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這就是本教主的新武裝嗎?成就了青銅武裝,本體就會生成空間力場,然後不耗費任何能量就可以懸浮在天空中?」

「那麼,就這個形象好了。」

看著這具武裝,通天心中很是歡喜:「穿越者牛叉不解釋,本教主的武裝就是應該如此狂拽叼!嘎嘎!」

隨著通天的命令下達,進化平台上生出大量的能量,這些能量瘋狂的灌輸到他的武裝中,然後催動能量爐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

同時,還有數百種珍貴的金屬材料從進化平台上浮現出來,這些材料早就被打磨成了粉末,此時伴隨了能量瘋狂的灌輸到了能量爐中。

而這些材料在能量爐中遊走一圈后,被武裝上的紋路牽引,一點點的滲透到武裝之中。

同時,有大量的基因液在一些導管的引導下鑽到武裝的一些部位中,在哪裡生成更加強悍的基因物質,形成武裝的肌肉、神經等結構。

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新的武裝完全生成,在武裝生成的剎那,數百個紋路憑空出現在武裝上,讓整個武裝上的紋路一下子暴增了一倍有餘。

而這些紋路幾乎全都是修復武裝方面的紋路,只有少部分是收集能量的紋路。 一路上,茉兒不知道自己被輾轉轉移了多少個地方,只記得昏昏沉沉之間的走走停停,直到最後,她連意識都沒有了。

然而不知道過了多久,茉兒自覺的身上臉上均是一陣冰涼。隱隱約約,她好似聽到米婭那冰冷的聲音

「再給我潑!知道潑醒為止!」

「是!」



又是一陣濕漉漉的冰涼,就像一塊浸了水的巨大海綿,一下子撞到了茉兒的頭上。

頭被撞的更加暈眩,僅存的一點意識讓茉兒清楚,如果她再不醒來,待會肯定還不知道要被這殘忍的女人折磨多久。

又是一盆水潑到茉兒的身上。

「咳咳咳……..」茉兒呼吸時,水恰好流進了她的喉嚨,引起她一陣輕咳。

米婭見茉兒掛滿水珠的羽睫正可憐的微微顫抖著,就知道她已經清醒。揮了揮手,讓那幾個強壯的大漢帶著水盆下去,自己則是站在原地,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看著狼狽不已的茉兒。

而茉兒此刻卻寧願自己不要醒來,因為在最初的一陣悶咳之後,腳踝上傳來的疼痛已經壓制不住,身體上所有的疼痛神經在最初的冰涼之後也隨之清醒起來,一陣陣抽痛起來。茉兒此刻身體已經能動,但仍舊還是虛弱極了。

她垂眸看去,纖細的腳踝已經腫起來一大塊,像是一個包子放在裡面,不過讓她鬆口氣的時,此刻她的傷口此時正被一條白色的布綁了起來,不至於失血過多。裹在她腳上的這布條很熟悉,顯然是從自己的長裙上撕下來的。而現在她的左腿完全使不上任何力道,只有稍微的移動一下,鑽心的疼就讓茉兒大汗淋漓。

「嗯………」茉兒悶哼一聲,下意識的想要咬唇,卻發現自己的嬌唇此刻也同樣的紅腫不堪,這是她剛才為了不叫出聲來折磨自己的結果。

「很好嘛,本想再折磨你一會兒的,卻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醒了過來。唉,真是太遺憾了。」

米婭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茉兒狠狠地向她的方向看去,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被困在一張巨大的鐵籠子里。

他們………想要幹什麼?

茉兒驚喘了一下,說不恐懼那是騙人的。尤其自己根本連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茉兒蒼白著臉,卻沒讓米婭看到自己的退縮或恐懼,盡量忽略身體上的疼痛,趁著聲音問道。

「對付你?」米婭冷笑,輕蔑的哼了一聲:「只能怪你是吻擎軒的心頭肉,我們的目標是要吻擎軒痛苦。不過這都還要感謝你,如果沒有你的話,我們可能永遠找不到那個男人的弱點,也就沒有辦法來對付他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聽到米婭這樣說,茉兒竟然在心裡微微鬆了口氣。之前米婭對她說,她是吻擎軒的誘餌,這真的讓她無法接受。而後來冷靜的想一想,這句話卻漏洞百出。吻擎軒的確是十分理智的人,他走的每一步都會盡心計劃著,但是以她對那男人的了解,吻擎軒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將她置於危險之地,將她作為剷除自己敵人的誘餌。

如果,吻擎軒真的這樣對她,那也只能說是她瞎了眼,愛上了一個如此自私的男人。

茉兒表面上不動聲色,而是細細打量著面前的米婭。此刻她已經沒有方才的囂張和輕蔑,雖然同樣陰惻惻,但是茉兒的第六感卻覺得此刻的米婭收斂了不少。茉兒又抬眸,觀察了一下四周,燈光明亮,好幾個大型的集裝箱散落在各個地方,顯然是一個倉庫。

「茉兒小姐似乎對這個地方很好奇?」就在茉兒細細的觀察所在的方位時,頭頂傳來米婭意味不明的問話。

茉兒看了她一眼,抿抿唇,不語。

米婭緩緩地蹲了下來,幾乎和坐在鐵籠里的茉兒同等的高度。

她看著茉兒的眼睛,語氣不明的問:「你可知道,這鐵籠之前還有一個主人呢。」

茉兒皺皺眉頭,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張臉,纖眉間的褶皺更加明顯。

米婭哈哈一笑:「茉兒小姐果然聰明。這鐵籠只關過兩個女人。一個是你,皇茉兒。而另一個,我想茉兒小姐已經猜到了,那就是梅西貝爾,如今的三王妃,洛亞小皇子的母親。」

茉兒並無驚訝,只是看到米婭在問她那個問題時臉上的表情時,便已經明白了幾分。

「洛亞………洛亞是二殿下的孩子?」曾經她聽吻翌晨說,吻擎軒娶梅西貝爾除了私人原因外,另一方面也想因此牽制住梅西貝爾身後的那個敵人。吻擎軒沒有碰過梅西貝爾,而洛亞顯然就是那個人的孩子。

到了此刻,其實洛亞的親生父親已經不是一個謎了。

米婭看了一眼茉兒,卻並未回答這個問題。她的手緩緩地拂過籠子的鐵條,彷彿在回憶著什麼。

「梅西貝爾剛被關進來的時候,也同你一樣,這般的無畏。但是,你知道嗎?一個人被關在這籠子里,吃飯、如廁、睡覺都是在這裡解決,而且四周黑暗,沒有任何一個人同你說話聊天,時而安靜得像是墓地,時而喧囂得像是地獄。他被各種各樣的方法折磨著神志,而且還要隨時防備著有人會對她不軌,或者實施暴行………」米婭一笑,冷冽的眼睛看向茉兒:「你覺得這個人,會堅持多久?」

茉兒之前想象過梅西貝爾曾經的窘境,但是卻沒想到她是像一隻動物一樣被關在籠子里,沒有一點屬於人的隱私,而且……..不軌………暴行……….

茉兒的眉頭皺的更緊,呼吸漸漸亂了幾分。

米婭彷彿並未察覺到茉兒的不對勁,而是繼續道:「十五天。」

茉兒不解,微微蹙眉。

米婭一笑,「十五天。梅西貝爾只堅持了十五天。不過這樣的成績已經讓我們吃驚了,因為這曾經被關過一個男人,也只堅持了九天便成為了二殿下的傀儡。」

米婭的手指穿過鐵籠,滿滿的摩挲著茉兒失去血色的唇瓣,見那嬌唇微腫出血,她彷彿還憐惜的皺眉:「我很好奇,你又能堅持多久呢?是如梅西貝爾那樣,還是不如她?亦或是,會出乎我們所有人的預料?」

茉兒別過頭去,米婭的手指上還帶著淡淡的血腥味,那是她的血。這個女人讓她覺得噁心,也覺得她很可怕。

然而茉兒別過頭不看她,卻沒有讓米婭惱羞成怒,反而眼睛閃著別樣的光芒,看著茉兒的留給她眼前的白皙頸子,和那美麗萬分的側顏。

「跟了我,如何?」

茉兒身體一怔,隨及十分震驚的轉過頭,睜大雙眸,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她剛剛在………說什麼?

米婭還想說些什麼,忽然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有名壯漢覆在米婭耳側說了些什麼,米婭皺了一下眉頭,點點頭,站起了身。

離開前,她回過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茉兒,但很快便別過頭去,跟在那名壯漢的身後離開。

聽到他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茉兒才漸漸送下心來。但是耳旁又很快的迴響起剛才米婭對她說的話,瞬間,茉兒又開始有些恐懼。

他們不會真的像關梅西貝爾一樣,將她關在這裡三個月吧?

可是,剛才米婭說梅西貝爾只關在這裡半個月,那剩下的兩個月她又在哪裡?

然而並沒有讓茉兒思考多久,又是一陣腳步聲,但是這一次顯然人數比較多。茉兒全身戒備起來,拖著左腿,向後一點一點挪移,直到自己的背脊抵上冷冰冰的鐵條……..

「喲,這不是茉兒小姐嗎?」

面前,是一張帶笑的臉。如果不是那灰眸閃爍著的光芒那麼陰暗,這絕對是一個帥氣的男人。

「嘖嘖嘖,是誰把這麼漂亮的女人弄得這麼狼狽?」 「教主真猛,這武裝看起來好漂亮啊,我也要一個這樣的武裝。」有等待的軍人大吼起來。

「猛什麼?一會讓你看看老子的武裝更叼!」

「卑微的凡人們,不要用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看著本教主,這會讓本教主驕傲的。」聽到那些軍人們的交談,通天哈哈大笑著擺手,示意那些軍人們散去。

「驕傲嗎?我看你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的青銅武裝出爐了。」斜邊短裙少女沒有著急去凝聚自己的武裝,哪怕她在積分排行榜上是第二名也一樣。

「哈哈,低調,一定要低調!」通天咳嗽一聲:「本教主要挑選法門修鍊了,徒兒,你有沒有興趣跟本教主選擇一樣的法門?這樣一來,本教主以後可以教導你了。」

「算了吧,我早已經選好自己的法門了:鳳舞九天!」斜邊短裙少女換了一身裝束,她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小襯衣,襯衣下擺捆綁在一起,露出圓圓的小肚臍和平滑的小腹來。

下半身仍然穿著斜邊短裙,只是這一次的斜邊短裙比以前的都要短,短的甚至可以隱約看到她屁股上的。

「哦!沒有聽說過這種法門。」通天遺憾的搖頭:「不過好徒兒,你放心,本教主天縱之才,生來就強大無比。雖說沒有聽過鳳舞九天這個法門,但是,只要本教主看一看,就一樣能夠傳授給你。」

「教主大人,你聽說過什麼法門?」斜邊短裙少女翻了個白眼,一臉的怪異:「恐怕你一個法門也不知道吧!」

「胡說,本教主天縱之才,而且你不知道穿越者牛叉不解釋嗎?本教主是註定要逆天的,什麼法門不知道?」

通天一晃光禿禿的腦袋,收起青銅武裝來,一臉不屑的掃過斜邊短裙少女:「凡人就是凡人,永遠不明白本教主的偉大。」

「我去年買了個表!老娘走了,要離開這個破爛星球。等以後你混不下去了,就去十字光星球找老娘,到時候老娘養你。」

斜邊短裙走了,在載入了她的青銅武裝后就走了。大多數的軍人們也都走了,數百個殘存的軍人們,最後只有七八個人仍然留在這個b1986星球上。

留下來的人其實也不想留下來,只是他們在過去一年的瘋狂戰鬥中,因為不斷的吞噬異族血肉,身體發生了異化,再也算不得真正的人類了。

「這特么的就是命運。我從血戰中活下來了,但是卻永遠也無法離開這裡了。」一個渾身長毛,好像是一個大猿猴的軍人嘆息起來。

「什麼狗屁的命運?這或許也是一個機遇!半人半獸狀態,比人類狀態可是要強大了數倍。若是自暴自棄,何不選擇當初死在血戰之中?」有身上長了鱷魚鱗甲的大漢冷笑起來:「據說在黃金武裝當中,有一百零八個半人半獸的超級高手。」

「而我們成為半人半獸,說不上也擁有了成為超級高手的潛力了。」

通天沒有理會這些人,他早就在把自己的武裝晉陞為青銅級別後,就通過光腦提升的許可權開始挑選法門去了。

跟軍部基地的超級光腦鏈接在一起,上千種法門出現在他眼前。

這些法門當中,高中低三級法門羅列了一大堆,他可以任意在裡面挑選一種或更多種法門來修鍊。

他若是選擇高級法門,只可以免費選擇一種;若是中級,澤可以選擇數十種;而若是選擇最低級的法門,那麼,他可以無限制的選擇其他剩餘的低級法門。

「本教主天縱之才,任何法門到了本教主手中都會化腐朽為神奇。」

「更何況無論是哪一個世界,沒有垃圾的法門,只有垃圾的玩家。」

「是的,像本教主這樣的終極天才,沒有什麼能夠阻攔的。」

「光腦,給本教主顯示所有修鍊有成法門的排名!」

「火山秘法……修鍊人數佔據百分之五十一。」

「十二星座……修鍊人數百分之三十。」

「黑洞秘法……修鍊人數百分之零點一。」

「千百渡……修鍊人數百分之十。」

……

大量的法門出現在光腦屏幕上,通天只是粗略看了一下,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火山秘法。

不為別的,只是因為這火山秘法在青銅武裝當中修鍊的人最多。

而修鍊的人多代表了這種法門是個大路貨,同樣也代表了這種法門的安全性很高。

選擇了火山秘法,超級光腦在得到通天的允許后,就開始給他灌輸超級秘法的經驗。

大量的經驗好似細雨潤物一樣,消無聲息的一點點的滲透到了他的腦海之中,而後被他牢牢的記憶在腦海深處。

火山秘法:修鍊速度不快不慢,打的基礎異常牢固,是人類已知法門當中基礎最牢固的法門。

糊塗俏家女 這個法門,根據超級光腦的記錄,最厲害的修鍊出了三十二座火山出來。

而大多數的青銅武裝們,也會在修鍊到十二座火山後,就會突破青銅,成就白銀武裝。

「本教主是要逆天的,他人修鍊三十二座火山才進入白銀武裝,那麼,本教主至少也要修鍊到三十三座火山才可以進入白銀。要不然還不得讓那些凡人們鄙視本教主?」

接受了火山秘法的修鍊方法后,通天第一時間就捨棄了一切,直接到了自己的住所里開始修鍊火山秘法。

根據火山秘法的修鍊要求,通天知道自己的血氣越是強大,以後凝聚的火山熟練也就越多。

因此,在進行修鍊之前,他立刻通過積分系統招募了一個機器人廚師,然後讓這個機器人廚師用青銅鼎為他做飯。

因為根據那些修鍊了火山秘法的青銅武裝們的經歷,通天知道自己的血氣越是旺盛,鑄造火山的效率越高。

因為在鑄造火山過程中,需要耗費大量的血氣。

火山秘法的最根本之處就是根基的鑄造,根基鑄造的越是渾厚,火山秘法以後發揮出來的效果也就越大。

只是,只是火山根基的鑄造越到後面越是困難,不過這樣的秘法出來后,產生的威能也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最牛叉的那個人用三十億花紋來鑄造火山根基,本教主就用三十三億花紋來鑄造根基。」

「穿越者牛叉不解釋!無論是在那個世界,像本教主這樣的絕頂天才,你們這些凡人唯有仰望。」

心神轉動,通天按照超級光腦傳授給他的方法,把自己的青銅武裝呼喚了出來。

武裝加身,直接按照光腦的提示,開始不斷的運轉火山秘法,把自身血氣凝聚成一條條紋路,然後在光腦的提示下組合成一個奇妙的花紋出來。

花紋凝聚,好像是纏繞的花枝一樣在空中漂浮著。

「給本教主開!」心神流轉,看到這花枝般的花紋出現后,通天不等光腦提示,下意識的催動了那個花枝狀的花紋轟入虛空之中。

「轟!轟!轟!」

花枝般的花紋沒有轟入到他身前的虛空中,而是自行懸浮到通天頭頂上三尺高的地方,在哪裡轟出了一個虛空出來。

感受到頭頂三尺高的地方有一絲絲莫名的聯繫,通天就知曉自己的火山秘法算是踏足了正式的修鍊。

大量的血氣凝聚,這些血氣凝聚成一條條紋路從他額頭中鑽出來,然後又鑽到頭頂三尺高的虛空之中。

這些花紋在進入到虛空后,就自行相互交織在一起,形成更加複雜的花枝紋路。

隨著大量的紋路融入到其中,這些花紋紋路的面積不斷的擴大。

短短一個小時時間,就有一座不過拳頭大小的火山虛影出現在那個虛空之中。

「成功了。」

「短短一個小時,本教主就把火山秘法的第一座火山凝聚出來了,本教主真是天才。不,本教主是絕世天才!」

通天仰頭怪笑著,興奮中,他直接把第一座火山賦予了能量恢復這個特性。

有了能量恢復這個特性后,他的武裝在能量恢復方面會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甚至到後期,他的身體也會因為這特性而受益。

根據光腦傳遞來的信息,若是他的火山擁有一億紋路,那麼,火山中的特性效果會達到百分之一。

以後每增加一億,效果就會增加百分之一。

Prev Post
我頓時就有些慌了,看他這樣子,是準備來真的,肯定要阻止我和郭勇佳去救徐鳳年!
Next Post
婁秋語哪裏有心思去想看法啊,就想着要不自己就當成打醬油之類的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