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之門高達百丈,通體晶瑩剔透,緊閉的兩扇門上,刻錄著一縷縷蜿蜒曲折的禁紋,足有數萬條之多。

譚雲凝視禁紋,緊皺的眉頭逐漸伸展開來,冷笑道:「原來開啟時空之門的禁紋中,還隱藏著警報陣法,若開啟禁紋的過程稍有差池,警報陣法將會自行啟動。」

「啟動后時空之門不但無法打開,且還會示警,屆時,永恆仙宗之人必將以為敵人入侵。」

「若換做別人開啟禁紋,還真會觸發警報陣法,可惜遇到了老子!」

不屑之色自星眸中劃過,譚雲右臂自頭頂上方徐徐旋繞間,一蓬蓬靈力自虛空中形成,猶如一片十丈金雲凝聚而成。

譚雲靈識籠罩著靈力金雲,一念之間,十丈金雲開始膨脹,且分離出一縷縷髮絲般纖細的靈力條紋!

數息過後,他頭頂上空化成一片三十丈的靈力陣紋,一條條陣紋蜿蜒曲折,遠遠望去像是一個巨大而玄奧的圖案!

若拿靈力圖案,與蒼穹中時空之門上的禁紋圖案比對,便會驚訝的發現一模一樣!

「去!」

譚雲口吐一「去」字,登時,方圓三十丈的靈力圖案騰空而起,印在時空之門中央的禁紋上后,兩者完美結合!

「時空之門——啟!」

「轟隆隆!」高達百丈的時空之門打開的剎那,譚雲足踏金龍神獅騰空而起,從時空之門中一閃而逝。

下一瞬,時空之門徐徐關閉,旋即消失於空,彷彿從未出現過似的。

而這時,譚雲已出現在永恆秘境外,峰巔中央的山門前!

在他身旁便豎立著一柄高達數萬丈的紅色巨劍!

「您是?」耳畔傳來一道恭敬之音,譚雲回首望去,只見兩名永恆仙宗胎魂境九重的內門弟子,朝自己深深鞠躬。

「本長老是誰,還要告訴你們嗎?」譚雲口中傳出蒼老之音,「你們兩個小娃娃把頭抬起來。」

二人抬頭的瞬間,譚雲施展了鴻蒙神瞳,一雙妖異的血瞳隔著龜息寒紗,凝視二人!

二人頓時呆若木雞!

譚雲毋庸置疑道:「你二人立即朝西方飛十日,再返回來,中間發生的一切,你們都會忘記!」

「是。」二人祭出飛劍,足踏飛劍消失在天際。

譚雲讓二人離去,自然另有目的。

同時,譚雲不殺二人,也是覺得二人與自己無冤無仇,不能濫殺無辜!

這是譚雲做人的原則! 二人離開后,譚雲伸手撫摸著火屬性的鴻蒙神劍,星眸中瀰漫著深深地思念之色,「火舞,主人待會兒就接你回家!」

話罷,譚雲駕馭金龍神獅朝西方三百裡外,一座直插雲霄的孤峰疾馳而去……

譚雲一個多月前,達到永恆仙宗山門時,便觀察過山門四周的地形。

當時他已知道,山門四周方圓三百裡外共有三百六十座山峰。

從高空俯瞰,會發現三百六十座山峰,組成了一隻巨大的雄鷹模樣,凝望著鴻蒙神劍火舞!

三百六十座山峰,是由聖階尊陣師布下的罕見的玄鷹絞殺陣!

目的是保護他們所謂的永恆神劍!

一旦有人企圖拔下永恆神劍,屆時,將會激發玄鷹絞殺陣,而三百六十座山峰上,會爆發出三百六十股毀天滅地的威能,足以滅殺天罰大陸上如威如獄的大能!

以譚雲實力,一億個都不夠被玄鷹絞殺陣滅殺!

三百里之距,數息即至。

譚雲飛落於孤峰之上。

「砰砰砰……」

譚雲褪下龜息寒紗,頭朝下,身體陀螺般迅疾旋轉,鑽入了山體內,雙手化爪開土裂石,身體快速朝下方山體鑽入!

一千丈……三千丈……

身體鑽入八萬丈時,譚雲突然掉進了一個百丈見方的山洞內。

譚雲凌空一翻,灰頭土臉的躍落在山洞之中,旋即,朝山洞中心的一個三丈之巨的紅色陣盤走去。

陣盤上刻錄著一條條髮絲般的陣紋,足有數十萬之巨。

陣紋縱橫交錯,布滿了紅色陣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蠕動著,細看之下,方能發現這些陣紋在圍繞著陣盤中央的陣眼旋轉。

譚雲知道,陣盤便是玄鷹絞殺陣的樞紐,陣眼則是用來啟動樞紐。

「嘖嘖,布陣之人可真夠陰險啊!原來不是玄鷹絞殺陣,而是威力更加強大的玄鷹滅仙陣!」譚雲深感意外。

以譚雲陣術造詣,一眼便能看出,保護永恆神劍的三百六十座山峰,的確是按照玄鷹絞殺陣布置的。

但他觀察陣盤后發現,布陣之人布置在陣盤上的陣紋,雖然與玄鷹絞殺陣的陣紋極為相似,以至於足以迷惑所有的聖階尊陣師!

盜墓筆記之夢 因為聖階尊陣師,根本無法判斷出,陣盤上的陣紋並非尊階陣法,而是亞聖階,且還是極品亞聖階!

一旦激發陣眼,屆時玄鷹滅仙亞聖陣,爆發出的威力定然將方圓千里內的山峰摧毀,萬物死亡!

「凡間位面中能布置出極品亞聖階陣法的人可不多,想必是永恆仙宗的祖師爺無疑了。」

譚雲低聲自語一聲,乾坤戒一閃,一塊極品靈石憑空而出,化為一道流光,懸浮於陣眼上空靜止不動。

隨後,譚雲用靈識籠罩著極品靈石,使靈石依舊懸滯於陣眼上空,而他退出了山洞,原路順著之前開鑿出來的山體甬道,一路鑽出了山體!

他一邊操控山體內的靈石,一邊駕馭金龍神獅,極速掠過百里虛空,出現在另一座山峰上。

若從蒼穹凝視,便會驚異的發現,方才譚雲所去的山峰與現在駐足的山峰,正是由三百六十座山峰組成玄鷹的一雙眼睛!

方才那座是左眼,現在站立的是右眼!

絕世唐門 「砰砰砰……」

譚雲再次以雙手開路,旋轉身體鑽入深達八萬丈的山體之中,置身一個偌大的山洞內。

不出譚雲所料,山洞中央同樣有一個三丈血色陣盤。

譚雲觀察片刻,確定陣盤和另一座山體內的陣盤一模一樣,若開啟陣眼,需一塊極品靈石足以!

右手一揮,一塊極品靈石劃過低空,懸浮於陣眼上空,旋即,譚雲靈識操控靈石懸浮不動,便原路返回離開了山體,出現在峰巔之上。

隨後,譚雲穿上龜息寒紗,駕馭金龍神獅,飛過三百多里虛空出現在永恆仙宗山門前。

「啟!」

譚雲當即靈識操控,兩座山體內的極品靈石,同時嵌入兩個陣眼內的剎那,高達三萬丈的鴻蒙神劍一陣晃動,四周空間頻頻顫慄片刻,便歸於了平靜。

至此意味著譚雲,神不知鬼不覺解除了玄鷹滅仙陣對鴻蒙神劍的控制!

「主人……是您嗎……」鴻蒙神劍內一道虛弱不堪的動聽女音,自譚雲腦海響起。

「火舞,是我。」譚雲百感交集。

「太好了……嗚嗚……主人您快帶火舞回家……」火舞的哭泣聲戛然而止,譚雲知道她再次陷入了昏迷。

「好,主人這就帶你回家!」

話音甫落,譚雲雙手自胸前揮舞出一道道玄奧莫測的軌跡,頓時,一縷縷纖細的靈力,猶如一隻只蝌蚪,無窮無盡的朝鴻蒙神劍內鑽入!

譚雲正在破除火屬性鴻蒙神劍上的禁止——蠻荒禁錮術!

此禁錮術譚雲極為熟悉,因為禁錮術出自昔日屬下:蠻荒巨神族長之手。族長正是蠻荒神主!

很顯然,當初譚雲進入萬世輪迴后,鴻蒙神劍火舞由蠻荒神主保管!

蠻荒神主設下禁錮術的目的,譚雲一想便知,定是防止火舞落在別人手中后使用。

一旦設下蠻荒禁錮術,除了自己外,天罰大陸上任何凡間修士都無法解除。

故而,當初永恆仙宗祖師爺八萬年前,在永恆之地找到火舞后,就是一直無法破除禁錮術,這才將火舞當做永恆神劍,豎立於山門前。

視為鎮山之劍,當做永恆仙宗之象徵!

且布置下玄鷹滅仙陣防止被人偷走!

此刻若永恆仙宗祖師爺,知道譚雲將永恆仙宗的象徵帶走,定會氣得從棺材里蹦出來吧?

「砰!」

譚雲右臂高舉,轟然擊中胸膛,他神色痛苦,一口深紫色的心血噴出口腔!

「血祭!」

不待心血落地,譚雲靈識操控心血,在虛空中極速形成一個圖騰!

血色圖騰內血紋密密麻麻,血紋中央赫然出現了「鴻蒙至尊」四個血字!

譚雲右臂一揮,血色圖騰驟然印擊在鴻蒙神劍之上!

立時,鴻蒙神劍發出一陣輕顫,將血色圖騰吞噬的剎那,譚雲感受到鴻蒙神劍上傳來血脈相連的感覺!

意味著血祭成功! 「收!」

譚雲心念間,三萬丈的鴻蒙神劍,驟然縮小,化為一束紅光攝入了譚雲眉心,懸浮於他腦海深處!

至於神劍上寫著的「永恆仙宗,擅闖者死」八字,已被譚雲抹去!

譚雲深知,火屬性鴻蒙神劍的器靈火舞,因當年自己身死進入輪迴時受到了重創,她若想恢復實力,需要以自己的靈魂長年累月的孕養才行……

時光如流,十六日後。

器術大比早在十二日前結束,此刻,符術第三場煉符大比,已在高台上進行了十二日。

譚雲御劍飛落在永恆造化場的剎那,高台上的澹臺玄仲、唐馨盈、沈素冰、鍾吾詩瑤、公孫若曦,如釋重負!

「嗖嗖……」

鍾吾詩瑤麗影閃爍,掠出了中品芥子時空聖陣,撲在譚雲懷中,死死地抱著譚雲,面帶梨花哽咽道:「這三十二天你到哪裡去了?讓人家擔心死了。」

「傻丫頭,不哭,我這不是好好地回來了么?」譚雲溫柔的擦去鍾吾詩瑤的淚水,俯身,嘴巴貼近她的耳朵,低聲道:「弄了一件寶貝,待離開永恆仙宗我再告訴你。」

「嗯。」鍾吾詩瑤螓首點了點,幽怨的看著譚雲,「今後有事離去,要提前告訴我,不然人家真的會擔心的。」

「遵命小娘子。」譚雲嘿嘿一笑。

「你壞死了,人家不理你了。」鍾吾詩瑤嬌艷欲滴,羞澀不已。

「咳咳。」耳旁傳來輕咳女音,譚雲鬆開鍾吾詩瑤,但見,沈素冰出現在自己身側。

「弟子見過首席。」譚雲畢恭畢敬。

「說吧,跑到哪去了?」沈素冰不悅道:「我和唐首席,還有詩瑤,整整找了你一個月,不見你人影,兩日前才返回造化場。」

譚雲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忙不迭道:「回稟首席,永恆秘境著實太大了,弟子走錯了方向,好不容易才找回來。」

「素冰,既然是虛驚一場,那便莫要責怪譚雲了。」這時,高台上傳來澹臺玄仲的聲音,「離開聖陣便不能再進,你和譚雲就在外面等著吧。」

「屬下、弟子遵命。」沈素冰、譚雲異口同聲。

譚雲、沈素冰、鍾吾詩瑤並肩而立。

「詩瑤,你們器脈大比最終怎麼樣?」譚雲牽著鍾吾詩瑤柔若無骨的素手,問道。

「唉,還能怎麼樣?我師父都快氣死了。」鍾吾詩瑤嘆息道:「神魂仙宮器術最終得分7890分排名第一,永恆仙宗因為你殺了拓跋戰天,失去了一個高階大器師,最終得到6900分。」

「而我們皇甫聖宗器脈得分只有4120分,這裡面一小半分數都是公孫師姐一人所得,宗主說了,回到宗門要重賞她,若沒有她,器脈恐怕2500分都夠嗆呢。」

聞言,譚雲點點頭,這個結果在他意料之中,「對了詩瑤,我宗符脈如何?」

提到符脈,鍾吾詩瑤美眸中泛出些許震驚之色,「譚雲,雖然符脈第三場大比結果還未出來,但我估計符脈總得分要超過器脈。」

君傾我心 「因為皇甫聽風,居然是高階大符師,在符術大比第一場第二局、三局,和公孫師姐當初一樣,完勝兩位對手。只是可惜,我宗符脈弟子的整體水平,與神魂仙宮、永恆仙宗符脈弟子的水平,相差甚遠。」

「縱然皇甫聽風再厲害,也無法改變符脈落敗的命運。」

聞言譚雲點頭,目光讚許,「從宗主之前說皇甫聽風的父親,將皇甫聽風交給的宗主,且皇甫聽風叫宗主叔叔之事,他極有可能是祖師爺的後人。」

「此人,年紀輕輕已是高階大符師,前途無量啊!」

譚雲感慨話罷,沈素冰貝齒輕啟,「你猜的不錯,皇甫聽風的確是祖師爺的後人,同時也是下任宗主的候選人之一。」

……

轉眼間,又過了八日。符術第三場大比結束。

儘管皇甫聽風煉製出了上品寶符:飛天遁地符,但也無法扭轉皇甫聖宗符脈的敗局。

最終,符比結束,永恆仙宗得分8010分,排名第一。

神魂仙宮7990分,屈居第二。

皇甫聖宗4790風,倒數第一。

符脈之敗,澹臺玄仲早有預料,但他對皇甫聽風可謂是讚不絕口,一口一個侄兒喊得好不親切。

高台上,澹臺玄仲望著皇甫聽風,暗忖道:「譚雲和聽風都是一表人才。」

「譚雲有大能師父,他更是丹術驚才絕艷前途無量,可聽風出身名門,乃祖師爺後人……唉,我究竟該將寶貝女兒許配給誰呢……」

澹臺玄仲暗忖時,譚雲拉著鍾吾詩瑤,道:「詩瑤,走,我們到高台上,觀看最後的陣術大比。」

沈素冰冷冰冰的道:「看什麼看?陣脈有何好看的?在外面待二十日一轉眼陣術大比就結束了。在高台上要等兩年多時間。」

「就老老實實,待在這裡哪都別去。」

Prev Post
看起來……卻讓人一點產生不出憐憫,反而想上去踹兩腳的噁心。
Next Post
“嗯,不愧爲楊大仙的弟子。”孫大人是點點頭,暗暗叫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