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不好?全看耿哥個人的眼光,簽好這份文件,我可是要向耿哥收保證金的,另外,簽好這份文件,我才可以厚顏無恥的求耿哥為這份策劃出力。」

楊瑩看了這份預訂購合同,早就意動,這明擺著是一份低風險高收益的投資,是林泉送給耿家的一份大禮,一切還做得光明正大。剛剛林泉讓她為業主委員會的事情出力,心裡還有一份不樂意,此時心裡倒有了一股興奮勁。六套住宅,總面積超過一千平方米,如果真能升到林泉所策劃的3600元高房價,凈收益將達到一百二十萬。等到她研究生畢業,要何年何月才會存足這筆錢。

耿天霜接過林泉遞過來的筆,簽上姓名。林泉接過文件,看著耿天霜虯勁有力的筆鋒,倒不像自己這幾年字越寫越變形,哈哈一笑:「萬事開頭難,這份文件過幾天辦好再給耿哥。外面這些人,除了張碧筠、顧良宇,其他人都是原佳誠的員工,要讓他們知道我是省立的學生,只怕不好管理,耿哥、楊瑩姐,還要你們幫著保守秘密。」

「行,你這裡的事情比較多,我和楊瑩先回去。」 差一界新聯合國首腦會議圓滿結束。對外面來說就是圓臨,

儘管這七天裡面曾經有人拍著桌子吵架,曾經有人向街上買菜一樣的討價還價,但這些都不會被外面的人所知道,外面的人只知道這是一次和諧的大會,畢竟這是一次沒有向媒體開放的大會。

各國首腦很快返回了自己的國家,調兵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而且這麼多國家要調這麼多的兵,還是要針對美國,里裡外外都要做詳細的準備。

吳庸並沒有返回華夏,而是跟著非洲各代表回到了非州,這次離開非洲已經很久,該回來看一看了。

南非,比勒陀利亞。

行行 才一年多沒有回來,吳庸就感覺這裡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看著窗外已經感覺有些陌生的城市,吳庸不住的點著頭。

對這個城市吳庸考慮過很多,主要還是建國的事情。

目前,建國的事宜已經越提越緊,日本戰爭已經結束,按照吳庸的計劃,日本戰爭結束之後就著手開始建國的工作,只不過吳庸也沒有想到日本戰爭會這麼快,並且以這種方式來結束。

建國之後,首都是個很重要的選擇,非洲中部,北部吳庸都考慮過。不過那裡並沒有特別合適的城市來做為首都,而且,首都做為政治中心,還是自己手上控制最強的城市最好。

多方選擇之下,最終還是暫定為比勒陀利亞,之前的比勒陀利亞還不如開普敦,不過近幾年來,特別是納爾遜掌權之後,又有非洲和平集團總部設定在了這裡。這個城市的發展和建設就開始以飛速在前進,至少吳庸眼前這個比勒陀利亞,已經初步具備了國際大都市的潛質。

「老闆,歡迎您回來」。

朱奇和威爾斯親自為吳庸打開了毒門,兩人是一起到機場接的吳庸,吳庸回非洲可以算是雇傭軍的一件大事了。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吳庸點點頭,隨口問了一句,在機場吳庸並沒有問那麼多。

「很順利,那些俘虜一聽能夠加入雇傭軍去作戰都爭著報名,按照您的要求,我們篩選了一批身體好的,又有家人在非州的俘虜,一共四十萬人,已經發給他們軍裝在進行刮練」。

朱奇低下頭小聲的回答道。吳庸輕微的點了點頭,這才大步走進自己的家中。

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吳庸手下的大部分重要人士都聚集在了別墅。大老闆回來,肯定有很多新的事情要安排。

朱奇,威爾斯,納爾遜,吳興民。沃爾特等人都坐在吳庸的書房裡面。大家坐的都很隨意,彷彿家庭聚會一般,這也是吳庸的要求,他不喜歡太規規矩矩的坐成圓桌開會。

「六十萬士兵,除了那四十萬新徵收的俘虜之外,其餘十萬人用老兵,十萬人用新兵,搭配著使用。這些士兵重新組建成二十個軍,這一次我們只出動陸軍,不動用海軍和空軍」。

看著眼前的眾人,吳庸首先吩咐道,朱奇和威爾斯他們都點著頭,安德烈還在韓國調整,這一次雇傭軍在日本的損失不

「老闆您這個主意真荊良好,這四十萬人拿起武器一樣可以作戰。又不用消耗我們本身的力量!」朱奇笑了笑后說道,吳庸也笑了,這個主意確實不錯,讓多國聯軍到時候吃個啞巴虧,還說不出什麼來。

「且不可以大意,這次對美國的作戰也很重要,打垮了美國至少可以提供給我們十年的穩定發展期,有了這十年,我們可以做出很多的事情來!」

「是,老闆您放心,此戰我們必勝!」威爾斯也跟著笑道,這一次吳庸用俘虜當士兵去參戰雇傭軍高層上下都差點沒笑歪了嘴,還是老闆的鬼主義多。

「還有你們這邊,建國的事情可以開始做前期準備了,我會讓雇傭軍暗鷹配合你們調查有哪些人在暗中搞小動作!」

吳庸又對著納爾遜幾個人說道。納爾遜已經成功連任非盟主席,不過也就這一屆了,而且他的年紀也已經很大,這一屆能不能做完還是個未知數。

「明面上基本上都沒啥問題了。最主要的是安排好那些國家首腦,有些人願意放權,可以給他們錢讓他們去養老,不願意放權的,我們也有辦法對付!」

納爾遜點著頭答應道,對這一次的連任他的心情並沒有任何的激動。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反而是建國。把非州統一起來成為一個國家。儘管他也算是愧儡,但這絕對是一件對整個非洲人民都有利的事情而他納爾遜的名字也必定會永載史冊。

「好,這事你做我放心,有什麼工作也可以交給我二哥,讓他妾幫你分擔!」

吳庸微笑點了點頭,納爾遜算風「點合作最早的個人。而且兩人的合作也非常的不錯。焉憂,納爾遜的合作,吳庸恐怕也不能在非洲打下這麼一片天地來。

「我會的!」納爾遜回頭看了一眼吳興民並且笑了笑,建國之後他會是第一任總統,那吳興民絕對是第二任,接下來有可能就是他的孫子。新國家的權利頂峰,將永遠屬於他們和吳庸家族。

樑少的寶貝萌妻 「沃爾特,我想要拆分和平集團。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和方案進行拆分,但不能有任何損失」。

看著沃爾特,吳庸沉默了一下才開口說道,這個小老頭也是吳庸的合作夥伴,只不過上了吳庸這條大船之後他就再也下不去了。

吳庸的話頓時讓納爾遜還有其他人都愣了一下,只有沃爾特眨了眨眼睛,露出一絲笑容:「老闆不愧是老闆,和平集團確實到了要拆分的時候了,這件事您就放心交給我。我保證您在拆分過程中不會損失一分錢,還能賺錢!」

沃爾特的話讓納爾遜和其他人都開始慢慢思考了起來,吳庸既然這麼說肯賓有他的道理,而最懂得經濟的沃爾特還贊同了吳庸的觀點,那這件事肯定是有好處的。

慢慢的,納爾遜和吳興國也想明白了裡面的事情,兩人都笑了起來。只有朱奇他們不懂經濟的人還依然一頭霧水。

樣分和平集團,聽起來並不好。實際上對吳庸卻非常的有利。

首先,和平集團現在已經算是龐然大物了,今年繼續評比的話和平集團依然會是全球第一企業,而且還會超出第二名很多,這樣太吸引人的眼球,不符合吳庸低調的行事風格。

第二,這麼大一個集因也可以說是財團,給人的心理也是一種壓力,而且和平集團這種龐然大物傲立在非洲,對非洲整體的經濟發展並不是好事。而且,和平集團拆分之後不管是對整體的非洲經濟,還是自身。都會有健康向上的發展。

第三點,樹大招風,和平集團太大。就很容易遭到對手的攻擊,分拆之後,整面化為片段,到時候也能減少敵人的攻擊,對自身也有保護的作用。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要建國了,在保留一個和平集團這麼大的財團並不是好事,很容易引起民眾的反感,即使現在沒有以後恐怕也會,當年洛克菲勒和摩根自己拆除自己的公司不就是這個原因,早點拆分對和平集團沒有壞處。

納爾遜和吳興民都想明白了這些。所以才會笑出來,況且,就算拆分了和平集團對吳庸依然不會有任何的壞處,拆分了的公司也全是吳庸的,只不過總整體換成單個的存在了。

拆分和平集團一事就這麼定了下來,事實上從韓國還有日本得到那些高新技術之後吳庸就想過要拆分和平集團,未來的和平集團攤子是越鋪越大,太大了並不是好事,對和平集團整體的發展也是一個阻礙。

分散開了,變小了,反而能更有利和平集團的發展,特別是以後,吳庸的各項高新技術投入利實際建設之中,到時候和平集團遍地開花。才能更有利的發展。

2奶年口月出號,北海道大爆炸一個月紀念日,國際人道主義機構和國際紅十字協會聯合發布了這次北海道核爆炸的所有損失。

其他各國的損失之前其實都已經明了,也被各國的媒體宣傳出來。這一次,大家最關心的則是日本這次在大爆炸中的損失,誰都知道日本損失最大,但具體損失了多少並沒有人清楚。

根據調查報告,這一次北海道大爆炸,直接在北海道被核爆而死的日本人就有四千五百三十多萬,大海嘯又至少捲走了三千萬日本人的生命。隨後因為無法救援,又餓死病死日本人上千萬,綜合在一起,這一次日本平民的損失至少達到了八千五百萬。

加上雇傭軍屠殺掉的日本人。這一次日本戰爭和災難,綜合在一起日本足足有上億人員的損失,可以說。日本幾乎被滅國。

其實計算損失有個非常簡單的方法,算一算現在還有多少活著的日本人就行了,日本戰爭前後一共出逃了六百多萬人。戰爭和災難之後。國際紅十字協會在日本四島一共只發現了四百多萬活著的人,也就是說,這次的戰爭和災難,一共只有一千萬左右的日本人逃過這三劫。日本總人口一億一千萬多點。剩餘一千萬,死亡一億。

日本人數和實際上有出入。畢竟之前日本已經發生了一場戰爭,還被核爆過,有所影響屬於正常還請大家不要過分追求現實,謝謝大家 目前。逃出來的六百多萬日本人有很多洱都想著返回故冗,里建家園。不過他們的機會恐怕不大了。華夏的軍隊已經牢牢控制住了日本海嘯退後露出的土地,日本想要重新建國困難重重。

奶年口月羽號,和平集團正式開始秘密拆分,先被分拆出來的就是和平銀行,這是和平集團的一個關鍵。和平銀行肩負著行非元的重任。絕對不能出任何的亂子。

其次,被拆分的是和平石油公司,和平石油公司被拆分為了南非石油公司和北非石油兩個公司,南非石油公司總部比勒陀利亞,北非石油公司總部設置在了埃及都開羅。一南一北,都是大城市。

石油公司分拆成兩個是要增強競爭力,這樣才能讓吳庸更好的來壘斷非洲石油,石油是吳庸手上的關鍵,絕對不能放出去。

石油公司的事完了之後被分出來的則是煉油廠,煉油廠主要負責採油和煉油,這也是吳庸的一個關鍵,這方面的負責人都是吳庸比較信任的人來擔任,而且身邊還有暗鷹的人監視著。

接下來被分拆的是礦產公司。礦產被分成了七塊,黃金作為了單獨的一塊,所有的黃金礦只成立一個公司,這些黃金吳庸沒有打算往外走。留著做他日後的黃金儲備。

貿易公司也被拆分成了四個公司。其中向華夏做運輸的那一塊單獨成立了一個公司,這個公司是分拆后貿易公司最大的一個。

建築,化工,電子等分公司紛紛被拆分,有的拆分後上市運作,有的則還按照老方法往前走,不管是上市公司還是老公司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的名字都被改了。沒有一個公司再以「和平,兩個字來命名。整個非洲,一夜之間叫和平的公司就只剩下了和平一行一家。

分拆的工作一直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才完成,最終和平集團被拆分成了五十七個分公司,涉及產業十六類。拆分之後,依然有十三個公司可以進入世界五百強的行列,不過名次沒有那麼靠拼了。

這些都是后話,和平集團在拆分的時候,世界上最關注的問題件是新聯合國對美國的戰爭。

據年舊月3號,新聯合國任秘書長普利索宣布了美國十大戰爭罪。並且再次拒絕接受洛克菲勒家族提出的戰爭賠償,戰爭的陰影迅籠罩在整個美國上空。

洛克菲勒,摩根兩大家族的老族長再次會了面,洛克菲勒已經做了彌補工作,可依然沒用,只能等著接受這一戰。

摩根家族也沒有辦法,這次擺明了是世界各國想趁著這個機會把美國徹底的打壓下去。現在他們即使在恨洛克菲勒的魯莽,也要和洛克菲勒一起聯合起來迎接這一戰,共同抵禦難關。

2奶年舊月號,新聯合國再次表公開聲明,新聯合國八十九個成員國共同組建了一百八十萬的聯合軍隊。自此日起,正式向美國宣戰。

雇傭軍的六十萬軍隊已經秘密出。那四十萬俘虜練時間雖然不長。不過熱情卻很高,高到吳庸都有種驚訝。

吳庸並不知道,成為一名真正的雇傭軍士兵已經成為了這些俘虜最大的目標,他們過夠了之前苦力的日子,絕對不願意在重新回到那種環境中,寧可死都不願意回去。

這一次作戰,他們每個。人都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思想而去,而且。雇傭軍的長官已經說了他們死了之後撫恤金和正式的雇傭軍士兵一樣。誰都知道著佣軍的死亡撫恤金很高,足夠一家人生活無憂十幾年,所以,他們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死在戰場上也是死有所得,至少能夠為家人留下一份財富。

這些思想也造就了他們高昂的鬥志,甚至可以說他們是沒有後顧之憂的向前沖,立功能活著回來那更好。到時候他們就會成為一名真正的雇傭軍士兵,就是他們的家人也會跟著驕傲。

至於雇傭軍會不會講信用,真的實現諾言,這些人並沒有過任何懷疑。雇傭軍在非洲的名聲極好,如果有人在大街上說雇傭軍說話不算話,那肯定會挨扁,這也是當初他們在本國作戰,兵力又高於雇傭軍結果卻是大敗的一個原因,民心方面他們甚至還不如雇傭軍。

刃乃年舊月口號,六十萬雇傭軍已經全部在墨西哥登6,其他國家的軍隊也都來的差不多,雇傭軍的最高指揮官,雇傭軍第二集團軍司令員上將高長河親自抵達了墨西哥城。

高長河是雇傭軍的老人,也是吳庸身邊的人,現在閱讀最新董節就洗澗書曬細凹曰見姍」說齊傘川灶法第二集團軍的司令。在雇傭軍高層中也算重要的入肥,對雇傭軍把這樣一個人派來聯合指揮作戰其他國家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刀只年舊月口號,集合完畢的一百八十萬聯軍部隊以雇傭軍二十萬人為先鋒部隊向墨美邊境開區,這一次墨西哥能這麼支持聯軍部隊也很不容易,萬一這次沒有打贏美國,那麼墨西哥肯定要面臨美國的報復。

美國6軍已經派出緊急部隊壓在邊境線上,並撤離了邊境附近的普通人,戰爭的陰雲繼續盤踞,隨時可能會一聲霹靂引爆這場戰爭。

這聲霹靂在舊月舊號正式打響。聯合部隊先在墨西哥邊境對美國展開了進攻,次交火開戰的仍然是雇傭軍,雇傭軍這次戰鬥的表現再次讓人吃了一驚。

之前,多國已經收到密報,雇傭軍用俘虜當作自己的士兵來參戰,為此他們還質問過雇傭軍的朱奇。不過朱奇並不買賬,只告訴他們每一名去參戰的人都是雇傭軍的士兵。沒有什麼俘虜存在。

面對雇傭軍的「無賴」其他人也只能忍了,好在這些俘虜之前也是軍人,而且還有二十萬的正規雇傭軍參戰,雇傭軍還沒做到太過分,大不了這四十萬人當炮火來用,這次的戰鬥,本就沒有打算只用這一百八十萬人,後續肯定還會增兵。

不過在開戰之後,各國高層們才現他們錯了,前鋒的雇傭軍在軍容上確實比不過他們所了解的雇傭軍。可作戰起來的勇猛程度卻絲毫不弱於真正的雇傭軍。

特別是在戰場上,一些受了重傷的人寧願自己當靶子吸引敵人的戰火也要給同伴製造機會殺敵,完全的視死如歸,這種壯烈的氣氛讓每一名士兵都非常的感動。

沒人會想到,這些人來之前。本來就是抱著必死之心而來,死,只不過他們的一個選擇。

在這種情況下,能為身邊的同伴爭取最大的好處何樂而不為呢?因為他們都知道,戰友能存活下來,對自己的家人也是一種幫助,自己在戰場上救過他們的命,他們回去之後絕對會保護自己的家人不受欺負。要是不這樣做,他們會受到所有雇傭軍士兵的唾棄,這種行為也是雇傭軍士兵的一種傳統。

拚死的雇傭軍很快打通了一條通往美國內地的通道,不過他們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四十萬俘虜士兵轉做的臨時雇傭軍,整整死傷了十萬人,他們用自己的生命,譜寫了很多壯麗的篇章,連聯合軍隊總指揮官都脫帽為他們致敬。

非洲,比勒陀利亞和雇傭軍總部。

吳庸和朱奇他們也沒有想到這些俘虜士兵居然會有這樣意外的表現。他們的表現絲毫不弱於一名真正的雇傭兵,甚至可以說更盛一籌。他們每個人都當的起雇傭兵這個勇士的稱號。

感動之後,吳庸再次想到了那還剩下的六十萬俘虜,這些俘虜要有這樣的鬥志留在那裡挖礦實在太可惜了,不過沒想好怎麼用之前還只能留他們挖礦,只有在激勵之下他們才會做出這樣的壯舉。

因為雇傭軍的拚死之戰,美國意外的出現了一個缺口,這不僅打亂了聯合軍隊的作戰計劃」也打亂了美軍的作戰計劃。

誰也沒有想到,美國重兵壓在邊境居然沒撐過三天就被聯軍打開了口子,讓聯軍進入到了美國本土。這個口子一開,下面的戰事對美國將會大大的不利。

而聯軍一方,因為這個口子的打開則變的士氣高昂,聯軍指揮部統,一決定乘勝追擊,這次雇傭軍的表現讓之前很多有意見的人全都閉嘴,即使他們是俘虜也沒有關係,只要能揮出強的作戰力就行。

這一次作戰,也被載入了史冊,被評為史上最強大的一次俘虜作戰。評看各國歷史,還從沒有過這樣大規模的俘虜能如此用心的作戰,這一戰,也看出了很多的東西,讓其他各國的人對雇傭軍更加的警懼。

刃乃年舊月22號,美軍後撤,菲尼克斯和奧斯汀兩大州府城市相繼失守,開戰僅一周,美國連失兩大州府,對他們的士氣也是一個巨大的

美國國內,開始不斷的宣傳臨時的撤退是為了日後的勝利,同時也號召大家踴躍參軍保家衛國。為了這次作戰,美國政府是下了狠心,準備招收三百萬常規軍,就算練時間不足,也要利用科技上的優勢把聯軍趕出美國。 原月牙湖物管處的員工都轉入改造組,銷售部的員工轉入策劃組、執行組,房價陡然提高,意味著將原先有意向的購房者嚇跑,在沒有吸引新的購買對象之前,銷售將會停頓下來。售樓大廳的接待工作,將由策劃組、執行組每天各派一名員工負責。

顧良宇調入項目組,協助林泉負責小區環境改造,樊春兵就負責鐘鼓樓那邊的事情。他們在靜海做過房產中介的工作,對裡面的程序十分熟悉,到省城已有一個多月,房產中介的事務也漸漸開展起來,除了樊春兵之外,還有一名接待員、一名業務員。

邵兵將銷售經理的辦公室讓給林泉、張碧筠,他搬到執行組辦公室去。

原物管部的辦公室就在樓下,門開向小區內部,顧良宇坐在物管部經理辦公室的寬敞搖椅上,見錢衛國提著一隻紙箱進來,準備他的物品搬到外間的公用辦公室去。顧良宇站起來,笑道:「老錢,你還坐這兒,讓人幫我搬一張桌子進來,我跟你一起在這屋裡辦公。」

錢衛國憂慮的問:「林先生將房價一下提這麼高,真有把握賣出去?」

認真算來,顧良宇跟林泉認識不過三十六天,認識林泉的時候,他跟樊春兵是打著赤膊鋪著涼席睡在甲板上四處飄泊的民工,在陌生的城市裡沒有絲毫的地位,也沒有人會有興趣聽他敘說心裡的理想與抱怨。現在,他卻穿著高檔面料手工製成的西服,坐在寬敞明亮的辦公室里,一切就像一場夢一樣不真實。

月牙湖能不能賣這麼高的房價,顧良宇心裡沒有一點底,但是林泉將一條艱辛卻閃爍著耀眼金光的道路鋪在他的面前,自己哪有理由不拼盡全力去奔跑?顧良宇想起一句話:以國士待我,當以國士報之,大概就是說自己現在的心境吧。林泉在他眼裡是一個有特質的青年人,出人意料的大膽與特立獨行的氣質,讓他有著與眾不同的魄力與魅力。

顧良宇拍拍錢衛國的肩膀,笑道:「老錢,林先生不會打沒把握的仗的。」

忙碌之中,林泉接到葉零書、方楠抵達省城后打來的電話,接下來是全體員工第一次聚餐,林泉當然不能缺席,他只能很抱歉讓葉零書、方楠先找地方住下來,他明天再跟她們見面。

聚餐之後,林泉將張碧筠、顧良宇、邵兵、錢衛國、錢薇等人召集起來,一直討論到半夜,才放他們回去。 畫春光 張碧筠將房間的鑰匙還給他,她上午的時候,已經在附近的賓館里包下一間標間。

所有事情都在同一刻開始,天星湖置業股份有限公司、秀水閣餐飲股份有限公司、陸洪地產拆遷公司、星湖房產置換有限公司,林泉將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月牙湖項目上,除了一周回一次靜海,除了一周偶爾回學校聽一次林琴南先生的課,林泉將所有的剩餘時間都撲在月牙湖上面。

月牙湖售出去不足二百套住宅,現在開始入住的還不足三分之一,在召開業主大會之前,將通知函親自送到各個業主手裡,就讓林泉、張碧筠、錢薇跑細了腿。耿天霜、楊瑩作為業主委員會的發起人,連續好幾個晚上,從八點到九點,不停的打電話聯繫各個業主。一個是市委書記的兒子,一個是省委組織部長的女兒,不論耿天霜與楊瑩平時有多低調,但是在林泉不懈的努力下,風聲早在月牙湖小區的業主們中間傳開了。

誰不願意跟他們建立起良好的關係?業主大會在一周之後順利召開,只是在組建業主委員會時,出了些意外。相比其他的高檔住宅區,業主委員會的成員都是家庭婦女居多,月牙湖業主委員會委員卻真正的都是由業主本人擔當,一百多名業主為了十幾個業主委員會執行委員的名額起了爭執。

耿天霜本人的政治前景還不明顯,但是以靜海市委書記公子、省委組織部長准女婿的身份,就讓太多人擠破頭腦要跟他搭上關係。業主委會員一周召開一次會議,商議如何提高小區的自然人文環境,對小區的物管工作進行監督總結,這是多好的機會啊,誰不想藉此機會跟耿天霜深交下去?

月牙湖業主委員會大概是省城所有高檔住宅區里活動能力最強的一家。

並沒有林泉想象中的困難,《提升小區月牙湖社區的內在價值,改善人文自然環境,提高物業管理水平、加強小區安全防衛》的提案,在第一次業主委員會聯合會議上,就順利通過了。 六宮盛寵:庶女為後 這份提議的核心就是將月牙湖小區的物業管理費提高到跟省城高檔住宅區一樣的水平,其他倒是其次。

小區環境的改造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完成的,但首先林泉承諾將兩名年過半百的保安辭退,招聘十二名年輕力壯真正讓人有安全感的退伍軍人負責小區的安全防衛工作。

在耿天霜、朱雲天的幫助下,林泉開始跟省城各大媒體接觸,《房地產周刊》十一月份推出的省城樓市增幅榜赫然將月牙湖小區列在第二位,一年零四個月,從開盤價2700元每平方米增長到3650元每平方米,年增長幅度為26%。未來一年的增值潛力榜,月牙湖小區赫然列在第二,未來一年的預計幅度為30%。這兩份榜單被各大媒體接連轉載,月牙湖小區的暴光率逐漸增加,在越來越多的正面報道中,月牙湖小區以高檔住宅區的形象出現在省城公眾的視野里。但是樓盤的銷售工作,卻在林泉的授意下,停滯下來,人為的造成樓盤的緊缺與惜售。

; 吳庸的別墅內,吳興民,吳昇平兩人都在這裡,吳庸坐在兩人的對面。臉上不時露出一絲苦笑。

「老四,你也太不人物了,你哥哥我辛辛苦苦為你操勞賣命,你回來后居然連想都沒想起我一下,傷心。實在是太傷心了!」

吳昇平一邊抱怨著,一邊往自己酒杯里到著上等茅台,這些酒都是吳庸從國內帶回來的。

「三哥,我哪有忘了你,這不是忙嗎,還沒來得及去看你,你就自己找上門來了!」

吳庸苦笑一聲,這次回來一直忙著建國的事情,到是真的忽略了吳昇平,現在被吳昇平自己打上門來了。

「沒來得及?你回來都多少天了還說沒來得及,恐怕過幾年你這個。大善人才會突然想起來我這個可憐的人。說不定才會去看上那麼一眼!」吳昇平搖著頭,喝下剛才自己倒的那杯酒,很是「幽怨。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吳庸急忙分辨。

「我看就有可能!」吳昇平打斷吳庸的話,吳庸再次苦笑了起來,吳昇平就是這性子,和他鬥嘴絕對是自找苦吃。

「好了,老三,你就別為難老四了,他最近確實很忙,不是忙美國那邊的事,是忙我們自己的事!」

吳興民總算開口了,吳庸急忙點著頭:「對,二哥說的沒錯,我最近真的很忙!」

吳庸把吳興民叫來就是來給自己幫忙的,一聽說吳昇平要來吳庸就感覺到了不妙。馬上把吳興民請了過來,其實吳興民也說不過吳昇平。不過總算好一些。

「忙什麼呢,說來聽聽!」

吳昇平白了一眼吳庸,抓起筷子夾了一個蘑菇,正宗的華夏蘑菇,在南非這邊很難吃到。

「還不是老爺子臨走之前安排的事情,最近時機已經成熟,也就開始著手準備了!」

吳庸嘆了口氣,想起老爺子吳庸心裡就隱隱有些痛,老爺子臨走之前還想著他的事,為他操心,為了不給他添麻煩,連個追悼會都沒有

「老爺子安排的,你是說那件事?」吳昇平的身子猛然坐直了起來。老爺子的事還是他告訴的吳庸,當然很清楚。

「沒錯!」吳庸點了點頭,吳昇平又看了看吳興民,吳興民也點了

頭。

Prev Post
我湊近江國豪小聲問道:“江隊,你看這個人的精神狀態怎樣?”
Next Post
常棕藍在聽到我說出這話之後,雖然沒有見到山包後的幾萬鬼兵,但也聽到山包後的喊殺之聲。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