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下意識的皺緊了眉頭,不耐煩的翻身。

“大嫂,大嫂,你快醒醒。”

“大嫂,你再不腥雞腿就被我吃了哦。”

楊暖暖翻身之後,那個一直在耳邊吵鬧的聲音也隨之跟着她一動。

現在楊暖暖是能聽到話的,睡夢中的她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關於這個男人說話的內容,楊暖暖也是能完全聽懂的。

楊暖暖聽聞有雞腿,她雖然是睡着的,但她還是用力的吸了一口空氣,空氣中沒有雞腿的香味。

“有雞腿,有雞腿,楊暖暖你在不醒雞腿就沒了。”

楊暖暖已經察覺了空氣中沒有雞腿的香味了,這個男人卻還在用雞腿這個由頭去引誘楊暖暖睜開眼睛。

耳邊的聲音一直呱噪不休,楊暖暖實在被煩到發惱,她忽然舉起手,一把掌準確無誤用力揮向了惱人聲音的來源地。

“啪。”安靜的墓室中,楊暖暖一把掌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金俊傾國傾城的絕美臉頰上。

王奎就坐在一邊,陡然聽到這聲清脆的耳光聲,王奎明顯楞了一下。

王奎手裏拿着趙晨曦的照片,他聽懂耳光聲之後,緩慢的移動腦袋……

“噗嗤。”王奎一看到蹲在楊暖暖身前的金俊,他一下沒忍住笑了出聲。

金俊相貌生的傾國傾城,絕美無雙,皮膚也嫩的能掐出水,他皮膚細膩白皙如同精緻的白瓷。

楊暖暖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但金俊嫩的像豆腐一樣的臉頰上一個通紅的五指山格外醒目。

在王奎看熱鬧的視線中,金俊的臉頰快速的腫脹王奎捶地狂笑,興奮的指着金俊道:

“哈哈哈,金俊你個小妖精,遭報應了吧。”

被打蒙的金俊低斂着盈着水光的美豔桃花眼,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睡夢中的楊暖暖,一臉委屈的模樣。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我只是想喊醒她而已。

媽的,老子就知道遇到楊暖暖這貨,我就不會有好下場。

等楊暖暖醒來,老子一定要隨時與她保持一米的距離。

“哈哈哈哈。”金俊的臉頰越腫越高,顏色也越發深紅,王奎看到金俊破相,實在是開心,他止不住的大笑中。

懵圈的金俊聽到身邊誇張的笑聲,他猛地回神,伸手撫摸住自己紅腫的臉蛋。

金俊捂住臉慢慢轉頭,看到王奎,金俊表情憋屈的像個小媳婦一樣:“老王,看到兄弟被打,你就這麼開心嗎?”

“哈哈哈哈。”王奎用更加爽朗的笑聲回答了金俊。

“老王,你……太不講義氣了。”金俊道。

“金弟弟誰讓你一天到晚頂着一張比女人還漂亮的臉蛋招搖過市,現在好了,招報應了吧,打得好,打得好,楊暖暖這巴掌打的實在是太痛快了,哈哈哈。”王奎道。 阿king的視線一直落在楊暖暖的身上,他湛藍色的眼眸波瀾不驚,寂靜如常,沒有人注意到他舉着槍的那隻手骨節發白,青筋暴起。

龍少決有一搭沒一搭的輕柔的拍打着楊暖暖的後背,他低斂着眼眸,一眼都不看向站在對面的阿king。

王奎雙手抱着槍,龍少決沒有進一步的任務吩咐,王奎見阿king等人也沒有撕破臉的準備,於是乎他抱着槍默默的走到一邊。

王奎抱着槍站在龍少決身側不遠處,他立正站直,腰背挺的筆直,手指一直扣在扳機上。

若是阿king或者他的人忽然有進攻的態勢,站在在一邊警備的王奎可以用最快的時間掃了這一幫鬼。

角落處的紅木棺材羣,金俊伸出頭觀察了好一會,從金俊這個角度看過去,金俊能清楚的看到阿king眼底那一絲不正常的妒火。

金俊伸手捂住自己的臉,他的指縫中似乎閃爍着一絲一絲零散跳動着的紅光,他一雙美豔多情的桃花眼盯了阿king看了半天,眼中不免涌上疑惑。

金俊看得出,雖然阿king正極力的剋制中自己的表情眼神,他看是覆蓋着一層薄薄冰霜的眼眸深處是是一片猩紅濃烈的妒火。

阿king在吃醋。

怎麼可能呢?

這個男人可是阿king啊,他怎麼可能會吃醋呢?

龍少決現在雖然已經死了三年多,但他做人做事一向不會趕盡殺絕.

王奎笑龍少決太仁慈,對自己的敵人都能手下留情,而金俊恰恰看重了龍少決這一點。

金俊這個人長相比女人漂亮精緻,看起來熱情如火吊兒郎當,一幅多情浪子的模樣,實則他是一個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孤魂野鬼。

真正的孤魂野鬼,金俊沒有任何活着時的記憶,他在世間遊蕩多年,見識過世界存在的各種陰暗邪惡,什麼人情冷暖,不過都是人類冠冕堂皇的漂亮話。

金俊想過找尋自己活着時的身份家庭,但他無處入手。

有時候金俊就在想自己是不是沒有母親,就像孫悟空一樣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

或者他是一個一生下就夭折的嬰孩,因爲年歲太小,所以他沒有任何活着時的記憶。

自從三年前龍少決初入冥界,金俊正在冥界四處遊走,各種勾-引漂亮的小鬼妹妹姐姐。

偶然見龍少決放了一個對他下黑手的猛鬼之後,金俊對龍少決便處處留心,比金俊還用心的是老鬼王的女兒顧悠悠。

顧悠悠的狠毒陰辣金俊早已經見識過多年,但是他沒有想到龍少決一個才死的小鬼,居然能對顧悠悠視若惘聞,把顧悠悠舉止千里之外。

金俊原以爲得罪了顧悠悠,龍少決一定活不了了,卻沒有想到龍少決不僅活的好好的還召集了許多生前的戰友。

終日無事,金俊混跡龍少決戰友的鬼羣中,得知龍少決這個人的爲人秉性,瞭解了龍少決之後,金俊便死心塌地的跟着龍少決幹了。

金俊對龍少決的忠心很簡單,因爲他知道龍少決不會算計他,所以他金俊便也不會算計他。

王奎夫婦左白帆都是後來被金俊這根老油條招安,招到龍少決這一隊伍的。

龍少決眼神溫柔的看着懷裏的小女人,他拍着楊暖暖後背的手忽然一停。

龍少決感覺到楊暖暖的後背猛地一僵,龍少決楞了兩秒鐘,隨即笑容浮上嘴角。

他的楊暖暖醒了。

還真是一個機智的女人,醒了還在裝睡。

“暖暖。”龍少決輕喊了一聲。

“……”楊暖暖動都沒動,身體越發僵硬筆直。

阿king早注意到楊暖暖剛剛身體一僵時的反應,他慢慢的放下舉着槍的手:

“既然醒了,爲何要裝睡,你男人在這裏,誰能碰的了你一根手指頭呢?”

阿king一說話,他眼底深處的不明情愫越發明顯。

躲在棺材後面的金俊愣神的盯着阿king,這話也太酸了吧。

真不敢相信這話因爲妒忌而說出口的酸話竟然會從阿king的嘴裏說出來。

阿king是什麼的人呢?

金俊曾經調查過,他活着時是美國黑水公司的副總裁兼第一殺手。

他臭名昭著,曾經被國際刑警組織通緝,後來經過黑水公司最大老闆的暗中疏通,通緝令被撤銷。

通緝令被撤銷之後,有幾個主導通緝陷害阿king的警員都被刺身亡。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殺了那幾個人的兇手就是阿king,可是他們又能怎麼辦呢?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阿king就是兇手。

死了之後,阿king漸漸消聲滅跡,大概是三年的那一場惡戰對阿king的消耗太大,阿king隱匿了好幾年才逐漸的在冥界露頭。。

豔宮殺:嫡女驚華 “暖暖。”龍少決輕輕的扶起楊暖暖。

龍少決雙手撐着楊暖暖的肩膀,把楊暖暖拉出懷裏。

脫離龍少決的懷抱,楊暖暖脖子僵硬,她楞了一會,隨即沉沉的底下腦袋,模樣看起來就像是還在昏迷中。

凌亂的長髮遮住了她的臉頰,微微顫動的睫毛,輕輕抖動的眼皮都出賣了正在極力裝睡的楊暖暖。

“呵呵,裝睡也不裝像一點,真是白癡。”阿king勾脣不屑的輕笑。

“你的話太多了。”龍少決微微擡眼,側眼俾倪阿king。

就是就是,這男人的話怎麼這麼多呢!裝睡的楊暖暖在心裏支援着龍少決。

金俊緩緩的放下自己的手,手鬆下時,他臉上的傷痕已經完全好了。

手放在背後一摸,再拿出來時金俊的手上便多了一面鏡子。

拿着鏡子仔細的看了看,恩,我的絕世傾城的容貌又回來了。

金俊看着鏡中的自己,自我陶醉了一會,他從棺材羣裏站起來。

他才站起來就感覺到對面的氣場陡然的變的緊張,金俊想了一下,他又蹲了下去。

發生了什麼?

金俊手扶着一破舊的棺材,紅木棺材散發出古老木材所特有的幽幽香味。

“楊暖暖別裝了。”阿king大步上前,槍口指向了楊暖暖的後背。

靠,居然敢用槍指我大嫂,阿king小子完了。

鬼鬼祟祟的金俊一直躲在人羣之外,悄悄的注意着墓室中的表情各不相同的衆多鬼。 楊暖暖背對着阿king,在他槍口指向自己的時候,第六感瞬間爆發,楊暖暖後背一涼,密密麻麻的冷汗爬上後背。

有殺氣!

也是,這裏除了楊暖暖之外都是鬼,能沒殺氣嗎?

王奎隨着阿king上前的步伐,他動作極快的將槍口對準備阿king。

“放下槍。”王奎冷言道。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

阿king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楊暖暖,完全沒有聽到王奎的話。

直覺告訴楊暖暖現在就算是醒了,也要裝作沒醒,最少要裝到那個藍眼男人消失。

阿king雙手抱着槍,將槍口指在楊暖暖後背。

龍少決再次將楊暖暖護在身前,雙手圈住楊暖暖的身體,龍少決抱緊她,緩緩的站起來。

“你……做夠鬼了嗎?”龍少決眼裏斂着低沉的殺氣,語氣寂幽的盯着阿king緩緩道。

“龍少爺我是好心想幫你喊醒她而已,你可別不識好人心,狗咬呂洞賓。”阿king笑道。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一陣勁風平地颳起,楊暖暖覺得身體一輕,轉眼前抱着楊暖暖的龍少決,已經出現在阿king身後。

龍少決動作極快,他雙手抱着楊暖暖,反腿朝阿king身上重重的一踢。

阿king背後像是長了眼睛一般,他身形一暗,沒有注意到他是怎麼躲開龍少決的那腳的。

龍少決一腳踢空,他超強踉蹌了半步。

被龍少決抱在懷裏的楊暖暖,兩隻手原本是自然的下垂在身體兩側,龍少決腳步這麼一踉蹌,楊暖暖一緊張,自己伸手緊緊的圈住了龍少決的腰身。

龍少決站穩,他低頭看着睫毛微微顫抖的楊暖暖,只覺得好笑。

楊暖暖的演技還真是差,既然裝暈了,她的一雙捲翹的睫毛還在不停的眨呀眨呀眨呀。

阿king拿着槍緩緩的轉身,一轉身看到的就是龍少決溫柔想笑的柔和表情,拿着槍的手猛地用力,手指關節發白,藍色的漂亮眼眸覆蓋上一層濃重的白霜。

楊暖暖眯着眼睛,她依稀是能看清楚現在眼前的環境的。

眼前龍少決像是帶着笑意的柔和表情就像是在對楊暖暖宣告:別裝了,我早就知道你醒了。

婚途漫漫:爹地在線追妻 楊暖暖也覺得自己繼續裝下去不是事,於是乎,楊暖暖輕輕的眨巴了兩下眼睛,她緩緩的睜開眼睛。

楊暖暖努力的把初醒時的茫然懵懂灌進自己的眼睛裏,睜開眼睛之後,楊暖暖眼神呆滯了幾秒鐘。

隨即楊暖暖動作極其緩慢的轉頭,四處張望。

看到墓門處整齊排列的一對黑衣人時,楊暖暖心裏一驚,沒想到他居然在這短短的時間裏召集了自己的隊伍。

豪門盛寵:方先生,套路深! 再看躲在棺材後面的金俊,舉着槍站在一邊的王奎,他們的人也實在太少了吧。

楊暖暖故作懵懂茫然的沿着四處看了一圈,她移回自己的視線,看着面前拿着槍的阿king:“我在哪?我怎麼了?”

阿king他們人多,跟着他們應該安全一點。

楊暖暖一醒,阿king的表情眼神便都恢復成之前的模樣,面無表情,冷若冰霜!

阿king像是結冰了的藍色眼睛死死的盯着楊暖暖看,只看不說話。

楊暖暖被他盯的發毛,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慢慢的移開眼神,擡頭一看,楊暖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對上了一雙寂靜幽深的黑眸。

“誒,是你啊,好久不見。”楊暖暖咧嘴假笑,熱絡的打招呼。

“這麼久不見你想我了嗎?”龍少決問。

楊暖暖表情一僵,心裏已經開始罵娘,表面依舊雲淡風輕。

我想你個屁,我都不知道你是誰,想你什麼啊!

“恩?說啊,想我了嗎?”龍少決眼睛一眯,他朝楊暖暖低下頭。

“禮離我遠一點。”龍少決一低頭,楊暖暖就縮緊自己的腦袋。

“不,我喜歡離你近一點,現在的距離還不夠近呢。”龍少決說話間,腦袋又往下垂了一點。

龍少決的涼涼冰冰的呼吸近到可以撲到楊暖暖的連上了,他們臉與臉之間的距離不到十公分。

“不要臉,滾開!再不滾我就不客氣了。”楊暖暖威脅性的舉起自己的左手。

舉手的意思很明顯,你再不滾開,老孃可就不客氣了!

“老婆,別鬧,就算你抽我,我也不會滾開的,讓我滾也行,除非……”

龍少決說着眼裏閃着曖昧的神色,他盯着楊暖暖乾淨的眼睛欲言又止。

Prev Post
自動草稿
Next Post
對華劍鋒來說,這也沒有什麼難度可言。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