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和她想象之中,又有點不對。

她知道秦南神秘強大,但是怎麼能以武聖五重的修為,就一次性擊敗五位武聖八重呢?

白奇臉色發白,嘴唇微微顫抖,血紅的雙眼中還有著一絲恐懼。

他萬萬沒有想到,明明必勝的局面,居然會變成這樣。

「秦南,你給我等著!」

白奇回過神來,大吼一聲,毫不猶豫,施展出來了一門遁術,整個身形,朝著前方迅速的衝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現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

剛剛逃出還不到兩丈,白奇只感覺頭皮一炸,下意識抬頭看去,就見得一張大手,從中落下,捏在了他的頭顱上。

砰!

一股巨力,迸發開來,令的白奇身上,都響起了一道道爆炸聲。

「你……你……」

白奇嘴唇哆嗦,連話都說不轉。

他的修為,和秦南一樣,都是武聖五重,可是他現在感覺到,秦南的大手,就像是一隻神魔之手,讓他動彈不得。

「我什麼我?你我無冤無仇,就帶人來追殺我,當我好欺負是吧?而且,人間大道無數,學什麼不好,偏偏要煉邪功,今天饒不了你!」秦南眼神一寒。

他現在對這個白奇,真是厭惡到了極點。

「秦南,不要!」白青蓮意識到了什麼,臉色驟然一變。

「秦……秦南……你別……你別殺我,你要是殺了我的話,白家不會放過你,皇室也不會放過你!你放過我,我給你做牛做馬,我幫你對付皇后……」白奇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連忙祈求道。

他現在到這一刻,才明白死亡的恐懼,是多麼可怕。

「少廢話。」

秦南五指一捏,勁力爆開。

白奇悶哼一聲,身形立刻軟了下來,癱倒在地,氣息徹底斷絕。

這一刻,整個街道上空,像是響起了一道無聲炸雷。

「死……死了?」

白青蓮還有那無數的修士,都是瞪大了眼睛,滿臉震撼之色。

這可是白家少爺白奇啊!

而且現在還是光天化日之下,還是在皇城的街道上!

現在居然就這樣,被公然殺死了? 而這句話,也足以毀掉她在眾人面前建立起的女神形象。

想到這,簡依依便在心中將簡艾罵了千遍萬遍,這次是她掉以輕心了,可這不代表她就會這麼算了。

越想越氣,簡依依到底還是個孩子,一時間心中羞憤交加,竟是忍不住掩面哭了起來。

簡艾自走廊向班級走去,出了階梯教室的門,她便斂了神色,恢復如常了。

說到底,她還是給簡依依留了一條後路,不然直接將錄音放出來,所有人就能知道她的真面目了。

但面對一個只有十四歲的小女生,簡艾還是做不到徹底的狠下心,她自己前世經歷過沒有色彩的童年,比誰都清楚上學時留下的陰影對一個人影響有多深。

簡依依自認手段高明,但在簡艾眼中,不過是小兒科,不然也不會被她輕易拆穿了。

簡依依是壞,但簡艾發自內心的希望她還有救,還沒有壞到骨子裡。

自己也不是正義的使者,沒有資格去審判一個還未到花季的女生。這次深陷輿論的人是林逸,若換了別人,簡艾知道自己未必會伸手去管。

拐角處,簡艾隨手將錄音筆扔進了垃圾桶。

簡依依哭紅了眼睛進了班級,眾人見狀不禁面面相覷,還沒來得及議論,上課鈴便響了。

第一節課下課,習潔和李琳琳將簡依依拉到走廊的角落,一臉關心的詢問。

習潔:「依依,你怎麼了?把眼睛都哭紅了。」

李琳琳也是一臉關切的開口:「是不是又因為林逸?」

簡依依聞言當下又哭了起來,梨花帶雨般的模樣,令人心疼。

習潔和李琳琳見狀,急的異口同聲:「到底怎麼了?」

簡依依嚶嚶噎噎的抽泣,一臉表情無助的道:「我看到林逸被人在背地裡議論,就覺得對不起他,都怪我!嗚嗚……」

「這怎麼能怪你呢?」李琳琳臉色一正,想到林逸便是一臉失望:「是他做錯了,他活該!」

習潔亦是憤憤不平:「就是啊,跟你在一起又不敢承認,不是個男人!」

虧她以前還喜歡林逸,沒想到這麼渣!

誰知,簡依依卻哭著搖頭:「你們不要亂說,根本都是沒有的事,我和林逸從來沒有在一起過,嗚嗚……」

習潔:「……」

李琳琳:???

兩人一臉懵逼,一時分不清簡依依說的是真的,還是故意再為林逸開脫。

簡依依又哭著道:「現在所有人都在罵林逸,都是因為我,才有了這些誤會,我好自責,嗚嗚……」

習潔:「……」

李琳琳:???

兩人對視一眼,又看向哭的傷心欲絕的簡依依。

「你和林逸沒在一起?」習潔面露震驚,內心卻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

李琳琳也面色不悅,虧她把簡依依當成朋友,甚至超過了自己暗戀許久的林逸。

她竟然把她們兩個都騙了!

而面對兩個好友責備惱怒的目光,簡依依卻哭的更傷心了:「你們為什麼這樣看我?所有的事都是別人在傳,我從來就沒有親口承認過啊……」

習潔:「……」

李琳琳:??? 第一千八十章刑部尚書

「沒想到,僅僅是一縷荒的氣息,竟然能讓我的刀氣,爆發出來這樣強大的威力。」

秦南雙眼炯炯發亮。

天荒刀術,比他想象之中,還要強大。

「走吧,去你們白家。」

秦南拍了拍白青蓮的肩膀。

剛才那一戰,幾乎驚動了皇城一大半的強者,現在若是不走的話,等會盯著他看的人,那就太多了。

「走……」

白青蓮看著秦南淡定的神情,整個人都有點欲哭無淚了。

走?

還去白家?

殺了白奇,你還想去白家?

突然秦南察覺到了一股氣息,抬頭朝著天穹看了過去。

只見到一塊巴掌大小,通體漆黑,散發著縷縷詭異光澤的令牌,不知從何飛來,懸浮在了秦南和白青蓮的頭頂上。

白青蓮看到這令牌,瞳孔瞬間縮成了針狀。

轟轟轟。

就在這時,一道道巨大的聲音從街道的四面八方響起。

這不是打鬥發出的聲音,而是某種龐然大物,重擊在地面,發出的碰撞聲。

四面八方一個個陷入震撼之中的修士,驟然驚醒過來,似乎想到了什麼,呼吸瞬間屏住。

刷刷刷……

只見到一道道的身影,從那街道的四周,洶湧而出,眨眼之間,就將秦南和白青蓮團團包圍,水泄不通。

這些身影,都是一個個身穿漆黑鎧甲,手中持著寒氣凜然的寶刀,雙目銳利,並且修為都達到了武聖七重。

粗略一掃,這趕來的人,至少有七十位武聖七重!

「嗯?」

秦南心中一動。

剛剛白奇被他殺了,現在立刻就有人圍過來了。

看來十有**,這是皇后的手段,這個白奇,多半就是被皇后挑唆,前來送死的。

一眨眼的功夫,秦南就將這一切,猜中了一大半。

然而,這還遠遠沒有結束。

嗖嗖嗖!

伴隨著一道道的破空聲,一名身披漆黑長袍,滿臉威嚴的中年男子,率先飛來,在他的身後,則是跟隨了整整十五位,身披暗金色長袍,眼中滿是冷光的修士。

這十五位修士,修為都達到了武聖九重!

為首的中年男子,更是武聖巔峰境界!

「刑部尚書!是刑部尚書!」

「這麼大的陣仗,這個年輕人肯定要慘了!」

「敢在皇城動手,還殺死了白家少爺,豈能不慘?」

四周的那一位位修士,都是忍不住驚聲嘆道。

在他們的印象之中,刑部尚書親自出現,率領如此龐大的隊伍捉拿敵人,這還是有史以來頭一回。

「大膽賊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眾目睽睽之中,皇城主街之上,斬殺白家核心弟子白奇,這等行為,罪惡滔天,今日以我刑部尚書之名,判下責罰,關入天地牢之惡鬼牢中,受五年折磨!」

刑部尚書看著秦南,目光如刀,聲音如雷。

秦南看到這一幕,眼中浮起了抹冷意。

「惡……惡鬼牢?」

白青蓮一張俏臉瞬間變得無比煞白。

沒想到這次的懲罰,比她想象之中,還要恐怖。

「什麼?」

「惡鬼牢?」

「我沒聽錯吧!居然是關入惡鬼牢!」

「這個牢房居然真的存在啊!我一直以為是傳說!」

「曾經有一位半步武祖境的強者,在我們皇城大開殺戒,僅僅關入惡鬼牢中一年,就身邊不如死,現在是關入整整五年啊!」

四周的修士,眼中都是露出了抹驚恐,心中冒起了無數寒氣。

惡鬼牢,在他們的心中,簡直就是一個恐怖之地。

「哦?」

秦南眼中冷意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抹好奇。

早在進入皇城之前,他就用瞳術觀察過了,那些禁地等等,全部都被他看穿,這所謂的天地牢,專門關押犯人的地方,他自然也看破了。

只不過,他根本沒有看到,有惡鬼牢這樣一個地方。

「恐怕是這個惡鬼牢,擋住了我的瞳術。」

秦南若有所思。

能擋住他瞳術,足以見得這個惡鬼牢,極其不凡。

現在他正處於歷練當中,那麼是否這惡鬼牢裡面,也具備了強大的刀意?

「大……大人……您誤會了!是白奇,是白奇先對我們動的手,他帶人要殺秦南,秦南才出手反抗,這是屬於正常的防衛!您不能判他的刑罰,這樣子根本不公平!」

白青蓮很快反應過來,大聲喝道。

她縱然不知情,但是她現在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不公平?本大人親眼所見,白奇只是和秦南比劃一下罷了,這秦南居然就大開殺戒,完全就是一個殺人魔頭!都愣著幹什麼?給我出手,將秦南拿下,誰若敢阻攔,一併帶走!」

刑部尚書冷笑一聲,大手一揮。

公平?

公平什麼鬼玩意。

Prev Post
“哦?你說你見到過其它式神,那豈不是說有問道境以上的強者進入過這裏?這說不通啊!”
Next Post
“端木門主,心腹大患已除,恭喜了。”秦羿淡然笑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