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5級的【黑虎掏心】,那絕對是超過了圓滿境界的。

【鑒定術】也就不說了,等級不夠,連基本信息都鑒定不出來。等級若是夠了,【鑒定術】才對得以它「神級技能」這兩個字。

同樣的,已然是10級的【歲寒九劍】,單以威力論,已然是超過了玄四品的一般靈技。

甚至孟星元懷疑,如果殺戮點充足的話,將這門劍技一路堆到100級,又會發生什麼!

更別說,還有代表著丹聖、劍聖傳承的【丹法】以及【霸劍】了。

【丹法】因為目前還用不到,孟星元也沒那麼多時間去參悟丹道。而1級的【霸劍】卻已讓他受益良多,甚至他感覺自己都可以提升到2級【霸劍】,去獲取更多的傳承訊息了。

提升一級,只需5000殺戮點。雖然昂貴,但絕對是超物有所值的。

甚至在允許的情況下,他會更願意優先選擇提升【霸劍】的等級,而非可以直接用於實戰的【歲寒九劍】。

畢竟,這是傳承。可以讓他受益終身的東西。

而劍技【歲寒九劍】,此階段可能還合適他用,但終歸,是要被淘汰的。提升得等級太高,也只是浪費殺戮點而已。

這樣一想,這四萬殺戮點雖然看似很多,像是一筆難以想象的巨款,然而真正用起來,又覺得有些不夠用。

「先不著急用光殺戮點,我還要備著對付陳天心或巫童。當下,還是陳家的任務最為重要。而現在,我必須先隱起來裝死。」孟星元心中暗道。

恰逢此時,後方有一道流光洞穿虛空,直朝他射來。

以他的敏銳他自然能察覺得到,只不過這是一道來自一位三星大靈士的攻擊,也許能傷他,但絕對殺不了他。

於是孟星元也就順勢被擊中,「哇」地吐出口氣,整個人往下墜落。

「啪!」

他撞上一座山峰,直接就不動了。 荒涼的山峰,枯草遍地,枯木埃埃。

此時這座山峰,已被從天拋灑下來的鮮血染紅。

孟星元跌落的位置,已有不少屍體。血水滲出,匯聚成河,向著四周圍漫延,向著峰下滲透,腥臭難聞。

三星大靈士的強力一擊,正中他的后心。雖有大半是裝的,但畢竟受了這一擊,孟星元也不可能平安無事。

一顆【初級治癒丹】入腹,翻湧的氣血總算平復了下來。

後背也傳來一陣冰涼之意,倒是舒服了不少。

系統【商城】是全能的。受傷了,有【治癒丹】,從初級到高級,一顆下去,包治百傷。只要不是被一舉強勢轟殺,都還有得救。

靈力消耗了,有復靈靈丹。中了毒,有解毒丹。

連血神殿少殿主宮墨月所使用的血毒都帶不走孟星元,可想這系統【商城】的逆天之處。

一場大戰,持續十天十夜。換作別人,恐怕早死千百次了。然而對於身靠大寶庫的孟星元來說,再戰十天,他也能生龍活虎的活下來!

天穹上,完全殺瘋了。

如孟星元所料的,這片戰場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台瘋狂絞肉機。

魔人衝上天空,壓向陳家堡方向。明明人數比起之前要遜色了數十倍,然而那氣息聯合起來,簡直是要毀天滅地一般,可怕之極!

普通人已經完全無法立足於這種戰場之上了。

陳家的精英軍團,精英將領,普通客卿,高級客卿,長老,甚至是陳家家主,在宮墨月喝令「總攻」的時候,都再也坐不住,直接出現在戰線前方,或上陣,或親督戰況。

「唳!」

「轟轟轟!!!」

火鷹凶唳,在他身後,是無數的,如火焰般飛旋的火焰凶鷹。雙翅如火焰刀,殘忍地收割著陳氏一方的生命。

有的,更是直介面噴火焰,火柱兇猛,直接將人捲入,化為一片灰燼。

「殺!!!」

各種凶人,狠人出現,縱橫在天空的戰場上。

有的凶人一張口,幻化出百丈巨口,直接便將人吞入口中,干嚼!

嚼得嘁哩喀喳,聲聲作響,簡直駭人聽聞。而在他將口中骨肉咽入腹中的時候,可以看到,他渾身都在發紅,整個人身軀直漲,化為數丈巨人,愈發強大,肆無忌憚地吞吃活人。

有凶人手中的狼牙棒粗如巨木,長有數丈,一揮之間,周圍空間頓時被清空,無數的血肉在他周圍紛飛,森森白骨如若箭矢濺射四方,景象嚇人。

還有的直接化為異獸,似乎是修鍊了什麼邪功,也是見人就吃,每吃一人他的體型便大一分,力量便更強一分,說是人,卻已經與獸無異。

魔道一方氣焰囂張。更有的直接催動功法,頓時他所在的那片區域,數里之內,魔煙滾滾,數尺之內不可見物。

魔道一方,趁勢掩殺。整片天空,血腥之氣更加濃郁,血氣混著魔氣,凝而不散,駭人無比。

「魔道小兒,安敢猖獗!」

陳家的人,不斷被壓制,被屠殺。終於,陳家家主,再也忍不住了,親自上場。

這時候的戰場,已經完全變成了強者的戰場。

大靈士以下的,已經看不見。便是大靈士,在這片戰場之中,也只是堪堪生存,稍有不慎,便是命殞身死的下場。

靈師級的存在,成片成片的出現。結合成戰陣,橫掃四方。

那些大靈師級別的高等客卿,高等存在,甚至是陳家大靈師級別的長老們,也紛紛下場,與魔人搏殺,戰況極其慘烈。

陳家家主一出場,便予以雷霆手段,強勢鎮殺了三名大靈師。

在他招式的囊蓋範圍,更是有無數的大靈士,靈師級遭殃,反應都來不及反應,直接葬身當場。

陳家的當代家主,不必多言,自然也是大靈師級別的存在。

而且因為是家主的緣故,他身上的重寶不少。一具不菲的金黃戰甲在身,初估計,應該是至少王甲級別的存在,讓他所向縱橫,直接無視掉靈師以下的攻擊,所向披靡。

他手中的青白戰劍,更是高等王兵,而且他每揮動一次,都有風聲輕嘯,那風聲帶著一種奇妙的律動,離著遠的還好,離著他近的,境界低的,直接就神志混亂,不是傻傻站著讓他殺,就是面露猙獰,自我毀滅式地朝著周圍胡亂攻擊,哪怕那些人是他同陣營的人。

這柄青白戰劍,竟是帶有一定的精神攻擊!

結合這陳家家主的裝備,功法以及戰鬥經驗,毫無疑問,能為陳氏一族的當代家主,這人的戰力,至少是在七八星大靈師往上的。

普通的五星大靈師,六星大靈師,在他面前只怕不夠看。

這也就難怪,他一出場,便能以強勢手段,直接鎮殺三名一星大靈師!

同時,陳家堡之中,有無盡的光華衝天而起,斑斕的靈力光芒照亮夜空,這一刻,禁制的力量被他們打開到了極致,雖無護族大陣,然而這些禁制亦不可小瞧,有不少魔人衝到陳家堡上空,一卷魔風,便欲殺向陳家堡之中,被突然開啟的禁制之光一掃,整個人直接就像折了翅的鳥兒墜落,而後身體離析,分崩瓦解,死得不明不白。

天際的啟明星已升,黎明即將到來。

然而對於城南這邊,血腥的黑暗才剛剛開始。

這一夜,凇凌城中,無人可入睡。

城南的喊殺聲音,搏殺聲音,哀嚎聲音,傳徹在整片天宇之中。

哪怕這凇凌城再大,也難掩這聲音的可怕。

這一夜,恐怕會成為凇凌城裡,永遠的噩夢。

殺戮還在繼續。

屍體,彷彿仲夏的雨點一樣飄落下來,墜落,打在地上,卻是留下一道道深坑,以及磨滅不掉的血印。

血腥味,已經瀰漫了整片天空,整片大地。哪怕黎明到來,飛鳥恐怕都不敢再出來覓食。那種血腥味,足以讓一個人終生不可忘卻。

魔道一方,唯有宮墨月以及她的侍女,還穩坐後方。整個魔道陣營,傾巢而出,如同陳家陣營一樣。

那名俊美男子,負手傲立,卻不再站在宮墨月的鳳輦之上。望向遠方,他目色有些深邃,「巫老贏了。」 陳家堡西面。

別看正面戰場殺得火熱,光是從天墜落的屍體,都足以將下方的土地夷平,其實誰都知道,西面戰場,才是真正決定這場勝負的關鍵。

個人當然不足以左右一場戰爭。

但這句話里,卻不包括超級強者。

對於靈宗級別的強者而言,他們可以輕易殺死大批的大靈師,而陳族方面也好,還是魔道陣營方面也罷,場上的大靈師數量,其實都是沒有多少的。

陳族,無非就是一些高級客卿,以及族中長老是大靈師,普通也都是低級的大靈師,一星二星這樣。

零零星星湊起來,還不超過五十人。

魔道陣營之邊就更少了。

因為孟星元那銷魂的一握一揉,完全失去理智的宮墨月,直接將自己的計劃暴露,無奈之下,只能被迫提前向陳家出手。

安插在凇凌城中的大靈師根本沒有多少。若不是這些魔修大靈師的修為,都極其可怕,而且戰力驚人,可以做到以一敵二,以一敵三而不敗,此時陳家早已獲勝。

就這滿場的大靈師加起來,恐怕都不超過一百。

而不超過百數的大靈師,全合起來,組成戰陣,恐怕都不夠陳天心以及巫童倆人殺的。

大靈師不敵,靈師就更不用多說了。

除非陳天心和巫童兩人真的兩敗俱傷到無法動彈,或者靈力枯竭,否則滿場的人加起來,都不夠他們慢慢殺的。

這就是超級強者的可怕。

以一己之力可以左右萬人生死,逆轉乾坤。

若不是更加可怕的符道捲軸給了孟星元信心,借他八輩子的膽,他也不敢打這等人物的主意。

「陳天心,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交出庚天珠。」巫童淡淡道。

在他身後,是百丈血色魔神,眼睛冷漠,俯視著灰敗的陳天心,如同在俯視一隻螻蟻。

「巫童,不要欺人太甚。」

陳天心此時,氣息萎靡,不復一出場的那種威武霸氣,便連他身下那頭凶厲的的灰鷹,此時都被砸在一座巨峰之下,一道巨坑底下,巨岩滾落,將它壓在底下,生死不知。

他搖搖晃晃站起身來,枯槁的老臉兩頰,有鮮血流淌。雙目神光黯淡,衣袍破敗,鮮血,從他的大袖中流出,順著他如雞爪般的手指,滴滴下淌。

「嘀嗒。」「嘀嗒。」

他每落的一滴血,落到地上,都能染紅一大塊的土地。

此時,這片原本應該荒涼的原地,一派末世景象。巨石無規則被打成了無數道小碎石塊,四下散落,一派狼藉。

地面上,深坑一個連著一個,大地裂紋,如被巨人用力撕開了一般。

縫中黑暗深邃,往下望一眼,彷彿可以看到九幽地獄。

方圓二十里內的大地,彷彿被犁過,被摧殘,被蹂躪過一樣,數丈之間,便有硝煙瀰漫。

這片原野,哪怕荒涼,之前都應該有一點生命存在。然而此刻,荒野才是真正的荒野,生機滅絕,生靈塗炭。

陳天心在咳嗽,他艱難地直起身,看著巫童,「巫童,你們太猖狂了。堂而皇之沖入凇凌城,攻打我族,上宗,正道之士,是不會允許你們魔道如此猖獗的。你們在挑動正邪大戰,知道么?!」

「你想說的,就是這些?」巫童臉上,掛著嘲諷,「最後機會,交出庚天珠。而且你敢設計,重創我家小姐,已是罪不容誅。所以你必須死。」

「你死,陳家活。」巫童道,「否則……桀桀,區區一個青銅世族,你當真以為擋得住我血神殿的鐵蹄?!」

「欺人太甚!」陳天心雙目赤紅,渾身都在顫抖,「巫童,老夫承認你很強,但要滅我陳氏一族,你還差得遠!」

「庚天珠,乃我陳族至寶,死,本座都不會交給你!想要我陳某人的命,你同樣還不夠資格!」

「破!」

他口中大哮,聲波盪起層層漣漪,掀翻了無數層大地岩層,一圈圈肉眼可見的白色波紋擴散,湧向巫童。

巫童眼睛眯起,「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陳家,也沒必要存在了!滅吧!」

「轟!」

身後,血色魔神動了,小山大小的拳頭揮出,頓時天地變色,山河倒轉,聲波,飛起向他碾壓而來的岩土,統統爆開。

陳天心卻是趁著這個機會,向著陳家族地方向一拜,「兒孫不孝,驚憂先祖。請族寶現,庇我陳氏一族!」

「嗡~!」

陳家堡,禁地方向。一股浩然的波動出現。緊接著,便是有無盡的光芒,自陳家禁地上方投射出來。

明明,這是星夜。

皓月,還懸挂在空中。

無盡的光亮之中,一輪如若朝日的東西升騰而起,散發出波動,讓人有一種錯覺,這是一輪初陽,在朝升!

「嗡~」

初陽攀上天空,波動更為厲害了。

就在眾人有一種「日月同空,黎明降臨」的錯覺的時候,那圓珠一樣的東西突然消失,再出現,卻是已來在陳家堡五十里之外的荒野上空。

「這就是庚天珠?」巫童面目微凝,眸中瞳孔微縮。

那青白色澤的圓球中,散發出來的波動,竟是令他感覺有些驚悚,有些忌憚。

「小姐不是說這庚天珠只可用來卜測,並無攻擊性么?怎麼眼前這圓球,會給我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巫童心中一突。

他臉色凝重。盯著陳天心頭頂上方那圓球片刻,瞬間,他出手了。

「是寶物又怎樣?!陳天心,你傷成這樣,還能發揮出此寶幾分力量?給我死!」

血色魔神,血氣渤發,直衝九霄,震破天穹。

風暴剎那興起,襲捲起無數土石,宛若末日風暴。

「轟!!!」

Prev Post
此時,我感覺到了歷代先人在此地練功的情景。
Next Post
“沒有啊,我一直在後院裏。”柳正良茫然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