們上中二路打出優勢,他們下路發育得再好也沒用……」

能夠成為全球前100萬個後起之秀,四名隊友都不是菜鳥,一聽酷哥胖這話,大家眼睛都亮了。金世遺是一個越後期越強勢的adc,前期卻很一般,需要足夠的發育才能打出華麗的數據。正如酷哥胖所說的那樣,只要東華山陣容的上中二路打出優勢,即便唧唧七寸長發育起來,照樣無力回天。

Prev Post
這話就是告訴他劉金紅是個沒錢的主,讓她別打主意,但是我剛說完,這老頭就變臉了,跟我罵道:“袍哥子別給臉部要臉。五十年前三幫五會是一家,五十年後各找各媽,馮萬全吞了我的貨,我當是誰給他的狗膽,你若是硬要黑吃黑,也別怪兄弟不仁義了。”
Next Post
楊暖暖下意識的皺緊了眉頭,不耐煩的翻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