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秀的?

「這麼說,你的本體並不是鬼魂一類的了。」凌羽如此斷定道。

凌羽這樣說著,同時也感受到了黑煞僵那邊傳來的反饋,這人偶娃娃的本體果然不是鬼魂一類!

如果它本體是鬼魂一類的話,凌羽這麼一吸收,就像是在它的肉上拔掉皮膚,吸它血肉一樣,定然是會苦不堪言的,然而,超大型人偶娃娃並沒有慘叫什麼的,所以凌羽才斷定下來的。

超大型人偶娃娃閉嘴了,似乎是在想辦法掙脫什麼的,完全安靜了。

黑煞僵則是在默默按照凌羽的意願在吸收著超大型人偶娃娃身上的冤魂。

眼看超大型人偶娃娃就像漏氣了一樣,在逐漸縮小……

兩分鐘后。

重生之嫡女無良 原本十米高的人偶娃娃,已經變成了原來的兩米高,而朝他們衝過來的人偶也已經沒有了,陣法也到頭了。

「額,各位,偶像身邊那大叔好像贏了。」背靠著樹的曹永星轉頭過去向精神萎靡的眾人說道。

「呵呵,怎麼可能,羽先生可是北灣島最強的男人!那大叔只是羽先生的保鏢,怎麼可能比他強,你怕是在做夢。」

侗永泰看都不看曹永星一眼,繼續在地上寫著遺書,剛才他萎靡絕望過後,忽然想起來,不管怎麼樣也要留下遺書,說不定家人會派人來找他,雖然到時候他可能連一點骨灰都沒有,但至少埋件東西,讓家人留做念想。

趙方凱看見侗永泰留下遺書,他也在一旁跟著寫了,聽到曹永星的話,他的眼神還亮了一下,但是聽到侗永泰的話,又暗了下來,接著寫遺書了,他發現,這遺書越寫越多,根本就寫不完……

榮明志不知何時也找了一顆樹,坐靠了下來,眼神看著成爪的右手,他在等,等凌羽的保鏢大叔一輸,然後他就自盡,那樣的話,至少能死得沒有痛苦,他可不想像那兩兄弟一樣,被人偶娃娃穿透成刺蝟。

榮明志他們,除了曹永星之外,其他人全部都沒有關注凌羽那邊好久了,說是久,其實也就三、五分鐘,在這種氣氛下,感覺就像是白駒過隙,一閃而過的快。

「聽我說!大叔是真的贏了,那人偶都漏氣了,不信你們看!!!」曹永星看到這群傢伙萎靡的低著頭,甚至是連看一眼都不想看了,便是怒得大喊了一聲。

眾人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用著半睜開的絕望眼神朝著凌羽那邊看了過去,頓時眼神逐漸恢復了光亮。 正寫著遺書的眾人朝著曹永星指過去的方向望去,頓時眼神中多了一種名為希望的光芒。

眾人看到了原本十米高的超大型人偶,現在已經變成了原本兩米多的原樣,凌羽身邊那出手的大叔,右手依舊穿透過超大型人偶娃娃身體,正擱在它心臟處!

「真的……漏氣了……」侗永泰最為不敢置信,因為他遺書都快寫好了,就快打算自盡了,然後忽然發現自己能活下來,這轉變的未免過快。

「額,這超大型人偶娃娃不會忽然在森林中召喚來其他的人偶娃娃吧?」趙方凱有些不相信他們這樣就贏了,這也太快了吧?

而且大叔可什麼都沒有做啊,這姿勢還保持著和之前一樣,將手臂穿透到超大型人偶娃娃身上。

「我沒感應到周圍有其他怨氣的存在!」榮明志出聲了。

頓時眾人面面相覷,嘴角不禁上揚,他們終於活下來了,在這種超級絕望的境界下。

「沒了,全死光了!我一直看著呢,怎麼可能不知道。」

曹永星也是興奮的說道,之前他可是以為偶像要涼,沒想到偶像身邊還藏了一個超級高手,光是捅了超大型人偶娃娃一下,直接漏氣了,而且現在看上去完全沒有之前那樣的神氣了。

真不愧是偶像啊,牛批!

「贏了!!!哈哈哈哈!!」侗永泰狂笑起來。

「不愧是羽先生,連身邊的人都是一代超級強者!」趙方凱稱讚道。

榮明志推了推眼鏡,笑了笑,有一件詭異的事情他沒和其他人說。

那就是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眼前的超大型人偶娃娃所散發出來的煞氣在不斷的減少,但是那個國字臉的大叔,凌羽的手下,身上卻隱隱散發出來了煞氣,這股煞氣和之前超大型人偶娃娃吸收著人偶們的時候,忽然推出來的那股煞氣一模一樣。

難道,凌羽的手下不是人?

榮明志如此想到,也想到了之前大型人偶娃娃說的那句話。

就在這時,那股煞氣又再度爆發了。

黑煞僵已經提升到了鬼將境界小成!

榮明志這次是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這股煞氣的來源,正是那個大叔所散發出來的,也就是說這大叔真的不是人!

不過他並沒有不識時務的將這種事情當場給說出來。

「發生了什麼?」侗永泰他們連忙運轉內勁免得被這股煞氣所侵蝕。

沒人回答他,因為沒人知道,知道的人也不敢說。

「結束了,讓我看看你的本體究竟是什麼。」

凌羽如此說道的時候,在黑煞僵那邊的意識下令將手收回來,便將意識投回本體,但黑煞僵並沒有這樣做,而是忽然一扯,超大型人偶娃娃的木偶身體碎掉,哥特式的長裙也被這巨力給一扯扯成漫天碎布。

凌羽頓時眉頭一皺,將意識快速的投向黑煞僵的身體中,卻是發現了一件令他感到意外的事情。

黑煞僵產生了意識!!

雖然只有一縷微薄的意識,但切切實實的誕生了!

「奇怪了。」

正常來講,一般的鬼魂修鍊到鬼將境界都會擁有一定的智慧,可能是生前的,也可能是新誕生出來的,但是由於黑煞僵是人為煉製的,所以根本就不能算到鬼魂的一類,而是殭屍,不入輪迴的殭屍,這種東西就像是殺人工具。

工具怎麼可能自己產生意識?

但偏偏黑煞僵就誕生了!

凌羽認為,應該是『惡』魄被大量吸收的緣故,眾多的惡意撞擊著黑煞僵的原本意識,原本意識被刺激到了,所以激活了,因此這縷意識應該不能說誕生,準確的說是原意識活過來了。

之前凌羽就有說過,黑煞僵的本體是一個陰性之人,或者叫擁有純陰之體的人,用各種人類器官結合惡毒的方法煉製出來的。

所以這縷意識,應該就是這黑煞僵生前的人所擁有的吧。

雖然現在這縷意識還很淡,但隨著時間長流的流動,黑煞僵的不斷變強,終有一天是會恢復記憶的。

所以要不要留這縷意識?凌羽在考慮著。

好幾秒后,凌羽認為留下這縷意識不知道它以後會幹出什麼事情來,就像剛才一樣,忽然就將大型人偶娃娃給撕碎了,像這種以為事情還是盡量避免吧。

正當凌羽如此想到的時候,那縷淡薄微弱的意識,顫抖了起來,在凌羽那龐大的意識海中,那縷新生的意識就像是一個大糰子,大糰子似乎是感受到了凌羽的殺意,頓時慌亂了起來,胡亂的向凌羽的意識投過來一些記憶。

「解釋么?」凌羽從大糰子的記憶中感受著很亂的信息,總結了一下。

原來剛才黑煞僵剛才將人偶娃娃給撕碎,是因為凌羽說了要見見這人偶娃娃的本體是什麼,所以黑煞僵才會這樣做的。

大糰子在意識海緊張的看著凌羽的龐大意識海,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等待著大人的處罰。

「不……可以……嗎……」

大糰子艱難的朝著凌羽發過來了它第一段完全的信息。

凌羽知道大糰子在問他什麼,大糰子說的不可以嗎,是指難道剛才那種事情不能做嗎?

這又讓凌羽猶豫了起來,在稍微接觸的這兩下,他沒有發現這縷意識被『惡』魄這種反面的情緒所影響,而且大糰子這種剛出生的意識就像是小孩一樣,對於記憶也是從小孩時期一點點拿回來大的,所以根本不存在撒謊。

那麼問題來了,要不要將這縷意識給滅了?

凌羽猶豫了數秒鐘后,給大糰子發過去了一份奴隸契約,算是讓他活下來了,大糰子興高采烈的接受了,特別是在感受到和凌羽之間多出了一道聯繫,大糰子就更高興了。

「站著別動。」

這是凌羽下的命令,隨即凌羽便是回到了自己身體。

整個過程也就十幾秒鐘,相當於發了一個呆差不多的時間。

凌羽剛回到自己身體,就聽到曹永星忽然爆了粗口。

「卧槽,蘿蘿蘿蘿蘿蘿蘿蘿蘿蘿蘿蘿蘿……蘿莉?!」 凌羽朝黑煞僵下了命令之後,就聽到了曹永星爆了粗口,但還是有些不明白,但是在轉頭看向原本大型娃娃所在的地方暗紅色棺材上面的時候,頓時就懂了。

只見在棺材上面,一個有著長長黑髮的黑長直小蘿莉坐著,黑長直小蘿莉看上去還不到十歲的樣子,但是那黑髮真的是超規格的,都拖到地上了,還有另外一件更顯眼事情呢,那就是現在的黑長直小蘿莉身上一絲不掛著,但她卻一點羞澀的樣子都沒有,現在的她正帶著惡意的眼神狠狠的瞪著凌羽呢。

不過就算是沒穿衣服也不要緊,因為黑長直小蘿莉並不是正坐在棺材上,而是一隻白嫩的小右腳踩在棺材上,右手跨在右膝蓋上面,就差左手沒煙了,要不然妥妥一個大姐大模樣,不過這大姐大的坐姿卻導致了長長的黑髮繞過肩膀擋住了小身板前面的羞澀之地,不過就算是真的走光了,這黑長直小蘿莉也不在乎吧?

看到那冤魂的本體是一隻黑長直小蘿莉的時候,曹永星他們都驚呆了好嗎。

要不然曹永星剛才怎麼會爆粗口呢。

榮明志等人更是驚得目瞪口呆。

剛才控制這人偶差點將他們全部殺的了傢伙就是一個黑長直小蘿莉?王祥豐害怕的就是一個黑長直小蘿莉?全北灣島的強者都不敢踏足的地方,是因為這個黑長直小蘿莉?

「我天。」侗永泰眼鏡都看直了,逼得他二十幾歲就立下遺書的傢伙,竟然只是一個黑長直小蘿莉?

趙方凱也是懵逼了,這黑長直小蘿莉看上去比他妹妹還要小,這傢伙就是差點害死他們的幕後主使?真的假的?

一向冷靜的榮明志也露出了詫異的神情,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差點就被這個黑長直小蘿莉給逼得自殺了!

「嗯?黑長直小蘿莉?看上去並不是這樣子。」

凌羽稍微意外了一下,他也沒想到這超大型人偶娃娃的本體竟然是一個黑長直小蘿莉,不過意外的情緒也只是一閃而已而已。

別看這個黑長直小蘿莉看上去就是一個人類,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

凌羽能夠感受到黑長直小蘿莉身上流動靈氣的異樣,這應該是功法導致的,一般修鍊者,不管是站在哪裡,靈氣都是自主的從身體進入,轉了幾個周天之後,再出來,但是這種靈氣自主吸收的快慢還是要看功法,就比如一般的功法,你要是不練,他自動吸收的靈氣,吸收一輩子都讓你晉級不了一個境界,但要是像唐希雅那種,就算她什麼都不做,一兩個月後都能夠自動晉級。

而黑長直小蘿莉站在那裡的時候,靈氣根本就沒有進入她的身體,好像是被排斥了。

但是凌羽能夠感受到黑長直小蘿莉身體中的靈氣,在自主運轉完成周天之後,又再度自主運轉,就像永動機一樣。

看到這種靈氣修鍊方式,凌羽就明白了,要是按照這種方式修鍊的話,身體絕對會停止成長永久保持這樣的。

所以這傢伙看似是一個黑長直小蘿莉,實際上多少歲了,還真的不好說。

「嘖,蘿莉?要是剛才我把你們全殺了你們敢這樣叫我?算了,要殺要剮隨便了,反正你們都得死,那傢伙要來了。」

黑長直小蘿莉一點都不可愛的咂舌一聲說道。

剛破解了封印的長黑長直小蘿莉,身體中的靈氣才剛剛運轉起來,現在的她怕是連推開棺材的力氣都沒有,更別說是逃跑了。

不過,只要稍微拖上一點時間,多少還是有可能性逃跑的,畢竟她可是法通境的修士啊!

「那傢伙?」

榮明志等人抓住了關鍵詞。

「喂喂喂,我們好不容易才活下來,不是又要來什麼牛逼人物吧?」曹永星慌了一下:「偶像,他不會是在恐嚇我們吧?」

凌羽輕輕一搖頭說道:「不好說。」

在他看到黑長直小蘿莉破開陣法的時候就知道絕對會有強者趕過來這邊了,畢竟大型陣法這種東西,有一個絕對基礎,只要是陣法師就絕對是設定進去的,那就是類似警告的東西,只要陣法一出了問題,陣法師就能夠在第一時間感受到。

不過要是封印這黑長直小蘿莉的陣法師處於萬里之外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就知道,這件事沒這麼容易解決,我就知道我們走不出這人偶之森,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侗永泰的情緒忽然雙手抱頭,整個人無力的癱軟了下來,情緒有些奔潰。

趙方凱則是沉默了下來。

榮明志卻不像他們只會等死:「羽先生,趕緊將這傢伙解決了我們離開這裡吧,說不定能夠敢在援軍趕來之前離開。」

「離開,你們真是想多了,那傢伙為了那東西可是能夠在這裡守個幾十年,還當了個什麼護林人,天天在森林裡面轉悠,從剛才陣法被破到現在也有十分鐘了吧?想必再過幾分鐘,那傢伙就要來了。」黑長直小蘿莉冷笑了幾聲,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提起。

「哦,對了,忘記說了,要的那個傢伙可是法通境大成的法修哦,不過重點不是這樣,重點是這傢伙身邊可能還養了好幾個鬼將級別的人偶,那些人偶全是鬼將後期以上的實力,相比起之前封印我的那九個,還要強上好幾個境界呢。

那些他自己去獵殺洪地境的強者,再將那些強者的魂魄拘禁到人偶裡面,再慢慢折磨鍊化那些人的靈魂的,你們就算是跑也跑不掉的哦,說不定你們也有機會嘗一嘗靈魂被折磨的機會,變成他的人偶呢,想想是不是很興奮?」

說完之後,黑長直小蘿莉帶著一臉玩味看著榮明志等人。

黑長直小蘿莉這段話就像是鐵鎚一樣,猛然錘在眾人心頭。

「我日!」曹永星啪的一下,後背猛然貼在大樹后,雙眼失焦,忽然失去希望。

剛才大叔和這傢伙鬥了那麼久的法,現在怕也是虛了,那麼他們還有誰能和對方一大堆強者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侗永泰一直在重複著這句話,精神近乎奔潰。

趙方凱依舊沉默著,榮明志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好,這種情況下,也只有實力最強的凌羽,眾人的主心骨說話了,於是榮明志直問了:「羽先生,怎麼辦?跑嗎?」 「羽先生,怎麼辦?跑嗎?」榮明志朝凌羽問道。

卻是不等凌羽回答,黑長直小蘿莉笑了:「跑不掉了,我能感受到,他已經來了。」

會有驚鴻替倦鳥 黑長直小蘿莉的聲音剛落下,眾人便是感到一陣狂風襲來,攜帶著強者的氣息遠遠鎖定了這裡。

「來了么。」凌羽呢喃一道。

正如黑長直小蘿莉說的那樣,他能夠感受到遠處有好幾股強大的氣息在不斷的逼進,應該就是黑長直小蘿莉口中的那個傢伙,以及他煉製的強大人偶們了。

雖然以黑煞僵的不死之身應該能夠和對方周旋上一陣子,但要是被發現自己就是掌控著的話,就麻煩了。

不管怎麼說,凌羽的實力也不過是築基境九重而已,對方則是靈宮境五重,以及好幾個四重以上,所以即便黑煞僵是鬼將小成,也無濟於事。

榮明志臉色大變,這次連他都能夠感受到那幾股強大的氣息,黑長直小蘿莉剛才說的話,都是真的!

侗永泰的精神已經有些不正常了,嘴裡一直呢喃道。

趙方凱依舊是萎靡的樣子。

曹永星不是很懂,問了榮明志一句:「明志,我感覺遠處有一股強大的壓迫力,是不是那些傢伙來了?那些人的實力,你看怎麼樣?那隻黑長直小蘿莉是不是在騙我們的?」

「不,正如她說的那樣,對方很強!來的人隨便一個都能殺了我……」榮明志嘆氣一聲。

曹永星聽后都沉默了。

還差一點。黑長直小蘿莉如此想到,還差一點點,體力應該就足夠掀開這個棺材了,只要等那傢伙出現,和眼前這群人打上一場,稍微拖延一下時間,她就可以靠著棺材裡面的東西,快速的恢復實力。

到那時,估計眼前這群人,已經被那傢伙殺掉了,不過沒關係,依靠著棺材中的東西,提升而來的實力,應當是能夠將那個傢伙給幹掉的。

卻見凌羽忽然掏出了一根樹木,黑長直小蘿莉的眼神被這根樹木緊緊的吸住,移不開。

黑長直小蘿莉能夠感受到,凌羽掏出的這根樹枝上,隱藏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她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知道那股力量很銳利,強大,儘管如此,黑長直小蘿莉還是冷笑了一聲說道。

「無謂的掙扎,雖然你手中的東西很強大,但是就憑你那點實力,想幹掉他不過是在痴人說夢,還不如像你的手下一樣,等死吧。」

明明只是稚嫩、好聽的聲音,卻一點都不可愛,明明是一張精緻可愛的小臉,卻凈說一些令人絕望的話。

Prev Post
婁秋語哪裏有心思去想看法啊,就想着要不自己就當成打醬油之類的了。
Next Post
此時,我感覺到了歷代先人在此地練功的情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