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戰雖然是個壞蛋,但多少還有點良心,於是就答應幫她把父親救出來,反正也是舉手之勞,憑自己現在華探長的身份,任誰也要賣自己幾分面子。

一聽這話,周凝柔就更死心塌地地幫他做事了。

而高戰也做好了對付豪的下一步計劃。有道是,雷霆不怒,那才加更可怕。理想文學()會員整理提供。 中海隊在方靖宇的帶領下打得有聲有色,教練臨時變陣,轉攻為守,打起防守反擊,充分利用邊路球員的速度優勢,一時間泰國隊也不敢壓得太靠前露出後面的空當,以防止中海隊長傳沖吊打身後。

「哦!」在現場觀眾一聲驚呼中,泰國隊前鋒一腳怒射被守門員穩穩抱在懷中。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守門員直接一腳將球踢向前場,而前場現在有中海隊的核心方靖宇。

他看準來球輕輕一腳卸下,而他的面前只有兩個防守隊員。

「機會!」張建祥對著話筒大吼。

現場觀眾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盯著方靖宇開始加速,晃人,突破。

「單刀球,面對守門員一對一!」兩名防守球員被方靖宇華麗的腳法晃到了身後老遠,而他現在僅僅面對最後一個出擊的門將。

比賽上半場就要結束了。

球場上的空氣都好像凝滯了一般。

泰國隊的守門員高高躍起撲向皮球,而方靖宇的腳也同時向足球捅去。

洛雨回到位置上正好看到這一幕。

整個球場里響起了張建祥嘶啞而變調的嗓音:「那不是一條腿,那是一根鋼管——」

現場觀眾吶喊的聲音悶在喉嚨里久久發不出來,眼睛瞪得老大,想要慶祝進球的動作只做了一半就僵在了那兒,手再也舉不上去了。

薛凱的一雙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舌頭吐出來老長一截朝外嘶嘶喘著氣,但就是吐不出一個字來。

洛雨搖搖頭,這比賽看來輸定了。

方靖宇倒在地上,捂著右肋處汗如雨下,嘴唇都白了。

剛剛的動作在場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泰國隊守門員撲過來的時候手雖然是朝球的,但是右腿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伸得筆直,正好狠狠一下子踹在了方靖宇右邊軟肋的地方。

即使隔得這麼遠也彷彿能聽到方靖宇脾臟破裂的聲響。

正常人就算是肋骨以下被輕輕敲一下也會覺得五臟移位難受無比,現在方靖宇被對方重重踹倒,那有多痛苦也可以想象得出來了。

裁判立即吹哨暫停比賽,同時讓中海隊的醫務人員進場。

中海隊幾名隊員滿臉憤怒就要上前和對方的守門員理論,但是被裁判和趕來的邊裁拉開了。

泰國隊的守門員一臉的無辜,好像什麼事都和他無關一樣。

憑洛雨那單挑群毆足以寫成一本百科全書的目光來看這個守門員剛才那一腳絕對是故意的。

現在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來,只要方靖宇不在場,中海隊就可以直接被判死刑了。

方靖宇疼得嘴唇都咬破了,滲出的血塗滿了整個下巴,幾乎要昏厥。

隊醫稍微檢查了一下,表示要立刻送往醫院,不然就有生命危險。

裁判這次也不好包庇泰國隊的隊員了,掏出張黃牌給守門員。

但是這張黃牌幾乎可以算是可有可無了,中海隊失去了整個球隊的進攻防守調度者,而泰國隊不僅啥都沒少,而且場面上還領先兩球。

使萊本嘴角露出一抹刻薄的笑意:「下面我們的進球表演開始了。」

「中海隊在開場后再次損失一名大將,我們期待下半場能有出色的發揮。」見到裁判恰到好處地吹響終場哨,張建祥講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使萊本滿臉笑容上去和他的隊員一一擊掌慶祝,還特別挑釁地朝著中海隊的教練席看了一眼,眼中復仇的得意神色怎麼都掩飾不住。

中海隊主教練的臉色不太好看,顯然他千算萬算沒算到對方會用這麼卑鄙的方法。

「這群人哪裡是踢球的,根本就是來打架的!」球員更衣室里,中海隊的球員憤懣無比。

踢過這麼多年的球,就沒像今天這麼窩囊過,從頭到尾都不敢做動作,而且還被對方像是沙包一樣打,特別是球隊的靈魂人物方靖宇,直接被一腳送到醫院去了。

看到教練走進更衣室,球員們紛紛圍上去:「教練,下半場我們怎麼辦?」

「他奶奶的,和泰國人妖拼了,踢斷他們的腿!」有人提議。

但是這也是說說罷了,大家都知道這根本不可能。

教練抿著嘴,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搖搖頭道:「你們等等,我要和主辦方商量一下,對方這次有些過了。」

教練說完就走了出去,也沒布置下半場用什麼策略,球員們狠狠往嘴裡灌著水咒罵著。

泰國球隊的更衣室里使萊本眉開眼笑:「很好很好,就像上半場這樣踢,給我把他們全都整殘了,往死里進球,我要讓這些中國人知道我使萊本不是好惹的!」

中場休息有十五分鐘,洛雨正嚼著爆米花聽薛凱他們幾個在表達著自己的不滿,今天第三次有穿著黑西裝的人走了進來。

「得,今天老小子就沒打算讓我閑著。」洛雨也算是見怪不怪了,和唐婷婷他們幾個打了聲招呼就走了出去。

「要是我上場,第一腳就是踢斷那個守門員。」關門時洛雨還聽到薛凱在罵著。

和黑衣人走到上次見唐楓的辦公室,裡面除了唐楓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個微微發福的中年人,還有一個居然是中海隊的教練。

看到洛雨進來,唐楓點點頭,對教練到:「你看看怎麼樣?」

教練一開始還是心事重重的樣子,但是抬起頭一看到洛雨,頓時眼睛都直了,騰騰幾步就跑到洛雨的面前。

洛雨想也沒想一腳把他踹翻在地:「看什麼看,老子對男人不敢興趣。」

教練不怒反笑,爬起來身上的灰也不拍,急忙對唐楓說:「唐先生,要不是您事先說過,我真的以為他就是方靖宇。」

說完繞著洛雨轉圈,上下打量著,口中嘖嘖稱讚:「真的差不多,除了身高,還有外貌稍微有點不同。」

「不過……」教練的臉上露出一絲擔憂,「他可以嗎?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唐先生,一旦被發現,後果很嚴重。」

「後果又不是你要來承擔。」唐楓微笑,「我和黃先生會把那些事情辦妥的。」

黃先生就是那個有著啤酒肚的中年人,這次比賽的主辦方負責人之一,他也是很好奇地上下打量著洛雨。

洛雨進來后不知道這些人幹嘛,對著自己看來看去,於是索性辦了張椅子過來坐下,和教練對視起來,沒過多久,眼神居然比教練還要兇惡。

「現在也就死馬當活馬醫了,拼陰謀詭計還有臉皮的話,我想中海沒人會是他的對手。」唐楓在讓教練寬心。

但是作為一個職業主教練,他對唐楓的提議還是有些疑慮。

從他們一言一句中洛雨大略明白了他們要自己做什麼,站起身不等唐楓講明就直接拒絕:「我最近上吐下瀉兩腿發軟頭痛流鼻涕,走一步都累得很,我要回去休息了,你們繼續,老小子你也不要為我擔心,我吃個幾百斤千年人蔘也就好了。」 洛雨的反應顯然唐楓早就預料到了,微微一笑:「賭場那邊,我準備再追加兩千萬的資金,還有婷婷,我想也該準備她的嫁妝錢了。」

洛雨心裡罵娘,又拿老婆來壓老子,不知道老婆一直是我的軟肋嗎?不過兩千萬也真不少呀。

洛雨財迷和對唐婷婷的情義唐楓自然知道,雙管齊下還就真不怕他不答應。

「這場比賽你也不想輸得這麼窩囊吧。」唐楓繼續慫恿著洛雨,「正好你和方靖宇長得很像,於是你是最適合替代他的人了,下陰招這方面估計那幫泰國人肯定不是你對手吧。」

靠,老傢伙是誇我還是損我呢。洛雨不滿地撇撇嘴。

「教練,他同意了,下面就看你的了,我敢用我的名譽來擔保,只要你讓他代替方靖宇出賽,中海隊至少不會輸。」

唐楓說的至少不會輸,那就是還有機會贏,教練皺著眉頭在做著內心最後的掙扎。

「還有六分鐘下半場就要開始了。」唐楓看了眼辦公室里的石英鐘。

教練咬咬牙,反正這是場商業比賽,但是沒想到會踢成這樣,自己損失了兩元大將,輸是輸定了,就隨這幫人怎麼折騰好了。

想到這裡,教練咬咬牙:「就讓他上好了,反正觀眾隔著那麼遠,應該看不出來是兩個人,即使踢得不好,也可以用受傷來搪塞。」

唐楓看著洛雨:「那就看你的了。」

「看我啥,我先告訴你,我可不會踢球。」洛雨羊癲瘋一樣抖著大腿,「我居然答應你這個無聊的要求,我一定是瘋了。」

「嗯,去讓那幫泰國人瘋吧。」唐楓合上自己手裡的筆記本電腦,上面剛剛還在播放著一場中海大學的業餘足球比賽,那正是洛雨他們上次賭球的那場比賽的錄像。

你的底細,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唐楓臉上沒什麼表情,心裡直樂,那場比賽你的下流動作實在是太無恥了。

「身為球隊的最佳替補,洛雨隊員,我代表中海所有的球迷表示很看好你。」唐楓奸詐的表情讓洛雨有了一種被騙上賊船的感覺。

於是洛雨稀里糊塗就跟著教練去了更衣室。

幾分鐘后比賽在一種近乎悲壯的氣氛中重新開始。

中海的球迷們高高揚起了國旗在頭頂上揮舞著。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喊出了中國加油,慢慢地變成了全場的高呼。

十萬人一起大聲唱著國歌,他們現在唯一能給隊員的鼓勵就是這些了,球迷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他們也為中海隊打抱不平,但是他們更加希望中海隊能打出士氣,不要在氣勢上輸給別人,即使是輸了,也不要輸的窩窩囊囊。

薛凱他們在vip包間里大聲呼喊著:「中海加油,中國加油,搞死泰國那幫狗日的!」

唐婷婷望著入場的球員疑惑著,哥怎麼去了這麼久還不回來,爸爸外公也真是的,有什麼事老是要哥出去呢。

就在球迷們以為中海隊將以一套殘缺的陣容迎戰下半場的時候,體育場上空響起了張建祥不敢置信的聲音:「方靖宇堅持出場!觀眾朋友們,方靖宇下半場堅持出場!」

在觀眾激動無比的歡呼聲中中海隊的球員們魚貫入場,在通道邊和球迷們一一拍手。

泰國隊的那個守門員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怎麼都不敢相信那個人居然現在還能活蹦亂跳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那一腳的力量他可是清楚得很,脾臟破裂,至少需要一年的修養,而且看那個人之前被抬出去時都一副快要死的樣子了,怎麼現在看上去不僅一點是沒有,放而還更有力氣了。

使萊本也是被嚇了一跳,繼而狠狠瞪了守門員一眼,認為是他那一腳不夠狠的緣故。

「看到沒有,是方靖宇,方靖宇沒有放棄這場比賽!」 你還是我的幸福嗎 包間里薛凱興奮地嗓音都變了調,按住身邊胡天青的肩膀拚命搖晃著。

「哎?我怎麼覺得方靖宇和之前有一點不一樣了?」黃小文還算冷靜,看著大屏幕上給這個「方靖宇」的特寫,疑惑道。

「受了傷,自然會有一點區別了。」薛凱一揮手,「方靖宇,我們相信你!」

唐婷婷看著屏幕上那個西貝貨不時撓一下褲襠的猥瑣動作,恍然大悟,抿嘴輕笑,原來跑那兒去了。

裁判也是一臉古怪看著場上這個方靖宇,這個隊員被抬下場的時候那要死要活的模樣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怎麼就中場休息了一會兒就像是遊戲里狀態全滿了?

洛雨見這個裁判不懷好意一直往自己身上瞅,狠狠一眼回瞪過去,那有如實質的眼神嚇得裁判背後出了一身冷汗。

重新站好隊形后只等著泰國隊一開球下半場比賽就開始了。

看到中海隊依舊是上半場進攻型的3-4-3陣型,現場觀眾一下子沸騰了,中海隊好樣的,果然沒有認輸。

嘀一聲哨響,下半場比賽正式開始。

張建祥正襟危坐在演播室,嘴皮子利索地動著:「觀眾朋友們,觀眾朋友們,如果你現在剛回家打開電視機,現在你看到的是來自中海隊和泰國足球隊的一場友誼賽,目前下半場剛剛開始,中海隊零比二落後,我們期待他們更好的表現。」

泰國隊將球傳到后場然後慢慢推進。

洛雨跑上前去笨手笨腳想要斷球,但是被對方後衛輕盈地閃開,而他自己差一點摔倒。

看洛雨那狼狽的樣子,教練席上的使萊本捧腹大笑:「哈哈哈哈,這小子上半場大概不僅身子被踢傷了,腦子也被踢傻了吧,那樣子跑都能摔倒?哈哈哈哈哈」

使萊本眼淚都笑出來了。

看到洛雨再一次被泰國隊的球員輕鬆晃過去后,泰國隊的教練臉上終於露出一個如釋重負的神情,看「方靖宇」笨拙得幾乎和初學者差不多的動作,看來他現在真的是強撐著,想想也是,一個正常人被踢傷脾臟,想要站起來都難,怎麼可能還能進行這麼激烈的比賽。

「方靖宇怎麼了?」薛凱兩手捂住臉,只敢從手指縫裡朝球場上看。

現在場上的這個人動作讓人怎麼都不能和上半場充滿靈氣的那個球員聯想到一起。

洛雨跟在足球後面狂奔著,眼神神秘莫測,你們就先笑著吧,過會兒讓你們有苦頭吃的。

中海隊的球員在上場前受到教練的要求,比賽的前十分鐘不要管洛雨,大家守好就行,十分鐘后把球不斷傳給洛雨就可以了。

現在看洛雨狼狽的樣子,中海隊的隊員們個個神情沮喪,看樣子教練也算是徹底放棄比賽了,居然派了這麼一個完全的門外漢來冒充方靖宇。

「中海隊下半場場面上目前比較吃緊,形勢不容樂觀,好的,現在泰國隊再次截到了球,從邊路開始發起進攻。」張建祥一開始還對方靖宇充滿期待,但是現在也難免開始失望了。 .第二天一大早,依照談好的計劃高戰要送周凝柔回去。這時候高戰才發現,原來周凝柔竟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

開著車把周凝柔送到學校內,遠處很多學生對著他們指指點點。高戰混不在意。

要知道,在那個時候的大香港,能夠開上車的都是有錢人,況且高戰開的也不是普通的烏龜車,而是超酷的賓士。這種車只有那些有錢的大亨或者太平紳士才喜歡開。

一看見這車,就能猜到車主的身份多麼牛逼。於是,那些愛慕虛榮的女孩就主動上前和高戰搭訕。

高戰對這些花痴不感興趣,直接板了一張黑臉。

女孩們見車主不僅長得高大英俊,還這麼有性格,更是前仆後繼,接踵而來。高戰總算明白了前世的「周杰倫」為什麼招人愛,原來黑臉也能黑出自己獨特的性格。

周凝柔的幾名女同學見機不可失,便慫恿她道:「這是你男朋友嗎,也不介紹介紹?」

「別胡說,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什麼普通朋友,看你走路的姿勢,該不會是你大姨媽來了吧?腿撇那麼開,我看路都快走不動了,要不要我背你啊?」一名叫慕秋蓮的女同學說。

周凝柔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

「看,你的臉都紅了,沒想到今天不見,我們原本清純無敵的凝柔也會釣凱子了。」慕秋蓮呷醋道。

高戰遠處聽得清楚,心說,媽的。想不到老子被人當作凱子了。

打開車門剛準備離去,突然聽見前面有人喊道;「高戰,是你嗎?」

回頭一看。那人卻是喬治.倫敦的女兒安娜。

「你怎麼在這兒?」高戰疑問道。

「我在這裡上學啊。」安娜甜美一笑。

高戰一拍腦門,叉腰道:「媽的。你看我,我怎麼忘了你還是一個學生!」

「現在知道也不晚哦!」安娜露出一副羞澀地模樣。然後用下巴一點周凝柔:「她是誰?你女朋友嗎?我看見你開車送她過來的!」

「不,那是我朋友的一個女兒,今天生了點病,我送她過來!」

「噢。原來是這樣子哦!」安娜放心道。「你能不能少等一會,我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話一出口,俏臉就唰地一下子紅了。

Prev Post
這是近年來王族戰隊一次沒有參加S賽,對於一支LPL頂尖的戰隊來說,實在是不好受。
Next Post
林天看到夜的眼神,心不由得痛了一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