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潘多拉的那一下斬擊被半途停住,但做為重傷員的陳遠還是做出了條件反射般的反應,將失去能量的陶紫鈺給推了出去,另一邊的藍梓伸手接住她,陳遠則有些狼狽地滾到在地,隨即羅空明攙扶起來。

「哈哈,你以為你能救得了誰?」

潘多了的聲音響起來在隊伍後方,藍梓下意識地回頭,最前端地方,一道鋒芒拔地而起,斬想沖得稍稍有些靠前的藕,女子的身形急停,狙擊槍的槍身在前方一架,頭猛地朝後一仰,那狙擊槍被斬斷成兩截,鋒芒的尖端幾乎是擦著她的鼻尖掠了過去,有些狼狽的後退間,右手還從腰間拔出了匕首,猛地朝著前方仍了過去。

黑暗裡傳出「叮」的一聲,匕首被磕飛了,隨後易小天的機槍子彈便覆蓋了那片地方,然而潘多拉已然離開了那裡。

高速的遊走與高效率的攻擊,這邊是羅空明等人之前說潘多拉棘手的原因,藍梓的速度也不差,然而這時候他卻沒有辦法對那些真理之門的人做出合適的騷擾,偶爾轟出的一拳,能量狂飆中聲勢浩大,但對方確是跑掉了。

這一條路線距離工廠那邊的確是最近的,然而過程仍舊很長,潘多拉再毒衝出來對陳遠做了一次突襲無果之後,那如同狂潮般的攻擊有了瞬間的中斷,藍梓稍稍有點反應不過來,空氣像是陷入瞬間的寂靜,某種另人不暢的窒息感卻已經壓了下來,羅空明叫道:「當心——」

「innominepatris,etfilii(以聖父,聖子)……」後方,神父的說話聲陡然變得高亢起來,藍梓回頭看去,光芒在他的身上降落,重疊,竟隱約形成人形的光影。然而那光芒照射出去,視野鏡頭的霧氣間,出現的卻是一道高大的黑影,那看起來像是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的影像,正在朝這邊快步而來,步伐雖然迅速,卻隱隱蘊著高貴的氣息與……巨大的壓迫感,而那身影的身體周圍,竟然浮動著許許多多的觸手……

真理之門在周圍再度展開了攻擊,藍梓如今是負責隊伍左側,他一面回頭看,一面朝旁邊感應的波動中發出了攻擊,後方,神父身上的光影在不斷拔升:「……etspiritussancti(聖靈之名)!」

「阿門——」

轟然間,光影碎裂,鮮血飈射而出,神父的身體炮彈般的朝這邊轟飛過來,藍梓這才能從後方收斂的光影中看清楚殺過來的敵人。

皇帝?武則天!

主宰魔術?三式?血杵!

與幻想具現類似的強大力量,**侵入現實,那一瞬間,過來的雖然只是一個人,卻彷彿千軍萬馬兵鋒所至,血腥的氣息朝周圍瀰漫開去,更多的是巨大的威壓,天子一怒,血流漂杵,那一刻洶湧而來的力量直接破碎了神父最強的三位一體。

映在藍梓眼中的影象,的確是一個漂亮而高貴的女人,東方氣質的女人,穿的是中國古代的華麗宮裝,上發在腦後綰起,腰肢纖細,長長的裙擺猶如蓮荷一般,一大截都逶拖在後方裡面上,藍梓先前看見的觸手,卻是她身側垂下來的長長的衣袖與其他各種的長長緞帶。雖然是古裝打扮,但女子身上的氣勢驚人,就連藍梓也能輕易知道這女人不好惹。她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仍在不斷前行,看似從容,速度卻絲毫不慢,衣袖與緞帶如同有生命一般的浮動在她的身側,中村穎達衝上去,隨後那些長長的帶子便如同長鞭般的擋住了他的攻擊,推進而來的速度,絲毫沒有半點減慢。

五式?紫漣!

這次的事情,白起與地藏參與了進攻信城,皇帝則出現了這邊,藍梓自然不會清楚眼前這女人的身份,染而羅空明一見就已經認了出來,他伸手接住那被擊飛的神父,隨即便朝後方沖了過去。

藍梓不可能一直看那邊,他捕捉住了從左側從來的一名敵人,猛地出擊,將對方一拳轟飛,估計那人要受不輕的傷,此時其餘的方向都已經陷入了攻擊當中,他才剛一折回,潘多了字他的側後方沖了過去。

她這次的目標,選擇的是正在拉著那哭喊的女孩以及兼顧一下其餘兩名傷員的中村悠想。

血線劃過,中村悠想「呀」的一聲翻飛在空中,同時將那女生朝藍梓這邊推過來,藍梓單手接住那女生的肩膀,朝著隊伍中央一仍,力量朝著潘多拉轟了過去,將潘多拉逼退的同時還往後方的古裝女人仍了一顆能量彈,然而那女人水袖一揮,那能量彈便被揮散在夜空中,飲泣激蕩的氣流反倒對正跟她近身格鬥的羅空明造成了一點印象。

短促的慘叫聲從他的身後傳來了。

從藍梓將那女生朝隊伍中央仍過去,隨後為中村悠想解圍,再發出另一顆能量彈,不過是眨眼的時間,中村悠想並沒有受到致命傷,身形到此時滾落在地,直起了上半身朝前方望去。藍梓微微偏過了頭,被他順手扔飛的女聲身體還在空中。

飛過的黑色長矛已經貫穿了她的身體,帶出了不多的鮮血,便朝夜色的另一端飛走,消失不見了。

隊伍的中央,理論上應該是比較安全的沒錯,然而這時候大家處於忙碌當中,神父重傷還沒有反應過來,前方的藕失去了狙擊槍,他們都陷入了第一輪的攻擊當中,易小天揮著手似乎想要救援,但已經來不及了,那手掌在空中停留了一瞬,隨後直接回過頭去轉而應付前方的攻擊。

那個畫面在藍梓的眼中停留了一瞬。

周圍的戰鬥依舊激烈而狂暴,女聲的身體在空中旋轉了一下,摔落在地上便再也沒了動靜,片刻間益出的鮮血都沒有多少,中村悠想從地上迅速地怕了起來,她的肩膀後背都受了傷,這時候只是前沖,身手拍了拍藍梓的肩膀,表情溫和,指向側前方,「當心那邊。」

藍梓轉身,朝著一顆非過倆的巨大冰輪發了一拳,漫天的冰雪飛舞,中村悠想到女聲身邊蹲下,迅速地試探了她的鼻息與心跳,確定死亡之後站了起來,微微有些哀傷的表情,但並不見得有多大的影響,只是對藍梓安慰地笑了笑,隨後將幻想具現的力量朝附近擴散出去,輔助周圍的戰鬥。

後方,宮裝女子不斷前行,緞帶與衣袖飛舞間,將中村穎達迫得飛退,這一邊,神父也已經站了起來,勉勵翻開手上的聖經。

複雜的感覺籠罩在藍梓的心裡,倒不是說罪惡感什麼的,自然是有,但他沒這麼脆弱。這樣的戰鬥下,他也不會將這種事情歸咎己身,有小部分的罪惡感。這樣的戰鬥下,剩下的便是說不出來的複雜心情,忽然間就覺得與這戰鬥有點疏離,有點不真實,畢竟是第一次經理這樣的事——是自己最後將她仍出去的。

潘多拉的笑聲傳了過來,語音陰狠地幸災樂禍:「這只是開始,他們都會死,還有你剛才的同行者,那個小姑娘,我已經記住她了,今天晚上一定可以找到他們……」

「潘多拉……」藍梓吸了一口氣,對著隊伍左側做了一輪覆蓋行的攻擊,隨後沖向了前方,朝著右側的追蹤者做出稍許壓制,隊伍行進的速度很快,他們立刻就會追上來。後方試圖做近戰攻擊的羅空明被揮過的水袖彈飛了出去,身體才剛剛落地,藍孳已經出現在他的身邊,猛的揮出了一拳。

轟——

這一擊就算宮裝女子格擋也有些吃力,步伐稍稍一定,藍梓朝羅空明揮了揮手:「走!」又是第二擊,這一擊被對方彈得斜飛出去,爆炸升騰。

「別亂來!」

「我有分寸,頂多十幾秒就走……」轟轟——

那宮裝女子微微偏了偏頭,原本似乎有些玩味的目光變得冷歷起來,藍梓深吸一口氣,張開雙手:「拼了……」

昏暗的視野中,爆炸排山倒海地升了起來,能量咆哮中,猶如起了一個巨大的屏障,中村悠想回過頭:「他幹什麼——」隨即被哥哥抓住了手:「走!」

後方,狂轟濫炸!

藍梓轟出的能量幾乎覆蓋後方一個扇形面,有的是他故意轟偏,有的是被那宮裝女子卸力的方法揮了出去,然而一時之間,破壞力巨大的力量狂亂得一塌糊塗,這樣的顛峰攻勢下,認誰都要被打幕一陣子。位於能量轟炸中心,皇帝身邊的氣流幾乎舞成一個巨大的渦旋,一步不退地死頂在那裡,她的性格倨傲,這時候用與卸力的無式紫漣與用於防禦和虛體化的八式夢江直接運用到顛峰,在這片狂暴的能量中咬緊了牙關,漲紅了臉。

如雷的轟向,無數的東西越過她的頭頂朝後方衝去,她陡然間動了一下右腿,在風暴中舉步,居然是前進!

繡鞋緩緩的,緩緩的在空中移動,在幾秒后,陡然踏在了前方的地面上,在此同時,她的身體還是朝著後方被直接轟飛,就這樣北狂亂的能量潮推出了十幾米方才落地,甫一落地,她憤怒地雙手一陣,再度飛向更後方。

對方忽然發飆,這力量終於還是頂不住,他們當中的大部分在這片刻間都北壓在了後方,躲避著這能量流,皇帝揮手砸開了一記遠遠飛來的能量彈,空氣震蕩中,怒意還在升高:「弄得跟第六印一樣……」

「第六印怕是也沒這麼亂來,什麼人這是……」

「繞過還是等他過頂峰?」

人在邊緣 千金騙愛請矜持 周圍的人迅速交流著意見。皇帝目光沉了沉:「我要破了它!」

「十四……十五……十六……」將巨大的能量潮朝後方轟過去,藍梓咬著牙關,緩緩地數著秒,事實上他如今全身都在加速狀態,要說數秒或許也不太正確。這樣的打法下,或許對這批人造不策劃功能太徹底的傷害,但破壞力是實實在在的,認誰都得先避一避。如今看來,這一下總算是拼多對了。

撐到二十秒就走。

他心中這樣告訴自己,然後也就是在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氣息在那邊升了起來。

兩股力量頂在了一起,隨後,反擊的力道排上倒海而來。

主宰魔術?終式?大行只車!

那是將數種異能同時糅合在一起的請大能力,轟染襲來,反擊的壓力幾乎在感覺的瞬間就拔升至顛峰,他幾乎還來不及收起力量,心口一甜,身體就被那力量轟飛了出去。

噗——

鮮血噴出在天空中,幾道人影衝過了塵埃的屏障,潘多拉的速度是最快的,半空中,鋒芒展開。

藍梓的身形被轟入堆積的一片鋼材當中,下一刻,無數斷裂的鋼條就已經飛了起來,藍梓幾乎在千均一發的時刻避開這道斬擊,正要衝出打鬥的範圍,另一輪斬擊便逼了過來。

「你跑得了嗎!”

轟——

無數鋼材飛舞。

「你抓得住我嗎?」

藍梓的身影陡然飛出,地面上塵埃嘩的分開兩邊,潘多拉緊跟而上。

起火的工廠在側前方的視野中逐漸放大,前方,似乎是負責攔截羅空明等人的一名真理之門成員橫向攔截過來,藍梓「嘿」的笑了笑,吐出了一口鮮血,身體折過九十度的垂直。

角,呼嘯著沖向夜空。

「拼了拼了拼了……」

他口囦中喃喃念叨著,夜空中,原本追蹤著他的那道黑影俯衝下來,黑影的速度快,藍梓的速度比他更快,兩道身影在夜空中彙集,對方發出了一道攻擊,藍梓則陡然轉折。

唰的一下,兩道身影在夜色中都旋囦轉了幾圈,卻完全沒能碰撞上,藍梓以高速直囦插雲霄:「來啊–」

那人跟不上。

這種情況下,藍梓其實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但他不願意就這樣放棄,只是尋找著短暫的休息點,然後……首先不惜一切掃掉天上這個傢伙,奪回自己的主場,然後對付潘多拉!

身影插囦入雲層,他的速度緩慢下來,調整呼吸、聚囦集力量,平復傷勢。不久之後,他從雲層另一端升起來,呼出一口氣,舉頭望向天空中的月亮。

「月亮啊月亮,保佑我……呃?」

他眨了眨眼睛,月光的清輝從那邊灑下來,然而有一樣古怪的東西,此時就懸在距離他不遠的,望向月亮的軌跡上,那是……一隻大眼睛,看起來簡直像是一隻熱氣球。

然而那眼睛朝他眨了眨。

下一刻,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藍梓將巨大的能量流朝著那眼睛轟了過去,光路在雲層上延伸,與此同時,一股力量朝他身上壓了下來,將他壓落雲端。

下方,羅空明等人終於抵達安全的位置,工廠的火海周圍已經被界碑成員通知警囦局和消防部門控囦制起來,沒有多少人能靠近,也並不清楚,這裡其實還在進行著規模不小的沖囦突,那是在火海的那一側了……

「他去哪裡了……」

「好像是天上……」

「但是真囦理之門的人……」

「嚴夢在哪邊?」

「她受了重傷,不過天上那個傢伙也不好受,如果你們說的那個人真的那麼厲害,估計這邊不會敢跟他硬碰……」

一群人望著那片夜空議論著,這邊聚囦集了好些傷員,屋頂的一側,中村悠想抬頭望著那夜空上的雲層,中村穎達走過來:「呃,估計他不會有事……」

不遠處,有人忽然說了一句:「啊,他掉下來了……」

在大多數人都看不見的高空中,細小的人影墜落雲層。

頭朝下,腳朝上,自囦由落體,他閉著眼睛像是在睡覺,不久之後,才將眼睛睜開,風從身邊呼嘯而過,他將目光望向下方縮小了的城鎮,「呵」的笑了出來,真是再熟悉不過的體囦驗了。

黑影似乎沒有衝過來,然而在視野的遠方,一道身影彷彿是隨風踏雲而上,轉眼間縮短了距離,那是潘多拉,也不知道是藉助了誰的力量。不過,只有她一個人。

鋒芒刷的掠過長空,藍梓頭上腳下,身形一晃,躲了過去,兩道身影在這距離地面數千米的高空中激烈交錯著,狂亂的鋒刃幾乎要連同空間一起斬破,某一刻,藍梓終於舉起了手,擋回來的手腕格開一下。身囦體急旋。

「不管你逃到哪裡,我一定會殺了你!」

潘多拉的聲音響起在急速下降的空氣中,藍梓張囦開雙手,周圍潛伏的力量陡然引動,那不是狂囦暴的能量,而是呼嘯旋囦轉的小型旋風群。

「潘多拉!」

身影交錯,激烈的交手聲,幾乎渾身是血的藍梓厲聲喝了出來:「你還沒有發現嗎!」

鋒刃撕囦裂了急速下降引起的風,藍梓雙手一揮,直接格開了對方的手腕,一覺就朝潘多拉的小腹踢了過去,這僅僅是擦了一下,潘多拉朝後方旋囦轉著飛出,在旋風群眾不斷晃動著,藍梓疾蟲沖而上,潘多拉「啊–」的一聲,右臂再度斬裂過來,藍梓一拳打在她的手上,隨後反手抽囦了出去,幾乎是結結實實地揮在她的臉上,響亮的耳光。

「如果不是那些人一直出來–」一拳轟在她的頭上。

「你早就已經——」屈辱也好,激怒也罷,當潘多拉從微微的暈眩中再度凝聚起目力,藍梓那染血的面孔出現在她的面前,陡然放大了。

一記毫無保留的頭槌,兩人頭上的鮮血同時濺了出來,血灑長空,然而唯有藍梓,還保持著清囦醒。

「你早就已經——」他憤怒地喊了出來,「死——了!」

下方,有人喃喃說了一句:「潘多拉打不過他……」城市中的另外某處,同樣抬起頭的幾個人中有人說道:「糟糕……拉她下來……」

「……晚了。」

天空中,藍梓的雙手啪的一下拍了過來,僅僅鉗住潘多拉的頭,然後,呼嘯間俯衝而下,就像那樣拖著潘多拉的身囦體。

就像是夜空墜落的黑色流星。

燃囦燒的工廠在視野中迅速擴大了,遠處的樓頂上,一群人望著那如同流星隕落的軌跡。

「我的天哪……」

「那傢伙瘋了……」

另一端,有一道身影在火焰中穿梭,沖向兩人的落點。

流星墜入火場的中囦央。

轟——

衝擊波朝四面八方擴散開去,熊熊燃囦燒的火焰升騰在夜色里,隨後變得星星點點,直接被推掃開去,地面凹陷下一個龜裂的坑洞,藍梓在坑洞里站了起來,隨後舉起拳頭朝前方沖了過去。

轟——

轟——

轟轟轟——

那也不知道是大人的聲音還是打樁機工作時的巨響,轟鳴聲傳出,四面八方原本被衝擊波推開的火焰也開始如有生命一般的朝這邊聚囦集,像是海浪的波濤,洶湧起伏,又像是一條條的火龍,就那樣朝著中囦央蔓延而來。那疾沖而來的身影也終於看見了這邊的景象,揮出一拳。

第四劫?原點咆哮。

猶如熔岩般得力量奔涌而出,前方的火焰激烈的爆開,有的雖然已經聚囦集過來,此時仍舊被衝散了,透過火焰間的空隙,他看見那邊已經不成囦人形的潘多拉沖了起來,手臂朝著身形如火的少年人刺了過去,少年之時朝側面避了一下,右手已經用囦力揮了起來,手肘猛烈地揮下,砸在對方的頭頂上。

潘多拉的身囦體又轟然一聲落回地面。

火焰再度將那裡吞沒下去,隨後,他疾沖向前,第二次的原點咆哮,這一擊幾乎是瞄準了那少年的位置轟過去的,力量在火焰中辟開一條道路,一秒鐘,潘多拉的身囦體朝這邊躍了過來,她的一隻手已經沒了,另一隻手揮在空中,試圖沖那邊衝出來。他想要衝過去伸手,然而潘多拉的身囦體在空中停留了一瞬,後方有一隻手抓囦住了她的小囦腿,再度將她拖回火焰的牆裡。

滾滾的火浪已經朝這邊洶湧而來了,呼呼呼呼呼——猶如會呼吸一般的不斷將溫度推向巔峰,猶如一隻熔岩聚成的巨蛋,第四劫的力量朝著那裡發出了第三擊,接著是第四擊,直到第五擊轟出,火焰中才發出耀眼的白光,那火焰如同溶流一般朝著周圍轟然衝出,這個力場終於開始消散了。

他站在火焰奔涌的河裡,發出第六擊。

一道身影被他轟飛了,直落出二十幾米外,不久之後,他看見那人影站了起來,火焰也在周圍分開。那是看起來狼狽而又虛弱的少年人,細小的黑色灰塵在他身側升騰而起,那或許是潘多拉被燒毀后的痕迹,他輕輕地咳嗽,揮手晃了晃,另一隻手上還提著半具變形的金屬軀殼。

少年舉起來看了看,順手扔到一邊,目光朝這邊望了過來。

兩人在這火場中無聲地對望了片刻,然後少年有些疲倦地轉過了身,飛翔起來,迅速朝某個方向離開了。

離開火場,感覺全身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樣,不過現在還根本沒辦法休息,他下意識地想要尋找方清逸給他的對講耳囦機,隨即才反應過來,在那樣激烈的戰鬥中,那隻耳囦機根本就承受不住,完全爆掉了。

不過,很出奇的,當他踏上工廠旁邊的那條道路,便看到了方清逸與珊瑚從不遠處的樹林中鬼鬼祟祟地出來,然後朝這邊跑了過來。

「呃……」

「你們在那邊打得那麼熱鬧,隔好遠就看到了,所以我跟珊瑚就趕過來了。」方清逸笑著拍了拍掛在脖子上的望遠鏡,隨後朝另一側示意了一下,「這邊之前打得更激烈,現在倒是尾聲了……那邊的路讓警囦察全給囦封了,估計是界碑害怕完全壓不住,做的安排吧。」

不遠處就是火場,這邊的路上卻不僅沒有人,甚至連消防車警車都沒有,原來是這樣的原因。珊瑚並沒有說太多的話,她一路慌忙地跑過來,撲進藍梓的懷裡,將他抱了一下,隨後又怕抱疼了他,趕快放開手。

三人在道路邊坐下來,大概是因為方清逸的提議,珊瑚提了一隻醫囦療箱,這時候打開了幫藍梓擦囦拭傷口,上藥什麼的,藍梓一時間覺得周圍真是寧靜,大戰過後果然……正這樣想著,東側的黑囦暗山麓間,隱約傳來一聲爆囦炸,隨後還有亮光。

「啊,他們還沒打完呢……」

他如此感嘆著,方清逸舉起望遠鏡朝那邊望過去:「嗯?」的愣了愣,藍梓也朝那邊望了一眼,隨後,感受到了奇怪的波動,也微微愣了愣。

「那是……」

那邊是距離城市有些遠的毫不起眼的小山頭,此時在山頂上,一點奇異的光芒已經升了起來,伴隨著或許只有藍梓這樣特殊的能力者才能感受到的古怪波動,然後,戰鬥在那附近陡然變得激烈。藍梓聽見方清逸喃喃地說了一句:「第一劫……」

Prev Post
王君瑋鬥氣道“你又知道我要插手?”
Next Post
「那你倒是拉一首完整的曲子聽聽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