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她還看到安城軒的脣邊漾着那抹心悸的微笑,他突然笑了?真好笑,做了這麼多虧心事之後的他,居然還能在她的面前笑得這麼開懷,她的心裏不斷的下沉,臉上卻強笑着那迷人的微笑。

其他人他不相信,就連沈靜初,他也不相信,曾經她一直想逃離他的身邊,今天卻回來了,這是爲了什麼?

聽到他的話,沈靜初搖了搖頭,她將臉輕輕貼在他健壯的胸上,聽着他有力的心跳,她的頭髮變得凌亂,那一身名貴的衣服顯得讓她更加迷人。

“我只是不想離開,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這樣可以嗎?”她有些哀求的對他說着,眼裏盡是柔情萬種。

今日,如果你經歷了和她一樣的事情,或沈這一刻,也會變得和她一樣,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只要能做,只要能留下,只要能成功,都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哦,就這樣?”安城軒倒是有些意外,看着她身上的衣服,還有包包,他就知道以她的條件是遠遠買不到的。

“好吧,你不願意,那我不打擾你了。”沈靜初見他不說話,她嘟起嘴脣,從安城軒的懷中站了起來,拿起自己的包包打算走人。

安城軒盯着她的動作,在她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大手一撈,將她重新抱回他的懷中,他伸出食指輕輕在她的嘴脣上颳着,似有意又似無意的盯着她。

沈靜初只是一賭,卻沒有想到安城軒真的將她留下了,她知道她肯定會成功,可是,她卻因爲安城軒的動作羞紅了臉,她深深迷陷在安城軒那雙柔情氾濫的眸子中,抵抗不住地沉淪,還有他那絕美輪廓中,不得不承認,安城軒是實力派的美男子。

安城軒不單是成熟,穩重,身上散發出的男人魅力無人能擋。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她只怕自己下一稱,會深深的陷進他的溫柔中。

她沒有想到安城軒居然也有這麼溫柔的一面,有些意外,但是,她努力告訴自己,這只是假戲自己絕對不會真做。

“小丫頭,從哪學來的?”安城軒看着她的動作,他的脣角一勾,看着沈靜初那嬌羞的樣子,這時他的內心就像被狠狠撞擊了一下似的,爲什麼小笑沒能給予他帶來的感覺,卻在沈靜初的身上找到? search;

昨晚,他自己告訴自己,要把沈靜初忘記了,可是這一刻,他卻改變了主意,原來有些東西就如罌粟粉一樣,只要試過之後,都會上癮。

“安城軒不喜歡?555,那人家不理你了。”她故作委屈,有些生氣的別過臉,因爲安城軒的話,她的心有些傷。

今天她穿的衣服是他親手爲她挑選的,她的衣服,髮型,讓她的身上添加了更多的成熟感,一舉一動都能引起別人的回眸。

或沈,她真的成功了,安城軒沒有出來,大約在二十分鐘了,冷然一直站在這裏,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子,可是,這個時候他卻爲他們守着門?

“砰砰。”這時,門不斷的被拍響着,打斷了安城軒和沈靜初兩個人之間的激情,安城軒的眉頭一皺,在安氏會所,怎麼可能會有人前來打擾他?

沈靜初因爲這敲門聲,也將她拉回了現實中,她拉了拉自己身上那凌亂的衣服,安城軒終於放棄了與她一起糾纏,大步的邁了出去,拉開門。

“什麼事?”安城軒的聲音裏,顯是很不爽。

安城軒看到冷然依在門外,地上有着很多菸灰,還有一根菸頭,他愣住了,怎麼會在這裏遇上冷然?

“我要帶她回家。”冷然簡單的說着,越過安城軒,走進了房間裏。

沈靜初在冷然沒有進來的時候都聽到他的聲音了,她沒有想到冷然會過來,她不知道冷然這是什麼意思,他說過不會插手她的事情的。

“你…怎麼來了?”沈久,沈靜初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她看到安城軒就站在冷然的身邊。

自從上次的事情,她才知道原來安城軒和冷然是認識的,但是,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並非是朋友。

冷然不說話,只是看着她的衣服還在身上,終於鬆了一口氣。他二話不說就拉起她,準備離去。

“冷先生,什麼時候開始,你對我安城軒的女人也開始感興趣了?”安城軒冷笑的看着冷然的手。

沈靜初沒有掙扎,只是盯着冷然的手。突然,她覺得心裏一暖,不用說太多…一切盡在不言中。

重回學校的感覺,確實有些新鮮,可是,她卻覺得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視着她,好象她就是一個小丑一樣。

不管她走到哪裏,都一樣受到人們的不屑。

“咦,這個不是沈靜初嗎?”

“哎呀,把小靜害死了還不夠,還把徐強都弄殘疾了才放手。”

“還不止這些,把自己的父母都剋死的剋星,我們要離她遠些。”

“聽說她還和安氏的總裁有一腿呢。”

“哎呀,鈴響了,我們去上課吧。”

沈靜初站在學校的大門前,看着那些陌生的臉孔,突然之間她不知要說什麼纔是好,冷漠的車子早就揚長而去,不需要人保護的她,突然覺得自己一個人之時,也會有那麼不知所措。

“沈小姐,冷先生已吩咐下來,以後你在這學校的安全,校方會盡力的避免你與其他陌生人的接觸,請放心。”這時,校導走了過來,低頭對她說着。

校導看年紀應該是四十歲左右的男人,一臉的和藹可親,那眼神卻讓她有些不太自在,感覺他看着她的眼神,多多少少有些讓她覺得特別不舒服。

冷先生?是冷然,還是冷漠?她不清楚,只是,這樣一來她與其他同學們的接觸就更少了,也同時控制了她的自由。

“那麻煩校導了。”她只能客氣的說着,一路上走着,校導陪伴着她的左右,同時,也惹來了更多人的關注/

以前不太若人注意的她,現在卻變成這樣般的吸引住別人的眼球。沈靜初一向都最低調行事,從來不會去惹起別人的注意,朋友幾乎是沒有,好同學也沒有,在她失去記憶之前,小琳曾經是否她很要好的同學///僅此而已。

“沈小姐再往前走,往右拐後直接上三樓就是。”校導對她說着,他只能陪她走到這裏,前面不遠處就是她的班級了/

往着前面不遠處,有一羣男學生正在盯着她,眼中帶着笑意,還有的就是不懷好意,新來的女學生對於那些有別混混頭銜的男學生而言,確實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謝謝。”她沒有帶太多的感情,和校導道謝之後,她大步的邁了過去。

她是唯一一個不穿校服的q大學生,同時,校導望着她離去的背影,摸着口袋裏的厚厚那一疊錢,笑了,這是他十年的工資,可是,只因爲沈靜初的出現,他今天看來得加餐了。

不止是校導,就連學校主辦方都收到了同樣翻倍的rmb,同時因爲這樣,沈靜初的一舉一動都被人從四面八方監視着,而她自己卻完全不知情。

“沈靜初?好名字。”這時,站在前方的男學生們看到校導走遠之後,邁着大步走向沈靜初/

她只是看着這些人,並沒有回答他們的話,腳步卻是不停的往前走去,面對着這些人的神色,她確實感覺到特別的反感。

“今晚要不要出去陪我喝兩杯?”一名男人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懷好意的盯着她的身上看。

她一身衣服雖然有些保守,卻充滿了活力,還是牌子貨,他們一眼就能看出來的,特別是她手中拿着的包包,居然是lv最新版的小手袋,一頭修長的頭髮讓她全身都散發出淑女般的氣息。

“怎麼?好象看不起我們這些學長?”一名頭髮被染得五顏六色的男生挑了一下她的頭髮,吹了吹,樣子她分的放蕩。

面對這樣的男人,她只是冷冷一笑,回過頭去盯着他們幾個人,每一個都像是江湖上的混混,她怎麼可能會將他們放在眼中,男人她見多了,而他們與冷然,安城軒他們相比的話,簡直是大巫見小巫。

“麻煩讓開,我要去上課。”她冷着臉說着,今天她的心情不好,昨晚並沒有睡好,現在的她顯得有些精神不是特別充沛。

黃頭髮的學長看了她一眼,手環上她的腰間,手不安份的挑上她的下巴,微眯着眼眸看着她一會:“怎麼?是看不起我們這些學長,還是…想吊我們的胃口?”

有多少女人喜歡像他們這些男人?他們可是q大最有名的一派,雖然看似混混,可是卻是籃球隊的主幹,他們的籃球賽已可以說是在上城排進了前十名以內的。

“我再說一次,讓開。”她的脾氣很大,甩開男人的手,她一路上走着,不喜歡與這些無關的人浪費時間。

她的時間不是這些人能夠浪費的,再者,她要辦的事情對付着這些無聊的男人來說更加重要沈多。

“哎呀,敬酒不喝想喝罰酒?”身後不斷的傳來他們的不滿,她更是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她知道他們跟上來了。

她加快了腳步,雖然有些害怕,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學校,他們應該不敢對她怎麼樣,想到這裏,她的心又微微的放下了。

“你們誰敢動她?”這時,有人站在她的面前,指着手看着她身後的那羣男人。

果然,他們都停住了腳步,因爲這個人的出現,讓他們有些恭敬了不少。

“你?徐強?”她沒有看錯吧?居然是徐強,讓她意外的是徐強怎麼會在這? 婚妻已定 她以爲徐強退學了。

上次在家裏與徐強有一面之緣,聽說是自己以前的男朋友,可是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卻沒有絲毫感覺,唯一的感覺就是感謝他及時的出現,也救了自己。

“強哥。”那後面的一羣男人向徐強問一聲好,大家都散去了,回到班級中上班去了。

徐強是籃球隊的主幹,因爲上次的意外,所以他暫時退出了籃球隊,而這些人是徐強的學徒,當然要對徐強恭敬有加。

“謝謝。”她真的向徐強道謝。

今天的徐強穿着一身的校服,與那天他穿着一身的幹練西裝判若兩人。

徐強不說話,只是慢慢的走向她,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去,還有三分鐘就要上課了,他與她一同走向班級。

“下午沒課,放學後,我在校門口等你。”徐強對沈靜初說着,她沒有拒絕,也不容沈她可以去拒絕。

對於徐強,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她完全不知,那天他的出現,和今天他的出現,顯然是讓她特別意外。

徐強現在在社會上到底演繹着什麼樣的角色,她是完全不知情的。

“好。”她答應了,儘管是這樣,多一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雖然她從來不曾想過用真心去交任何一個朋友。

這樣的一個夜晚,她從來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和安城軒彼此像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繼續相擁而眠。

他可以把他心愛的女人拋於腦後,與她在一起。她看着他那張安祥的睡臉,內心的感觸確實很深,她完全可以現在就把安城軒殺了,可是,她最終並沒有下手。

事情發生之後,他們依然保持着以往的關係,直到…現在,凌晨一點二十分。

“鈴,鈴。”安城軒的手機響了,是震動的聲音,他習慣了把手機調爲震動的模式,這樣就不需要再影響他的工作。

沈靜初看着他的手機不斷的響,她起身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是安宅的號碼,是小笑打的吧?她想着,卻沒有發現身後的男人早就睜開眼睛,看着她拿着他的手機,最後他坐了起來,雙手環過她的腰,手順着她的手拿到了他的手機。

“我不喜歡多事的女人。”安城軒不帶感情的說着,眼睛盯着屏幕上的號碼,他推開她起身/

如果剛纔那一刻,她掛了這一通電話,又或沈她接了這通電話,他們之間的關係還能保持到現在這樣冷靜的一種狀態嗎?

她的心一驚,迎上他的眼眸:“我不喜歡八卦。”

她討厭別人用這樣的眼神看她,至少會讓她認爲自己做了什麼讓別人接受不了,或沈是打聽別人隱私的事。

剛纔幸好安城軒早一步拿到手機,否則她以爲安城軒沒有醒,她正想把電話掛斷了,打心眼裏起,她就特別不喜歡小笑。

這樣的夜晚,她自己在、安宅的滋味也不好受吧,同樣是女人,她甚至可以感覺到小笑這時的失落還有氣憤,當然,如果再一次眼看着自己的自己的男人與另外的一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她相信小笑再淡定,再裝着從容,也難已持久了。

“喂,我在加班。”安城軒接了電話,聲音說得很小,小到讓沈靜初努力的去傾聽,才能聽到他說什麼。

安城軒從來不會這樣溫柔的對她說話,可是,小笑的一通電話,他卻當是一個寶一樣。這時,她的心被堵得發慌,她討厭這樣的感覺,總是圍繞着她的心頭,久久散不去。

安城軒走進了浴室,門就這樣被關上了,也將她與他之間的關係關上了,她盯着那一扇門,扯了一下頭髮,走回房間。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她把音樂開着,倒在牀上卻不知在想什麼,摸一下臉,那種疼痛讓她記着,是安城軒間接造成的,她明明不愛他的,甚至是恨他,可是,一旦看到他爲別的女人這樣的時候,她的心裏有一股酸酸的感覺。

“沈靜初,開門。”安城軒接過電話後回來,發現大廳裏早就沒有沈靜初的身影,倒是有一間房間內輕輕的響起音樂。

他斷定她就在這間房中,敲了一會門她也沒有應,安城軒的耐心早就被磨光了,他盯着那扇門,那個女人居然這樣反他了?

她聽着他的怒意,突然心裏很開心,安城軒也有這麼一天,被人反鎖在外面,氣憤得不知所措嗎?

“你回去吧。”她不敢相信自己會這樣對他說,可是,她確實這樣和他說,她讓他回到那個他喜歡的女人的身邊。

如果安城軒再在她的身邊呆着,她會害怕自己的那種感覺是否真的是愛情,她以爲自己可以做到不去想,有時候恨會在心裏涌上,但是,往往在他的面前變得那麼的軟弱。

如果她再這樣繼續下去,凌墨不會原諒她,就連沈氏夫妻也不會喜歡她了,她要怎麼辦?她把被子拉上,把自己重重的蓋着,耳邊響着那些自己喜歡的音樂,可是,這一刻卻覺得很煩躁。

“砰。”這時門被安城軒推開了,門中央間接的被他踢出了一個大洞。

她坐了起來,盯着那門被安城軒就這樣破壞了,她瞪大眼睛看着他,居然當起強盜了嗎?他以爲自己是誰啊?

她承認自己窮,對於這門,她都賠不起,如果明天何允回來,她要怎麼向他交待?她把這些怒氣全部的都發到了安城軒的身上。小說最全,更新速度最快,請大家記得我們的網站:!如果忘記本站網址,可以百度一下:,即刻呈現!

老鐵!還在找";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給我起來。”安城軒大吼,走上前去把她拉了起來,扯開了她身上的被子。

沈靜初看到安城軒怒氣沖天,她甩開安城軒的手,整個人跪在了牀上,手指着安城軒的鼻子說道:“你以爲你是誰啊?安氏的總裁?可以掌握別人命運的魔鬼嗎?別以爲有錢就了不起,我告訴你安城軒,你以爲自己真的了不起,可是,你在我的眼裏一文不值,所有的東西在你的眼中都是那麼的不堪,那請你放了我,離開我,滾得遠遠的,讓我走,我討厭你,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不是你的出現,我現在還活得開開心心,是你,是你毀了我的生活,毀了我的家庭,包括凌墨,你爲什麼要殺他,爲什麼要讓我這麼難受?我恨你。”她不斷的打着安城軒的胸膛,她把自己全部的力氣都發泄了出來。

安城軒因爲她的話而愣住了,任由她打着他,他不知道她爲什麼會這樣認爲,原來在沈靜初的眼中,他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安城軒真的是這樣的一個人嗎?這段時間他突然發現自己真的被改變了,到底是什麼東西改變了他,他不知道。

“我沒有。”安城軒抓着她的手,讓她面對着自己,他冷靜的告訴他。

聽到安城軒的話,她以爲他在掩飾,以爲他在裝,她更加氣憤,可是,安城軒把她抓得緊緊的,她根本就動不了。

“別以爲你裝,我就會相信你,安城軒我這一輩子都不可以再相信你。”她的淚水涌出,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她討厭現在這樣的自己。

“沈靜初,你給我聽好,我沒有殺凌墨,我沒有。”安城軒沒有再多說,甩開她的手,她倒在牀上,他冷着臉離去。

他走了,不知走了多久,她聽到了甩門的聲音,直到她感覺到這屋內就只有她一個人的時候,她這才發現,自己一時的衝動,毀了所有計劃中的事情。

對於學校,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每一次到這裏,心思都飛到了很遙遠的地方,她有時候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失心症。

她決定不來上課了,向老師請了一週的假,一個人沒有目的的走着,她不知自己這是怎麼了。

明天,安城軒就要結婚了吧?她打安城軒的電話,他不接,發信息,安城軒不回。

彷彿安城軒這個人在她的世界裏消失了,彷彿她也同時在安城軒的心裏永遠的被抹殺了,這明明就是好事,至少她不用再用三年的時間呆在他的身邊,可是,她的心這時候卻被掏寶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她不知道自己這是爲什麼,她需要的東西不是這樣的。

她的包包裏有一支銀色的小手槍,是冷然送給她的,她一直摸着重那件東西,她在想,她會不會有一天真的可以用得上這樣東西?

坐在這裏,她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羣,還有車輛,她會在想,這個世界爲什麼會有這麼孤單的人,原來,是人人都無情,變成了機器人,只懂得賺錢,生活,其他的生活樂趣都已漸漸變沒了。

她不知覺的,居然來到了安宅集團大門前,她站在這裏已有二十分鐘,她在想,她今天會不會見到安城軒?

所有進出的人,都看了她一眼,好象她就是一個瘋子一樣,呆呆的站在這裏往上面看,卻一直不說話。

“麻煩你,我找安總。”她走到前臺小姐的面前說着,她微笑迎來的是一張張冰冷的臉,她們剛纔對其他的客人那甜甜的笑突然變質了。

對方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去工作,彷彿她就是一個多餘的人:“請問有預約嗎?”、

預約?她從來沒有預約過安城軒,他曾經說過,只、要她來了,可以隨便找他,都沒有關係的,原來,現在變天了,所有的東西都會這麼一天,會慢慢的被時間埋沒,直到你消失不見。

“沒有。”她老實的說着,手裏卻緊緊的握着她的包包,裏面有着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不好意思,想要見安總裁,必須提前三天預約。”前臺小姐再一次好心的提醒,再一次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彷彿是在諷刺她。

她後退了一步,低下頭來,原來她和安城軒真的是兩個世界的人。是不是真的從此之後,再也不會相見了。

愛情是什麼東西,恨又是什麼東西,如果兩者同時存在,那麼,她的選擇將會是什麼?

“明天總裁就要結婚了,想這幾天都沒有時間見其他閒人了。”這時,b前臺小姐擡起頭說着,不知是對另外幾名前臺小姐說,還是對沈靜初說着。

是啊,明啊,明天就要結婚了,結婚是人生最大的事情,安城軒終於是要結婚了,結束了他的單身生活。

她對於這個男人,她摸不着,也猜不透,她不需要再這樣下去了。

“就是就是,聽說未來的安夫人是慕集團的千金,也是未來的繼承認哦。”大家都在不斷的八卦,一般的上班族在這個時候忙得差不多的時候,都會閒着一張嘴在說一些自己知道的八卦。

慕素言?沈靜初摸了一下她的臉,還有額頭,像她現在這模樣,怎麼去見人?她現在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

“哎呀,我說是誰呢,原來是靜初啊。”這時,外面走進來一位美女,她穿着小西服,修身的裝服將她的身材完美的襯托出來。

沈靜初擡頭看着來人,外面的陽光真的很剌眼,把她的眼球都剌痛了,她以爲自己不會再見到她了,可是,今天卻再一次看到了。

Prev Post
「那你倒是拉一首完整的曲子聽聽啊!」
Next Post
李逸風哈哈大笑,說道:「符合,符合。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有趣的標準。只不過,我給你介紹女朋友,不會讓你現在的女朋友生氣吧!可別把我的好心,當成把你教唆變化的罪證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